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完整文集阅读

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完整文集阅读

花苗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由网络作家“花苗苗”近期更新完结,主角苏映枫莹儿,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不是说没有指定哪一个,只说了是楚家女吗?”“当时楚家不就楚宁一个女儿吗?楚夫人虽然生的双生女,但其中一个一出生就死了,后来楚宁被贼人拐去了,又说是二女儿身子太弱,所以一出生就送到了庄子里去将养……”听到这里,楚莹再也坐不下去,匆匆起身出了那家茶楼。回府的路上她一直心神不宁。楚宁从她手里抢走了映枫哥哥是不争的事实!......

主角:苏映枫莹儿   更新:2024-06-13 21: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映枫莹儿的现代都市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完整文集阅读》,由网络作家“花苗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由网络作家“花苗苗”近期更新完结,主角苏映枫莹儿,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不是说没有指定哪一个,只说了是楚家女吗?”“当时楚家不就楚宁一个女儿吗?楚夫人虽然生的双生女,但其中一个一出生就死了,后来楚宁被贼人拐去了,又说是二女儿身子太弱,所以一出生就送到了庄子里去将养……”听到这里,楚莹再也坐不下去,匆匆起身出了那家茶楼。回府的路上她一直心神不宁。楚宁从她手里抢走了映枫哥哥是不争的事实!......

《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完整文集阅读》精彩片段


“啧啧啧!不愧是太子!出手就是大方!不过……太子素来不是都喜欢跟皇上皇后反着干吗?今儿怎么也跟皇上皇后一起送了打赏给那丑……楚宁……”

那人话末想到楚宁要真有过人的地方,他们再喊楚宁丑女,肯定早迟要惹祸上身,就临时改了口。

旁人看了他一眼,都是一脸了然。

而这个时候,楚莹已经震惊愤怒到想掀翻小二刚给她上的茶了。

那个丑八怪凭什么能得皇上他们看重到这个地步!

她可都还没有得到过皇上的打赏!

而皇后跟太后给她的打赏里,也挑不出几件价值连城的东西来!

特别是太子!

太子为什么会对那个丑八怪另眼相看?

他不是因为厌弃女子都至今未娶了吗?

他也从不曾给过任何女子打赏!

楚宁那个丑八怪凭什么能做被他打赏的第一个女子!

这时,她听得隔壁桌一人压低了声音说:“其实两年前我曾撞到过楚宁,当时我因为生意失利,喝的酩酊大醉,撞到楚宁后非但没有道歉还脱口骂了很多脏话,骂完我才认出她是谁来,当时我心里那个慌哦……酒也当场就醒了,生怕她仗着娘家跟婆家的地位直接杀了我!但楚宁非但没有生气,还给了我一粒所谓的解酒药丸,还说她观我面色,我肝不太好,不适合饮酒过度,劝我日后少喝酒来着!”

“那解酒药丸你吃了吗?”

“没吃,但后来有一次我又喝过头时,吐的天昏地暗突然想起来,就拿出来吃了,吃完立马就舒坦了!”

“药效那么好?”

“是啊,最离奇的是那之后过了半年,我因为肝附近不舒服,卧床养了一个月!当时的大夫说我要是少喝点酒就不用遭那通罪了!”

“所以楚宁当时是真的一眼就看穿你肝不好了?”

“嗯!而且我当时问过那大夫,那大夫说寻常的大夫是不可能在发病前半年就看出我肝不好来的,除非是医术相当顶尖的人,例如那些举世闻名的神医医仙什么的!”

“我去,这是说楚宁的医术已经到了神医医仙的程度?”

“说到这个……我之前听说楚宁之所以得皇上看重,是因为她治好了皇上的一些顽疾!”

“我也听说过楚宁嫁进苏国公府后,一直在为苏国公夫妇调理身体,然后短短三年时间,苏国公夫妇的身体就比从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那……真正的楚宁会不会跟传闻中的不一样啊?毕竟传闻中的她可是一无是处的啊!”

“唉!如果她真的没有传闻中的那么不堪,那她当年抢自己妹妹的夫君那件事会不会也另有隐情啊?”

“就算真有什么隐情,我们这些寻常老百姓也不可能知道,但十几年前,皇上给苏国公府的大少爷指婚的对象就是楚家大小姐楚宁!”

“不是说没有指定哪一个,只说了是楚家女吗?”

“当时楚家不就楚宁一个女儿吗?楚夫人虽然生的双生女,但其中一个一出生就死了,后来楚宁被贼人拐去了,又说是二女儿身子太弱,所以一出生就送到了庄子里去将养……”

听到这里,楚莹再也坐不下去,匆匆起身出了那家茶楼。

回府的路上她一直心神不宁。

楚宁从她手里抢走了映枫哥哥是不争的事实!

她一点也不担心楚宁在京城里的名声能够扭转!


其中两个丫鬟是她刚回到楚家时,楚莹分给她的。

她本来并不想要楚莹分的丫鬟,想找牙婆买几个的。

但她那好母亲非要她收下楚莹的人。

当时她不过多说了几句,就被骂不懂事。

甚至还被下人在背后说她不知好歹。

而那两个丫鬟是楚莹派来监视她一举一动的。

前世楚莹进门后不久,她们就回到楚莹身边去了。

之后没少帮着楚莹给她使绊子。

现如今她自然不会留着她们。

还得送她们一份临别大礼。

然后她在那二人中间站定,拔下头上一对金簪分别插到那二人头上,“你们跟了我五年,这金簪是我赏你们的。”

那二人对视一眼,眼里皆满是疑惑。

那对金簪可是大小姐归家当天,夫人送给大小姐的,大小姐相当宝贝它们。

五年来日日都戴着。

怎么突然舍得赏给她们了?

