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团宠萌医五岁半

团宠萌医五岁半

枫叶微红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全能小特工蓝小星穿越了,原主的父亲娶了新媳妇,她被姨娘接到宫里去住了。没有人将她这个小丫头放在眼里,她却由皇子的伴读,一路逆袭,成为公主,成为团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偌大的古代王朝,就没有蓝小星解决不了的问题,就除了那个叫苏景瑞的太子殿下。这个家伙脸皮忒厚,饶是不知脸皮为何物的她,也拿他的无赖行径没有办法。

主角:蓝小星,苏景瑞   更新:2022-07-16 06: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蓝小星,苏景瑞 的武侠仙侠小说《团宠萌医五岁半》,由网络作家“枫叶微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全能小特工蓝小星穿越了,原主的父亲娶了新媳妇,她被姨娘接到宫里去住了。没有人将她这个小丫头放在眼里,她却由皇子的伴读,一路逆袭,成为公主,成为团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偌大的古代王朝,就没有蓝小星解决不了的问题,就除了那个叫苏景瑞的太子殿下。这个家伙脸皮忒厚,饶是不知脸皮为何物的她,也拿他的无赖行径没有办法。

《团宠萌医五岁半》精彩片段

“小星啊,从今天起,你就跟着姨娘住在宫中了,这里边住的可都是大人物,你一定要学好礼仪,千万不能失礼知道吗?”

娴娘娘一脸怜惜的看着怀里的小豆丁,才五岁的大的孩子,娘就没了,还因为冲撞了新夫人被教训了一顿,娴娘娘听到后立刻去求皇上,把这个可怜的外甥女给带进了宫。

好在娴娘娘还算受宠,又求皇上赐了蓝小星一个伴读的身份,让她留在了福康宫。

“哎,你这孩子啊,也是命苦,本宫姐姐的命更苦,那么多王孙贵族都看不上,偏偏瞧上了你爹那个不中用的。”

娴娘娘摸着蓝小星的脑袋叹着气,蓝小星却瞪着一双葡萄般的大眼睛四处的打量着。

啧啧,这宫殿装修不错,雕梁画栋,贵气逼人,瞧这细滑的衣服料子,比电视演的还要精致好看。

等等,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云鬓芙蓉的妇人又是谁?

难道是梦?

蓝小星立即伸出手,在自己的小脸上掐了一把,却惊讶的发现自己那双修长纤细的美手竟然变成了两个白白胖胖的小馒头,每个手背上都嵌着五个可爱的小肉坑!

娴娘娘正稀罕着外甥女,见她突然掐了自己一下,顿时吓了一跳,一把拉住了蓝小星的小胖手。

嗔怪的说道:“你这孩子是不是糊涂了,这小脸嫩的就和春笋似的,哪能上手掐。”

蓝小星一把打开了她的手,迈开小短腿就跑到了铜镜前。

看着里边肉嘟嘟的稚嫩小脸,蓝小星瞬间崩溃,小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下一秒,一段陌生的记忆从脑袋里涌出。

她竟然穿越了。

对方和她同名同姓,父亲是当朝的二品大员内阁大学士,原主的娘刚死,他就续了弦。

新夫人可不好惹,就因为蓝小星洒了点茶水,就打了她两巴掌,还把她关到柴房里不给吃饭。

幸好出殡那天娴娘娘的大丫头去了,要不然蓝小星指不定还得遭什么罪。

可是......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到这来?

而且......还变成了五岁......

