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集阅读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

完整文集阅读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

墨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穿越重生《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顾明浩林安安,故事精彩剧情为:这时候借助口袋取了出来,递给了列车员。林安安全程打量着列车员,装作对列车员好奇的样子。这个列车员进来只四张床看了下,连床下都没看,现在看完车票递给林安安就要出去。林安安接过车票,从布兜里摸出一个凉了的鸡蛋递给列车员,笑着说道:“大哥,送给你,辛苦了。”列车员愣了一下,然后‘蹭’的敬了个礼,低声道:“为人民服务。”然后转身出去,随手把车......

主角:顾明浩林安安   更新:2024-05-16 00: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明浩林安安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集阅读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由网络作家“墨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穿越重生《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顾明浩林安安,故事精彩剧情为:这时候借助口袋取了出来,递给了列车员。林安安全程打量着列车员,装作对列车员好奇的样子。这个列车员进来只四张床看了下,连床下都没看,现在看完车票递给林安安就要出去。林安安接过车票,从布兜里摸出一个凉了的鸡蛋递给列车员,笑着说道:“大哥,送给你,辛苦了。”列车员愣了一下,然后‘蹭’的敬了个礼,低声道:“为人民服务。”然后转身出去,随手把车......

《完整文集阅读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精彩片段


林安安半躺在狭窄的上床,头靠着铁架床头,一米六五的身高,蜷着腿,盖着雪白的被子,手里拿着本书,小男孩藏在被子里,缩成一团。

“怎么样,能看出来吗?”

紧张的问着床下的郭暖暖三人 ,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郭暖暖踮着脚尖看了又看,摇了摇头,又点点头,“能看出一点。”

林安安一听,紧张的打了个颤,“把你那个大衣给姐拿上来,把那包吃的也拿上来。”

几个小家伙一听,赶忙把下床的军绿大棉袄扔上了床,又把桌上林奶奶给带的一大包吃的递给林安安。

林安安把军绿大衣叠了下,放在‘凸起’的地方,又把装吃食的布兜放在腿上,书也不看了,打开布袋,在里面小袋子里取出林奶奶蒸的肉包大咬了一口,然后才对着下面站着的三人低声说道:“你们也都上床,不要紧张,小军上上面,暖暖和雪儿在下面,待会儿少说话,知道了吗?”

三人紧张的点了点头,然后手脚并用的上了床,直直的躺下睡觉。

还整齐的都对着里侧躺着,突然之间林安安就不紧张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不能一遇到事儿就慌张,未来的路还长着呢。

‘砰砰砰!’

“查票。”男人说了一声,就拉开推拉门进来。

林安安慢慢咽下嘴里的包子,然后‘嘘’的一声,低声说道:“大哥,弟弟妹妹们都睡了,昨天知道坐火车兴奋的一夜没睡,这一上火车倒困了。”

男人有四十多岁,听林安安说话,笑着点了下头,“车票。”

林安安怕丢了早放到了系统仓库里了,这时候借助口袋取了出来,递给了列车员。

林安安全程打量着列车员,装作对列车员好奇的样子。

这个列车员进来只四张床看了下,连床下都没看,现在看完车票递给林安安就要出去。

林安安接过车票,从布兜里摸出一个凉了的鸡蛋递给列车员,笑着说道:“大哥,送给你,辛苦了。”

列车员愣了一下,然后‘蹭’的敬了个礼,低声道:“为人民服务。”然后转身出去,随手把车厢门拉上。

林安安呼了一口气,然后掀开被子露出了里面的小男孩,“先透透气,等这个人走了再出来。”

小男孩钻出了满是灰土的小脑袋,盯着林安安手上的包子咽了咽口水,然后默默的移开目光,睡好。

男孩是长的真好看,洗干净后肯定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帅哥,林安安戳了戳他的脸,“起来吃点东西,这两天肯定没吃好吧。”

小男孩也不是个扭捏的,一听林安安肯将食物给他吃,高兴的坐了起来,闪着黑亮的眼睛说道:“谢谢你姐姐。”

林安安看着小男孩笑了下,递给他个肉包子,“吃吧。”

