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全本阅读

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全本阅读

月下晚风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是作者“月下晚风”的倾心著作,江锦心褚晟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只能去栖鸾院求情,请王妃开恩,请大夫给锦心看看。翘儿当即出来,指着莲蓉,对着两个家丁道,“愣着干什么,难道你们就这么看着这个贱蹄子打搅王妃的清净,伤了皇孙,你们赔得起吗?”两个家丁一听,赶忙上前架起莲蓉出了院外,见莲蓉还要说话,家丁上前威胁道,“你再敢多言,可别我们几个不客气了,快滚!”莲蓉哭得伤心,她今日要是求不到大夫来,只怕她主子就要高烧烧坏了。......

主角:江锦心褚晟   更新:2024-06-11 22: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锦心褚晟的现代都市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全本阅读》,由网络作家“月下晚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是作者“月下晚风”的倾心著作,江锦心褚晟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只能去栖鸾院求情,请王妃开恩,请大夫给锦心看看。翘儿当即出来,指着莲蓉,对着两个家丁道,“愣着干什么,难道你们就这么看着这个贱蹄子打搅王妃的清净,伤了皇孙,你们赔得起吗?”两个家丁一听,赶忙上前架起莲蓉出了院外,见莲蓉还要说话,家丁上前威胁道,“你再敢多言,可别我们几个不客气了,快滚!”莲蓉哭得伤心,她今日要是求不到大夫来,只怕她主子就要高烧烧坏了。......

《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全本阅读》精彩片段


莲蓉没办法,将她安顿好,便去了清风台,得到的消息,王爷的确是出去了,此刻只怕都出了城了。

锦心闻言,叹气一声,叫她请大夫来。

莲蓉出去的时候,却被看门的拦住了,对方自然是得了吩咐,才敢为难莲蓉,僵持了许久,莲蓉也没能出去。

她无奈,只能自己给自己简单上了点药。

半夜的时候,锦心却因为腿伤发了烧,人烧的迷迷糊糊的,整个人也没什么意识,可把莲蓉给吓着了。

她们屋子里没药,这样硬挺又不是办法,莲蓉只能去栖鸾院求情,请王妃开恩,请大夫给锦心看看。

翘儿当即出来,指着莲蓉,对着两个家丁道,“愣着干什么,难道你们就这么看着这个贱蹄子打搅王妃的清净,伤了皇孙,你们赔得起吗?”

两个家丁一听,赶忙上前架起莲蓉出了院外,见莲蓉还要说话,家丁上前威胁道,“你再敢多言,可别我们几个不客气了,快滚!”

莲蓉哭得伤心,她今日要是求不到大夫来,只怕她主子就要高烧烧坏了。

回到梅香居的时候,莲蓉愧疚难当,看着锦心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锦心也知道自己此刻的处境,见着莲蓉无功而返,便知道了江玉淑这是要下狠手了。

因为她母亲被抬为姨娘的事,江玉淑要杀了自己。

病死便是最好的死法了。

但她不能死。

“莲蓉,你去望月居找柳侧妃,她身边肯定有医师和药,你就说,我愿意帮她对付高侧妃。”

“若是她不肯呢?”莲蓉担忧道。

“你过来,我跟你说。”她有气无力的抬起头,让莲蓉靠近自己,方便自己说话不用太费劲。

莲蓉听完后,连连应下,摸着黑去了柳侧妃的望月居,此时,柳侧妃还未睡下,正拿着一本书看着,听到丫鬟传话,顿时皱眉。

莲蓉被栖鸾院轰出来的动静不小,柳侧妃不是不知道,她不太想掺和进去。

上次已经是她违背本心了,她在这府里,原本就不想求什么宠爱和名分,能用钱摆平的事,她都用钱,不想得罪任何人。

柳家什么不多,钱最多,王爷看重她的,也是这点,王妃也是因为知道自己很本分,又肯花钱平事,这才厚待自己几分。

江锦心此人单看眼睛都知道野心不小,虽说可怜,但她已然成了王妃和高侧妃的公敌,她不想掺和。

正想让人去回绝了,莲蓉却急匆匆的进来,跪在柳侧妃面前,忙道,“柳侧妃,求求您救救我家主子,她实在是烧得厉害,若是没有药,会死的。”

柳侧妃闻言皱眉,站起,正想呵斥下人怎么没拦住,继而又听到莲蓉道,“我家主子说了,只要主子肯救她,她愿意帮侧妃您对付高侧妃以及王妃。”

柳侧妃闻言,又坐了下来,“你家主子现在都保不住自己了,还有什么本事对付别人呢?再说,我素来和王妃无仇怨,为何要对付她?”

“我家主子其实是齐远侯府的庶女,因为今日回府的时候,起了龃龉,这才招致王妃的怨恨,还有一事,主子让我告诉你,其实您之前在花园摔跤,是王妃做的,连高侧妃的孩子,也是王妃做的。”

柳侧妃闻言怔住,惊得站起,“你主子可有证据?”

“自然是没有,此事过去这么久,她也是在家中听到她和主母谈话说起的。”莲蓉解释道。

柳侧妃脸色变了又变,想起那个孩子,她气郁难消,心痛不已,想到自己当初被人带去花园赏花,她身边的下人被王妃拘走,刚好那个位置就长了青苔,雨水冲刷,她摔倒在地,却没有人经过。

就这么任由她疼昏过去,孩子就这么没了。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王妃,因为那个侍女,就是王妃送来的,出事后,侍女就坠湖溺亡了。

如今得到证实,她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接连坠落,她当时都快满三个月了,医女说,是个男胎。

好一会儿后,柳侧妃才让自己从阴郁中走出,对身边的银杏道,“去把文月请来,随莲蓉去梅香居,悄悄的,不要惊动任何人。”