蓝小星不明所以之际,一双温软的手已将她抱了起来。

“小星啊,你这是怎么了,可别吓唬本宫啊。”

娴娘娘一脸紧张,抱着蓝小星又是吹又是拍。

蓝小星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愣了好半天,紧绷的小脸总算缓和了过来。

“娴娘娘,我没事的,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她试着张开了嘴,声音却是软软糯糯,一出口自己的心都差点要被萌化了。

娴娘娘这才松了口气,摸着她的小脑袋说道:“没事就好,以后慢慢的走,可千万不能再摔了,瞧这小腿啊都磕红了,翠竹啊,你去拿些消肿的药来,春红,你去厢房选几匹好看的布料,咱们小星的衣服都脏了,赶紧的给做两套。”

“是,奴婢这就去。”

虽然蓝小星的名分是五皇子的伴读,但是谁都知道她和娘娘的关系,哪敢怠慢。

瞧着满屋子忙碌的宫女,蓝小星忽然觉得这种被人伺候的生活似乎也挺不错的,反正也回不去了,索性就好好的享受一下喽。

正想的入神,一个六七岁大的小男孩从门外走了进来。

“儿臣参见母妃。”

小男孩很有礼貌的行了跪拜礼,眼珠子却一直好奇的盯着蓝小星。

“快起来,这是下学了吗?”

娴妃慈爱的扶起儿子,又拉着蓝小星介绍道:“这是你表妹蓝小星,等她再长大点就跟着你去御书房做伴读。”

原来这个小屁孩就是娴娘娘的儿子苏景康,蓝小星上下打量了一眼,便学着原主的样子颤巍巍的走过去拜了拜。

“小星参见五皇子。”

苏景康伸手拉起了蓝小星,兴奋的说道:“我终于也有伴读了,母妃,我能带着她出去玩玩吗?”

瞧着儿子一脸雀跃,娴娘娘心里也高兴的很,几岁大的孩子天还不亮就要去读书,哪个当娘的不心疼。

立即点头道:“去吧,千万别走的太远,免得惹出事端。”

“放心吧母妃,我有分寸的。”

没跑几步,蓝小星就跑不动了,可怜她这个曾经打破世界短跑记录的人,偏偏生了两条又短又胖的腿。

“我不行了,好累。”

蓝小星蹲在地上放起了赖。

苏景康立即恨学着大人的样子教训道:“伴读可不光是陪着皇子们读书,以后你还得跟着我学习骑射,就你这副笨笨的样,我非得被笑掉大牙不可。”

堂堂一个拥有二十岁灵魂的国际女特工,她竟然被个几岁的小屁孩给嘲笑了!

蓝小星简直不能忍,立即叉着小腰站了起来。

她伸出了肉嘟嘟的手指,指着苏景康的胸口奶声奶气的说道:“要嘲笑也是嘲笑你,我只是个伴读,他们凭什么笑我。”

苏景康嘿了一声道:“你不知道吧,伴读也是要考试的,你以为皇子的伴读是那么好当的吗?”

蓝小星小鼻子一皱,软声软气的说道:“哼,骑射很难吗,我可是学过专业射击的,要出丑也是他们,不是我看不起你,就你们学的那点东西,我用脚趾都能答上。”

作为一个A级特工,蓝小星几乎无所不能,文化,射击,体能,医术以及琴棋书画,她样样精通,甚至还会模仿别人的笔迹,模仿别人的声音,这种小儿科的东西,自然难不倒她。

苏景康也是个孩子,听蓝小星这么说顿时就不服气了。

“什么专业射击,咱们的弓箭可都是兽筋的,你要能拉动,我算你厉害,还有,咱们的开题也都是秦太傅亲自出的,你居然说脚趾都会答,我看你分明就是坐井观天的胖蛤蟆。”

啥?

竟然敢骂这么可爱的她是胖蛤蟆,蓝小星气的攥起了小拳头。

“呸,你竟然敢嘲笑我,你知道什么是二次元方程吗,你知道什么是排比句吗,你知道什么是法国的葡萄酒吗,你知道什么是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是个胸无点墨,不学无术,孤陋寡闻,夜郎自大,目不识丁的大混蛋。”

苏景康被骂的瞠目结舌,这些他确实闻所未闻,也一个都没听过,不由一咧嘴哭了出来,边跑边说道:“蓝小星,我要告诉母妃去,你给我等着。”

远处的假山上,一个身穿蓝色锦袍的俊美少年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

“小禄子,那小不点是哪个娘娘的孩子?”


