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重生七零:肥妻要翻身

重生七零:肥妻要翻身

李宝珠 著

美文同人连载

穿越到一个又黑又丑又胖的刁蛮村妇身上怎么办?穿越到正在“强人所难”的时候怎么办?一次中奖,马上当妈,怎么办?......想想原主的记忆,将来的一对双胞胎宝宝真是又可爱又可怜,孩子他爹,也是帅出天际......那她就勉强收了吧!至于黑胖丑,没关系,把被妹妹骗走的金手指抢回来就好了!

主角:   更新:2024-01-19 09: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重生七零:肥妻要翻身》,由网络作家“李宝珠”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一个又黑又丑又胖的刁蛮村妇身上怎么办?穿越到正在“强人所难”的时候怎么办?一次中奖,马上当妈,怎么办?......想想原主的记忆,将来的一对双胞胎宝宝真是又可爱又可怜,孩子他爹,也是帅出天际......那她就勉强收了吧!至于黑胖丑,没关系,把被妹妹骗走的金手指抢回来就好了!

《重生七零:肥妻要翻身》精彩片段

    第1章

    七十年代?

    她记得前一秒钟,她还坐在巴黎的Bataclan的音乐厅,听着美妙的音乐。怎么这一秒,就躺在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花昭猛的坐了起来,但是因为自己的这一股劲儿,不仅带动了身上的床晃动了几下,连带着自己身上的肉似乎都呼扇了几下。

    呃…… 

    花昭瘫坐在地,看看自己的手,又瞅瞅自己那叠了三层的大肚子,还有那臃肿的双腿。这至少得是170斤以上了吧?

    这是她?

    自己不会是做梦吧?

    花昭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赶忙爬起身来,跑向洗手间,站在了镜子面前。

    还好,还好!至少相貌和以前还是一样的!不过……

    花昭自己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可以胖成这样!

    一脸隆起的肥肉,像一个面团。原来漂亮的丹凤眼,硬生生的被挤小了一半,鼻子也因为太胖,看不出挺拔立体的样子。最吓人的还是那重重叠叠,似起伏山脉的下巴。

    而且……

    胖就算了,这个原主还邋遢!而且是非常的邋遢!冒着油的头发粘乎乎的贴在头皮上,眼角上还隐约看得到眼屎。脸上的油,刮下来都可以炒一盘菜了。脖子上的肉里似乎夹着泥垢,指甲缝里满是泥污。

    与此同时,一幕幕似是回忆的片段,窜入她的脑海之中。

    她确实是穿越了。家里无父无母,只有一个很疼自己的爷爷,在这个饥荒年代,爷爷之前当过兵,现在退役在家,分到的补贴还是不错的。

    因为没了爹妈,爷爷很疼自己这个宝贝孙女,不然也不会把原主喂的这么胖……从小娇惯的她无法无天,在村里也是不招人待见。

    爷爷大清早又出去做农活了,留花昭一个人在家。

    

    “肥婆,赶紧滚出来!”

    院子里愤愤的喊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就她那德性也敢和叶哥哥提亲?也不找镜子照照,长的跟什么似的。”

    “就是,就是!叶深哥哥是什么人,还能看上她?”

    “这要是我的女儿,我早就丢一根绳给她,让她死了算了,省得活着丢人……”

    果然,麻烦来了。

    异常熟悉的声音,让花昭阴沉了脸,整个人都仿佛被阴影笼罩。

    这些臭丫头过来找她,自然是为了她前两天订婚的事。

    虽然原主胖到让人不忍直视,而且家里还穷困潦倒,但是却很好命的,跟隔壁村里最有出息,最英俊的男人叶深,订下了婚约。

    一个天,一个地!

    一个是人中龙凤,一个是臭名远扬的懒馋肥女!