然后又打开一个白瓷缸,放到布袋子上面,取出一双筷子递给他。

男孩儿饿狠了,吃的很快,但,即使如此,也没有噎到,不像几天没吃过东西狼狈的样子,反而有种贵公子的样子。

林安安越发肯定小男孩家世不简单。

林安安又默默的给他剥了个鸡蛋递给他,男孩儿感激的看了她一眼,继续快速的吃着。

“暖暖,把水杯递给我。”

郭暖暖把印着‘为人民服务’的白瓷茶缸递给她,林安安端在手里,等着小男孩吃完了喝。

水是上车后,林承安给她打的,还热着。

小男孩直到吃了两个包子,一个鸡蛋,小半缸红烧肉,又喝了半缸水才停止。

“姐姐,谢谢,我吃饱了。”小男孩此时才感觉有点脸红。

这个时代,家家不富裕,两个包子、鸡蛋、红烧肉,都是顶好的吃的了,可他一次性就吃了这么多……

“姐姐,这两天我太饿了,以后,以后会少吃的。”小男孩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着。

林安安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不用不好意思,也不用少吃,姐姐还是能供起你的,你现在可以告诉姐姐你叫什么了吗?”

这个小男孩可是真精,到现在了,自己的消息半点没透露,她都要怀疑是不是经过专业训练了。

果然,一说到正点的地方,小家伙就沉默了,两只小手扣啊扣,满脸的纠结。

“不想说就不要说了,躺好睡一会儿。”

小男孩儿纠结的看了眼林安安,终究还是没说话,躺好闭上了眼睛。

林安安笑了笑,把东西收拾好,递给下床的郭暖暖后,侧头对着闭眼的小男孩说道:“你乖乖睡觉,我出去一下。”

小男孩一听,‘蹭’的坐了起来,紧张的问道:“你去哪儿?”

林安安挑了挑眉眼,小娃娃还是不相信她啊。

可真谨慎,只是,如此机灵的小男孩怎么被拐了呢?

“姐姐去去隔壁车厢,那个车厢有姐姐的哥哥和弟弟,我要去看看他们,你放心。”

这么大的事情,她的和二哥、三哥说说。

男孩儿考虑了一下,最终点点头,又躺了回去。

‘姐姐好温柔,应该不是坏人,应该不会去报信,应该……’周子昂缩着小小的身子,不安的想着。

那个列车员刚刚走过去了,林安安下了床,边穿鞋边对郭暖暖说,“从里面把门插上,除了我回来,谁叫你开门都不要开,也不要说话,我一会儿就回来,知道了吗?”

郭暖暖强镇定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安安姐,你早点回来。”

这时郭兴军和郭雪儿也坐了起来,脸上满是害怕,“安安姐,你早点回来。”

林安安抬手摸了摸郭雪儿的小辫子,“不要害怕,安安姐马上回来,你们把门插上就没事儿,或者我待会让你们承安哥过来。”

三个人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林安安拉开门看了看外面,没人后才对着三人低声道:“插上门。”

说完缓步渡到隔壁车厢,林承业等人的车厢,拉了拉门,没开,又轻轻的敲了敲,“二哥,三哥,是我。”

一颗小心脏‘砰砰砰’的跳着,她发现她是不是有做什么间谍、卧底的潜质?

PS:墨墨把两章合并成一章了,感觉宝宝们看的方便点。

宝宝们,猜猜周子昂小朋友是什么身份?


董美智愣了一下,疑惑又心惊的说道:“你,请的保姆?”


呃……

“算是吧,我心疼小姨啊,你看,手都粗糙了,小姨夫也该心疼了吧?”林安安眼不眨心不慌的说道。

再说,她说的是实话好伐?她真的心疼董美智啊!!

董美智白了她一眼,就会打趣她,不过,请保姆,这小丫头也忒胆大了吧?

随后想到自己的存在,也不再多说什么,“行,知道了,你赶紧去上班吧,路上小心点。”

林安安眯眼灿烂的笑了一下,“好哒,我走啦啊!”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好,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林安安又骑着破烂自行车,伴随着这种零件响动到了单位。

她真怕坏在半路,骑不了不说,还得推着……

因为马上要实行体制改革,前期工作并不少,林安安一下午陪着吴镇长骑着破自行车跑了好几个地方,直到天黑才回了家。

刚拐到巷口就看到门口站了个人,大高个,一猜就知道是谁。

骑到跟前儿,她跳下自行车,看着穿着军大衣双手抱胸的顾明浩,“你回来啦?这么冷待在这儿干什么?”

