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是水是火最相容

是水是火最相容

百喜千忧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暖心是豪门江家的独女,从小的生活就是天之骄女,基本没受过什么苦。她大学期间认识了勤奋上进的白业成,那时,恋爱脑上头的她竟然放弃学业与梦想,在还没毕业时就嫁给了他。可原本以为是知疼知热的好老公,没想到,他是个狼子野心的掠夺者。他娶她唯一的目的,就是霸占她家财产。真相大白后,她求他不要离婚,却被他踢出家门。此时的他不知,江暖心在将来会被两个巨星争夺!

主角:江暖心   更新:2022-07-16 00: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暖心 的女频言情小说《是水是火最相容》,由网络作家“百喜千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暖心是豪门江家的独女,从小的生活就是天之骄女,基本没受过什么苦。她大学期间认识了勤奋上进的白业成,那时,恋爱脑上头的她竟然放弃学业与梦想,在还没毕业时就嫁给了他。可原本以为是知疼知热的好老公,没想到,他是个狼子野心的掠夺者。他娶她唯一的目的,就是霸占她家财产。真相大白后,她求他不要离婚,却被他踢出家门。此时的他不知,江暖心在将来会被两个巨星争夺!

《是水是火最相容》精彩片段

“师傅,还能走吗?”江暖心在车内焦急的往外张望,感觉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出租车被堵在路中间动弹不得,不得已,她只能提前下车。

江暖心穿梭在繁忙的人群里,双手提满了东西。

“不好意思,麻烦让一让。”她一边道歉一边向前,一路小跑奋力追赶着时间。

好不容易到了要去的酒店,却被保安一句话拦在了门口。“我们这里是高档酒店,外卖不得入内。”

“我不是,我只是给家里人带点东西。”好一番解释,别人才半信半疑对她放了行。

来到房号8888的房前,她小心翼翼敲了敲门,随后推门进入。

房间里四个贵妇模样的人正在打麻将,坐在正上方穿着红衣,满身挤满珠宝的人就是暖心的婆婆曹贵瑛。

她没正眼看暖心,只是将余光斜着向后瞥了瞥,随后又嫌弃的撤回到麻将上。

“怎么这么晚,让你买个东西不情愿吗?”高高在上的语气带着责怨。

“不是的,是路上堵………”暖心的声音很小,想要解释说到一半,婆婆一个眼神她便停下了。

“行了,迟了就是迟了,你又不上班这堵不堵的和你有什么关系。”婆婆嫌弃又厌烦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斥责暖心,“还不赶快把东西拿来给大家尝尝,真是的,早知道你这么慢我还不如叫外卖。”

暖心把糕点打开,一个个给在坐的人送上。

“是华西街那家吗?我可只吃他们的。”

“是”暖心小心应对着,将糕点递过来。

在屋里其她人都说好吃的时候,婆婆却一把将暖心递过来的糕点丢到桌上。“这怎么吃啊?都碎了。”

桌上其她的人停下吃的动作,面面相觑。因为被嫌弃的糕点其实只是碎了一小点,并不影响食用。

“我要的咖啡呢,拿过来!”曹贵瑛不客气的吩咐,只饮一口又皱眉头了。“我要的是热的,为什么这是温的?”

“可能是时间长变冷了,我现在马上去给您热。”

“冷了再热,那口感还能一样吗?”曹贵瑛看着暖心就来气,“好了好了,你出去吧!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就别在这碍眼了。”

暖心从房间里出来,一个刚趴在门上偷听的保姆,尴尬笑着和她打招呼。“你是哪一家的保姆?我怎么从前都没见过你。”

暖心只能苦笑示意一下离开。

热心的保姆还在她背后喊,“不怕的,我们保姆也是人,如果干的不开心咱们就换主家。”

暖心有些疲惫,手机响了,名字显示白娜丽,这是她的小姑子。接起来,“我发给你的地址你有没有去呀?我告诉你啊,今天你一定得帮我拿到时佑的签名。”

挂了电话,暖心慌忙打开手机信息,按着上面的地址奔赴下一个目的地。

洗手间里,刚刚打牌的几个贵妇边笑边议论。“哎,你说那个姓曹的有什么可拽的?好像谁家没保姆似的。”

“就是,炫什么炫啊!看她那颐指气使的德行。”另一个附和。

知情的那个打断,看了看外面没人,压低声音说道。“你们还真别不服气,因为那个不是保姆,是她儿媳妇。”

