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选全文

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选全文

风月都相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蓝蝶廖仲清,《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其他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而来,恭敬地打开车门:“蓝小姐,好久不见,请!”“谢谢易叔叔。”蓝蝶笑容甜甜,身子轻盈地上了车。因为那个车牌的缘故,一路畅通无阻。蓝蝶终于见到了那个神秘的国安所在地,独栋,望而生畏的严肃。远远看去,处处透着气派与庄严,里面人人穿着统一的工装,都是一丝不苟的端庄与礼貌。易安直接开到了专属车库,坐上了贺沧澜专属的电梯。......

主角:蓝蝶廖仲清   更新:2024-06-18 00: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蓝蝶廖仲清的现代都市小说《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选全文》,由网络作家“风月都相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蓝蝶廖仲清,《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其他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而来,恭敬地打开车门:“蓝小姐,好久不见,请!”“谢谢易叔叔。”蓝蝶笑容甜甜,身子轻盈地上了车。因为那个车牌的缘故,一路畅通无阻。蓝蝶终于见到了那个神秘的国安所在地,独栋,望而生畏的严肃。远远看去,处处透着气派与庄严,里面人人穿着统一的工装,都是一丝不苟的端庄与礼貌。易安直接开到了专属车库,坐上了贺沧澜专属的电梯。......

《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选全文》精彩片段


蓝蝶默默地收起了手机,脑海中,回荡着那个男人好听又带着撩拨的嗓音,似乎,鼻腔里,又盈满了他身上的青松香。

蓝蝶迅速走到卫生间水龙头处,捧起清水,一遍一遍洗脸。

她想清醒一点。

她很懊恼,听到他的声音,她还是会没来由想生气,想对他发脾气。

丛月说,那是作,是对他撒娇。

有人来,是丛月。

“蝶儿,你干嘛去了,怎么在这里洗开脸了?”丛月满脸不解。

“天太热了。”蓝蝶回避过去,牵住了丛月的手。

“正好,杜少康那二货给咱们送来了冰粥,我刚取上来,找你去吃呢。”

蓝蝶忍着笑:“主动送冰粥,才勉强得到二货的称呼吗?”

丛月豪气地揽住蓝蝶的肩膀:“烦死了,天天追在屁股后面,跟屁虫也没他跟的勤。”

“真好,你要珍惜。”蓝蝶是真的羡慕,丛月和杜少康这种青梅竹马的美好感情。

其实,她和康霁安,也是这样青梅竹马的感情。

只是,一切都回不到从前!

“蝶儿,我听小道消息,宋屹想在你毕业论文答辩结束当天和你表白。”丛月一脸神秘。

蓝蝶愣了愣:“这不耽误人家嘛,让少康和他说说吧。”

“多优秀的人,工作好人品好年龄合适,关键对你好!哪像那些渣男子弟,仗着手里的钱和权,不把人当人……”

“也不全是。”蓝蝶没底气,语气也很轻。

“怎么,你是反悔了?你不能看着人长得帅就迷惑在对方的西裤下!还大你十岁,老男人!”丛月仍然一脸没好气。

自从眼见着蓝蝶生了那次病,小小的一团窝在床上,一直沉默着掉眼泪,她嘴里提到贺沧澜时,就再也没用过什么好词。

“说什么呢!什么西裤,什么……老男人。你小点声。”

两闺蜜在夏夜里开心谈笑着……

第二天,蓝蝶和台里打了招呼,吃过早餐,便准备去见那个总会让她忐忑不安的男人。

她的裙子很多,大部分都是她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蓝生集团小公主的时候买的。

自从家中变故,她买的衣服和护肤品很少,钱都用来维持家用和给蓝田吃药用,余下的部分就去还贷款。

这个月的贷款还没还,很奇怪她也没收到银行的账单。

翻来找去,选了一件纯白色的素色连衣裙,低调,还因为,是长裙,相对保守。

头发盘了起来,别上了一支精致的翡翠发簪,素色中带着新绿,混着她身上的兰花香,清纯欲滴。

想起了他说的不涂口红,蓝蝶索性素颜朝天,只做了基础护肤。

九点半,手机响起:“蓝小姐,我在您宿舍楼下,请下来吧。”

是易安来的电话。

易安远远看着那个画中仙款款而来,恭敬地打开车门:“蓝小姐,好久不见,请!”

