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精品推介

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精品推介

花苗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主角楚宁苏映枫,是小说写手“花苗苗”所写。精彩内容:。她现在整个人都快没进水里了,君默顶多只能看到她一个脑袋尖。可事实上,君默并没有看向她,而是看向了那一直支棱着圆滚滚的小身子冲他摆出攻击架势的小白。然后他就那么盯着小白不疾不徐的轻声说道:“你好似想与楚家划清界限,也想与苏映枫和离,那你应该会需要一个靠山,而本宫需要一个医术足够好的大夫,你做本宫的大夫,本宫做你的靠山,你意下如何?”......

主角:楚宁苏映枫   更新:2024-06-11 20: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宁苏映枫的现代都市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精品推介》,由网络作家“花苗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主角楚宁苏映枫,是小说写手“花苗苗”所写。精彩内容:。她现在整个人都快没进水里了,君默顶多只能看到她一个脑袋尖。可事实上,君默并没有看向她,而是看向了那一直支棱着圆滚滚的小身子冲他摆出攻击架势的小白。然后他就那么盯着小白不疾不徐的轻声说道:“你好似想与楚家划清界限,也想与苏映枫和离,那你应该会需要一个靠山,而本宫需要一个医术足够好的大夫,你做本宫的大夫,本宫做你的靠山,你意下如何?”......

《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精品推介》精彩片段


一想到她可能要彻底失去宁儿了,俞静姝全身的力气都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摇摇晃晃的往一边倒去。

幸亏冬伶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夫人!夫人你这是怎么了?”

“……”

俞静姝张了张嘴,想让冬伶立刻出城去军中把将军叫回来,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也许只是她想多了……

也许宁儿只是在耍性子……

只不过在这之前宁儿还从来没有跟他们耍过性子,所以她才会胡思乱想了这么多……

所以……

还是等她明天去苏国公府走一趟,当面跟宁儿聊过之后再看要不要告诉将军吧!

然后她道:“扶我回去。”

“是。”冬伶应罢后,看向桌上那些东西问:“夫人,大小姐让奴婢拿回来的这些东西怎么处置?”

“先替她收着,之后等她气消了再给她送回去。”

“是。”

冬伶应罢差使丫鬟把那些东西送去主院。

因为心里慌的厉害,俞静姝走时都没有顾得上跟楚莹说上一句话,也自然就没有看到楚莹已经整个阴沉下来了的脸色。

而俞静姝跟冬伶主仆前脚走出楚莹院门,金枝跟玉叶后脚就自发跪到了楚莹面前去。

就听楚莹冷声道:“碧玉碧荷那两个没用的废物,竟然让楚宁那个丑八怪觉察到了她们一直以来都在监视她的一举一动,本小姐身边不留没用的废物,你们去送她们上路,本小姐要用她们的死来让祖母、父亲,还有兄长们更加厌恶楚宁!”

“是。”

……

当晚,苏国公府。

楚宁为了回来的第一晚能够睡个好觉,特意给自己配了个安神效果极佳的浴汤。

但她才刚褪尽衣物坐进浴桶中,就听见了小白带着浓浓攻击性的“嘶嘶”声。

她寻声看向屏风外,就见她房里多了一个人。

还是一个极高极瘦的男人!

虽然对方是背对着屏风的,她还是条件反射的把身体往水里沉了沉。

因为她房里的屏风是半透明的。

对方一转身,就能看清她裸露在水面的地方。

然后她正要张嘴喊人,就听见对方说:“看来本宫来的不是时候。”

本宫?

这是太子?

他们东辰国的太子这么不正经的吗?

竟然大半夜跑来有夫之妇房里!

楚宁腹诽的同时整个人又往水里缩了几寸。

就见太子迈开他的大长腿,走到她床边去坐下了。

她当场就忍不住道:“太子殿下这般直接坐到臣妇床上不太合适吧?”

“本宫还没上去,只是坐在床沿而已。”

“!!!”

他难道还想上去!

楚宁更加觉得他不正经了。

又听见他说:“你跟苏映枫一没拜堂,二没圆房,你在本宫面前自称臣女即可。”

“就算没拜堂,没圆房,臣妇也是他名正言顺的夫人!太子殿下您这样坐在臣妇床上不合适!”

“是床沿。”

“……”

“本宫行事从来不管合不合适。”

“……”

“还是说,你希望本宫坐到位于你对面的软榻上去把你看光?”

“殿下你可以坐到外面去!”

“本宫身体不好,坐不得硬凳子。”

“……”

楚宁磨了磨牙。

他说话的声音虽然轻飘飘的,听着确实有些虚,侧脸看去脸色也苍白的很,但他都能大半夜跑来她这儿了,应该还没有病到连硬凳子都坐不得的程度啊!

罢了罢了!

他是太子!

他爱坐床沿就坐床沿吧!

反正她上辈子什么都已经经历过了,没有必要跟个还没出阁的黄花大闺女似的太过注重那些虚的东西!

像是感受到她妥协了,君默又懒懒轻轻的道:“你不是要见本宫吗?本宫现在来了,你可以开始说你为什么要见本宫了。”

“殿下何其聪慧,应该已经知道臣妇为何要见您了吧?”

“你想知道本宫为何要借父皇的手往你身边送厨娘?还想知道本宫为何要为你训练夜思夜想她们几个?”

“是。”

“那两个问题本宫目前不想回答。”

“那殿下今日的来意是?”

