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林柠沈明礼

林柠沈明礼

林柠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林柠明明早就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可每一次沈明礼忽视她后,她的心都忍不住发痛。林柠垂下头苦笑,再抬头时已经恢复了正常。她一步步地去到书房,继续整理乱七八糟的画稿。

主角:林柠沈明礼   更新:2022-09-10 09: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柠沈明礼的其他类型小说《林柠沈明礼》,由网络作家“林柠”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柠明明早就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可每一次沈明礼忽视她后,她的心都忍不住发痛。林柠垂下头苦笑,再抬头时已经恢复了正常。她一步步地去到书房,继续整理乱七八糟的画稿。

《林柠沈明礼》精彩片段

桌子上的晚餐已经凉透。

林柠甩了甩因为画稿有些发酸的手臂,看了一眼欧式摆钟,凌晨一点。

沈明礼还没有回来。

结婚后她对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夜不归宿,可他终归还是食言了。

林柠喉咙一涩,抬起僵硬的手准备继续画稿,忽然手腕一阵抽搐着。

这时,传来开门声。

林柠摁住自己的手,等抖动停止后,才去开门。

沈明礼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口,还没等她走近,一把推开她。

“滚开!”

林柠堪堪站稳,强忍着心底的苦涩问道:“公司很忙吗?”

回答她的是无声的沉默。

林柠明明早就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可每一次沈明礼忽视她后,她的心都忍不住发痛。

林柠垂下头苦笑,再抬头时已经恢复了正常。

她一步步地去到书房,继续整理乱七八糟的画稿。

或许只有忙碌,方能填满她心底的空荡。

沈明礼洗完澡走进书房,望着她收拾的身影,忽然冷漠的开口:“不必收拾了!”

林柠抬起的手一僵,回过头看着他:“对不起,我不该弄这么乱,你别生气。”

沈明礼第一次没有发火,就那么平淡地看着她。

“离婚吧。”

林柠心猛地一紧,手不自觉地发抖着,手上的画稿尽数掉落在地。

瞧见沈明礼眼底的厌恶,她赶忙将颤抖的手收到了背后,苦涩发问:“为什么?”

沈明礼朝着她走近,冷淡地看着她:“这三年你很听话,你开个条件,我尽量满足你。”

林柠沉默了,她早知道两人的婚姻持续不了多久,但没想到如此之快。

结婚三年,眼前这个男人没有碰过她一次,他是最熟悉的人,亦是最陌生的人。

沈明礼看她迟迟不说话,不耐烦道:“五百万,够不够?!”

林柠的手颤抖地更加厉害,她抬起头望着沈明礼,一字一句道:“我不要钱,我想要个孩子。”

“要孩子就去领一个,跟我说有什么用?”

“明天我让助理把离婚协议书给你!”

语罢,沈明礼去往二楼卧室。

林柠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变得暗淡起来……

今天,是沈明礼对她说话最多的一天,也是最刺痛她内心的一天。

……

翌日。

林柠神情恍惚去到公司。

她作为傅氏集团的设计总监,没有特殊情况,从未请假过。

才刚走到办公室的门口,就发现自己的东西被人直接丢了出来。

人事部的总经理看到她道:“宋总监,不好意思,你的办公室现在给顾总监用了。”

顾总监?

傅氏集团什么时候多了一位设计总监。

她还没有弄明白,一道靓丽的身影落入眼底。

来人一身洁白的长裙,黑色柔顺的长发搭在肩上,对着她笑盈盈的说道:“你好,我叫顾若晗,是新来的设计总监,傅总最好的朋友!”

林柠看向顾若晗,一时愣住。

面前的女人,穿着打扮竟然和她一模一样,仔细看,眉眼万般相似。

难怪以前沈明礼看她的眼神,总让她觉得他在看别人。

原来……这个女人才是他喜欢的人!

林柠心像是被刀割一般,却平静地问:“你是设计总监,那我算什么?”

因为在公司,除了沈明礼的助理,没人知道她是傅太太。

顾若晗似乎没想到林柠会这般问自己,她无措地看着一旁的人事部经理,像只受伤的小白兔。

人事部经理是个墙头草,尖着声音道:“林柠,总裁说你以后就给顾总监当助理。”

原来是沈明礼的命令,林柠感觉心口像是被石头砸中了一样。

她不想待在这里被顾若晗当猴看,转身直接搭乘电梯去顶楼总裁办。

她要问问沈明礼,为什么要撤她的职位。

总裁办。

林柠推门而入:“傅总,设计师总监的职务是我呕心沥血才得到的,你怎么能说撤就撤?”