“谢谢易叔叔。”蓝蝶笑容甜甜,身子轻盈地上了车。

因为那个车牌的缘故,一路畅通无阻。

蓝蝶终于见到了那个神秘的国安所在地,独栋,望而生畏的严肃。

远远看去,处处透着气派与庄严,里面人人穿着统一的工装,都是一丝不苟的端庄与礼貌。

易安直接开到了专属车库,坐上了贺沧澜专属的电梯。

蓝蝶开始没来由的紧张,她轻轻抿了抿唇,左手悄悄捏了捏自己的包,用小动作缓解。

易安装没看到,只是悄然勾了勾唇。

电梯在26楼停下了。

易安到了一处古色古香的门前,敲门:“贺总,蓝小姐带来了。”

里面熟悉的声音传来:“进来。”


“啊?姨妈巾有吗?”贺南之一脸关切。

“出来的急,忘带了。”蓝蝶捂着小腹,眼见的难受。

她一直有痛经的毛病。

高中的时候疼痛开始加剧,到了大学,直接升级到了剧痛,每次大姨妈,都会有一天的至暗时刻。

疼到完全下不来床,上吐下泻,需要依靠药物缓解,必要的时候还需要打安定。

“啊啊啊,难道我去买?”

大小姐贺南之平日里被人伺候惯了,很明显没做过这种事,一脸慌了神的样子。

“我去买!”

悦耳动听的男声传来,宋屹把蓝蝶扶到贺南之身边:

“这位同学,辛苦你照顾一下蓝蝶,我很快就回来!”

贺南之瞟了一眼突然出现的男人的样子。

十分端庄大气的长相,带着与年龄不符的稳重与安全感。

那是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她努力想了想,对了,与贺家所有的男士们的感觉都类似,绝对靠谱的老G部风!

“那你快点啊!”贺南之随意说了一句,便扶着蓝蝶去卫生间。

不用刻意看,她就注意到了蓝蝶耳朵上硕大的蓝钻耳环,并毫不掩饰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小姐姐,你竟然有这款耳环?”

蓝蝶已经开始疼痛加剧,无意识地就嗯了一声。

“男朋友送的?”

“嗯!”

“你男朋友谁啊,这么有品?关键是有钱!这么大手笔!”

“……”人已经痛到无法回答。

等丛月把姨妈巾送到的时候,蓝蝶已经痛的满头虚汗,眉头拧成一团。

“去医院!”宋屹看着痛苦不堪的她,坚持要去。

“不好意思,扰了大家兴致!我回宿舍就好!”蓝蝶坚持不去。

……

蓝蝶已经不知道怎么回的宿舍了,痛的浑身虚冷。

明明是入夏的京市天气,硬是抱了厚厚的一床棉被,仍然冷的发颤。

吃了药就各种迷糊,缩在床上。

蓝蝶仿佛看到了去世的爸爸妈妈站在床边。

妈妈还是像以前一样,耐心地给她贴上暖宫贴,慢慢给她揉着小腹。

她强忍的眼泪马上崩了一样的落下。

“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妈妈,我想你!你们为什么不要小蝶了!”

一旁陪着的丛月和田贝贝忍不住跟着难过落泪。

自从蓝生集团出事,她们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大一时候惊为天人,笑的无忧无虑的快乐小蝴蝶!

每一次她脸上的笑容,都是故意做给别人看的坚强,没有人知道她心里真正的隐忍!