小太监急忙躬身道:“回太子,是内阁大学士的女儿,也是咱们娴妃娘娘的外甥女,大学士夫人新丧,听说又续了弦,新夫人给这孩子受了点气,娴妃娘娘心疼了,就给接了过来。”

太子眉目一挑,半讥半讽的说道:“你知道的到是清楚。”

小太监嘿嘿一笑道:“不然咋能做爷的耳朵啊。”

太子不置可否,旋即折扇一摇道:“走,咱们看看去。”

蓝小星仍在叉着小腰幸灾乐祸。

小崽子,竟然敢骂她,不给他点厉害瞧瞧,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旋即又摇了摇头,这什么心理素质,才说了几个词就哭着跑了,以后受点什么挫折还不得自杀吗?

吐槽完毕,她就悲催的发现自己迷路了。

左右看了看,几条道都差不多,就寻了一条还算顺眼的路,往前溜达,却一不小心撞到了一堵湛蓝色的肉墙。

蓝小星条件反射的抬起脸,顺着那袭湛蓝色的袍子向上看,顿时看到了一张俊美绝伦的脸。

脸的主人约有十六七岁的样子,长眉似剑,面若刀削,一双凤眸轻轻挑起,眼中噙着盈盈浅笑,骨节分明的手指摇着一把写着“山河锦绣”的折扇,举手投足,三分倜傥,七分风流。

蓝小星不由呆了呆。

“哇,你长得真好看啊。”

但是很快她就发现太子的鼻梁上有条十分明显青筋,且青中带赤,分明就是中毒之相。

苏景瑞不由勾唇一笑,这么点大的孩子,就这么会阿谀奉承,长大了必然也是个有眼色的。

不由拢起折扇,在蓝小星的小脑袋上敲了一下。

“你懂什么是好看,刚才那些骂人的话,都是你爹教你的吗?”

蓝小星被敲得脖子一缩,混蛋,竟然敢打她的头。

顿时不爽的说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身后的太监立即喊道:“大胆,竟敢如此和太子爷说话。”

太子爷?蓝小星不由多瞧了他两眼,嗯,果然贵气十足。

苏景瑞立即回头呵斥。“退下。”

旋即便蹲了下来,饶有兴致的问道:“小东西,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就不怕本王治你的罪?”

四目相对,蓝小星从那双温和如暖阳的眸子里,看到了属于太子的威仪,甚至还带了一丝丝的冷,心中顿时一惊。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太子,要真把他给惹怒了,对付自己这个小不点还不是易如反掌吗。

况且,宫中险恶,妃子间更是争斗不绝,单只娴妃一个人做靠山根本不够,为了保险起见,她决定再给自己拉一个强援。

立即奶声奶气的说道:“不会的,因为我可以帮你。”

苏景瑞被逗笑了,这小肉墩还真敢说。

“小不点,本王能有什么需要你帮的?”

蓝小星立即伸出了胖胖的小胳膊,贴着苏景瑞的耳朵小声小气的说道:“你中了毒,我可以救你。”

苏景瑞眼神一凛,旋即又笑问道:“这么小就敢骗人,信不信本王让皇上把你赶出宫去。”

蓝小星见他不信,伸手抓住了他的右腕,在贴合掌心的位置用力一按,人畜无害的笑问道:“太子殿下,你肚子疼不疼啊?”

苏景瑞面上毫无波澜,心里却已涌起了惊涛骇浪。

正如蓝小星所说,她一按这里,自己的小腹竟然真的涌起了一阵针扎般的疼。

嘴上却笑着说道:“你这个小骗子,本王觉得好的很,哪有你说的那么危言耸听。”

继而又伸手在她挺翘的小鼻子上点了点。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你要再敢拿这话去骗别人,本王可不饶你,还有,千万不要胡说八道,不然,娴娘娘也保不住你。”

蓝小星仰着脸瞧着苏景瑞,他的眼中虽然含着笑,但那笑意中却多了几分别的情绪。

很明显,自己猜对了,苏景瑞只是不敢承认而已。

蓝小星眉眼一弯,又小声的说道:“太子殿下,我悄悄的告诉你,这个毒要是不快治,你没准会死哦!”

