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娇宠毒妃

娇宠毒妃

烟雨芳华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渣爹、嫡母:“堂堂相府,岂容你撒野?”风沁晚:“高门府邸又如何?我手握金山银山,破了你的府门、砸了你的招牌,看你怎么得意!”京都权贵:“一国朝堂,岂容你小女子插嘴?”风沁晚:“朝堂社稷又如何?我手握天下粮仓,断了你的根基、夺了你的江山,看你还有何倚仗?”这天下乱不乱,她风沁晚说了算!某王爷:“娘子?你是不是又把我忘记了?”风沁晚:“本姑娘报仇忙,闲杂人等扔过墙。”某王爷抓狂:“我是你相公!”

主角:风沁晚傅洛尘   更新:2024-01-18 10: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风沁晚傅洛尘的美文同人小说《娇宠毒妃》,由网络作家“烟雨芳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渣爹、嫡母:“堂堂相府,岂容你撒野?”风沁晚:“高门府邸又如何?我手握金山银山,破了你的府门、砸了你的招牌,看你怎么得意!”京都权贵:“一国朝堂,岂容你小女子插嘴?”风沁晚:“朝堂社稷又如何?我手握天下粮仓,断了你的根基、夺了你的江山,看你还有何倚仗?”这天下乱不乱,她风沁晚说了算!某王爷:“娘子?你是不是又把我忘记了?”风沁晚:“本姑娘报仇忙,闲杂人等扔过墙。”某王爷抓狂:“我是你相公!”

《娇宠毒妃》精彩片段

    第1章

    “风沁晚,你那个护着你的老爹都死了,今日你乖乖从了爷,爷给你几天好日子过,若是不从,爷今日就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出去就说你个小贱人孝期都耐不住寂寞,引了野男人!”

    风沁晚猛地睁开眼睛,满心的戾气和不甘在心间回荡,她感觉有人掐住了她的下巴,想也不想,直接下嘴便咬!

    她拼上了全身力道,嘴里刹那间便满是血腥气。

    “啊!贱人!”

    啪的一巴掌打在脸上,风沁晚摔倒在床边,膝盖磕在床沿,疼得她浑身一颤。

    不对,这个人......

    风沁晚猛地转头,看清眼前吸着气跳脚的男人,猛地睁大了眼睛:“高五?”

    前一刻她还在经受千刀万剐之痛,下一刻竟见到了多年前的仇人?

    怎么回事?

    风沁晚定了定神,心头骤然一颤:眼前的场景,这分明是她十五岁时,被高五骗过来时的模样!

    血液流尽时的痛苦和寒意渐渐消散,一股盛大的激动和喜悦涌上心头!

    她回来了?

    回到了噩梦刚刚开始的地方?

    高五甩了下手上的血迹,面色狰狞的大步上前,眼中带着盛大的戾气,他一把揪住了风沁晚胸前的衣襟,抬手对着她的脸便啪的一巴掌打了下去!

    “贱人,果真给你几分颜色你就开染坊了!以前捧着你,是你那个死鬼老爹还活着,你们风家还有利可图!如今他都不知道到哪层阴曹地府去了,你还在这里摆什么大小姐做派!恶心谁呢?”

    风沁晚竭力的躲避,可是却发现身体酸软的厉害,同时隐隐的还有一股热意横冲直撞,只能硬生生的挨了这一巴掌。

    春日醉?极品情药,非与人欢好不可解除!

    她被喂了春日醉!

    风沁晚心中恨意滔天。

    高家,她的养父风崚一把提拔起来的高家!

    高五满脸狞笑:“小贱人,你敢咬爷,爷就让你好好尝一尝厉害!”

    风沁晚眼神冷冽,猛地曲起手肘,拼尽力气捣在高五的咽喉上!

    “唔......”

    高五根本没想到往日柔柔弱弱的风沁晚会做出如此举动,瞬间失去动弹之力,捂着脖子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张大了嘴,犹如上了岸的鱼,连叫喊都发不出声。

    一活动,春日醉发作的越发厉害,风沁晚唇瓣微启,呼出来的气息分外灼热,心中却凝聚起寒冰。

    十五岁,她满心欢喜等着养父风崚回家给她举办及笄礼,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他意外过世的消息。

    眨眼间,养父的好兄弟高南骤然翻脸,强占风家产业不成之后,利用高五将她骗了出去,给她下药,想要和她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利用姻亲关系吞并风家,丝毫不顾忌养父尸骨未寒!

    那是她一生悲剧的开端!

    想到这里,风沁晚胸口涌起阵阵的恶心。

    她冷着面容,眼中翻滚着无穷的戾气,支撑着她起身走到一旁的桌案上,一把将花瓶之中插着的水竹拔出来,拎起花瓶,重重的砸在了高五的头上!

    “哐当!”

    花瓶里的水混合着高五的血流了一地!

    刚刚缓过劲的高五,直接被砸的头破血流晕死了过去。

    做完这些,风沁晚脸颊红透,浑身越发的酸软无力。

    她死死地咬着嘴唇,唇瓣都被咬破了却不觉得疼。

    前一世,她被高五占了便宜,多亏了后娘沈月拼死相护,才没有让她以妾的身份落入高家人手中。可从此,过得便是千夫所指的日子,那些闲言碎语、蜚短流长,几乎将她压死!

    人人都痛骂着她孝期失贞,乃是大不孝,可谁也在乎,她是被人算计的!

    可如今,她却觉得好笑,贞洁?有命重要?

