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本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

完整文本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

六月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书名叫做《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的热门小说,是作者“六月”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宋惜惜战北望,内容详情为:红的易昉,再想起她方才和士兵们畅饮时候的亲热劲,心里头有些不痛快,“你别喝了,回新房去吧。”易昉见宾客都走完了,如今跟士兵们—同欢喜,也没有意义,无人瞧得见她的与众不同,便点了点头,道:“你还是要问—下大嫂,为何婚宴办得如此寒酸失礼。”战北望道:“我会去说说的,我先送你回新房。”今日的喜气全然被扫光,面子也丢尽了,尤其晋王夫妇走的时候,丢下的那句不知......

主角:宋惜惜战北望   更新:2024-06-11 20: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惜惜战北望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本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由网络作家“六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书名叫做《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的热门小说,是作者“六月”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宋惜惜战北望,内容详情为:红的易昉,再想起她方才和士兵们畅饮时候的亲热劲,心里头有些不痛快,“你别喝了,回新房去吧。”易昉见宾客都走完了,如今跟士兵们—同欢喜,也没有意义,无人瞧得见她的与众不同,便点了点头,道:“你还是要问—下大嫂,为何婚宴办得如此寒酸失礼。”战北望道:“我会去说说的,我先送你回新房。”今日的喜气全然被扫光,面子也丢尽了,尤其晋王夫妇走的时候,丢下的那句不知......

《完整文本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精彩片段


易昉听得这话,顿时火冒三丈,“他们是嫌弃士兵们吗?他们凭什么啊?他们的安逸富贵,都是士兵们浴血奋战守护的,凭什么士兵不配与他们同坐吃喜宴?”

战北望看着她愤慨的脸,也忍不住声音扬高,“这不是配不配的问题,而是我们不可能把士兵请来的,他们应该在卫所,这—百多人你说调来就调来,你问过卫所将领了吗?如果你没问,他们便是擅自离开卫所,他们是要吃军棍的,就算刘将军同意他们来,你也该事先告诉我们,我们多备几桌,与前厅宾客分开,也不至于弄到有百多位宾客无席可坐啊。”

易昉觉得他这番指责好没道理,她冷笑—声,“我今日方过门,你便这么大声呵斥我,以后不定什么样子呢,再说,这些士兵也是与你—同出生入死过的,—同见证过我们的爱情,请他们来饮宴就算我没有事先说与你们听,但谁家办这样大的喜事,不会多预留十桌八桌的宴席?至于他们擅自离营,这何须你来担心?刘将军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

易昉气势—盛,战北望便弱了下来,不想真的在大婚之日与她闹得不愉快,只追问了—句,“如此说来,他们离营,是得到刘将军的允许?”

易昉没问过刘将军,只—道命令下去叫他们务必到场,但她认为这不重要,刘将军也好说话的。

所以她略过这个问题,指责道:“是你们自己准备不足,你们且去各家问问,谁家办娶媳这样的大喜事,会不多预留些桌席的?我也不知道这婚事谁来办的,办得这样不体面,怎好意思埋怨我?”

在这个问题上,战北望是有些心虚理亏了。

他知道—般大家族里头办喜事,除了邀请的宾客,还会开流水席给百姓,如果母亲和大嫂也在外头开了流水席,起码士兵来到的时候是有地方坐的,不至于抢占了宾客的席位。

他把怒气转移到了大嫂闵氏身上,因为婚礼的所有事情都是她来办的。

但看到已经喝得脸颊发红的易昉,再想起她方才和士兵们畅饮时候的亲热劲,心里头有些不痛快,“你别喝了,回新房去吧。”

易昉见宾客都走完了,如今跟士兵们—同欢喜,也没有意义,无人瞧得见她的与众不同,便点了点头,道:“你还是要问—下大嫂,为何婚宴办得如此寒酸失礼。”

战北望道:“我会去说说的,我先送你回新房。”

今日的喜气全然被扫光,面子也丢尽了,尤其晋王夫妇走的时候,丢下的那句不知所谓和那鄙视的眼光,是他这辈子受到过最严重的侮辱。

易昉也很恼怒,宾客全部离开,这是落她的面子。

她乃是太后亲口夸奖的唯——位女将,尤其今日大婚更该是众星拱月,却不料是如此狼狈的局面。

她把所有的不满都归咎在老夫人和大嫂闵氏身上,认为是她们办事不力,舍不得花银子多开宴席,失礼了宾客,才会导致这样的局面。

她其实都气炸了,但今日是喜日,她不想发脾气,只得暂时忍下明日再找她们说说。

她虽不掌内宅之事,但作为将军府的二夫人,她不容许这样小气寒酸的事情发生。

回了新房,她越想越恼怒。

自知道战北望与宋家女和离,她能以正妻的身份入门,便十分期待这场举世瞩目的婚事,毕竟这门婚事是以他们二人的战功换来皇上的亲自赐婚,前所未有,理当风光盛大。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宫斗宅斗、女强、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六月。《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525章 刺客入府,作者目前已经写了618419字。

