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畅销书籍

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畅销书籍

采薇采薇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删减版本的其他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的喜爱,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采薇采薇,非常的具有创作实力,角色唐星雅唐钦然。简要概述:齐王没有和她斗嘴,直入正题道:“你大哥的事情,你怎么看?”“我能怎么看?睁大眼睛看,到底是人是狗呗。”唐星雅冷笑,“王爷时间宝贵,还是开门见山吧。”她非常怀疑这就是齐王给大哥挖的坑,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秘密。至于他想干什么,无非和那个位置有关,对自己父兄威逼利诱罢了。“你医术不错,帮我救个人。只要她没事,你大哥就不会有事。”......

主角:唐星雅唐钦然   更新:2024-05-19 06: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星雅唐钦然的现代都市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畅销书籍》,由网络作家“采薇采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删减版本的其他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的喜爱,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采薇采薇,非常的具有创作实力,角色唐星雅唐钦然。简要概述:齐王没有和她斗嘴,直入正题道:“你大哥的事情,你怎么看?”“我能怎么看?睁大眼睛看,到底是人是狗呗。”唐星雅冷笑,“王爷时间宝贵,还是开门见山吧。”她非常怀疑这就是齐王给大哥挖的坑,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秘密。至于他想干什么,无非和那个位置有关,对自己父兄威逼利诱罢了。“你医术不错,帮我救个人。只要她没事,你大哥就不会有事。”......

《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畅销书籍》精彩片段


唐进晖看着女儿越来越像妻子的脸,老泪纵横:“好,好,好,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我明日散朝后就找皇上当面陈情,豫州你继续去吏部,不动声色,能查出什么当然好,查不出什么也不必勉强。阿雅去找齐王试试口风,或许也能有帮助……”

他把唐星雅找齐王这件事情放到最后说,其实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女儿虽然转变了性子,然而在齐王面前根本不够看。

不过她能有这份心,唐进晖已经很感动了。

唐星雅:什么叫或许有帮助,她必须有帮助!

齐王……是,她知道那是个卑鄙阴险的,但是他不是全然没有软肋。

第二天早上,唐星雅也照常做了丰盛的早饭给唐进晖带去上朝。

对上他惊讶和感慨的眼神,唐星雅笑颜如花:“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好,好,好。”唐进晖连连道。

唐豫州有些憔悴,显然一夜都没怎么睡,吃早饭的时候也心不在焉。

贤贤都看出来了,小心翼翼地道:“爹,您生病了吗?”

唐豫州心里一酸。

他一时不察,为人所害,牵连的却是家人;贤贤有他这样的爹,日后前程都会受到影响……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爹没事。”唐星雅递给贤贤一个肉包子。

就是有点脑残而已。

她这算,靠山山倒吗?

“你今日……”唐豫州道,“小心些。”

唐星雅低头吃饭不搭理他。

她怎么都没想到,兄妹俩互换角色这么快,现在高冷的变成她了。

吃过饭,唐豫州去吏部,唐星雅叮嘱秀儿照顾好贤贤,自己去了齐王府。

“王爷有请——”狗腿子看她的模样充满了戒备,毕竟能让王爷不上朝等着的女人,唐星雅还是第一个。

宋景阳仿佛看到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就要扣到王爷脑门上……

齐王带着唐星雅来到花园的凉亭里。

这凉亭在假山上,地势很高,可以俯瞰四周,然而倘若有人偷听,也会立刻被发现。

齐王道:“在这里谈话,你是不是放心些?”

伪君子。

唐星雅不咸不淡地道:“恐怕担心的是王爷吧,我这样声名狼藉的人,有什么可怕的?”

齐王没有和她斗嘴,直入正题道:“你大哥的事情,你怎么看?”

“我能怎么看?睁大眼睛看,到底是人是狗呗。”唐星雅冷笑,“王爷时间宝贵,还是开门见山吧。”

她非常怀疑这就是齐王给大哥挖的坑,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至于他想干什么,无非和那个位置有关,对自己父兄威逼利诱罢了。

“你医术不错,帮我救个人。只要她没事,你大哥就不会有事。”

竟然是奔着她来的?

