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麒麟神相

麒麟神相

江南道长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我出世身带麒麟,爷爷为救我,亲手剥下自己人皮,送给九尾狐。那一天,枯木逢春,万兽朝拜!

主角:苏阳   更新:2024-02-09 16: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阳的美文同人小说《麒麟神相》,由网络作家“江南道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出世身带麒麟,爷爷为救我,亲手剥下自己人皮,送给九尾狐。那一天,枯木逢春,万兽朝拜!

《麒麟神相》精彩片段

    第1章

    我出生那天,枯木逢春,方圆十里枯掉的花草树木都活了,山上很多动物都突然出现在我们家周围,然后跟人一样,抱着爪子跪拜,头不停磕着,直到我呱呱坠地才离去。

    还有,相邻的几户人家有点小病小痛的,都突然康复了,堪称神奇。

    这一切皆因我跟别人不一样,我出生的时候,身有麒麟胎记,就在我的后背,跟纹身一样,皮肤一块块通红无比,好像被火烧过一样。

    我爸当时高兴的不行,麒麟踏祥云,人间百难消,我这是天命之子,命格奇高,有仙府奇缘,日后可成大器。可我爷爷却是喜多于忧,一整天都是眉目紧锁,而且还为我占了一卦。

    卦出后,爷爷脸色都变了,整日心神不宁,嘴里还念叨着:“来了,都来了,要出事!”

    至于谁来了,要来干什么,爷爷没有说。

    我苏家十五代往上,是奇门术士,十五代往下,是风水师,而到了爷爷这一代,风水相术更是到达了巅峰,无人能及,一生卜奇卦五百,天卦三百,无一落卦,风水界以爷爷马首是瞻,都称他一句苏半仙,多少人不惜一切代价只为求爷爷这一卦。

    爷爷算卦只讲缘分,所以总有无数的人被拒之门外,而这个仙字爷爷自称担不起,怕折寿,所以自封长山道人。

    爷爷给我算完卦的当晚,真的有很多“东西”来了,黑压压的一片,围得宅子水泄不通,到处都是鬼影,阴风阵阵,可是肉眼却看不见任何东西出现。

    爷爷走出了门前,背手而站,那些东西立刻吓退了十尺,可是却并未离去。

    爷爷大喝一声:“何方妖孽,敢动我苏家子孙,麒麟之子?”

    这时候阴风呜呜的吹着,还夹杂了无数可怕的阴冷笑声。

    “嘿嘿嘿,麒麟之胎乃最好的容器,尔等必将取而代之。”

    “臭老头,你再厉害,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镇守着我们,哈哈哈。”

    爷爷没有再说话,一直守到了天亮,直到那些东西全部离去,此时爷爷做出了一个极其恐怖的举动,然后他坐在了狐仙庙前,安然的死去了。

    当时村里很多人看见,爷爷死后有一只九尾白狐出来对着爷爷三叩九拜,然后噙着泪水走了。

    九尾白狐在我们这是狐仙,看见的人对它是又跪又拜,可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九尾白狐就不见了。

    爷爷死后,葬礼办的很大,来吊唁他的人数不胜数,有开着豪车的明星,富商,企业家,也有衣衫破烂的乞丐,穿着普通的工人。风水界也是来了许多有名的奇人异士,爷爷一生施恩无数,桃李满天下,受人敬仰,灵棚总是挤满了人。

    我爸当时哭的最伤心,要我二叔扶着才能站起来,那几天眼睛里都是血丝,可他知道爷爷是为了我,为了苏家才甘愿去死的。

    第三天晚上,灵棚来了一个奇怪的男人,他穿着黑衣黑裤,身上的皮肤有着奇怪鳞片,舌头很长,眼珠子是幽绿色的。

    当时他一走进来,所有懂点道的风水师和奇人异士都退后了几尺,好像一副惹不起的表情。

    那男人给我爷爷上完香后,跪拜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说道:“老先生,恕我不敬,借你孙儿肉身成圣,万分感谢!”

    男人说完这话后,我妈突然好像中了邪一样,眼珠子也变得渗绿,然后将我抱了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外面打起了响雷,但却不见下雨,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飘了过来:“放肆!地虫还想成蛟,滚!”

    伴随着声音,外面雷声轰轰,一共劈了九下。

    那男人吓得身子一哆嗦,脸色立刻苍白如纸,差点站都站不起来,连滚带爬的跑了,头都不敢回。

    男人走后,我妈才醒了过来,可刚才发生什么事,她一点都不记得,我爸把话跟她一说,她才知道刚才事情凶险,而跑掉的那个男人,据我二叔说是一条修行五百年的蛇精,而吓跑他的那个声音则是我爷爷献人皮的九尾狐仙。

    二叔说,九尾想真正成仙,必须修出第十条尾巴,但想修出第十条尾巴,需真正化人。

    九尾狐借着爷爷的人皮,就可以真正修成人,但必须护我周全,这是爷爷跟九尾狐的交易!