没等她们回过神来,就听楚宁又说道:“你们是楚莹的人,卖身契也还在楚莹手里,现在你们可以收拾东西回楚莹身边去了。”

那二人心头一跳,连忙双双跪了下去,“奴婢们不知做错了什么惹怒大小姐的事,还请大小姐明言。”

“你们一直以来都做了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最清楚了不是吗?不过我今天让你们走,没有别的原因,只是不想要你们伺候了而已,你们最好趁着我还有耐心,麻溜的去收拾东西滚,别逼我让小白撵你们走。”

楚宁话音都未落下,小白就突然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窜了出来,盘在楚宁肩上“嘶嘶”冲那二人吐蛇信子。

那二人本就怕了它五年,虽说在这之前它还从来没有对她们展露过攻击性,还是当场就吓得有些腿软。

然后她们双双看向了边上的两个老妈子。

想让那两个老妈子帮她们说说话。

二小姐的脾性她们可比外人清楚。

要是她们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赶回去了,二小姐绝不会善待她们!

而那两个老妈子是楚宁回到楚家后,楚老夫人给楚宁的。

她们伺候楚宁倒是很上心。

但她们跟所有楚家人一样,都向着楚莹。

前世楚宁都要被楚莹欺负死了,她们还在帮楚莹说话!

所以现在她们刚要开口说什么,楚宁就抢先说道:“你们也去收拾东西回楚老夫人身边。”

那两人都已经四五十岁了。

跟在楚老夫人身边几十年,比那两个小丫鬟要老练得多。

她们一听见楚宁叫的是楚老夫人,而不是祖母,心里就咯噔一跳。

不等她们仔细琢磨,楚宁又开口了,“你们年纪都不小了,我也不想太过难为你们,所以你们最好别逼我难为你们。”

这是她们四个今天非走不可的意思了!

那两人对视了一眼,最后房妈妈道:“大小姐如此突然的把老奴几个遣送回府,只怕会伤了老夫人跟夫人,还有二小姐的心。”

楚宁勾起嘴角冲她们一笑,“他们楚家人有心吗?”

房妈妈给问的一愣。

虽然她们也觉得老夫人跟夫人在把大小姐找回来后,对大小姐远不如对二小姐好。

可那是因为二小姐方方面面都比大小姐优秀的缘故!

大小姐怎么能说楚家人都没有心呢?

且大小姐这态度,明显是她们再说什么都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短暂的犹豫过后,房妈妈带头领着其余三人回房收拾东西去了。

大小姐在这苏国公府里的处境她们可是很清楚的。

苏国公夫妇虽然很看重大小姐,也让大小姐掌管了一部分家事,但最终决策权并没有在大小姐手里。

所以大小姐根本就算不上这府里的主子,反倒像是既要照顾苏国公夫妇,又要料理家事的女管事。

而她们在苏国公府里代表的是大小姐的娘家人。

现在大小姐拿出要跟娘家划清界限的气势把她们赶走,以后肯定会更加不得苏国公府的人看重的……

想着那些,房妈妈收拾好东西回到院中后,远远的冲楚宁福了福身,“大小姐若是后悔了,回府去跟老夫人赔个不是,老奴等就能再回来伺候大小姐的。”

楚宁冷冷一眼扫过去,“滚!”

房妈妈心下骇然,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大小姐一直都是很好说话的,今天跟姑爷说完话之后就变了性子……

只怕姑爷是想迎二小姐进府了吧?

等房妈妈四人相继出了清风苑,楚宁才看向那最后的一个人。

那人名叫朱兰。

三十岁左右。

长相温婉,体态丰腴,举止端方。

是三年前她出嫁后,皇上硬塞给她的厨娘。

她曾一度以为朱兰是宫里的御厨,所以才有那般不俗的气质。

但朱兰却不是皇上的人。

而是太子的人。

前世太子死后,朱兰跑来跟她请辞的时候,她才知道的。

然后她到快死了都没有搞明白,太子为什么要借皇上的手塞一个厨娘给她!

总不能是太子知道她胃不好,还无比挑食吧?

明明她跟太子从来就没有生出过任何交集……

暗暗琢磨到这儿,楚宁瞧见朱兰冲她跪了下去,然后不卑不亢的开口说道:“大少奶奶若是有话想问奴婢,尽管问就是,奴婢定知无不答,答无不尽。”

楚宁仅犹豫了一瞬,就脱口问:“太子派你来我身边时,有没有说过什么?”

朱兰猛地一怔。

显然她万万没想到楚宁会问她这个。

好一会儿朱兰才如实说道:“殿下说大少奶奶您很挑食,让奴婢务必尽快摸清大少奶奶的口味喜好,然后让大少奶奶每天都吃好吃饱。”

“每天都吃好吃饱……”

楚宁有些失神的低低念着那七个字,心里有一股很强烈的熟悉感。

以前肯定有人对她说过这话。

还肯定不止说过一次!

可会是谁呢?

如果是太子,为什么她没有相关的记忆?

这时,她又听见朱兰问:“大少奶奶也要让奴婢回殿下身边吗?”

“这要取决于你家殿下。”

“奴婢愚钝,还请大少奶奶明示。”

“你去跟你家殿下说我要见他,如果他不肯见我,你就不用回来了。”

“奴婢明白了,奴婢这就去东宫求见殿下。”

“……”

楚宁没再说话,只站在原地目送朱兰往外走。

太子是当今皇上的长子。

其三岁开蒙,四岁便能作诗,五岁开始习武,七岁就能与京中第一高手过招,被誉为他们东辰国数百年都难得一见的文武奇才。

但其八岁时生了一场大病,此后也一直体弱多病,一度被传活不过二十岁。

虽然最后他活到了二十五岁……

不过八岁哦?

然后太子还跟她同龄……

突然,她想起了她丧失了大半记忆的那三年!

