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隐婚财阀的小娇妻

隐婚财阀的小娇妻

林淼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隐婚两年,陆屿从没把冉可岚放在心上,她在陆家更是一点地位都没有,就好像是一个佣人。陆屿将她当成是生子的工具,若不是长辈要求,他甚至连孩子都不愿意跟她生。男人的旧爱归来时,冉可岚知道自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爱也好,恨也好,这段感情,这场婚姻,都该告一段落了。放下心中的执拗,或许她能拥抱更美好的生活,有人的日子却不会太好过……

主角:冉可岚,陆屿   更新:2022-07-16 15: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冉可岚,陆屿 的武侠仙侠小说《隐婚财阀的小娇妻》,由网络作家“林淼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隐婚两年,陆屿从没把冉可岚放在心上,她在陆家更是一点地位都没有,就好像是一个佣人。陆屿将她当成是生子的工具,若不是长辈要求,他甚至连孩子都不愿意跟她生。男人的旧爱归来时,冉可岚知道自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爱也好,恨也好,这段感情,这场婚姻,都该告一段落了。放下心中的执拗,或许她能拥抱更美好的生活,有人的日子却不会太好过……

《隐婚财阀的小娇妻》精彩片段

 “唔……”冉可岚紧咬着牙根不让自己叫出任何一点声音,可无法忍住的闷哼还是在断断续续的从鼻腔里泄露出来,让她赶到很羞耻。

看着身下的人苍白的脸上浸透着粒粒汗珠,陆屿毫无怜悯,讽刺道:“怎么?”

冰冷的话语一字一句的穿透着冉可岚的耳膜,她紧闭双眼,一言不发。

眸中有着嫌恶:“装圣女?真以为我想碰你种蛇蝎心肠的白莲花?”

不论耳边是怎样恶毒的语言,此刻的冉可岚暗自松了一口气:终于做完了!

“你最好一次怀上,我可没有兴趣再碰你一次。”

冉可岚缓缓睁开双眼,怔怔的看着眼前这张令无数女人倾倒的脸,只有她知道这张迷人的脸下面藏着一颗多么冷血的心。

她嫁进陆家两年了,所受的待遇连个佣人都不如,更别提行夫妻之实了。

若不是这次陆老爷子的强制命令,要在半年内抱上孙子,她冉可岚还会是个外面风光,家里落魄的挂名“陆少奶奶”!

“做完了吗?做完了我要休息了。”冉可岚不再看陆屿的脸,撇过头转向一边,淡淡的问道。

“为了不再有下一次,这次就一次做个干净,省的我以后更恶心……”

冉可岚还没来得及反应,陆屿的又一轮猛攻倾袭而来。

她只觉得一阵头晕目弦,整个人都像被陷入了万丈深渊。

“不,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冉可岚再也忍不住的祈求着,除了汗珠涔涔而下,不争气的眼泪也颗颗滑落,浸湿着雪白的枕头。

她觉得自己这一刻,离死神只有一步之遥。

“放过你?好啊,你等着!”

漆黑的旋涡在吸食着冉可岚的理智和身体,她一点一点的陷入黑暗,在失去知觉前,她听到了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真没用,就这样晕了?贱女人!”

仿佛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冉可岚只觉得自己漂浮在半空,一直飘着……

……

翌日,冉可岚酸涩的睁开眼睛,整个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她自嘲的笑了笑,身为生育工具的她,能在这个大床上过一夜,她应该感到很“荣幸”!

冉可岚拖着犹如被碾压般疼痛的身体下床洗漱后,下了楼。

大厅里如往常一样,佣人们做着各自的工作,陆屿则正在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对冉可岚的出现,没有人多看一眼。

早已司空见惯的冉可岚也不做任何停留,直接朝大门走去。

“坐下!”

一声突如其来的命令,让冉可岚的脚微微顿了顿:“我不吃早餐。”

她不能和陆屿同桌吃饭,这是陆屿特意下的命令。所以,从她进入陆家开始,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吃饭。

“我不管你的死活,从今天开始,每天早上给我把养胎汤喝了。”

养胎汤?

冉可岚在心里冷笑一声,是啊,现在她可算是金贵着,说不定肚子里已经有了龙种,是得好好养着。

冉可岚走回餐桌边,端起桌上早已盛好的一碗乳白色的汤,一口气就全部喝光。

她向来不违抗陆屿的命令,只有这样,她才能无惊无险的在这里度过。

两年的风平浪静却被老爷子的一道命令打破,以至于受到了昨晚屈辱的对待。

“我可以走了吗?”冉可岚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没有丝毫感情。

陆屿这才正眼看向了冉可岚,眉头一挑:“你这是什么态度?”

冉可岚低眉垂目,沉默着。

这是她惯有的态度,所谓说多错多,少说才是上策。

“坐下!”

