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六年的感情终究断了

六年的感情终究断了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厉千勋将一张黑卡放在桌上:“这栋别墅已经转到你的名下,往后你一切的消费都由我负责,算是这些年对你的补偿。”他停顿了瞬:“至于苏氏是死是活,只能看你爸的能力。”说完,厉千勋起身径直朝大门走去。擦肩而过的冷漠让苏语凝心如锥刺。她攥着手,指甲深陷掌心:“我从来没有把救苏氏作为爱你的目的。”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对一个人这么死心塌地。死寂中,厉千勋的声音无比清晰:“把心留着吧,给以后对的人。”

主角:苏语凝厉千勋   更新:2022-09-13 04: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语凝厉千勋的其他类型小说《六年的感情终究断了》,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厉千勋将一张黑卡放在桌上:“这栋别墅已经转到你的名下,往后你一切的消费都由我负责,算是这些年对你的补偿。”他停顿了瞬:“至于苏氏是死是活,只能看你爸的能力。”说完,厉千勋起身径直朝大门走去。擦肩而过的冷漠让苏语凝心如锥刺。她攥着手,指甲深陷掌心:“我从来没有把救苏氏作为爱你的目的。”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对一个人这么死心塌地。死寂中,厉千勋的声音无比清晰:“把心留着吧,给以后对的人。”

《六年的感情终究断了》精彩片段

祈求的话语犹如烧红的刀子捅进厉千勋的胸膛。


    他捏着香烟盒的手死死攥住:“我让人做几样你爱吃的菜送过来。”


    苏语凝沉默,只觉本就疲倦的心更加无力。


    她想要的,为什么总是得不到……


    另一边,买了些菜的叶明辰回了家。


    可见门口放着把椅子,织了一半的毛线掉落再地,心霎时一沉。


    叶明辰跑上楼,打开房门,里面依旧是空无一人。


    “语凝?语凝?”


    一片沉寂。


    叶明辰紧拧起眉,拿出手机拨通苏语凝的号码。


    结果茶几上传来了铃声。


    想起两小时前接到厉千勋的电话,他脸色一暗,立刻驱车赶了过去。


    天气预报总有时候不准,原本该明朗的天突然阴了下来。


    压抑的密云像淤积在苏语凝的胸口,让她喘不过气。


    她裹着被子,不肯下楼。


    脚步声慢慢靠近,最后停在她的面前興興付費獨家。


    厉千勋放轻了声音:“去吃饭吧。”


    苏语凝闭着眼,充耳不闻,用沉默对抗着对方的霸道。


    厉千勋神情微顿,俯身掀开被子,拿过一旁的羽绒服将人裹住后抱起朝外走。


    “你走不动我可以抱你,要是没力气拿筷子,我也可以喂你。”


    听到这话,苏语凝愣住。


    看着那张脸,她不知怎么的红了眼。


    六年了,她始终看不透这个男人。


    厉千勋将苏语凝轻轻放在椅子上,将理整家獨費付βγ挑出刺的鱼肉喂给她。


    苏语凝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扭过了脸。


    眼中的泪水却因为她这个动作而淌过脸颊。


    厉千勋蹙眉去擦:“哭什么?”


    苏语凝抿抿唇,堪堪开口:“我想走。”


    他很快就要做别人的新郎,继续留在这儿只会加重她的罪恶感。


    可就是这三个字像是掀起了厉千勋的怒火。


    他攥着筷子,语气渐冷:“是想走,还是想去找叶明辰?”


    苏语凝眼眸一暗:“都想。”


    “咔”的一声,厉千勋手中的筷子断成两截。


    他一把将苏语凝扯进怀内,寒冽的目光像是一个牢笼:“我不准!”