……

夜晚的澜庭苑。

一直忙碌的贺沧澜,本想直接回清园,半路接到父亲的电话,家里去了几位世交的泰斗级人物,让他回去陪着大哥贺挽澜应酬。

自从回国,几乎每天都在各个城市穿梭,并按着父亲的意思,一波又一波应酬,他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

父亲贺建波几乎不出席这些场合,他更是每天忙到没有白天黑夜,每天被各种接待出访会议填满,连回家一趟都是稀有。

但这些忙碌,丝毫不会影响他为两个儿子铺路的节奏。

一z一商,都被他安排的明明白白。

迎来送往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一天的喧闹终于在此刻恢复了宁静。

大嫂苏婉端来了后厨特制的醒酒养胃汤:“沧澜,喝一点!”

贺沧澜礼貌接过:“谢谢大嫂!”

“每天应酬这么多,佣人伺候的再好,也比不上有个贴心的人照顾着。”苏婉一脸温和。

贺沧澜喝完养胃汤递过去,淡淡应了一句:“大嫂费心了!”

苏婉看贺沧澜的样子,便不再继续说下去。

她也是好意,毕竟贺沧澜也29了。

他这一回国,周围门当户对有女儿的家庭,就那么几个。

这段时间,都不露痕迹地来澜庭苑走动,希望和贺家结下这门亲事。

“妈,你猜我今天出去吃饭,见着谁了?”贺南之从门外跳了进来。

见到贺沧澜在,眼见的表情收敛了下去,乖乖地喊了一声:“小叔好!”

贺沧澜淡淡点了点头,随意地发问:“见着谁了?”

贺南之一向很怕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小叔,见到她便有老鼠见到猫的乖巧,所有的叛逆也都隐了形。

贺南之老老实实地回答:“小叔,您不会认识的,就是上午来咱们这里面试的伴读小姐姐蓝蝶。”

贺沧澜没有任何表情,淡笑出声:

“是不认识。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和小叔分享分享!”

难得见到这么和蔼的贺沧澜,贺南之的心也跟着松了下来:

“蓝蝶来大姨妈,差点疼晕过去。男朋友去给她买姨妈巾,她男朋友长得可帅了!”

苏婉看到贺沧澜眉头皱了下,只当他是因为不想听这些女生来例假之类的琐事,赶忙喝住贺南之:

“南南,口无遮拦的。不早了,下去吧,别打扰小叔休息。”

贺南之吐了吐舌头:“对不起小叔,打扰了,忘了这事不能和您分享了。您是男的!”

贺沧澜挤出了一个笑容:“没事,以后可以多和小叔交流。”

苏婉带贺南之下去后,贺沧澜马上便站了起来,走出了正厅。

“这么晚了,还要出门?”母亲崔慕锦走了出来。

“妈,我回清园!”

“这里哪间房子你睡不下?清园佣人少,你这酒气熏天的,总不如这边方便照顾你!”

“我明天有事,直接从清园出发方便!”

崔慕锦看贺沧澜执意要走的样子,只好作罢:

“没几天是你汪伯母生日,记得提前选礼物,到时陪着我去走一走。”(汪书仪的母亲)

贺沧澜随意“嗯”了一声,便叫来易安,驶出了澜庭苑。

他拨出了蓝蝶的电话,一个,两个,没人接。

贺沧澜皱着眉,心情有些烦躁。

第三个的时候,终于接通了,却不是蓝蝶的声音:“你好,蓝蝶睡着呢,有事吗?”

“她在哪?”

“宿舍呢!”

电话突然挂断了。

丛月放下手机,皱了下眉。

男人的声音好听的很,像大提琴独奏时候的低沉悠扬,是她迄今听过的最耐人回味的男声。

还想多听一下呢,竟然突然就挂了,谁这么拽?

她翻了一下那个电话的备注,莫名心跳了一下,只有一个字:

澜!

小说《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蓝蝶正笑着呢,台长谢天华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小丫头,傻乐什么呢?还不快去准备!”

“嗯嗯,谢谢谢叔叔!马上去!”

三个谢字出口,和结巴了一样。

小姑娘欢快地跑了出去,轻盈的身段,飘扬的裙角,像极了一只美丽又快乐的蝴蝶!