不多时,莲蓉带着文月去往了梅香居。

文月是医道世家,代代为医,为着恩情跟着来了王府,医术自然没的说,不比宫里的御医差多少。

一番诊治下来,开了药,又给了外伤加内服的药,后半夜的时候,锦心总算是退了烧。

药给足了三天的,所以她也不会再反复发烧了。

只是这伤,实在伤的厉害,几天下来,竟然出脓了,看样子是严重了。

没办法,只能又去求了文月要药。

“这药确实不错,主子这腿想必是不会再严重了。”莲蓉给她上完药,看着伤口起了结痂,欣慰的笑道。

锦心点点头,“确实不错,我欠了柳侧妃两次人情,这次她更是救了我的命,我总得做点回报她。”

莲蓉看上她的的眼睛,明白了她的意思,很有默契的走上前听吩咐。

“这里有二十两银子,你去外头找说书先生将我母亲抬为姨娘的事给散播出去,这里有一套话本子,拿给说书先生,照着这个说。”

莲蓉看着锦心拿出来的一个小本子,道,“实在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十两银子便够了。”

“钱多好办事,让说出先生看完便给我销毁掉,乔装好,别让人认出你,辛苦你了。”

莲蓉也没有推辞,主子现在艰难,每一步都要走的万无一失才行。

她现在也没有钱了,还得想法子弄点钱才是。

莲蓉办事很利索,下午便找到了信得过的人,将这事给散播了出去,一下子,街上开始传开了此事。

等侯府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说书先生都把这个故事反复讲了好几遍了,吸引了不少茶客过来听讲。

江夫人知道后,气得都卧床不起了。

江玉淑得知母亲生病,连忙回去看望,从而也知道了外头早就将侯府这点丑事,传的沸沸扬扬的。

回府后,她急急叫人去打听梅香居的近况了。


江玉淑闻言,低下头,有口难言一般。

还是翘儿上前,道,“是因为这些事,高侧妃竟然找人在院子里肆意宣扬,王妃一时有些受了刺激,这才动了胎气的。”

睿王听完只觉得头疼,他才走几日,怎么这么多事。

“为这些小事伤着自己,实在不值得。”他捏着眉心,有些不耐,还是耐着性子宽慰她。

“妾身也没什么事,就是心里难受,如今府里都知道了妹妹的身世,我有愧,王爷,往后你可要多多善待妹妹才是。”她叹气道。

睿王闻言,眉头一挑,眼底有些好奇,“本王听说,你们从侯府回来,她便伤了腿,这是怎么回事?”

江玉淑愣了一会儿,没想到睿王会这么问,更没想到,锦心会敢告状。

她好一会儿,才惊觉自己的反应不该是这样,连忙收敛神色,而后故作不解。

“那妹妹是怎么和王爷说的?”

她还不知道锦心是不是真的告状,便不敢贸然接话。

“倒也没有怎么细说,就是从回来便伤着腿了,本王瞧着有些严重,刚才屋里莫名被人投蛇,本王倒是不知道,这王府什么时候,这么不太平了。”

说到最后,他神色厉害了几分。

江玉淑闻言,心里突突跳个厉害,还好她本就有些病色,不然眼下的反应,肯定是被王爷怀疑的。

“竟有这种事,是妾身失职,回头,妾身定会让人查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江玉淑故作冷静道。

“不用了,你如今也是怀着身孕,又动了胎气,这件事,本王已经关山去查了。”

这下把江玉淑吓着了,忙道,“不过是些小事,王爷何必如此大动干戈。”

“你觉得这是小事?”他皱眉,很是不悦。

江玉淑语塞,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话。

看她这样,睿王也没逼问,但也没有耐心了,下了决定一般,道,“本王在外头处处小心,府内的事,王妃若是不能平,那本王看柳侧妃是个能干的,不如叫她帮你一起料理吧。”

江玉淑这下更激动了,顾不得其他,当即坐起,满脸拒绝,道,“王爷,此事妾身不同意,柳侧妃出声商贾,饶是个做个庶妃,都是抬举,王爷重用柳家,妾身也不好说什么,侧妃的位份已经是不合规矩,难道还要她与妾身平起平坐吗?”

“等你顺利生下孩子,她自然也不需要帮你了,就这样吧,夜深了,你早些休息。”他说完起身离开。

他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便是为着三日后皇后的寿宴,却没想到,自己的王府在自己离开几日,这么不太平。

想到自己今夜若是没回来,只怕西苑的侍妾通房,都会被毒蛇所咬。

思及此,他更觉得心情烦闷。

回到自己的寝房,锦心已然是睡着了。

他也没有吵醒她,抱着她和衣而睡了。

这还是她入府后,俩人头一次躺一张床上,什么都没干。

一早,锦心醒来,见着他竟然早起,衣服都穿好了,她忙跟着起身要伺候,却被他按回床上。

“你的腿伤不宜站着,稍晚些,本王会叫御医给你看看。”

锦心闻言,上前抱住他,环着他的腰,“婢妾多谢王爷体恤。”

感受身前两团柔软,他不免有些燥热,但却没推开他,强忍着那股冲动,尽量压低声音,道,“你再这样抱着本王,就耽误本王上朝了。”

她只好放开他,伺候他穿衣,系上腰带。

低头看着她认真系着腰带,想起她的身份,他不由得好奇,想知道她这些年她如何过来的。

“你是齐远侯府的庶女,这些年,你就不曾为自己争取过身份吗?”

这一问,让她动作一顿,继而苦笑,“早些年一直随着母亲在乡下,日子也过的畅快,我们只以为父亲是穷苦书生,母亲还卖力做绣品,为父亲积攒赶考的银钱,后来父亲说给母亲一个名份,才知道父亲竟然是高高在上的齐远侯。”

“后来呢?”他又问。

“又后来,父亲又做不得主,母亲便成了奴仆寄居在侯府。”

这些经历,说起轻飘飘的,但睿王其实也很知道寄人篱下的滋味。

他寄养在坤宁宫的时候,也是小心谨慎讨好母后,虽说日子也不难,但终归是日夜不安的。

“既然你父亲也为你母亲正了名分,你便不是奴仆之身,也算正经侯府小姐,再是侍妾的身份,也不合规矩了,就抬为庶妃吧。”

锦心一听,抬眼,怔怔的看着他,眼底闪烁激动,欢喜,随即跪下,“谢王爷抬爱,婢妾此生必定全心侍奉王爷。”

睿王呵笑一声,“难道不给你抬位份,你就不全心侍奉本王了?”