沈明礼只是冷冽的看着她:“出去!”

林柠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今日,他必须给她一个解释,不然她绝不会离开。

沈明礼坐在椅子上轻蔑的看着她:“若晗,克里斯学院毕业、法国进修三年、拿过米兰设计一等奖、父亲是顾氏集团老总,而你有什么?”

林柠锤在身侧的手掐紧了几分,声音很轻:“所以,到底是因为这些优秀的履历背景,还是因为她是顾若晗?”

一阵沉默!

沈明礼没想到平时听话乖巧的林柠,也会阴阳怪气。

“滚出去!”

他发话后,几名秘书直接将林柠送进了电梯。




林柠不知道是怎么走出离开傅氏集团的,外面雨很大,她淋了一路的雨。

回到家,家里只有她一人。

当初嫁个沈明礼,她以为他是自己的救赎,却没想到……

林柠一想到这些,头就很痛。

她一身水,衣服也没换,直接去了画室。

抓着画笔,画着设计图,她好像就可以不用去想沈明礼了……

几天过去。

林柠闷在画室,沈明礼也一直没有回来。

大概是画的久了,她手又开始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手是设计师的命,她之前去医院检查,得知自己竟然患了帕金森综合征。

帕金森综合征,明明是中老年才会患得病,竟然出现在了她的身上!

林柠手抖的厉害,不能继续作画。

她来到客厅打开了电视,就听上面播放着新闻。

“近期傅氏集团前总监林柠被曝抄袭国际珠宝大师Carry的作品,现傅氏集团总裁沈明礼已召开记者发布会,公开承认此事,并表示会追究林柠的法律责任……”

“咚!”

手中的遥控器落地,林柠的脑海中回荡着那句话,沈明礼承认她抄袭!

她的作品都是自己一笔一画设计成的,怎么会抄袭?

与此同时,别墅的大门被人打开。

林柠抬头看向来人:“妈……”

“啪!”

她话音刚落,叶雅一记耳光重重地甩在了她的脸上!

空气中一片安静。

叶雅目光通红地看着林柠:“谁准你给傅家抹黑的?你难道忘了,要不是傅家,我们宋家早就完了!”

林柠脸颊一片僵硬,她感受不到痛,眼眶有些发热:“妈,我没有。”

“不管有没有,我们不能得罪傅家,你现在就去和沈明礼道歉!”

林柠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叶雅狠狠地拽着她的衣服,大吼:“你快去呀!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妈……我想和沈明礼离婚……”

她话还没说完,叶雅一个大力直接将她朝着墙壁上推了过去!

“嘭!”得一声,是头撞上墙的声音。

林柠脑袋一阵轰鸣,她强忍着疼痛看向叶雅:“妈,我会赚钱,也会养你到老,我们就不要赖在傅家了好不好?”

“你那点钱能比上傅家?我告诉你,除了傅家,我哪儿也不会去!”

叶雅胸口起伏不停,一把扯过林柠的手,拖拽着她往外面走:“除非你死,不然你休想离婚。”

林柠昏沉沉地被拽出别墅,看着外面阴沉的天空,她的鼻尖酸涩。

“是他要离……”

叶雅的动作一下子顿住,她扭头看向林柠:“你说什么?”

“他喜欢的人回来了……”林柠无声地说着,豆大的雨在这时候一颗颗的落下。

打在脸上,一片冰冷。

许久得沉默,叶雅看着偌大的别墅,忽然命令道:“你跪下!”

林柠愣在原地,似乎不敢相信:“什么?”

叶雅却将强压着她跪在地上!

“我去找司辰,你就跪在这里,跪到他不答应离婚为止,懂吗!”