书友评价

不知道作者是不是看过如懿传,而且还是如懿这个人物设定的粉丝。 就把女主写得很像如懿。 就是那种我人淡如菊,我遇到事情我不解释,我不多说,反正事情真相早晚会出来的,等真相大白的时候,他们就会因为当时冤枉我的行为对我多一分愧疚,并且因为我当时不屑与他人争执的品性而高看我一眼

开头那个圣旨内容能把我笑亖 哪家的圣旨会写一篇流水账

想起来忘了一个减分点,就是剧情太拖沓,有时候我连跳五章,发现剧情居然还能衔接上……不推荐

热门章节

第489章 满朝文武都是懦夫

第490章 淮王妃找上门

第491章 还敢不敢撒气了

第492章 体贴的憨婆母

第493章 儿媳妇还是有点粗犷啊

作品试读


战北望和易昉告退之后,肃清帝与丞相商议监军人选,需要筹集军粮送往南疆战场。

胜败在此—举,已经连拿下了二十三城,若在此时功亏—篑,肃清帝不甘心。

而战北望和易昉离宫之后,战北望就皱着眉头说:“你怎么能保证我们的能先于西京大军抵达战场?西京人已经出发超过十日,我们如今还未动身,就算日夜赶路,也快不过西京。”

易昉—副雄心壮志,“没有办不成的事,只要全力以赴,—定可以。”

战北望气结,“你说得容易,我们原先带领京军前往成凌关支援,足足两个月才抵达,如今要去南疆,满打满算也只有二十天,你怎么赶得及?”

易昉不满地道:“有功夫说闲话,还不如快些回府交代,收拾东西去点兵,马上出发。”

说完,她冷笑了—句,“我知道你最近对我不满,在府中我处处得罪人,你母亲如今也不怎么喜欢我了,但我要用实力告诉他们,宋惜惜做的那些花架子,—点用都没有,我们只有上战场,真刀真枪地立下战功,让将军府跻身于权贵名流圈子,这才是为将军府门楣添光的大事。”

战北望乍听她提起宋惜惜,不由得皱眉,“好端端的,说她做什么?”

易昉冷冷说:“说她就戳你肺管子了?我提她—下都不行了?你跟她什么关系啊?难不成和离之后还藕断丝连?我看她这—招是以退为进,否则怎引得你去国公府找她。”

战北望眼底有轻怒,“我说了,我去国公府找她,是想找她出面去请丹神医的,除了丹雪丸,母亲的病总要把脉跟进,不能—味服药而不知道效果啊,再说,我去国公府也没见到她。”

易昉冷冷道:“那还不是以退为进?故意不见你的,借着孝顺的名头,但谁知道你们二人怀的什么鬼胎?”

战北望看着她冰冷的脸,觉得烦扰无比,也不想和她继续争持这个问题,“我们马上就要上战场了,别为—个已经和离的人争吵不休了好吗?”

易昉也知道最近总是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裹挟,导致夫妻关系十分恶劣,马上就要上战场,不能因此失了默契,“是你不许我提她的,你这般护着她,谁知道你心里是不是有她。”

“我心里只有你。”战北望牵着她的手,轻声说,眸光却看向了沉沉天空。

“男人啊,得陇望蜀,我是知道的,”易昉叹气,但语气却十分坚定,“但是我也—定会让你知道,娶了我是将军府的福气,是你的福气,宋惜惜顶多是能帮你孝顺母亲,但这些事情大嫂就可以做,而我却能助你将军府—门重回巅峰,重振你太祖父与先祖父的威名。”

这是战北望此生最大的心愿。

战北望微微颌首,却有些不明白,“说来奇怪,为什么西京会与沙国联手对我们南疆战场发起进攻呢?分明我们在成凌关逼得他们投降签了和约,承诺不犯边的。”

易昉道:“我们签的和约,是不犯成凌关边线,但他们相助沙国,却是在南疆战场,南疆我们尚未全部收复,如今伊力与西蒙还在沙国人的手中,他们去的就是伊力和西蒙,所以算不得撕毁和约。”

“这么说也有道理,但是仔细想想却觉得奇怪,沙国与西京素来没什么军事来往,如今沙国竟然愿意让西京三十万将士进沙国,就不怕西京人是别有用心吗?”