这有点奇怪了,她展露医术,也就在河边那一阵,然后就被他盯上了?

可是大哥贪墨这件事情,应该早就发生了。

所以齐王这是临时起意,改变了交换条件。

“先说你怎么帮我大哥,毕竟那些支取银子的印信确实是我大哥的。”

齐王负手而立,背影高大魁梧。

“我管金鳞卫,有便宜行事之权。”

唐星雅一惊,金鳞卫?那不是皇上的私卫吗?

没有人敢得罪金鳞卫,因为不知道他们会在皇上面前如何告密。

这也是一支十分神秘的卫军,没想到皇上竟然交给了齐王。

大概是唐星雅眼中有怀疑之色,齐王袖中一抖,一块金牌落到了手中,送到了唐星雅面前。

唐星雅看着金牌,看看上面是四个字,心里忍不住想,大哥,你糊弄鬼呢!



作为小倌儿,他身段软得下来,真正得罪不起的人,—个耳光扇过来,他还得笑着问客人手疼不疼,把另—边脸送上去给人打着玩。

“装可怜也大可不必。”唐星雅揭穿他,“毕竟我不是你的客人,现在我诚心想和你谈生意。”

“您说。”

“我想问,你们那里,平时有没有买药卖药的,就是各种,怎么说,功效不能为外人道的药?”

清风很聪明,—点就透:“您是说,助兴之药?”

“对对对!”

“您想要,我给您送来。”清风当即痛快表示道。

“你有了?”唐星雅有些失望。

“有。”

“那倘若我有更好的呢?”唐星雅不死心。

虽然她造不出万艾可,但是补肾良药她还是存了几个方子的。

“我有六味地黄丸,金锁固精丸,金匮肾气丸……”唐星雅笑眯眯地扒拉着手指道,“咱们也不害人,都是补肾的好药。”

竟然是想卖药给他?清风有些为难之色。

“咱们俩五五分账。你卖出—份给我—份的钱,除此之外,我不会多要你—文钱,如何?”唐星雅循循善诱。

那好像,他没有什么风险,卖得不好也不怪他。

清风想起齐王那张杀人的脸,咬咬牙答应:“好。”

“行,过几日我让人送给你。”唐星雅很是高兴。

这种钱,来得快,欢场男女,谁还在乎买药的银子啊!

万艾可现代那是—百多块—粒,可销量不还是稳稳的?

男人不能说不行,不行也“药”行!

清风只求脱身,连连答应。

“唐姑娘,我可以走了吗?”

“不可以。”

清风:“……”

今日他这是被赖上了吗?

“你还没说,”唐星雅眯起眼睛盯着他,“今日的来意呢!”

清风苦笑:“其实是这样的,长阳侯府的五公子醉酒打死了个人,使了银子想让京兆尹轻判;可是这案子还得大理寺再审,所以京兆尹不肯答应,却松口说,只要唐大人这边能睁—只眼闭—只眼,他那边就敢轻判。”

“许了你多少银子?”

“—万两。”

唐星雅顿时怅惘,做个贪官多好啊,随随便便,她就是提成—半,欠齐王的债就还清了,哪里用这么费劲地卖补肾丸。

不,他好我也好,她这是造福天下男性和女性!哼!

嫣然是哭着回来的,跑进来就抱着唐星雅的腿哭得全身发抖。

身后贤贤跟着跑回来,—脸气愤。

再往后,是齐王阴沉的脸。

唐星雅抱起嫣然在榻上坐下,—边给她擦泪—边道:“不哭不哭,哭的时候咱们嫣然就不好看了。”

嫣然抽抽搭搭地道:“姐姐,我不要回王府,除非你也去王府。”

唐星雅立刻明白过来,刚才她的“非分举动”,让齐王觉得不能把女儿交给她这样的人。

她狠狠瞪了齐王—眼,然后柔声安抚嫣然:“没有的事,没人强迫你回王府。你在姐姐家不住得挺好吗?”

—方面她得等着齐王的银子填坑,另—方面她还也真不放心嫣然。

齐王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但是到底投鼠忌器,没有说话。

贤贤指着齐王道:“姑姑,都是他!他非要把嫣然带走!”

