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萌宝驾到总裁爹地快投降

萌宝驾到总裁爹地快投降

果莎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罗晨曦在怀孕八个月时,目睹了自己的未婚夫和同父异母的妹妹出轨,甚至,他们告诉她,她的孩子生父不详。随后一场精心设计,让她一无所有,甚至在生产时失去双生子之一。五年后,她涅槃归来,却发现盛家小少爷和自己身边的儿子长得如出一辙。两个一模一样的男孩,牵扯出一段错过多年的爱情!

主角:罗晨曦,盛天   更新:2022-07-16 00: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罗晨曦,盛天 的女频言情小说《萌宝驾到总裁爹地快投降》,由网络作家“果莎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罗晨曦在怀孕八个月时,目睹了自己的未婚夫和同父异母的妹妹出轨,甚至,他们告诉她,她的孩子生父不详。随后一场精心设计,让她一无所有,甚至在生产时失去双生子之一。五年后,她涅槃归来,却发现盛家小少爷和自己身边的儿子长得如出一辙。两个一模一样的男孩,牵扯出一段错过多年的爱情!

《萌宝驾到总裁爹地快投降》精彩片段

“噗!”

冰冷的水泼在脸上,罗晨曦浑身激灵,迷迷糊糊地睁开沉重的眼皮。

在她眼前,紧紧相拥的那一对璧人,正是她的未婚夫徐风和同父异母的妹妹,罗晨琳!

“你们……”

罗晨曦不甘心地吐出三个字,罗晨琳居高临下地看着满身狼狈地她,红唇微勾,神情傲慢又恶毒:“罗晨曦,你不会真的以为你怀的是阿风的孩子吧?实话告诉你吧,他爱的人是我!订婚宴晚在阿风床上的人也是我!跟你上床的是一个不明身份的野男人!”

罗晨曦如同遭受晴天霹雳一般,脸色惨白,抚摸肚子的手更是颤抖不已。

她已经怀孕八个月了,肚子里的孩子若不是徐风的,到底是谁的?

“我不信!徐风,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徐风眼神闪烁,不敢与罗晨曦对视,罗晨琳示威般地搂紧徐风的胳膊:“要不是为了洛家的财产,阿风怎么会接近你?辛苦谋划三年,现在爸终于死了,整个洛家都是我的了!你的男友也是我的!罗晨曦,你现在就是条一无所有的狗!”

罗晨琳一脚踹在罗晨曦的肚子上,狰狞着叫来两个佣人,“把她给我扔出去!”

佣人架起罗晨曦,把她拖进外面的大雨里,像块破抹布一般扔出了别墅大门。

腹中剧痛,罗晨曦身体一阵阵痉挛,下身流出鲜血来。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了浓重雨幕。

恨,绝望,不甘,种种情绪涌上心头,罗晨曦心底翻涌着滔天的怒意,总有一天,她要狠狠的报复回去,将罗晨琳拿走的一切全部夺回来!

……

“妈咪!”

清脆的童音像是一道阳光,撕开了眼前的黑暗,她豁然睁大眼睛,看到一张帅气的小脸。

罗晨曦爱怜地看着儿子,过了许久才慢慢回过神来。

“飞机快降落了吗?”

“嗯。”罗阳点点头,环着罗晨曦的脖子,关切的问,“妈咪,你刚才又做噩梦了吗?阳阳好担心你!”

从他懂事的时候起,妈咪好像就一直在做同一个噩梦,到底经历过什么可怕的事情,让妈咪这么久还不能介怀呢?

罗晨曦在柔柔地亲了一下罗阳稚嫩的脸颊,疲惫地笑了笑。

“妈咪刚才梦到你和另一个宝宝在妈咪肚子里。”

“妈咪,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另一个丢了的宝宝!”

罗阳握着小小的拳头,胸有成竹的说,那样子就像一个成熟的小小男子汉!

看到儿子这么懂事,罗晨曦欣慰地伸出手指,轻轻刮了一下儿子的小鼻子,心里满是苦涩。

五年了……

她原本是罗家无忧无虑的宝贝女儿,直到母亲去世,继母带着罗晨琳来到罗家的那一刻起,她的生活就被打入了地狱。

原来父亲当年新婚不久就有了外遇,还偷偷给她生了个姐姐。

单纯的罗晨曦被姐姐骗得团团转。

罗晨琳把她扔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自己却爬上了她前男友的床!

甚至,就连她的生母,也是罗晨琳母女设计害死的!

这些原本她都被蒙在鼓里,直到有一天撞到他们在家里亲热。

她永远忘不了罗晨琳那张狰狞的脸,也忘不了踢在她肚子上的那一脚!