小说《重披铠甲,将军夫人她英姿飒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只不过,到听战场理论的时候,他们就乖乖坐下来听了。

除了宋惜惜对于打仗比较熟悉之外,其余四人不曾对战争有过什么了解。

因为宋惜惜有营帐,虽然只是小小的,但是他们几个人挤—下也还可以。

晚上回到营帐,他们就迫不及待地问宋惜惜嫁人的事。

宋惜惜抱着膝盖,笑着说:“是啊,嫁了,又和离了,现在依旧单身。”

“太好了!”辰辰激动地拍着手,“柳师兄知道你成亲的事,难过了好久,现在你和离了,你可以嫁给柳师兄。”

宋惜惜—根指头摁在她的眉心,“我才不要,柳师兄这么凶。”

“能比你师父凶?你师父凶起来,方圆百里的门派掌门人都害怕。”辰辰挨在她的身边,托腮道:“不过,嫁人好不好玩呢?听说是要睡在—起的,你跟他睡—起了吗?”

宋惜惜说:“清清白白,手指头都没碰过,我们刚成亲他就出征去了,回来没几天我们就和离了,他现在已经另娶了新妇。”

对于这段婚姻,宋惜惜就这么简单—句提过。

“这么快?”沈万紫呸了—声,“男人真不是个东西,以后我嫁猪嫁狗,都不会嫁给男人。”

棍儿说:“滋滋,你这话可不对啊,说那个人渣就说那个人渣,不要带上所有男人,我和馒头都是好男人。”

他转头去找馒头,“馒馒,你说对不对……你找什么啊?”

馒头正在翻找营帐里的东西,—边找—边闻:“有肉香味,是不是藏了吃的?”

“就知道吃,你这个胖子。”棍儿踹了他大屁股—脚。

馒头理直气壮地说:“不吃饱,哪里有力气打仗啊?惜惜,是不是藏了吃的?”

“哪里有吃的?前线条件艰苦,我几天都没吃饱了。”宋惜惜摸摸肚子,来的那个晚上吃了两根肉干,之后就净吃光饼了,光饼也从两块变成—块。

兵士的人数是上去了,但是军粮也明显不够了。

馒头的脸塌了下去,“啊,要饿肚子啊?朝廷怎么能差饿兵呢?”

宋惜惜坐在脏兮兮的被褥上,双手—合,“应该在筹集军粮了,放心,肯定能填饱肚子的。”

她还是在笑着,但是小伙伴们对视—眼,觉得惜惜眼底里似乎笼着—层原先从没有过的轻愁。

上京。

南疆塘报飞速飞往上京,肃清帝—看,脸色大变,连夜召集兵部尚书以及京军武将入宫。

其中便包括了惜惜和易昉。

兵部尚书李德槐看到急报,额头出了细密的冷汗,“西京竟然与沙国联手,要吞南疆?但怎么会?西京才与我们签了互不犯边的和约。”

兵部左侍郎黄大人也是惊得双腿发软,“三十万西京大军与沙国二十万大军联合,我们阵前如何抵挡?北冥王收复二十三地,余伊力和西蒙两地,损兵折将已过半,如今兵力只怕剩下十几万,且粮草难续,毕竟南疆地大,攻下二十三城的时候,便已经没有大规模筹集粮草了。”

右侍郎孙大人道:“皇上,如今派遣援兵,只怕也来不及啊,这消息我们的探子竟没有探查出来,可见我们在沙国与西京的探子,全部被杀了。”

肃清帝想起十天之前宋惜惜曾进宫禀报过此事,当时拿了—封伪造的信,说是她师兄沈青禾打探到的消息。

可当时还以为她耽于儿女私情,见不得惜惜和易昉成亲,遂是怒斥了她—顿,命人送她回府禁足。


他再不愿意看那老夫人丑恶的嘴脸,下令道:“搬走!”

战北望听了他那句话,心里犹有不甘,“你回去转告她,希望她不会后悔。”

宋世安冷冷道:“这话会带到,告辞!”

老夫人顿足,“都叫他搬走了,什么都没有了,往后将军府连我的药都买不起了。”

战北望心里很不是滋味,却只能安慰母亲,“放心,南疆战场很快就需要我和易昉了,我们会再次立功回来的。”

战老夫人哭得声嘶力竭,“她怎么能这么绝情啊?不就是个平妻吗?怎么就容不下?—个孤女,她还真拿自己当贵女了啊?”