苏景瑞的脸上仍然挂着笑,在蓝小星的小脑袋上揉了一下道:“好了,不要再胡说八道,本王还要去觐见父皇,今日就到此为止吧,改天本王再去福康宫看你,小禄子,咱们走。”

苏景瑞刷拉一声展开了折扇,步履潇洒的转过了身。

看着他那从容不迫的样子,蓝小星不由皱了皱眉,她的医术绝对不会出错,只是这位太子城府太深。

旋即又有些担心,自己再厉害,毕竟也是一个五岁的身体,这太子该不会为了隐瞒中毒的情况,对她杀人灭口吧,哎,她还是太小看这个十几岁的孩子了。

蓝小星患得患失之际,太子已经走没了影了,她这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回去的路,幸好没走多久,就碰到了出来找她的翠竹,把她给抱了回去。

娴娘娘正站在门口左顾右盼,见到蓝小星顿时三步两步的跑了过来,看得出她是真的很心疼这个外甥女。

“小星啊,你没害怕吧,本宫已经替你教训景康了,哎呦我的小宝贝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怎么向姐姐交代啊。”

娴娘娘接过蓝小星便又是晃又是哄的,蓝小星贴的她纤细的身子,心里不禁涌出了一阵暖意。

在现代她从小就被队长收养,根本就没见过爹妈长的是什么样,队长虽然疼她,但是和娴娘娘的疼爱根本不一样,这是母爱的感觉,让蓝小星不自觉的想去靠近她。

她伸出了小手,用力的箍住了娴娘娘的脖子。

贴在她的脸上软糯糯的说道:“娴娘娘,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和景康的。”

这是她给娴妃的承诺,还有苏景康那个小崽子的。


娴娘娘噗嗤一声笑了,在她小脸上亲了一口道:“好好好,我们的小星最厉害了,姨娘就等着让你保护喽,是不是饿了,走,咱们进屋吃东西去。”

蓝小星又说道:“娴娘娘,你能不能不要惩罚景康啊,是我先说的他,真的不怪他的。”

一个几岁大的孩子而已,蓝小星根本犯不着跟他置气。

听了这话娴娘娘更高兴了,这孩子实在是太懂事了。

又是亲又是抱的,弄的蓝小星无比的尴尬,赶紧找个由子跑了。

一晃眼七天过去了,日子平静的快要淡出了水。

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蓝小星很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胖出了一大圈。

这期间苏景瑞一直没来找她,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蓝小星估摸他已经让哪个厉害太医给治好了。

不过也无所谓,太子心机太深,与其和他打交道,还不如好好忽悠忽悠皇上。

只可惜皇上抱病在身,一直都是陵贵妃伺候着,姨娘带着她去了几次,都被拦外边了。

蓝小星叹了口气,又悲伤起了自己来。

可怜她一身本事,在这个小身体里却啥都用不出来,在宫中混吃等死虽然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娴娘娘能风光到几时,却是谁也说不好。

正想的入神,忽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穿着青皮小褂的太监跑进来道:“不好了娘娘,皇上病危,宣各宫马上前往承天殿。”

“什么?”

娴娘娘手腕一抖,茶杯顿时摔在了地上。

“娴娘娘。”

蓝小星利落的跳到了地上,软乎乎的小手拉住了娴妃。

娴妃这才做梦一般的回过神,抱起蓝小星就往门外跑。

“快,快去承天殿,翠竹你去叫景康,让他也赶紧过来。”

一行人连跑带颠,很快就来到了承天殿,屋子里黑压压的一片,跪了一堆人。

一众人中,一道天青色的人影已经映入了蓝小星的眼帘,跪在最前方的少年,正是太子苏景瑞。

在他身前的床榻上,躺了一个五旬左右的中年人,此人身盖九龙云锦薄被,眉眼紧闭,脸色青白,却仍然不减威严之相,颇有九五之尊的风采。

蓝小星不由伸长了脖子,瞧他唇色发紫,应该是心脏出了问题。

“皇上!”