    我爷爷下葬那天,全村人一起送行,一眼望过去,就好像人海一般,可是棺材抬到一半却突然飞上了天,然后有一只九尾白狐出现拉着棺材往前奔。

    狐仙送葬,此乃天棺!棺中人实乃仙人。

    当时送葬的所有人都跪了下来,然后嘴里喊着半仙,那是我爷爷以前的名号。

    等所有人去到安葬地点的时候,爷爷的棺材已经在那,而且是竖着的,只是不见狐仙。

    竖着的棺材是天人之棺,能站着死的人,顶天立地,于天地间浑然而立。

    我爸没敢忤逆狐仙,按照它的意思将我爷爷的棺材竖着安葬了,如果没有此等资历,下棺七天必被雷劈墓碑,可我爷爷的坟墓至今没事。

    爷爷去世后,我也慢慢长大,取名苏阳。期间再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古怪的东西,就是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跟着我,就连尿尿的时候好像也有一双眼睛盯着我看一样。

    快到我十八岁生日的前一个月,突然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九尾白狐,它会说人话,它告诉我十八岁是我成年的日子,也就是肉体最成熟的时刻,会有无数的妖魔鬼怪来争抢我当他们的容器,是一个大劫!

    化解此劫有一个办法,就是暂时将我身上的麒麟胎记消去,以躲掉大劫。

    当时我并没有把这个梦当回事,直到我生日的前一夜突然醒来,然后发现床边有一个人。

    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只是第二天,我背上的麒麟胎记真的消失了,直到我过完十八岁生日才再显现出来,而到了十八岁以后,我就可以开始学习风水奇术了。

    苏家规矩,我爸不能收我为徒,只能由二叔来教。

    二叔不但教了我风水,还有术数、堪舆、医卜、奇门、星象,甚至包括让我防身的武术。

    我的天赋之高,让二叔咂舌,就光两年的时间,我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年我二十岁,可是已经能比肩练了十几年的二叔,甚至直追爷爷,二叔说风水界上千年了,从来没有出过我这样的奇才,真是苏家的荣光,我日后必定扶摇直上九万里,站在风水界巅峰傲视群雄,成为人人仰望的人物。

    可学成后二叔从来不让我用水风之术,他说我还不能沾因果,麒麟是天命之子,可也伴随许多劫难,在我本事没有大成之时,我既不能显山也不能露水,这是爷爷死前交代二叔的,不过这是爷爷第一份遗言,而爷爷还给二叔留了第二份遗言,就是怕有意外发生。

    果不其然,在一个雷电交加的晚上,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二叔说,他就是我的意外!


:    犹记得那一晚,我父母出门不在家,雨下得很大,雷电跟蛟龙一样在天上咆哮着,村子里狗多,如若平时,雷声惊悚,村里肯定是一片狗吠,可那一晚,却格外的安静,安静得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我觉得不对劲,连忙想起卦卜一下吉凶,可这时候二叔却按住了我的手,不让我测,还对我说,今晚发生的事,一辈子都不能测,不然会出事。

    我刚想问为什么,突然外面的门就响起了敲门声,敲四下停顿了两秒,然后又接着敲。

    午夜敲门,敲三下是人,敲四下是鬼!我心里咯噔了一声,外面的......是鬼?

    可这时候二叔却突然让我回房,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听到什么,我都不能出来!

    二叔一向对我极度严厉,他的话我不敢不听,只能乖乖躲回了房,二叔对我不放心,还给我在外面加了把锁,所以我只能扒开一条门缝往外看,根本出不去。

    敲门声越来越急促,而且渐渐诡异,四下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二叔犹豫了一下,然后硬着头皮去开门了。

    开门的瞬间,一股阴风吹了进来,吹得家里的家具发出了诡异的声音,一个男人还没等二叔说话,直接走了进来,但他的脚是不着地的,跟飘着一样。

    鬼!这就是鬼!

    可见到他的样子后,我愣住了,这不是我吗?

    我惊恐万分,这只鬼除了脸色苍白,面容阴冷外,简直就跟我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恐怖的想法:我,不会早就已经死了吧?

    二叔没敢拦他,甚至手都在发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哆嗦的状态。

    男人进来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跟回了家一样,然后拿了三柱香祭拜爷爷,还磕了三个响头。

    可是很诡异,他烧出来的香是两短一长的。人最怕三长两短,香最怕两短一长,这是鬼上香。

    可看着他的那张脸,我越来越头皮发麻,为什么他会长得跟我一模一样?要不是我还能摸到自己的心跳声,我都以为自己早死了,外面的那只鬼就是我自己!

    “该还了。”男人祭拜完爷爷后,站起来阴冷的看着二叔,然后又转头看向了我的房间,似乎在示意什么。

    二叔突然用哀求的语气让他再宽限两年,就当给狐仙一个面子。

    这时候男人突然脱去了上衣,露出了满背的黑龙,我数了一下,一共有九条,然后那九条龙簇拥着拉了一副大红棺材。

    九龙拉棺!

    可九龙拉棺都是真龙尸骸,但这个男人却是九条黑龙,别看都是龙,但差着意思,黑龙又凶又阴,恐怖至极,这鬼到底什么来头?