“什么?”惊讶让这两个贵妇眼珠子都快被瞪出来了。

原来曹贵瑛早年就是村里养鱼的农妇,丈夫因车祸去世。她一人带大三个孩子,儿子争气,不仅考上了一所好大学,还被江氏实业的独女所看中。

江家老爷子一去世,她儿子就接手了江氏旗下所有的企业。一夜间累积了别人几辈子都不敢想的财富,跃上富人榜。

这运气以及白捡的能力简直了,旁人也只有眼羡心嫉的份,知情者说的比买彩票还要神奇。

暖心已经到了娜丽让她来的地方,大楼门口早已被围的水泄不通。

都是些年轻的女孩,她们举着牌子,大声又炙热的呼唤着时佑的名字,分分钟都能陷入自我疯狂的状态。

暖心上前挤了挤,发现根本没缝隙可通,无奈败下阵来。算了,这老胳膊老腿的怎能抵得过这些晨阳们的生龙活虎。

低落叹口气,想离开下次再说。可一想到回家后娜丽的反应,她又硬生生留下了,机会再小也是机会呀,万一呢。

一个保洁阿姨拿着纸箱瓶子从旁经过,因为拿的太多,一个不小心,袋子里的东西就全都滚落散开了。

对此,有人装看不见,有人嫌弃瞥了一眼便又抽回了视线,也有人虽动了想帮忙的心却因舍不得要等的幸运,最终还是没动。

暖心想都没想便跑上前帮着捡了,一阵忙活。伸手帮人,这对她来说基本上是从来就不需要考虑的事。

“你能帮我拿进去吗?”

暖心帮保洁阿姨把东西提到大厦门口,要离开了。阿姨问,“你也是来要签名的?”

见暖心点头,阿姨把东西往边上一放。“跟我来。”

她不知道阿姨要干什么,迷迷糊糊带着疑问跟在身后。

神神秘秘到了一个通道侧门,阿姨掏出自己的员工卡对着门口的卡机滴了一声,闸道打开。“进去吧!里面左转电梯上去,今天那些明星都在。”

暖心走了两步又犹豫了,退回来。“万一我被发现了,你会被公司惩罚吗?”她不想连累阿姨。

阿姨朝她笑着摆摆手,“放心吧!我就是个搞卫生的。”

会议大厅内,影视公司的老板张子陆正在拍着桌子发飙,室内的人个个精神紧绷,大气都不敢呼重了。

唯有坐在对面那个一副松垮不着调的样子,满不在乎的表情,手里把玩着一个打火机,眼睛斜垂着,好像快睡着了。

“金荣赫,你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每天都有你的黑料?你就不能对那些记者稍微友好些吗?公司不是专门为你一个人开的。”张子陆只恨手下的桌面不是金荣赫的脸,怎么就拍不醒他呢。

金荣赫继续沉默,完全没有要回应的意思。

张子陆刚才嗓子都吼哑了,轰隆的雷打得那么大声雨没出来,他急了,冲到荣赫面前。“我都说了那么多,你倒是说句话呀。”

荣赫这才如梦初醒抬眼,缓缓起身,斜着眼睛飘出一句。“你是不是上年纪了?最近怎么这么爱罗嗦。”

说完直接走人,这可气坏张子陆了。他可是老板,老板,那么多人看着呢,面子还要不要了,金荣赫实在是太张狂。

“你不能走,今天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别以为我不敢处罚你。”

“交代没有,要是你想和我解约随时可以。”

荣赫头都没回,张子陆被气到直接石化,脸色黑了又白。对着旁边的男秘书就踢了一脚,大声指着自己问。“我是不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是不是?是他是还是我是?”极度自我怀疑中。

秘书被吓得连连点头,“当然您才是我们的老板,这谁都知道。”

“那为什么他不知道?“抱怨的怒火歇斯揭底,“他是我老板,是祖宗。你记住,以后他有什么事儿都不用再给我报告,我不管了,公司也不许管。”