唐星雅翻译这句话:姑姑,快咬她!

在贤贤心中,她现在就是唐家战斗力的象征。

怼天怼地,就没人她不敢怼。

但是儿子啊,那到底是个亲王,如果不是嫣然的原因,他抬抬脚就把你亲娘碾死了。

唐星雅重新给头发散乱的嫣然梳了两个小包包头,娇俏可爱——是她前世想象过的女儿样子了!

“好了,谁也不会带咱们漂亮嫣然走。跟贤贤哥哥出去玩,姐姐和你父王谈谈,好不好?”



这时候,狗腿子来了,怒斥道:“唐星雅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竟然,你竟然……”

“闭嘴,退下!”齐王怒气冲冲地道。

唐星雅盯着草根:狗腿子,请问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就你这眼力劲,能活到现在都不是祖坟冒青烟了,你们家祖坟那简直浓烟滚滚。

这事你跳出来,不是想死吗?

宋景阳:我誓死捍卫我家王爷的清白,绿帽子退散!

过了不知道多久,唐星雅听到齐王说:“你还想在这里趴多久?”

唐星雅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假装无事发生,雄赳赳气昂昂地下了山坡。

她就看了他的腿,心虚什么?

齐王面色铁青地带着她一路往前走,来到一个僻静清幽的院子。

床上躺着个小姑娘,唐星雅一眼看过去,心都要被融化了。

小姑娘和贤贤年纪相仿,长长的睫毛又黑又密,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水光潋滟,黑色的瞳仁中宛若揉碎了星光……她皮肤很白,不健康的近乎透明的白,见到齐王进来,嘴角弯起,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声音软软:“父王——”

齐王面上的冷霜退去,面色柔和了不少,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嫣然,今天感觉怎么样?”

“父王,我没有不舒服。只是有点,想出去透透风,晒晒太阳。”

这个屋子窗户紧闭,屋里仙鹤高脚香炉中还燃着某种厚重甜腻又压抑的香料,唐星雅进来就感觉很不舒服。

她还感觉到,嫣然的目光在打量她,带着好奇、探究和隐隐的期待。

这小天使在期待什么?

齐王上前握住女儿的手道:“等你病好了就能出去,乖。今天我找了个大夫来替你看病,你一定能好起来的。”

嫣然看向唐星雅:“是这位姐姐吗?”

唐星雅乐了,虽然这样有被齐王占辈分便宜的嫌疑,但是她年轻,她乐意。

“是我。”唐星雅上前。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海棠色红裙的丫鬟端着碗黑乎乎的药进来,见到齐王眼神顿时亮了,却又垂眸掩饰欢喜,恭恭敬敬柔声行礼道:“见过王爷。”

真是个招蜂引蝶的狗男人。

她腻味这样的戏码,看向嫣然,却意外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慌张。

这是不想吃药吗?

唐星雅没有作声,暗中观察。

齐王冷冷地道:“把药端过来。”

“王爷,让奴婢来吧。”丫鬟上前跪在齐王面前,恰到好处地露出抹胸里的一抹春色。

齐王没有理她,拿起药来,另一只手要去扶嫣然,显然已经很熟悉这样的场景了。

嫣然像是给自己打气:“父王喂嫣然,嫣然不怕苦,一点儿都不苦。”

哎呦这个小可爱!简直比贤贤还可爱。

唐星雅道:“先不用喝药,我替她诊脉。”

齐王:“等她吃药之后。”

“你之前吃了那么多药,有用吗?”唐星雅冷笑,“王爷既然请了我,是不是该遵照我的医嘱?”

“放肆!”丫鬟忽然斥责道,“在王爷面前,你怎么敢这么放肆!”

“我放肆,自然是有自己放肆的资本,不信你也放肆试试?”唐星雅皮笑肉不笑地俯视着她,忽然从托盘上拿起帕子,往她胸前塞了进去,“下次卖什么,得先有资本。”

丫鬟面色瞬时红成了一片。

齐王道:“下去!”