    “狐仙也拦不住我,欠我的该还了!我要带他走,借麒麟之体重生。”男人再一次阴冷的说道。

    二叔这时候咬了咬牙,突然说道:“我折寿十年换他两年!”

    “不够!”男人摇了摇头,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外面出现了一个黑影,男人皱眉看向外面,表情有了动容。

    “再另外加我一条尾巴。”

    一个声音幽幽飘了进来,然后从外面扔进了一条血淋淋的尾巴,那是条漂亮的白色狐狸尾巴,有手腕粗。

    “哼,九尾狐,算你狠!”男人朝二叔吹了口气,然后捡起尾巴走了。

    男人走后,雨马上就停了,雷声消去,第二天早上我家门前只留下了一滩血,二叔说是九尾狐仙的,而二叔则一夜之间老了十岁,看上去比我爸都要老上许多,有几根白头发长了出来,而且身体虚弱,时不时犯咳嗽。

    至于昨晚发生的事情,二叔只字不提,也不跟我父母说,尽管我问半天,他也未曾透露过半个字,昨晚的事,他让我不要问也不要卜。

    二叔还做了一个决定,他给了我两千块钱,然后把我送到了城里的一间古屋,这古屋是我们苏家在城里的房产,一百多平,还有院子,就是装修比较老了,感觉像那种没人住的鬼屋,坐落于城市的角落,比较偏。

    二叔还给我立下了规矩,从今往后,没有他的允许,不准再回家!还有,我只能从事阴活之类的事,比如帮人看风水,解决阴事,其他的工作,一律不能碰!

    本来听到这我还挺高兴的,想着终于能一展身手了,学了这一身的风水本领,可我一次都没有施展过,一直憋着,别说有多难受了。

    可二叔接下来的话,让我差点窒息,他说我不能随便给人办事,除非是自己找上门来,而且手上要有刻着苏字的铜钱,等我收到十个铜钱后,我才可以解禁。

    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随便透露自己的身份,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以肆意出手。

    听完二叔的话,我急忙提出抗议,就给我两千块钱,万一没人找我办事,我又不能找其他工作活口,那我不得饿死?

    二叔苦笑了一下,说他也没有办法,这都是爷爷死前的遗言,他只能遵守,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再见就走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爷爷要这样做,可我知道接下来的日子我会很难度过。

    我基本从小都是在家庭的庇护下长大,读完高中后就辍学在家了,也很少出来过城市,虽然对于城市的一切都是新鲜的,可我身上只有两千块钱,我不知道自己能挨多久,幸亏的是我有地方住,不至于流落街头。

    我不善于与人打交道,在这里也没有朋友,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都是宅在古屋里,不过总有一个东西好像影子一样跟在我身边,让我不至于觉得孤单,可我却一直看不见它在哪里。我知道,那就是一直守护我的九尾白狐。

    前两个月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来找我,到了第三个月,我的钱已经快见底了,为了节约,我从一日三餐变成了一餐,为了对抗饥饿,我只能每天专心研究风水之术。

    二叔走前,给我留了两本书,一本叫火珠林,是麻衣道者所著,他是麻衣一派的祖师爷,著有两本奇书,一本叫麻衣神相,另外一本就是我现在手上的火珠林,火珠林收集了天下的术数、堪舆、医卜、奇门、星象学,极其强大,但也很复杂,研究透了受益无穷。

    二叔另外留下的一本书叫方士奇术,是秦朝时候的古书,所涵盖的内容更加诡秘和复杂,除了我爷爷,苏家能参透的人基本没有,到了我手上的时候,我却能领悟一二,虽然还没到爷爷这个境界。

    这两个月以来,我疯狂汲取这两本书中的秘术,实力大涨,现在我一眼就断吉凶,两眼测富贵,夜观天象,是晴是雨,是阴是阳,我测的比气象台都准。

    可我再厉害也得吃饭,二千块钱顶了二个多月,到月中的时候,我手上只剩下几十块钱了,如果再也没有人找我办事,我得活活饿死在这里,尸体发臭了都没人知道。

    本来我还想测一下自己的命运,可这是大忌,医人者不能自医,想想还是算了。

    可在十六号早上的时候,古屋的门铃终于被按响了,一个穿着黑*短裙的美女出现在门前。

    可透过猫眼,我感觉到了一股邪气,再看这女的面相,双腮绕黑气,说明最近犯了邪,口有暗光,稍微有些肿,这是犯的淫邪。

    鼻为土,口为水,女人这两个地方有异常说明会被侵犯,而这个女人还面相犯邪,莫非......


:    女人见我久久不开门,加上古屋有些阴森,她望了一下四周,可能有些害怕,于是准备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连忙打开门叫住了她,我的钱已经见底,她就是我最后的希望,我怎么可能让她走。

    “请问,你就是这间屋子的主人吗?”女人见到我后,有些惊讶。

    我点了点头,然后问她有什么事?

    女人拿出了一枚铜钱递给了我,说是她爷爷给她的,拿着铜钱来这间古屋里找一位姓苏的高人,可以帮她解决一件邪事。

    我检查了一下这枚铜钱,发现上面刻了一个苏字,跟二叔描述的一样,看来就是她了!