“做好本分和真心侍奉自然是不同的,婢妾的心意或许不值钱,但对王爷的心,婢妾一生都不改。”

睿王听完这番话,哈哈笑起来。

“这院子里的女人,对本王说本分的女人不少,唯有你说真心,本王很喜欢你这样的真性情。”

送走睿王,锦心收回目光,心情十分松快。

哪知王爷的这个话,传到栖鸾院的时候,江玉淑刚好转的身子,又一次激动得躺回了床上。

“这个事,王爷怎么就自己做主了?难道不该过问一下我吗?”江玉淑气得捶床,气得竟然落了泪。

要说,她在这个王府最恨的两个人,一个便是高侧妃,一个就是江锦心,尤其是江锦心最可恶。

原想着让她住在自己的院子里,让王爷多多来自己的院子,哪成想,王爷就要抬她为侍妾,还赐她独居。

如今更是要越过自己,再一次抬她的位份。

翘儿看着自家主子这样,心里也疼。

“王妃,难道就真的让她抬为庶妃吗?”

“不抬还能怎么办?王爷决定的事,素来没有更改过,他本就因为毒蛇的事怀疑我,他这是在警告我呢。”江玉淑咬牙道。

这死丫头究竟用的什么本事,竟然让王爷这么宠着她,她这会才发现,江锦心如今已经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但稍稍冷静后,江玉淑便理智回笼了。

“既然王爷这么抬举她,那我也不好驳了王爷,那就抬为庶妃,左右还是个妾,上不了皇室玉蝶,你去告诉这贱人,梅香居她不适合住了,就住到了南院的雅兰轩去吧。”

翘儿一听,心头大悦,赶忙照着吩咐就去传话了。

南苑就只有高侧妃一个人住,按照王府的规矩,后院共有四个院子,王妃独住一个院子,其他院子要一个侧妃和庶妃一起住,其余一个院子住的便是侍妾和通房,中间住的院子是清风台,王爷的书房和寝房与一个空置的院子,前院便是下人们住的,还有其他偏院提供厢房。

但高侧妃身份也不低,加上又得王爷宠爱,南院一直是她独自居住,柳侧妃便和三位庶妃住在北院,杨庶妃难产而亡后,北院自然也空出来了屋子。

这按照默认的规矩,自然是新抬的庶妃住进杨庶妃那个屋子的,现在安排到南院,其实也是符合规矩的。

现在却让锦心和高侧妃住一个院子,必定是鸡犬不宁的。

锦心知道后,只是冷笑几声,“她这心思,都摆在面上了。”

“那要不,主子向王爷说说,住到北院去吧。”莲蓉问道。

“为这点事去跟王爷说,只会降低王爷对我的好感,没必要。”

“可是高侧妃性子暴烈,定会为难您的。”莲蓉十分担心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日子总能过下去的。她就不信,高侧妃还能像之前那样胡来,她现在也不是奴才出身和侍妾了,她再胡来,自己也不会再客气了。

但她眼下自然不会去那边,她遵王爷的吩咐,留在清风台养伤。

可此刻最生气的。还是高侧妃。

见着内务处的人将东西抬进自己对面的雅兰轩,她当即派人去问问怎么回事,内务处的回答,“江庶妃要住在这,王妃派小的们过来这里打扫。”

冬菊闻言皱眉,不解问道,“哪来的什么江庶妃?咱们府上不就两个庶妃吗?”

“姐姐还没听着信儿呢,就是先前的江侍妾,这都证实身份是齐远侯府的庶女,王妃的妹妹,王爷自然不能薄待,便抬了身份为庶妃,抬了身份,自然不能再跟侍妾住一个院子,便让咱们来这边清扫干净,等江庶妃腿伤好了,便住进来。”

一通话下来,内务处这小子的得意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主子搬进来呢。

王二喜自然高兴,莲蓉与他关系好,时常也互相帮衬着,她跟了个好主子,前程远大着呢,这位份一个月连升二级,这王府开府以来,谁有过这样的荣耀,他可不是得好好巴结着嘛。

冬菊听完后,急忙跑回去向高侧妃回禀这事。

高侧妃一听,惊得站起,继而抓起桌子上的茶盏,一把扔在地上,“又是这贱人!”

冬菊吓得跪在地上,连声安抚道。“主子,你可得稳着点,可别这时候去找江庶妃不痛快,杨嬷嬷还在这呢,若是你这两日还不能让她满意,皇后的寿宴你就不能去了!”

这话终于让高侧妃慢慢冷静下来,而后坐回自己的凳子上,只是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冬菊见状,赶忙上前,“主子,等您学完了规矩,王爷还是会来的。”

“会吗?王爷都多少日不来了,他有了新人,哪里还记得我,他定是还生气,不肯见我。”

想到王爷被那个贱人迷得团团转,那个贱人在王爷身下承欢的姿态,一定是极其不要脸的,思及此,她哪里还能稳得住自己。

正欲要起身去赶那些人走,冬菊一看自家主子这臭德行又上来了,忙道,“难道你不觉得这是王妃故意安排的吗?您若是真去惹人不快,最后得利的,不还是王妃吗?”