冉可岚一语不发的在陆屿的对面坐了下来。

“全吃了。”

在冉可岚的面前有几碟精致的糕点,分量不多,可营养搭配的都刚刚好。

她拿起筷子默默地吃着。

第一次坐在这样大的餐桌边吃饭,她觉得很陌生,尤其对面还坐着一个黑着脸的男人。

一顿早餐在无语中结束。

冉可岚放下筷子时,脱口而出的说了句:“我想请三天假。”

“干什么?”

“我要去C市找个人。”

“砰!”陆屿猛的一巴掌拍在大理石的桌面上,暴喝道:“冉可岚,我还没死,这么快就去找备胎?”

这声猛然响起的暴喝吓坏了刚收拾完碗筷准备端走的佣人,佣人一松手,一堆碗碟哗啦啦的全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瓷片的碎块四处飞溅,滑过冉可岚露在职业套裙外的腿上,顿时出现一道血口,血液汹涌而出。

她不慌不忙的抽出几张纸巾,擦掉血迹后,站起来默然离开。

她为什么要向他开口请假?疯了吗?

备胎?她冉可岚才是名副其实的备胎,是那同父异母的妹妹冉茹的备胎。

看着冉可岚离开的背影,陆屿有些微微发愣。

冉可岚的骄傲是整个A市都知道的,在她出阁前,多少名门望族踏破了冉家的门槛,她都不屑一顾,包括陆屿在内。

趁着冉氏遭遇金融风波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陆屿以能帮冉氏度过危机为条件,娶了冉可岚。

他娶她,一方面是为了至今都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的冉茹报仇,一方面就是要挫杀冉可岚的傲气。

他就是要用一辈子的时光来消耗掉冉可岚的青春,抹煞她的骄傲,让她孤独终老。

可到了今天,眼前的冉可岚依然那样的骄傲,那样的不把他放在眼里。

光洁的地板上有着滴滴血迹,那是从冉可岚腿上的划伤流下的。

陆屿微微皱起了眉头,她不知道疼吗?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骄傲公主,就这样忍下了还在流血的伤?

在冉可岚即将踏出大门时,身后又一次传来了低吼:“回来!”

冉可岚再一次停住了脚步,却没回头。

“你的血把地板都弄脏了,弄干净!”

冉可岚很自然的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弯腰擦掉了腿上的血迹,才转身蹲下来擦掉地板上的血迹。

“你要去C市见谁?”

“备胎!”冉可岚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你个贱人!”陆屿被彻底激怒,疾步走上去一把抓起冉可岚的胳膊,将她提了起来。


 找备胎?他还没死,她敢逆天?

陆屿手上的力道大的出奇,被一把提了起来的冉可岚忍着胳膊上的剧痛,勇敢的对视着眼前满脸怒气的男人。

他有什么可生气的?

两年来她不就是个陆家的隐形人吗?如果不是自己的父亲以要她在陆氏上班为结婚条件,只怕她现在的处境连个乞丐都不如。

两人的距离近的能闻到彼此呼出的热气,这让冉可岚很不习惯。

她挣扎了一下,却毫无用处:“陆大少爷,地上的血已经弄干净了,还有什么吩咐吗?”

上班是她现在唯一的收入,她不想自己这个从未公开过的总裁夫人身份的小职员,因为迟到而被扣钱。

勇敢的眼神,淡漠的语气,都让陆屿一愣!

这是那个骄傲的冉可岚吗?看似逆来顺受,却又像风一样的让人抓不住。

“你真的有备胎?”夹杂着怒气的话从陆屿的唇齿之间迸出。

冉可岚没有马上回答,只是将目光睨向了他抓住她胳膊的手,意思很明显,想要知道答案,请先放手。

陆屿缓缓松开了自己的手。

冉可岚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慢悠悠的说:“有没有备胎,昨晚你不是已经检验过了吗?”

昨晚是她的第一次,他很明白。

“没有其他的吩咐,我去上班了。”说完,冉可岚转身走出了客厅。

这一回合看似陆屿赢了,可他心里有一股无法发泄的阴火,随后拿起旁边一个名贵的花瓶狠狠的砸向了地面。

“嘭!”的一声巨响,吓坏了在场所有的佣人。

陆屿对冉可岚一天一小骂,三天一大骂,有事没事都会找找她的茬,这两年来所有的人都已司空见惯。

只是今天,少爷的火气似乎大了些。

在陆屿离开后,所有的佣人又如平常那样开始了各自的工作。

……

托冉父的福,冉可岚进入了陆氏。

依照冉父的本意,怕她婚后闲得慌,让她进入陆氏做个挂名的高层,以打发闲暇的日子。

承蒙伟陆大总裁的特别“照顾”,她得到了一个薪水不错的闲职,一名总务部职员!

