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婚意绵长情渐浓

婚意绵长情渐浓

绯音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程晚词万万没有想到,那个被自己视为命中注定的未婚夫竟然是一个渣男,那一日,这个渣男为了自保,竟毫不犹豫地将她推到了季霆深的身旁。传闻这个男人不近女色,她以为自己可以侥幸逃过此劫,可谁知现实证明,那些终究只是道听途说罢了,最起码对她而言,那些都是笑话……

主角:程晚词,季霆深   更新:2022-07-15 23: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晚词,季霆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婚意绵长情渐浓》,由网络作家“绯音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程晚词万万没有想到,那个被自己视为命中注定的未婚夫竟然是一个渣男,那一日,这个渣男为了自保,竟毫不犹豫地将她推到了季霆深的身旁。传闻这个男人不近女色,她以为自己可以侥幸逃过此劫,可谁知现实证明,那些终究只是道听途说罢了,最起码对她而言,那些都是笑话……

《婚意绵长情渐浓》精彩片段

从律师事务所出来,程晚词的腿都是软的。

“抱歉程小姐,你未婚夫的事我们无能为力,这件事牵扯到季家,整个燕城没人敢受理这件案子……”

之前给的佣金对方悉数奉还,那副生怕惹火上身的样子让程晚词整颗心沉入谷底。

她和未婚夫陆湛大学时就在一起了,一直陪他创业打拼,公司好不容易有了一定规模,他们也婚期在即。

现在公司被人举报账目资金有问题,陆湛被检察院带走,公司被封。

到手的幸福就这么没了,背后之人居然是季家。

那个燕城第一豪门、跺一跺脚整个燕城都要抖三抖的季家!

驱车到了看守所,终于见到了陆湛

他最近没睡好,胡子也没刮,完全没有往日的光鲜风流。

看到程晚词,陆湛的双眼瞬间一亮:“怎么样晚词,律师怎么说?”

程晚词笑得很勉强:“你别担心,律师说会全力帮我们辩护的。”

“你撒谎!”陆湛大吼一声:“搞我的是季家,现在整个燕城是不是没人敢为我们辩护,是不是?”

没想到他猜到了,程晚词只能道:“……律师把佣金都退回来了,他们说你的案子牵扯到了季家……”

陆湛厉声打断:“就是季家在搞我,为了吞并咱们的公司他们故意给我下套陷害我。晚词你要相信我,我没有犯法。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我怎么会干帮人洗钱那种犯法的事?”

不等程晚词说话,陆湛又着急道:“我有一个办法能救我,但是需要你帮忙。”

程晚词赶紧问:“什么办法?”

陆湛看着未婚妻明艳动人的脸:“你去求季霆深,求他放过我。”

季霆深,季家当今掌权人,季氏董事长兼执行总裁。

外界传言季霆深不近女色又怎么样?他就不信这么大一个美人送上门季霆深还能无动于衷?

程晚词纳闷:“我去求他就能行吗?”

陆湛满脸笃定,继续蛊惑:“能行,只要你去求他肯定行。这件事只要他不追究,我就立刻能从这该死的地方出去了,然后我们立刻结婚。晚词,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让你做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程晚词摸了摸手上的钻戒,点头:“好,我去试试。”

人间四月,燕城最大的会所。

程晚词扯了扯礼服的领子,确定镜子里的自己完全OK后呼出一口气,然后才离开化妆间。

“她怎么来了?未婚夫都被关进去了居然还有心思出来浪,不要脸。”

“你懂什么,未婚夫靠不住了还有别的男人嘛。今儿可是季家举办的酒会,季家的男人们难道不比她未婚夫强?”

程晚词没有理会那些七嘴八舌的女人,目不斜视越过。

酒会正是高潮时候,找了一圈,程晚词看见了她要找的人:季霆深。

那一圈男人每个身边都有美女作陪,只有他一个人占据整条沙发。

那张脸跟财经报上一模一样,看着就让人心生敬畏。

深吸一口气,程晚词走了过去。

“季总……”

“滚。”

季霆深连眼神都没施舍一个,声音里透着不耐烦。

等着看好戏的八婆们噗嗤乐了:

“好厚的脸皮,居然想钓季总,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季总可不就比她那没用的未婚夫强了一万倍?哈哈哈……”

程晚词知道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话。

她也并不把那些人放在眼里,随手抓起一瓶酒仰头就喝。

看戏的人都愣住了。

酒很辣,度数很高,她被呛得流出眼泪。

一瓶酒喝完,她把空的酒瓶放回茶几,看着沙发上那个始终冷漠的男人:“季总,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未婚夫。”

终于,季霆深的视线从下往上,最后落在了程晚词那张绝美的脸上。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季霆深的反应。

“你未婚夫?”季霆深似乎想了一下,没想起来:“谁?”

对方的视线直勾勾地落在程晚词的脸上,盯得她头皮发麻。

“陆湛。”

季霆深想起来了:“是他……”

他放下二郎腿,虽然是在仰视,但那种只有上位者才有的压迫感还是让程晚词的膝盖一软。

“我凭什么要放过他?”

那人神情冷酷,显然不会因为她的三言两语就放人。

程晚词鼓起勇气迎上季霆深的视线:

“只要你放过我未婚夫,让我做什么都行。”

有人嗤笑出声:

“你当你在拍电视剧呢,还做什么都行,你能帮季总做什么呀?”

“赶紧滚吧,别在这里扫了季总的兴,你不知道季总最讨厌纠缠不休的女人吗?”