“你应该也知道,世人都说本宫活不过二十,但五天前本宫已经过了二十岁生辰,只是以本宫眼下的身体情况,离大限之日也不远了,而自打你治好了本宫父皇头疼的毛病后,父皇就时常在本宫耳边念叨你的医术不仅在太医院所有人之上,也比江湖中那些所谓的神医都要好,所以本宫决意让你一试。”

“……”

楚宁半信半疑的抿起嘴。

她倒是知道皇上一直想让她为太子治病。

她其实也挺愿意为太子治病的。

毕竟她回楚家后,皇上待她要比楚家人好多了。

可这位太子爷他不愿意啊!

前世这位爷死前,她一次都没有见过他!

明明她三不五时的就要进宫去给皇上请平安脉开药!

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她重生回来后,他又突然愿意了?

太过在意这一点,她无意识的就眯起眼一瞬不瞬的盯住了君默的侧脸看。

然后她的注意力就不知不觉的全部放到了君默刀削斧凿一般,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侧脸上。

太子因为身体不好,不常露面。

但京中第一美男子的称号却一直稳稳冠在他头上,谁也无法撼动。

前世的她满心满眼都只有苏映枫,听人那样说的时候还很是不屑,觉得谁也不会有苏映枫好看。

可是现在她对苏映枫彻底死了心,却发现苏映枫的相貌完全就没法儿跟太子比。

甚至真要跟人比的话,苏映枫都还不如她师兄们好看。

也许那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她喜欢苏映枫的时候,觉得他就是这世上最好看的男子。

如今不喜欢了,才能从事实出发来辩美丑。

突然,君默转头朝她这边看了过来,她连忙又往水里沉了沉。

所幸她的浴桶很大。

而她准备的浴汤又只到浴桶四分之三的位置。

她现在整个人都快没进水里了,君默顶多只能看到她一个脑袋尖。

可事实上,君默并没有看向她,而是看向了那一直支棱着圆滚滚的小身子冲他摆出攻击架势的小白。

然后他就那么盯着小白不疾不徐的轻声说道:“你好似想与楚家划清界限,也想与苏映枫和离,那你应该会需要一个靠山,而本宫需要一个医术足够好的大夫,你做本宫的大夫,本宫做你的靠山,你意下如何?”


而她的所有衣裳首饰,全都出自霓裳楼。


霓裳楼在京中是数一数二的成衣楼。

其楼中售卖的所以衣裳首饰,款式质量都十分顶尖。

因此客人全都是名媛贵妇。

有不少名媛贵妇都把能买到霓裳楼最新款的衣裳首饰当做炫耀的资本。

楚莹也不例外。

且她每次出席宴会都会穿戴崭新的衣裳首饰。

她也随时都备着几套全新的衣裳跟首饰。

然而她近日因为怀孕稍稍胖了一些,此前准备的几套衣裳上身都有些紧了。

因此她让新提拔起来的大丫鬟冰清跟玉洁把那些衣裳首饰都收放回去后,吩咐那二人道:“你们去霓裳楼,让她们照例把新款都送来府里给我挑选。”

“是。”

冰清玉洁应声而去后,楚莹坐到镜前去慢慢描着眉等。

可描着描着,她突然发现自己今儿脸色格外差。

那让她心里很是纳闷。

因为每每枫哥哥来与她缠绵一通过后,隔天她皮肤都会变得格外的水嫩红润。

今儿却没有……

难道是因为她怀孕了?

她立刻让人去给府医传了话,让府医给她调配一些专门给怀孕的人使用的护肤用品送来。

谁想府医来时一站到她面前,脸色就是一变。

还直接问她,“二小姐除去脸色不好外,还有没有别的地方不舒服?比如排气增多,体味增加。”

楚莹不明所以的摇头,“没有,怎么了?”

“没有就好!”

府医暗暗松了一口气,把稍微调整了一下配方的玉露膏呈给了楚莹。

然后他前脚一走,楚莹后脚就开始放屁。

味儿还超级重。

楚莹身边侯着的几个丫鬟都差点绷不住想跑出去透气。

楚莹本人自然也给熏的不轻,同时也窘迫难当。

她从来没有在人前这么丢脸过!

就算是一群丫鬟!

因此她立刻恼羞成怒的把那些丫鬟都打发了出去,完事才想起来府医前面问她的话。

但她也没有多想。

敷上玉露膏后,躺到贵妃榻上去闭目养神了。

因为昨夜累着了,她直接那么躺着睡着了。

等冰清玉洁回来将她唤醒时,她发现冰清玉洁脸色都有些微妙。

她正要问霓裳楼的人呢,就闻到了浓浓的屁味儿……

跟前面熏的她恼羞成怒的那个味道一模一样!

她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睡着的时候又放屁了。

但她思来想去,她这两日明明没有吃任何会导致放屁增多的东西。

就绷着脸问冰清玉洁,“霓裳楼的人呢?”

“霓、霓裳楼的人说她们最近换了新东家,她们新东家上任下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往后不做我们将军府的生意了。”

“不做我们将军府的生意?为什么?”

“奴婢也这么问了,霓裳楼的霓掌柜说她们只是按东家的命令办事,没有过问缘由。”

“啧!她们的新东家是谁?赶紧找来见我!我明天得去永华公主府,必须得今天挑选好衣裳首饰!”