    每逢年过节,叶深还是会来花家拜访一下爷爷的老世交,恭恭敬敬,自然,花昭的爷爷也不太敢提这门婚事。

    如果一直都这样过下去,倒也算是相安无事,可是就在昨天,男方家突然派了人上门。

    说既然两家有娃娃亲,就要说话算数。

    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男方那边直接宣布订下婚约,并且还承诺,叶深在外面执行完任务回来就完婚!

    整个村都炸开了锅,就没一个人能想得明白。

    原主如愿以偿,但也成了村里不少人针对的对象。

    一个肥女,竟然妄想霸占多少村里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这简直就是对王子最大的亵渎!

    全村人都弄不明白为什么男方答应结婚这么快,只有花昭心里清楚,那是她刚穿越来时,发生的一个秘密……


    花昭两手一拽,一抖,两人共同盖着的被子就披到了她自己身上。

    叶深愣神一秒,“腾”地起身,三两下穿好了散落一地的衣服。

    花昭把脑袋都捂在被里,坚决不转身。

    关了灯,天下女人都是一样的,开了灯,差距可就大了。她估计她现在这幅尊容,一回头能给这人造成二次伤害。

    “花啊,小花儿?”花强一边叫人,一边走过来。

    “爷爷!你别进来!”花昭大喊。

    花强听话地站住,紧张问道:“咋了?他欺负你了?”

    正在系扣子的叶深手一顿,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淤青,眼神幽暗。到底是谁欺负了谁?!

    花昭深觉是自己欺负了人家,简直尴尬得要死。自己孙女什么样没数吗?再说爷俩不就是奔着“欺负”去的吗?谁欺负了谁不一样?还好意思问!

    “我没穿衣服呢!你别进来!”花昭脾气不好地说道。

    任谁遇到这种情景,脾气也不会好,除非是原主那种人。

    “哦哦哦!好好好!”听她这么一说,花强语气带笑,这是成了!

    就是没有按计划带个人证进去,不知道行不行?

    花昭顿了几秒,又喊:“爷爷,我要吃肉!你去买!”

    花强二话不说立刻答应:“好好好,爷爷去买肉,给我孙女炖肉吃!”

    虽然这个月的肉票已经没有了,但是孙女要吃,他豁上老脸,怎么也得给她买斤肉回来,今天可是个大日子!他孙女以后终于有靠了!

    花强转身,一边咳嗽,一边慢悠悠地走了,去十里外的镇上买肉,村里可没有卖肉的地方。

    听到老人孱弱的咳嗽声,花昭的记忆翻腾了一下,想起这老头为什么设计这一场。

    心有点闷。

    “昨天晚上,真是对不起了....”花昭闷闷说道。

    “一句对不起就算了?”身后有低沉浑厚的声音传来。

    被子里的花昭揉了揉耳朵,她是个声控,对好听的声音没有任何抵抗力,而身后这把音色,是她听过的最好听的,最对她胃口的,简直爱死了!

    没有昨天晚上的事多好?她一定想方设法,成为他的朋友,逗他说话。

    “一句对不起,是轻了。”花昭语气真诚:“你想怎么办?你说,是打我骂我,还是去告我,都依你。”

    甜甜的萝莉音,没了昨夜那种气氛,少了一丝诱惑,多了几分可怜兮兮,像只委屈的小奶猫。

    叶深一肚子的怨气和复杂,瞬间没了一大半。

    算了,跟个孩子计较什么,比他小8岁呢,刚刚成年。

    虽然这个孩子的后背,比他都宽阔,力气,比他都大,长得也实在不怎么样。

    但是,想起昨晚......前面确实是她在欺负他,但是后面.....他再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被迫。

    “我会负责的。”叶深说道。

    “啊?”花昭一愣,她没有像原主一样又哭又嚎,拿前程威胁他,他怎么还要负责啊?

    “不用不用!”她立刻道:“都是我的错!不用你负责!要负责也是...也是我给你赔礼道歉!昨天晚上的事,你要是怪我,随时可以来打我骂我!你要是不怪我,咱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谢谢你了!”