那一脚,令她早产,原本罗晨曦怀的是一对双胞胎,可另一个孩子却在出生后下落不明。

幸好,还留下了阳阳在她身边!

“妈咪,飞机要降落了,你准备好了吗?”罗阳的小手拍了拍罗晨曦的胳膊,提醒她说。

“妈咪为这一刻准备了那么久,安啦。”

她拉着他的小手,握了握,儿子就像是她的福星,总是能给她力量,陪她走到今天。

当年离开罗家的时候,她身无分文,为了保护罗阳不被伤害,她不得不远渡重洋去了国外。

作为一个单亲妈妈,又是举目无亲,她受了太多的苦,她刷过盘子,做过服务生,可是依然坚持自己的设计梦想。

经过五年持之以恒的努力,她终于成了一名世界顶级的珠宝设计师。

而这些,都是拜罗晨琳所赐!

飞机安稳的降落。

罗晨曦一手拉着行李,一手拉着罗阳向机场外面走去。

远远的,一群扛着摄像机的记者,早早的就已经等在那里,他们得到设计顶级设计师ailina回国的消息,全都蜂拥而至,想到得到第一手报道。

“妈咪,看来人比想象的还要多呢!”罗阳昂着头说,他因为轻微的感冒而戴着大大的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

“这样更好,妈咪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话音刚刚说完,记者们发现了罗晨曦,全都涌了过来。

罗晨曦抱起罗阳,挺直了脊背,对着摄像机露出了明媚坚定的笑容。

当初她有多狼狈的离开,今天她就有多高调的归来!

她早就已经不是那个懵懂软弱的罗晨曦了。

属于她的东西,她一定会凭自己的能力夺回来!


机场里,所有的记者把相机都对准了罗晨曦。

“罗小姐,您是世界闻名的珠宝设计师,在国外可以有非常好的发展,为什么这次突然回国呢?”有一个记者急切问出了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

罗晨曦一撩头发,巧笑嫣然,不缓不慢地回答,“我这次回国就是想要开辟国内市场,把中西方的设计理念进行完美交融,设计出世界上最璀璨最独一无二的作品。”

“罗小姐,那你回国之后的首次设计打算献给谁呢?”

罗晨曦淡淡的一笑,语气依然温和,可是话里透出来的坚定却不容质疑。

“我听说MJ的盛小少爷即将迎来五岁的生日,MJ向全球设计师发出邀请,想选一个人为小少爷设计生日宴会上佩戴的珠宝,我回国的首次设计打算献给盛小少爷。”

她的话音刚落面前的记者们却陷入了一片寂静。

整个T市谁不知道,为盛小少爷设计珠宝的这一单,早已成为中兴珠宝行的囊中之物。

中兴珠宝行在全国都是有名的珠宝设计公司,堪称行业巨头。

没想到罗晨曦一回来,就敢明目张胆的抢他的单子。

有一个记者结结巴巴地问道,“您也姓罗,中兴珠宝行现在的当家罗晨琳,和您是什么关系?”

罗晨曦对着镜头,脸上的表情不改,嘴里干脆利落吐出两个字,“仇人。”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罗晨曦和罗晨琳到底有什么过节?

看来这是一个可供挖掘的大新闻!

“虽然您在国际上名气很大,但是刚刚回国,您觉得MJ的盛总会有舍弃中兴而选择你吗?”又有记者不甘心地问了一个犀利的问题。

“我相信盛总能把公司做到这么大,审美一定非同凡响。我竟然敢公开抢中兴的单子,是因为我有这个实力,我一定比他们做得好,盛总一定会选择我,这点无需质疑。”

罗依依不疾不徐地回答,语气里带着历经风霜之后才会拥有的镇定。

围观的记者,听到她的说法,仍然忍不住一阵唏嘘。

MJ集团是世界知名的企业。套图娱乐商业政治三件。在国际上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MJ的现任老板,盛天,同样是一个传奇性的人物。

盛天年纪轻轻接手MJ,两年时间内将集团版图扩大两倍,能力一流,令无数对手闻风丧胆。

而且他本人也是长得俊美无俦,无数名门闺秀投怀送抱,但盛天性格冷漠,不近女色,一概将之拒之门外,至今仍是单身一人。

至于盛小少爷的母亲,至今仍是一个谜。

面对这样的MJ这样的盛天,罗晨曦却能镇定自若的说她一定会成功,不免让人觉得她有些自抬身价。

这时,趴在她肩头的孩子动了动,转过头来对着摄像机,圆圆的大眼睛忽闪了两下。

终于甩开那一帮记者,出了机场,门外一辆灰色的奔驰,早已等候了许久。

车上的人看到罗晨曦走出来。急忙迎了上去,帮她拎过手里的行李。

“晨曦,路上辛苦了。”常轩语气柔和地说道,上上下下打量着罗晨曦。

两年不见她依然没有变,还是那个漂亮而坚强的女孩子。

“常师兄,谢谢你在百忙之中还特意来接我。”

