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奶团下山全家排队宠崽崽

奶团下山全家排队宠崽崽

潇潇慕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最近豪门容家发生了一件大事,从小被送进道观的小女儿被接了回来!人们都在猜测这位千金小姐必定粗鄙不堪,殊不知小丫头刚回来,就被全家人宠上了天!道观破产了,容啾啾因为吃得多被师父赶出门,为此她只好下山去找亲生父母。起初她以为此行必定困难重重,万万没想到,家人们给了她很多惊喜……

主角:容啾啾,容深   更新:2022-07-15 23: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容啾啾,容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奶团下山全家排队宠崽崽》,由网络作家“潇潇慕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近豪门容家发生了一件大事,从小被送进道观的小女儿被接了回来!人们都在猜测这位千金小姐必定粗鄙不堪,殊不知小丫头刚回来,就被全家人宠上了天!道观破产了,容啾啾因为吃得多被师父赶出门,为此她只好下山去找亲生父母。起初她以为此行必定困难重重,万万没想到,家人们给了她很多惊喜……

《奶团下山全家排队宠崽崽》精彩片段

伏羲山,天色清朗。

道观里,穿着一身布衣,背着小木剑的小奶团苦恼地仰着头看着大门前的小道士,奶声奶气地问:

“小师侄,啾啾一定要回去嘛?”

活到三岁半,容啾啾从没这么伤心过。

狮虎破产了,没钱了,养不起她了,居然要把她送回素未谋面的粑粑麻麻那!

听说粑粑麻麻除了她,还有六个儿砸。

粑粑麻麻把她送来肯定是因为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了!

狮虎养一个啾啾都破产了,粑粑麻麻要养六个,再加上啾啾,不是更艰难了?!

云深低下头看着一本正经的小奶团,丝毫体会不到她的人间疾苦,只抽了抽嘴角:

“小师叔,您一定得回去,师祖说了道观揭不开锅了,您又打赌输给了他,答应滚回容家的。”

“可是啾啾不想滚,啾啾吃的少,只吃一丢丢的……”

容啾啾眨巴着眼,边说着,边捏着小爪子必出一丢丢,模样可怜又无辜。

云深心都软了,几乎要忘了小魔王造的孽。

这时,只见小奶团扯着他的衣服,黑亮的眼珠子狡黠地一转,小奶音嘀嘀咕咕跟他商量:“师侄,你是观主,养啾啾很便宜的,不如把狮虎赶出去叭,啾啾比狮虎吃的少……”

话音未落,门里响起老人中气十足地吼声:“容啾啾,憋比比,麻溜给我滚下山!”

雷霆怒吼,响彻云霄。

容啾啾身子一僵,连忙往后退了几步,眼泪汪汪,看的人心都要化了。

云深虽然心疼,还是无情地关上了道观的大门。

小奶团失落地低下头,看了一会紧闭的大门,捏着小拳头委屈巴巴地爬上大狼狗的背,奶声奶气嘀咕:

“不养就不养,啾啾寄几养寄几!”

容啾啾悲愤地骑着大狼狗下山,沿途响起各种小动物幸灾乐祸的声音:

“哇哦!那个人类幼崽终于被赶走了!”

“活该撒,瓜娃子揪窝的尾巴,疼得嘞!”

“一定是因为她太能吃了!听说山下这样的瓜娃子都要干很多活哒!”

“山下还有人贩砸,等等她就被人贩砸抓走嘞!”

人贩砸?

容啾啾咬着手指,苦恼地抓抓头,她只是个三岁半的小盆友,要是把人贩子打残了要不要负责鸭!

容啾啾背着小布包苦大仇深的下了山。

山下。

五辆限量版的豪车并排陈列在山脚下。

车旁纷纷还跟着几个黑衣保镖。

容家的老四,当红顶流容淼带着副墨镜,翘首以盼地往山脚看过去,嘴里还嘟哝着:

“小妹怎么还没来?不会是那几个死道士不放人吧?”

一旁的老二容森漫不经心地抬起头,冷淡地讽刺道:“你有多动症吗?不想等就滚回去。”

“放你妈的屁!”容淼昂着下巴,反唇相讥:“让我走,好让你们抢占先机吗?别以为我不知道,自从知道要接妹妹回家以后,你们几个就天天派人盯着这!想独占我的宝贝,做梦!”

没错,眼前这几辆过亿的豪车就是来接容啾啾的。

容夫人一连生了五个儿子后,时隔多年终于生下了容啾啾这样一个宝贝女儿!