    这男人的负责她可要不起,一张结婚证,一个月几十块的生活费就想拴住她一辈子?让她守活寡?她才不干!

    上辈子虽然30多了没结婚,但是那是她不想,不是她不能!跟这男人结婚了,可是军婚,一辈子基本就被拴死了,她不愿意。

    她又不认识他!哪能睡一宿就结婚?太草率了!

    叶深愣了几秒,终于确定这个“小花”说得是真心话。

    这就奇怪了,难道爷孙俩设计这一场,就是为了...睡他一宿?

    刚刚那场半途而废的抓奸在床,他看出来了。他以为,她是想嫁给他。

    “你快走吧!要不赶不上路过的汽车了!你不是还要去坐火车?”花昭开口撵人:“我也要穿衣服了,该下地干活了。”

    说完她就拉下被子,露出雄壮的肩膀...

    叶深立刻低头,转身出了房间。

    “呼!”花昭松口气,也迅速穿好衣服。

    一边穿,一边想流泪。

    那裤衩子大的,是给相扑穿的吗?

    这到底是多少斤啊?

    这多亏是活在70年代,衣服基本自己做,这要是几十年后,大码商店都不一定有她的号!

    花昭在记忆的角落里找到了原主的体重,200多斤。具体多多少不知道,村里的称就到200斤了!

    她站到地上,内心挣扎了半天,抬起头看着挂在墙上的镜子。因为是倾斜着挂的,可以看到全身。

    一抬眼,她就被那硕大的块头惊了一下,果然是个相扑....

    然后,她真的被自己丑哭了。

    都能当相扑了,还有什么好期待?五官都被一张大脸挤得快变形了,而且皮肤是真差啊,又黑又糙,像个.....

    她错了,她不是个未成年的狐狸精,她是个黑熊精!

    整个人唯一的亮点,就是眼睛大,哪怕被肉挤了,也能看出是个大眼睛,双眼皮,又黑又亮。

    外间传来整理东西的声音,叶深收拾好了行李。

    他有任务在身,本来昨天晚上不该留下吃饭的,但是花强是爷爷的救命恩人,又那么热情,他出于感激,没有硬推,结果......

    “我先走了,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任务结束我再回来找你。”叶深在门外说道:“我们结婚。”

    最后几个字,他也说得艰难。

    花家没有电灯,昨天晚上借着烛火,虽然看不太清花昭的脸,但是那个体型是绝对错不了的,还有那份量,那手感......

    他从来没有想过,跟自己相伴一生的妻子,会是这样一个人。

    但是,做错了事就得负责。

    “结婚?不用不用...”花昭一惊,趴在门里连连拒绝。

    但是透过门缝,她清晰地看到了叶深的脸。

    后面的拒绝愣是没说出来。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挺拔的身材,完美的比例,一身军装,已经足够迷死人。而他的脸更是英俊到近乎完美。剑眉星目,一双眼睛熠熠生辉。

    再配上他高山雪岭般的气质,简直要人命。

    花昭有一瞬间的动摇,年轻人,输得起,该草率的时候不妨草率一些......


    “你等我。”叶深说完这句话不等花昭拒绝,转身走了。

    花昭张张嘴,竟然也没有再说出个“不”字。

    有些人,就是有让人看一眼就心动的魔力。

    等他回来再说吧!

    没准他走出去就越想越后悔了呢,她现在答应了,到时候人家不来,岂不是尴尬?

    周围安静下来,屋里只有自己,花昭一屁股坐在炕上,整理混乱的思绪。

    穿越了,白瞎她刚刚还完的房贷车贷了!不知道最后便宜了谁?

    现在想想,父母一年前去世,竟然是好事,省得白发人送黑发人,让他们更加痛苦。

    除了这些,前世对她来说,竟然没有什么牵挂,反而有些庆幸不用天天加班熬夜了。

    再看现在.....

