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篇章玄幻:史上最强废材逆袭

精选篇章玄幻:史上最强废材逆袭

爱哭的小十七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陆仁云青瑶是《玄幻:史上最强废材逆袭》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爱哭的小十七”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兰丢在床上,还没来得及解开万翠兰身上的黑布。突然,轰得一声,房门似乎被一道剑光,直接劈成了两半。聂留香一皱眉,便看到自己的贴身丫环手持着长剑走了进来。聂留香盯着对方,冷冷道:“你居然能够调查到我的居住之所,并且伪装成我的贴身丫环?你到底是谁?”他已经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强大的气息,是灵溪境武者才能够散发出来的气息,显然不是他之前的丫环。......

主角:陆仁云青瑶   更新:2024-06-11 22: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仁云青瑶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篇章玄幻:史上最强废材逆袭》,由网络作家“爱哭的小十七”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仁云青瑶是《玄幻:史上最强废材逆袭》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爱哭的小十七”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兰丢在床上,还没来得及解开万翠兰身上的黑布。突然,轰得一声,房门似乎被一道剑光,直接劈成了两半。聂留香一皱眉,便看到自己的贴身丫环手持着长剑走了进来。聂留香盯着对方,冷冷道:“你居然能够调查到我的居住之所,并且伪装成我的贴身丫环?你到底是谁?”他已经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强大的气息,是灵溪境武者才能够散发出来的气息,显然不是他之前的丫环。......

《精选篇章玄幻:史上最强废材逆袭》精彩片段


此时,聂留香施展云鹤步,身形如鹤,在一座座屋顶上奔掠着,轻功极为惊人。


“这小妞娇娇弱弱的,有点沉啊!”

聂留香脚步停了下来,便进入了一个豪华别院之中。

他盯上万翠兰已经有几个月了,如今终于得手,自然是迫不及待,想要享受一番,顺便将万翠兰的元阴采了,以助自己开启第十一个灵窍。

别院里,一个丫环走了过来,欠身道:“恭迎公子回归!”

“帮我守在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速速通知我!”

聂留香吩咐一声,便扛着万翠兰走进了房中。

聂留香刚刚将万翠兰丢在床上,还没来得及解开万翠兰身上的黑布。

突然,轰得一声,房门似乎被一道剑光,直接劈成了两半。

聂留香一皱眉,便看到自己的贴身丫环手持着长剑走了进来。

聂留香盯着对方,冷冷道:“你居然能够调查到我的居住之所,并且伪装成我的贴身丫环?你到底是谁?”

他已经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强大的气息,是灵溪境武者才能够散发出来的气息,显然不是他之前的丫环。

丫环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扯了下来,露出一张美艳姣好的面容。

聂留香顿时感觉到眼前一亮,眸中精光绽放,不由舔了舔嘴唇。

“离火宗外门弟子,张子萱!”

丫环面色冷傲,娇喝道:“我调查了几个月,才找到你的住所,伪装成了你的丫环,你是自己自裁,还是要我出手将你斩杀?”

“离火宗么?”

聂留香闻言,双眼一眯,道:“这几个月,四大宗门不知道出动了多少外门弟子,我还是活的好好的,你可知道为什么?”

张子萱眉头一皱,没有说话。

聂留香满脸淫笑,道:“那便是我聂留香十分擅长用毒,我的毒无色无味,从你刚刚踏入房间的那一刻,你已经中毒了!”

“休想吓唬我!”

张子萱冷冷道。

然而,她的话刚刚落下,就感觉到全身无力,脸色都有些苍白起来。

聂留香笑道:“当年我参加了三次外门考核,都没能成为离火宗外门弟子,没能成为外门弟子,那我聂留香今日就享受一番外门的天之骄女,今日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

“等我先临幸了你,再去临幸万翠兰那小妞!”

聂留香哈哈大笑,兴奋不已。

“淫贼,找死!”

张子萱闻言,俏脸绯红,羞怒不已。

她只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哪里受得了这样的下流之言。

张子萱剑法轻盈,一剑刺出,幻化出诸多剑影,闪电般袭向聂留香的胸膛。

聂留香身形微侧,一掌拍碎了剑影,荡开了长剑。

随即,他右手成爪,一爪抓向张子萱娇嫩白皙的颈脖。

张子萱持剑抵挡。

砰!