秘书木然的用哦应对,心想这话你都说过多少遍了,也没一次实施的呀。

荣赫上了电梯,身后的助理还没有按楼层,手机响了。助理边接边走出了电梯,因为里面的信号不好。

荣赫一直在出神的游离状态,待意识反应过来时,电梯已自动合上。

恐怖立即布满了全身,他有重度的密闭空间恐惧症,不能单独在狭小密闭的地方。

此刻他肌肉发紧,呼吸沉重急促,心跳如跳了闸般疯狂加速,面色乌白乌白。

小时候那些痛苦的黑色记忆如水草般涌出来死死缠住他,他快要不能呼吸了。父母在争吵,东西碎了,有血迹,他在柜中。

明明电梯的按键离他那么近,他只要一伸手按下去就可以了。可偏偏就是挣脱不了,用尽所剩力气伸了几次手都没成功,他陷在那里,一切都好遥远。

头痛的愈发厉害,已经要昏厥了。脑中忽然出现一个可笑的念头,他的一生就要这样结束了吗?在这里?

虽然他不曾热爱生活,可也不想看到明日的头版头条上全是他困死在电梯内的新闻。

如光打进黑暗里,在他闭眼认可事实的最后一秒,电梯门开了。恍惚视线里,一个女人出现在那里。

暖心也是被吓了一跳,电梯门一开,里面突然出现一男的蜷缩在角落,浑身还在发抖。

她忙走进去蹲下身询问,“你没事吧?需要帮忙吗?”

荣赫一揽手,直接一把抱住了暖心,茫茫江河里唯一的一片舟,他紧紧抓住。

暖心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本能后退,反抗着要推开。“你干什么?”

只听到男人微弱的声音出来,“别推开我,求你,带我离开。”

是请求也是恳求,暖心停下了动作。


暖心吃力的站起身,荣赫实在是太重了,整个靠在她身上。

一点点后退着从电梯里出来,暖心将自己和这个庞然大物缓缓下落到地上休息,待荣赫稍微恢复些。

“你怎么样啊?还需要我帮忙吗?”

“手机在我口袋里,帮我打个电话。”

暖心使出吃奶力气才将自己从荣赫怀里抠出来,荣赫死死抓着她的一只胳膊不放。“你放心,我不走,我给你找手机。”

暖心只得一边安慰,一边在他身上翻找。手机打开后,整个通讯录里竟然只有两个人,一个没备注只有手机号码,一个没有手机号码只显示了个蓝字。

顾不得奇怪,她把手机拨通。

张子陆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标注着最不想看到的人。

他得意的把自己秘书叫过来,“来,快看看他给我打电话了吧,可我不接。”先是将手机晃给秘书看了看,待不响后滑开设置丢到一边。“我不但不接,我还把它设置成静音,让他急去吧!敢和我蹬鼻子瞪眼公然叫嚣,我今天就让他知道惹老板的后果。”

暖心打了几次都没人接,眼神问询荣赫。

“带我上去。”

电梯估计是坐不成了,毕竟他才刚从那里历劫出来。暖心扶着他,只能走楼梯。期间随口问了句,“几楼?”

他的回答瞬间让暖心石化,“99”

每上几层就要坐下歇一会儿,暖心感觉自己爬了个马拉松,汗出的比呼吸都快,西天取经也不过才81。

张子陆看到被扶上来的荣赫,又急又慌,眉毛都揪在一处了。

“怎么弄成这样?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荣赫坐在他的椅子上,歇了半天才有力气发怒。“看你手机。”

张子陆立马心虚的转移话题,嘴咧的跟瓢一般大。“送你回来那女孩在外面坐着呢,要不要见见?”

暖心在会客厅坐着,一个慌张的男人正在苦苦哀求另一个严肃的人。

“李秘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您就再和老板说说吧。我就接了一个电话,就一小会儿,没想到他就………”

“什么叫没想到,你培训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过你他的禁忌,不能单独乘电梯。这我一个做秘书的都知道,你身为他的贴身助理竟忘记了,我帮不了你,不用再说了。”

那男的一看没机会了,突然暴躁起来。“帮不了就帮不了,你以为谁喜欢做他的助理啊!他根本就不是个正常人。”

那男的叫嚷着出去了,临走还踹翻了旁边的垃圾桶。

秘书进来带暖心去见荣赫,荣赫激光扫描般打量了一眼暖心,就一眼便快速撇过,像是嫌弃。

开门见山就问暖心,“20万够吗?”