    花昭低头,有时候梦想成真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这么大个G,她消受不起啊!

    就这么坐着,她都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了,身上也开始冒汗。而且肚子饿得难受,看见窗台上花盆里载着的小葱,她都想拔出来吃了!

    作孽啊!她过去是个生活精致,从来不吃葱和蒜的人!

    不行了,憋得太难受了。

    花昭伸手,抬起胸前坠得慌的大G,现在当务之急是减肥!不然哪天睡着睡着都可能把自己憋死!

    说道减肥,这个她有经验,父母刚刚去世那一段时间,她暴饮暴食,一下子胖了30斤,然后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努力半年又减了回去。

    其实减肥就两点要素,管住嘴,迈开腿。

    “动起来!”花昭大喊一声,给自己打气,然后开始巡视现在的环境。

    花家是三间小土房,爷爷住东屋,她住西屋,中间是客厅兼厨房。

    土房很破,已经有10多年房龄了,好在爷爷是光荣老兵,村里年年出人给换屋顶,不漏雨。

    但是墙壁上的报纸,已经很多年没换过,上面坑坑洼洼,落满了灰尘。

    全家只有三件家具,就是她屋里的破桌子破柜子,外加厨房一个掉了半扇门的碗柜。

    整个家给花昭的唯一印象,就是脏乱破。

    这也可以理解,原主懒出天际,花强一个男人、老人、病人,一辈子不知道什么叫收拾屋子,只要房子不倒,他就能住。

    走出屋子,外面倒是让花昭眼睛一亮。

    好大的院子!宽宽敞敞,有2亩多!周围是用树枝做得简易篱笆,地里倒是什么都没种,一片荒芜。

    因为现在是春天,东北的4月,正青黄不接的时候。

    再看周围,远近都是一座座灰苍苍的小山包,花家屋后,就是一座不高的山包,山上的背阴处还有冬天的残雪没化。

    花昭看着院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她是个城里人,却最喜欢种地!为此拼命工作,多花几十万买了个一楼带院的房子,而那个小院子也只有20平米。

    现在却拥有了2亩的大院子!哪怕是农村不值钱的宅基地,她也喜欢,她就当这是乡村别墅了!

    深吸一口满是植物清香的冷空气,花昭哆哆嗦嗦地回屋了:“开动开动!”

    她是个爱干净的人,最受不了脏乱差。

    先从衣服被褥开始!

    刚才在屋里不觉得,一出去再回来,屋里那个味啊~那衣服被子,都要包浆了!只有猪才能在这种环境里生存吧?

    花昭掀开棉被,突然发现了上面的一抹红,猛然想起了昨晚......

    等等!去掉那些旖旎画面,她突然想到一个重要问题,原主经过昨晚,就怀孕了......然后生了一对双胞胎!

    我的天!

    花昭僵在原地。

    孩子!

    她要有孩子了!还是两个!

    啊啊啊!感谢上苍!感谢诸天神佛!让她轻轻松松就有孩子了!

    她之前出过一场车祸,导致两侧卵巢摘除,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这也是她30多了还不结婚的原因之一。

    她不怎么想结婚,但是她却非常想拥有自己的孩子!

    现在,这具身体归她了,那肚子里的孩子自然也是她的。

    “谢谢谢谢!”花昭噗通一声,跪地就拜。

    穿越都发生了,还有什么不可以发生?过去那些不信的东西,她也开始信了。

    三拜之后,她突然看见炕沿底下有一抹盈盈的绿。

    花昭伸手捡起,原来是一枚碧绿色的翡翠福瓜吊坠,晶莹剔透,高冰种,帝王绿!放到几十年后,得值个几百万!