“霓掌柜没说,但霓掌柜说辅国大将军他们虽然得罪不起,但她们霓裳楼身后的东宫我们将军府也得罪不起。”

“东宫?”

楚莹攥紧拳头,几乎要咬碎一口银牙。

又是太子!

她最近是不是跟太子犯冲!

怎么哪儿都有太子!

宫中。

君慕沉刚送走一大批搁他御书房耗了个把时辰的老臣,就听得元公公禀:“皇上,烨王殿下求见。”

“他这个时候跑来,不会跟那群老东西一样,是来弹劾他大哥的吧?”



而楚宁那么喜欢他,要哄楚宁只是一件小事。

他是震惊于祖父竟然要将他们苏国公府的世子之位给苏映知!

明明祖父一直就不是很喜欢自小就体弱多病的苏映知啊!

没等他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苏镜舟又重重叹了一口气,道:“常人五岁到八岁时的经历通常是不会忘的一干二净的,但你却忘的干干净净,你想知道原因吗?”

苏映枫下意识点了两下头。

他的记性是很好的,三四岁的一些事情他都还记得很清楚。

但五岁到八岁期间的事情他一件也想不起来。

所以他曾问过祖母好几次。

但祖母每次都让他不要问,还说那不能问。

他也就渐渐不在意那一茬了。

反正没有那三年间的记忆,他的生活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而此时此刻他在意的是祖父是真的有把世子之位给苏映知的心,还是只是为了刺激他……

所以他这会儿对那三年间的事,是一点也不感兴趣。

但他还是有些好奇祖父为什么会突然提起那一茬。

所以他收拢心神,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就听他祖父道:“你五岁那年发生了一桩大事,你应该都有所耳闻。”

“祖父指前朝余孽在京中大肆投毒,害死了近千百姓那桩事?”

“正是。”

“难道我当时也中毒了?所以后来我丢失了三年的记忆?”

“不,你当时被人从府中劫走了,同时被人劫走的还有楚宁。”

“……”

苏映枫不傻,反而还极其聪明。

当下他就隐约猜到了他祖父为什么会突然提起那三年间的事情了。

这是想告诉他楚宁那么喜欢他是有原因的吧……

可无论那三年间年幼时的他们在一起经历了什么,他都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且年幼时的交往根本不足以弥补楚宁用了龌龊手段强行嫁给他,还破坏了他跟莹儿的好姻缘!

另外,楚宁完全没有跟他提起过小时候的事,可能当时同样作为被劫持去的受害人的他们关系也并不好吧……

这么想着,苏映枫却听见苏镜舟说:“当年我们将你救回来时,你已经奄奄一息了,过了一两个月你才醒,而你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求我去救楚宁,说她为了救你受了很严重的伤,就快死了。”

苏映枫一时有些愣住了。

因为事情跟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苏镜舟则继续说道:“当时我跟你祖母反复跟你说那群反贼已经被朝廷剿灭了,楚宁失踪了,但你不信,总趁身边没人的时候往外跑,好几次都导致伤情加重,险些落下终生的残疾,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请了了缘方丈来给你催眠,让你忘了那三年里的事,还把你送到皇恩寺去住了一年。”

苏映枫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口。

在皇恩寺里那一年的事他还记得很清楚。

当时的他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执着于让自己变强。

而他后来能习得一身好武功,也多亏了那一年里了缘方丈对他的指点。

当时的他还小,不会去深思。

现在想来……

他当时那么执着的想要变强,吃多少苦头都不怕,会不会是因为楚宁为他受伤时,他无能为力,从而不想再有人为他受伤了呢?

亦或者……是想保护她呢?

思及此,苏映枫心里突然微微一拧,同时觉得有些羞愧。


他一转头,就看见叶竟用嘴型跟他说:“跟我来。”


随后君默寝殿外边,叶竟一脸严肃的冲夜幻说道:“我们东宫上下,也就你不想殿下跟太子妃修成正果了,你到底对殿下有哪里不满?”

“我小师妹现在还不是那劳什子太子妃!”

“早晚会是的。”

“……”

夜幻沉默了片刻,然后叹了一口气,道:“虽然我对小师妹了解的不是特别多,但我师父说小师妹小时候吃了很多常人无法想象到的苦,所以药王谷上下全都将她视作掌中明珠,一直小心翼翼面面俱到的呵护着。”

叶竟面色微微一沉。

他见过刚被救回来的殿下是什么样子。

然后一步步陪着殿下走到了今天。

而殿下当年曾反复跟皇上说过“宁宁姐伤的比我重,中的毒也比我多”。

所以他能够想象得出太子妃入药王谷后都经历了些什么。

又听夜幻道:“俗话说苦尽甘来,小师妹她吃了那么多苦,本该嫁给一个一心一意待她的夫君,在夫君的宠爱下度过余生,但她偏偏喜欢上了苏映枫那么一个渣滓!如今难得她放下那个渣滓了,怎么能再入皇室这个火坑!”