这时,季霆深却发话了。

“我不想喝酒了,”那双不带一丝情绪的视线不轻不重地落在她的脸上:“你帮我把这些酒都喝了。”

众人大惊,今晚的季总有点不对劲。

这要是换了以前,程晚词这种自讨没趣的女人早就被丢出去了。

程晚词则下意识看了一眼茶几,那上面还有好几瓶没有喝的洋酒。

这些酒真要全部喝下去,她的下场就是要么酒精中毒要么胃出血吧?

想到相爱七年的未婚夫,程晚词深吸一口气。

她看着季霆深,目光坚定:“如果我把这些酒全喝了,你真的就放过我未婚夫?”

季霆深:“是。”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程晚词抓起一瓶酒就开始喝。

季霆深眸中冷光闪动,似乎也没想到她居然会真喝。

为了那样一个男人连命都不要了,就那么爱吗?

看着对面的女人一瓶接一瓶的喝,季霆深的唇角轻蔑地勾了勾。

程晚词是有一定酒量,但也禁不住这样猛喝。

大量的酒水顺着她的脖子一路流下来,白皙纤细的脖子上酒光粼粼。

有几个男人的眼神都变了。

季霆深的双眸也越来越深,视线黏在程晚词的脖子上越来越紧。

程晚词不记得自己喝了几瓶。

周围的人都在起哄,有人在催她赶紧喝,她的视线已经模糊了。

她趴在茶几上,又摸到一瓶洋酒。

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好像起身了,她以为他要走,赶紧扑过去想要抱住他的腿。

谁知身子却突然腾空。

程晚词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季霆深的怀里了,她抱紧他的脖子,求他:

“你不能走,别、别走……”酒还没喝完呢?

季霆深的唇贴上她的耳朵:“我不走。”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燕城传闻不近女色的季家掌权人季霆深,抱着一个喝醉的女人扬长而去。

而那个女人还是别人的未婚妻。

程晚词完全不知道她和季霆深的事已经迅速在上流圈子里传开。

此时的她变成了一只醉猫。

她喝醉了特别黏人,要人抱要人哄,跟之前的豪气干云完全不一样。

雪白的床单上,女人栗色的波浪长发铺满了枕头。

她美得像一个妖精。

季霆深轻轻扯开礼服的领口,声音充满了冷嘲:“这是你自找的。”


一觉醒来,程晚词只觉浑身仿佛被拆了重装过一般。

她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整个人突然被定住。

视线正对着一个光裸的胸膛,再往上,程晚词如遭雷劈。

季霆深!

酸软的身体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她和季霆深睡了。

怎么会这样?

季霆深把她脸上的惊慌和不可置信尽收眼底,莫然掀被下床。

宽肩窄腰,这人身材好得不像话,重点是背上布满了泛红的抓痕。

程晚词震惊到失语。

看着他随手拿了浴巾往腰间一系,然后过去唰地一声拉开了窗帘。

整个房间顿时大亮,程晚词的狼狈无所遁形。

“为什么?”她几乎崩溃:“你这个混蛋!”

明明说好只是喝酒的!

季霆深唇边挂着明显的讥诮:“陆湛这会儿应该已经到家了。”

程晚词一愣,泪流满面却不自知。

季霆深捏住她的下巴,“你提的要求我已经做到了,哭什么?”

“我不是、我没有要跟你、你……”

季霆深笑得残忍:“你自己送上门让我睡,我要是不睡,岂不是显得不尊重你?”

程晚词目瞪口呆:“……”

被子滑落,那白皙的前胸满是暧昧的痕迹。

季霆深皱眉看了她一眼,换了衣服走人。

外面等着的上官彧看见他出来一脸下流道:“啧啧,你这什么口味,那么多女人你不要怎么看上别人的老婆了?”

季霆深轻蔑地哼了一声:“别人的老婆?”

“难不成她还是你老婆啊?”上官彧谴责地看着季霆深:“你跟程晚词的风流韵事这会儿肯定已经传到陆湛的耳朵里了,人家都准备结婚了,这么一来婚事八成要泡汤了。”

不等季霆深说话,上官彧又道:“不过呢,这顶绿帽子陆湛值得,那小子就不是个好东西。之前他还给我送了一个小模特,我哪敢要啊,我妈不打死我?没想到这一次为了自救连未婚妻都送,呵,这种人渣都有人喜欢简直天理不容!”

不知道过了多久,程晚词才拖着疲惫的身子下床。

她不敢看床单上留下的猩红,一头扎进浴室,直到手脚泡得皮都起皱了才出来。

昨晚的裙子不能穿了,床上多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和一套内衣。

她知道这衣服是谁送的。

换了衣服,她直奔陆家。

陆家的佣人看到她就开心道:“程小姐来得正好,陆总回来了,没事啦!”

程晚词的笑容很勉强,心头的石头却落了地。

陆湛没事了,虽然……那人还算说话算数。

这时,陆母的声音从客厅里传出来:“我儿都回来大半天了,有些人是半点都不关心,居然浪到现在才出现。”

另一道温柔的女声赶紧劝慰:“干妈别生气了,阿湛回来就好。”

程晚词心中有苦说不出,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去。

“你来了?”陆湛居然也在。

他坐在沙发上,视线来来回回把程晚词从头到脚扫了好几遍。

眼神厌恶又不甘心。

因为陆母不喜欢程晚词,加上又迷信,非说如果结婚前碰她就会倒大霉。

这些年陆湛生生忍着没碰,没想到最后便宜了季霆深。

程晚词被她看得心虚气短,说话都结巴了:“阿湛你没事就好,我、我……”

话没说完,陆母突然抓起茶几上的杯子就砸了过来:“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我们陆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额上突然一阵钝痛,接着就有温热的液体顺着程晚词的额头流了下来。

她顿时手脚冰凉。

什么意思,他们……知道了?

就听旁边的陆湛面无表情道:“晚词,我们解除婚约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