“什么?”暖心有些懵,没听清也不明白。

“嫌少,那五十万一百万行吗?忘记今天你看到的,我也不欠你。”

看荣赫说话的表情,暖心好像有些懂了。“我想你是误会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不能走”荣赫起身拦住了暖心,“你必须提一个要求,我从不欠人。”

暖心目瞪口呆,这简直不可理喻。“不是所有的帮忙都是衡量过得失后才出手的。”

荣赫沉默了一刻,继续俯视暖心。“有交易我才能安心,你也才能离开。”

眼神对峙了一会儿,暖心觉得自己这是遇到了偏执性的怪人。想到带来的签名卡片,背面朝上递过去。

“那你可以帮我签这个吗?”

荣赫一笑,原来是自己的粉丝呀!拿过去在上面潇洒一挥笔。“我们谁也不欠了。”

暖心取过来要走,数一数上面的字不对呀,又退回去。“这个不对呀。”

“什么不对?”

荣赫非常确信的又看了一眼签名,难道自己的名字还能签错?或是她变卦改成要钱了。

“时佑不是两个字吗?你这上面是三个。”虽然那上面龙飞凤舞字迹潦草,暖心也看不出写的是啥,但字数总该还是识的。

荣赫迅速翻到卡片正面,还真是时佑那惹人厌的家伙。他倒胃口般笑了,“你是他的粉丝?怎么不早说。”

“我以为你是他……”

暖心尴尬的做着解释,她只知道娜丽要时佑的签名,却并不知道谁是时佑,更不知道这对于荣赫来说是种侮辱。

搞了半天这女的竟不认识自己,这不搞笑嘛,现在还有不认识他的人?关键她怎能把他和时佑两人搞混,那能搞混吗?

那个只靠脸吃饭的家伙能和自己比吗?简直是无语了。

于是他很不厌烦的说道:“你先回去吧,什么时候我让他给你签了,你来取。”

暖心都走到门口了又退回来了,“那这个还给你。”

她把荣赫刚刚签过名的卡片又退给荣赫,这签名她不要。

荣赫被这一操作直接惊呆了,半天缓不过来神。

这女人是脑子有毛病吗?直接退了他的签名。她知道她在干什么吗,她有常识吗?这签名有多难得她不知道?

他可是从来不轻易给别人签的,唯一签出去的几个名字,如今都在被别人打破脑袋的争抢。

荣赫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么自我怀疑过,难道他没时佑火吗?被一个平凡且邋遢的大婶打击了,而且还是在张子陆面前。

“哈……哈,现在连大婶也都开始追星了吗?”他尬笑着,努力往回找补。“不过,你看看他的粉丝都这品质吗?堪忧啊!”

一旁的张子陆拼命在憋笑,心想也是时候让这个自以为是的人受受打击了。

暖心出了大厦直接去了菜市场,她要为家人准备晚餐了,不能迟,这是她每天的工作。

按照每个人的口味精心挑选,繁忙的提着大袋小袋回家。

一进门娜丽就盛气凌人过来质问,“我的签名呢,你要到了吗?”

“呃,现在还没有,不过………”

“就知道你要不到,我都不该让你去,什么都做不好,真不知道我哥当初为什么娶你。”娜丽根本没等暖心把话说完,也没再给她说话的机会。“还不快去做饭,我饿了。”

暖心没再辩解,因为只会得到更多的不友好。

去洗手间洗手的时候,低头看到了自己身上不小心蹭到的咖啡污渍。那么大一片,她跑了一天竟然都没发觉,苦笑。

抬头看看镜中的自己,凌乱疲劳,整个人乱七八糟还带了些邋遢。表面阳光灿烂热情洋溢,其实内心里在慢慢的暗去麻木,像是一坛听不到响声的死水。

一个激灵甩了甩头,不能静下来,不能去接触那些暗淡无光的情绪,不能消极。

什么都没关系,虽然她们对自己说话的语气总不那么客气,还有一点点的颐指气使,但她们毕竟都是白业成的家人。也是她的,所以她该包容宽待。

不能计较,因为她爱他,所以愿意,所以都没关系。小的让着,大的敬着就好,只要他在。

已经调整好情绪,阳光入脸,动起来去做就行了。投入的忙活在厨房,可内心深处总有一股暗影怎么也挥不散。

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业成却不回来了。暖心有些失落,虽然还在极力欢笑着帮婆婆和娜丽盛饭。