高侧妃愣了愣,才想到这个,也彻底冷静下来,拉起冬菊,道,“幸好你提醒我了,不然我就中计了。”

晚上,睿王回来了。

盘查梅香居放毒蛇的负责人立即向他禀告此事,说是人抓到了,用刑之后,那人供出了是翘儿指使的。

睿王闻言皱眉,顿住脚步,神色变得阴沉。

翘儿是王妃的人,此事自然是王妃的授意。

她昨晚还装得一副贤良又善良的样子,背地里却对亲妹妹下此毒手。

他一直以为,她就是对自己的地位看的重些,当初成婚自己本就不属意她为正妃,只是不得不娶,但她到底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做的事情是有些过,但都是拈酸吃醋而已。

如今却骤然得知,她是这样毒辣的人。

转念又一想,她如今怀着他的孩子,也没闹出什么事,此事,就先压着吧。

回到的清风台,便闻到一股饭菜香味,进屋一看,桌子上刚摆满饭菜,四菜一汤,荤素搭配,看着很是有食欲。

“王爷,婢妾为你做的饭菜,尝尝可合胃口?”锦心盛汤放好,上前拉着他入坐。

“你亲手做的?”他好奇问,他倒不缺人做饭,不过真的能做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是。”

睿王神色愉悦,拿起筷子尝了一口,赞赏的挑眉,“手艺不错,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

得了夸奖,她笑了起来,随后入座。

她厨艺确实很好,从七八岁就开始在厨房打转,回侯府后经常饿肚子,厨房一般没有剩的饭菜,都被下人偷着吃完了。

所以她自然得自己偷摸着弄来吃,自然也就练出来手艺了。

几日的时间下来,睿王更是对她宠爱到了极点,几乎是一回来就往寝房去,甚至是书房,白日里,都会关着门。

但锦心明白,以色侍人,哪能长久,即使得到睿王这般宠爱,她也不敢让自己太过沉迷,仍旧会在这万分的沉迷里,寻回一丝理智。

她知道,睿王并不爱自己,他沉迷的,是自己这副极具新鲜诱惑感的身子,他之所以这么宠自己,无非是自己会迎合他,顺从,美貌,又没有威胁,更是只能依附他。

这么多天了,她没有停掉避子汤,如今也是时候停掉了。

如果能怀上孩子,她在这府里也有一份保障。

精选一篇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王妃、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月下晚风,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目前已写708989字,小说最新章节第339章 番外的终章,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更喜欢锦心和顾昭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结局

看到皇上服毒自杀后,我哭了,皇上好不容易拥有了锦心的真爱,确要死去,此小说写的真好,故事内容跌岩起伏,引人入胜,一直看到最后还回味无穷

个人觉得结局很好,番外有点画蛇添足了,祝早日出版拍成电视剧!

章节推荐

第139章 你怕什么 (加更)

第140章 他要给锦心最好的

第141章 皇后自杀

第142章 岂能受你胁迫

第143章 都非善类

作品阅读


“雪芝,一会儿入了宫门,你可要照顾好锦心,不可有差池,明白吗?”睿王认真严肃道。


“这是自然的,锦心姐姐如今怀着王爷的孩子,姑母也很是重视,否则岂会亲自召见一个妾室呢,我必会顾好锦心姐姐。”

睿王点点头。

抵达宫中,锦心便被林侧妃带着去了皇后宫里。

可是睿王还是叫了自己的护卫跟着她们一起走,林侧妃站在原地,看着身后跟着两个护卫,神色复杂。

睿王是担心自己对锦心下手吗?

她翻了个白眼,跟锦心并排走着,甩开后边的人,确定后边听不到她们说话后,她才冷冷道,“别以为怀了孩子,就万事无忧了,就是生十个八个孩子,你也是没有大造化的,顶多是个庶妃了。”

锦心看着前方,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婢妾明白。”

林侧妃闻言皱眉,总感觉一个拳头打在棉花上,软绵绵的,她就那么情绪稳定,刺激不起来半点怒气吗?

“你姐姐现在被禁足,你可知道,是为什么吗?”

锦心转头看她,“侧妃知道吗?”

林侧妃哼了一声,“自然是她做错了事,不过这也只是一个借口,禁足只是开始,后面便会休妻,改娶正妃。”

锦心闻言嘴角勾了勾,不搭话。

林侧妃其实也不知道江玉淑为什么被禁足,但她却知道,自己不会永远是王爷的侧妃。

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只做侧室。

锦心看她这势在必得的眼神,心里也惆怅,无论谁为正妃,都不会是自己,可是江玉淑做正妃,也是要自己死,林侧妃扶正,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多少。

思及此,她觉得心里很累,难道真的要一辈子屈居人下吗?

一路走了许久,终于到了皇后的坤宁宫。

如今时辰还早,大臣们还未入宫,也就是皇子们都要入宫先与皇上联络父子感情,顺带着家眷都已经入了宫。

其他几位王爷都还好,只是带了正妃,并没有带其他的女眷,唯有睿王,却带了一个侧妃和庶妃。

若是带了林侧妃也就罢了,毕竟林侧妃可是郡主之尊,国公府的嫡长女,皇后是亲侄女,这样的出身,在座各位王妃,谁又比得上呢。

魏王妃与蜀王妃都早早来了皇后宫中陪着喝茶,此时见着宫人来通传,说是安阳郡主来了。

在坤宁宫,她们始终称呼林雪芝为郡主。

锦心和林侧妃进来后,皇后平静的脸上,再看向锦心的时候,倒是惊讶了一下。

难怪睿王宠爱这个庶妃,确实长得出众,只是这长相,有几分妖媚之态,想起皇上后宫的那些宠妃,也都是这般的长相。

大抵,男人都是喜欢这类型的女子吧。

稍稍一眼,她便收回了目光。

皇上比自己年长许多,他们本就没什么恩爱之情,她也不在乎男人的情分,与世无争习惯了,看这些女人争风吃醋,她倒是更喜欢看她们互相耍把戏。

“给姑母请安。”

“婢妾江氏拜见皇后娘娘,愿皇后娘娘万福。”

俩人一个稍稍福身行礼。一个伏地行了跪拜大礼。

皇后满意点头,对林侧妃招手,“安阳,到本宫身边来,本宫看看你。”

林侧妃当即上前,乖巧可爱的笑着。

皇后打量她上下,觉得她气色不错,顿时笑了,“看来你这些日子在睿王府日子过得不错,脸圆了一圈。”

“真的吗?那我可不能再吃了,吃胖了可就丑了。”林侧妃紧张的捂着脸,有些不安道。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高侧妃回来,听到这两个丫鬟讨论,顿时皱眉上前,哪知道听到那个小丫鬟道,“高侧妃往日里整日挑衅王妃,只怕翘儿定是来者不善。”