    只不过女人好像觉得我太年轻了,不像她爷爷口中说的那个高人,所以总是半信半疑的打量着我。

    她进去后,自我介绍了一番,说她叫林依依,是个*。

    *?不知道是哪一种,陪老板的那种还是正经*?

    林依依看我年轻,有点不太信任我,毕竟这行神棍确实多,被骗的几率也高,要不是她爷爷介绍的,估计早扭头走了。

    “你是个小三吧?”还没等林依依说话,我直接就亮出了点本事,不然还镇不住场子。

    林依依愣住了,嘴巴张成了o型,久久没能合上。

    “你......你怎么知道的?你认识我?”林依依缓过来后,急忙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这是第一次和她见面,连名字都是刚知道,我之所以断定她是小三,全是面相看出来的。

    林依依颏尖颐薄,标准的狐狸脸,这种脸型多为小三,喜欢找结婚的男人。

    再看她眼如春水,形似扶柳,小三也。

    小三毕竟不是什么光荣的身份,被我看出来后,林依依有些羞愧难当,不过这时候她也开始相信我了。

    “高人,救救我!”林依依急忙对我说道,差点就给我跪下了,看来是遇到了可怕的邪事,不然不会这么激动。

    我让她别害怕,先把事情给我讲一遍,我也好帮她。

    林依依点了点头,说事情得从一星期前说起。

    *这行其实不好混,吃青春饭而且不怎么赚钱,于是林依依就做起了小三。

    林依依找的这个老板姓李,身家上亿,对林依依也算不错,就是有老婆了。可林依依只是喜欢李老板的钱罢了,有没有老婆对于她来说,根本无所谓。

    可在一个星期前,李老板给林依依带了一条泰迪狗,体型还比较大,林依依也比较喜欢狗,于是就养了下来。

    可这狗好像有点不对劲,林依依换衣服的时候,它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眼神跟人一样*,而且巨爱看林依依洗澡,特别邪乎。

    林依依想把这狗送了,可李老板不愿意,说她只是多想了,但就在昨天晚上,那狗突然说话了,还嘿嘿嘿的笑,特别渗人。说如果林依依敢把它送走,就吃了她。

    林依依吓坏了,那晚都没敢回家,打电话回去向爷爷哭诉。

    于是她爷爷就给了她这枚铜钱和地址,她今天就找上门来了。

    听了林依依的话,我皱起了眉头,看来和我之前预测的一样,林依依确实犯了邪,而问题就出在这狗身上。

    正所谓男不养猫,女不养狗,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狗估计不是成精了就是被什么“脏东西”附了身。

    “这狗你平时都喂什么?”我朝林依依问道。

    林依依摇了摇头,说泰迪狗平时都是李老板喂,她几乎没有喂过,李老板都是给它吃生肉,说吃这个才生猛。

    生肉?

    我立刻想到了什么,然后问她那泰迪狗晚上是不是眼珠子是红色的,还爱磨牙?

    林依依连忙说对的,问我怎么知道,她还奇怪,这狗的眼珠子晚上怎么还会变色?

    我一拍大腿说懂了,那李老板给泰迪狗喂的是白肉。

    林依依有些不明白,说白肉是什么肉?

    我笑了一下,问林依依有没有看过龙门客栈?

    林依依好像懂了,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白肉就是人肉!

    怪不得那泰迪狗能成精,吃白肉的动物,容易成邪,如果喂的白肉带着怨念,那就更加恐怖了,七天那动物就能作祟。

    所谓带着怨念的白肉,就是死者是被人害死的,死后尸体带着怨气。

    我说幸亏是只泰迪,要是凶性一点的狗,估计早就把林依依给吃了。

    林依依吓懵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那李老板敢喂狗吃白肉,这样说来,难道那李老板杀人了?他想利用狗毁尸灭迹,可没想到狗成精了,差点害了林依依。

    “走,带我去收了那狗精,至于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我只负责阴事,人事不想管。

    林依依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好像有些害怕,脸色都苍白了不少,不过她还是带着我前往了她的住处。

    她有车,很快就载着我来到了一栋高级公寓,上了楼后,她战战兢兢的打开了门,应该是害怕里面的那条泰迪狗。

    我进去后,一条体型比较大的泰迪立刻起身瞪着我,喉咙里发出了低吼声,跟野兽一样。

    “大胆孽畜,敢对你爷爷叫!”我大喝了一声,然后掐了一个手诀,拿出一张黄符口念镇灵咒。

    那狗一听立刻倒地抽搐了起来,哀嚎声有点像人,并不是汪汪的叫,听着特别渗人。

    果然是成精了,而且还想害人,那我可不能放过它。

    那狗见我起了杀心,居然跟人一样对着我跪拜了起来,好像是在求饶。

    我可没想放过它,那狗也看出来了,但它不敢对我下口,而是扑向了林依依。

    林依依尖叫一声,吓得连连后退,我怎么可能让它得逞,一脚踩住了它的脖子,然后让林依依拿刀来,一刀结果了它,血溅得满地都是。

    狗死后,林依依那个李老板突然回来了,只不过他的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塑料袋,里面装着的就是白肉!