聂留香一爪拍击在长剑上,两人同时倒退。

聂留香冷笑道:“你虽然是灵溪境一重的武者,可中了我的摄魂香,实力十不存一,唯有等三天三夜,药力自动消散,三天时间,我已经玩腻了!”

“淫贼!”

张子萱娇喝一声,长剑挥洒,隔空向聂留香斩去。

雪亮的剑光,居然化作一个星芒,横推而出,闪电般斩向聂留香。

“碎!”

聂留香的手中抓出一把折扇,折扇挥动,威势凌厉,轻而易举就破开了星芒。

“小妞,你越是动用体内力量,毒性散发的越厉害,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无法反抗,就应该好好享受才对!”

聂留香调笑起来。



“我只是好奇,过来看看!”


陆仁笑了笑。

秦玉笑道:“那就好,不过,外门贡献堂时不时也会发布一些赏金任务,如果遇到合适的,你也可以去接!”

“什么是赏金任务?”

陆仁好奇问道。

“外门贡献堂发布的任务有两种,第一种是宗门发布的,一旦完成就能够得到贡献点,贡献点能够在我们宗门兑换修炼资源,第二种是一些家族势力委托给我们宗门的赏金任务,只要完成了,就能够得到不菲的赏金!”

听到“不菲的赏金”四个字,陆仁眼眸亮了起来。

他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钱。

“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赏金任务!”

陆仁说完,便在贡献堂闲逛起来。

在贡献堂右侧的立柱上,悬挂的几乎都是赏金任务的悬赏单。

陆仁目光横扫过去,发现这些赏金任务,要么是护镖任务,要么是剿灭盗匪马贼的任务,危险至极。

对于现在他的而言,都不可能完成,至少需要灵溪境二重以上的实力,才能够去做。

反倒是其中有一个任务,让他心动了。

任务目标:斩杀采花大盗聂留香!

目标背景:此人专门在临江城作恶,凌辱临江城黄花大闺女,凌辱完就残忍杀害,罪大恶极。

目标踪迹:聂留香极有可能盯上了临江城万千米行的千金小姐万翠兰,如今,万千米行老板万三千,雇佣了两名灵溪境的武者,寸步不离的保护万翠兰。

目标实力:开启十个灵窍的开窍境武者。

悬赏金额:二十块下品灵石

任务难度:五星,四大宗门曾经多次派遣外门弟子埋伏聂留香,都没能成功,数次让聂留香逃走。

“翠兰小姐?”

陆仁心里一动,没有想到聂留香居然盯上了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恩人。

两年前,他穿越到这个世界,流落在临江城,万翠兰看他可怜,不仅仅收留了他,还介绍他去自家酒楼当伙计。

后来,陆仁为了追求武道,便离开了临江城。

陆仁成了青云门外门弟子,早就想要去感谢一番万翠兰,却没有想到,万翠兰居然遇到这样的危机。

秦玉见陆仁一直盯着聂留香的任务单,走了过去,吃惊道:“陆仁师弟,莫非你想要接这个任务?”

“有点兴趣!”

陆仁微微点头,道:“这个聂留香也只是一个开窍境的武者,为何四大宗门的外门弟子,都杀不了他?”

灵溪境的武者,要杀死开窍境的武者,太容易不过了。

秦玉道:“这个聂留香十分谨慎,有强者蹲守埋伏,他就不会出现,而且他还修炼了一门人阶上品的轻功,云鹤步,施展出来,身如白鹤腾云,就算行踪被发现,也能够逃的无影无踪!”

“这家伙,能够开启第十个灵窍,也算是天才了,居然当了采花大盗!”

陆仁感慨道。

秦玉道:“聂留香以前是离火宗的入门弟子,听说他得到一门邪功,需要采阴就可以打破极限,强行开启十个灵窍,如今他频繁在临江城作案,恐怕想要开启第十一个灵窍!”

闻言,陆仁心中暗暗一动。

倘若这聂留香真要开启第十一个灵窍,身上恐怕还有百窍草。

想到这里,陆仁在诸多外门弟子惊愕的目光下,撕下了任务单。

“居然有人接下来了斩杀聂留香的任务,他是谁?居然这么自信?”

“他不是废血脉的陆仁吗?怎么成为外门弟子了?”

“听说他得到陀舍古帝的传承,不过什么好处都没捞到!”

人群开始轰动了起来。

秦玉见陆仁撕下任务单,同样震惊,道:“陆仁师弟,你真打算去接这个任务?以你目前的实力,不可能斩杀聂留香!”