丫鬟委屈得泪水在眼圈里打着转儿,低声道:“奴婢,奴婢怕姑娘一会儿找奴婢。”

说话间,她看向嫣然。

嫣然眼中分明有慌乱之色。

“父王,我要红袖,我要红袖。”

“你到一边站着!”齐王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贤贤问,“家里已经没什么银子了,你讨好我也没用!”

唐星雅:“……”

行吧,前身造孽她继续倒霉。

她给贤贤上了药,然后笑眯眯地逗他:“其实我说喊你爹是骗你的,你爹去接我爹去了,嘻嘻嘻。”

这个小孩子,太一板一眼了,希望他能轻松一些。

贤贤:“……”

他正想撵唐星雅出去,就听她开口道:“我知道,咱们家没钱,你在王府家学里,肯定没有少因为这个受委屈。”

谁说孩子的世界就纯真无暇了?

那些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孩子,从小浸在富贵之中,谁知道人间疾苦?

他们家境都好,吃穿用度,谁都比贤贤要好得多;偏偏贤贤读书又最好,他们嫉妒,所以肯定遭人排挤。

“其实我觉得你不适合去那里读书。”唐星雅道,“只是这件事情,我不能贸然开口。你给我些时间,我想想怎么和你祖父还有你爹说,也得让你有事情做……”

虽然她没有做过母亲,但是她觉得,孩子身心健康成长才是最重要的。

眼下被霸凌,这是十分严重的事情。

见贤贤垂眸不语,唐星雅便知道他是真的不想去了。

否则以他对自己的厌恶,肯定会拒绝自己。

他现在默认,说明他面对的情况真的不容乐观。

“这样,”唐星雅道,“我明日就说你生病了,先在家里歇几日,然后我们俩一起商量对策,好不好?”

贤贤犹豫半晌:“好。”

他明日确实不想去,因为明日会教习马术。其他人家里都有马,所以都会骑,只有他,完全不会,每次都是表现很不好的,这让一向要强的他难以接受。

“你别告诉我爹和我祖父,我不想他们还要为我操心。”贤贤带着几分请求,随即又觉得自己这般有和解的嫌疑,恶狠狠地继续道,“他们为你已经操碎了心!”

“我知道,以后不会了。”唐星雅摸摸他的头,“快写大字,把草莓吃了,我出去看看肉炖熟了没有。”

贤贤透过晃动的草珠帘子看着她影影绰绰的身形,眉头蹙起,脸上露出茫然之色。

她,到底要做什么?

唐豫州接了唐进晖一起回来的时候,已经暮色四合。

唐星雅端上温热的饭菜,张罗着吃饭。

为了照顾贤贤受伤的小情绪,她还特意把原本准备明日再做的红烧肉做了一小半端上来。

吃饭的时候,贤贤一直看唐星雅,可是后者就是不开口。

贤贤闷闷不乐,化悲愤为食量,吃了两张饼和半碗红烧肉,凉菜也吃了不少。

明明答应了他帮他告假,现在又装傻,他再也不相信这个女人了!

唐进晖对凉菜赞不绝口。

唐豫州忽然道:“爹,齐王的事情,还是和阿雅说一声吧。”

唐进晖有些惊讶地看向儿子。

唐豫州垂眸,长长的睫毛掩盖住了眼中情绪,淡淡道:“阿雅现在懂事了,还是告诉她,免得她以后知道了又多想。”

“爹,什么事啊!”唐星雅好奇地问。

唐进晖面上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后才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和你没什么关系,就是今日上朝的时候,皇上说,以后让齐王来大理寺。”

他没说的是,齐王下午就来了,刚才他们父子是和齐王告别后才回的家。

唐星雅:“啊?皇上,皇上他知道昨天赏花宴的事情吗?”

瞎安排啥啊,破皇帝!这如果是前身,还不得天天去大理寺衙门堵着闹笑话?

唐进晖更尴尬了,求救地看向儿子。

唐豫州道:“有人今日弹劾爹,说他对你管束不严,说的就是昨日那件事情。”

唐星雅:“……”

哪个长舌夫这么讨厌!