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可是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

回家有人等着,还是喜欢的人等着,真好!

“去你单位了,门房大爷说你不在单位,又回了家。”顾明浩边说边接过林安安手里的自行车,两人相继进了院子,林安安直接把大门反锁。

看着顾明浩把自行车停在门边,直接伸手插入他的臂弯,抱着他的胳膊,半吊在他的身上,撒娇道:“明浩哥,你不知道,我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好累哦,腰酸背疼腿抽筋……”

顾明浩低头看着娇气的小丫头,好笑的捏了捏她带着棉手套的手,“那我待会给你捏捏?”

“嗯哼。”林安安哼哼了声,又说道:“哎,算了吧,你能待几天啊,万一我习惯了,你走了后,我还不得浑身疼?”

这个小丫头,每一句话都有本事让他发笑!

轻弹了她脑袋一下,“你确定就这样进屋吗?你小姨夫在堂屋,今晚一起吃饭。”

“真哒?”林安安惊喜道:“啧,今天可终于要见到小姨夫的‘庐山真面貌’了,我可要好好看看被小姨珍藏的人。”

林安安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制,人也走到半院了,所以屋子里的人都听到了她说的话。

这时堂屋只有冯家一家四口,两个孩子听到林安安的话都笑了。

董美智羞恼的斥道:“这个丫头,整天瞎说!”

而坐在沙发上带着眼镜一脸平淡沉默的冯清学此时耳朵也红了起来,眼镜下的眸子对这个声音清脆说话有趣的丫头升起了好奇。

董美智拍了拍丈夫的肩膀,“安安很好,和那些人不一样。”

冯清学抬头看着董美智,拍了拍她的手,笑了一下,安抚道:“放心,我知道。”

话落,堂屋的棉门帘就被掀开,林安安和顾明浩前后走了进来。

林安安一进屋就看到了坐在董美智旁边的男人,笑了笑说道:“你好啊,小姨夫,我可终于见到你了。”

冯清学眼镜下平淡的眸子闪过笑意,站起身说道:“你好,安安,我是小智的丈夫,冯清学。”

林安安光明正大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黑框眼镜遮住了这个男人的锋芒,平淡的眸子下满是睿智,皮肤小麦色,长相很英俊。

答案,不错的男人!

林安安打量冯清学的同时,冯清学也打量着林安安,这个长相好看的小姑娘,眼目纯净!

“小姨夫坐吧,不用管我,我暖和暖和咱们再开饭?”

“嗯,好。”冯清学应了一声,又坐下。

顾明浩帮着林安安把外面的大衣脱了,放回她的屋子,两人坐在了冯清学对面的沙发上。



孙雅婷带着女儿在昨天已经住过来了,她来了后,董美智轻松了很多,林安安打算等顾明浩走后,就让她去查顾明浩的事情。


孙雅婷的女儿,孙如意,16岁,长得圆圆的大众脸,是个很机灵又懂事儿的小丫头,只比林安安小两岁,很早就和她妈妈、姥爷学习厨艺,做饭不错,林安安觉得,比她这个初级厨师做的好吃的多。

小丫头刚开始很拘谨,但是没过半天就和几个孩子打的火热,见了林安安也是甜甜的‘安安姐,安安姐’,还会帮着她妈妈做饭、干家务,总之,她是很喜欢这个丫头。

顾明浩走后,林安安开始写信,准备明天由顾明浩带回京都,让她妈妈纪如芸转交。

先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写,再给大哥三哥写,鬼才二哥联系不上,她也懒得浪费时间去写。

最后又给那四个不错的闺蜜一人写了一封信,至于冯莹莹那个假闺蜜,有那时间,睡觉不香吗?

想了想,她来到这个世界后遇到的人,又提笔给同学聚会上碰到的几个男生写了一封信,邀请他们有空结伴来玩,虽然只是几句话,可以是一份心意嘛。

关系总是处出来的嘛,朋友多了路好走,这是她前世想做又不敢做的!