她五岁时被歹人从家中抓走,八岁才得师父相救带入药王谷,中间有三年她被关在京中某个地方做药人,那期间的经历堪比身处炼狱,后来那段经历还化作梦魇缠了她很久,她师父为了让她忘掉那段经历,还花重金为她寻了一位擅催眠的高人……

难道在那炼狱一般的三年里,她跟太子有过交集?

可堂堂太子,怎么可能在那个炼狱里呢?


当下便坐起身褪去上衣往床上一趴,“开始吧。”


楚宁有些一头雾水的看着他。

心说他一个男人,怎么能比女人还善变呢!

这话题说换就换!

但她还是立刻就从夜思手中接过了针盒。

夜幻气喘吁吁的赶过来时,她都已经把君默扎成刺猬了。

掉头看了夜幻一眼,就道:“师兄你来晚了,我都扎完了。”

“没事,我就是来看结果的,反正你用的那套针法我也不太可能学会。”

“勤能补拙,多看看,多练练也就会了。”

“那小师妹你下次等我来了再开始。”

“好。”

楚宁应的很是爽快,应罢一转回头就见趴在床上的君默正幽幽怨怨的看着她。

她心里头莫名就是一跳。

他喜欢她……

又在她跟师兄说话的时候摆出这么一副弃妇的表情……

这是醋了吗?

那他今儿反常的在他面前袒胸露……肉,别是因为她昨儿个给苏映知施针那一茬吧?

再结合叶总管前面的那番话……

好吧!

太子妃还是她!

可她不想做他的太子妃!

也不可能做他的太子妃!

但她心里那么想着,嘴上却脱口丢出了一句,“我是大夫。”

“天底下大夫多的是,你可以只做我的大夫。”

“那不可能!”

“……”

“虽然我也不是那种圣母心泛滥,逢病人就上去医治的大夫,可要给什么人治病,选择权在我手里!就算您是太子,是我的合作伙伴,您也不能霸道不讲理的要求我只给您一个人医治!”

“……”

“再者,除了殿下您跟苏国公府二房的人以外,我还经常会去给皇上请平安脉,且几日后,我还要去给太后请平安脉,殿下您是想让我不管您父皇跟皇祖母吗?”

“……”

君默死死拧着眉毛,等了半晌见她不再说什么了才有气无力的道:“我才说一句,你数数你都说多少句了……”

楚宁知他此时是因为施针的效果上来了,才那么有气无力的,但他语气中那几分叫人无法忽视的委屈却是叫她无端生出了一点心虚。

明明她说的都是事实,可他这一委屈,倒像是她欺负了他似的!

且他堂堂一太子,怎么动不动就委屈呢!

这他以后身子骨养好了,数十年后顺利登基了,那不得被满朝文武欺负死啊!

完事回后宫再被他的皇后妃嫔们欺负……

想着楚宁就摇了摇头,心说他要是个好欺负的人,坊间就不会有那么多他凶残狠戾喜怒不定的传闻了,可能只是在她面前才有这样的一面吧……

想到这儿,楚宁心下突然泛起了点点涟漪,而君默又恰好在这个时候很轻很轻的说:“我也不是霸道不讲理的人,但有一点,往后你给男子施针看诊时,身边得有不下三个人陪同。”

楚宁心说那要是遇上特殊情况,边上找不到三个人呢?且他身为合作伙伴,也没权力干涉这个!

但她听他声音都那么虚弱了,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继续跟他争辩,就点了点头。

点完就看见他嘴角勾了勾。

不由得也有些想笑。

他还挺好哄的!

这个时候,夜幻搁她身边盯着她直皱眉。

殿下在小师妹面前俨然是换了一个人。

那般巨大的反差,是很容易就会让人沦陷其中的。

毕竟那会让人觉得他是与众不同的。

虽然殿下待小师妹也的确与众不同……

可他是太子!

是未来的皇上!

夜幻正暗暗发着愁呢,突然手腕被人抓住。



约莫过了一刻钟后,萧文袖估摸着楚宁快要来了,才让苏映枫起来落座。

本来按照她的脾性,枫儿做了那种糊涂事,她是会当着楚宁的面罚枫儿好好跪上一跪的。

但今儿有楚宁让枫儿下跪相求那一茬在先,她就必须得让楚宁知道她的态度,再顺便敲打楚宁一番才行了!

免得以后楚宁仗着背后有皇上撑腰,爬到枫儿头上去了!

然而又过去半刻钟后,桂嬷嬷却独自一个人回来了。

萧文袖脸色当场就是一沉,“楚宁不来?”

“是,大少奶奶说她知道老夫人您此时唤她过来是为哪般,但她心意已决,如若老夫人要替大少爷做主迎楚二小姐进府,就请先替大少爷给她一封休书。”

“……”

楚宁竟然主动要休书?

萧文袖不可置信了一瞬,才勃然大怒,“她好大的胆子!她是以为她身后有皇上撑腰,我们不敢给她休书吗!”

桂嬷嬷低下头不敢说话。

她去清风苑时,大少奶奶正在药房里头忙着。

而她在门口请完安后,还什么都没有说,大少奶奶就自顾自的说出了那些话。

语气还平淡的都有些冷漠了。

与往常对上任何人都笑脸相迎温声软语的大少奶奶简直是判若两人。

所以她觉得大少爷除了跟楚二小姐珠胎暗结外,肯定还做了其他触及了大少奶奶底线的事情!

不然那么喜欢大少爷的大少奶奶是不可能突然之间就生出那么大变化的!

而苏映枫听了萧文袖那话却是略显兴奋的问道:“祖母,休书是楚宁自己要的,皇上应该不会怪罪我们吧?”

萧文袖没好气的一眼瞪过去,“你如果不想要世子之位了,现在就可以去写休书了!”

