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他是故意的

他是故意的

米团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有人说,李翊你皇兄是个没见识的,娶了陆家女,虽是个美女,但却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可李翊并不这么认为,毕竟这个花样百出,犹如人间小妖精的女人,怎会是根木头,她若是木头,那也一定是根成了精的木头。

主角:陆晚,李翊   更新:2022-07-15 21: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晚,李翊 的女频言情小说《他是故意的》,由网络作家“米团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有人说,李翊你皇兄是个没见识的,娶了陆家女,虽是个美女,但却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可李翊并不这么认为,毕竟这个花样百出,犹如人间小妖精的女人,怎会是根木头,她若是木头,那也一定是根成了精的木头。

《他是故意的》精彩片段

阳春三月,艳阳照得人暖融融的,可此刻陆晚却身子发冷,直冷到骨子里。

她被架在书桌上,以一种屈辱的姿势面对着男人。

可恰在此时,门外传来随从的提醒:“主子,睿王一行往厢房这边来了……”

听到‘睿王’二字,陆晚心口一紧,身子僵硬起来。

陆晚抬头,眼神反问他,你不怕?

男人勾唇嘲讽一笑,动作非但不停,还俯身咬上她的耳珠,逼她发出声音。

陆晚死死咬紧牙关抵抗,几乎咬出血来。

桌上插着桃枝的长颈白玉瓶不堪撞击,跌跌撞撞的摔下桌子,‘啪’的一声脆响,碎成几块。

陆晚终是招架不住,双手发软,无力再撑住桌面,身子止不住的往下滑,被男人一把捞住按进怀里。

男人掀眸凉凉扫了她一眼,狭长凤眸深不见底,似凝聚着深沉的欲色,可再一看,却又清冽无比,波澜不惊。

至此,陆晚才深刻领会到面前男人有多冷酷无情,比起传闻,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不免后悔,自己的决定是否错了,不该招惹他?

可转念一想,整个大晋,除了他,谁敢得罪睿王、敢睡准睿王妃?

思此及,陆晚再无怨念,任命的闭上双眸……

不去过去多久,男人终于餍足松手。

陆晚没了支撑,身子顺着桌沿滑到地上,如濒死的鱼,大口的喘着气。

“叭嗒!”一块银锭子落在她手边,男人居高临下的睨着她,薄唇轻启,冷冷吐出三个字:“两清了!”

这是将她当成青楼卖身的妓子了。

也只有他,胆敢把堂堂镇国公府之女这般糟践……

青槐阁。

丫鬟兰草四处寻人,急得快疯了。

今日是镇国公府大长公主七十大寿的寿诞,镇国公府宾客云集,不光达官贵胄登门贺寿,众皇子也来府上给大长公主拜寿,连皇上也摆驾镇国公府。

彼时,龙驾已至前街口,马上就要到府上了。

众人都去大门口接驾,自家姑娘却自午宴结束后不见了人影,遍寻不着,怎叫兰草不急。

若是怠慢接驾,可不止挨家法这般简单。

正在兰草急得快哭时,陆晚终于回来了。

“小姐,你去哪里了?奴婢都快急死了。”

陆晚全身酸痛,仿佛散架了一般,那里还有力气同兰草解释?

“快替我更衣梳妆,龙驾快到了。”

兰草心里有很多疑问,但主子不说,她也不敢多问。

时间紧迫,她连忙扶陆晚回屋。

可替陆晚更衣时,兰草再次被惊到。

“小……小姐……”

纵使兰草不经情事,也隐约猜到了什么,刹时白了脸,手中的衣裳都拿不稳,哆嗦着掉到了地上。

站在铜镜前,陆晚冷眼看着自己满身的青紫掐痕。

全身上下,没一处好皮,特别是颈间的几处咬痕,清晰的看得到牙印,还留着血渍,特别扎眼。

他是故意的。

一面将她当妓子打发,一面又故意在她身上落下痕迹,够无耻的!