高侧妃听了这话,哪里还有心情去呵斥下人,脚步匆匆的就往自己的院子里去。

“今天都有谁来过我这里?”高侧妃问守在屋里的洒扫丫鬟问道。

几个丫鬟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没见到。

一个叫双儿的丫鬟赶忙上前,“奴婢刚才见到了王妃身边的翘儿来了这里,但没有说找您,说是来看看,不让奴婢跟着,刚才就进了内室一圈,就走了。”

双儿话音刚落,高侧妃急忙进屋查看,发现被褥混乱,她紧忙上前掀开被子,洒落了一地的纸扎人,上面写着许许多多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高侧妃以一件起,“江玉淑,江锦心,柳玉茹……何英柔……”

庶妃以上的名字和八字,全扎在了这小人身上。

高侧妃此时哪里还不明白,以为这是江玉淑嫁祸自己。

“好你个江玉淑,你这是要我死啊!”高侧妃怒道。

“来人,将这些东西全都给我烧了,别让人发现了,要快!”高侧妃慌张道。

开祖皇帝最恨人行厌胜之术,这样歹毒的阴谋,江玉淑分明是要让自己永无翻身之地,更是要自己的家族陪葬啊。

想到这个,高侧妃再不能忍,起身出来,看见地上的双儿,她上前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混账东西,王妃院里的人来我这里,你都敢放进去,来人,拉下去,发落出去!”

双儿惊慌求饶,却也只能被拖了下去。

等处理完了那些东西,高侧妃的心情才定了定,随即便气势汹汹的走了出去。

下人都来不及阻拦。

而此时,江玉淑接到了秋莲的密报,亲眼看见江锦心在自己的被窝里,私藏那些巫术的东西,再三确定后,江玉淑便带着人赶来了南院。

刚好高侧妃一个人走了出来,看见江玉淑带着人走来,两方人在这边碰面,高侧妃满眼怒意,江玉淑却皱眉看她,今天没有心情收拾她,她要先收拾了江锦心再说。

“王妃,这是要去南院对吧?”高侧妃冷笑着问。

“高侧妃,本妃有很重要的事要处理,你让开,别挡道。”江玉淑冷声道。

高侧妃呵呵冷笑,当着自己的面要去收成果,还这么嚣张对自己。

高侧妃哪里还能忍,怒气上头的她,是一点理智也没有了,直接抓着江玉淑的头发就开始撕打起来。

在场谁都没有料到高侧妃会敢冒犯。

一下子,惊叫声四起。

江玉淑更是没想到,她怀着身孕,满府里谁不躲着自己走,哪里能想到高侧妃竟然敢这么对自己。

“高侧妃,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江玉淑大喊,周围的下人也是急忙拉着她。

高侧妃身边的下人更是吓得不行,高侧妃这性子是真的胡来,竟然对着有孕的王妃动手,这是要夭寿啊,

好不容易拉开了,高侧妃却还要上前一般,却被人拦住,她破骂道,“今天你敢进南院的门,我跟你没完!”

“高侧妃,你放肆!你简直……”江玉淑是真的气到了,她发髻都被扯乱了,狼狈不堪。

自小到大,她从未有过这样失态的时候。

“我放肆,分明是你无耻,你真是阴沟里的辣椒,阴险又毒辣,屎壳郎戴面具,臭不要脸!”高侧妃骂道。

要不是身边两个婆子拉着,她还要上前动手。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几个小厮闻言,立即上前准备抓人,锦心腾地站起,眼神冷冷看向准备扑向自己的家丁。

“我看你们谁敢,我现在是睿王的宠妾,你们有几个胆子敢碰我一下,我定会将你们手脚全砍了。”

这话一出,几个家丁哪敢继续上前,一个个看向江衢槐。

“看什么,一个小妾而已,我姐还是王妃呢,王妃更大,赶紧给抓了她们俩,狠狠的揍。”江衢槐叉着腰,满身戾气。

但几个家丁哪敢动手,二公子是夫人的心头肉,就算真的动手打了江锦心,王爷有什么怪罪,那也还有他嫡亲的王妃姐姐担着,但他们几个男人敢碰王爷的女人,大卸八块都是轻的,他们哪敢啊。

见一个个没有上前,江衢槐怒骂一声,“全都是废物!”

随后去抓了那只狗绳子,准备放狗咬人。

锦心见状,将弟弟送到高处,对他道,“不要下来,保护好自己。”

江衢槐哼了一声,看他们姐弟慌张的举动,他心里畅快不少,对锦心道,“你现在跪下来求我,说二少爷我知道错了,叫那个杂种把鞋子给我舔干净,我就不放狗咬你们,怎么样啊?”

“江衢槐,你这一身的臭德行,想必很招人厌烦吧,出门在外,定是被其他人嫌弃,没本事就算了,还只会欺负弱者。”

江衢槐闻言,顿时大怒,“才不是,我是齐远侯嫡子,谁敢不跟我玩儿,是你们下贱,生来就是我的玩物。”

说着,放了大狗冲过来。

锦心见状,拿着棍子不停挥舞,眼神坚定,一副同归于尽的模样,大狗一靠近,她就挥舞着棍子上前棒打,几番下来,大黑狗也是惧怕强势的人,竟然后退了。

此时,安氏赶了来,见到女儿和儿子都狼狈的样子,江锦荣哭的厉害,见着母亲来了,他更是委屈了。

十多天没有见着母亲,他想坏了。

安氏上前抱着他,又看看锦心,她气的浑身哆嗦,可是又无能为力。

这边动静闹的大,江衢枫去后院主母的院子报了信儿,江夫人而后带人赶来。

江衢槐见着江夫人,也哭嚎起来,扑进江夫人的怀里,“母亲,这贱人打我,她还说我一身臭德行,还骂我。”

