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绝世狂少李飞

绝世狂少李飞

忐忑的咸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李飞在多年前遭人陷害,以至于双目失明,有幸被一位女子救起,他才保住了一条命,如今他回到都市只为报答当年恩情。恰逢对方遭人陷害,所以他甘愿成为那名女子的解药。在外人看来李飞就是一个一事无成的瞎子,殊不知他的真实身份令人咂舌,一代修罗正是这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原本凌驾于世俗之上的男人,为了一个善良的女人甘愿隐入凡尘……

主角:李飞,楚诗诗   更新:2022-07-16 15: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飞,楚诗诗 的武侠仙侠小说《绝世狂少李飞》,由网络作家“忐忑的咸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飞在多年前遭人陷害,以至于双目失明,有幸被一位女子救起,他才保住了一条命,如今他回到都市只为报答当年恩情。恰逢对方遭人陷害,所以他甘愿成为那名女子的解药。在外人看来李飞就是一个一事无成的瞎子,殊不知他的真实身份令人咂舌,一代修罗正是这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原本凌驾于世俗之上的男人,为了一个善良的女人甘愿隐入凡尘……

《绝世狂少李飞》精彩片段

“你是谁?你对我做了什么?”

昏暗的房间,传出一声尖叫。

大床上一个浑身毫无遮拦的女人用力握着被单,紧咬着双唇。

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如月光一样白皙,布满红晕的脸颊像是熟透的红苹果。

当真是一绝色。

此时在她的床前,坐着一个男人,只穿了一件上衣,戴着一副墨镜。

因为墨镜的遮掩,女人看不全男人的面貌,但是从轮廓上看,似乎长相还不错。

“我是李飞,你该想想你对我做了什么才对。”

“不过,我不介意,而且我会为这件事情负责任的。”

李飞一边镇定的穿上衣服,一边淡淡的回应女人的问题。

“我做了什么?”

女人喃喃自语。

睡了一觉醒来,她的脑袋晕乎乎的,模模糊糊的有些许昨夜的记忆。

隐隐约约,在那个疯狂的晚上,她放浪形骸的将面前的男人扑倒。

想到此,她脸上的红晕蔓延至脖颈,浑身发烫。

“天呐!”楚诗诗惊呼。

“想起来了?”

“其实你遭人算计,我恰逢其会,你不用谢谢我当你的解药。”

见女人惊愕,李飞又平淡的说。

此时李飞已经穿好衣物,怔怔的看着一边。

“你混蛋!”

自己失去了贞洁,他还要自己谢谢他,楚诗诗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她现在又羞又恼,不知该如何是好,毕竟的确是她主动将对方推到的。

“放心吧,有我在,我一定会负责的。”

李飞信誓旦旦的说。

多年前他被人暗算,双眼受伤,流浪至南滨城后被楚诗诗施救。

或许楚诗诗已经不记得,不过李飞此来就是为了报恩,以身相许。

事实上昨晚的一切,是另外一些人针对楚诗诗做的局,他恰逢其会自动入彀。

谁睡了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的人是她。

“我劝你现在最好赶快穿衣服,咱们这边马上会很热闹。”

不等李飞和楚诗诗解释,他耳朵动了动,房间外有很多脚步声向他们这边走来。

嘭!

一声闷响,房门被人暴力破开。

说时迟那时快,李飞极快的将被单向上提了提,并遮挡在楚诗诗前,遮掩住了那一抹春光。

他的女人,当然不允许别人窥视。

“哈哈,妹妹你居然在这里和男人幽会,拍,快拍下来。”

一群人鱼贯而入,不大的房间瞬间变的拥挤,为首的一男一女脸上阳光灿烂,男人特别的激动。

咔咔咔!

在他的示意下,数台相机不停的拍摄。

“楚宁远、楚玉玲,是你们!”

看到来人,楚诗诗恍然。

她不是傻子,稍微动点脑子就知道是这两人算计她。

难怪昨天他们俩会好心的请她吃饭,原来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你们太过分了。”

只因她是家族里最耀眼的年轻一辈,执掌着很多家族企业,让他们眼红。

他们俩竟然用这种办法,坏她的名声。

“过分?我的好妹妹,你躲在这里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还说我们过分?”

“我们只是偶然间撞破你的丑行罢了,你可不要冤枉人。”楚宁远得意,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表妹,做这种事是不是很舒服啊?”一旁的楚玉玲冷笑连连。

平日里不是很高冷吗?不是对她不屑一顾吗?