    她想起来了,记忆里有这枚吊坠,这是叶深的,被她昨天晚上拽下来了....后来叶深还回来找过,原主怎么也不给,叶深也就没要。

    再后来,原主怀孕嘴馋,家里的钱已经被她吃没了,堂妹花小玉就过来找原主,花了10块钱买走了这枚吊坠。

    突然,花昭的眼睛一眯,有些事情,原主的记忆里有,但是原主不懂什么意思。

    但是以现在的花昭看来,“意思”可就大了!

    花小玉自从得到这枚吊坠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一年时间就从一个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花小玉家的日子也越来越好,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万元户。

    她死之前,人家已经离开农村,去城里发展去了。

    原主的记忆里有一幕,她又领到了叶深邮来的生活费,然后拿着10块钱去找花小玉想赎回这枚吊坠,但是花小玉死活不给,被原主的大力巴掌打得要死都没把吊坠松手。

    然后连夜,他们全家就搬走了。

    花家几代贫农,花小玉家自然也是如此,他们不可能知道帝王绿的珍贵。再说76年的帝王绿再珍贵,这么个小吊坠,也就值个千八百,当时的花小玉家已经不差千八百了。

    花昭紧紧地攥着这枚吊坠,她有一种预感,这一定是穿越人士的大礼包!

    “空间,我要进去!”花昭激动地喊道。

    然而四周一片平静,什么都没发生。

    花昭顿时失望,不是空间啊.....

    等等,也许是她没认主?

    说干就干,花昭去厨房,把菜刀洗了又洗,还在火上烤了一会儿消毒,然后才往手臂上一扎,顿时有鲜血流出来。

    她把吊坠往上面一放。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刚刚一瞬间,吊坠似乎亮了一下。

    “空间,我要进去!”花昭又喊。

    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啊,哈哈哈...”花昭干笑着,缓解气氛的尴尬...虽然周围没有人看到,但是自己干了这么蠢的事情,自己都觉得尴尬。

    “没有空间也行啊,怎么也是帝王绿,几百万。”花昭举起吊坠,安慰自己。

    但是眼角的余光却发现,刚刚扎出来的伤口,没有了。



“姑父!我需要棉花!大量的棉花!还有皮草!羊皮褥子,貂皮大衣,我都要!”

秦向东一愣:“你没军需了?没有你找上面要啊,你现在属于特殊队伍,又不在我这了,我管不了啊。

“还有,貂皮大衣?”他语气严厉起来:“你自己穿?学会奢侈了啊你小子...”

“给我媳妇穿!她怀孕了!”

秦向东一下子没了声音。

“你知道的,东北的冬天,那么冷,我怕冻到她和孩子。”叶深说道。

“啊,那是,那是,不能冻到我侄媳妇和小侄孙!”秦向东反应过来,大笑起来:“你小子行啊!...挺准啊!”

叶深脸色有些暗红,一次不准,五六次总能准了。

“咳,那个什么,貂皮大衣,最好定做,要200多斤的女人能穿的...”叶深轻声说道。

“什么?”秦向东怀疑电话不好,自己听错了:“200多斤?...哦哦!”孕妇要生的时候肚子那么大,可不是得往大了做嘛!做小了盖不住肚子。

“行!我知道了!”秦向东说道。

“还有大人的被褥棉衣,小孩儿的被褥棉衣,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做....姑父,你找人做好了邮寄过去吧。孩子大概会生在1月中旬,三九天,做厚点。”

“还有,跟我姑姑说,请她把怀孕生产期间的所有注意事项都详细写下来,邮给她,她还小,又没有母亲教导,什么都不懂,请姑姑多费心了。”

“还有吃的,她会做饭!厨艺非常好!...还喜欢吃,现在怀孕了,喜欢吃的更多了吧....我想要各种好吃的,肉、水果.....目前就这些了。”

“行行行!知道啦!”秦向东第一次觉得,叶深挺墨迹。

没想到平时那么冷情的一个人,一提起老婆孩子来,就像变了一个样,过去真没看出来!