“……祖母,孙儿不明白,皇上为何这般看重楚宁?她除了会点医术外,明明就一无是处了啊!”

“你祖母我也不明白!但你祖父是个明白人,你有胆子就问他去!”

“……”

苏映枫沉默了。

他三年前其实是问过的。

但祖父只丢给他一句“你如果想要那世子之位,还想日后继承苏国公府,就别多问”。

而眼下他是真的不敢去问了。

要是祖父知道了莹儿怀孕一事,他免不了要挨一顿板子!

不过莹儿怀的是他们苏国公府的血脉,若是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他也只有冒着挨板子的风险去找祖父了!

祖父虽然对楚宁好的有些离谱,却也总不至于弃莹儿腹中的孩子不顾,还向着楚宁吧?

然后他又小声问道:“祖母,我跟莹儿现在该怎么办?我倒是等得起,可莹儿肚子里的孩子等不……”

“你要是等得起,就不会做出那种糊涂事了!”萧文袖语气很不好,却转而就冲桂嬷嬷说道:“你去楚家走一趟,把情况大致跟楚莹说一说,让她自个儿想办法。”

“是。”

桂嬷嬷再度应声而去后,萧文袖又对还想要说些什么的苏映枫说道:“你可以趁此机会重新认识认识你的莹儿。”

苏映枫皱皱眉,又张了张嘴,却最终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口。

他明白祖母的用意。

无非就是想让莹儿唆使家人来逼迫楚宁点头。

毕竟楚宁虽然对莹儿很不好,对她父母兄长们却素来都是言听计从的。

可莹儿都已经怀上他的孩子了,身为莹儿姐姐的楚宁却还死活不肯点头让莹儿进府,这种情况下莹儿耍点小聪明唆使家人来逼迫楚宁,又有何不可了?

祖母肯定是因为莹儿婚前失贞,对莹儿有偏见了!

但他是不会因为莹儿在这个时候做了些什么,改变对莹儿的心意的!

因为他爱的是莹儿整个人!

莹儿的一切他都能接受!

……

清风苑。

楚宁从丫鬟口中得知桂嬷嬷去了楚家,非但一点都不意外,还立刻就猜到了萧文袖的用意。

前世她尽心尽力的伺候了萧文袖二十年。

前十年端茶送水喂药。

后十年端屎端尿喂饭。

可谓是比孝子都要孝子了。

但萧文袖从来都只有在无关痛痒的小事情上站她这边。

每每涉及苏映枫脸面跟威严,以及苏映枫跟楚莹的那些个孩子的事情,萧文袖都会狠狠地敲打她。

还在苏映枫推她出去做楚莹的替死鬼时,让她认命!

当时的她除了认命确实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但老天爷给了她一次不认命的机会!

这一次,她断不会再去替苏映枫做那孝子了!

因此她立刻就起身去药架上,把之前为萧文袖准备的几盒安神香拿给了前来报信的丫鬟,“你之前不是说你娘经常整宿整宿都睡不着吗?你把这些安神香拿回去给她用,保准她每晚都能一觉睡到天亮。”

“可……可这不是大少奶奶您为老夫人做的安神香吗?”

“老夫人以后用不上了。”

“那奴婢就替奴婢的娘亲谢谢大少奶奶了!”

双儿以为楚宁的用不上了,是没有用的必要了,就欢天喜地的把那几盒安神香接了过去。

楚宁倒是从双儿脸上的表情里看出来了,但她没有解释。

双儿是宝墨堂的丫鬟。

她不过是在给萧文袖夫妇调理身体的时候,分了点残渣药粉去治好了双儿的腿疾,双儿就一直向着她了。

但双儿能力有限,一直以来也就只跟她通报过一些小事情。

可楚莹容不下有人向着她。

唆使萧文袖把双儿打发出府,嫁给了京中一个屠夫。

当时的她一心扑在苏映枫身上,得知双儿被送出府嫁人了,她还认为萧文袖给双儿的,一定是好归宿。

直到入狱后,她才从前去冲她耀武扬威的楚莹口中得知双儿当时嫁的那个屠夫在京中恶名远扬。

在双儿嫁过去之前,那屠夫已经打死了五个夫人。

但京兆府里有他的亲戚,他一次都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

且双儿嫁过去后不到半年就已经死了!

想到这儿,楚宁特意开口嘱咐了一句,“别让第三个人知道这安神香是我给你的。”

双儿愣了愣,随即就了然应道:“大少奶奶放心,奴婢会告诉娘亲跟家中旁人,这是奴婢花重金买的。”

“嗯,去吧。”

楚宁摆摆手,在双儿躬身告退后,步出药房,把她清风苑里的下人全部都召集到了院中。

统共也就五个人。

却有四个人是不能用的!


萧文袖沉着脸,情绪不明的看着苏映霞。


一年多以前,霞儿脸上的皮肤刚有了很大改善时,她得知霞儿是用了楚宁给的药,立刻就把楚宁叫到宝墨堂,让楚宁也给三房四房的几位姑娘配点药。

但楚宁说她医术不精,只是歪打正着的配出了适合霞儿的药。

那之后楚宁拿给三房四房的姑娘们用的药也确实没有生出一丁点效果。

当时她还不知道楚宁有着一手好医术,也就信了楚宁的话。

可如今她已经知道楚宁有一手好医术了,自然不会再轻易相信楚宁的话了。

所以她听见楚宁那话的第一反应就是楚宁想挑拨她跟霞儿的关系!

但霞儿发现她脸色不对后的反应又着实有些可疑……

苏映霞被萧文袖看的心里直发怵,正欲再解释两句,萧文袖就突然起身去到楚宁面前问:“你当真不打算去见见你父亲?”

“都断绝关系了,那便不是父亲了。”

“唉!”