江夫人闻言,脸色瞬间黑沉下来,看向正在安抚孩子的安氏,又看看一脸不惧的锦心,哼了一声。

“这是攀上高枝儿了,腰杆子都硬了,敢在我家里撒野了。”江夫人冷笑道。

“夫人,此事是因为二少爷和三少爷虐打我小弟而起,他们还放狗咬人。”锦心说着,去将江锦荣扯过来,将他的衣服掀开,裤子也是脱下,将身上的伤痕全部呈现出来。

入眼便是触目惊心的伤痕和淤青,身上的皮肤几乎没有一块是正常的,江锦荣见到夫人便瑟瑟发抖,眼神不敢直视她,躲进了姐姐的怀里。

锦心也没打算让江夫人生出怜悯之心,因为这一切,都是她授意的,江衢槐脱口而出便是杂种,贱婢,等话,若不是有人教,他又如何会独独这么喜欢针对戏弄江锦荣呢。

她看向站在江夫人身边的齐远侯,他脸色果然变了变,眼底有了心疼之色,安氏见到这些伤的时候,完全接受#@不了,捂着头尖叫起来,吓坏了锦心和锦荣。

姐弟们忙去安抚她,安氏却哭的歇斯底里,奔向齐远侯,跪求在他跟前,“侯爷,您可怜可怜我们,放我们离开吧,荣儿才多大啊,就要受此非人折磨,难道你就不心疼吗?他也是你的亲骨肉啊。”

齐远侯内心何止动容,更是失望,看着江夫人怀里的江衢槐,那怒而不发的可怖眼神,吓坏了江衢槐。

江夫人将儿子护在身后,一脸不惧,甚至有些强势的看着齐远侯,“怎么?侯爷要因为这对奴仆伤害我们的儿子吗?”

“都是人生父母养,他才六岁,做什么恶事,要让你们这样虐待?”齐远侯声音冷冷的,充满讽刺。

“他唯一做错,就是投胎到这贱人肚子里,让你将她们公之于众,羞辱于我,他受的惩罚,都是因为你,难道,侯爷还不清楚吗?”

说到最后,江夫人竟质问起了他,冷笑着讽刺的看着他。

齐远侯闻言,有些心虚,几度欲言又压了下去。

齐远侯接了侯爵之位,却没什么进益,靠着祖荫他找朝中也是做着不大不小的官位,闲散职位一个。

他之所以这么顾忌江夫人,就是因为江夫人娘家是太后母族,太后是她姑母若,若非这点,她多年跋扈,自己也是不能忍的。

锦心看着这个父亲又要龟缩,打算息事宁人,她便知道,这事需要刺激他一下。

“侯爷,您今日若是就此揭过此事,明日坊间便会说您惧内,懦弱无用。”

齐远侯闻言,皱眉,“你胡说什么?我何时说过就此揭过了?”

“那父亲你证明给我们看看,这个侯府,究竟是谁当家做主,若是夫人做主,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明日我便向王爷求情,赐我母亲自由。”

这话惹得江夫人冷笑出声,满眼嘲讽看着锦心,“你个贱婢是不是忘了,睿王府里,谁才是主母?”

“我没有忘,但今日这事如果不能善了,我就宣扬侯府的丑事出去,让全天下都知道齐远侯府是如何苛待我们的。”锦心咬牙道。

“你敢。”齐远侯闻言,顿时暴喝。

“除非你们现在杀了我,否则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丝毫不惧,眼神坚定的看着每个人,身板站的直,变得异常有力量。

齐远侯闻言,看向江夫人,她虽是愤怒,可到底也没有叫人上前对她怎么样。

现在她十分得宠,侯府确实不能处置她了,一旦动了她,就是挑衅睿王。

“你想要什么?怎么个善了方式呢?”江夫人咬牙问道。

锦心扶起安氏,看向齐远侯,“我要父亲你抬我母亲为姨娘,这点要求不过分吧?”

齐远侯当然没有意见,但他下意识看向江夫人。

江夫人盯着锦心,一字一句道,“好,那就抬为姨娘。”

随后,她看向齐远侯,阴阳怪气道,“恭喜侯爷,你们一家四口,终是名正言顺了。”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怒气无处发,然后回来的路上,几乎是见着谁都羞辱一番。

锦心听完,哈哈笑起来,没想到这高云婉都在偏院了,还这么有战斗力,谁去了都没讨着好。

还是少惹为妙,如今这朝堂局势十分微妙,王爷这些日子也是忙得很,几乎很少进后院了,加上最近对高云婉的态度柔和许多,只怕是十分需要高家的帮忙的。

又下雪了。

一个月下了三场,来年应该是个丰收年吧。

睿王这几天没来院,只宿在栖鸾院里。

听说太子被查出贪墨水利工程的钱款,这工程偷工减料,是被蜀王揭发的,皇上震怒,立即收监了太子在东宫。

之后又查出太子卖官一事,更是让皇上震怒,竟然把皇上气得病倒了。

而后,皇上下了圣旨,废黜太子,贬为亲王,发配并州,无召不得回京。

并州那个荒凉沙漠之地,对于长大于京城的闲王来说,那边简直是地狱。

可是随着废黜一事尘埃落定,也已经到了腊月中,再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了。

这些日子,睿王很忙。

朝堂局势变一下三王鼎立,暗暗较劲,互相针对,惹得皇上也是心烦,身子更加不好了。

但东宫之事,始终没有定下。

最有声望的,便是魏王与睿王,两个都算是颇有政绩的皇子,也是皇上极为看重的皇子。

但魏王有了两个嫡子,一个庶子,而睿王至今无所出,即使政绩再突出,百官们都会拿此事来说。

这期间,更让睿王郁闷,便在后院里,更加勤奋耕耘。

可是一个也没有传出好消息。

眼看着,还有些几日过年了,睿王也总数清闲下来。

锦心在屋里准备着过年的窗纸,准备到时候贴上,睿王悄然走来,看着她正认真的剪裁,莲蓉想行礼,却被他禁止了,让她出去。

锦心正剪得认真,没发现他来了,伸手,道,“换把小的来。”

睿王拿起剪刀给她递上。

锦心修修剪剪的,总算成功了,欢喜的拿起来,却看见睿王正温柔的看着她,锦心惊讶,咦了一声,“王爷什么时候来的?”