林柠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叶雅又蹲在她面前,摸着她的脸:“我女儿最懂事了,不就是个女人吗?你告诉沈明礼,他有多少个女人,你都不在乎。”

说完,叶雅匆匆离开。

林柠跪在雨水里,看着她的背影,眼泪混杂着雨水爬满了脸。

妈……我好累啊……

……

林柠在别墅外跪了一天一夜,在凌晨时,一辆宾利开入别墅。

男人一身定制西装,修长的腿迈出,狭眸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满是厌恶。

“告诉你妈,你就是跪死在傅家,这婚也得离!”

沈明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林柠抬起头苍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她正准备开口,就看到沈明礼身后跟着两名穿着制服的律师。

其中一名律师,将一份公文递到她的面前。

“宋小姐,你涉嫌抄袭,严重侵害傅氏公司利益,这是法院的传票!”

林柠瞳孔皱缩,仰头看向沈明礼:“我没有做过,你知道的!”

她很多作品都是在家完成,很多时候沈明礼也在。

“我并不清楚!”沈明礼冷漠地开口。

林柠听罢,慌忙从泥水里爬起来:“我有底稿,我现在就找给你……”

她正要回画室,沈明礼却一把掐住了她的手腕。

“不必找了!”

“什么意思?”

林柠莫名慌乱,没多久她就看到画室方向浓烟滚滚……

她的画……

她挣扎着,要去救火,可沈明礼却将她禁锢在怀里。

林柠顿时明白了!

她声音沙哑:“为什么?!”

沈明礼冷淡得看着她:“因为你挡了若晗的路!”

林柠身体一晃,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今天是他第一次抱她,却是以毁掉她的心血为代价!

画室的火烧了一个小时。

所有的手工稿,到最后都变成了尘土。

林柠看着自己三年来的心血被毁于一旦,木讷的站在哪里,从白天站到黑夜。

就连沈明礼离开前,说的离婚最后期限,她也没有在意。

外面,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林柠从中翻出一些灰烬残骸,将其一张张捡起来,攥在手里慢慢走回房间。

拿出一个盒子,把它们存在里面,像是封存了她曾经的梦想!

她刚把盒子盖上时,“啪!”得一声,盒子掉落在地。

林柠知道,自己又犯病了……

强忍着身体的疼痛,林柠僵硬地弯腰,忽然感觉鼻尖一凉。

接着她就看到一抹抹鲜红,滴落在了地板……

寂静的房间里,她靠着墙沿望着窗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想到妈妈,林柠强忍着疼痛拿出纸巾捂住了鼻子,起身前往市医院。

……

医院,神经科。

林柠的主治医生顾司晨给她做了基本检查,剑眉微锁。

“从检查结果来看,流鼻血是帕金森引起的并发症败血症所造成!败血症一般只会在疾病演变成晚期的时候出现,你到底是怎么照顾自己身体的?”

林柠眼神空洞:“顾医生,那麻烦你帮我再开些药吧。”

顾司晨将诊疗单直接递到她的面前:“药物只能改善你的生活和工作质量,不能阻止疾病发展,你最终将丧失生活能力,让家属过来处理。”

他说完站起身准备离开。

林柠急忙抓住了他的衣角:“你直接开吧,我的家属……来不了!”

顾司晨愣一下,好言相劝:“这种病不是你一个人可以抗的!一旦到了晚期,你就是有钱都没用!”

林柠低着头,很久之后才抬头看向顾司晨,眼中没有一丝光,“我没有家人。”

顾司晨看着女人苍白的脸,好似明白了什么,沉声道:“那我最后再给你开一次药!”




林柠拿到药后,又做了一些基础治疗。

因为这个病的缘故,她肌肉强直,等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

她费力的推开门,就看到沈明礼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正摆着一份显眼的

——离婚协议!

她瞬间移开目光,仿佛这样就能当做没有见到。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沈明礼终于等到她,不耐烦得开口。

她从未晚归,今天还是第一次!

林柠掐紧了手里的包包,不想让他发现里面的诊疗单:“我去闺蜜家玩了一会儿。”

沈明礼眯了眯眼,三年来,他对林柠的交际了如指掌。

她除了个吸血鬼母亲,哪儿来的闺蜜?

他没兴趣拆穿她的谎言,将茶几上的协议往前移了几分。

“签字吧!”

林柠身子一僵,仿佛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朝着二楼走去。

沈明礼走过来抓住了她的胳膊,将她带到合同前,把笔放在她的手中。

“签!”