今生她有什么想做的就要大胆的去做,有什么想说的,额、酌情说!

一口气写了十几封信后,时间已经不早了,她给屋子火炉加满炭后,就上炕睡觉了。

第二天清早,林安安抹黑不到六点半就起床了。

今天顾明浩就要走了,她怎能睡着?

昨天已经让孙雅婷给他准备路上吃的东西了,但是还是自己看看才放心。

到了厨房后,她看到孙雅婷和孙如意都在忙活了,厨房里满是香味。

“安安姐,你怎么起这么早?”

林安安笑了笑,“我过来看看,你穿这么少,不冷吗?”

她看到孙如意只穿了个旧棉袄,虽然没有补丁,但看着就很薄,这种棉袄在京都套着毛衣穿穿还可以,在这边可受不住,更何况刚下完雪,正是冷的时候。

随后她发现孙雅婷也是穿着一件短款藏蓝色的薄棉袄,心里闪过疑惑,他们原来不是开饭店的吗,还是御厨级别的,怎么看着……很是潦倒?

这两天真是大意了!

孙如意无所谓的笑笑说道:“我又不怎么出门,就在家里,不冷。”

林安安默了默,不再说这个话题,心里打定主意给他们做身厚的棉袄棉裤。

“哦,孙姐做了什么好吃,怎么闻着这么香?”

孙雅婷见林安安没追问,心里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刚才做了牛肉酱,给顾同志带些路上吃,剩下的放在家里慢慢吃,现在蒸的是玉米面发糕,待会再做点鸡蛋饼,煮一些白水蛋,火车上吃的太好,不好。”孙雅婷说到最后,怕林安安嫌弃带的不好,解释了一句。

林安安想了想,也是,顾明浩买的硬座,如果坐那一个劲吃好吃的,细粮、肉什么的,却是不好。

“那把牛肉酱都给他带着吧,他去了部队吃,我们以后再做。”

孙雅婷听闻点了下头,说道:“哎,好。”

林安安看他们都安顿好了,回屋子洗漱后,拿着一沓信件敲响了顾明浩屋子的门。



出去?


她极其怕冷,也极其不想动,可是看着委屈巴巴又傲娇的小可爱,她真的无法拒绝。

“也行吧”林安安无奈的应道,“正好你没有厚衣服,安安姐带你去买,不过,现在你必须穿上小军的衣服。”

她可不想明天再照顾个病人!

周子昂一张小脸憋屈成个包子,不过为了出去他不得不穿。

要出去的时候,又多了林承业和林承安两个尾巴。

林承业是不放心林安安一大一小,林承安也是想要看看这个小镇。

几人出了门,顺着大路一直走,路过了邮局、供销社、国营饭店、粮站、公安局、革委会大院、政府大院……

“小妹,这里就是你以后上班的地方吧?”林承安问道。

黑铁栅栏的大门,右边白底黑字写着‘青石镇人民政府’,红砖盖的小二楼有六七成新,顺着大门看进去,只有大门通往小二楼门口的一条直路用红砖铺的,其他地方的地面全是土地面,还算平整,不是坑坑洼洼的。

大院里的雪都扫的很干净了,最边上停着几辆二八大扛的自行车。

林安安看着还是比较满意,笑着说道:“应该是吧。”

“你们找谁?”这时门房推门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大爷,看着一直对着院里张望的几人问道。

大爷一口土话,好在只有几个字,他们能听的差不多。

“啊,没找谁,我们就是路过这政府大院,好奇的看一下。”站在最前面的林承安笑着说道。

“哦,外地来玩耍的娃子哦,赶紧回去吧,这天冷的呦!”说着就不再管他们,转身回了大门边上的门房。

几人相互看了眼,一脸懵逼。

“安安,你以后在这上班,沟通都是个问题。”林承安已经为林安安开始愁上了。

“也还好,年轻一点的人,说话还是偏向普通话的,今天我去供销社,他们说的话,大部分都能听懂。”几人边往回走,边说道。

几人一身冷气的进入供销社,直接到了卖成衣的柜台。

“大姐,有没有他穿的棉袄、棉裤、棉鞋?”林安安指了指周子昂说道。

卖衣服的妇女被林安安叫了声大姐,脸上都笑出花儿来了,“有的。”

看林安安几人的穿着和气质,连价钱都没说直接拿上来一件军绿色的棉袄,一件黑棉裤和一双黑棉鞋,“棉袄八块,加四尺布票、八两棉花票,棉裤6块加三尺布票、一斤棉花票,棉鞋不要布票和棉花票,3块,小同志,你别看这个价钱贵点,可是里面可是实打实的新棉花,厚实着呢,穿着保证不冷!。”

棉花票?