然而还没等满月,容啾啾便生起了怪病,容家没有办法就求到了青溪道长门下,道长说啾啾命中有劫,三岁之前不可在家中居住,否则性命不保,于是就把容啾啾接走了,还不许任何人探望!

当年,几个哥哥还没看够宝贝妹妹,妹妹就不见了。

直到今天,妹妹才能重新下山!

这几年,他们想见妹妹,都快想疯了!

就在容森和容淼要为宝贝妹妹吵起来时,老大容曜皱着眉,不悦地开口:“别吵了,妹妹要下来了!”

而这时,委屈巴巴被赶下山的容啾啾,听了一路小动物叽叽喳喳的议论声,终于在山脚下得到了清净。

然而她一抬起头——

几辆黑色的车车!

黑衣人!

奇奇怪怪的几个大哥哥!

容啾啾眨巴着眼。

这就是传闻中的人贩子吗?!

容啾啾警惕地拔出剑,哒哒地走到几个哥哥面前,还不等他们欣喜若狂地开口,小奶团拧着小眉毛木剑直指对方:“坏蛋人贩都奏凯,啾啾敲腻害!”

人贩砸?

几个人哭笑不得,缓慢地走到她的面前,为首的容曜俯下身,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容啾啾的小脑袋,道:

“宝贝啾啾,我是你的大哥容曜,我来接你回家了。”

在几个哥哥争先恐后的介绍下,容啾啾才知道这就是麻麻给自己生的五个哥哥!

大哥容曜,容氏总裁的掌权人,身价千亿。

二哥容森,世界上最神秘的黑客,曾轻取FBI。

三哥容燚,华国特种军团的首长,一呼百应。

四哥容淼,娱乐圈炙手可热的顶流,坐拥万千迷妹。

五哥容星,PRE的队长,带领队伍拿下三连冠。

除此之外,容家还有一位养子容深,因为双腿残疾,被容夫人劝阻没有来接容啾啾。

容啾啾仰着小脑袋,看着五个俊美高大的哥哥,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

完蛋了鸭!

哥哥们看起来好败家哦!

这么多车车一定要好多钱。

那还养的起啾啾吗?

容啾啾从小到大都在山上长大,对容家所知甚少。

容啾啾一直以为粑粑、麻麻是养不起她了,才把她送给师父的。

所以看到眼前的一排车车,又想到总听山上小动物们说起有败家子买这买那,为了虚荣心做了很多不好的事。

容啾啾咬着手指,十分苦恼。

而几个哥哥因为啾啾坐谁的车回家,争论不休,最后决定一起坐一辆车回去。

容森看着可爱的妹妹,先下手为强抱着妹妹上了车,剩下的几个男人顿时冒着冷气,冷眼盯着容森。

呵,狗男人。

手倒是快!

坐上车,几个哥哥给容啾啾塞了许多糖果,容啾啾眼睛亮亮的,满足地咬着棒棒糖,几个男人都心痒地盯着宝贝妹妹。

小奶团鼓着腮帮子,乖巧地吃糖的样子,真的太萌了!

疯狂吸妹!

然而,几个人的目光紧接着落在小奶团身上的布衣上。

老大容曜皱了皱眉:“回去让他们多送些童装过来。”

“之前TT就送了三百套,再让他们送十倍吧”老三容燚接过话。

容啾啾咬着糖的动作一顿:“?”

老五容星温柔地给她擦了擦嘴,补充道:“除了衣服,家里再建个乐园吧,再找个营养师,还有加个零食间。”

容啾啾茫然地看着几个哥哥一脸认同的样子。

忽然脑中蹦出个陌生的词:这就是——凡尔赛?!

咦惹……凡尔赛又是什么?

不过……

要不是师父说过家里是养不起啾啾,才把啾啾送来的,啾啾差点以为哥哥们说的是真的了!


容啾啾纠结地看了看几个哥哥,最后背着小手幽幽叹了口气,一本正经、奶声奶气地委婉教育着哥哥们:

“哥哥们,也太败家了!酱紫粑粑、麻麻会养不起我们的。”

话音一落,几个身价顶尖的男人都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他们不懂小乖宝为啥会认为容家很穷?

容曜刚要和妹妹解释,车却缓缓停了下来。

管家连忙上前拉开车门,看到车里的小家伙欣喜道:“少爷、小小姐,快进去吧,先生和夫人都在等你们呢。”

容曜顿时眼疾手快地抱起容啾啾,勾着唇得意地扫了眼其他人。

容啾啾看着眼前的大房子,心却更凉了。

完了鸭!