林柠握着那支笔,看着合同上密密麻麻的字,却怎么也看不清。

她机械地摇着头:“我妈说了,不能离。”

“轰!”

外面一道惊雷,淅淅沥沥的大雨倾盆而下。

林柠的脸惨白没有血色!

沈明礼看着她呆滞的模样,不耐烦得抓着她的手,在离婚协议的末尾处签字!

“这是五百万支票。”

签完字,沈明礼将支票放在她面前,正准备离开,女人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

林柠看向他的目光从未有过的空洞,沈明礼的心不由一悸。

可接着他就听林柠说:“你和我结婚,却和她不清不楚,就拿五百万打发我吗?”

沈明礼心中那丝愧疚荡然无存!

他无比厌恶拉开林柠的手:“你和叶雅不愧是母女,都是一种货色。”

当初叶雅为了钱,将林柠送上他的床,曝光媒体,逼他娶她。

这三年来,叶雅以各种借口从傅氏拿钱,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现在林柠竟然也敢和他讨价还价!

林柠仿佛没听到他侮辱性的话,只是对他伸出手:“单我为傅氏的创收,一年盈利不下百亿,三年三百亿,以夫妻共同财产瓜分,你需给我一百五十亿!”

“还有,我画室的画,每一张变现价值达六十万,你烧毁了874张!你需要给我五亿二千四百四十万!”

她一字一句的说完,看向那张五百万的支票:“除去这五百万,傅总你还欠我一百五十五亿一千九百四十万,请傅总一并还我。”

沈明礼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许久,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林柠,你还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他阴沉着脸离开别墅!

“嘭!”得一声房门被关上。

林柠身体一晃坐回沙发上,她呆呆的看着桌上那张支票和沈明礼留给自己的那一份离婚协议。

眼底不知何时一片湿润!

外面大风呼啸,协议书被风吹到哗啦作响!

而那张支票也不知道被吹在何地……

……

翌日。

林柠是被一阵电话声吵醒的。

她头痛的厉害,接过电话就听到里面传来助理小周带着哭腔的声音。

“宋总监,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你之前所设计的珠宝都变成顾若晗的了,她还带着你设计的蝶影系列珠宝,参赛去了!”

“这件事傅氏版权部知道吗?”

她记得她的每一件作品,都有申请了自己的版权!

“版权部说版权一开始就是填的顾若晗的名字,用的她的身份信息!”

所以说……她三年的作品全成了顾若晗的?

“嘭!”

手机从手里滑落!

“宋总监,你还在吗……宋总监……”

林柠只觉脑中轰鸣作响,鼻尖一凉,血止不住的滴落。

“滴答滴答……”

手机屏幕上被染红一片。

电话里,小周着急道:“宋总监,该怎么办呀?顾若晗已经去到澜湾珠宝国际。”

林柠仰靠着沙发:“我知道了。”

……

澜湾国际。

林柠赶到会场,却被安保不耐烦地驱赶,无论她怎么解释,安保都不听。

“说了,没有邀请函,不能进!”

林柠急的满头大汗,可又没办法。




眼看就要被赶出会场,身后忽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她是我的女伴!”

男人一身熨帖的西装走上前,将手里的邀请函递过去。

林柠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他竟然是顾医生。

来不及寒暄,她对着顾司晨道了声谢,连忙进入会场。

会场内,一套套珠宝被工作人员搬往展览地。

林柠很快就看到了自己设计的【蝶影】系列,她径直走过去,将他们拦住!

“这款蝶影,谁都不能动!”

不远处,顾若晗一袭亮丽的礼服站在人群中,言笑晏晏间看向这边,目色一冷。

她径直朝着这边走来,仿佛没有看到林柠一样,问工作人员。

“怎么回事,我的展品怎么还在这儿?”

“对不起,顾总监,这位小姐说这款蝶影系列是她的作品,不准我们拿去参赛。”

工作人员责怪地看了林柠一眼。

顾若晗仿佛这时候才看到林柠,满眼疑惑:“宋总监,哦不,宋助理你不去上班,来这里做什么?”

“自然是拿回我的东西。”林柠直视着顾若晗,“顾小姐不是有着优秀的留学经历吗?难道国外学校没有教你什么叫——‘不问自取是为贼’!”