    “依依,你怎么回来了?”李老板有点始料未及,嘴角不停抽搐着,因为我们好像发现了他的“好事”。



潘磊回到家后,自己一个人害怕极了,本来他跟三叔一起住的,可是三叔已经跟瘦猴去了医院,现在即使回到家,也只是剩他一个人。最糟糕的是,他好像感觉有什么东西跟了他回来,就在门外!

潘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为了寻求心灵上的安慰,他立刻点了三柱香,然后跪地拜起了家里面的河神。

可他刚刚跪下,突然砰的一声,那河神雕像居然炸开了,碎了一地,吓得潘磊手中的香都掉在了地上。

潘磊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好好的雕像,说炸就炸,好像跟玻璃一样脆弱。

他想打电话给三叔,可手机刚刚和黑子在争执中,掉在了船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门响了起来,诡异的响了四下。

潘磊一下子就僵住了,没敢去开门,因为他以前听三叔说过,敲门敲三下的是人,敲四下的是鬼。

过了一会后,敲门声又响起了,而且重复着四下,有些急促。

潘磊只能壮着胆子喊了一句:“谁啊?”

没有人应,只有越来越急促的敲门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破门而入一样,潘磊知道有些不妥,这门外肯定不是人,有可能是女尸跟了回来。不过现在已经快五点了,再撑一会,天亮她就会自己走,那时候就得救了。

潘磊不但没有开门,还拿了许多东西堵住门,希望可以多撑一会。

过了一会,敲门声突然停止了,门外没了动静。

潘磊皱了皱眉头,心里嘀咕道:难道,走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潘磊身后吱呀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打开了。

潘磊心里咯噔一声,好像想到了什么,他直呼不好,是窗!窗没关紧!

这时候潘磊直感到背后发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他僵硬的转过了头去,然后望着窗外。

他看到了一张苍白的女人脸,有些发肿,可即使是这样,也依然没有影响她的美貌,只是如今在潘磊看来,这张死人脸就是再美,也是那样的惊悚。

“嘿嘿,找到你啦!”女尸开口笑了,笑得那么诡异,嘴里不停有血渗出来,她全身都湿漉漉的,跟刚刚捞上来一样,但要更加骇人,因为她说话了,还会笑。

“鬼,鬼啊!”潘磊尖叫着,然后拼命搬开那些堵住门的障碍物,打开门就狂奔。

原本以为回家就安全了,没想到这女尸居然跟了回来,吓得潘磊撒腿就跑。

可刚刚跑没多久,突然就撞上了两个人,潘磊一看是三叔,身体一软,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浑身都在发抖。

潘磊三叔立刻就知道事情不对劲了,说他在医院的时候右眼一直在跳,心有不安所以才凌晨赶了回来,现在一看,果然是出事了。

俗话说得好,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普通人可以不信,但他吃死人饭的,还是谨慎一点好。

潘磊三叔让潘磊别哭了,真是没出息,多大个人了,跟个女娃一样哭哭啼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速速说来。

潘磊立刻跪了起来,将所有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三叔,不停认着错。

潘磊三叔差点一下子气晕了过去,幸亏瘦猴在旁边扶着,不过也踉踉跄跄了好几步。

等缓过来后,潘磊三叔对着潘磊破口大骂,说让他干捞尸人这行,一定要守规矩,可怎么就是不听呢?

规矩一坏,就连河神也不保他们了,所以那河神雕像才会一拜就崩掉,黑子更惨,估计先出船舱被女尸杀了,当了潘磊的替死鬼,不过不杀潘磊,那女尸是不会罢休的。

潘磊三叔思考了一会,然后让潘磊和瘦猴都走,犯下的错,欠下的债,总要有人还,他一个人去会会这女尸。

瘦猴很讲义气,死活不肯走,说潘磊三叔现在受了伤,一个人去见女尸肯定吃亏,他留下来也好有个照应,然后将潘磊推走了。

潘磊当时害怕极了,也不愿意再回去见那女尸,心想着三叔这么厉害,应该可以搞定,所以就真走了。

等到中午十二点,太阳最猛烈的时候,潘磊又回到了家,可是看到门前一大滩鲜血,他心里咯噔一下,知道事情不对劲了,三叔他们可能已经出事。

进入屋里后,血更多了,一地都是,满屋子的血腥味,极其压抑和恐怖。

这时候潘磊看到了一具尸体斜躺在沙发上,那正是瘦猴,不过他已经没气,浑身都是血,将沙发都染红了,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死不瞑目,表情极度狰狞,甚至到了扭曲的地步,死得很凄惨。

潘磊悲痛的叫了一声瘦猴哥,然后扑通的一声就给瘦猴跪下了,连忙内疚的道着歉,如果不是他,黑子和瘦猴都不会死。

这时候潘磊想起了三叔,连忙站起来满屋子找着,可是连角落都翻遍了,也硬是没见着三叔的影子。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冰箱的门诡异的自己开了。

潘磊察觉不对,连忙壮着胆子朝冰箱走去,等他看到冰箱里面的时候,他立刻哇一下哭了起来。

只见潘磊三叔的脑袋放在了冰箱的上层冷藏着,而下面则是身体和四肢胡乱塞在了冰箱里面,可能就是太满了,刚才冰箱的门才被顶开。

三叔死了,而且死得很惨,潘磊内疚不已,他知道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上了那具女尸,坏了赶尸人的规矩,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害死了三个人,害死了自己的三叔。

可即使是这样,潘磊三叔还是想着潘磊,因为冰箱里面居然有一个大大的血字,那就是“走”!