叶竟也叹了一口气。

皇室,皇宫,后宫,确实是火坑。

但……

“我敢说当今世上,再不会有人比殿下更珍视太子妃了!因为太子妃曾吃过的苦,殿下也吃过,他定不会再叫太子妃吃任何苦的!所以你且安心旁观着吧,殿下会护太子妃余生安稳的。”

“……”

夜幻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叶竟已经转身回殿内了。

等他也重回殿内时,正好看见君默趴在床沿吐出一大口黑血。

量不比上次少。

味道却没有上次浓了。

楚宁照例用棉棒取了血。

然后在收了银针后,喂了一粒药到君默嘴里。

完事把装药的瓷瓶递给夜幻,“这药对他有用,此后每日让他服一粒,三日后,我会再来给他施针。”

夜幻点点头将药收好。

楚宁又从袖袋中拿了一个掌心大小的四方锦盒出来递给叶竟,“殿下目前必须得吃好睡好,下回他再夜里不睡,你就给他房里熏上这个香,回头我会再做些让夜思送来。”

“好。”

叶竟应话的同时很用力的点了几下头。

殿下昨晚确实没有睡。

只不过不是气的,而是身子不舒服。

而殿下从小到大已经用过无数种有助于入睡的熏香了,现在那些熏香对他都已经起不到任何效果了。

但太子妃给的肯定有用!

在他满心激动的仔细捧着那盒熏香生怕摔了的时候,楚宁又给君默把上脉了。

结束后她正欲抽回手起身走人,君默却突然手腕一翻紧紧抓住了她的手。

明明这个时候他应该没有什么力气了,但她挣了两下却没有把手挣出来。

偏偏他还在抓住她的手后,一脸放松的踏踏实实睡了过去。

而她等到他呼吸均匀了,准备用点力把自个儿手抽出来,叶竟却突然跪到她边上说:“楚小姐,殿下有好几年都没有怎么睡踏实过了,加之昨晚又没有睡,您让他就这样多睡一会儿吧!”

楚宁抿了抿嘴,默许了。

她可以对苏映枫身边的所有人,还有楚家的所有人狠下心,可对上待她那般不同的君默,她却狠不下来心。

但她没有想到,君默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都还没有醒。



没等孙瑜把话说完,苏镜舟就道:“宁儿对枫儿的感情之深,京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她眼下说要跟枫儿和离,肯定只是气话。”

“毕竟枫儿先是三年前在大婚当天让她当众受辱,后又撇下她离京了整整三年,如今刚回来又吵着要纳妾,她如何能不生气?”

“所以我不仅不会替枫儿给她和离书,还会让枫儿去给她赔不是,求得她原谅后早日与她圆房,并让枫儿允诺日后好好待她。”

“至于枫儿跟楚莹……本来姐妹同嫁一夫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宁儿若是不点头同意楚莹进门为妾,那你们就最好早日为楚莹另觅好姻缘。”

孙瑜在来苏国公府的路上,都已经想好了要把俞静姝给楚宁准备的那些嫁妆全部添进楚莹的嫁妆里面。

她万万没想到苏镜舟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更没想到他堂堂苏国公,竟然会被楚宁那个孽障蒙蔽了双眼!

那孽障对苏映枫哪来的什么深厚感情!

不过是见不得莹儿高嫁,在跟莹儿抢男人罢了!

而苏映枫会在大婚当日那般羞辱那孽障,还会撇下那孽障离京去剿匪三年,是因为根本就不喜欢那孽障,还可能打从心底里厌恶那孽障!

那孽障是哪来的脸跟底气生气!

偏偏向来英明神武的苏国公竟然不站自家宝贝亲孙这边,反而还站到了那孽障那边?

还想让他们莹儿进门为妾?

孙瑜越想越气,直接杵着龙头拐杖站起了身,“我们家莹儿身为京中的第一才女跟第一美人,即便眼下年纪稍微有些大了,想娶她的人也是多到能把我们将军府的门槛都踏破的!而你们家苏映枫有多喜欢我们家莹儿,你们该也很清楚,你们可别逼着他在莹儿另嫁后与你们离了心!”

“这就不劳楚老夫人费心了,一来三年前是枫儿自己选择了娶宁儿来争取我们苏国公府的世子之位,二来我们苏国公府也不止枫儿一个少爷!”

“……”

孙瑜脸色微微一变。

三年前竟是苏映枫为了世子之位,自己点头答应娶楚宁的?

而不是楚宁为了嫁给苏映枫,耍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让皇上出面替她逼迫苏映枫点的头?

那苏映枫对他们莹儿的感情,到底有几分真?

另外,苏国公至今都还没有确定要立苏映枫为世子?

那年幼时就没了父母的苏映枫要是成不了苏国公府的世子,在这苏国公府里哪里还有立足之地?又哪里能配得上他们莹儿?

思及此,孙瑜又听得苏镜舟放缓了语气说:“五年前楚宁刚回你们楚家时,京中有传闻称楚莹并非你们楚家的血脉,而是你们楚家在楚宁丢了以后,从某处寻来的一个容貌跟楚宁有几分相似的孤女……”

孙瑜心头一跳。

不知道苏镜舟为什么突然说起这茬。

而苏镜舟慢慢悠悠的继续说道:“后来你们待楚宁越来越差,待楚莹却越来越好,那个传闻慢慢的就在京中销声匿迹了,所以我想请楚老夫人在今天给我们一句真话。”

“什、什么真话?”

“楚宁回楚家那日,当众与楚大将军滴血验亲时,你们可是在水里做了手脚?”

“你这是问的什么话!我们为什么要在水里做手脚?你以为我们会把一个脸毁成那样的冒牌货接回府吗?”

“那既然楚宁真是从前那个被你们楚家上下当成宝贝疙瘩的小宁宁,你们为什么要对她跟仇人似的?只因为她容貌才情都不如楚莹?那你们有没有想过在楚莹被你们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还花重金请名师高人教授楚莹琴棋书画的时候,她在遭遇什么?她容貌为什么毁了?她又为什么不会琴棋书画?”