“唉!”谢天华轻轻叹息了一声。

如果没有家庭的变故,小蝴蝶本该就是这样的快乐……

一档精品的文化节目,让蓝蝶和贺沧澜的母亲崔慕锦教授意外相遇。

崔慕锦在文学界是数得着的专家,为人比较低调,加上贺建波地位的缘故,很难公开参加电视台的节目。

若不是谢台长亲自登门邀请了多次,又仔细斟酌了节目的文化含金量,她是断不会抛头露面的。

崔慕锦对那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女孩印象颇深。

年龄不大的女孩子,在采访三位到场学者的时候,思路清晰,出口成章,丝毫不怯场。

她本是一个镶边的角色,说白了就是给主持人董姐打下手的,却处处配合周到。

不抢主持人的风头,又能恰到好处的配合,得体又优越的形象,让人很难不注意到她。

和台上的优雅端庄不同,下了节目的她又是另一幅样子。

走路轻盈,说话温柔,带着属于她19岁的天真,言语神情里不时流露着少女的娇俏和生动。

“哪所学校的?”崔慕锦语调温和。

蓝蝶礼貌回答:“崔教授,我是京大的大三学生,在台里实习。”

崔慕锦笑了笑:“怪不得,原来是京大的学子。哪个系的?”

“播音主持系!”

台长谢天华走过来寒暄,蓝蝶礼貌告别后,识趣地走了。

“原蓝生集团的小千金,很优秀的小姑娘,芭蕾舞跳的尤其棒。家中变故,父母突然离世,挺可怜的。”

谢天华见崔慕锦似乎对蓝蝶有点兴趣,便简单介绍了一嘴。

“挺可惜的!”崔慕锦淡淡回应了一句,便转移了话题。

对于这个层面的人物,任何人的悲欢离合,只要不关系到自己家族的利益,向来漠不关心,连谈资都不需要。

而让崔慕锦格外多看了蓝蝶一眼的原因,是因为大儿子贺挽澜的女儿贺南之,正值青春叛逆期。

学芭蕾舞学的厌烦,文化课也不上心,急需一位年龄相差不大,品学兼优又会跳舞的伴读。

能进入贺家家门做伴读的,非过五关斩六将,根本是踏不进第一道门槛的。

很快,蓝蝶从小到大所有的资料,便已经被人送到了崔慕锦手里。

清清白白,品学优异,芭蕾公主,落难千金。这便是蓝蝶在崔慕锦脑海中的初印象。

门响,播音主持系的院长进来了。

崔慕锦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家常,聊到学术,又自然而然地聊到了院里的学生。

“系里有挺出挑的学生吗?”

“还真有!一直是全国校花榜首!”院长浅笑。

“没想到王院长一介巾帼,也关注颜值啊!”崔慕锦打趣。

“那当然,播音主持嘛,颜值差了对不起观众!”

王院长打开了话题,聊到最后,把她眼中出挑的那位学生的名字报了出来:

“播音主持系的蓝蝶!”

崔慕锦轻轻“哦”了一声。

蓝蝶是在大约一周后接到了贺家总管的电话,以及王院长的电话说明。

她很庆幸这样的馅饼砸到了自己头上!

贺家开出的价格很高,但有一点,需要先和贺南之见面,对方同意后,才可以签订伴读协议。

到贺家那天,蓝蝶穿了一件白色衬衣,黑色半裙,中规中矩的打扮。

除非出镜需要,她向来不爱化浓妆,只淡淡涂了点隔离,用了粉色唇釉,便一身清爽的出发了。

直到进了贺家澜庭苑的门,蓝蝶才明白,有些差距,与生俱来,耗尽一生,也窥探不见别人的冰山一角。

她已经见惯各种大场合和世面,仍然觉得在这种家庭面前,还是浅薄了。

家庭的原因,贺南之看起来规规矩矩,不过,那也只是看起来。

小姑娘十六七的样子,只比蓝蝶小三岁。

“你们两个聊聊!”贺挽澜的妻子苏婉很是温柔:“南南,要懂礼貌!”