原来粑粑、麻麻养哥哥们要这么大的房子,那一定花了好多钱哒!

等进了客厅,容肃和容夫人看着容曜怀里的奶团子,眼眶瞬间一红。

三年多的时间过去,小姑娘变得玉雪可爱,婴儿肥的小脸宛如可爱的苹果,水亮的眼睛里像有小星星。

穿着小布衣紧张地看着她,容夫人的心瞬间像被揪了下。

容夫人激动地痛哭着,伸出手朝容啾啾走过去:“啾啾,妈妈的宝贝女儿,你终于回到妈妈身边了,妈妈想你都要想疯了!”

容啾啾有些小小的不安和苦恼。

她才三岁半,要怎么安慰哭唧唧的大人呢?

她回忆了下大老虎安慰小老虎的样子,小短手擦掉容夫人脸上的泪水,奶声奶气:

“乖哦,麻麻不哭了,啾啾没事哦。”

容夫人看着宝贝懂事的样子,更加心酸了。

当年,青溪道长执意接走啾啾时,她是坚决不同意的,啾啾是她的心肝,她怎么会舍得。

可道长却说,如果啾啾留下,不仅自己会有危险,容家也会家破人亡,只要过了三岁,啾啾再回到家,一切都会因啾啾化解。

她这才不得已把啾啾送到山上。

可再见面,他们容家的小宝贝却穿成这副样子。

容夫人摸着她的小脑袋,心疼又愧疚:“都是妈妈不好,妈妈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身边了!”

容啾啾乖巧地点点头。

鼻子却不知为何觉得酸酸哒。

她明明没有不舒服呀。

可看到麻麻哭,她也好想哭哦。

容父看着自家夫人抱着宝贝女儿不撒手,在一旁忍不住搓搓手,颤颤巍巍道:“老婆,你好歹让我也抱抱啾啾呀。”

容夫人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一心盼着女儿回来的老公,依依不舍的把怀里的啾啾递到容父面前。

容父伸手接过来,小家伙软软的,甜甜的,却又与记忆里的小团子有些许不同。

想到自己做父亲的这么久没有陪在小家伙身边,容父不免鼻头一酸:“乖乖,爸爸真的想死你了!”

一旁的容煦见两人心绪激动,忙安抚道:“爸妈,妹妹刚回来,还没吃饭呢,不如让厨房给啾啾准备好饭菜,洗漱吃个饭,好好休息,有什么话我们以后再说。”

容夫人点点头,这才平复下来,接过容父怀里的奶团子,小心翼翼地摸着她的小脸:“乖宝,妈妈带你去洗澡好不好?”

小家伙乖巧的点点头。

容啾啾很宝贝师父给她做的小布袋和小道袍,容夫人也不敢丢掉,只好帮她放起来,等啾啾洗完澡,容夫人给小啾啾扎了两个可爱的小辫子,又给她换上粉色的小熊连体衣,看起来萌萌哒,真的像是只还没长大的小幼熊。

容啾啾也很喜欢这身衣服,软乎乎,舒服的不得了,舒服得一双眼睛都眯了起来。

想到麻麻明明要养六个哥哥已经不容易,现在还要养自己,容啾啾顿时给了容夫人一个香吻。

啵。

她捧着容夫人的脸,小爪子握成拳,眼泪汪汪:“麻麻,辛苦你了!啾啾以后一定会赚钱钱养哥哥和粑粑、麻麻的!”

容夫人一听,眼泪立刻又要泉涌。

要不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呢,果然比恼人的儿子招人爱。

她牵着小啾啾出来时,客厅内几个男人眼睛都亮了!

嗷嗷嗷!

妹妹/女儿太可爱了怎么办!

容夫人抱着容啾啾上了餐桌,餐桌上放了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甜点。

都被做成花朵云朵小动物的样子

容啾啾眼睛都亮了,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好漂亮!

她在山上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看的点心!

容啾啾鼓着腮帮子像只小松鼠一样萌化了几个男人的心。

几个哥哥的目光齐刷刷落在妹妹身上,不约而同地想:“我家妹妹真可爱啊!”

忽然想到小动物们曾经说过家里再穷,宝宝们回家团聚时都会吃一顿大餐。

平时家长们都舍不得吃的!

她眨眨眼,抓起甜甜的糕糕,从椅子上窜下来哒哒地塞到哥哥和粑粑麻麻的嘴里。

“哥哥吃!”

“粑粑、麻麻也吃!”