    体内的热意越来越汹涌,可风沁晚的思绪却越来越沉静。

    风沁晚走出正堂,向着门口而去,就在她想着找什么人解决问题的时候,忽然眼前人影一闪,随即她脚下不稳,直直的跌入了一个满是冷香的怀抱。

    风沁晚觉得腰肢被死死掐住,疼得她打了个哆嗦,而后便被直接抱起,来到了西厢房之中。

    风沁晚眼神越来越迷蒙,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什么模样,白皙如玉的脸颊上泛起粉嫩的娇红。

    傅洛尘强忍着心头的冲动,清冷的凤眸微微泛红,眼神之中满是冰冷杀机。

    他怎么也没想到,跟在身边多年的下属,竟然暗中背叛,还趁机下药,眼下......

    “你是良家女?”

    风沁晚浑身难耐,抬手死死地攀住了傅洛尘的脖颈,听到他的话,皱眉道:“聒噪!”

    有送上门来的,正好!

    傅洛尘眉心一动,他本是为人着想,却不料反遭嫌弃,她都不在意,他有什么好迟疑的?

    想罢,抬手扯开了风沁晚的衣襟!



见到刘仵作上前,一旁的差役连忙退开。

“差爷,你只需要把我的话带给赵大人,赵大人自然会明白的。”

“我怎知你不是信口雌黄?”

“我父亲风崚过世,留下产业颇丰,我愿意以整个风家为筹码,劳烦差爷带句话,若我说的为假,风家的产业我全部心甘情愿的奉上!”

刘仵作皱了皱眉,开口问:“你刚才是真的晕了?”

这风沁晚该不会就是为了入大牢说这番话吧?

风沁晚眼神微动:“不晕我可到不了这里来。”

这都要多谢相府之中那位嫡姐的磨练,前一世她被找回去,就得知嫡姐生了怪病。

为了这位嫡姐,三皇子找到了鬼医。从此,她便落入地狱十八层。

那鬼医行迹疯癫,却酷爱折磨人,各种试药、各种毒物,她甚至几次被推下过万虫坑……

风沁晚硬生生的打了个颤。

两年时间,她默默忍耐,一边跟鬼医学东西,一边计划着逃离,她本可以成功的,可偏生遇到了外祖梁家人!

那日,她被自己的亲舅舅带了回去,千刀万剐……

刘仵作停顿片刻,起身离开,出了牢门之后,快步的向着书房而去。

风沁晚长长的出了口气,起身慢慢的靠坐在了墙角处,抬手猛地将扎入手中的碎瓷片拔了下来。

血液顿时流的更欢,她微微抬手,看着血液滴答、滴答流下来,眼神却是越来越鲜活。

活着,还能知道疼,真好!

风沁晚从裙摆里侧撕下一块布条,仔细的把手掌包扎好了,然后就抬眸看向大牢窗户处透进来的阳光。

阳光暖洋洋的照着,将轻轻飘浮着的些许浮尘都染上了金黄色。

从前不觉稀奇,甚至从不曾仔细打量,可重活一世,却倍感珍惜。

府衙书房,县令赵义跪在地上:“见过公子。”

一名白衣的傅洛尘坐在首座,手中的折扇半合着:“那风沁晚真的说,知道你要的东西在哪?”

“刘仵作是这样说的,而且两个时辰过去了,那风沁晚在牢中悠闲自得,仿佛极有信心。”

“那你就去见一见吧,风沁晚的父亲风崚之前极为受三皇子那边的信任,他记下的账本有大用处。”

“是。”

风沁晚靠在墙边,看着日头西斜,终于等到了脚步声。

“风沁晚,大人要见你。”刘仵作走过来。

来了!

风沁晚扬起唇角,眼中泛起点点喜色,她跟随着刘仵作的脚步,一路来到了刑犯接受审讯的刑堂。

刑堂被水冲刷的干净,可一踏入,就有一阵刺鼻的血腥气传了过来,那是无论如何冲洗都刷不掉的血腥。

一侧的刑架上,摆放着各色刑具,每一样皆是血腥狰狞。

风沁晚有些好笑:下马威?

前一世见到,她必定吓得六神无主,可现在,见过了真正的人间地狱,这些只能算是稀疏平常。

“见过赵大人。”风沁晚神色丝毫未变,见到县令赵义,恭恭敬敬的行礼。

临平城县令赵义,两年前调遣到此地,之后严查商税,刚正不阿,留下了不少的好名声,前后很多人拉拢,可都没有成功。

两年后,临平城中出事,南江商会被牵连,就是这位赵大人雷厉风行的将高家等人抄家下狱。

当初她以为是高家的报应来了,等到了京城,入了相府,种种消息传来,才知道高南攀附着三皇子,把南江商会变成了三皇子手中的聚宝盆。

只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高家依靠着三皇子风光无限,也最终成为皇子间争斗的牺牲品,可怜被送到皇子府的高家女,死的时候连个草席都没混上。

说起来,她的那位好嫡姐,刚开始选中的不就是三皇子吗?只可惜,这宝终究是押错了!

赵义打量着眼前柔柔弱弱的少女,眼神微微的变化:见到了这么多刑具而面不改色,这份胆量倒是不错!

“风沁晚,你可知欺骗本官,是什么下场?”赵义面容生的严肃,这会儿刻意的板起脸来,更是气势迫人。

“大人,我还一句话未说呢,您怎么就知道我是骗子呢?”

“那你倒是说一说,本官要找什么东西?”

风沁晚左右瞧了瞧:“这东西不是大人自己要找的吧?”

赵义猛地眯了下眼睛:“不是本官又是谁?”

难道风沁晚知道了公子所在?

赵义的眼神下意识的向旁边的墙面一扫,只是轻轻一动,却被风沁晚敏锐捕捉。

风沁晚转身,笑意盈盈的看向一侧的墙壁:“公子,来都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赵义,四年后执掌刑部的一方大员。

他的主子,才是真正的翻手为云覆手雨的掌控者!

傅洛尘!

小说《娇宠毒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