“……”

孙瑜给问的愣住了。

最初他们也问过楚宁。

但楚宁说她忘了很多事。

还说她不愿去回想小时候的经历。

慢慢的,他们也就不再问了。

且他们也暗中调查过,但是一无所获!

看苏国公此时的语气,苏国公竟好似什么都知道?

是楚宁跟他说的,还是他查到的?

可到了现如今,那些旧日往事重要吗?

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问她这些?

她正要询问一二,苏映枫却在这个时候领着人进来了,“祖父,祖母。”

接着,苏映枫才看见她,连忙冲她拱手道:“楚老夫人。”

孙瑜遂收拢心神笑着朝他看过去。

见他身后跟着一个太医,还是太医院的首席太医李复丘,就问:“你将李太医请来府上,可是你祖父祖母身子不适?”

没等苏映枫答话,苏镜舟就道:“托宁儿的福,我身体好的很。”

萧文袖也附和道:“我身子近来也并无不适之处。”

话落萧文袖顺势就问:“枫儿,你请李太医来作甚?”

“孙儿方才在回府的路上遇到了李太医,就想请他来府上给祖父祖母你们探个平安脉。”

“……”

萧文袖责怪的看了苏映枫一眼,就转向李复丘道:“枫儿这孩子想一出是一出的,劳烦李太医了。”

李太医可一直是负责给皇室宗族的贵人们请脉看诊的。

枫儿也太不知分寸了!

李复丘却道:“苏大少爷一片孝心,正好下官今日也有闲,还请国公爷跟国公夫人准许下官为你们请个平安脉。”

“那就有劳了。”

萧文袖说罢看向苏镜舟。

苏镜舟就道:“夫人先。”

李复丘遂去到萧文袖身侧蹲下为萧文袖把脉。

他今日是被苏大少爷缠了半日才来的苏国公府。

因为没有皇上的授意,他贸贸然的来苏国公府给苏国公夫妇请脉不合规矩。

最后苏大少爷说苏国公夫妇可能被人下药控制了,他才答应前来的。

他对能控制人的药有点兴趣!

而在来之前,他特意翻看了三年前他们太医院里的脉案,了解苏国公夫妇的身体情况。

那最后的一份脉案上,苏国公夫妇的身体情况可谓是相当不乐观。

但此时他给苏国公夫人把完脉后,却发现苏国公夫人的身体情况跟三年前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了!

他自认,别说他了,就算他们院判大人出手,都不可能在短短三年里把苏国公夫人的身体调理到这个程度!

苏映枫一直在边上紧盯着他,见他面色有异,立刻就问:“李太医,我祖母身体如何?”

李复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且容下官再为国公爷请个脉。”

又过了两盏茶的功夫,在苏映枫憋不住打算再一次询问的时候,李复丘开口了,“国公爷,据下官所知,这三年来您夫妇二人没有再传太医来请平安脉,是因为贵府的大少奶奶会医术,在为你们调理身体?”

苏镜舟点头。

“这期间你们没有另请名医?”

“没有。”

“那能不能容下官见一见贵府的大少奶奶?下官想看看贵府的大少奶奶是如何为您夫妇二人用药的!”

李复丘压着兴奋,问的有些迫切。

他知道苏映枫的夫人是京中名声败坏,却莫名得今上另眼相看的楚宁。

也知道今上身上的很多老毛病都是楚宁的药治好了的。

但楚宁给皇上的药都是由元公公亲自监管的,他们没有看到过药,也没有看到过药方。

他觉得他今天可能能在苏国公府里见到楚宁开的药方!

这个时候,边上的苏映枫也兴奋了。

只不过他以为的是楚宁给他祖父祖母的用药有问题!

所以不等他祖父发话,他就转身往外走了,“我这就去把楚宁叫来!”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


楚宁挑挑眉,没再发问,眼底有暗光一闪而逝。

她其实并不想知道楚黎安是几时离开苏国公府的,也并不关心俞静姝的情况。

她是为了确认苏国公府跟辅国大将军府里有没有君默的人。

事实证明,还真有!

……

是夜,辅国大将军府里。

苏映枫如以往一般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进去后,径直去了祠堂。

因为白日里楚黎安与他提到过楚赫还被罚跪在祠堂。

只不过楚黎安与他提那一句,是想经他之口让楚宁知道。

除那之外,楚黎安还与他提到过辅国大将军府里眼下都乱做一团了。

奈何他送走楚黎安后,没能再进去清风苑。

那守在清风苑门前的两个臭丫头还死活不帮他传话!

而他进到祠堂里面后,那笔挺挺的跪在蒲团上的楚赫闻得动静看向他,脱口便问:“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有一事想问楚大哥。”

“何事?”

“莹儿是你们的亲妹妹吗?”

“……”

楚赫脸色陡然一变,拳头也立刻攥了起来。

是楚宁!

肯定是楚宁跟映枫说了莹儿不是他们家的血脉!

然而下意识的愤怒过后,他却又突然想到,楚宁到底没有如他们一般跟莹儿自小一起长大,不了解莹儿的为人,所以楚宁肯定是把她曾经受到过的算计构陷全部都冠在了莹儿头上,所以才会一直欺负无视莹儿!

现如今楚宁都跟他们决裂了,会把那件事说出去也并不奇怪!