“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常轩笑了笑,帮她拉开车门。

常轩是罗晨曦在国外时认识的,他们在同一个珠宝设计学校进修。

当时的罗晨曦,生活拮据,而常轩的家境优渥,时常对罗晨曦伸出援手。

在那一段痛苦的日子里,是他陪着罗晨曦一次又一次地熬了过去。

后来常轩因为家里有事先行回国,一年前他也开了自己的珠宝设计公司,春藤设计。

这次罗晨曦回国打算在他的珠宝设计公司入驻,成为春藤的首席设计师。

“晨曦,你住的地方我已经帮你找好了,就在我公司附近的东江小区,我现在就带你过去。”常轩说着发动车子。

罗阳肉呼呼的小身子从后座上看过来,奶声奶气地说,“常叔叔你对妈咪真好!不如妈咪你就从了常叔叔,这样我就有爸爸妈妈了!”

罗晨曦的脸不由地一红,转身弹了弹谈他的小脑袋,“小孩子不要胡说,你常叔叔条件这么优秀,妈咪怎么配得上他?”

罗晨曦不是不知道常轩对自己的心意。

但是她只是一直他当做自己的亲哥哥,亲情和爱情她还是分得清的。

常轩的嘴角微微地翘了翘,话虽然是对着罗阳说的,却透着一股子认真的劲儿,“配不配得上,你说了不算,我说的算。”

罗晨曦动了动嘴角,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笑了笑敷衍过去。

车上的氛围顿时有些尴尬。

直到车子驶进了东江小区。

MJ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

助手徐磊战战兢兢地站在宽大的办公桌前,看着对面坐着的男人——盛天。

盛天脸上乌云密布,他把手里的资料往桌子上一甩,语气中透着浓浓的不悦,“老爷子既然已经退居二线,这件事情便不需要他插手。”

“可是……”徐磊有些为难,盛家老爷子的脾气和盛天如出一辙,都非常强硬。

老爷子退位之后不甘寂寞,现在想要插手公司的事,盛天自然不会答应,希望MJ不会因为这事儿再闹出一场血雨腥风。

“你放心地去跟老爷子说,就说是我的意思。”盛天语气平淡。

“是。”徐磊恭敬地答道,又道:“盛总,不知道你看今天的新闻没有?刚回国的设计师罗晨曦小姐……”

“她想要竞标MJ的珠宝设计对吗?”

盛天嗤笑一声,不像嘲讽,倒有些兴致盎然。

徐磊没有看到的是,盛天的电脑上定格着一个画面。

闹哄哄的机场里一个女人精致的脸对着镜头,表情淡然,她肩膀上的孩子戴着大大的口罩,露出一双黑耀耀的眼睛。

那一双眼睛灵动非凡,令盛天无端生出几分亲近喜爱之意。

这种感觉,他还是当年从护士手里接过盛时才有过。

办公桌后,盛天“啪”地合上了电脑,嘴角的笑意也褪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素有的高傲和疏离。

“你去通知罗晨曦,我愿意给她这个机会。”

“是……盛总。”


罗晨曦正在房间里收拾行李,接到了盛天助手徐磊的电话。

对方邀请她明天到MJ总裁办公室,说盛总要跟她当面商谈竞标事宜。

罗晨曦有些惊讶,她没想到MJ能这么快就做出反应。

看来盛天的确是一个十分疼爱儿子的父亲,对儿子的事情非常重视。

既然对方开口了,那她也没有理由拒绝。

晚上,罗晨曦坐在书房里,翻阅着自己之前的设计稿。

上面满是她为罗阳设计的珠宝稿件。

每一款设计都充满了身为父母的喜悦之情,与深深的爱护之情,这种血肉之情是只有身为父母之后才能明白的。

罗晨曦中选出了一篇稿子,是一款胸针,一双温柔的手,托起一颗冉冉向上的新星。

她决定明天就拿着这篇稿子去见盛天。

她相信同为父母,盛天能够看出她这幅作品之中对儿子浓浓的爱。

给盛小少爷设计生日宴会珠宝的这一单,她志在必得。

翌日。

罗阳的感冒还没有好利索,罗晨曦不想把他独自留在家里,于是喂他吃了药之后,便抱着他来到了MJ集团总部。

跟前台说明情况,不一会儿一个长相清秀高大的年轻人就步履匆匆地走了过来。

“罗小姐好,我是徐磊,昨天我们通过电话。”

徐磊客气而简洁地介绍完自己,目光却停留在罗晨曦的肩膀上,罗阳戴着大大的口罩也眼巴巴地看着他。

这双眼睛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

徐磊脑子里闪过一个又一个问号。

他客气地对罗晨曦说,“罗小姐今天是特意把孩子也带来了吗?”