婆婆先是将饭菜挨个挑剔了一遍,什么咸了淡了口味不对了,然后又开始数落了。这好像成了她们家固有的吃饭仪式,暖心早已习惯,听着不辩解就好。

因为婆婆不管说出了饭菜不合胃口的多少评语,但她的筷子却从来不会停。

“你今天出去穿的那叫什么衣服,是故意让我难堪的吗,还是你特意在人前装可怜让别人都觉得我们家亏待了你,连衣服都不愿给你买。“”真是丢人现眼,我儿子如今的身份地位你是不知道吗?能不能提高下自己。”

“我知道了,妈,下次我会注意。”

“吃完饭给我转八万块钱吧!”曹贵瑛说的那叫一个自然,像是在吩咐自己的秘书。

“妈,我………”

“怎么,不愿意,那可都是我儿子赚的钱。”

“我等一下给您转。”

娜丽也开口了,“那你顺便也给我转五万吧,我看中了一款新包。”

还没等暖心开口,曹贵瑛先不愿意了。“你哥这个月不是刚给过你20万吗?怎么又花完了?”

娜丽直接回呛,“那我哥不是也才给过你30万,你不也花完了?”

收拾完一切,暖心一个人静静站在阳台上,看着远方的灯光。她在等她的老公,白业成。

高档的总统套房内,男人穿好了衣服要离开,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从背后环住他,极尽挑逗的在其耳边说了句。“能不走吗?”


“我真的该回去了。”男人回望,给予女人一个吻以做安慰。

女人不依,撤回带着精修妆容的俏丽面庞。躺回到床上,点燃一根烟。“这么着急回去,你该不会是心里还有她吧?或者你想两边的欢愉都沾?”

男子正是暖心爱了七年,现正翘首期盼着等他回去的老公,也是曹贵瑛的宝贝儿子白业成。

白业成一看女人生气了,赶忙上前来哄。“我心里有谁你还不知道吗?”

女人扯开被拉住的手,“那谁知道呢,毕竟你和她才是夫妻。”

“我和她是夫妻,但身心不都在你这吗?为了你我可是很久没再碰她了。”

“是吗?当初在学校你可满眼都是她,她才是你仰望的星星。”

“那都多久以前的事儿了,现在我不是属于你了吗?完完全全。”

女人终于展露了笑颜,但很快又变得严肃起来。“说正事,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和她离婚?”

“很快了,再过些时日估计就应该可以了。”白业成的大脑高速旋转着,筹谋得逞后的舒心。

“你可不要敷衍我,否则我这里………”女人指着自己的肚子,半挑衅半威胁的笑了。

白业成把手放在女人的肚子上,满含笑意。“放心吧,你很快就是白太太了,还不用担心属于你我的东西会被分出去。”

“我回来她知道吗?”想到暖心,女人可是有无数的憧憬和期待。“还有,我进公司的事?”

她叫安晴,是个没人要的孤儿。自小父亲犯罪入狱,母亲改嫁。她便被亲戚们当皮球一样踢来踢去,受尽欺负和屈辱。

后来暖心的父亲资助了她,不仅为她安排了学校,还将她从生活的那片烂掉发臭的淤泥里带了出来。

可谁也不会知道,从她看到暖心拥有的一切开始便都想据为己有了,如今终于是要实现了。

“都不知道,没必要通知。”

安晴开心且满足的笑了,奖了白业成一记深吻。“你可以回去了,但记住,绝对不可以碰她。”

暖心透过窗台玻璃看到院门开了,随着车灯打进来,她的心向上雀跃了一下,欢快跑去迎接,开门前还特意理了理头发。

接过白业成的手提包,她蹲下专业又熟练的帮他换拖鞋。

白业成的表情冷淡木然,语气里还有些埋怨。“不是让你先睡吗?干嘛还等。”

暖心笑笑,心里有委屈,她以为他会喜欢。“累了吧?今晚做了你喜欢的油焖大虾,要不要尝尝?”