“但是皇上英明,并没有怪罪,反而夸赞了爹,说干脆让齐王跟着爹历练历练。”

卧槽了,那个腹黑的男人他来了!

明明想和自己扯上关系,还躺在那里装蒜等着自己去睡他,呸!

“那啥,我之前的猜测,你告诉爹了吗?”唐星雅道。

“爹也知道了。”唐豫州道,“你和齐王以后也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不必紧张。”

“我不紧张,我就是讨厌他。”唐星雅嘟囔道,“算了算了,吃饭时候不提这些糟心的人。以后就是遇到我也躲着走就是。”

见她只有嫌弃,没有任何痴缠的意思,父子俩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唐进晖还笑道:“昨日那个菜也好吃,阿雅以后也做吧。”

“太辣了,不能总吃,怕上火。爹,大哥,你们觉得这凉菜好不好吃?我觉得我这方子,都能拿出去换钱了呢!”

“好吃好吃!”唐进晖十分捧场,又看了一眼儿子,发现后者竟然笑了,他顿时十分高兴。

儿子和女儿终于相处融洽,一家人热热闹闹围坐着吃饭,他再满意不过。

贤贤向来话不多,所以他没发现异常。

“贤贤帮我收拾碗筷!”吃过饭,唐星雅喊道。

晚上要烧水沐浴,还得给三个男人洗衣裳熨烫准备明日穿,所以何婆子和秀儿都很忙。

进了厨房,唐星雅捏捏贤贤的鼻子:“小样,生气了?”

贤贤傲娇地别过头去:“言而无信,我讨厌你!”

“傻子,我现在说你病了,你爹不得出去找大夫,那不就露馅了?咱们等明日,临出门了你再生病,你爹着急出去,就会把你留下的。”

贤贤面色这才缓和了些,低头道:“我想好了,以后还得去,否则祖父和爹会担心。但是明日我不想去,就明日一天。”

看着他明明不想去,却还勉强自己的样子,唐星雅觉得他懂事得让人心疼。

“行,回头再看,明日我带你出门玩。”

其实唐星雅觉得,父兄都是很好的人,可是他们的教育不一定是好的,比如给贤贤选择别人家学之后,可能更多关注贤贤读书情况,对于其他就没有关注了。

这也不怪他们,两个大男人,各自都很忙,能照顾孩子到这个份上,已经难能可贵。

最该批判的,还是前身。

她来还债,一定让贤贤开开心心,健康成长。

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唐进晖觉得今天上朝的时间格外漫长难熬,站在下面听着那些御史比比,心里把他们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些老东西,不干活只会比比,浪费时间。

虽然他也是文官,但是他是实干派,和他们才不一样。

因为他职位高,站得位置靠前,龙椅上的皇上都看出来了他今日似乎有些焦躁,不由笑道:“唐爱卿是不是有本要奏?”

皇上也厌烦御史,但是还不敢说什么,要不这些人就撞柱子,恨不得立刻死了名垂青史,自己则成了昏君。

娘的,真是够了。

所以他点名唐进晖,完全是想让他打断御史的话。

那些御史,挑不出唐进晖什么毛病,最多只能挑挑他儿女的鸡毛蒜皮事情,而且不敢多说——谁家没有不肖子孙?

除此之外,唐进晖两袖清风,谁敢说比他更清廉自律?

唐进晖就是皇上对付御史的一大利器。

唐进晖手持笏板出列,“回禀皇上,老臣无事,就是饿得头晕。”

站在他斜前方的齐王回头瞥了他一眼,其他人更不用说了,议论纷纷,没想到唐进晖今日是这种风格。

皇上哈哈大笑:“唐爱卿可是国之栋梁,饿坏了那还了得?既然如此,散朝吧,汪福,你去扶着唐大人用膳去。”

汪福是太监总管,伺候皇上几十年,最为得力,闻言立马道:“奴才遵旨。”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今日散朝,只是因为唐进晖饿了?

这个穷酸的唐进晖,果然深得君心,比不了,以后绕着走。

汪福扶着唐进晖到饭堂,知道他从来不自己带饭,呵斥小太监道:“等什么呢!还不快让人传膳?告诉御膳房的人,诸位大人的饭都要好好备着,别偷懒耍滑,让我抓住,揭了他们的皮!”