顾若晗面色一僵,这时周围的人慢慢都看了过来。

她扬了扬嘴角:“宋助理,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作为米兰设计一等奖获得者,我怎么会窃取一个抄袭者的作品?”

听到顾若晗的话,人群中异样的目光都落在了林柠的身上。

林柠却浑不在意:“既然如此,那就请你拿出蝶影这款作品的设计底稿!”

顾若晗目色一怔,这蝶影本就不是她的,她从哪儿拿底稿?

“底稿在公司。”她道。

林柠冷冷一笑:“底稿不是在公司,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

说完,她直接从包包里面将蝶影的底稿拿了出来,然后看向四周,大声道。

“我才是蝶影系列的设计师,我要求主办方立马撤销顾若晗的参赛资格!”

会场不少的记者,早就瞄到了这边的火药味。

见林柠拿出底稿,一个个簇拥着顾若晗。

“顾小姐,你真的是拿着别人的作品来参加比赛吗?”

“顾小姐,你这样会不会不道德?”

“顾小姐……”

顾若晗身体一晃,一张脸惨白一片。

就在这时,一道高大的身影从身后将她扶住。

记者看到来人时,一个个闭上了嘴。

“我的人,你们也敢诬陷!”

沈明礼冷冽的目光看向四周,最后视线落在了林柠的身上。

“谁准你盗取蝶影系列底稿的?”

此话一落,一片哗然!

林柠不敢置信地看着沈明礼,目色一片苍茫。

她的声音近乎沙哑:“你说什么?”

说话间,她鼻尖一凉,鲜血就那么控制不住往下流。

她慌忙的低头地拿出纸巾去擦却怎么也擦不干净,连同手中的底稿也被染红了一片。

可沈明礼就像是没看到一样,对着记者说道:“林柠作为傅氏前设计总监,不仅抄袭,如今还监守自盗,傅氏已经报警处理!”

监守自盗!报警处理!

很快一群记者将林柠包围,而沈明礼则是带着顾若晗径直离开。

林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这群记者里面逃出去的,到了会场外,她的全身上下都是血。

纸巾已经用完,她只能笨拙的用手去擦。

眼泪不自觉滚滚而落。

这时,一方精致的帕子递到她的面前。

“我才进去办会儿事,怎么出来你就成这样了?”

林柠缓缓抬头,正对上顾司晨同情的目光。

“你现在必须去医院处理,我刚好去上班,可以顺道送你。”

“谢谢你,顾医生。”

她跟着顾司晨上车,没发现一辆宾利折返回来。

沈明礼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女人上了别的男人的车,目色冰寒!

第七章 我生病了

从医院出来。

林柠费力地朝着家的方向走。

一路上,枯黄的落叶飘落。

她握着诊疗单,顾司晨的话在耳畔回响。

“照你现在的发展,我建议你尽快进行脑深部电刺激手术,不然随时有休克的可能。”

“手术有危险性,需要直系亲属来医院签字。”

直系亲属,她想到叶雅,却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她。

十年前,她父亲和哥哥去世,她妈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从此以后性格大变,才成了现在这样。

如今,她就只有自己这么一个亲人了,万一自己出事,她该怎么办?

想了很久,她还是决定去找沈明礼!

虽说他们已经签了离婚协议,可还没正式去办理离婚,他还是自己的丈夫。

刚来到别墅外,她整个人僵在原地。

她远远看去,就见叶雅跪在沈明礼的面前乞求着什么。

她快步走过去:“妈……”

叶雅听到她的声音,扭头看向她目光猩红:“你个死丫头,你还敢回来!”

林柠望着沈明礼冷漠的一张脸,垂落地手一寸寸攥紧:“你怎么能让妈给你下跪?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沈明礼没有回答她的话,轻蔑地看向跪在地上的叶雅。




“轰!”


外面一道惊雷,淅淅沥沥的大雨倾盆而下。


林柠的脸惨白没有血色!


沈明礼看着她呆滞的模样,不耐烦得抓着她的手,在离婚协议的末尾处签字!


“这是五百万支票。”


签完字,沈明礼将支票放在她面前,正准备离开,女人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


林柠看向他的目光从未有过的空洞,沈明礼的心不由一悸。


可接着他就听林柠说:“你和我结婚,却和她不清不楚,就拿五百万打发我吗?”