他以为他得像叶家那些老爷们一样,家里家外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呢!

“我现在在这里不方便,姑父,先麻烦你和我姑姑了!等我这边的任务结束了,剩下的就交给我!”

“行行行!”秦向东大笑道:“你就放心吧,你媳妇你孩子,我和你姑姑肯定给你照顾好!你小子这次对抗赛,赢得漂亮就行了!”

叶深眉眼一厉,看来这次的比赛,他必须得第一了,拿到第一,他就会再升一级,就可以让家属随军了。

这样他将来也能天天见到孩子,孩子心里也不会委屈。

不会像他小时候,总是站在门口望着外面,想象着爸爸妈妈会突然出现。

他不会让他的孩子再受他受过的苦。

“谢谢姑父,谢谢姑姑。”叶深说道。

他姑姑是名很厉害的妇产科医生,把花昭交给她,他确实放心。

所以说,他必须努力!争取让花昭去京城,他姑姑的医院里生产,这样他才放心。

挂了电话,叶深就开始回信。

他先把信又看了一遍,这次目光停留在前面那句:如果是男孩,肯定长得像他,非常非常非常好看。

他的嘴角不自觉弯起来,这么多非常啊,看来她很喜欢....

......

靠山屯这几天的气氛有些怪,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话说不了两句,就会扯到花昭身上。

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怪异中透着激动。

然而他们谈论的并不是花昭怀孕的消息,花昭怀孕,关他们什么事?孩子又不是他们的!

他们在说豆芽的事。

供销社卖过200斤豆芽,这下可卖坏了,之后天天有人来问,天天问。普通老百姓来问就算了,关键是有些部门也来问。

一听说没有,就怪他们办事不力!

怨啊!

他们都已经加价到3毛钱一斤了,人就还是不卖,他们有什么办法!

最后供销社的领导找到了王猛。

王猛偷偷摸摸,亲自来找花昭了。

花昭现在连1天1筐的豆芽都不卖了,他也一根都吃不到了啊!同样馋急眼了~

当然他主要是想来看看花强。

“我怀孕了,不能干重活了。”花昭坐在炕上裁剪着新生儿的小衣服。

她已经做了一堆了,可恨布料选择太少,做不了太多的花样。

“哎呦我的天!这可真是大好事!”王猛惊喜地看着花强说道。

花强美滋滋地坐在炕头,眉眼都是笑,嘴都合不上。

真没想到,他竟然要有重孙了!

而且现在的身体,他觉得自己努努力,都能看到重孙出生!

“那行吧,那咱就不干活了!”王猛一拍大腿道,不吃就不吃了吧,可不能累坏花昭。

那生豆芽真是个体力活,看看这一个来月,都把他大侄女累瘦多少斤了!

花昭抬头看了他一眼,再想想马大婶她们这几天跟她说得那些话,对他说道:“要吃豆芽,也不是不可以。”

“什么意思?”王猛立刻问道。

其实他也不是非得吃这豆芽,他能管住自己的嘴,但是他娘不行,他娘自从吃了这豆芽之后,就好上这一口了,现在吃不到,天天都使性子不吃饭了!

“爷,你去叫赵队长来咱家,我一块说。”花昭说道。

“行。”花强也不问她要说什么,抬腿就走了。

不一会儿,赵良材就来了。

花昭给他和王猛做了引荐。

赵良材一头雾水,突然来让他见这么大的人物,干什么?

王猛算是县里的大领导了,跟他一个生产队的小队长中间差着好几级,他从没见过“这么大”的人物。

花昭对王猛道:“我已经教会全村人生豆芽了,我不生,别人可以生,我不卖,他们愿意卖。”

王猛却是问道:“他们生出来的豆芽,跟你一样好吗?”