陆仁笑道:“杀人,有时候不一定需要靠实力!”

“那你小心一点吧,我也要去做任务了!”

“你也小心一点!”

陆仁将任务单收了起来,离开贡献堂,便向山门走去。

....

临江城,乃是姜云国偏北的一座小城。

这座小城附近,围绕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镇子,时常有小镇子的商人会前往临江城进行贸易,人流量也比较恐怖。

不过,大多数都是一些普通人,灵溪境的武者在临江城,便是高人一等的存在。

临江城城门口,一身青云长袍的少年放慢了马速,望着那巨大的城门,不由感叹道:“临江城,我又回来了!”

这少年自然就是陆仁,七天时间,他马不停蹄,终于赶到了临江城。

“翠兰小姐,如果你知道当年收留的落魄少年,如今却成了青云门外门弟子,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表情!”

陆仁笑了笑,骑着烈风马来到城门口,便从烈风马下来,牵着烈风马进入临江城。

望着街道两侧的商铺,酒楼,客栈,陆仁莫名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不过,他也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在街道上久逛,将烈风马交到一个客栈照料,便来到了一个府邸门口。

这里,正是万府。

此时的万府,到处有府丁把守,这些府丁,都是开窍境的武者。

当陆仁走到府门口,那府丁一眼就认出了陆仁青云门外门弟子身份,脸上不由露出敬畏之色。

“原来是青云门的外门弟子,敢问阁下来我们万府有什么事?”

其中一个府丁问道。

“我接了斩杀聂留香的任务,助你们万府灭杀聂留香的!”

陆仁说完,将自己身份令牌亮了出来,彻底消除对方疑虑。

那府丁望着陆仁手中的令牌,更加敬畏,亲自带着陆仁进入了万府,在偏殿等候着。

不一会,一名绿裙少女心事重重的走了过来。

当她看到陆仁一身青云长袍,小脸呆滞,许久之后才支支吾吾道:“陆.....陆仁!”

陆仁站了起来,笑道:“翠兰小姐,好久不见啊!”

“你居然真的成为了武者,还成了青云门外门弟子?”

万翠兰惊喜不已,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

她怎么都无法将当年那个落魄少年,和如今青云门外门弟子联系在一起。

须知,青云门外门弟子,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人中龙凤,是她这种小商人后代高攀不上的存在。



“混账,今日我就算死,也要和你同归于尽!”


张子萱怒喝一声,长剑不断抖动起来,剑锋在空中不断挥舞,汇聚出一个个星芒剑光。

“七星剑斩!”

“天阴九连扇!”

聂留香丝毫不弱,仅仅凭借一把折扇,便和张子萱斗的旗鼓相当。

张子萱虽然中了摄魂香,实力大打折扣,但毕竟是灵溪境一重的武者,底蕴强大,比开启十个灵窍的聂留香强太多了,依旧能够正面压制聂留香。

砰砰砰砰砰!

人影闪动,剑气呼啸,噼里啪啦的劲气不断震荡,连绵不绝。

就这样,两人从房中打到院内,眨眼间就交手了十几招。

但张子萱中了摄魂香,久战之下,已经从上风逐渐变成下风了。

陆仁躺在床上,浑身无力,望着这一幕。

他心中恍然,恐怕这个离火宗的张子萱,也接了这个赏金任务。

如今,张子萱中了摄魂香,恐怕撑不过一炷香的时间。

一旦张子萱被玷污了,下一个就轮到他了。

“怎么办?”

陆仁皱了皱眉,随后眼眸一亮,道:“这摄魂香的药力大概是三天三夜,我只要在宝塔里待个三天三夜,不就解毒了?”

他在宝塔一百年,外界也仅仅是过去一秒钟而已。

想到这里,陆仁摒弃一切杂念,将脑袋放空。

如今,他也算处于绝对安全的环境,正好可以进入无名宝塔空间。

下一刻,陆仁就来到了天圆地方的空间。

三天三夜过去,陆仁身体逐渐恢复知觉,已经能够行动了。

因为饿了三天,陆仁全身无力,八个灵窍当中,都没有多少灵气了。

陆仁吸收一番下品灵石的灵气,彻底恢复力量后,才从宝塔里出来了。

此时的陆仁,完全恢复过来。

不过,他现在也不敢贸然行动,聂留香开启了十个灵窍,而且还修炼轻功,一个不慎,对方极有可能逃跑。

他必须找到最佳时机,才能将聂留香斩杀。

砰砰砰砰!

