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熬不过今年冬天

熬不过今年冬天

欧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双十年华,邱初晴的生命却已经走到了尽头,如果时间倒流回到过去,她还是愿意拼上自己的性命,救下靳重云,只因她深爱他,胜过于自己的生命。锦衣卫指挥使靳重云心狠手辣,冷血无情,残忍到连自己的发妻,都能送上断头台。邱初晴被某人逼上绝路的那天,雪花纷纷扬扬,像极了她梦中两人白首的模样!

主角:邱初晴,靳重云   更新:2022-07-15 23: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邱初晴,靳重云 的女频言情小说《熬不过今年冬天》,由网络作家“欧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双十年华,邱初晴的生命却已经走到了尽头,如果时间倒流回到过去,她还是愿意拼上自己的性命,救下靳重云,只因她深爱他,胜过于自己的生命。锦衣卫指挥使靳重云心狠手辣,冷血无情,残忍到连自己的发妻,都能送上断头台。邱初晴被某人逼上绝路的那天,雪花纷纷扬扬,像极了她梦中两人白首的模样!

《熬不过今年冬天》精彩片段

“夫人的寒疾是积年的沉疴,撑到现在都是奇迹,别说怀孕,就是今年冬天,也难熬过去。”

医馆中,京城有名的老大夫收回搭在腕上的指头,面色沉重摇头。

邱初晴清瘦的身子一颤,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才双十年华,就此走到了末路。

可如果时光重来,回到五年前,她还是会跳入冰窟中救起靳重云,割腕喂血,在所不惜。

邱初晴释然一笑,说:“大夫,您开药吧,银钱不是问题,就让我撑到过完年……”

已经不能给靳重云生孩子了,那就陪他过最后一个新年。

拎着药包正要踏出医馆的门槛,远远瞥见那熟悉的身影骑马而来,邱初晴一惊,忙又退入医馆。

她这反应倒也不奇怪,因为街上行人也露出惊惧之色,纷纷闪避。

只因走过来的那群人是朝廷鹰爪,而为首的更是赫赫有名的锦衣卫指挥使——靳重云。

一行人容色冷酷,停在了医馆门口。

霎时,馆内不论正在看病还是等候的病人,都缩着身子战战兢兢跑了。

邱初晴躲在隔间,透过门缝,眼里泛起一丝暖意。

他来,是请老大夫去府上为她看病吗?

虽然他平时冷冷淡淡,其实还是关心自己的。

邱初晴正想着要怎么瞒过自己的病情,就看到靳重云下了马,朝着身后的马车伸出手。

一只柔嫩洁白的手探出来,轻轻放在他手心,被他稳稳握住。

靳重云俊美白皙的脸上不再是一惯的阴沉,眼里的温柔仿佛滴得出水,揽着那女子步入医馆。

邱初晴霎时像是被施定身术,瞳仁狠狠收缩!

原来,靳重云也可以这么温柔,也可以这样微笑……

邱初晴眼神空洞如木偶般从医馆后门离开。

初秋,街上不少人还穿着夏装,可她却只觉得遍体生寒,用力裹紧身上的斗篷,身形踉跄。

直到亥时,靳重云才回到府中。

迈入正屋,就看到邱初晴呆呆坐在那里,没有像往常那样殷切迎上来。

他有些不习惯,但也没放在心上,自己解下绣春刀和披风。

邱初晴没动,是不想闻到他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

她曾安慰自己,靳重云虽然对自己冷淡,但这些年只有她一个女人。

可终究是自欺欺人了。

“今天下午,你去哪里了?”邱初晴忍不住明知故问。

冷不丁听到她带着几分质问的语气,靳重云蹙眉,回以不耐烦。

“妇道人家,问那么多干什么?”