谁还没吃过豆芽?从小吃到大啊!但是只有花昭生得豆芽,才有让人念念不忘的魔力。

别人生的,他看不上。

“10次有七八次,跟我生得差不多吧。”花昭又对花强道:“爷,你去我马大婶和刘大嫂家,让她俩带着豆芽来咱家。”

“行。”花强又去了。

不一会儿,两个女人各带着一盆豆芽来了。

花昭让王猛尝了尝。

王猛顿时满意地点头,就是这个味!

“赵大叔,我们村能不能申请办个豆芽厂?以后生的豆芽就卖到县里的供销社,这样大家都能有点零花钱。”花昭直接揭开谜底。

赵良材眼睛一亮,激动的脸都红了:“行啊行啊,肯定...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他转头看向王猛。

王猛肯定地点点头:“绝对没问题!”

现在的生产队,是允许自己开厂的,饼干厂、奶粉厂、养牛厂、粉条厂什么的,只要生产队有能力,你就可以开。

过去他们小小的靠山屯,根本没有这个能力。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花昭却是发现,马大婶和刘大嫂的表情,并不是那么开心。

小说《重生七零:肥妻要翻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们前几天可是直接问她县里的豆芽行情怎么样,多少钱一斤,好不好卖,她们想偷偷去黑市卖了,补贴点家用。

村里人对“黑市”其实都熟,每年夏秋,他们都会去几次县里,卖点山货。

而所谓的黑市,就是往进城的路口一站,想买东西的城里人天亮之前就会等在那里,买了就走。

卖东西的人也不用进城。

但是“黑市”就是黑市,不被抓到什么事没有,一旦被抓就是大事。

现在有了光明正大的买卖渠道,为什么不高兴?

花强人老成精,一眼就看出她们的心结。

“队里办豆芽厂,卖得钱怎么分?按工分均分?”花强问道赵良材。

“当然是这么分了...不然还能怎么分?”赵良材气弱道。

生产队办厂,卖的钱,当然也是集体的,属于全体生产队社员所有。

但是这个钱不会月月发下去,而是攒着,等到秋后卖了公粮,和卖粮的钱加到一起,然后除以全生产队一年产生的所有工分,算钱。

比如说,靠山屯小队今年卖公粮得了1万块钱,卖豆芽得了1万块钱,而靠山屯所有劳动力今年一共干了40万工分,那么2万除以40万,一个工分就算5分钱。

谁一年挣了多少工分,就得多少钱。

某种角度看,很公平。

但是是人就有小九九,马大婶和刘大嫂都不愿意。

她们自己生的豆芽,自己的豆子,自己的辛苦,自己偷偷出去卖了,100斤豆芽卖15块,直接揣进自己兜里,不香吗?何必变成工分稀释到几乎没有?

更何况,她们自己卖了自己收钱,当天就能见到钱,何必等到1年后呢?

屋子里有些沉默,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沉重,他们知道矛盾在哪,却一时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禁锢了多少年的思想跳不出去,也不知道怎么跳出去。

“我有个提议。”花昭突然说道。

所有人瞬间看向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花昭在他们眼里,已经是个聪明人。

“现在正是农忙的时候,队里分不出人来专门生豆芽吧?还有,也没有场地。”花昭毫不羞愧地说道:“我是不会把我家的仓房让出来给你们当工厂的。”

按理,她这大仓房正合适.....

而队里还真找不出这么大的院子了。

“重新找地方盖工厂,得花钱吧?”花昭问道:“队里有钱吗?”

“没有。”赵良材立刻摇头。其实是有的,18块钱。但是18块能盖什么房子?

“所以我们不如化整为零,把大工厂变成小工厂,让家家户户都变成工厂。”花昭说道:“谁家生了多少斤豆芽,就交多少斤豆芽,多少斤豆芽,就值多少钱,结一次账分一次钱,公平合理吧?”

“公平公平!”

“合理合理!”

马大婶和刘大嫂立刻道。

这才是流行了千百年的规矩,哪有不合理的?