什么东东?买个棉袄还要棉花票?

林安安真的懵了,不过还是佯装淡定的说道:“哦,还真不贵。”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沓花花碌碌的钱和票。

这些钱和票都是走的时候林奶奶给的,钱她拿出来一少部分,票据她也搞不懂,所以都拿出来了。

卖衣服的大姐一看到这么多钱眼睛都绿了,太有钱了,她这个上班的,存两年都存不了这么多!

光十元的大团结就不下十张,还不说别的!

太特娘的眼馋人了!

林安安把票据拿出来放到柜台上,从里面一张一张的找棉花票。

原主也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除了下饭店用的粮票和肉票,其他的票什么色儿她都不知道。

“小同志,这张就是棉花票了,这张布票。”卖衣服的大姐点了点一张蓝底的票,又点了点一张黄色的说道。

林安安抽出来一看,上面写着‘全国通用棉票’,壹市斤。另一张写着‘全国通用布票’八市尺。

她又找了找,布票还有好几张,八市尺、五市尺、三市尺的,棉票总共是十张一市斤的。

真不少!

“大姐,有他里面穿的衣服吗?毛衣、秋衣秋裤什么的。”林安安看这小家伙穿郭兴军棉袄那个别扭劲儿,想了想都给他换成新的。

她也穿不了别人的衣服,尤其是贴身穿的。

小说《穿书后,她在冷情大疯批心头蹦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劳动是快乐的,快乐劳动的时间也是快如闪电,一晃而过。

下午三点。

林爷爷和林奶奶两人早早的来了,并且还带来了一大包的豆腐、海带和一些木耳和干香菇,

林安安接过林爷爷提着的布兜,看到里面的东西高兴的说道:“奶奶,您可来的真是时候呢,我正打算让三哥去一趟供销社买些东西呢。”

林奶奶笑着说:“奶的安宝真是长大了,都开始准备饭菜了?奶还说早早来了帮忙做呢。”

‘嘿嘿……’林安安被说的脸红红的,“奶,我就先是切吧切吧,配点菜,最后还得奶帮忙指点。”

唔,她都十八了,家里人还都安宝安宝的,好丢人哦~

她前世家里人也没这么叫过,不过,心里真的好甜好甜~

林奶奶点了点她的额头,说道:“你是想露露手艺吧?”随后又说道:“你今天可是主角,不能动手,女孩子啊,不要总是想把自己树立成勤劳吃苦的形象,这样嫁人后,那男的可是个不疼人的,家里的家务事儿就都是你的,什么上伺候公婆,下照顾弟妹,有你受的!”

林安安嘟了嘟嘴,“如果是那样的男人,我还不嫁了呢!还有,我会做是会做的事儿,做不做还不由我?”

“你呦!想的太简单喽,嫁人了,有些事儿就身不由己了……”林奶奶叹了一声说道。

女人嫁了人,哪还能如在娘家一般想干什么干什么,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

“安宝,别听你奶瞎说,儿媳哪有不侍奉公婆的?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要爱勤劳能吃苦才行。”林爷爷及时打住林奶奶。

这老婆子越说越不像话,还教着孙女不侍奉公婆,这家庭能和睦了?

一直不爱说话的林二哥林承业蹦出一句:“好的公婆孝敬着就行,没必要干粗活侍奉,给钱也是孝敬,不好的公婆,想怎么整就怎么整,别委屈自己。”

林承俞也笑着说了句:“对,凡事儿别委屈自己,有啥事儿,你还有三个哥哥呢。”

林承安撇了撇嘴说道:“在家娇了十几二十年,可别去别人家成了老妈子,那才是给我们老林家丢人呢!”

林安安心下感动,原来这就是被团宠的感觉?

心里甜的能溺死个人!