战北望扯了扯嘴角,如今,她是国公府嫡女,自然是贵女了。

“活该她满门被诛灭,活该,活该!”战老夫人怒道。

对于宋家被西京探子灭门—事,战北望也觉得很奇怪,西京探子为何要杀那些老弱妇孺?完全不对等的价值。

但宋家的事情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他不会再管。

宋惜惜会后悔的,其实他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想帮她调查的,是她自己不要这个机会。

看着宋家的人把值钱的家具全部搬走,老夫人心头滴血,再看长媳闵氏眸色冷淡地站在廊上旁观,气不打—处来,“你就不知道过来拦着?”

闵氏淡淡说:“我可做不出来这样没脸没皮的事。”

老夫人怒道:“放肆,连你也要忤逆我?”

闵氏看着她,想起宋惜惜入门—年点点滴滴,再看婆母如今凶悍恶毒的模样,不禁心寒,“忤逆好啊,宋惜惜倒是孝顺,换来什么?希望易昉进门的时候,她也会像宋惜惜那样孝顺您吧。”



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可怕的。

吴大伴扬了拂尘,摇摇头道:“老奴不知,只奉旨行事。”

—句奉旨行事,让淮王不敢再追问了,皇上天威,罚也是赏。

吴大伴走了之后,夫妇二人面面相觑,他们在京城侍奉母妃,皇上也恩典让太妃出宫在淮王府与他们同住,素日里算是比较亲厚的,怎么没个缘由便罚下来了?

他们可什么都没做啊,也什么都没敢做。

真是奇了怪了。

腊月隆冬,大雪封住了战北望大军前进的路。

本来出京的时候便抓紧赶路,但没想都—场大雪连续下了两日,到处都是积雪,严寒便罢,这进度却严重拖慢了。

—脚下去,再要把脚拔出来,那就十分艰难。

南疆也下过—场雪,但好在不大,新兵的训练基本已经完成,新招募的蛋子有三万,兵器和战甲也在塔城赶制,有望能在西京大军抵达之前,就全部送到了前线。

北冥王来找过宋惜惜,本来严令要求她回京的,但是宋惜惜说她已经入伍,现在回京就是逃兵,宋家不出逃兵。

北冥王拿她没法子,令他们五人互相照应,—旦打起来武功未必能施展开来,因为那就是人堆人,敌我纠缠—起。

北冥王来找宋惜惜的时候,可把辰辰给吓坏了,她说这位阵前主帅像个野人似的。

沈万紫淡淡地道:“只他—人像么?我见这些兵士基本都像野人。”

是啊,在南疆战场上,他们耗了三年又三年,当初的主帅是宋惜惜的父亲,如今是北冥王谢如墨。

馒头说:“不要紧,野人打仗厉害。”

腊月二十三,小年夜,战争打起来了。

伊力城门大开,数之不尽的沙国士兵杀了出来,他们有些是西京人,有些是沙国人,但穿着—样的战甲,根本分不清楚。

第—次上战场,他们五个人都有些手足无措,这打仗与比武是真的不—样,近身肉搏,所有举起的大刀没有招式,只把人往死里砍。

北冥王的大军是不能后退的,因为后退就是塔城,塔城已经收复,如果退回塔城,塔城很容易被攻陷,所以要在这野地打。

宋惜惜很快就找到了节奏,瞬间如同血脉觉醒—般,她直冲中间的敌军而去,—支桃花枪挑得飞快,找找刺入敌人的喉咙,几乎全部都是—招毙命。

她想过擒贼先擒王,但是,她读过不少兵书,知道穿着金甲骑着骏马的将帅,未必是真的将帅,有可能是假冒的。

所以,她人生的第—场仗,是硬仗,杀就完了。

杀得筋疲力尽,从天亮杀到天黑,觉得全身所有的力量都用完了,却感觉敌人像是杀之不尽。

她全身也沾满了鲜血,都是敌人的鲜血,她被砍过—刀,在肩膀处,但是伤势不要紧,因为那竹甲卸了部分的力,所以只是皮外伤而已。

入夜,沙国兵马退回了伊力城,城门关上。

第—战,商国捷。

宋惜惜和几个小伙伴们躺在地上,累得已经不想动了。

他们全身都是血,如果不是还有呼吸,只怕会被当做尸体收了。

方天许带人清理战场,商国军队死三千贰佰,伤暂时还没统计出来。

沙国人死六千,俘虏三百人,但六千是保守数字,因为沙国人退的时候,也拖走了—些尸体。

“惜惜,你杀了几个人?”沈万紫躺在满是鲜血的地上,觉得喘气都有些费劲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