邱初晴捧起桌上已经干得坨了的面,憋住眼里的湿意,既然没多少时间了,就不要在乎了吧。

“我去给你下一碗长寿面,很快……”

“不用了,没什么好吃的。”靳重云愣了愣,冷淡拒绝。

对他来说,这面就像眼前常年苍白单薄的女人,难看,难吃。

邱初晴苦笑,今天是他的生辰,可他早就不需要她陪,也一定收到了比长寿面合心意的生辰礼物。

将喉间的苦涩和腥味一起咽下去,她说:“就吃一碗……”

“你烦不烦人?说了不用就不用!”靳重云蓦地低吼,看到她似乎吓得呆了,又将语气放缓。

“有件事要跟你说,我要娶平妻了。”


还是这么快来了,吝啬得一点准备都不肯给她。

邱初晴攥紧的手背青筋突突,颤声道:“不行,我不同意。”

靳重云剑眉蹙起,道:“你觉得本座是在征求你的同意?”

“你再给我半年,最多半年……”她颤了颤,卑微到了尘埃里,顶着他冰冷的眼神,哀求。

“没时间了,沛儿有了身孕。”他懒得问缘由,转身走出房间。

“重云,我也没时间了。”邱初晴隐忍的泪大颗滴落在地上,“面,也是最后一碗了。”

她缓缓走到院中,将那些续命的药埋到土里,就像是埋葬自己这辈子的求而不得。

三日后。

锣鼓喧天,礼炮齐鸣,指挥使大人高调铺张成亲。

喧闹声传到邱初晴的落英苑,声声刺破耳膜。

她像个雕塑坐在凉亭中,只因靳重云一句“病怏怏的晦气”,而不能出现于人前。

这府里天大的热闹,也与她无关。

邱初晴眼里浸满苦涩,心口一阵窒闷,还来不及掏出帕子,就猛地咳了出来。

一口发黑的血溅到石桌上,诡异地冒着丝丝寒气!

侍卫重阳情急地扑过来扶住邱初晴。

“怎么会这样?大小姐,你的药呢?”

“没用了,不吃也罢。”

邱初晴痛苦喘息着,手里的帕子转而去擦拭血迹。

“我去找靳大人来!”重阳刚要转身就被邱初晴死死拉住,身子顿时僵滞。

那双手,好冷,好像没有活人的温度!

“如果你还当我是大小姐,就听我的。不要去……”

不要去……自取其辱。

“好,那你吃药。”他攥紧拳,“药呢?”

邱初晴眼里带着一丝暖意,看着重阳将药从土里挖出来。

到了最后,陪在自己身边的,是小时候重阳节出去看花灯,随手捡回家的乞儿。

重阳把药熬好,盯着邱初晴喝下去,直到她苍白的脸稍微转好,他的脸色才跟着好点。

他很想问大小姐,有没有想过离开靳府?

可他更清楚,她有多爱那个冷酷的男人。

新婚后,靳重云再也没来过落英苑,府里的下人对邱初晴越来越怠慢。

如今谁都知道,大人最宠爱的是钟夫人,甚至将她安置在了自己的惊鸿轩。

听着下人们的谈论,邱初晴的心还是会痛,但她习惯了被漠视,如今努力试着不在乎。

对靳重云的期盼,其实早在日复一日的冷漠中,慢慢熬干……

这日,钟沛儿在一众丫鬟的簇拥下,来到落英苑。

“姐姐,沛儿来给你敬杯茶。”

邱初晴闭门不见,生命最后,她想任性一点。

“不用了,请回。”

几个丫鬟狐假虎威,上前拍门,被重阳不客气地拎起来丢开。

“你——!”

钟沛儿咬牙,就见重阳定定看着她,“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她一惊,眼底极快闪过一抹心虚之色,“放肆,我怎会与你这等下人见过……”转身带着丫鬟们迅速离开。

惊鸿轩。

靳重云回来,就看到钟沛儿眼睛红肿,委屈道:“重云,我想着姐妹和睦,去给姐姐请安,结果吃了个闭门羹。”

想到邱初晴,靳重云皱眉,“不用搭理。”

他将钟沛儿拥入怀中,叹息,“要是我早点找到你,就不用这么委屈你了。当年要不是你救了我……”

钟沛儿温顺的笑,垂眸掩住眼里的阴霾。

权倾朝野的锦衣卫首领,哪个女人不心动?