众人都知道这话就是给唐进晖面子,毕竟别人都不吃这里的饭。

没想到,唐进晖慢悠悠地道:“不必了,我今日带饭了。”

众人眼珠子掉了一地。

天下红雨了?唐进晖今日竟然自己带饭了?

这时候旁边有人道:“唐大人这是得了什么发财的营生,又是采买马车又是自己带饭?”

说这话的人,早上就已经看到唐进晖今日是坐了马车来的。

唐进晖一脸骄傲:“小女孝顺,帮我准备的。”

齐王和皇上说了几句话,最后才出来,听到唐进晖这句话的时候才进门。

又是糖珠子?怎么哪儿哪儿都是她。

手下让他娶糖珠子稳固地位,他不屑为之。

那日原本他想等唐星雅走到床边的时候起来羞辱她,让她知难而退,没想到她却临阵脱逃。

之后在荣亲王府,见到她彪悍打架,又刷新了他对女人的认知。

没想到,今日还能听到唐进晖提起她。

齐王不动声色地走到自己位置上,小太监立刻极有眼色地帮他打开食盒。

他气质冷硬,拒人千里之外,而且谁的面子都不给,所以他一进来,饭堂里就没什么声音了。

唐进晖慢条斯理地吹了吹炭炉,然后不慌不忙地等着毛血旺烧开。

很快,整个饭堂里都弥漫着毛血旺那霸气十足的香气。

唐进晖拿起筷子又端起米饭,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全然不顾满屋子的人都在看他,包括一贯高冷的齐王。

众人纷纷在心里猜测,唐进晖今日是故意的?

难道他提前和皇上串谋了什么?这奇奇怪怪的举止。

这顿饭唐进晖吃得津津有味,其他人却或多或少都吃得心不在焉。

——皇上和唐进晖,想要干什么?

唐进晖:我只是想炫耀,你们想那么多累不累!真是一群蠢货。

第二日他带了麻辣小龙虾。

第三日他带了水煮鱼。

第四日他嘴角起了泡,总算带了清粥小菜和馒头,只是他那馒头为什么还做成青蛙小猪状?

唐进晖:孙子孝顺我的。

还有,为什么就算他带的凉菜,也香气四溢?

但是大家总算不像之前那么慌张了,隐隐猜测,难道唐进晖想要炫耀自家厨娘?

可是他也不像那种人啊!

饭堂里的这一切自然逃不过皇上的眼睛。

某日散朝吃饭的时候,皇上来了。

彼时唐进晖正在吃小龙虾,不过今日换成了蒜香口味的。

见到皇上,他连忙擦手,同众人一起请安,谁知道皇上竟然在他对面坐下,笑道:“唐爱卿,朕是闻着香气来的,让朕尝尝可好?”

唐进晖护住饭碗:“这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微臣不敢进献给皇上。”

开玩笑,皇上那么有钱,还能来薅他羊毛?

要吃让他女儿做嘛,他有十几个女儿呢!然而加起来都不如自己这一个。

皇上道:“你吃得,朕就吃得。来人,把朕的饭菜也摆在这里。”

众人刚刚放回肚子里的心又提了起来,看来,皇上还是想搞事情,唐进晖这老奸巨猾的狐狸,一定知情。

皇上哪里吃过小龙虾这种东西,汪福伺候,学着唐进晖的样子替皇上剥好放到碗里。

唐进晖:“蘸点汤好吃。”

汪福:“……”

大人,您和皇上,也太不见外了吧。

皇上却大笑道:“蘸蘸,蘸蘸!”

汪福只能依言照做,这可是唐大人吃过的……

众人眼睛都不眨地盯着皇上。

皇上尝了一个,“不错,竟然很不错。唐爱卿,你这菜很不错。”

“皇上过奖,都是小女自己在家里瞎折腾的。”

汪福:唐大人,您谦虚的时候,能把头低下吗?这昂着头像只骄傲的孔雀,不有损您大理寺卿的一世英名吗?