苏婉和蓝蝶笑着点头后,便出了门。

“你是校花级别吧?”贺南之上下打量着蓝蝶。

“没错。”蓝蝶笑意真诚。

“挺不谦虚啊,有什么资本拿出来亮一亮?”贺南之一脸漫不经心。

“能踏进贺家的门,坐在这里和你说话,就是资本!”蓝蝶依然惯有的软音,却不卑不亢,自信大方。

“吆喝!”贺南之不由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让她眼前大亮的美人。

以前来的伴读,在贺南之的面前,总会十分拘谨,言谈中也透着不自信。

今天的小姐姐,不仅人长得美,更是在话语上不经意的碾压她。

她喜欢!

“怎么称呼你?”贺南之挑着眉。

“南南,我叫蓝蝶!”

南南?贺南之嘻嘻笑了一下:“你真不见外,居然叫我南南!”

蓝蝶浅笑:“我也不希望你见外,你可以直接叫我蓝蝶!我有很多你这个年龄的秘密,会和你分享!”

吆西,成功拿捏!

苏婉再次进来时,两个人已经开心的聊了起来。

贺南之说:“妈妈,我希望有空的时候和蓝蝶去京大看看!”

苏婉赞赏的看了蓝蝶一眼:“好!”

在小厅签合同的时候,蓝蝶隐约听到外面人声,其中一句是:“沧澜回来了!”

忙碌了一周的贺沧澜,从香港回来了!

白衬衣,黑西裤,庄重沉稳的样子,在院子里层叠的假山旁,自带了一份风雅。

正与母亲崔慕锦闲谈的他,无意间抬头,便瞥见了从小厅里出来的蓝蝶。

白衬衣,黑裙子,清新纯净,不染纤尘的样子,与他的装扮,倒像是刻意说好了的。

他轻轻皱起了眉。

蓝蝶也看见了他!

心里是波涛翻涌的震惊,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苏婉陪着她走了过来。

走近时,蓝蝶礼貌道别:“崔教授,再见!”

崔慕锦淡淡地应了一声。

对于无关紧要的人物,她显然没有介绍给贺沧澜的必要。

蓝蝶看也没看他一眼,径直地往澜庭苑的正门走去……


[看到这里的宝,可能有疑惑,蓝蝶怎么了?被廖仲清强吻几次了,还能和对方心平气和相处,难道不得拨打幺幺零嘛^_^]

廖仲清这种男人,如果他想,就绝对不会缺各种爱慕他的女人,还都是尤物级别的女人。

至于他会做什么样的选择,那全凭他本人的喜好。

他周围多的是玩·弄感情的子弟,早就有明确的结婚对象,依然在外面花天酒地,但照样多的是数不清的清纯佳人飞蛾扑火。

但,绝对有从一而终忠于爱情的男人,要相信!才会得到!

而廖仲清,正是那个喜欢自由追逐爱情的人。

长期接受m国文化熏陶,他对爱情的追求相当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

他只喜欢自己想要的!像猎人一样,有明确的目标。骨子里带着对默认联姻的排斥。

不管有没有蓝蝶的出现,他都不会选择汪书仪。

仅见了一面,他就觉得对她没有什么感觉。

如果遇不到让他有感觉的,一生孤独他也有胆去尝试。

而那个让他有感觉的女孩,只一出现,他便已果断出手,并用自己的方式去独占对方。

19岁的大三女生蓝蝶,处于人生的艰难时刻。但她绝对也有自己爱情的标准和幻想。

对于廖仲清,她从未从其他方面去否定他,哪怕他一次次强吻她。说明她不是完全没感觉的。

这是她为什么明知廖仲清对她有想法,依然不排斥和他见面的原因。

她之所以拒绝,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是因为清醒。

阶层差距太大,可能终其一生也入不了贺家的门。她怕成为那个笑柄!

而廖仲清的一次次不解释,更让她误以为他只是想把她变成金丝雀,仅此而已!