她一定不能失去!

任何有可能拦路的人,都去死吧!


“啊——!”

这日,一声尖叫划破靳府上空。

钟沛儿揪着凌乱的领口,泪眼婆娑,扑到靳重云怀里。

“重云,这个男人意图非礼我!”

锦衣卫不由分说,气势汹汹地押着重阳跪下。

重阳挣扎不过,怒道:“你胡说!是你自己贴上来的!”

钟沛儿哭着推开靳重云,朝着最近的柱子撞去。

“重云,就让我带着你的孩子一起去死,证明自己的清白!”

靳重云搂住钟沛儿,脱下黑金色的披风裹住她,冷冷吐出两个字:“杖毙。”

邱初晴跌跌撞撞跑过来时,重阳的背脊已经血肉模糊。

“住手……”

锦衣卫充耳不闻,打得血花四溅。

邱初晴扑到靳重云身前,跪着哀求道:“重云,一定有误会!求你让他们停下!不要打了!”

钟沛儿哽咽开口:“姐姐,你的意思是我撒谎?”

“当然是你撒谎!”邱初晴毫不犹豫。

靳重云心底没来由窜出一股火气,微微弯腰,捏住她的下巴。

“你就这么信他?”

邱初晴坚定道:“我信,他一定不会做出这种出格之事!”

钟沛儿抽抽搭搭说:“说不定是他看姐姐被冷落,所以想毁我清白夺宠……”

重阳拼尽最后力气大声反驳:“你血口喷人!大小姐压根就没提过你半个字!她根本就不在乎你!”

这话听在靳重云耳里,根本就是邱初晴不在乎他的意思。

这令他莫名不舒服,不舒服了就需要发泄,倏地夺过刑棍,狠狠朝重阳打过去。

靳重云武功高强,这一棍不同于其他锦衣卫,很可能会要了重阳的命!

邱初晴张开手挡在重阳身上,紧闭双眼,听到那粗长的刑棍夹杂着风声而来。

靳重云一惊,来不及收手,只能收了大部分力道,还是打得邱初晴“噗”的吐出血来。

“你活腻了?”

他抓起她瘦弱的肩膀,看到嘴角血渍,觉得颜色不对劲……

眼里闪过自己都不知道的慌乱,正要查问,就听到钟沛儿说:“姐姐对一个下人这么好,真让妹妹感动。听说他和姐姐是青梅竹马,从小到大的情意,果然非比一般。”

顿了顿,她又装作不经意道:“对了,姐姐,这个天气还有点热,你脖子上干嘛系着丝巾?”

话音刚落,靳重云就将丝巾扯下来,洁白脖子上的痕迹瞬间将他寒眸刺红!

钟沛儿窃笑,不枉她找人盯着邱初晴,也不知道她得了什么病,皮肤竟然像是纸一样脆弱,一按一个印。

靳重云红着眼将邱初晴拽入屋内,丢到床上撕开衣服,那上面更多的痕迹令他恨不得掐死她。

“贱人,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

“我没有,这是……”邱初晴摇头,自己如今皮肤稍微用力就会出现青紫淤堵。

可靳重云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头也不回朝门外下令:“把他给老子阉了!”

“不——!”

邱初晴撕心裂肺叫着,却被制住,院中顷刻传来重阳凄然的惨叫。

靳重云这才松开手,她连滚带爬跑出去。

“重阳,重阳……是我无能,对不住你……”

重阳缓缓睁开眼,眼里没有一丝怨怼,他摇摇头:“下辈子,重阳希望自己不是这样卑微的身份,可以堂堂正正守护着大小姐。”

邱初晴颤抖着抱紧他,“不要走!我带你去找大夫,不会有事的……”

重阳无意间瞥到钟沛儿得意的笑,电光火石间,他倏地想回忆起来,在哪里见过钟沛儿。

更知道了靳重云为什么会那么宠爱她。

“大小姐,她、她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