萧文袖低低叹了一口气,“虽说不论你与娘家闹到何种地步,都不会改变你是我们苏家媳这一点,但你也同时摆出了一副想与我们划清界限的态度,你到底想要什么?明明你现在只要停止胡闹,服个软,就能得到你从前梦寐以求的一切了!”

楚宁嘲讽的勾了勾嘴角。

她梦寐以求的一切?

指跟苏映枫圆房,再得苏映枫好好待她?

还有与楚家人解除误会,让他们如幼时一般疼她宠她?

前世的她,穷尽二十多年都没能做到!

如今她倒是有可能做到了,可她已经不想要了!

对上她嘴角那抹嘲讽,萧文袖脸色暗了暗,却没有发作,而是又说道:“你父亲鲜少来我们国公府,我怕枫儿一人会怠慢了他,得去露个脸。”

话落萧文袖看了苏映霞一眼便往外走。

苏映霞连忙跟了上去。

路过楚宁身边的时候,苏映霞还狠狠瞪了楚宁一眼。

楚宁回了她一个明艳而充满挑衅的笑。

完事就见苏映霞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一言难尽。

想来是她顶着脸上的疤那般笑属实有些骇人吧!

随后清风苑外。

萧文袖跟苏映霞刚一前一后走出去,就瞧见苏映枫正快步走来。

萧文袖便驻足等他走近一些后启口问:“楚大将军走了?”

苏映枫摇头,“岳父大人说岳母因为他们没有同她商量就对外宣布了跟楚宁断绝关系气到吐了两三回血,但岳母不愿喝药,执意要楚宁回去给她诊脉抓药。”

萧文袖听的直皱眉。

俞静姝过往也没有多么在乎楚宁,怎么就气吐血了呢?

还是说……

那只是楚家人用来骗楚宁回去的说辞?

毕竟楚家人已经三番两次的派人来叫楚宁回去了,楚宁却始终都没有回去!

可若是那般,楚家人对外宣布跟楚宁断绝关系一事怕也只是一出激将法了!

在她暗暗这般寻思的功夫里,苏映枫已经绕过她们大步往清风苑里走了。

显然是没有对俞静姝吐血一事生出任何怀疑,急着去跟楚宁说。

但守在清风苑门前的夜念夜盼二人再一次将他拦了下来,“苏大少爷请留步,我们小姐说了,楚家人的死活与她无关,还请苏大少爷不要拿楚夫人吐血了这种小事情去叨扰我们小姐。”

“小事情?她母亲都吐血了!还因为想见她不愿服……”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就听她笑着说:“五年前我离谷时,师父让我对外隐瞒实力跟出身……”

话到一半,莹儿收声撩起耳边的一缕碎发别到耳后,期间手指不经意的触碰了一下她脸上的一道疤。

然后她才把话说完,“不然就不放我出谷。”

夜幻缓缓眨了一下眼,在她那双清丽动人,仿佛会说话一般的眼睛注视下,秒懂了她的暗示,当下就把想问的话压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面前那紧闭了整整一天的门突然开了。

身着白色寝衣,墨发散乱,面白如纸的君默冷着脸跟白无常似的阴恻恻冲莹儿问:“你是来给我施针的,还是来跟夜幻相认的?”

他脸又臭又冷,声音也冷的渗人,还带了那么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但莹儿闻声看向他,却莫名从他眼里看出了那么一两分委屈。

且她还觉得那一两分委屈给了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让她不自觉的就冲他笑了起来,“臣妇自然是来给殿下施针的,跟夜幻师兄相认只是顺便。”

毕竟她小时候很有可能不知死活的撩拨了他,还没把他当回事,将他跟那些噩梦般的经历一起忘干净了。

她觉得她得对他好点儿。

但她也只能尽可能的对他好点儿了。

这辈子她除了报仇,就只剩下回药王谷孝敬师父,陪伴师兄们了,绝不会再触碰情爱!

而君默周身的冷意因她的一个笑瞬间散了大半,咋舌了一声,道:“都说你在我面前不用自称那些虚的了。”

莹儿很好说话的点了头,也改了口,“不早了,请殿下去躺下吧,我给殿下把个脉就要开始施针。”

她话音未落,顾清就上前把君默扶回了榻上。

因为他看见君默抓着门的手背上都爆出青筋了。

可见是用尽了全力才站稳的。

随后莹儿为君默把脉时,顾清跟夜幻就一左一右的站在她身后看着。

期间她掉头看了夜幻一眼。

眼里满是疑惑跟纳闷。

夜幻当场就想扶额。

就他所知,殿下之前去夜会她的时候,她给殿下把过脉。

想来她此时是在疑惑殿下的脉象怎么比当时更虚了,同时纳闷他是不是偷懒了。

天地良心!

他都快把殿下当成自个儿的祖宗照顾了!

是殿下自个儿不爱惜身子!

而殿下故意不吃不喝,可能就是为了在她面前装虚弱!

虽然殿下本来就已经虚的不能再虚了……

可他还是要说!

殿下心机也太深了!

他这被师叔他们当成宝贝疙瘩宠着藏着的小师妹怕是早迟得被殿下吃干抹净!

然后他看见莹儿朝夜思伸过手去。

夜思立刻把一个保养的十分好的锦盒放到了她手上。

那锦盒上面刻着‘九转轮回针’五个字。

夜幻眼神瞬间亮了。

那是神医谷的镇谷之宝!

传闻神医谷谁医术最好,谁才有资格拥有它!

而他师父之前跟他说起这针的时候,说它在他们师叔手里!

而他师叔又是一个恪守规矩,十分死板的人,若非小师妹医术已经在师叔之上了,师叔是不会单单因为疼爱小师妹这种理由就把这针给小师妹的!

看来殿下有救了!