她只是在是否成为他的金丝雀之间纠结摇摆……

因为她明白,从恋爱顺利到婚姻,对她和廖仲清来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

蓝蝶知道此时此刻,和他非要较某些真没用,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廖仲清看着那个纤柔娇媚的少女,穿着雪白的蕾丝裙睡衣,乌黑如瀑的秀发,柔顺地披垂下来,显得露出来的皮肤,更加雪玉无瑕。

她像一只乖乖的小兽一样,慢慢地挪走了靠枕,把自己一侧的枕头,悄悄搬到了床的最边沿上。

摆明了,要远离他的枕头,能有多远是多远。

廖仲清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暗暗发笑,床是两米五的,蓝蝶的如意算盘打的挺好!

可是,他会给她机会吗?他自己都不确定!

眼看着那个散发着兰花清香的柔软身子,默默躺在了最边上,蜷缩着,绝美的面庞,在黑发间迷离而生动。

她刻意地闭上了眼睛,纤长浓密的睫毛,像风中忽闪的美丽蝶翼,微微的颤抖……

廖仲清喉结轻轻滚了一下,感觉喉咙里一阵阵的发干。

他端起她喝完水的杯子出门,来到二楼饮水处,接了杯温水,控制速度慢慢饮下。

直到心情重新恢复了平静,他回到了卧室,关上灯,只留一盏十分昏暗的小夜灯亮着。

和衣躺下,他侧目看着那个刻意远离她的背影,身段曲线玲珑起伏,夜光勾勒下,极富美感。

“蓝蝶,睡了吗?”

当然没睡!更不会撒谎。她柔声回他:“快了。”

廖仲清轻声笑了出来:“那就是没睡!聊聊吧!”

蓝蝶的心咚了一下,自己可以听见的心跳,她说:“好!”

沉默了一会,始终无人再开口。男人长臂轻轻碰了碰她的手“没什么要问我的?”

蓝蝶迅速把手抽走:“你多大了?”

廖仲清唇角一勾:“29,狮子座。”

“哪个学校毕业?”

廖仲清无语,查户口呢。

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麻省理工双硕,在职读博。”

学历上被碾压了!蓝蝶抿了抿唇:“挺厉害的!”

“你想继续读吗?”廖仲清明显身体靠了过来。

蓝蝶默默地往床边又缩了缩:“我想,但是现实不允许,所以我会先选择工作。”

廖仲清点了点头:“我可以帮你!”

“不用!你大可不必!”蓝蝶眼中已经有泪光翻涌,好在是深夜,不用刻意去隐藏。

“廖仲清!”

“嗯?”

“我不想,被包……养!”她的声音压的很低,明显带了隐忍。

男人宽阔温暖的胸膛,靠了过来,轻轻把她拢进怀里。

一只劲瘦的长臂,搭在她的腰上,大手覆盖在她的小腹上给她轻揉着:“还疼吗?”

蓝蝶没有挣扎,话语已经是带了哭腔:“别这样好吗?”

廖仲清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谁想!”一会,低沉的声音传来:“蓝蝶,别多想,睡吧,晚安!”

他身体的分寸感拿捏的很好。

只是轻轻拢住了她,却并没有贴紧,两个身体之间,隔了一定的安全距离。

只是把一只手臂搭了过来,大手一直覆盖在她的小腹上,为她暖着。

热源很舒服,睡意也渐渐袭来,蓝蝶不再追问,很快便又沉沉睡了过去。

他身上的青松香,仿佛带着催眠的作用,有他在身边,这一觉,蓝蝶睡的特别踏实。

一觉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只有自己躺在床上,身边的人,早已不见。

那双大手,也换成了一个很可爱的卡通暖水袋。

蓝蝶起身,环视了一下睡了一晚的这间卧室。

大床,衣柜,沙发,钢琴。

巨大的落地窗前,是一处设计高雅的休闲区,可品茶,休息,赏景。

窗外正对着一处花园,园内蔷薇满架,奇石林立,小桥流水,种满荷花的池塘和观景台,极其风雅。

她暗暗叹了一声“好美,”心情很好,推开房门,已经有一位五十多岁的面善阿姨在等待:

“蓝小姐,您醒了?先洗漱,我去安排早餐。”

“请问,怎么称呼您?”