娴妃娘娘一进门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蓝小星也赶紧跟着跪下了,膝盖刚挨到地上,就听一个尖细的声音厉喝道:“鬼叫个什么,皇上还有气呢,谁再敢多说一句,本宫就把她乱棍打出去。”

蓝小星偷眼瞧了瞧,立即被大丫头给拉住了。

“别乱看,那是伶贵妃。”

这几日,蓝小星对伶贵妃也有所耳闻,此人的哥哥是当朝的振威将军,深受朝廷倚重,本人更是备受皇宠,就连皇后也要礼让她几分。

娴妃顿时不敢出声了,看着姨娘颤抖的双肩,蓝小星十分心疼,立即伸出小手,在姨娘的后背上轻轻的拍了拍。

蓝小星的懂事让娴妃颇感欣慰,立即回过头,朝她笑了笑。

伶贵妃正好看到,一张白如细瓷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娴妃,你这个贱人,皇上病危,大伙都急的不行,你竟然还能笑出来,来人,给我拉出去掌嘴。”

苏景瑞眉头一皱,正好说话,就听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说道:“慢着,娘娘是来给皇上治病的,谁敢拉她。”

一屋子的人全部回过了头,只见人群中站了一个肉乎乎的小不点,乌溜溜的眼睛,红扑扑的小脸,小小的身体站的笔直,却也只比这些跪着的人高出了一点点。

娴妃的脸瞬间就被吓白了,这孩子平时挺有分寸的,怎么突然就胡说八道起来了,自己哪会治病,尤其对方还是皇上,这要是出点差错,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小星,不要胡说八道,贵妃娘娘,还望你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和这孩子一般见识,她才五岁,什么都不知道。”

伶贵妃已经越过了众人,走到了娴妃娘娘的身边,一把就把她的下巴给捏住了。

“什么都不知道?我看分明就是你想谋害皇上,这一屋子的太医都治不好皇上,这小崽子就敢说你会,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个本事?”

娴妃瞬间就冒出了汗。

“臣妾不敢,臣妾不敢。”

伶妃冷笑了一声,抹着艳红丹蔻的手指又加重了几分。

“我看你的胆子到是大的很,来人,给我拉出去。”

眼见的她的指甲抠进了姨娘的肉里,蓝小星顿时来了火,她要是成人的身体,伶贵妃这种货色分分钟就能捏死好几个。

她抬起肉乎乎的小手,使足了浑身的力气,一把就将伶贵妃推到了一边,人也张开小手挡到了娴妃娘娘的身前。

“你干什么,谁敢打我姨娘,我说姨娘能治皇上的病,她就一定能治,万一耽误了时机你担待得起吗?”

蓝小星仰着小脸,怒瞪着伶贵妃,两片薄薄的嘴角紧紧的抿着,到也有几分气势。

伶贵妃顿让蓝小星给气笑了。

“就算是你爹蓝奉见了本宫也得乖乖的磕几个响头,小崽子,你竟敢如此对我说话?”

苏景瑞见事情不好,立即转过了身。

声音温润如玉的说道:“贵妃娘娘息怒,蓝小星年纪小,不懂事,贵妃娘娘宅心仁厚,何必与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

这番马屁拍的恰到好处,伶贵妃脸色稍缓,但却仍然咽不下这口气,堂堂的贵妃要是被个几岁的孩子给欺负住了,她以后还如何在后宫立足。

她冷哼了一声,道:“既然太子为你求情了,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来人,马上把这个小崽子给我拉去花房,不待够一个月,哪里也不许去。”

蓝小星勾了勾嘴角,脸上愤怒反而消减了下来。

她眼神淡淡,毫不畏惧的看着伶贵妃。

“让我去花房可以,但是皇上的病却是不能耽误,还请贵妃娘娘下令,让姨娘为皇上诊治。”

“放肆。”

见她又提这茬,伶贵妃瞬间就火了,抬手就是一耳光。

苏景瑞面色顿变,立即将蓝小星拽到了自己的身后,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了一声清喝。

“慢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