唐进晖有个很不省心的女儿,这事皇上都知道;现在看他的样子,这是改邪归正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皇上不由看向了齐王。

众人心里又是一惊,这是什么意思?

唐进晖提自己女儿,皇上就看向齐王?

赏花宴的事情还历历在目,皇上现在这般,实在令人浮想联翩啊!

唐进晖的女儿声名狼藉,但是他们父子都是栋梁之才;如果皇上赐婚,是不是代表着他属意齐王?

这件事情,严重了。

正当众人猜测纷纷的时候,皇上开口了。



唐星雅说话间落了泪。

有前身的记忆,她知道唐豫州为了这个家,为了前身承受了多少不该承受的压力。

这样一个天纵之才,有担当有责任心的哥哥,不该这样前途尽毁。

唐星雅擦了擦泪看向唐进晖:“爹,朝廷律法,贪墨这么多银子,会如何?”

唐进晖无力地道:“重则斩首,轻则流放千里。”

“那如果我们把银子还上呢?”

“那是几千两银子,不是几百两!”唐豫州道,“阿雅,你不要管我。”

“爹,我是在和爹说话。”

唐进晖道:“看皇上定夺,或许会从轻发落。但是我不知道……”

女儿幡然醒悟,好日子没过几日,打击接踵而至,几乎要压垮这个刚正不阿的男人。

他才刚刚四十,头发却已经白了一大半,看起来像个小老头。

唐进晖老泪纵横。

唐豫州连连磕头,额头在青砖地面上发出“砰砰砰”的声音:“儿子不孝,儿子不孝,日后还有阿雅照顾您,就让阿雅招赘吧……现在的阿雅,我很放心……阿雅……”

“够了!”唐星雅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都到现在了,你还不肯说出真相。好,我不问了,我去找齐王!”

既然齐王威胁她,那就算他不是始作俑者,至少也知道真相。

“不准去!”父子俩几乎异口同声地道。

唐星雅在齐王那里受挫,倘若现在去,不知道齐王会怎么对待她。

他们更担心唐星雅受了刺激,又被打回原形。

唐星雅看着唐豫州,冷笑连连:“我接下来如果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出了任何事情都是你害的。我做不到不管你,我也不会后悔,但是希望你不要自责。我欠你的,这次一并还给你!天亮我就去找齐王,要杀要剐,要我的身子要我的命,我都给他!”

就唐豫州这油盐不进的样子,就得下狠药才行。

“别说什么把爹托付给我,我不接受!我现在把爹托付给你,谁让我欠你们的!既然不死也要脱半层皮,那让我先去!夜深了,我回去睡了!”

说完,唐星雅转身就往外走,眼神坚毅,背影决绝。

“一、二、三……”她在心里默默念着。

她在赌,赌唐豫州心疼妹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为他牺牲。

果然,她刚数到“五”,就听唐豫州颓然道:“阿雅,你回来,我说……”

“你的意思是,”唐星雅听唐豫州说完睁大了眼睛,满眼不敢置信,“你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是证据确凿?”

唐豫州点点头。

唐豫州说,有人用他的印信,打着各种旗号支取银子,数目达到了数千两之多。

这件事情分明就是阴谋,但是证据确凿,无可辩驳。

“那你的印信,到底如何保管的!”唐进晖怒道,“从小我就告诉你,那是和命一样重要的东西!”

唐豫州低头:“儿子愚钝,到现在也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但是儿子知道,这件事情,凭现在的证据已经完全能定罪。”

他是个很聪明的人,可是眼下全无头绪,所以也并不认为别人能查个究竟出来。

他不想连累父亲的仕途,所以恳求父亲把自己逐出家门。

唐星雅想骂娘,这是什么破事!

“爹是大理寺卿,大哥你既然没做过,你怕什么!”

“正是因为我是大理寺卿,”唐进晖头靠在椅背上道,“所以这件事情既然证据确凿,就不能再翻案,否则别人就会质疑我滥用权力。”

唐星雅:哪里有这样的道理啊!

这不讲理啊!

气死她了。

“豫州你起来。”唐进晖示意唐星雅去扶唐豫州,微微一笑,面上已经有了决断之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