此时,张子萱已经在竭力抵挡聂留香的攻势,最后终于抵挡不住,倒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

而且,她体内的摄魂香毒性,在剧烈的打斗之中,扩散的非常之快,那种酥麻的感觉,涌遍全身,全身的力量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疯狂的外泄。

见聂留香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张子萱脸色苍白一片,道:“你不要过来!”

“哈哈哈,小妞,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我聂留香岂有不要之理?”

聂留香哈哈大笑,向张子萱走去,双眼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张子萱婀娜的身姿,随后直接将张子萱抱了起来,向房间走去。

张子萱不断挣扎着,却发现根本使不上力气,脸色一片灰暗,心中绝望起来。

她眼眸泛红,泪水哗啦啦的溜下来。

她信心十足的接下这个任务,便是要证明自己的实力,谁能想到,竟然成了自己的噩梦。

“今日,我要双剑齐飞!”

聂留香将张子萱丢到陆仁的身边,随后一手将陆仁身上的黑布扯了下来。

下一秒,他脸上的笑容便是僵住了!

“你......你是那个青云门弟子?”

聂留香大惊失色,瞬间反应了过来。



“血刀寨?”


陆仁眉头一皱,道:“聂留香也是你们血刀寨的?”

“我只问你,聂留香是不是被你杀了?”

血刀寨寨主冷声喝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陆仁笑道。

“如果是,交出采阴功,我饶你一命,如果不是,那就去死!”

血刀寨寨主冷冷道。

“你要采阴功?莫非你也想要修炼采阴之术,去开启灵窍!”

陆仁微微有些吃惊。

血刀寨寨主身边的一名女子道:“我们寨主只要修炼采阴功,就能立刻打破极限,开启第十二个灵窍,追上圣女云青瑶的灵窍记录,日后甚至能开启第十三灵窍!”

“原来如此,采阴功就在我身上,有本事就来拿吧!”

陆仁淡淡的笑道。

“上,将他给我剁成肉酱!”

血刀寨寨主大喝。

“杀!”

众多黑衣人狂吼,个个爆发出冲天气势,挥动手中的血刀,向陆仁杀去。

“正好拿你们练招!”

陆仁冷笑一声,大手一抓,将七杀剑从储物戒指当中取出,猛然一挥,剑光闪耀,照耀半空,一剑朝着围来的黑衣人杀去。

轰轰轰!

如今陆仁开启了十三个灵窍,实力十分强大,一剑挥出,便将三个血刀寨的三个山贼,全部都轰的吐血后退。

然而,那些山贼都是刀口上过日子的,根本就不怕,纷纷涌了过去。

“死!”

陆仁挥动七杀剑,剑光如暴风骤雨,席杀而出。

那些山贼,根本就难以抵挡!

顷刻间,便有四五名山贼惨死。

躲在远处的褚飞扬和纳兰飞看到这一幕,也是暗暗一惊。

他们本打算偷偷的跟踪陆仁,等到合适时机,就直接出手,将陆仁杀死。

却没有想到,血刀寨出现了。

原以为血刀寨能够轻轻松松将陆仁杀死,也免得他们动手,但陆仁展现出来的实力,彻底惊到了他们。

“纳兰师兄,这陆仁的剑法居然这么强,而且他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远不止开启七个灵窍!”

褚飞扬吃惊道。

纳兰飞轻笑道:“那血刀寨寨主开启十一个灵窍,要杀死陆仁,完全是轻而易举!”

“该死!”

血刀寨寨主看到自己的手下被杀死,也是勃然大怒。

一个开窍境的年轻武者,居然有这么强的实力,如果再让陆仁这样杀下去,他的属下都要全部被杀光了。

“大王,让奴家去杀他!”

寨主夫人说完,纵身一跃,手中握着一把血色匕首,速度极快,朝着陆仁的脖子抹去。

那血色匕首,上面居然沾满了毒液,一旦被刺中,毒素入体,哪怕灵溪境的武者被匕首所伤,也必死无疑。

轰!

陆仁随手一剑挥出,剑刃轰击在那匕首上,一道巨大的爆响传来。

那寨主夫人也是被击的连番后退。

“这家伙剑法好快!”