只有赵良材有些犹豫,虽然他也觉得这样很好,但是谁也没这么干过啊,他怕上面把他当典型开会。

“这有什么好怕的,任务猪不就这么交的吗?你就当我们这是任务豆芽了!”花昭说道:“为了丰富城里老百姓的菜篮子,我们靠山屯就接下这个光荣的任务了!”

赵良材和王猛的眼睛都亮了,这么说他们心里就有底了!

“你可真聪明啊!”王猛狠狠夸道。

“一般一般。”花昭谦虚地敷衍了一下。

接下来,几个人又商量了一下具体细节,其实是花昭主动提起的:“收的豆芽要有个标准,就以马大婶和刘大嫂的豆芽为标准吧,不达标的豆芽不能收,滥竽充数可不行。”

她不能天天给全村人生豆芽玩啊....生一天可以,两天可以,一年两年一辈子?

她还不能出个门、旅个游、探望一下孩他爹了?

她这辈子就为了豆芽活着了?

所以,从明天开始,豆芽的成功率要下降一些了,要让他们开始接受失败,人人都会有失败。

这样等她哪天离开了靠山屯,他们咔嚓一下全不会了,也不是那么太奇怪.....

王猛带着马大婶和刘大嫂的两盆豆芽离开了,第二天又来了,这次带了县里供销社的社长,他来亲自考察靠山屯的豆芽。

全村30来户,端了10来盆合格的豆芽过来,社长立刻跟赵良材签订了收购协议。

县里的供销社长期跟靠山屯收购豆芽,2毛钱1斤,目前每天收购1000-2000斤。不超过2000斤,他们都能消化。

一月一结账。

运输就靠靠山屯自己派人送了,是坐火车还是赶马车,随他们方便,只要保证每天早上准时送到就行。

这个消息一出,整个靠山屯都激动了,家家欢腾。

终于不用吃“大锅饭”了,虽然这样占不到便宜了,但是起码他们不用吃亏了!

他们不图占便宜,他们只图不吃亏。

全村欢喜,只除了一家。

花山家,哦,还有他几个儿子家。

村里其他人家自从学会了生豆芽,那豆芽都生10多茬了,虽然有成功也有失败,但是到底成功多失败少。

只有他们家,一次没成!

怎么这么邪门呢?

一定是负责生豆芽的花小玉心里有怨气,故意的!

揍!

......

可以正大光明的赚钱了,花昭也开心。

她也不喊怕累了,一天或者2天交1筐豆芽的任务,100斤,赚个20块钱。

她得让别人知道,她也会失败。

现在村里也没人眼红她了。

大家基本都赚这么多,谁眼红谁?

而且他们能攒下钱!

花昭就不行了,人是勤快了,但是还没改了花钱大手大脚的毛病,那布,成匹成匹的买,好家伙,一整匹白布都剪成小方块晾院子里,他们刚看见的时候还以为花强没了.....

一问才知道,人家这是给小孩做的褯子!

我的天,这也太败家了!

一个孩子有三四块褯子就可以了呗?她整三四十!

“我说小花啊,不是婶子说你,你可攒点钱吧,钱不是这么花的呀。”马大婶又来花昭家唠嗑,看着她又铺了一炕的布料,要给小孩做衣服,终于忍不住说道。

“这人啊,一辈子穿多少衣服都是有数的!小时候少穿点,长大了才能多穿点。而且我看你什么东西都爱做双份,红的蓝的,你还分男孩女孩啊?”马大婶问道。

“是啊。”花昭笑着说道。

马大婶呲牙咧嘴,这要是她亲闺女,她肯定捶她!奶娃娃分什么男女,做一份就得了呗。

花昭摸摸肚子,幸福地笑着,要不要告诉孩子他爹她怀的其实是龙凤胎呢?

还是不要了吧,就当送给他的惊喜了~

小说《重生七零:肥妻要翻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