她就是要借此机会,好好的羞辱楚诗诗。

“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不知羞耻的事呢,万一被家里知道,你说家里会怎么办呢?”

不等楚诗诗再开口,楚玉玲连珠炮般发起语言攻势。

“噢!会被扫地出门的吧?或者让你嫁给这个瞎子?”

“还别说,这瞎子虽然眼睛瞎,长的倒还行,表姐你以后一定很幸福的。”

楚玉玲怪笑着,那种报复的快感,让她着迷。

“我是被你们下药算计的……”

楚诗诗脸色苍白,声音有些无力。

她虽然是被算计,但是家里那些见不得她好的人,一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楚诗诗很无助,泪水不自禁的从眼角滑落。

“我还没告诉你呢,这个瞎子是我特意花钱雇来的。”

“原本我们还打算付钱,结果人家一听是你李大小姐,他钱都没收。”

“瞎子!白嫖可还行?”

“你是不是该谢谢我啊?”

楚宁远乐呵呵的跑过来搭着李飞的肩膀。

他现在心情同样特别好。

楚诗诗多年压制着他在家族的地位,平日里对他高傲的一塌糊涂,这次终究是出了多年的一口恶气。

“拿开你的爪子!”

李飞面无表情的将楚宁远推开。

他利用这两个人得到楚诗诗不假,并不表示,他和这两个人是一伙儿的。

相反,他们俩敢算计楚诗诗,当真该死。

“臭瞎子你发什么神经?”楚宁远错愕。

雇来的一个工具人废物罢了,居然敢推开他,而且敢说他的手是爪子。

“你们再敢欺负她,后果自负。”

李飞没有理会楚宁远的质问,冰冷的口吻让人不寒而栗。

“哈哈,后果自负,你以为你是谁?”

“我调查过你,你一个垃圾残废,怎么敢跟我这么说话?谁给你的勇气?”

“哥们儿好心让你白嫖你不感激,那好,立马给我跪下!”

好好的心情被一个瞎子破坏,这家伙该死!楚宁远眼神瞬间冷厉。

“呵!”

对于楚宁远的指令,李飞不屑一顾,他反而俯身对床上的楚诗诗柔声询问。

“恨他们吗?”

“假如现在有一个惩罚他们的机会,你最想怎么惩罚他们?”

李飞的声音很有磁性,仿佛有一种魔力。

楚诗诗想也没想咆哮着脱口而出:“我想让他们去死!还有你,你们都去死!”


眼看水果刀刺向李飞,一众人纷纷惊呼。

然而下一秒,让他们更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嘭的一声闷响,楚宁远冲刺的身体陡然停滞,水果刀被拍飞。

一双手掌扼住了他的喉咙。

咳咳!

强力的撞击,让楚宁远止不住的闷咳。

喉咙剧烈的疼痛唤醒了他疯狂的意识,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李飞。

没有人看清李飞如何动作,楚宁远也没有看清,似乎是他将喉咙送过去让李飞抓在手里。

“该死!快放开我。”

只一会儿,楚宁远便不能呼吸,硕大的脸涨的通红。

他没想到,一个瞎子,就跟没瞎一样,不仅速度奇快,力气也奇大无比。

他想挣脱,却无能为力。

“你快放开我表哥!”

两人的冲突发生的太快,而且谁能想到,楚宁远会被一个瞎子反制。

楚玉玲回过神,顾不上继续挖苦楚诗诗,连忙跑过来救援。

她扑上去,试图拽开李飞的手臂,却被李飞一脚踹开。

“今天!你们都得死。”

李飞墨镜一戴,面无表情,敢算计他的女人,这就是下场。

“快放开他!”

楚诗诗连忙呼喊。

她没想到,她只是随口泄愤而已,李飞居然当了真,而且真有这样的实力。

“我只是发脾气罢了,杀人是犯法的。”

楚宁远的脸已经由红发紫,再不让李飞松手,楚宁远真的会死的。

她倒不是担心楚宁远会怎么样,而是担心李飞会因此受到牵连。

这种感觉很奇怪,按理说,她应该对李飞同样恨之入骨才对。

“你是在为我担心?”

李飞听出了楚诗诗对他的担心,心里涌起些许愉悦。

不过他并没有听话的松开手。

“他们算计你,应该受到惩罚!”

“杀人是犯法的!你不知道吗?快放开呀!”