寨主夫人眼中闪过一丝震惊,道:“陆仁,传闻你乃是废品血脉,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实力?”

“传闻我是废品血脉,就真当我是废材?你们敢来围剿我,那我就将你们全部杀了!”

陆仁已经没有耐心耗下去,打算施展全部实力,将这些血刀寨的山贼全部杀了。

然而,血刀寨寨主却是森人一笑,道:“将我们全部都杀了?好大的口气,我血刀在临江地带混迹三十多年,死在我手中的宗门弟子不计其数,我开启十一个灵窍,杀你简直易如反掌!”

“是么?”

陆仁不屑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头,道:“杀你,我只需要一剑!”



陆仁也没有想到,对方出手如此狠辣,七伤掌改变攻势,猛的拍击在对方的剑刃上,将对方的长剑直接打到一边。


黑衣男子见状,一剑再度朝着陆仁的脑袋劈去。

陆仁握着火灵剑,同样劈出一剑!

铿!

两人长剑碰撞在一起,产生金戈交鸣之声,随后陆仁的火灵剑直接崩成了两截,整个人也是被震的后退了十几步。

“你也是鬼剑传人?你似乎达到五品血脉,如何能进陀舍洞府?”

陆仁死死的盯着黑衣男子,脸上尽是愤怒之色,这帮鬼剑传人,简直阴魂不散。

“不错,我师父鬼剑王一共收了八位鬼剑传人,褚飞扬和唐浩分别排行第七第八,我排行第六,叫做张权,你明明只开启了七个灵窍,居然有这么强的力量,看来你已经得到陀舍古帝的传承,将陀舍密藏的钥匙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

男子冷冷一笑,手中的漆黑长剑,闪耀着杀伐的光泽。

轰!

他周身浩瀚而恐怖的灵气也是爆发出来,朝着陆仁压迫而去。

十一个灵窍!

陆仁脸色微变,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开启了十一个灵窍,比唐浩还要恐怖。

“什么陀舍密藏的钥匙?”

陆仁暗暗一惊,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知道陀舍密藏的钥匙。

“陆仁,你不用装了,钥匙肯定就在你手中,我奉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要杀你,比捏死一只蚂蚁都要容易!”

张权寒声道,眸光凌厉无比。

他一边说,也是一边观察陆仁的反应,担心陆仁暴起逃走。

一旦让陆仁逃出洞府外,有着云青瑶和孟千的保护,是不可能杀死陆仁的。

“钥匙我可以给你,但我想要知道,你是如何进入这洞府的?”

陆仁不由问道。

听着陆仁这样说,张权依旧没有放松任何警惕,道:“我服用了一种特殊丹药,能够将自身血脉压制到四品程度!”

“看来你师父为了陀舍密藏的钥匙,做了不少准备,不过,想要钥匙,就凭本事来拿吧!”

陆仁淡淡的笑道。

张权见陆仁如此有恃无恐,心中多半猜到陆仁肯定得到陀舍古帝不少传承,虽然没有踏入灵溪境,但极有可能提升了血脉,或许已经提升到七品血脉八品血脉,甚至更强。

否则,一个开启了七个灵窍的武者,怎么可能力量这么强?

如果能杀了陆仁,不仅仅能够拿到钥匙,完成师父的任务,说不定还能够从陆仁身上得到一些神功秘籍。

想到这里,张权面露杀机,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杀!

强大的灵气,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他手中的鬼剑,疯狂的抖动着,如银蛇乱舞,剑光闪烁,如一道道闪电,在陆仁的身边来回跳跃着。

里鬼剑法,鬼闪剑!

“好厉害的剑法,这一剑恐怕达到黄阶上品了!”

陆仁面对这一剑,浑然不动!

可就在那一道道闪电般的剑光,就要杀向陆仁的时候。

“暴风骤雨!”

唰唰唰!

陆仁不断挥动断裂的火灵剑,与那剑光碰撞起来。

轰轰轰!

一声声爆响传递,震耳欲聋。

陆仁体内的气旋急速运转,最后猛的炸开,一股惊人的气势,从陆仁身上爆发出来。



陆仁走进武技阁,将自己外门弟子身份令牌亮了出来,对着守阁长老道:“长老,弟子来挑选武技!”

外门弟子,是可以随时来借阅武技的,除了黄阶武技需要贡献来借阅,其他的武技,随时都可以借阅。

这也是外门弟子的特权!