意思是让潘磊赶紧走,不要再回来,就算是临死前也还担忧着潘磊的安危,三叔是那样疼潘磊,可潘磊却害死了他。

潘磊痛哭流涕,对着冰箱里的三叔不断磕着头,甚至都磕出血来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潘磊听到了床底下有异样的响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床底出来一样。

刚才明明潘磊就翻过床底了,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看见,那女尸,不会邪门到这种程度吧?

小说《麒麟神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潘磊一想起那女尸就浑身发抖,这大白天的女尸居然都敢出来,那得有多邪?而且他刚才为了找三叔,床底早就翻过了,也没见有什么东西,这时候突然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想想都觉得可怕。

三秒后,潘磊听到了床底咯吱咯吱的响,接着就是沉重的脚步声,阴风从房间里吹出来,拂在了潘磊的脸上。

潘磊陷入了极度恐惧中,他本能就害怕的跑了出去,直到站在太阳底下他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可回头看去,门前却有一张女人脸在那贴着,嘴角一咧全是血,对着潘磊就是鬼魅的笑。

潘磊吓得腿都软了,幸亏有大太阳那女尸才没敢追出来,他连忙撒腿就跑,然后离开了这地方。

躲了一段时间后,潘磊寝食难安,一是内疚,想起惨死的三叔还有瘦猴他们,潘磊就偷偷哭了起来,然后扇自己耳光,都怪自己,是他害死了大家。

二是潘磊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女尸会追过来,女尸邪门又凶,一旦被她缠上,估计他死得比谁都惨。

就在这个时候,潘磊想起了大伯给他的遗物,于是就拿着铜钱找了过来,他希望我能杀了女尸,帮三叔他们报仇。

听完潘磊的事,我默默站了起来,然后啪一声,狠狠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巴掌太重了,直接将他打飞了出去,然后滚在地上,嘴角上都流着血。

潘磊一下子懵了,他捂着脸看向我:“你,你打我干什么?”

我说你还好意思问?不是你坏了规矩,其他人怎么会死?这就是恶因报恶果,而且该死的那个人是你!如果不是这铜钱的原因,我可真不想帮你。

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既然做了那一行,那就该守规矩,为了自己的下身害了所有人,可真是该死!潘磊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帮,要不是二叔叮嘱我拿着铜钱来的人就要帮他办事,我都懒得理他,直接将他赶出去拉倒。

那女尸很邪,迟早能找到他,然后将他拆皮剥骨,碎尸万段。

活人要尊重,死人也要尊重,随意玷污别人身子,以为死人就会放过你吗?再说了,你一个活人找尸体,不嫌膈应吗?

女人本身就阴气重,那死在水里的女尸就更阴了,这你也敢上,不是找死吗?自己死就算了,还害死别人自己苟活,那真是操蛋玩意。

“对,都怪我,我是禽兽,我猪狗不如。”潘磊拼命扇着自己,一边骂一边道歉。

“行了,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既然你有铜钱,那这事我不帮你还不行。”我将潘磊那枚铜钱放进了口袋,然后让他别折腾了,还是尽量想办法补救吧!

潘磊三叔是有点真本事的,可还是惨死在女尸手上,说明这女尸怨气极其大,不然不会邪成这样,也有可能跟她的死因有关。

潘磊也说了,捞她尸体的时候,费了不少劲,邪门的很,还有水猴子附在尸体上面,可如果没有怨气的话,水猴子是不会找上她的。

这么凶的女尸,该怎么解决呢?而且还是人家有理,这潘磊本就该死,我强行干扰因果,只会让恶报出现在我身上,那我可不愿意。

这时候我看向了潘磊,然后瞄了一眼他的裆部,顿时有了主意。

嘿嘿,他做的事,也该负责了,赎罪是唯一的办法。

我让潘磊起来,然后说这事我会帮他解决,不过得先给钱。

我来这已经办了两件阴事,可一分钱没捞着,真是晦气,这一次我得先收钱了,不然我迟早要饿死。

潘磊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然后问要收多少钱,看他这个窘迫的样子,估计也是个穷光蛋。

我也没敢狮子大开口,要了一万,如果按良心收,这女尸这么凶,我起码得要个五,六万,这次我已经是昧着良心了。

潘磊掏了掏口袋,也就几百块钱,说一万太多了,他现在拿不出,也就这些了。不过他三叔挺有钱的,又无儿无女,现在他三叔死了,钱财都应该归他,如果能把女尸解决掉,他应该可以拿三叔的钱给我。