但只要他们不承认,也就没人会相信楚宁说的话了!

思及此,楚赫拳头松展开来,看着苏映枫十分笃定的说道:“她是!”

苏映枫不傻。

看楚赫方才的反应,他心里其实就已经有了答案。

虽说他喜欢的是莹儿自身,而非莹儿楚家女的身份,可他得到答案后,心情莫名的变得有些微妙。

楚宁刚回来那会儿,莹儿每一次见他都眼眶通红。

她说楚宁欺负她,处处跟她争抢,她家里人却都因为想弥补楚宁而处处向着楚宁,她都一再做出让步了,楚宁还变本加厉。

所以他在那之后第一次见到楚宁的时候,觉得楚宁人丑心更丑,对楚宁是厌恶的不行。

然而当时的楚宁见到他眼神却是亮如星辰,眼里还满是浓到化不开的情意。

他当时反感的不行,觉得楚宁那般惺惺作态定然是想从莹儿手里抢走他。

之后祖父果然用世子之位来逼他娶楚宁了。

他对楚宁的成见跟厌恶自然而然的也就更浓了。

因为那些成见跟厌恶,他忽视了很多事情。

比如楚宁出嫁时,没带半点嫁妆。

比如楚家所有人见到楚宁都是横眉怒眼。

又比如任何时候,楚家人都会无条件护着莹儿……

他却从没怀疑过莹儿说的话!

直到眼下楚宁闹起来了,楚家人对楚宁的态度生出了变化,而楚宁还对他说出了莹儿不是她妹妹那种话,他才终于注意到这些他早就该注意到了的事情!

楚赫看他神色莫名,眼神也幽暗不可测,忙又说道:“当年莹儿被我父母接回府时,皇上都曾送来东西慰问,若她不是我们亲妹妹,皇上哪可能那般做!”

苏映枫微微皱起眉。

他以前曾听人说起过,莹儿六岁左右被楚家接回来后,京中有很多人都在谈论她并非楚大将军夫妇的血脉,只是楚大将军夫妇二人因为痛失爱女捡回来的孤女,直到皇上送了慰问品到他们将军府,才堵住那悠悠众口。



“皇上说的是。”


此时宫中另一处。

一太监匆匆去到徐贵妃跟前,慌里慌张的禀道:“娘娘!奴才刚刚见到了何太医,他说他昨日在辅国大将军府里见到了冬草冬夏的尸体!”

“什么?冬草冬夏的尸体你不是说已经埋到乱葬岗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辅国大将军府?”

“奴才确实把冬草冬夏埋到乱葬岗了,奴才也不知道她们的尸体为什么会出现在辅国大将军府,但娘娘……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何太医见到的冬草冬夏,根本不是死了半个月的样子!而是像才刚断气一样鲜活水灵!”

“这怎么可能,当时本宫可是亲自确认了她们死了的啊!”

“娘娘,咱们得想办法把冬草冬夏的尸体弄到手,再弄清楚她们身上发生了什么!”

“那她二人的尸体现在在何处?”

“大理寺。”

“……”

徐贵妃脸色大变。

大理寺全是太子的人!

她之前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插进去一个人,也没能笼络到任何一个人!

她哪有办法从大理寺里弄出冬草冬夏的尸体啊!

便立刻吩咐那小太监道:“你速去查明冬草冬夏为什么会出现在辅国大将军府!又为什么进了大理寺!再探听一下大理寺的人知不知道她们的身份!”

“是。”

……

翌日上午。

莹儿为苏映知施完针后,便动身前往永华公主府了。

她到时,永华公主府外都已经停满了马车轿子。

足见今日来的人之多。

而她得公主府的门房领去办赏花宴的园子里时,甫一进去就有不少人看着她发出了“她怎么也来了”的疑问。

搁在从前,她立马就会找个无人的小角落安安静静的待着。

还无论有多少人出言挑衅讽刺她,她都不敢反驳!

可如今她一点都不惧怕那些个小丫头了,直接领着夜思朝人多的地方走了过去。

就见不少人都如同遇到了瘟神一般给她避让开了一条道。

“那个丑八怪今天是吃错药了吧?竟然敢朝我们走过来了!”

“估计是被娘家公开宣布断绝关系,受刺激了吧!”

“唉!她也怪可怜的!”

“天!你们看她身上穿的衣裳!那是霓裳楼前几天出的新款吧?据说得好几百两银子呢!好些人都瞧上了,但要么是不舍得买,要么就是怕遭人非议不敢买!竟然被莹儿买了!”

“真是那套吗?会不会是你认错了?”

“真的是那套!我之前也在霓裳楼看到了!”

“可莹儿都被娘家抛弃了,又不得苏大少爷喜欢,她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买啊?”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么好看的衣裳穿她身上实在是暴殄天物啊!”

“是啊!换个人穿那套绝对会美若天仙,比如她妹妹楚莹,可穿她身上,她还是丑的吓人!实在是浪费了!

“……”

莹儿毫无波澜的听到这儿,见夜思摩拳擦掌的欲前去修理那几人,忙拉住夜思问:“我身上穿的这套衣裳,真是她们口中那款价值几百两的?”

夜思摇头,“奴婢不知道,这是殿下今晨让人送来的。”

莹儿:“……”

所以如果是的话,君默就是花了几百两从她的楼里买了一套衣裳来送给她?

这时,有人高喊了一句,“楚二小姐来了!”