守阁长老瞧了眼陆仁的令牌,惊讶道:“你就是那个陆仁?那个连一条龙魂都没有召唤出来的废品血脉?”

听着守阁长老的话,陆仁一脸无语,看来自己废品血脉的身份,已经传遍了整个宗门。

“外门武技阁里,可没有人阶下品的武技,最低都是人阶上品武技,你恐怕要白跑一趟了!”

“什么?”

陆仁微微一惊。

守阁长老四处张望一番,对着陆仁招了招手,小声道:“不过,老夫私藏了一本人阶下品炼体武技,你若感兴趣,老夫便宜卖给你!”

“炼体武技?”

陆仁眼眸一亮。

“长老,你一个武技阁长老,居然私下卖武技给我?”

陆仁怪异的看着长老。

“你休要胡言,这可是老夫当年云游,从一处秘境所得,并非宗门秘籍,本来老夫打算卖给那些天才,可那些天才看不上人阶下品武技!”

守阁长老立刻解释起来。

“哦?”

陆仁心里一动,道:“长老,能否让弟子开开眼界?”

守阁长老从一个书架抽出一本书籍,拍了拍上面的灰尘,递到陆仁面前。

“淬气强身诀!”

陆仁看到书封上的字,果真是一门人阶下品的炼体武技。

“淬气强身诀,人阶下品,千年前流传下来的炼体武技,武者能凭借自身体内的灵气,淬炼身躯,最后修得琉璃金身。”

守阁长老将秘籍抓了回来,道:“要不要?一口价五十万铜钱,你若拿不出来,可以赊账!”

“五十万?”

陆仁瞪大眼睛,这守阁长老简直狮子大开口。

一门人阶下品的武技,价值也就十万铜钱,而且来到宗门,可以借阅武技,很少有弟子会花钱购买人阶下品武技。

“如果你不想要就算了,老夫也不强求你!”

守阁长老说完,将秘籍收进怀中,闭目养神。

他算准陆仁肯定会买!

这是人阶下品武技,这还是罕见的炼体武技,陆仁乃废品血脉,只能修炼人阶下品武技。

陆仁眼眸一闪,突然笑道:“长老,你这门武技真有那么玄乎?是千年前流传下来的?我想看看是不是真的!”

“老夫还会骗你不成?”

守阁长老冷笑,心中却暗暗窃喜,这个陆仁果然上钩了。

“只能看半刻钟的时间!”

守阁长老将书籍丢给了陆仁。

陆仁则是拿着《淬气强身诀》,端坐在一旁,背对着守阁长老,仔细翻阅起来。

而守阁长老,则是躺在椅子上,神情悠哉。

一想到马上就能够赚五十万铜钱,心情也是大好。

陆仁拿着书籍,见守阁长老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嘴角微微上扬。

下一刻,他就带着《淬气强身诀》,进入了宝塔空间。

小说《玄幻:史上最强废材逆袭》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给她服用的,不会是那玩意吧?”


看着张子萱的神情,陆仁走了过去,一个手刀将张子萱敲晕了,随后又翻了几个药瓶,认真确认是解药后,便倒出几枚丹药,塞进张子萱的嘴里。

就这样,张子萱在床上躺倒第二天,才清醒了过来。

“你醒了!”

陆仁对着张子萱道。

张子萱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并没有被脱下来的痕迹,又回想起昨晚的一幕,顿时娇羞不已,责怪道:“你居然给我喂那种药?”

陆仁一脸无奈的说道:“我以为是解药。”

“你还说?”

张子萱娇嗔一声,道:“今日之事,就当做没有发生过,明白吗?”

“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能否留下姓名,改日我必定报答!”

“要以身相许吗?”

陆仁不由调笑了一声。

“你!”

张子萱面色一迥,再度羞红起来,不知该说什么。

“哈哈哈,以后你肯定会知道我的,走了!”

陆仁大笑一声,便走出房间。

“如今你杀了聂留香,我奉劝你还是小心点为妙!”

张子萱突然追了出去,大声喊道。

陆仁转身,看向张子萱,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几个月来,斩杀聂留香的任务都没有人能够完成,四大宗门的不少天才,早就盯上这个任务了,谁能够完成这个任务,谁就能在四大宗门内打响名声!”

“你一个开窍境的武者,将聂留香杀了,恐怕没有多少人会相信!”