“叫我兰姨就好,我在贺家多年了,二少出国前,都是我在带。”

“哦!那他人呢?”蓝蝶心里想着,嘴一顺就说出来了。

“二少一早就出去了!很忙!有事找我就好。蓝小姐先洗漱吃早饭,十点会有家庭医生过来给您针灸!”

针灸?蓝蝶眼睛一转,看来昨晚已经做过一次了,所以腹痛才会缓解。

她礼貌地笑了笑:“谢谢兰姨!”

……


直到她打累了,贺沧澜给她整理好乱了的发,随手递给她两把油纸伞:“拿着,和南南去逛逛吧。我派管家给你们拍照。”

蓝蝶还在恼着,红着脸不理他。

贺沧澜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觉得委屈,就莫回来!嗯?”

蓝蝶要气死了,双手用了力推了他一下,拿着两把油纸伞,气呼呼地冲出了书房。

身后的男人,呵呵笑出了声。

温柔的蓝蝶去哪了?这摆明了是个会勾人,磨死人的妖精!

两周来的疲惫和忙碌,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无与伦比的好心情!

他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想到那质感,慨叹造物主的神奇,竟然能创造出如此惊艳尤物,处处极品!

蓝蝶走出去的时候,贺南之正在园里找她。

“南南,给!”她递了一把油纸伞过去:“想着拍照,我去书房挑选了这个。”

“好啊,谁来拍?”

“我来服务!”澜庭苑的王管家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

“太棒了,那我们快去选景吧!”贺南之拉着蓝蝶,兴冲冲地走。

走到不远处时,蓝蝶忍不住瞥了一眼书房的位置。

那个霸道的男人正好站在门口,正与一身材高挑,穿着旗袍裙的女子交谈。

是汪书仪!

……

蓝蝶默默地转头,心里涌动了一股淡淡的酸涩。

从饭桌上的一些对话,她隐约能看出一些端倪,汪书仪爱慕贺沧澜,两家的关系也很好,门当户对的滔天权贵家庭。

她自然明白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的道理,所以她强迫自己不许去做不切实际的梦。

只是,毕竟还是19岁的花季少女,就算再清醒,也总会有做梦的时候。

而那个梦中人,又总会无时无刻不在撩拨她的心。

而自己,真的对他没有一点感觉吗?那难过又是从何而来?

贺沧澜绝不是康霁安那样温软性格的男人。

所以在蓝蝶与康霁安说了分手后,哪怕康再不愿意,也绝不会做一点强迫她的事情。

而贺沧澜不同。他想要的,就明着来。

明目张胆的索吻,到底只不过是一时荷尔蒙过剩的游戏吧。

否则,他怎么会连一句正经的喜欢都不曾说给过她。

彼此都不认识,上来就是强吻,和兽又有什么区别。

蓝蝶越想心里越难受,情不自禁地就桃花眼湿润,差点落下泪来。

一旁的贺南之看到了,诧异地问:“蓝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不开心了?”

“没事,太阳有点晃眼,眼睛被强光晃了一下。”蓝蝶默默收起情绪,和贺南之手牵手,取景拍照。

澜庭苑处处是景,占地面积极大。

如果不是贺南之拉着她,蓝蝶一定会在里面迷路。

那一天,王管家给她们拍了很多的照片,并特意给蓝蝶拍了很多单人照。

这都是贺沧澜授意的,王管家是他在澜庭苑信得过的佣人。

回程午休的时间,蓝蝶的手机来了信息,是贺沧澜发来的:“到2号客房休息,王管家会带你去。”

心里有起伏和翻涌,她猜,他一定会在那里等着她。只是,大脑此刻却格外的清醒。

她默默删除了消息,任由贺南之拉着手,一起往她的卧室方向走。

走到一处分岔口,王管家终于开口:“蓝小姐,请您移步到2号客房休息。”

蓝蝶垂眸,看着贺南之牵着自己的手:“南南,你若不嫌弃,中午我去你卧室休息,可以吗?”

贺南之挑眉:“我求之不得呢,快走,带你去参观我卧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