在他暗自兴奋的功夫里,莹儿已经打开盒子,把要用到的针一一挑了出来。

挑完她就伸手去扯君默腰带。

但君默飞快的用双手护住了自己腰带,“你这是作甚?”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俞静姝今日是等到孙瑜出府进宫去了,才动身前来苏国公府的。

一路上她都有些心神不宁。

故而一听见车夫说苏国公府到了,她就立刻撩起窗帘往外面看去。

然后她就一眼看见了莹儿。

但她唤罢后,莹儿虽是停下了上马车的动作,却没有立刻回转身看向她,她的一颗心霎时就微微拧了起来。

等车夫把马车停稳后,她急急步出马车,没等冬伶扶她就自行跳了下去。

刚一站定,她就看见了素问。

心下猛地就是一跳。

这个时候母亲应该还在进宫去求见皇后的路上,怎么皇后身边的素问姑姑就已经来找宁儿了?

难道母亲进宫前,已经让人送了拜帖进宫?

且还在拜帖中提及了宁儿?

她当下就决定要跟莹儿一起进宫。

却见莹儿终于回转身看向了她。

眼神冷淡的仿佛在看什么陌生人一样。

让她生生止住了脚步。

就听莹儿声音淡淡的唤她,“楚夫人。”

俞静姝身形微微一晃,“宁儿你这是做什么?你难道真要因为那么一点小事不认我这个娘亲了吗?”

“小事哦?”

莹儿自嘲的笑了起来。

也是。

跟她相关的事,无论多大,在他们楚家人眼里都不过是一桩无足轻重的小事。

但换做楚莹,就算只是掉了一根头发,对他们来说也是天大的事情。

她顿时不想再跟俞静姝多说一个字了,转身搭上夜思的手便上了马车,径直入了马车内。

速度快的俞静姝都没来得及再叫住她。

素问见状心里虽有些疑惑,却也只冲着俞静姝道:“楚夫人,奴婢是奉皇后娘娘的命令来接令爱进宫议事的,未免皇后娘娘久等,奴婢与令爱要先行一步了。”

俞静姝忙快步走过去,“我与你们一同进宫。”

“这怕是不太合适,因为皇后娘娘今日要与令爱商议一件很要紧的事,楚夫人若有事要求见皇后娘娘,还请之后再自行入宫。”

这么说完,素问就让人赶着马车走了。

俞静姝停在莹儿先前站的位置,看着那辆转瞬之间就跟她拉远了距离的马车,心不受控制的彻底慌了。

宁儿今日的态度,绝不是生气了那么简单!

怕是真的想跟他们划清界限啊!

等那辆马车转弯离开了她的视线,她立刻捏紧双手冲冬伶道:“出城,去将军营中。”

此时那边马车上,与夜思相对而坐的素问没忍住多看了莹儿好几眼。

而莹儿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周身散发着一股不想与人说话的气场。

因此素问什么也没说,也什么都没有问。

进宫后,她们的马车直接停到了凤仪宫外面。

莹儿领着夜思跟在素问身后进入凤仪宫后,一个小宫女匆匆跑来冲素问说:“辅国大将军府的老夫人正在主殿跟皇后娘娘说话。”

素问便冲莹儿道:“奴婢先领苏大少奶奶您去偏殿等候。”

莹儿抿了抿嘴,问:“楚老夫人今日进宫求见皇后娘娘兴许跟我有关,能否劳烦素问姑姑去问问皇后娘娘,我能否去主殿后面旁听?”

“容奴婢去问问皇后娘娘。”

“有劳了。”

莹儿话落跟着素问去到了主殿外,然后站在外面等候。

不一会儿素问就从里面出来了,“苏大少奶奶请随奴婢来。”

随后主殿后方的小隔间里,莹儿刚站定,就听见了当今皇后温澜的声音,“楚莹也是本宫看着长大的,她与莹儿的感情之好本宫也很清楚,但三年前,皇上问莹儿是否愿意娶莹儿时,莹儿却说的是他愿意。”

“当时皇上可没有让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所以本宫觉得,他对楚莹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更何况他答应了娶莹儿,却在大婚当天相继用破旧花轿跟公鸡去羞辱莹儿,甚至还拿剿匪做幌子,撇下了莹儿整整三年,连本宫与皇上都因他的作为替莹儿动怒了,老夫人你们就一点也不生气?竟还想把楚莹也嫁给他?”

“莹儿会那般对待莹儿,错并不在他,而在莹儿自身!莹儿不顾所有人反对跟莹儿抢夫君的时候,就该知道会遭报应!那是她自作自受!”

这话,孙瑜说的是掷地有声且怒气冲冲。

可见是她发自肺腑的真实想法。

温澜眉头当即就微微拧了起来。

且不说莹儿本就是莹儿的未婚夫了!

莹儿之所以能嫁进苏国公府,是因为他莹儿想要世子之位,自己在皇上面前点了头!

虽说这一点她不好摆到明面上来讲,可精明无比的楚老夫人肯定也是心知肚明的!

但楚老夫人却半分都没有怪罪身为外人的莹儿,而只是一味的在怪罪亲孙女莹儿……

如此的差别对待,她一个外人听了都要生气了,莹儿一个小姑娘听了还不得难过死?

早知道她就不让莹儿到后面旁听了!

又听孙瑜说:“莹儿那孩子是个认准了某件事某个人就会一条道走到黑的人,这三年来,我们想尽了办法让她忘记莹儿,却反而让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莹儿,所以如今莹儿回来了,她才会宁愿做妾也要嫁进苏国公府。”

“可皇后娘娘您也知道,她若为妾,不仅会害了她自己,也会害了她的孩子们!”

“偏偏莹儿那个孽障还死活不同意她进门!”

“而那个孽障不点头,苏国公那边又不会点头同意莹儿让莹儿进门!”

“老身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会进宫来求皇后娘娘您为莹儿做主的!”