沈明礼心中那丝愧疚荡然无存!


他无比厌恶拉开林柠的手:“你和叶雅不愧是母女,都是一种货色。”


当初叶雅为了钱,将林柠送上他的床,曝光媒体,逼他娶她。


这三年来,叶雅以各种借口从沈氏拿钱,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现在林柠竟然也敢和他讨价还价!


林柠仿佛没听到他侮辱性的话,只是对他伸出手:“单我为沈氏的创收,一年盈利不下百亿,三年三百亿,以夫妻共同财产瓜分,你需给我一百五十亿!”


“还有,我画室的画,每一张变现价值达六十万,你烧毁了874张!你需要给我五亿二千四百四十万!”


她一字一句的说完,看向那张五百万的支票:“除去这五百万,沈总你还欠我一百五十五亿一千九百四十万,请沈总一并还我。”


沈明礼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许久,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林柠,你还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他阴沉着脸离开别墅!


“嘭!”得一声房门被关上。


林柠身体一晃坐回沙发上,她呆呆的看着桌上那张支票和沈明礼留给自己的那一份离婚协议。


眼底不知何时一片湿润!


外面大风呼啸,协议书被风吹到哗啦作响!


而那张支票也不知道被吹在何地……


……


翌日。


林柠是被一阵电话声吵醒的。


她头痛的厉害,接过电话就听到里面传来助理小周带着哭腔的声音。


“林总监,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你之前所设计的珠宝都变成顾若晗的了,她还带着你设计的蝶影系列珠宝,参赛去了!”


“这件事沈氏版权部知道吗?”


她记得她的每一件作品,都有申请了自己的版权!


“版权部说版权一开始就是填的顾若晗的名字,用的她的身份信息!”


所以说……她三年的作品全成了顾若晗的?


“嘭!”


手机从手里滑落!


“林总监,你还在吗……林总监……”


林柠只觉脑中轰鸣作响,鼻尖一凉,血止不住的滴落。


“滴答滴答……”


手机屏幕上被染红一片。


电话里,小周着急道:“林总监,该怎么办呀?顾若晗已经去到澜湾珠宝国际。”


林柠仰靠着沙发:“我知道了。”


……


澜湾国际。


林柠赶到会场,却被安保不耐烦地驱赶,无论她怎么解释,安保都不听。


“说了,没有邀请函,不能进!”


林柠急的满头大汗,可又没办法。


眼看就要被赶出会场,身后忽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她是我的女伴!”


男人一身熨帖的西装走上前,将手里的邀请函递过去。


林柠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他竟然是顾医生。


来不及寒暄,她对着顾司晨道了声谢,连忙进入会场。


会场内,一套套珠宝被工作人员搬往展览地。


林柠很快就看到了自己设计的【蝶影】系列,她径直走过去,将他们拦住!


“这款蝶影,谁都不能动!”



夜。

桌子上的晚餐已经凉透。

林柠甩了甩因为画稿有些发酸的手臂,看了一眼欧式摆钟,凌晨一点。

沈明礼还没有回来。

结婚后她对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夜不归宿,可他终归还是食言了。

林柠喉咙一涩,抬起僵硬的手准备继续画稿,忽然手腕一阵抽搐着。

这时,传来开门声。

林柠摁住自己的手,等抖动停止后,才去开门。

沈明礼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口,还没等她走近,一把推开她。

“滚开!”

林柠堪堪站稳,强忍着心底的苦涩问道:“公司很忙吗?”

回答她的是无声的沉默。

林柠明明早就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可每一次沈明礼忽视她后,她的心都忍不住发痛。

林柠垂下头苦笑,再抬头时已经恢复了正常。

她一步步地去到书房,继续整理乱七八糟的画稿。

或许只有忙碌,方能填满她心底的空荡。

沈明礼洗完澡走进书房,望着她收拾的身影,忽然冷漠的开口:“不必收拾了!”

林柠抬起的手一僵,回过头看着他:“对不起,我不该弄这么乱,你别生气。”

沈明礼第一次没有发火,就那么平淡地看着她。

“离婚吧。”

林柠心猛地一紧,手不自觉地发抖着,手上的画稿尽数掉落在地。

瞧见沈明礼眼底的厌恶,她赶忙将颤抖的手收到了背后,苦涩发问:“为什么?”