“好一会儿了,看你做的认真,没有叫你,怎么样,让本王看看剪了什么花样。”睿王说着,在她身边坐下。

锦心展开自己的窗花纸,竟然是一副梅花图,剪得十分精美,看着与街头卖艺的手艺丝毫不差。

“本王竟不知道,你还会剪纸。”睿王笑看这副梅花图,眼里都是惊喜。

“先前给王爷送去的几个香囊,都是婢妾绣的,这还不能证明婢妾手艺精巧吗?”她撇嘴,有些傲娇。

睿王眼底都是笑意,随护将身上挂的香包拿了出来,问道,“确实精巧,本王最爱的还是这个鸳鸯香囊。”

锦心一看,这个鸳鸯香囊,是她绣给王爷的第一个香囊,有几个月了,看着陈旧的模样,想必是天天戴的。

锦心的眼睛弯了起来,拿起香囊,道,“这个都旧了,我给王爷再绣一个。”

“好。”他应道。

天色逐渐暗下,睿王自然要在这过夜的。

这些日子忙着公务,他也有好些日子没见她了。

后院这么多女子,只有她才是最让自己舒心的,在她这里,自己不用装出一副好丈夫的模样,也不用担心她若是不高兴,会不会让她们的家族不满。

锦心柔弱无依,温柔娴静,又只能依靠自己,他便是锦心的天,正是她这种一旦离开自己,便难以存活的柔弱感,让他更要强大,好好呵护她。


锦心不解,上前问道,“柳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柳侧妃空洞的眼神,这才缓缓聚焦,拉着锦心的手,差点就哭了出来,声音颤抖着,“太吓人了,王府的护卫,全都被杀了,我和王爷四处逃,我差点就被杀了。”

说着呜呜哭起来。

锦心看着柳侧妃这样,还挺担心的,忙安抚道,“没事了,现在不是回来了吗?”

柳侧妃却不觉得心安,反而愧疚,还是哭,进去了这才注意到,一直伺候柳侧妃的银杏没在。

锦心有了不好的猜测,赶忙问道,“银杏呢?”

柳侧妃听到这话,更是哭得厉害了。

“她为了救我,被贼人一剑割喉,当时我亲眼看着她倒在我面前,她从小随我长大,这么年轻,就没了。”

难怪她会是这个反应,看着自己的丫鬟死在自己跟前,她无法救下,遭遇刺杀这样的经历,放在哪个深闺女子身上,都是十分惊险害怕的。

“姐姐别伤心了,王爷说,此事报了奉天府,定会抓到凶手的,王爷也会记着姐姐的好的。”

柳侧妃却是哼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有嫌弃,但还是收敛起来,对锦心道,“让妹妹担心了,我没什么事,就是吓着了。”

锦心点点头,看她也不愿意跟自己倾诉什么,便也没有勉强继续安慰,缓了缓,继而道,“王爷说,打算让高侧妃搬出偏院,抬为庶妃。”

“王爷方才与你说的?”

果然,柳侧妃一听,立刻就激动起来,神色厉害了几分。

“王爷多少对高氏还是很在意的,如今算是等到了机会,有了借口让她出来了。”锦心语气伤感道。

“你答应了?”

“姐姐觉得我有资格说不答应吗?”锦心自嘲问。

“此事自然是不能同意,此人性情难驯,又强势,这不是放任毒瘤越长越大吗?”柳侧妃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锦心何尝不知道,就算放出来,柳侧妃也还在她之上的位份,可是自己还是个人微言轻的庶妃,高氏一旦出来,她的日子可比柳侧妃难过许多。

“妹妹可有打算?”柳侧妃看向锦心。

锦心摇了摇头,面色为难。

“王爷的意思是让我传达一声,等过些日子再公布,我如今也把话传到了,还得去林侧妃那边,就不打扰姐姐了。”

锦心说完便起身出去了。

柳侧妃咬牙看着远走的身影,“说到底还是怕事,分明处处被打压,还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无能。”

锦心出来后,莲蓉赶紧上前扶着她走。

“你找人观察柳侧妃的动静看看,若是她有什么举动,你就来禀告我。”

莲蓉应下了。

柳侧妃要是行动了,自己推波助澜一下,直接把高氏的路给绝了,免得再生事端。

回到屋子里,锦心也实在是累惨了,打算睡下。

这些日子,总是觉得有些小腹刺痛,时常眩晕,每每站得久一点就整个人眼前发黑,身上又累得慌。

锦心无奈的又起身,身上难受得厉害,莲蓉看她脸色有些白,有些紧张,赶忙喊来秀嬷嬷,秀嬷嬷上前查看,她也会一些按摩,给锦心推拿了一下手,又按了按身上,锦心这才好了些。

一早起来,莲蓉见她醒来,便走到锦心身边,低声道,“昨夜凌晨的时候,侯府派人来传话,江夫人患了急症,暴毙了。”

锦心原本还有些睡眼惺忪,听到这个消息,眼睛一下子睁开,看着莲蓉,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莲蓉又重复了一下。

锦心闻言笑了,“消息传到了栖鸾院没有?”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他声音冷了几个度,听在婆子心里,更是颤抖得厉害。


“王妃其实一直都在给府里其他后妃吃避子汤,至今都没有停过,所以后院的主子们,一直未能怀上孩子。”

话音一落,睿王抓起茶盏,砸在了地上,脸色阴沉,神色冷厉,满眼怒色,什么都没有说,却把婆子都吓得瑟缩躲起来。

随后,他起身,带着一身怒气往栖鸾院而去。

而江玉淑正准备用膳,听着下人进来通传王爷过来了,她赶紧起身,准备去门口迎接。

只见睿王一脸冷漠,一身冷肃走进来,江玉淑上前展现笑容,准备问候,却因为睿王这一身生人勿近之态弄得一怔,笑容怔住。

但她知道,睿王在生气,是来者不善,当即上前,低姿态的上前,为他斟茶,递上前,“王爷,是谁又惹您不高兴了?”

