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舒宜岚卓予淮

舒宜岚卓予淮

舒宜岚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大凉,花溪院。这是九公主舒宜岚在宫外的别苑。整个花溪院乃至周边都被锦衣卫十二时辰不间断的保护着。“予淮,本宫想喝水……”

主角:舒宜岚卓予淮   更新:2022-09-10 07: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宜岚卓予淮的其他类型小说《舒宜岚卓予淮》,由网络作家“舒宜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大凉,花溪院。这是九公主舒宜岚在宫外的别苑。整个花溪院乃至周边都被锦衣卫十二时辰不间断的保护着。“予淮,本宫想喝水……”

《舒宜岚卓予淮》精彩片段


大凉,花溪院。

这是九公主舒宜岚在宫外的别苑。

整个花溪院乃至周边都被锦衣卫十二时辰不间断的保护着。

“予淮,本宫想喝水……”

此刻,偌大的莲花池旁,舒宜岚一着华服躺在沙滩椅上,美目婉转。

而被她称呼的男人,身着一身标准笔挺黑色飞鱼服,气质内敛,眉目俊朗又不失英气。

卓予淮上前递上一杯茶水:“公主,可还有别的事。”

舒宜岚眼底倒影着他清澈冷冽却又疏离的脸。

眼前之人,不仅仅是她的贴身侍卫,还是她追逐了七年的男人。

“我要你亲自喂!”

卓予淮的手一僵,茶杯静默地放在了她身旁的桌子上。

“公主请自重!”他眸色深沉,一句话,斩断了舒宜岚所有的希冀

在整个大凉也就只有他,敢拒绝自己这个金枝玉叶。

舒宜岚端拿起茶杯,当做酒一饮而尽。

许久,她瞥向依旧冷漠的卓予淮,摇晃地站起身。

下一秒,在男人还没反应之时,整个人扑在了他的身上。

“卓予淮,你不许推开我……”舒宜岚抱紧了他,在他拒绝前提醒,“你答应过父皇在我成婚前会做我的侍卫,现在距离我成婚还有半月,现在我命令你,抱我。”

卓予淮深邃的眼眸一暗。

男女力量本就悬殊,更何况他还是锦衣卫指挥使,提起舒宜岚轻而易举。

舒宜岚被他拉开,想再近身已然不能。

不是第一次被拒绝,她好似已经习惯,抬头望着男人颀长的身影,心隐隐作痛。

“卓予淮,是我不够倾国倾城?还是我不够温柔体贴?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舒宜岚故作轻松地问出这些话,一双灵动的眸子紧紧盯着卓予淮。

她想从中看出什么,然而他深邃的瞳孔里,除了冷漠再无其他。

卓予淮果真像父皇所说,虽然年轻却城府极深,不是一般人可以驾驭,也不是一般人能配得上。

当初若不是父皇对他有恩,他怎么可能成为自己的侍卫?

“公主没别的事,属下就先行出去了。”卓予淮说完淡漠转身,再未分给她一丝目光。

舒宜岚抬起的手倏地落空,最终涩然地收回。

随着夜幕降临,皇帝唐临渊来到别苑。

“眠,今日可有按时服药?”

自从舒宜岚生了病后,原本一直忙于朝政的皇帝,每天都会抽出时间陪她。

舒宜岚却蹙眉,回以不耐烦:“又不是何大病,做甚要服药?”

父皇一直骗她是小病,吃两年药就会好。

可舒宜岚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被父皇扔在儋州,还傻傻以为父皇会回来的小孩子了。

她早就知道自己的病无药可医。

两人不再交谈,在庭院静坐着。

一个太监打破了这幅平静,与唐临渊耳语后。

他担心的打量着舒宜岚,柔声劝解:“你乖乖听话,父皇明日再来陪你,好不好?”

舒宜岚眼尾莫名有些泛红,自幼被抛弃后,她好像已经对其免疫了。

“无需你陪,你只要收回让我嫁人的旨意就行。”

皇帝叹了一口气,眼中闪过抹悔意,终是没有应允她。




丝丝麻麻的刺痛顺着伤口钻入舒宜岚骨头,如万蚁噬心。

“公主,您没事吧!”推门而入的小丫鬟有些慌。

舒宜岚脸色苍白,却强忍着摇了摇头:“无碍,本宫想去外面透透气,莺儿你陪我去吧!”

最终,舒宜岚包下了整个御品轩。

御品轩中所有的小倌都只需照顾舒宜岚一个人。

舒宜岚知道,哪怕他们从心底瞧不起自己,不喜她,嫉她,可还是一个个争相着奉承她。

“楚公子没陪您过来吗?”掌柜谄媚道。

掌柜所说的楚公子,全名楚颢轩,是皇帝给舒宜岚安排的驸马,一个跟她没有任何感情,只见过三面的男人。

也是大凉当朝丞相的嫡子,传言年轻有为,洁身自好,是不可多得的良婿。

舒宜岚纤细的手攥紧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喉中又苦又辣。

“怎么,本宫喝酒还需要别人陪?”

她话落,又倒了一杯酒喝进嘴中。

而后踉跄站起身,在众人异样的视线中,抢过乐师的古筝弹了起来。

琴声如怨如唐,如泣如诉。

酒肆外。

一驾褐色马车车旁,卓予淮身影颀长,哪怕在店外,他也能清晰地听到舒宜岚的琴声。

她弹得很好听,不愧是被大凉第一琴师,扶风夸赞过的人。

“指挥使,时辰已经不早,要不要去请九公主出来?”一名锦衣卫走上前,请示。

“不必。”

卓予淮站在那,背影冷冽。

两个时辰后。

子时,舒宜岚醉醺醺地被莺儿从里面扶着出来。

卓予淮好看的剑眉微蹙,长腿几步跨上前,有力的手一把接过她。

“九公主。”

熟悉又浑厚的嗓音让舒宜岚一瞬的清醒,她一把甩开卓予淮,酣红的鹅蛋脸仰起,杏眼直直得撞上了他深邃的眼底。

“别碰我。”

语毕,她又当着的面对小厮说:“去丞相府,叫楚颢轩来接本宫。”

说完,舒宜岚故意朝卓予淮扬了扬脖子。

她这种小心思,卓予淮又如何猜不透。

但他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往后退了退,陪着她等。

舒宜岚最讨厌他这幅模样,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能够波动他的心弦,仿佛和自己也永远不是一路人。

夜间寒风肆意。

舒宜岚衣着单薄地趴在酒肆栏杆上,不肯上马车,也不肯披上卓予淮的外套,固执的等。

不知是等楚颢轩,还是在等卓予淮转变……

一柱香后,一驾黑色马车停在御品轩面前。

从马车门下来一脸和煦的男人,容貌一点都不逊色于卓予淮。

他跨步到舒宜岚的面前,扫了一眼卓予淮。

“你为何让公主喝这么多酒?”

面对丞相嫡子,卓予淮没有丝毫畏惧:“楚公子,臣只负责九公主安全,你才是她的驸马。”

你才是她驸马。

舒宜岚虽然喝醉了,却比以往更清醒得听到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