既然是这样,那也可以,不过潘磊这几百块钱我就先收下了,万一有什么意外,我也算有点收获。

将钱落入袋中后,我让潘磊带我回家,先去会会那女尸。

经过半天的奔波,大概傍晚五点的时候,我们成功回到了潘磊三叔那一间屋子。

人还没到,老远我就闻到了一股尸臭味,而且阴风阵阵,站在门前看天空上的夕阳,都感觉渡上了一层血一样。

潘磊说他当时害怕,那女尸就在屋里,所以他连帮三叔收尸的勇气都没有,这天气尸体固然是发臭了。

潘磊三叔这屋子一共有两层,建在了村子最角落的地方,连一家人都没有挨着,而且相当偏僻,没人发现是正常的。而且潘磊说了,他三叔吃的死人饭,平常没人和他打交道,都嫌晦气,这也是他没有娶老婆的原因。

潘磊一回到这里,人就有些害怕,手脚都在哆嗦,他指着门窗说,他逃出来的时候,门窗都是开着的,可现在……却是紧闭,连太阳都照不进去,恐怕那女尸还呆在屋子里没走。

我让他别怕,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潘磊的害怕,最主要还是心虚。

这时候突然吱呀一声,门开了,一阵阴风吹了出来,特别诡异,可门背后什么人都没有,好像门是自己开的,斜阳照了进去,好像屋子的地上抹了一层血一样。

“大师,怎么办?她好像真在。”潘磊吓得躲在我的身后,瑟瑟发抖。

我让他别怕,就在这里等我,我不叫他名字,千万别进来,不然后果很严重。

潘磊连忙点头表示明白,我没管他,直接踏进了屋子。

进去的一瞬间,我仿佛进入了冰窖一样,冻得我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屋内阴风阵阵,让人不寒而栗。

我扫了一眼屋子,发现沙发上的尸体已经腐烂,那是瘦猴的尸体,周围有很多血,不过已经干了,颜色也不再鲜艳,有些暗红,尸体发出严重的腐臭味,让人作呕。

这时候瘦猴的尸体突然动了一下体好像传出了嘎嘎声。

瘦猴被女尸弄死的,多多少少沾了点女尸的怨气,尸体放置了一段时间没埋,现在我进来又闻到了我的人气,容易产生尸变。

“神火噬焚,助我消邪,急急如律令!”我念了一句咒语,然后掏出黄符直接置向了瘦猴的尸体,噗的一声,黄符引出大火,直接点燃了瘦猴的尸体。

瘦猴的尸体没有动,可却发出了恐怖的嚎叫声,极其可怕,直到被烧成了灰才消停。

我闭上眼睛,对着那堆灰烬念了一段往生咒,对他超度,希望他能安息,顺利去投胎。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什么东西砰砰砰振动了起来,我回头一看,发现是冰箱。

那冰箱已经被染红,看上去像一副棺材,它突然震动的厉害,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样。

砰的一声,冰箱门突然炸开,一颗人头跟球一样滚了出来,然后弹在地上,跟弹珠一样朝我弹跳过来。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潘磊三叔的尸首,他也跟瘦猴一样是被女尸弄死的,沾了女尸的怨气后,容易尸变,而且冰箱是极寒之物,带阴,尸气不散,可能比瘦猴要凶。

在人头即将滚到我脚下的时候,我猛起一脚,直接将它踢了回去,然后立刻将冰箱门关上。

冰箱里面立刻躁动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停的在往外撞。

我咬破手指头,然后用血在冰箱门上写了一个“敕”字,再贴上一张黄符。

“你侄子我会帮你照顾,你安心去吧!”我说完后,又开始念往生咒,希望能超度他,让他安心。

我话一说完,冰箱就安静了下来,不再震动了,没一会,冰箱渗出了一些黑水,阴气全无。

我松了一口气,可算将这两具尸体都成功超度了,接下来就是那具女尸了。

我掐了一个咒诀,然后掏出一个小罗盘,罗盘不停转动着,最后指向了楼上。

我拿着罗盘,一步一步跨上楼梯,然后到了二楼。

二楼的尸气极其重,闻得我浑身不舒服,而且阴风比下面都大,一阵一阵的,极其阴冷,吹在身上好像针刺一样。

这时候罗盘指在了其中一个房间,然后停止了,我向前走了几步,来到门前,可门却突然吱呀一声,诡异的开了。

我没有犹豫,直接踏了进去,这时候我见到一个女人坐在了床边,用怨恨恶毒的眼神看着我。她的身体和脸都有些水肿,可丝毫不影响她的容貌,潘磊确实没有骗我,这女尸用绝美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而且她还是当红明星,我也看过她拍的戏,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潘磊把持不住了。

这容颜加上身段,又有明星光环,喝了酒的潘磊确实容易冲动。

可我什么都还没有做,那女尸居然把衣服的扣子一解。

我惊愕不已,这是要干什么?

小说《麒麟神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林依依好像很愤怒,见我不开门,反而敲得更凶了,甚至对着我的门拳打脚踢,一副她很有理的模样。

“苏阳,我知道你在里面,快给老娘滚出来!”林依依一边骂着,一边踢门,越踢越凶。

我打开了门,然后恶狠狠的瞪着她:“有屁快放,再踢门我把你扔到街上。”

我的语气极其凶狠,林依依立刻怂了,但她人怂却嘴很硬,指着自己的裤裆说道:“我这个哪去了?为什么闭合了,肯定是你搞的鬼。”

我假装很惊讶,一副完全不关我事的样子:“卧槽,你没有那个东西的吗?”