暖心说完就要去厨房给他端,白成业不耐烦打断。“都什么时间了,我去洗澡。”

“那我帮你放水。”她小跑着进浴室,忙活着为他准备。

暖心就在浴室外面等着,拿着白业成的毛巾和浴袍,像极了酒店服务的侍者。

“明天多备些食物!我回来吃。”白业成边擦头发边漫不经心吩咐。

“好,…………什么时候你方便能给我转一些钱吗?”沉默半晌,暖心才为难开口,确实是帐上没钱了。

“上次不是才刚给过你吗?这么快就用完了。”白业成以质询的眼神看暖心,那意思好像是说你在家里什么也不干,花钱倒是挺费。

他哪里知道,他自认为给予的每月五万块零花钱。却要被暖心用来作为全家人的生活支出,在每个人高品质高挑剔的标准要求下,还要时常被他的姐姐和母亲狮子大开口,其实每个月都是入不敷出。

白业成接手了她父亲的公司,几十万对于他来说早已是小钱。可暖心从不开口向他要钱,她不想让生活上的琐事给他添乱。

而且她们是一家人,本没彼此。所以每每遇到账面危机,她就将父亲生前买给她的那些礼物变卖用以解决。

随着她们私下里问她伸手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她身边能变现的东西也越来越少。现在只剩下父亲在她18岁那年送给她的成人礼了,一条项链。

她舍不得,所以向他开了口。

“业成,我………”她刚想开口解释。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明天再说吧!”

白业成躺下睡去了,暖心张了张嘴终是没再说什么。

暖心在一家奢侈品回收店门口,她是这家店的常客。

看着账户上的数字始终没有改动,她决心走了进去。

拿出限量版的拳头项链递给老板,这是父亲送给她的成人礼物,上面刻着她的名字。

这是所有礼物中她最喜欢的一件,小小的拳头代表着包容和力量。一直都戴在身上,可现在她不得不暂时出手。

购好所有的用品,回家精心准备了丰盛的晚宴。想起婆婆昨日的教训,她特地换了一件衣服。

暖心对今日有期待,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28岁生日。

业成说会回来用餐,是有惊喜吗?她满心雀跃的等待。

婆婆回来看到她的第一句话是,“你在家里穿成这样给谁看啊,不知所谓。”

娜丽回来嫂子都没叫,直接就是吩咐。“给我倒一杯果汁。”

白业成回来了,暖心全程伺候着他到桌前坐下。

刚要用餐门铃响了,暖心开的门,大姐白德丽带着他的儿子洋洋以及丈夫来了。

一进门,白德丽就笑意盈盈拽着儿子去给白业成打招呼。“快叫舅舅,把你带的那些奖状都拿出来给你舅舅看看。”

得到白业成夸奖后,才让孩子给屋内其她人问候,却唯独将站着给孩子拿零食的暖心省略代过。

“过来,外婆看看,嗯,真好。”曹贵瑛将洋洋拉到身前,边看边笑,目光斜视到暖心,音调就变得怪了起来。“可惜呀,再好也是别人家的,我这辈子恐怕也就只有当外婆的命了。”

暖心的意识里好像扎进了一根刺,是因为婆婆的话,也是因为三年前自己曾滑掉的那个胎儿。

她一直都很喜欢孩子,可婚后白业成说公司的事情太多,他刚接手需要好好打基础。后来意外怀孕她很是开心,满心期待着孩子的到来没想到却因为…………,医生说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开始用餐了,暖心站着为他们一一盛汤。

白业成喝了一口汤,轻描淡写的说道:“那100万我已经打到姐夫账户了,后面不够你再开口。”

“够了够了,就是一点小生意。”白德丽颤笑着和丈夫对视了一眼,嘴巴已经完全合不拢了。

白娜丽一听哥哥给姐姐打了100万,坐不住了,撇嘴抱怨。“哥,你干嘛给大姐那么多?上个月你才给我20万。”

“20万已经不少了,你那是混吃,我这是投资做生意。”德丽反驳。

“什么做生意,把别人都当傻子呢。”娜丽不屑的嘴角上扬,“每隔几个月你就说要做生意,就见哥给你钱去投,怎么不见你有回报里。”

“你现在在这质问我吗?我是你大姐。当年业成上大学我可是出了一半学费,你干啥了?”德丽拿出大姐气势汹汹的架势,“业成出钱让你去国外读了大学,回来你就这样躺着,是准备让他养你一辈子。”

“养我咋了,那是我哥。”

“好啦,都住嘴吧!”姐妹俩战况焦灼,曹贵瑛加入进来。“不过,成儿,你确实给你大姐的太多了,我你不也才给了50万嘛。”

“妈,你那是赌博,少给你少输。”

“你这死丫头,怎么在你哥前说你妈呢,都翅膀硬了。”

每每牵涉到给钱问题,这家人不免都要内斗几番。

门铃响了,依然是暖心去开。

“安晴”暖心惊喜的叫出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