说白了就是为公司各个部门提供物资所需的杂务部门。

这一做就是两年。

从人事部请假出来的冉可岚看了一眼手里被批准的请假单,折叠好后放进了衣兜里。

刚进总务部,就听到大家正相谈甚欢。

见冉可岚进来,其中的郭美倩停下了说话,看向冉可岚:“岚姐,听说你在这里做了很长时间,怎么一直没有晋升啊?你看陈佳,才做了一个月,就要被调去营销部了。”

冉可岚瞟了一眼一脸春风得意的陈佳,这个话题,她无言以对。

这个部门虽然不起眼,但升迁的机会却很多。能串门在各个部门,一旦哪个部门缺人,最先知道消息的也就是这个杂物部。

她身边来来去去那么多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可她就是颗钉子,钉死在了这里。

这一切不用问就知道是谁的主意。

陈佳得意的撩了撩一头长发:“这还用说,一定是得罪了大人物嘛。”

“难道得罪了总裁?”郭美倩开始发挥起了无限的想象力,看冉可岚的眼神都是怜悯。

陈佳同情的看了一眼冉可岚:“那就难说了!”

“我来了3个月,都没见过总裁,也没见过总裁夫人,听说总裁夫人是个很厉害的女人,读书的时候是个学霸,被保送去的国外名牌大学!”郭美倩满脸的好奇。

陈佳接下了话茬:“说不定长得太难看,总裁才从来不带出来见人呢。越是这样的人,心越狠,表面看着无害,内心就是个腹黑女。”

腹黑女?

她冉可岚要真是个腹黑女,也不会还在这里做钉子。

对于她们的八卦,冉可岚不想再听下去,在办公桌边坐下,翻开工作日记准备着今天的工作安排。

“岚姐,总裁办公室要你去换一桶纯净水。”张振走了进来。

“我?”冉可岚有些诧异,这种换水的工作不都是男人去做吗?

“总裁秘书特意交代要你去换。”张振补充了一句。

郭美倩立马摇头感叹道:“啧啧啧,果然是得罪了总裁。”

在两年前,她就已经得罪了这位总裁。

看工作记录,昨天才刚刚换了总裁办公室的水,今天又换?

陆屿是猪八戒吗?一个人一天就喝掉一桶水?

她就知道他一定没安好心,今早上顶撞了他,这会不整她就心里不痛快。

冉可岚也不解释:“好吧,我去送。”

在杨振的帮助下,把一桶新的纯净水搬上了小推车,冉可岚推着推车进入了运货电梯。

待冉可岚走后,陈佳涂着艳红色口红的嘴唇往上一翻,露出了鄙夷:“你们都傻了吧,这叫暗度陈仓。”

郭美倩和张振一起看向了陈佳。

“你们都被她骗了,我们总务部这么多人,哪次换水不是男人去换,为什么今天非要她去换?这说明她早就勾引上了总裁。”

郭美倩想了想:“还真是,没想到冉可岚这么有手段,我刚还以为她得罪了谁,没想到马上就飞上枝头了。”

“现在是流行绿茶婊吗?看着一副清纯的样子,实则就是个狐狸精,指不定在我们来之前就被潜了,还装圣洁,我呸!”

两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言辞里全是嫉妒。

……

走出运货电梯,冉可岚推着小推车来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外,门没有关,隐约传出来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

说实话,冉可岚根本不想见到陆屿,每次见面,她都得戴上面具,穿上铠甲。

可现在是工作时间,她不得不见。

冉可岚深吸一口气后,推门走了进去。

室内一片旖旎春光,差点闪瞎她的眼睛。

这种极限电影,让冉可岚很是尴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更讽刺的是,这部极限电影的陆屿人翁正是她的老公。

昨晚上折腾了她一夜,今天还有这么好的精力,她佩服的五体投地。


 心,早在两年前就死了。

可是这种浪叫和男人不断的喘、息,仍旧像一根根的针,扎在那可颗没有了知觉的心上。不痛,但,抽搐,紧缩。

最终,冉可岚选择退到门外,垂下眼眸,大喊一声:“总裁,水送来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呻吟瞬间变成了一声惊叫。

喘息声也嘎然停止。

陆屿抬起头看向门口那道身影,幽黑的眼眸里闪动着看不懂的光芒:“把水换了!”

知道有人来了,桌上的女人想要起来,可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没有半分移动的意思,只是冷冷的看了女人一眼,女人便噤若寒蝉的不再动弹。

这时候换水?

冉可岚微微一愣,她真不知道他还有这种嗜好,喜欢在做这种事的时候被人观看?尤其是她这个做妻子的人观看。

冉可岚轻咳一声,依旧垂着双目,神色平静的抱起水桶走了进去。

全自动的饮水机就在办公桌旁边,当冉可岚走近时,都能闻到空气中散发着的暧糜气息。

冉可岚专注的看向了饮水机上的水桶,目测,这通水几乎没用过。

果然,这一次的换水,是特意让她来看戏的。

想要看她暴跳如雷?