“请皇后娘娘看在莹儿对莹儿的一片痴情上,准许她以平妻的身份嫁给莹儿!”

“……”

温澜眉头拧的更紧了。

久久都没有说话。

直到被她赐了座的孙瑜起身冲她跪下了,她才在让人去把孙瑜扶起来的同时开口,“楚老夫人如此偏爱楚莹,想来你们家旁人也是如此,本宫着实有些同情孤立无援的莹儿,故而在莹儿跟莹儿楚莹三人的事情上,本宫会站莹儿这边,想来皇上也会如此,所以楚老夫人请回吧,本宫还要去与莹儿商议要事。”

孙瑜满心不可置信。

她万万没想到皇后会站到莹儿那边!

且还十分笃定的说皇上也会站莹儿那边!

那个一无是处还没心没肺的孽障到底是哪里入了皇上皇后的眼?

不过等等……

皇后说要去跟莹儿商议要事?

难道莹儿眼下也在凤仪宫?

她连忙开口问:“皇后娘娘,莹儿眼下可是也在凤仪宫?”

温澜不答反问:“若是在呢?”

“还请皇后娘娘容老身与她当面说上几句。”

“……”

温澜便扫了一眼边上的宫女。

那宫女转身进了隔间。

然后将莹儿领了出来。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事才让顾清唤人进来清理。

待地上清理干净了,还熏上了香,楚宁才动手一一回收君默身上的银针。

没有收回锦盒,而是放进了一个盛着某种药水的小铁盒里。

然后她往君默嘴里塞了一颗药丸,就招呼着夜幻一起走了出去。

一到外面,夜幻就压着声音问:“如何?你有几成把握能治好殿下?”

楚宁抿着嘴沉默了好一会儿,不答反问道:“太子八岁时,师兄你才十二三岁,我要是没有猜错,当时为太子解毒疗伤的人是余年师伯吧?”

“是。”

“那师兄可有听师伯说起过当时的情况?师伯他为什么没有给太子把毒完全解了?”

虽说她那余年师伯的医术比她师父要差了一小截。

可给当时的太子解毒还是肯定没问题的。

就听夜幻略显惊讶的问:“小师妹你通过把脉跟观察毒血,就知道殿下当年的情况了?”

楚宁没有回答。

虽说只要有心,也可以通过那些判断出来个大概。

但她是切身体会过!

夜幻见她不想回答,这才又把声音压低了几分,道:“我是到殿下身边四五年之后,才慢慢摸清殿下身上当年发生了些什么的,然后我修书询问了我师父,之后他老人家特意赶来京城见了我一面。”

“据他老人家说,他是被师叔绑了丢进宫里的,他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跟当今皇上证实了自己的身份,心里本来就窝着火,而他应下为年幼时的殿下解毒后,都做好准备工作了,小殿下却在听了他的解释后,死活不愿意让他封死那些必须要封住才能彻底解毒的穴位。”

“师父说他当时心想屁大点的孩子说的话肯定做不了数,就打算直接弄晕小殿下开始解毒,结果他还没有动手,小殿下就说他那么做是多此一举,因为他要是成了废人,一样会死。”

“当时小殿下甚至还威胁师父说,师父要是敢擅自封了那些穴位帮他把毒解了,那他醒来后能动了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杀,他还会用能把他的死栽赃到我们药王谷的死法,让我们药王谷背上谋害太子的罪名。”

“当时我师父还没有离开药王谷,担心累及大家,就去询问了当今皇上的意思,没想到当今皇上竟让他按小殿下的意思来……”

说到这里,夜幻又往楚宁身边凑近了几分,“殿下当时才八岁,能做出那样的选择,就意味着他们皇家远没有外人看来的那么和谐!小师妹你可千万不要做皇家媳!”

楚宁撇了他一眼。

心说他这语气,看来是知道太子对她有意了?

然后她前面一踏入东宫,就感觉到了东宫的人对她恭敬的有些过了头!

难不成……

整个东宫的人都知道太子对她有意?

这也太吓人了!

连忙道:“我现在是有夫之妇,日后是下堂妇,不可能做皇家媳的,一来皇室的人不可能同意太子娶一个下堂妇做太子妃,二来我死也不会为妾!所以师兄完全不用担心!”

夜幻却仍旧是一脸的担忧。

从几年前开始,殿下的身体就处在随时都能踏入鬼门关的状态了。

朝堂内外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让皇上另立太子。

但皇上不仅扛住了所有压力,还时不时的会来个杀鸡儆猴,强势的告诉所有人殿下一天不死,太子之位就绝不会易主!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所以她才问了宁儿姐姐她娘不用施针吗。


蓝弯儿深知苏映荷有多聪慧,知她肯定是看穿了什么才什么也不问的,就又转而问了她一句,“你觉得苏映枫是可信之人吗?”

苏映荷不答反问道:“娘亲会因为宁儿姐姐的话燃起生念,不就是觉得宁儿姐姐是可信之人吗?”

蓝弯儿愣了一下,旋即淡淡笑开。

是啊!

她的确觉得苏映枫可信!

尽管苏映枫半点证据也没有摆到她面前!

而她虽然除了钱多一无用处,但她生在商贾之家,看人看物的眼力见可是祖传的!

所以她相信苏映枫既然说了会在她的知儿成为世子的那天告诉她凶手是谁,那就一定会做到!

此后她们母女都没再说话。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夜思将苏映知送了回来,说苏映枫要在药房里给银针消毒,由她送他们。

一出清风苑,蓝弯儿就冲脸色还微微有些泛红的苏映知问:“如何?”

苏映知摇摇头,“大嫂说至少要五次后,我才会有明显的感觉。”

蓝弯儿点点头,没再问其它。

苏映荷却挨到苏映知边上去小小声的问了一句,“哥哥你脸红成这样,是被宁儿姐姐做了什么吗?”