香甜的气味从舌尖蹿过。

几个人都微微一怔,心像被揉了下。

容啾啾投喂完,刚哒哒地往回跑,忽然脚下踉跄,刚要摔倒,忽地一双微凉的手握住她的小手,耳边响起少年淡漠的声音:“小心。”

“啾啾,没事吧。”

容夫人急切地检查着小姑娘。

容啾啾摇摇头,刚一站稳,就盯着眼前坐在轮椅上的少年。

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五官却少有的精致昳丽,只不过因为常年病弱,显得苍白脆弱,他漂亮的凤眸幽深晦暗,淡淡地落在小奶团身上,多了几分危险。

好漂亮的哥哥呀!

比她的小师侄都好看!

只是这个哥哥的身上多了好多黑黑呢!

容啾啾咬着手指,忍不住想黑黑会影响这个哥哥的。

容夫人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宝宝,这是你的六哥容深。”

是啾啾的家人呀。

容啾啾踮着脚从餐桌上挑出一块最好看的花花点心,递到他的面前:“六哥,给你糕糕!”

容深接过小奶团的糕点,抬了抬漂亮清冷的眸:“谢谢。”

话音刚落,容啾啾吧唧亲在了容深的额头上,用手驱散着他身上的黑气,软声道:“黑黑飞飞。”

虽然没有听懂啾啾再说什么,可小家伙的吻彻底让哥哥和爸爸炸了毛!

容曜几个人眯着眼,恶狠狠盯着容深。

可恶!

不就是脸比他们好看一丢丢嘛!

容深的唇角溢出一丝冰雪般温柔的笑意。

容啾啾看的脸一红,抱住容夫人的大腿又忍不住偷看。

她的目光落在容深的轮椅上,有一丢丢难过。

容夫人见她一直盯着容深的轮椅,温声跟容啾啾解释:“宝宝,你六哥小时候不小心出了点意外,所以只能坐在椅子上。”

容深就是容家的养子,容深因为一场车祸父母双亡,容肃和容深的父亲交好,后来就把容深接了回来

容啾啾吸了吸鼻子,委屈道:“不是,是六哥身上有黑黑,才会受伤的!”

“什么黑黑?”

一家人都愣住,异口同声地问。

就连容深也下意识朝她看去。

容啾啾仰着头,“黑黑就是黑黑呀,师父说,黑黑会影响人的运势哦,六哥有黑黑就会遇到坏坏的事!”


啾啾的师父就是当初带走啾啾的青溪道长。

容家对他一向敬重,现在从小啾啾嘴里听到这话,顿时心头一惊。

他们三年来都没有见过啾啾,只知道啾啾在山上长大,但没想到小家伙也学了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

“宝宝,你在山上还跟道长学了什么呀?有没有学什么算命风水什么的?”容夫人试探着问。

几个哥哥也看向容啾啾。

小啾啾摇摇头,一脸骄傲“没有哦,师父说啾啾是犯事之人,不能学这些哒,只教了啾啾看黑黑和去黑黑!”

还有听小动物们说话!

不过师父说,听懂动物宝宝们的话是她的小秘密。

几个哥哥听着小揪揪的话,囧了囧:宝,是凡世之人吧。

不过几人瞬间理解了道长的良苦用心。

啾啾总是要回到容家,衣食无忧平安喜乐的长大,那些技能确实没什么用。

只是想到容深,容夫人还是眉头一蹙,柔声问:“那宝宝说说怎么让黑黑消失呢?”

容啾啾红着脸,一脸害羞:“多亲亲啾啾呀!”

她身上有小锦鲤的祝福呢,多亲亲,黑黑就没啦!

当然,只有六哥可以这样去黑黑啦!

容深看着小家伙一脸期待羞答答的样子,忍不住莞尔,俯身在她脸上亲了下:“我们的小公主一定能给六哥好运。”

容啾啾哪里见过这么漂亮的哥哥,瞬间幸福晕了。

几步外,容曜等人不善的目光落在容深身上。

容曜:“呵,抢我宝贝,就是太闲,得给他找点事干。”

容霁:“很好,容深,跟你电脑里新建的模型资料说再见。”

容燚:“男孩子还是要去军队,放在家里只会勾引他们宝贝。”

容煦:“QAQ看看哥哥,难道我没容深漂亮吗!”

容星:“狗比容深,给爷等着。”

就在屋内几个男人暗潮涌动时,门外响起女孩甜甜的声音:“大伯母,我给深哥哥送药来啦!”