听着张子萱的话,陆仁冷笑起来,道:“难不成他们想要抢聂留香的头颅去交差不成?”

这头颅,能够完成任务,换取不少下品灵石。

“那可说不准!”

张子萱说道。

“多谢提醒!”

陆仁笑了笑,纵身一掠,几步之下,已经消失在张子萱的视线里。

张子萱愣在了原地,头一次在男人面前吃了闭门羹。

在离火宗,她走到哪里,不是众星拱月一般,可如今,这个男子明明救了自己一命,却对自己爱搭不理,甚至连姓名都不愿意留下。

“哼,只要你是青云门弟子,我肯定能查出你是谁了,休想摆脱我!”

张子萱娇喝一声,露出狡黠的笑容。

此时!

万府早已经乱成一团。

万家家主万三千,是个身宽体胖的中年,急得在府中来回踱步。

他女儿已经被掳走一晚上了,不用想,都知道自己女儿会是怎么样的下场。

“老爷,小姐和陆少侠一起回来了!”

突然,管事急匆匆的赶来汇报。

万三千冲了出去,便看到陆仁和万翠兰一起走了过来。

“女儿,你没事吧!”

万三千冲到万翠兰身边,上下检查一番。

万翠兰笑道:“爹,我没事,被掳走的可不是我,是陆公子!”

万三千一脸疑惑。

接下来,万翠兰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都说了出来。

万三千听完后,不由问向陆仁,道:“陆少侠,那聂留香怎么样了?”

陆仁手掌一挥,将聂留香的头颅丢了出来。

那聂留香的脑袋,眼睛瞪得滚圆,死死的盯着前方,那英俊的脸庞上,满是鲜血,显得异常狰狞。

许多府丁,丫环看到聂留香的头颅,都不由吓了一跳。

“聂留香!”

万三千一惊,激动的对着陆仁道:“陆少侠,万某无以为报,日后若有差遣,派人捎个口信来万千米行,万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说完,万三千就要跪下。

陆仁上前一步,将万三千搀扶起来,笑道:“万叔,您言重了,惩奸除恶本就是我们宗门弟子分内之事,更何况翠兰小姐对我有救命之恩,如今聂留香已死,你们也不必担心受怕了!”

万三千道:“陆少侠,你替我解决这个后顾之忧,我必须要报答你,万某虽然不是什么大家之主,但一些钱财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万叔,报答就免了,我完成这个任务,就有二十块灵石!”

陆仁委婉拒绝。

万三千道:“陆少侠,这一次不是你,那两个武者怕是要将我的家底掏空,你可千万不能推脱,否则万某心里有愧啊!”

“万叔,我身上有不少不义之财,你能否帮我处理掉,全部换取下品灵石?”

陆仁说道。

万三千自然知道陆仁所指的不义之财,随后点头道:“陆少侠,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可以将东西给我,我全部帮你处理掉!”

“那便麻烦了!”

陆仁道。

“不过,我连续附近的商铺,可能需要一些时间,这几天你就待在万府,也好让翠兰尽一下地主之谊!”

万三千说道。

“好!”

陆仁点点头,便将聂留香身上的东西,除了一些自己要的灵石铜钱和百窍草之外,全部都给了万三千。

接下来的几天,陆仁便待在万府。

而陆仁杀死聂留香的消息,也是在临江城传的沸沸扬扬。

几乎每一个酒楼,客栈,都在谈论这件事情。

“那个陆仁乃是青云门的外门弟子,仅仅是一个开窍境的武者,居然将聂留香杀死了!”

“这怎么可能?聂留香开启了十个灵窍,还修炼云鹤功,连灵溪境的武者都杀不死他,他到底怎么办到的?”

一座酒楼之中,许多宾客议论起来。

坐在角落的两个少年,听着谈话,皆是皱了皱眉。

“我们来晚了一步,聂留香居然被那个废血脉给杀死了!”

说话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鬼剑传人褚飞扬。

而另外一个少年,年龄稍大,气息却十分强大,已经达到灵溪境四重!

早在半个月前,褚飞扬便修炼功法,成功突破到了灵溪境一重,便打算来完成斩杀采花大盗聂留香的赏金任务,可刚刚抵达临江城,就听到陆仁斩杀了聂留香的消息。

“这个陆仁,还真不怕死了,得罪你们鬼剑门,居然敢出来抛头露面!”