天还未落黑,镇国公府门前已点起了所有的灯笼,亮如白昼。

陆晚赶到时,门阶上已站满了人,黑压压一片,大长公主亲领了国公府上下到门口接驾。

其余宾客,以睿王为首,也等在门口。

陆晚一眼看去,就看到了一身月白锦服的李睿……还有他身边一身玄色绣银纹的男人。

李睿长相俊美,嘴角带笑,让人如沐春风。

而他身边的男人却与之截然相反。

他的脸不似李睿温润白净,有着风沙刻砺后的坚毅轮廓,凤眸冷冽深邃,带着久经战场沐血后的漠然无情,周身散发着肃杀气息,即便随便往人群中一站,也对周遭带来可怕的威慑感。

陆晚后怕的想,自己先前哪来的胆子,敢去剥他的衣裳?

她低头准备绕道过去,李睿却眼尖看到她,朝她招手,“阿晚,过来!”

陆晚走过去,依礼向睿王行礼。

李睿拦下她,亲昵道:“这里没有外人,不必如此拘礼。”

说罢,他转身指着身边的男人对陆晚道:“阿晚,这是本王的四皇弟翊王,不久前刚从北疆回京。”

又对李翊道:“这是阿晚,镇国公府二表妹!”末了,又加上一句:“你未来的三皇嫂。”

睿王已与镇国公商议好,待大长公主寿诞一过,就到府上下聘,正式求娶陆晚。

李翊常年不在上京,而陆晚也回京不过两年,李睿以为,两人自是不认识的。

李翊掀眸看了陆晚一眼,眸光落在她遮得严实的颈脖处:“果然是难得的美人,皇兄好福气!”

说话间,他右手食指扣着大拇指,慢条斯理的细细搓捻着,尔后放到鼻子嗅了嗅,似在回味指间残留的味道。

陆晚双颊发烫,带着薄茧的大手,仿佛又重重在她身上各处碾过,满身的掐痕也跟着烧灼起来。

她僵着身子向他们告退。

恰在此时,陆晚嫡兄陆承裕走过来,问李翊:“听说殿下晌午在厢房宠幸了一名婢子,她唤什么名字?若是殿下喜欢,我即刻将人送到殿下府上去。”

陆承裕虽然压低了声音,陆晚还是听到了,心口一紧,步子不觉缓了下来。

李翊冷笑:“世子爷哪来的耳报神?”

睿王开口了:“是本王同承裕说的。你在人家府上胡作非为,还搞出那么大动静,想不让人知道都难。”

凤眸闪过冷芒,李翊侧首:“皇兄都听到了?!”

睿王拿出兄长的姿态,苦口婆心劝道:“为兄知你这些年在北疆苦寒难捱,回京放纵些也是应当,可你若要女人,为兄可以去教坊司挑一批美姬送给你,切不可胡来!”

陆承裕有意拉拢此番在北疆立下赫赫战功的翊王,连忙道:“不过一个婢子,能得翊王垂幸是她之福……”

“本王不过一时兴起。区区一个女子,何必当真?”

李翊冷冷开口,打断陆承裕的话,也堵了睿王的嘴,声音不觉间已挟霜裹雪。

陆世子上赶着往翊王床上塞人,人家却很不嗤,这马屁拍在了马腿上,脸上很是挂不住,顿时尴尬的呆在当场。

陆晚却全身一松,不再停留……

看着女人明显松懈下来的脊背,李翊转头又对陆承裕恢复了好脸色,“不过世子爷一番盛情,本王岂能推辞?只是本王素来不喜麻烦,不如这样,若是那日、本王兴起,再向世子爷讨要也不迟。”

陆承裕没想到他变脸这么快,怔愣片刻后连连应下,转身就吩咐下去,让府上管事即刻去找被翊王临幸的婢女……

陆晚并不知道后面的变故,刚到门口站定,一声唱喏,皇上的仪仗已到达镇国公府了。

所有人都敛襟朝着龙驾驶来的方向深深跪拜下去,连大长公主都拄着虎头杖弯下了腰。

人群里,陆晚盯着越来越近的威严龙驾全身发凉,一种让她痛苦万分的窒息感,扑天盖地的朝她袭来。

龙驾上那耀目的明黄,深深刺痛陆晚的眼睛,一瞬间,她仿佛又躺回到了那个奢华、满是明黄铺设的金丝楠木棺柩里,眼睁睁的看着棺盖落下,金钉封棺的声音,一下一下、在她耳边响着……