容曜等人听到这声音皆是眉头一皱。

几秒后,穿着白色公主裙的容渺渺乖巧地牵着中年贵妇的手走了进来。

然而,等看清屋内的场景,容渺渺和中年贵妇皆是一愣。

屋内,容曜等人正围坐在餐桌边,哄着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奶团用餐,桌上摆着琳琅满目的餐点,每个人的手里都捏着各式各样的点心等着投喂小奶团。

容肃和容夫人更是眼角含笑,一脸温柔。

这个小孩是谁?怎么会在大伯家?

容渺渺咬着唇,心里忽地慌了起来。

下一秒,容夫人笑着开口介绍:“渺渺来了呀,这是你的妹妹容啾啾,之前一直在山上休养,最近伯母把她接回来了。”

话音一落,容渺渺如遭晴天霹雳。

容啾啾?!

这个时候,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容啾啾却没注意到容渺渺的异样,放下手中的糕糕,仰着头,露出明亮清澈的眼眸,高高兴兴地打招呼:“姐姐好,婶婶好。”

容渺渺看着玉雪可爱的粉色小恐龙……深吸了口气。

她一点都不好!

上辈子,明明容啾啾十八岁才回到家中。

那时的容家容肃夫妇意外身亡,除了容曜外,容煦黑料压身,身患抑郁,容霁双目失明,宛如废人,容燚因为下肢瘫痪变得阴鸷冷沉,容星离开了赛场,下落不明。

容啾啾回去后,也因为在乡下长大,被未婚夫顾斯年抛弃,她趁机上位成了顾夫人。

最后还是当时炙手可热的容深帮助容曜安定容家,替容啾啾教训顾斯年,顾斯凡被逼疯后,在屋中引发爆炸,她也随之殒命。

重生醒来,她本来想着抱好容深的大腿,和容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最好能让容深喜欢上她。

可没想到……

容啾啾,居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一旁的沈婉看着自家呆住的闺女,不悦地推了推容渺渺:“渺渺,发什么呆呢,还不快跟你妹妹问好?”

容渺渺这才回过神,勉强地笑了笑:“啾啾妹妹,你好。”

容啾啾眨眨眼,盯着容渺渺。

她总觉得,这个姐姐怪怪哒!

容曜等人本来就不喜欢这对母女,容渺渺又是一副敷衍的态度,当即心头不喜,见此纷纷开口引诱小奶团:

“宝宝,吃饱了吗?大哥带你去公司玩好不好?”

“公司有什么好玩的!跟四哥去剧组吧!”

“三哥带你去开飞机大炮,宝宝觉得好不好”

“啾啾,二哥新设计了一款游戏,二哥教啾啾玩。”

“打游戏还是五哥擅长,跟五哥去吧?”

容啾啾眨眨眼,一脸为难。

哥哥们的提议都好心动哦!

一旁的容肃见到几个人下手抢自家好不容易接回来的闺女,顿时气笑了:“滚滚滚,啾啾哪都不去,啾啾要陪爸爸、妈妈!”

一旁的沈婉目睹几个人争宠的模样,酸的不行。

这个容啾啾回来的真不是时候,容啾啾不在,容肃这对夫妇对渺渺不知道多好,原本她还打算要是容肃思女心切,她就干脆让渺渺住进容家给容肃当女儿,现在一看全都泡了汤!

沈婉目光闪了闪,对着容夫人嗔怪道:“阿月,你就这样让啾啾住在家里啊,啾啾当初因为命格对容家不利才被送出去,现在回来了,也应该找个人做个法事,省的她害了你们,实在不行,也要往门口撒泼鸡血去去晦气啊!”

话音一落。

屋内死一般的寂静。

除了沈婉母女还有小啾啾,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意。

沈婉……真是找死!

他们容家的小公主,都敢这样羞辱!

容曜脑中瞬间浮现了一万个弄死他们的方案。

容霁扶了扶眼镜,不悦地想,杀人犯法,杀这样的渣渣,为什么也犯法?

容燚皱了皱眉,泼鸡血?做法事?不如就把沈婉献祭了去去晦气吧。

容煦也彻底暴躁,他要找一百个八卦记者给爷扒死这个沈婉!

容星微微一笑,送上门的人头,不收都不行。

就在众位哥哥准备把沈婉大卸八块时,一道软乎乎的小奶音猝然响起:“婶婶不能迷信哦!鸡血是去不了晦气哒!婶婶眉心是有点黑,看上去有血光之灾的亚子,婶婶不如给啾啾一千万,啾啾帮婶婶去晦气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