“爷,奶,大哥二哥三哥,你们放心吧,到哪了我都不会受委屈的,更不会让自己活成老妈子,谁敢欺负我,我就回家告状!你们到时候可别娶了媳妇忘了妹啊!”

娇糯撒娇的语气,听的众人心中软的一塌糊涂。

林承安白了她一眼,“娶了媳妇,不是多个疼你的人?”

林安安笑了笑没说话,不过心里说了句,那可不一定。

有多少娶了媳妇忘了娘的?别说个妹了。

不过剧本还没有完结,林家兄弟三人最后只有林二哥成了国家的科技大佬,林大哥和林三哥受到父母下乡改造的影响,都被打压的厉害,没有太大成就,更是没有娶妻。

压下心里的不舒服,林安安默默的发誓,这辈子,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她不会让了林家走上剧本里的路!


林承安骑着自行车载着林安安到了国营饭店,两人进了饭店里面,只有一个桌子坐了两个男孩,前面放着清汤寡水的肉臊子面。

林安安激动的心情渐渐平静,跟着林承安到了点菜的窗口。

林承安看着小黑板上的供应菜,想着口袋里的钱和票,最后同林安安说道:“安安,咱们吃肉丝面吧?”

供应的菜都挺好,可是他们刚高中毕业,没工作,天天又在家里吃,口袋里的两块钱还是上学时省下来的。

“三哥,好不容易出来吃一顿,怎么也得吃个红烧肉吧?”林安安说完没有注意到林承安的脸色,就对着窗口里的中年妇女说道:“大姐,给我来一份红烧肉,一条红烧鱼,二斤猪肉大葱饺子。”

窗口里卖饭的大姐看着林安安的穿衣打扮和气质也没有为难,直接说道:“一份红烧肉两块五加一斤肉票,一条红烧鱼一块八加一斤肉票,两斤猪肉大葱饺子是三块二加一八两肉票,一斤粮票,一共七块五加两斤八两肉票,一斤粮票。”

大姐刚说完,回过神的林承安赶紧把林安安拉在身后,对着卖饭大姐说道:“抱歉,同志,我妹妹忘了我们出来没拿那么多票,……”

林承安的话让卖饭大姐的脸直接拉了下来。

点了半天,不买?消遣人玩呢?

林安安赶忙借着口袋,掏出一张十元大团结和三斤肉票,一斤的粮票。

“大姐,买,买,给钱和票。”说着绕过林承安把手里的钱和票递给卖饭大姐。

“安安,你哪儿来的钱?”林承安疑惑的低声问道。

虽然林安安给钱的人多,可是她花钱大手大脚,从来攒不住半分钱,现在突然拿出一张大团结还有这么多肉票,实在匪夷所思!

林安安接过卖饭大姐找的钱,斜了林承安一眼,“瞧不起人不是?”

有些事儿不能解释,一个谎话需要十个、百个的谎话去圆,索性不如不解释。

反正,家里的人都宠爱她,平时给的零花钱也没个数,她自己攒个钱解释个什么?

林承安扯嘴笑了下,没继续追问。

上菜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十多分钟,卖饭大姐就喊端饭了。

“吃吧,我也不知道你有多大个肚子,点这么多,别人以为你一个月没吃饭了。”

这个年代饭店的饭还是很实惠的,眼前一大海碗红烧肉,油汪汪的,看到林安安更饿了。

想她前世为了身材,从来不吃这种带油这么大的肉,还是肥肉多的五花肉!

可是现在看到这红润润、油汪汪的大块肉却口舌生津,肚子也更饿了。

“三哥,赶紧吃!”林安安给林承安塞了一双筷子,自己也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第一筷就冲向红烧肉。

香!实在是太香了!

比前世吃的那些山珍海味都要香!

什么肥而不腻,入口即化,就是形容的这红烧肉。

林承安看到林安安吃的香,也加入了行列。

虽然林家能吃饱饭,但是肉都是定额的,每个月全家就拿一二斤肉票,还得攒点过年用的,自然吃的就不多了。

兄妹俩吃完饭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饭店里只剩他们这一桌了。

桌子上一大条红烧鱼,一大海碗红烧肉,两盘饺子,现在只剩下空空的盘碗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