还是想要看她伤心欲绝?

抱歉,让他失望了。

在一连串一气呵成的换水动作下,冉可岚用新水桶换下了旧水桶。

冉可岚刚转身准备出去,身后响起了陆屿的暴喝声:“谁准你走的?”

“总裁还有什么吩咐?”

“泡咖啡!”

“现在?”冉可岚略微回头的快速瞄了一眼桌上的女人。

“就现在,八分水温,七比三的咖啡和糖,任何一样没达到这个月的薪水就别想要了。”

这是跟她较上劲了?

“好,我马上就烧水。”冉可岚毫不犹豫的答道。

只有傻子才会跟钱过不去。

冉可岚伸手按下烧开水键,面对饮水机而站,专注的看着上面显示着烧水的时间——十分钟!

身边杵着一个人,脸皮再厚的女人也禁不住这样的场面,被压在桌上的女人忍不住开口:“总裁,我,我还是出去吧……”

两人就在冉可岚的旁边,她只要稍稍侧目就能看的一清二楚。

现在,她只是盯着饮水机上剩余的时间:九分钟……

声音在不断扩大,连偌大的红木桌都在颤动。

状况异常激烈。

她不想听,也没兴趣做旁观者,显然,很失败。

激烈的状况,直击她的心房。

陆屿,你够狠!

身体没有停的陆屿,目光也没有停。看着眼前冉可岚的侧脸,他才发现她的五官轮廓精致的不像话。

白瓷般的皮肤泛着莹莹光彩,如扇的浓密睫毛卷而翘,黑珍珠似的眼睛闪耀着透亮的光芒,琼鼻娟秀,绯色红唇……一头长发沿着曲线优美的天鹅颈如瀑而下,披散在性感的背部……

一身不算名贵却尺寸恰到好处的职业套裙,衬托出了她凹凸有致,婀娜而完美的身材。

完美的无可挑剔。

她确实有骄傲的资本!

昨晚,她的肌肤很滑,很嫩……

陆屿猛然感觉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

该死!

居然会想她的身体!

这时,冉可岚暗自呼出一口气,水总算烧开了。

为了排除脑海里的影子,他加快了速度。

正在接水的冉可岚能感到地板在震动。

两人忘我的你来我往,全然忘了还有她这么个人的存在。

不论陆屿怎样对她,她都不介意,没有心的她又怎么会有感觉?

可昨晚之后,她的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冉可岚再坚强,也止不住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嘭!”一声不合时宜的响声从红木桌上发出。

陆屿暗自一喜,她终于忍不住了,真以为她是百毒不侵,原来不过如此。他想尽一切办法折磨她,都是为了冉茹。

“总裁,你的咖啡泡好了。”

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杯重重搁在了还在晃动的红木桌上。

暗喜不过一秒钟的陆屿,就被冉可岚的话给怼的没了喜悦的踪影。

他没想到她真的泡好了他要的咖啡。

“没有其他吩咐,我可以走了吗?”从头到尾,冉可岚的声音都是淡淡的,没有丝毫起伏,完全下级对待上级的礼貌态度。

无可挑剔!

陆屿没有看咖啡,而是微眯着眼眸的盯着冉可岚。

这个女人,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冉可岚不再多留,抱起换下来的水桶朝外走去。

“哼,原来骄傲不可一世的冉家二千金,也只是个听之任之的软皮蛋。”陆屿嘲讽的声音响起。

冉可岚没回头,也没停留:“为了一杯咖啡损失我的薪水?陆屿,你不配!”在临出门时,加了一句:“谢谢你让我看到了难得一见的室震,很精彩!继续!”

陆屿愣愣的看着门口。

结婚这么久,他从来没正眼看过她,每次都是他在,她就躲,他已经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了。

没想到今天从早上开始,他的每一次威慑都拳拳打在软钉子上。

不痛,但难受!

心情烦躁的陆屿早已没了再继续的心情,离开女人,一声吼:“出去!”

……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总务部更不例外。

冉可岚这次去总裁办公室,人还没出来,勾引总裁的莫须有罪名立马被坐实。

从总裁办公室里传出的暧昧叫声,自然也就被她给顶了包。

一传十,十传百,不到一小时,整个公司大大小小的部门都知道了有她这号人物。

她从总裁办公室出来,按下了运货电梯的键。

“当!”

在电梯门缓缓打开时,里面人的说话声也就先传了出来。

“没想到总务部姓冉的这么有本事,把总裁勾引的大清早在办公室就把她给办了。”

“就是,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听说长的一脸的狐狸精样子……”

“呵呵,不是狐狸精还迷不住总裁。”

六目相对,冉可岚看到了电梯里说话的两位中年女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