睿王抬眼,静静看着她,没有接茶。

江玉淑不明所以,被看的有些心慌,但还是强装镇定,挤出一抹笑,试探的问,“可是林侧妃又做了什么让王爷不高兴了?她年纪小,又是皇后侄女,难免刁蛮些也是有的。”

睿王闻言,呵笑一声,拍掉了她手里的茶,茶盏应声碎裂,江玉淑见状,赶忙上前跪下,“王爷息怒。”

“息怒?你还在乎本王是否会怒吗?”他讽刺的看着她问。

江玉淑怔愣住了,不知道睿王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顿时,她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随后,外头的人将婆子给提了进来,丢在了江玉淑的边上,又被打了一顿,婆子此刻十分虚弱,见着江玉淑,她眼里有光,当即爬上前,“王妃,您救救老奴,救救老奴啊。”

江玉淑吓着了,尖叫一声,将这满身污血的奴婢推开,她赶紧站起,往睿王身边躲。

“王妃难道不认得此人吗?”睿王冷声问。

江玉淑害怕得很,上前看了看,缭乱的头发撇开,婆子再次扑上前,“王妃,是奴婢啊,王婆子啊。”

听到这话,江玉淑这才确定了人,吓得连连后退,却被睿王扣住手,逼她对着王婆子的纠缠。

江玉淑赶紧下跪,抓着睿王的衣摆,当即落泪,“王爷,妾身不知道怎么回事啊,王爷不要听信小人之言啊。”

“是吗?本王还什么都没有问,她也什么都没有说,王妃怎么就开始解释了?莫不是心里有鬼?”睿王呵笑一声问。

江玉淑闻言,再看看睿王的眼神,便知道他已经审问过了,这王婆子也招了,她只觉得头皮发麻,身上一点点寒凉下来,身子一坐,苦笑了一声,神色复杂纠结,眼底闪着点点泪光,委屈看向睿王,却不说话。

“你有何话说?”睿王此时看向她,对上她这双泪眼,却无半分怜惜,只是冷然的看着她。

“王爷不是都审过了吗?这婆子招了什么,便是什么。”江玉淑深深的吐了口气,好像是松开了这口气一般,也懒得再假扮不愿意再扮的贤惠模样了。

睿王闻言,失望至极,摇摇头,“为何要这么做?”

“王爷这些年怎么待我的,王爷难道心里不清楚吗?你说我为何?我才刚进府多久啊,不过一年之数,便着急娶侧妃,纳妾,我还得装作温柔贤淑,贤良淑德的为王爷打点,而这些女人,入府便想着越过我,取代我,王爷难道不知道吗?”

她说的,自然是高云婉,从入府到怀孕,一直觉得身居侧妃之位委屈的很,如今又来了出身更高的林雪芝,而自己,没有任何助益的娘家,成了自己的绊脚石。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出身高贵的侧室们若再生下长子,岂有自己立足之地。


睿王看着她逐渐笑得癫狂,眉头再次皱起。

江玉淑抹去眼角的泪,淡淡道,“这些年,我日夜担心,学着她们讨好王爷,努力做好您的王妃,但王爷扪心自问,对我可曾怜惜过。”

睿王看着她,半眯着眼打量她的神情,“本王自认给足了你脸面和尊严。”

“可这些都不是我要的,我也是女人,希望夫君只爱我一人,难道这也有错吗?可是她们都在逼我,我也只是自保而已。”

“自保?你杀了高侧妃的孩子,又杀了杨庶妃和孩子,柳侧妃你有没有参与?”睿王闻言,怒拍桌子站起,目光灼灼盯着她大声质问。

江玉淑也是不想忍了,昂起头,倔强着,心里也是满是不甘心和怒火,缓缓站了起来,完全不怕他,哼笑一声,“也是我做的,我让人在花园里弄了油,又让婢女引她去花园,我还特意让人叫全院子的下人在前院听训,直到她彻底流掉孩子。”

反正都已经被他知道了这些事,一件也是发落,两件也是发落,罪名再多,也不会更差了,但她承认这件事,一定会让王爷很生气,愤怒。

想到这个,她就开心,心情舒畅不少。

也该让他尝尝这种滋味啊。

后悔,心痛,为他做下的孽而懊悔去吧。

睿王听着她阐述,何其震惊,想不到他温柔的王妃,竟然背地里做这么多的恶毒的事,伤害了他这么多孩子。

他气得咬牙,喝道,“来人,把江氏拉下去,关押起来,本王要将休妻。”

江玉淑闻言,脸色骤变,以为顶多是关押起来,她是太后赐婚的正妃,不可休弃,这是天朝开国就定下的规矩,赐婚姻亲不能和离与休弃,何况睿王野心这么大,怎么会做出休妻一事。

“王爷,你若是要休妻,便是要我去死,太后也不会容许你这么做的。”江玉淑大声激动道。

“若非太后赐婚,本王又岂会甘心娶你,这些年,本王也尽量让你体面,给你关心,尽了丈夫的责任,可是你是怎么回报本王的?你接二连三的害了那些本该到这世上的生命,如此罪大恶极,本王就是休了你,太后也无话可说!”睿王咬牙道。

江玉淑听完,知道睿王早就厌弃自己了,顿时,她呵呵的怪笑起来,“你若顾忌我,怎么会接二连三的纳妾,你只是有了借口将我休了而已,你会立谁为正妃?是林雪芝,还是柳玉茹,又或者你最宠爱的江锦心?还是你打算再娶一位正妃呢?”

越说她越神经质的笑着,她轻抚着肚子,看着睿王,“王爷,我腹中又再次有孕了,你难道也不要这个孩子了吗?”

睿王听完这话,顿时觉得毛骨悚然,目光定在她的肚子上,皱着眉,不敢置信,“你催孕了?”

“是,这孩子我是求来的,我必定要保下。”江玉淑昂首道,态度坚决。

睿王摇着头,觉得荒谬,御医说过,她身子不适合怀孕,就是怀上了,也难以保住,就是保住,她这身子都未必能顺利生下来。

她却执意要生,这是害人害己啊。

“疯子!”睿王丢下一句话,便走了。

心腹赶忙追上前,“那还发落吗?”

“禁足栖鸾院,永世都不得出。”睿王丢下一句话,气冲冲的走了。

去了雅兰轩。

锦心已经用了晚膳,只是吃的不多,还不知道栖鸾院发生的事,但却预感有事,抬眼,便听着莲蓉通传,“王爷来了,好像很生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