她循声看去,就见楚莹今日戴了个白色斗笠,身上则穿着一套跟她一样的衣裳!

随即在场的小姐们就齐齐看向了莹儿。

“霓裳楼每月的压轴新款,不是都只会出一套吗?怎么楚二小姐也穿了那款啊?”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夜思皱皱眉,又问:“那小姐选出要哪十个楼了吗?”


“唔……”楚宁有些头疼的又把那个清单过了一遍,而后道:“我是大夫,那条街上跟医药相关的我都要了吧。”

“奴婢记得归元街上有一个圣手堂,里面的大夫在京中都小有名气,然后圣手堂隔壁还有一家千金阁,是一家专为女子看诊抓药的医馆,另外……归元街上还有一家专门售卖药材的万宝斋,以及一个以售卖药膳为主的药香楼。”

“嗯,这就四个了……”

楚宁在夜思说话的时候已经看完了那四个楼的详细信息,所以她开口的时候眉头已经微微拧了起来。

因为那四个楼收益都太好了!

因此接下来的六个楼,她就选的是收益最差的。

全是倾向女性的楼。

有经营胭脂水粉的,还有经营成衣跟珠宝首饰的。

但它们也只是跟那条街上别的铺子楼子比起来收益差了点而已。

跟京中其他街上的寻常店铺相比,收益还是相当出类拔萃的。

所以她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好一会儿,她才让夜思把那些勾选出来,然后把清单送还回去给苏映荷。

然后隔天上午苏映荷母女来的时候,就把那十个楼的地契房契,以及那些楼里的长工短工的契书全部带了过来。

满满几大箱子!

楚宁匆匆打量了几眼蓝弯儿,就问:“那十个楼加起来也能算得上价值连城了,你们当真要给我这么多吗?”

蓝弯儿缠绵病榻多年,已经瘦到脱了相。

但她眉眼跟苏映荷还是很像的。

周身还有一股不输皇室中人的贵气。

毕竟她是被首富蓝家富养长大的女儿。

而蓝弯儿昨晚没怎么睡好,这会儿精神状态相当不好,说话也有气无力的,“对我而言,钱财只是身外之物,只要你能为荷儿调理好皮肤,助知儿摆脱羸弱,别说只是十个楼了,再添十个楼给你我都不会心疼。”

“不愧是首富家的千金!够大方!”楚宁发自肺腑的说完,直接转头对苏映荷笑道:“我得单独跟你母亲聊几句。”

“……”

苏映荷皱着眉看了她娘一眼。

等她娘冲她点了点头后,她就转身出了楚宁房间。

蓝弯儿是被人用软椅抬来的。

进楚宁房里后也没有换地儿,还坐在她那软椅上。

苏映荷一走,她就捂着心口,压低声音问:“你昨晚让柳儿带给我的那句话,不知是为何意?”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二爷当年不是死在草寇手里的。”

“你有证据吗?”

“没有,但我知道幕后凶手是谁。”

“是、是谁?”

蓝弯儿已经一把揪起了自己心口处的衣服。

力气大到把上好的绫罗绸缎都抓出褶子来了。

楚宁却没有直接告诉她,而是反问了一句,“你知道了又能如何?”

“杀人偿命,我自然要为亡夫报仇!”

“怎么报?我观你面色,你已经是强弩之末,撑不了几个年头了。”

“我身后还有……”

“蓝家绝不是那人的对手。”

“……”

蓝弯儿心口一窒。

她没有什么本事,也就是有个财力雄厚的娘家而已。

她爹娘总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有什么事是钱解决不了的。

她也至今还没有遇到多少钱解决不了的事儿。

但楚宁口中的那个凶手,显然就在钱解决不了的范畴!

这让她一时有些自我厌弃!

若她不是一出生就体弱多病,那她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无用!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往常君染因为脸上的疤,总是郁郁寡欢的,鲜少笑一回。

虽然眼下她脸上的疤还没有完全消失,但她脸上已经重新有了甜甜的笑容。

对此,萧琼芳是相当开心。

对于让君染重获笑容的楚宁,她自然也改变了态度。

而她至今为止,还只在一些宴席上远远看过楚宁几回。

出于有个跟楚宁同病相怜的宝贝孙女,她并没有因为脸上的疤对楚宁生出什么偏见。

奈何楚宁在京城里的名声实在是太差了。

所以她在此之前,对楚宁也没有什么好感。

现如今因为楚宁的祛疤膏让她的宝贝孙女重获笑容了,她才对楚宁有了几分好感,也有了了解一下楚宁的想法。

等君染走后,她就安排宫人去打听跟楚宁相关的事。

然后那宫人直接当场对她道:“太后娘娘,眼下京城里正好就有一件跟楚大小姐相关的事情正传得沸沸扬扬的。”

“哦?”

“辅国大将军府昨儿晚上突然对外放出了跟楚大小姐断绝关系的消息。”

“断绝关系?为何?”

“具体为何没人知晓,但坊间有一个最有可能的传闻,那就是苏大少爷想以平妻的身份娶楚二小姐进门,但楚大小姐不同意,楚家是为了逼迫楚大小姐同意才那般做的。”

“……”

萧琼芳反复皱了皱眉。

她眼下对楚宁有好感,自然很是看不惯楚家那般作为。

但在苏映枫跟楚莹的事情上,楚宁又确实有做错的地方,所以就算是她,也不好贸贸然的插手去管。

所以思虑了一番后,她道:“去岁哀家寿辰时,太和国送来的夜明珠跟珍珠都很是不错,你去各挑上四五个给楚宁送去。”

“是……”

那宫人是颇为意外。

太和国去年给她们娘娘送来的寿礼可都是些价值连城的好东西。

且不说那些珍珠了,那些个夜明珠,一个就已经价值连城了。

她们娘娘竟然要一次给楚大小姐四五个!