不会是一个妈妈想用儿子打感情牌打动另一个儿子的父亲吧?这种手段早就有其他设计师用过了。

徐磊眼里不由得有些失望。

罗晨曦一看他误会了,赶忙解释道,“徐助理您不要误会。罗阳今天有些感冒,我不放心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所以就把他带来了,待会儿让他在休息室等我就好。”

罗晨曦说着罗阳放在地上,自己也蹲下身来,轻轻捏了捏他的耳朵,声音柔和:“阳阳你先去休息室等妈妈一会儿好不好?”

罗阳就像是个小大人似地说道,“妈咪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徐磊让前台把罗阳带到休息室,然后领着罗晨曦走向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前台小姐姐把罗阳领到休息室后,又给他端了蛋糕和饮料,然后才离开。

罗阳本来就是活泼而大大咧咧的性子,只是因为前两天没因为感冒没有精神,所以安静了不少,今天他感冒好多了,又恢复了往日的精神头。

吃掉蛋糕,喝完饮料之后,他在休息室里转了一圈,看到架子上有MJ的企业画报,就踮着脚拿下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一页一页地翻看起来。

画报上有一个男人,脸庞俊朗鼻梁高挺剑眉星目,长得特别讨他喜欢。

而且那张脸和他有七八分相似。

罗阳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戴着口罩的小脸。

“这个帅叔叔是谁?怎么和我长得那么像?”

罗阳心里犯着嘀咕,“他不会是我失散多年的爸爸吧?”

徐磊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一声磁性而清冷的声音,“进。”

徐磊推开门,然后往旁边移,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罗晨曦抓着设计稿的手紧了紧然后深吸一口气,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盛天的办公室非常大,宽敞明亮,占据了一整个楼层的空间,装修奢华而低调,看起来品味确实不错。

罗晨曦走到办公桌前,一眼便看到端坐在后面的那个冷酷而俊雅的男人。

罗伊晨曦在国内外也见过不少帅哥,但是从没有见过像盛天这么帅的。

他的面部轮廓深邃而大气,像是上帝精雕细刻的艺术品,一双眼睛像是苍鹰展开的羽翼,十分锐利,刚毅的薄唇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他身上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伴随着特有的冷傲与矜贵,形成一种区别于其他人的复杂特质,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罗晨曦被他强大的气场镇住了,先是愣了两秒,然后才移开视线,她露出优雅的微笑,自我介绍说:“你好,盛总,我是罗晨曦。”

盛天的目光也定在罗晨曦身上,末了,他不紧不慢地开口,“我听说罗小姐想帮我儿子设计宴会佩戴的珠宝?”

“没错。”

盛天低头勾了勾嘴角,语气晦暗不明,“世界上有那么多优秀的设计师,我为什么一定要选罗小姐?”

“因为盛总是一个重情义的人。”罗晨曦也笑了笑,不卑不亢地说,“就像盛总说了世界上有那么多优秀的设计师,为什么盛总偏偏选择了中兴珠宝行?我之前有所耳闻,盛老董事长和中兴的老太爷是世交,所以盛总选择中兴也是因为这份交情难以抹去吧?”

这个罗晨曦……有点意思。

盛天没有打断她的话,而是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罗晨曦顿了顿接着说:“我也是罗家的人,盛总用那我也不算抹杀了这份交情,而且我在国际上也算小有名气,绝对比中兴的人更具实力,从这两方面来说,盛总选择我没错。”

说完,罗晨曦把怀里抱着的设计稿递到盛天的办公桌上。

盛天的视线由罗晨曦身上落到稿子上。

一两秒钟之后,他嘴角的笑意难得地扩大几分,“如此看来,如果我不用罗小姐到成了我的损失了。”

设计稿上,那像羽毛一样轻柔,又像苍鹰一般刚毅的手,托起来一颗冉冉升起的星星。

就像是父母的爱托起了一个孩子的未来。

这个设计,深得他心。

这时罗晨曦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同样地嫣然一笑,神色满满的笃定,“谢谢盛总,我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休息室里的罗阳看了一会儿杂志,又发了一会儿呆,没成想肚子咕噜一声,难受得他脸色发白,他刚才喝多了果汁,现在非常想上厕所。

罗阳麻溜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走出了休息室。

找了老半天,终于看到了写着厕所两个字的标示,他兴奋冲冲地跑了过去。

没想到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小朋友。

“对不起。”罗阳下意识地道歉,等他抬起头定睛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你竟然跟我长得一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