旁边的少年摇了摇头。

“纳兰师兄,那陆仁怎么可能杀死聂留香?”

褚飞扬一脸不可思议,道:“以他的天赋,想要杀死聂留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开启第十个灵窍,这才过去一个多月时间,他如何开启到十个灵窍,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废血脉!”

纳兰飞眼眸闪过一丝杀意,道:“管他如何杀死的聂留香,既然他来到临江城,就别想活着回青云门!”

“纳兰师兄,陆仁杀了我师兄师弟,古师兄已经下了死命令,让我找机会杀他,如果我们这一次能杀了他,古师兄肯定会器重你的!”

褚飞扬道。

纳兰飞也是点点头,古逸凡可是皇道门第一核心,还是鬼剑传人,能够得到他的器重,必定能一飞冲天。



此时,纳兰欣脸色微沉,她连续的攻击,竟然全部被陆仁挡了下来,丝毫伤不了陆仁分毫。

“大蛇斩!”

纳兰欣一蹙眉,体内六个灵窍的力量全部爆发出来,双拳握着,整个身躯仿佛如一只蛇首,向着陆仁撕咬而去,发出致命性的攻击。

此时此刻,陆仁深感自己的武技威力太低了,虽然都修炼到圆满,但威力依旧比不上大成的人阶上品武技。

“我修炼的武技,还是劣势!”

陆仁暗暗摇头,随后七个灵窍的力量全部施展出来,圆满的猛虎拳狠狠轰击而去。

轰!

两人的拳掌狠狠碰撞在一起,产生一道巨响,将那擂台,都震荡的摇晃了起来。

唰唰!

两道身影,皆是后退,纳兰欣后退了十几步,而陆仁仅仅是倒退了两步。

唰!

不等纳兰欣站稳,陆仁一步踏出,宛如灵猫跳跃,飞扑而去,来到纳兰欣面前,一拳将纳兰欣直接砸飞了出去,跌落在擂台下。

“哈哈哈,好!”

大长老眼眸一亮,疯狂鼓掌。

谢狂干笑一声,客套的说道:“孟长老,你们青云门果真寻得一块瑰宝,不过你们说他是神品血脉,是不是有些托大了?”

“一个月时间,将三门人阶下品武技修炼到圆满,就算是七品血脉的天才也做不到,不是神品血脉是什么?”

大长老笑道。

“哼!”

谢狂冷哼一声,道:“那就让我宗门的六品血脉,和你们宗门的神品血脉斗一斗,看看谁更强!”

褚飞扬已经看出来了,陆仁和他一样,都开启了七个灵窍,刚才击败纳兰欣的一拳,力道明显强了许多

陆仁击败纳兰欣后,目光投向褚飞扬,道:“褚飞扬,可敢一战?”

此言落下,人群不由震惊起来。

任谁都没有想到,陆仁居然还想要挑战褚飞扬,这可是鬼剑传人,能够成为鬼剑传人者,可不仅仅是六品天赋那么简单。

褚飞扬也没有想到,陆仁敢当众挑战自己,不由笑道:“好,等你休息一会!”

“好!”

陆仁点点头,便在擂台上休息起来。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

褚飞扬也是一步步走到了擂台中央,距离陆仁相距十米的位置站立着。

褚飞扬打量着陆仁,道:“你们青云门果真有着心机,能够在两个月内开启七个灵窍,并且将三门人阶下品武技修炼到圆满,你的血脉至少达到六品!”

“我只是废品血脉而已!”

陆仁说道。

“既然你背着长剑,那就拔剑吧,看看是你的剑法强,还是我的剑法更强!”

话音落下,褚飞扬从身后抽出长剑,璀璨的剑光爆发而出,刀刀剑光闪烁,笼罩陆仁。

陆仁从身后拔出火灵剑,以基础剑法,一连劈砍出十几剑,直接迎击过去。

锵锵锵!

两把长剑疯狂的撞击在一起,迸发出耀眼的火光,将两人的身形都给遮掩住了,只能够看到火星四溅。

两人剑法碰撞,几乎没有施展任何强大的剑法,完全就是基础剑法的碰撞,速度快到极致,稍有差池,就极有可能丧命。

四周的弟子,看到这激烈的碰撞,也是暗暗震惊,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能够将基础剑法修炼到如此娴熟的程度。

这哪里像开窍境的武者?

哪怕是灵溪境的武者,也很难展现出如此剑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