苏映知神色不自然的别开眼,“大嫂能对我做什么。”

“那就是哥哥你想让宁儿姐姐对你做点什么咯?”

“啧!你一个姑娘家,说的这是什么话!”

“嘿嘿。”

苏映荷咧嘴笑了笑,没再说话。

她没有遗传到母亲的美貌,但遗传到了母亲的大方!

加之她打小就喜欢从府里的下人们口中打听有趣的事儿去说给母亲解闷,所以她跟府里的下人关系都很好!

当然……

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

而是存在利益关系的。

下人们喜欢她的银子珠宝,她喜欢下人们口中的趣事儿。

而他们苏国公府又大人又多,趣事儿多到超乎她的想像,那些下人们为了银子珠宝更是毫无底线,什么腌臜事儿都敢说给她听。

譬如她那两个叔叔的房中事!

但是几天前,她从一个宝墨堂的书童口中听说了一件大事。

那就是他们祖父责令他们大哥在七天之内跟宁儿姐姐把房圆了,否则就要把世子之位给她哥哥!

那对他们来说,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啊!

但她跟哥哥说了以后,哥哥却觉得那只是祖父说来刺激大哥的话而已!

直到她告诉哥哥,祖父还说了宁儿姐姐今生必须是苏家媳,死后都必须得葬入苏家祖坟,倘若祖父那话并非只是用来刺激哥哥的,那就意味着哥哥若有了跟大哥一争高下的机会,就有可能娶到宁儿姐姐!

虽然那有些不合乎常理……

可宁儿姐姐当初一没跟大哥拜堂,二没跟大哥圆房的,若祖父有理由必须把宁儿姐姐捆在他们苏国公府,那就不是不可能的事!

然后她哥哥就心动了!

因为她哥哥喜欢宁儿姐姐!

尽管她至今都没有弄明白她哥哥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宁儿姐姐的……

暗暗寻思到这儿,苏映荷突然压低声音问道:“哥哥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宁儿姐姐的啊?”

苏映知抿嘴不答,只是耳朵又红了几分。

这个时候清风苑内,夜思去到药房冲苏映枫禀道:“小姐,苏国公夫人跟苏家大少爷大小姐来了。”

苏映枫微微皱了一下眉就放下了手里的药杵。



他一转头,就看见叶竟用嘴型跟他说:“跟我来。”


随后苏映枫寝殿外边,叶竟一脸严肃的冲夜幻说道:“我们东宫上下,也就你不想殿下跟太子妃修成正果了,你到底对殿下有哪里不满?”

“我小师妹现在还不是那劳什子太子妃!”

“早晚会是的。”

“……”

夜幻沉默了片刻,然后叹了一口气,道:“虽然我对小师妹了解的不是特别多,但我师父说小师妹小时候吃了很多常人无法想象到的苦,所以药王谷上下全都将她视作掌中明珠,一直小心翼翼面面俱到的呵护着。”

叶竟面色微微一沉。

他见过刚被救回来的殿下是什么样子。

然后一步步陪着殿下走到了今天。

而殿下当年曾反复跟皇上说过“宁宁姐伤的比我重,中的毒也比我多”。

所以他能够想象得出太子妃入药王谷后都经历了些什么。

又听夜幻道:“俗话说苦尽甘来,小师妹她吃了那么多苦,本该嫁给一个一心一意待她的夫君,在夫君的宠爱下度过余生,但她偏偏喜欢上了苏映枫那么一个渣滓!如今难得她放下那个渣滓了,怎么能再入皇室这个火坑!”

叶竟也叹了一口气。

皇室,皇宫,后宫,确实是火坑。

但……

“我敢说当今世上,再不会有人比殿下更珍视太子妃了!因为太子妃曾吃过的苦,殿下也吃过,他定不会再叫太子妃吃任何苦的!所以你且安心旁观着吧,殿下会护太子妃余生安稳的。”

“……”

夜幻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叶竟已经转身回殿内了。

等他也重回殿内时,正好看见苏映枫趴在床沿吐出一大口黑血。

量不比上次少。

味道却没有上次浓了。

楚宁照例用棉棒取了血。

然后在收了银针后,喂了一粒药到苏映枫嘴里。

完事把装药的瓷瓶递给夜幻,“这药对他有用,此后每日让他服一粒,三日后,我会再来给他施针。”

夜幻点点头将药收好。

楚宁又从袖袋中拿了一个掌心大小的四方锦盒出来递给叶竟,“殿下目前必须得吃好睡好,下回他再夜里不睡,你就给他房里熏上这个香,回头我会再做些让夜思送来。”

“好。”

叶竟应话的同时很用力的点了几下头。

殿下昨晚确实没有睡。

只不过不是气的,而是身子不舒服。

而殿下从小到大已经用过无数种有助于入睡的熏香了,现在那些熏香对他都已经起不到任何效果了。

但太子妃给的肯定有用!

在他满心激动的仔细捧着那盒熏香生怕摔了的时候,楚宁又给苏映枫把上脉了。

结束后她正欲抽回手起身走人,苏映枫却突然手腕一翻紧紧抓住了她的手。

明明这个时候他应该没有什么力气了,但她挣了两下却没有把手挣出来。

偏偏他还在抓住她的手后,一脸放松的踏踏实实睡了过去。

而她等到他呼吸均匀了,准备用点力把自个儿手抽出来,叶竟却突然跪到她边上说:“楚小姐,殿下有好几年都没有怎么睡踏实过了,加之昨晚又没有睡,您让他就这样多睡一会儿吧!”

楚宁抿了抿嘴,默许了。

她可以对苏映枫身边的所有人,还有楚家的所有人狠下心,可对上待她那般不同的苏映枫,她却狠不下来心。

但她没有想到,苏映枫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都还没有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