楚诗诗着急,楚宁远都开始翻白眼儿了。

“好吧,既然诗诗不让我杀,那就放过他们吧。”

随手一甩,李飞像扔垃圾一样,轻松的将楚宁远甩了出去。

喉咙一解放,楚宁远不停的呼吸着空气,那双因为愤怒而通红的双眼,现在布满了血丝。

楚玉玲从惊呆中回过神,连忙过来扶着楚宁远。

发飙的李飞,让人骇然。

这家伙太飙了,单手将一个成年人甩出去,丧心病狂啊。

而且那杀人不眨眼的狠劲儿,透啊,妥妥的神经病。

没人敢跟神经病较劲,真的会死人的。

其他那些拿着相机咔咔咔的人,早就停止了拍摄,小心翼翼的站在墙边,不敢大声喘气。

“我们走!”

楚宁远艰难的缓过神,第一句话就是离开。

该死的臭瞎子着实恐怖,他刚刚真就差点魂归西天了。

那会儿调查李飞信息的时候,也没发现他这么彪,而且力气这么大。

要是早知道,他一定不会让李飞参与进来。

“你别得意,我不会放过你的。”

离别前的狠话,楚宁远说的咬牙切齿,李飞不屑一顾。

“你傻不傻?”

楚宁远一行人的离开,房间只剩下李飞和楚诗诗两人,楚诗诗开口问。

她面对李飞的心情很复杂。

“你干嘛为了我杀人?”

没得到李飞的回应,楚诗诗追问。

“你是我的女人!”

李飞十分淡然,语气异常的坚定。

楚诗诗翻了翻白眼,她们两个人连认识都谈不上,鬼才信。


“喂!爷爷!”

“开会?家族会议?”

“因为什么啊?”

“啊?诗诗怎么能做出这样败坏门风的事呢。”

电话另一端老人的声音暴躁如雷,楚宁远装作不知所谓的样子。

事实上,他开心极了。

一家欢喜一家愁。

和楚宁远这边的欢喜相比,另一边的楚诗诗家,则是另一番场面。

“诗诗,这怎么回事啊?新闻不是真的吧?”

楚诗诗的后妈柳月琴着急的问。

她可不希望是真的,毕竟楚诗诗不仅颜值出众,而且深受楚家老爷子喜爱,她可指望楚诗诗将来继承楚家的家业,带她过上更好的日子呢。

“不是真的。”

楚诗诗很是淡然。

“那还好,吓死你妈了,把你爸也吓一跳。”

柳月琴拍了拍心口。

“得亏不是真的,我就说嘛,那怎么可能是我女儿呢?”

跟在柳月琴身后的楚父楚天放也松了口气。

“我不是被强迫的,是我主动的,对方是个瞎子。”

楚诗诗依旧很淡然。

她被楚宁远和楚玉玲抓了现行,抵赖是没有用的。

“不是强迫的好啊,不……”

“什么?”

楚天放和柳月琴勃然色变。

坏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让他们难以接受。

“你怎么会做出这么下贱的事啊?”

完了,经此一事,楚老爷子就算不将楚诗诗赶出家门,也不会让她继承家业了。

楚家的家产没有了,这是柳月琴最难接受的,她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

“让他赔钱,没有几百万,这事没完。”

楚家家产都没有了,她必须得利用这件事,得到足够的利益,柳月琴咬牙切齿的拍了拍桌子。

“我说了,他是个瞎子,而且是我主动的,怎么可能让他赔钱。”

柳月琴一直拿她当赚钱的工具,楚诗诗心里十分清楚,当即反驳。

“那也不能便宜了他。”

“楚天放啊,你真是生了个好女儿。”

楚家家产没有了,几百万也捞不到,柳月琴顿时变得阴阳怪气。

楚天放并没有理会柳月琴,他板着脸怔怔的坐在那里,显然还没能从这样的噩耗中回过神。

“他叫什么名字你总该知道的吧?”

楚天放阴沉着脸没好气的问。

“我只知道他叫李飞,其他的不知道。”

“不知道?你一句不知道就让人家睡了?你怎么这么贱呢?”

“我告诉你,要是因为这件事,咱们被老爷子扫地出门,你就干脆滚出去,咱们家没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

楚诗诗刚刚话落,柳月琴就忍不住破口大骂。

面对柳月琴如此的嘴脸,楚诗诗沉默。

她终于明白,原来之前对她的好,不过都是因为她在楚家的地位和价值。

后妈终究是后妈。

在他们眼里,自己终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