看来楚大小姐日后只要不再犯浑,她们娘娘都会罩着楚大小姐了!

……

当天下午。

楚宁累到晕头转向的走出药房,就看见了一溜子宫里来的人。

她都当场愣了愣。

因为前世皇上皇后太后都是在安盛公主脸上的疤彻底消失之后,才一起给她送来了赏赐。

这次提早了一个多月啊!

见她愣住,寿安宫的一个老嬷嬷笑呵呵的说道:“楚大小姐为安盛公主做的祛疤膏,不仅让公主脸上的疤淡化了很多,也让公主重新找回了笑容,还连带着让我们太后娘娘脸上也多了很多笑容,所以太后娘娘给的这些赏赐,苏大少奶奶您可必须得收下!”

她当然不会拒绝!

而且皇家给的赏赐,她也没法儿拒绝!

楚宁立马上前谢恩。

随后那老嬷嬷又笑呵呵的对她说:“太后娘娘还说改日苏大少奶奶您进宫去给皇上请平安脉的时候,也顺便去寿安宫走一趟。”

这是要她去给太后请平安脉的意思。

而前世是没有这一出的。

然后太子薨世后,皇上重病,太后也跟着病了,又在二皇子登基前不久与皇上相继薨世……

虽然她没有任何证据,但她直觉的认为皇上跟太后的病都有蹊跷……

看来她是该经常去给太后请请平安脉了!

权当是为了帮君默!

毕竟皇上跟太后要是不倒下,任二皇子身后有多少拥护的人,又有多强大的势力,那都是成不了储君登不上皇位的!


“嗯,苏映枫说他祖父祖母都铁了心要苏映枫点头才会让妹妹进门,还都在劝他赶紧跟苏映枫圆房。”

“都三年了,他也是该跟宁儿把房圆了。”

“他也有跟苏映枫圆房的打算,但苏映枫似乎不愿意与他圆房了,还在吵着要和离。”

“……”

楚黎安心下莫名一紧。

宁儿不仅要跟他们划清界限,还连苏映枫都不要了……

这真的只是在闹吗?

如果是的话,她想过怎么收场吗?

皇上再怎么看重她,那也是不可能伸手进苏国公府来全权为她做主的啊!

此时苏国公府内,清风苑门前。

苏映枫远远的就看见了等在清风苑门前的苏映枫。

可能是因为接连几次被夜思她们拦在院门外了,他脸色很臭,周身煞气也很重。

前世的她见了这样的他,总是会当场吓哭。

怕他直接丢给她一封休书!

但现在的她巴不得他能立刻丢给她一封休书!

所以她一脸泰然的去到苏映枫面前问:“有何贵干?”

“你去东宫了?”

“是。”

“去给太子治病的?”

“是。”

“你应该知道我们苏国公府是站二皇子那边的吧?”

“知道,但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就跟你没有关系了!你是苏家媳!你频繁出入东宫会令二皇子对我们心生猜忌!”

“你把休书……不对,和离书给我,我就不再是苏家媳了!”

虽说她不是很在意拿到的是休书还是和离书,但她自认嫁入苏国公府后,没有对不起任何一个人,所以她理应要和离书!

那样才能算是清清白白的出苏国公府!

但苏映枫显然没有要给她休书或和离书的打算,而是冷笑着问她,“你以为耍这一套,我就会高看你几眼了吗?我告诉你,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厌恶你!你要是还想跟我做夫妻,就不要再去东宫了!念着你小时候救过我,我会跟你圆房,也会在莹儿进门后,尽可能的……”

不想听他废话,苏映枫直接打断了他,“是你祖父跟你说的我小时候救过你吧?为了让你乖乖跟我圆房?”

“是又如何?”

“也不如何,只不过他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现在不是你愿不愿意跟我圆房了,而是我不愿意了!”

“按我祖父所说,你喜欢了我十几年,我才不信你能因为我要娶莹儿就彻底对我死心!我劝你还是见好就收,别等到无法挽回了再来后悔!”

“……”

苏映枫自嘲的笑了起来,没再说话。

她喜欢了他何止十几年啊!

那是三十多年!

也正因为喜欢了三十多年都始终没有捂热过他的心,在彻底死心的那一刻,她才能干脆利落的斩断所有对他的情愫!

如今也才能对他心如止水!

苏映枫被她的笑刺的心里很不舒服。

她到底救过他。

还是小时候的他喜欢过的姑娘。

且他此前会万般厌恶她,也并不是因为她容貌不好,而是以为她用了卑鄙无耻的手段才如愿嫁给他。

如今那个误会已经解开了,他理应要对她好点……

为此他再开口的时候,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好,“你别闹了行不行?我和你圆房,你点头让莹儿以平妻的身份进门,之后我不会再娶旁人,只会一心一意对你们姐妹俩好……”

“晚了。”

苏映枫没等苏映枫把话说完,丢出那两个字后,直接伸手推开了院门。

前世她多爽快的就同意了楚莹进门啊!

可他对她好过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