“老娘玩男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我警告你,快给我复原,不然你的钱一辈子别想拿到,老娘刚刚叼了个凯子,还指望和他睡一觉赚点钱……”林依依说话的时候,气个半死,煮熟的鸭子又飞了。

后来这个男人翻脸不认人,给了林依依一千块钱就跑了!

我听了后差点笑了出来,这就是当老赖的下场,她如果不给钱,那休想再和其他的男人睡觉,我是不会同情她的。

“说完了吗?说完就给我滚,关我什么事?”我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然后准备将她赶出去,不给钱不要跟我逼逼,对,再逼逼,你也找不回来逼!

她不是没有钱,就是不想给,脸皮真厚!跟这种人,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口水。

可就这个时候,突然一个老头站门外看着我们,眼神有些怪异。

“呃,老伯,你找谁啊?”我朝那老头问道,他拄着拐杖,双鬓斑白,满脸的褶子和皱纹,年纪已经很大了。

“我找半仙。”老头打量着我和林依依,暂时分不出我们两个谁是这里的主人,又或者两个都是。

半仙是我爷爷以前的名号,这老头可能认识我爷爷。

“老伯,我爷爷……去世了!”我如实相告,虽然有很多人来参加我爷爷的葬礼,但应该也有一些不知道的。

老头突然眼睛就红了,眼里有泪花,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哦了一声,然后就哽咽的转身想离开了,我能看得出,他应该跟我爷爷关系很好。

可是片刻后他又回头了,然后擦了擦湿润的眼眶问道:“你们……跟半仙是什么关系?”

我推开了林依依:“她没有关系,我是他孙子,我叫苏阳。”

“怪不得,眉目倒有几分相像。”说完后,老伯掏出了一枚古老的铜钱递给了我,“这个铜钱还给半仙,你把它带到半仙的坟头埋了吧!”

我拿过铜钱一看,发现正是刻着苏字的铜钱,原来这个老伯也是有缘人。

可他没有说诉求,这我可怎么办?白收一枚铜钱吗?那我哪能安心。我苏阳就算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绝不做白嫖党。

“老伯,我爷爷有吩咐,给铜钱者,让我帮他办一件阴事,您有没有……”我暗示道,随便什么都可以,算命啊,看风水啊,我都行!

老头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实不相瞒,这次前来,正是有事相求半仙,只是没想到啊,一别已是阴阳相隔。”

我也来了精神,连忙将老伯请了进来,让他给我好好说到底是什么事,我爷爷能办的,我也可以。

那林依依也来了兴趣,居然赖着不肯走了,有客人在,我也不好赶她,只好让她旁听,但她有什么出格的行为,那我也肯定不客气,因为本来就想将她赶出去的。

老头看了一下我的样子,噗嗤一声就笑了,说我这个年龄,估计连我爷爷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我爷爷那是什么人?半个仙人,我这般年轻,能有何造诣?不过老人啰嗦,既然我想听,他也如实的说了出来,就当给人讲故事了。

老头说他叫吴生,是个古董贩子,跟我爷爷打交道已经很多年了。

古董都是一些有年头的物品,物久易生邪,特别是染过血,沾过人命的古董。

吴生以前买过一把宝剑,是一位古代将军的,这把剑杀人无数,沾染了许多人的鲜血,晚上月圆之夜拔出剑鞘的时候,可以听到哀嚎和厮杀声,极其诡异。

这把剑你一靠近就能感受一股极强的寒气与杀意,让你毛骨悚然,后背着凉,对着动物,动物立刻就会害怕受惊,瑟瑟发抖的蹲在地上。

这都还算不太凶的,有一些古董不但生邪,还极其的凶,会要你命的那种。

吴生大概二十岁那年,得过一幅画,名为画中仙,画中有一个美丽的仙子,身材窈窕,美貌动人,画功精美绝伦,好像真的仙子一样。

画的年代已经极其久远,连作者都无从考究,但这幅画极其值钱,是一个朋友所赠,吴生将其当做珍宝,挂在床头的墙壁上,每晚睡觉前都瞻仰画中仙子的容颜。

可是很奇怪,自那以后,吴生每天都做春梦,梦里见到了画中的仙子,吴生那时候二十岁,血气方刚,这哪能顶得住,梦中与仙子缠绵,久久不愿醒来,每天睡到日上三竿……

久而久之,吴生的身体就开始虚了,这铁打的身体也扛不住啊,每晚都做这种梦,好像要被吸干了一样。

幸亏遇到了我爷爷,我爷爷见他印堂发黑,黑眼圈比熊猫都大,嘴唇有点泛白,整个人好像肾虚了一样,顿感不妙,连忙问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吴生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如实告诉了我爷爷,我爷爷一听,立刻大呼糟糕,说这哪是画中仙,这是画魂,是来索命的!如果不是爷爷及时发现,吴生估计就要被那画中的东西给吸干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