从接驾到回到寿宴席面上,陆晚一直浑浑噩噩,仿佛丢了魂一样。进门的时候,差点被门槛拌倒,幸亏兰草手快扶住了她。

身后传来一阵嗤笑声。

“镇国公府这个二姑娘,长得倒是娇媚动人,可惜却是个木头美人,你瞧她那呆呆傻傻的样子,相处起来,定是十分无趣的。”

“你有所不知,这个二姑娘,不过庶女出身,且一出生,就被扔进了痷堂里,前两年镇国公的嫡女与太子的婚事做吹,她才被接回府来……”

“睿王愿意娶她,图的不过是她背后镇国公府的势力,不然这样一个木头人,懂什么闺房情趣、鱼水之欢,那睿王啊,真是可惜了……”

木头人?

那晌午将他吸干榨尽,手段、伎俩层出不群的妖精,敢情是木头成精了?


李翊凤眸不露痕迹的划过对面席位。

这些年,他虽在边关,身边多多少少也出现过女人,而北疆女子相比中原女子,性子更豪放,他见识过奔放热烈的,可像她这般大胆有手段的,却从来没有过……

回过神来的陆晚,自是将那些嗤笑之言听得清楚,兰草气得红了眼睛,可她却毫不将这些嗤笑放在心里,只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头也未抬……

宴席过半,丫鬟兰英悄悄进来,俯在陆晚耳边低语两句,陆晚听后,眸光往对面一扫,果然看到李睿身边的随从遇安从侧门进来,避开众人,将一张纸条偷偷交到了李睿手里。

接到纸条后,李睿眉头不觉蹙紧,不由自主的朝陆晚这边看过来。

陆晚假装低头摆弄着青瓷玉盘里的芙蓉糕,李睿踌躇片刻,起身离席去了。

他一走,陆晚搀着兰草的手晃晃悠悠的站起身,“陪我去园子里醒醒酒。”

一出门,兰英急声禀道:“小姐所料不假,那沈鸢就是个不安分的,禁足期间竟敢私自出门、不知悔改……我亲眼见到她戴着斗篷出门,让丫头给睿王传信,如今人就在花园东面的假山洞里……”

沈鸢是陆家嫡母叶氏的亲外甥女,自小因早产,体弱多病,送到上京治病,一直住在镇国公府,被叶氏当成亲生女儿养着。

虽有叶氏宠她,可沈鸢很是谨小慎微,从不在镇国公府里冒尖,每天乖巧的守在叶氏身边,恪守本份。

可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寄人篱下、看人脸色过日子的表姑娘,却早已与李睿私下暗渡陈仓。

前世,在李睿正式到府上下聘后不久,李睿就拉着沈鸢的手到她面前坦白,说沈鸢肚子里已怀了他的骨肉,要先她一步娶进府里去,免得肚子渐大,惹人笑话。

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那怕心里难受之极,在陆家与睿王的双压下,也只能被迫答应了。

重活一世,她岂会如他们所愿?

双眸凝上了一层寒霜,陆晚朝花园方向冷冷一瞥,冷嗤道:“我们去瞧瞧。俗话说,眼见为实,捉奸捉双——免得冤枉了他们。”

夜色深浓,后花园里一片寂静,偶闻几声虫鸣声。

兰英一路领着陆晚过去,待行到一处假山石堆外,三人放缓脚步,慢慢靠近。

为了掩人耳目,李睿让遇安守在供客人歇息的厢房外,做出他因醉酒不支,在厢房休息的假象。

谁能又想到,人品高洁、白日里还在斥责翊王不检点的睿王,此刻在狭窄阴湿的假山石洞里与沈鸢行苟且之事。

两人动静很大,李睿借着酒劲、又知此时众人皆在前厅宴席上,无人来此,所以放纵得很。

而沈鸢,自李睿与她最瞧不上眼的陆晚订下婚约后,嫉妒心让她发狂,再加上因上次争执,她被罚禁足,她誓要报复陆晚,所以卖力的讨好李睿,声音一声高过一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