    话落,厉千勋扶住她的后颈狠狠吻住她泛白的双唇。


    突然而至的窒息感让苏语凝心提到了嗓子眼,她想推开,双臂却被死死锁住。


    带着丝发泄怒意的吻辗转到她下颚也不见停止。


    直到脖子传来温热的湿润感,苏语凝浑身一颤,用尽全力挣开。


    “放开我!”


    挣扎中,她“嘭”的摔倒在地。


    厉千勋回过神,心猛地一窒:“苏语凝!”


    懊恼间,他慌忙去扶地上的人。


    苏语凝却躲开他的手,扶着椅子艰难站起,孱弱的身躯不断颤抖着。


    记忆中的她无论自己做什么,她都会无条件的接受,突然的抗拒让厉千勋脑子有些空白。


    “别再碰我,求求你……”


    苏语凝紧抓着衣领,仿佛在竭力遮住什么不愿让人看见的东西。


    厉千勋的心好像也被紧紧捏着:“好,我不碰你。”


    话音刚落,门铃忽然响起。


    他敛去眼底情绪,走去开门。


    当看见外面的人时,厉千勋脸色一黑:“是你?”


    叶明辰冷声道:“我来接语凝。”


    厉千勋却直接关上门。


    可苏语凝不知什么时候跑了过来,将手卡在门缝间,白皙的手背霎时添了道红痕。



“语凝!”


    “语凝!”


    两道都带着担忧的声音响起。


    苏语凝忍着手背的钝痛,抬眼望着叶明辰:“带我走。”


    她不想在待在这儿。


    看到这里每一件东西,哪怕空气都能让她想起那些不愿回忆的画面。


    她真的累了,怕了……


    看到满眼哀求的人,叶明辰心不由一刺:“好。”


    他轻轻握住苏语凝冰凉的手,目光中带着连自己都为察觉的怜惜。


    这一幕想岩浆泼进厉千勋眼中,灼痛难忍。


    他抓住苏语凝的手腕,一字一句:“苏语凝,你忘了吗?你爱的人是我,”


    苏语凝望向他:“所以呢?”


    厉千勋一怔。


    “因为你笃定我离不开你,所以可以肆无忌惮的把我困在身边吗?”苏语凝声音已经沙哑的不像话。


    每个字都像石头狠狠砸击着厉千勋的心,疼痛中又带着无法压下的恐慌。


    苏语凝抽出手,往叶明辰身边后退着:“我不想死的时候还被你当做林雪瑶的影子,厉千勋,我们断了吧。”


    似曾相识的话在厉千勋耳畔回荡,讽刺又荒唐。


    他僵在原地,只觉身体被冰封住了一样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面前的两人并肩离开。


    迎面吹来的风扑在厉千勋身上,可带来的寒凉远不及苏语凝的话。


    载着她的车子渐渐远处,轮胎印一路延伸到他似乎永远到不了的远方……


    车上。


    苏语凝靠着车窗,依旧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


    叶明辰看了眼后视镜中两眼通红的人,放轻声音:“还好吗?”


    苏语凝嗯了一声,似乎不愿多说什么。


    她呼出口浊气,疲倦地合上眼:“叶医生,谢谢你。”


    叶明辰微微抿了下唇:“好好休息吧。”


    苏语凝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将所有情绪压在了心底。


    半小时后,车子在家门外停下。


    叶明辰率先下车,脱下大衣裹住只穿了件毛衣的人。


    清新的柠檬味钻进苏语凝的鼻子里,她说了声谢谢后又道:“我以为医生身上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闻言,叶明辰笑了笑:“饿了吗?”


    苏语凝点点头,拿起椅子上的毛线进了屋。


    两点过后,太阳终于出来了。


    苏语凝原本想出去的念头因为厉千勋也打消了,抱着暖水袋坐在阳台晒太阳。


    叶明辰坐在一边,将剥好的橘子放在她手中。


    “好奇怪。”苏语凝突然说。


    叶明辰问:“怎么了?”