沈明礼朝着她走近,冷淡地看着她:“这三年你很听话,你开个条件,我尽量满足你。”

林柠沉默了,她早知道两人的婚姻持续不了多久,但没想到如此之快。

结婚三年,眼前这个男人没有碰过她一次,他是最熟悉的人,亦是最陌生的人。

沈明礼看她迟迟不说话,不耐烦道:“五百万,够不够?!”

林柠的手颤抖地更加厉害,她抬起头望着沈明礼,一字一句道:“我不要钱,我想要个孩子。”

“要孩子就去领一个,跟我说有什么用?”

“明天我让助理把离婚协议书给你!”

语罢,沈明礼去往二楼卧室。

林柠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变得暗淡起来……

今天,是沈明礼对她说话最多的一天,也是最刺痛她内心的一天。



翌日。

林柠神情恍惚去到公司。

她作为傅氏集团的设计总监,没有特殊情况,从未请假过。

才刚走到办公室的门口,就发现自己的东西被人直接丢了出来。

人事部的总经理看到她道:“宋总监,不好意思,你的办公室现在给顾总监用了。”

顾总监?

傅氏集团什么时候多了一位设计总监。

她还没有弄明白,一道靓丽的身影落入眼底。

来人一身洁白的长裙,黑色柔顺的长发搭在肩上,对着她笑盈盈的说道:“你好,我叫顾若晗,是新来的设计总监,傅总最好的朋友!”

林柠看向顾若晗,一时愣住。

面前的女人,穿着打扮竟然和她一模一样,仔细看,眉眼万般相似。

难怪以前沈明礼看她的眼神,总让她觉得他在看别人。

原来……这个女人才是他喜欢的人!

林柠心像是被刀割一般,却平静地问:“你是设计总监,那我算什么?”

因为在公司,除了沈明礼的助理,没人知道她是傅太太。

顾若晗似乎没想到林柠会这般问自己,她无措地看着一旁的人事部经理,像只受伤的小白兔。

人事部经理是个墙头草,尖着声音道:“林柠,总裁说你以后就给顾总监当助理。”

原来是沈明礼的命令,林柠感觉心口像是被石头砸中了一样。

她不想待在这里被顾若晗当猴看,转身直接搭乘电梯去顶楼总裁办。

她要问问沈明礼,为什么要撤她的职位。

总裁办。

林柠推门而入:“傅总,设计师总监的职务是我呕心沥血才得到的,你怎么能说撤就撤?”

沈明礼只是冷冽的看着她:“出去!”

林柠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今日,他必须给她一个解释,不然她绝不会离开。

沈明礼坐在椅子上轻蔑的看着她:“若晗,克里斯学院毕业、法国进修三年、拿过米兰设计一等奖、父亲是顾氏集团老总,而你有什么?”

林柠锤在身侧的手掐紧了几分,声音很轻:“所以,到底是因为这些优秀的履历背景,还是因为她是顾若晗?”

一阵沉默!

沈明礼没想到平时听话乖巧的林柠,也会阴阳怪气。

“滚出去!”

他发话后,几名秘书直接将林柠送进了电梯。

……

林柠不知道是怎么走出离开傅氏集团的,外面雨很大,她淋了一路的雨。

回到家,家里只有她一人。

当初嫁个沈明礼,她以为他是自己的救赎,却没想到……

林柠一想到这些,头就很痛。

她一身水,衣服也没换,直接去了画室。

抓着画笔,画着设计图,她好像就可以不用去想沈明礼了……

几天过去。

林柠闷在画室,沈明礼也一直没有回来。

大概是画的久了,她手又开始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手是设计师的命,她之前去医院检查,得知自己竟然患了帕金森综合征。

帕金森综合征,明明是中老年才会患得病,竟然出现在了她的身上!

林柠手抖的厉害,不能继续作画。

她来到客厅打开了电视,就听上面播放着新闻。

“近期傅氏集团前总监林柠被曝抄袭国际珠宝大师Carry的作品,现傅氏集团总裁沈明礼已召开记者发布会,公开承认此事,并表示会追究林柠的法律责任……”

“咚!”

手中的遥控器落地,林柠的脑海中回荡着那句话,沈明礼承认她抄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