    “我觉得我有很多事都没做,可又想不起来是什么。”苏语凝看着手中的橘子,语气有些低落。


    没等叶明辰开口,她又道:“算了,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说完,苏语凝将橘子塞进嘴里,咬了口后纠着脸:“有点酸。”


    看着她跟个孩子一样,叶明辰心里掠过丝从未有过的安心。


    只是在想到不久的将来她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目光瞬时黯淡。


    他是医生,已经见惯了生死。


    可此时此刻,他突然不愿去面对未来的离别。


    “语凝。”叶明辰轻轻叫了声。


    苏语凝看向他,等待着他下一句话。


    叶明辰沉默了几秒,指腹摩挲着橘子皮。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苏语凝拿着从柜子里翻出来的毛线和毛线针坐在门檐下打着围巾。


    她不知道该打给谁,但不想浪费这些毛线。


    风有点大,吹得她眼眶发涩。


    但为了看那些鸢尾花,苏语凝还是坚持了下来。


    至少她现在还没病到连点风经受不住。


    突然,门外响起车子的动静。


    苏语凝以为叶明辰回来了,正准备进屋,却见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厉千勋推门而入。


    她一直都觉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太过夸张,可直到遇见他。


    有一瞬间,她觉得两人这次的相见已经是第二年的冬天了。


    匆忙的脚步在看到门口消瘦的人时突然放慢,厉千勋站在原地,熬红了的双眼一片复杂。


    凛冽寒风吹着苏语凝柔软的黑发,她漾出个勉强的浅笑:“厉哥。”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找到这儿了。


    细弱的声音让厉千勋心一紧,却还是被对方不告而别勾起了愤怒。


    他冷冽的嗓音带着几分沙哑:“你打算把自己交给一个认识还没一个月的男人?”


    闻言,苏语凝脸色一白。


    厉千勋迈开腿,带着压迫感一步步朝她逼近:“苏语凝,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苦涩瞬时在苏语凝心底荡开,她无力地看着面前的人:“那你把我当成什么?”


    厉千勋眸色微滞,突然说不出话。


    苏语凝低下头,眼眶酸涩:“我们之间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但你说得对,一切都是我自愿,所以我也没资格怪你。”


    要怪,也只怪她自己优柔寡断,过分贪恋他那明知道不是给自己的温暖。


    厉千勋下颚紧了紧,喉间堵了大团棉花似的难受:“我……”


    苏语凝抬眸,泪眼中噙着悲戚:“以前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喜欢我坏女孩的模样,直到看到林雪瑶时明白了。”


    他从来不喜欢坏女孩,只是为了告诉自己她不是林雪瑶。


    只要她足够坏,他就可以无所顾忌的把她当成一个替代品,一个可以用金钱弥补的临时伴侣。


    那双眼中的泪水就像冰刺密密麻麻扎进厉千勋的心脏,冷痛入骨。


    他想解释,却又找不到一个字的反驳。


    苏语凝深吸了口气,尾音发颤:“厉哥,让我最后的日子走的安静一点好不好?”


    听到这话,厉千勋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攥紧。


    一想到苏语凝身边有另一个男人,他只有中自己的东西被生生抢走的不甘与嫉妒。


    在苏语凝错愕的目光下,厉千勋一把将她抱起朝外走。


    “你干什么?放开我!”苏语凝挣扎着。


    “就算死,你也要死在我身边!”厉千勋一字字道。


    没有过多的话语,他带着苏语凝回了别墅。


    再回到这个灌满了自己无数思念和酸苦的地方,苏语凝觉得恍如隔世。


    房间已经被打扫过,一切都整洁如初,仿佛谁也不曾离开过。


    厉千勋坐在沙发上,烦躁让他下意识地想拿出烟,可想起苏语凝的病,又放了回去。


    他望向抱腿坐在角落的人,半晌才开口:“中午想吃什么?”


    苏语凝抬起头,通过落地窗的阳光照在她苍白的上。


    “放过我吧,厉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