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农家彪悍媳

农家彪悍媳

大喵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唐小碗是亚洲知名的美女拳王,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赘肉,是拳击界的天花板。可是在经历一场离奇的穿越之后,她却成为了一个二百多斤的大胖子。不光如此,还没有自知之明,甚至肖想温润如玉顾夕朝!二人的婚约是上一辈定下的,不过任谁来看她都配不上那个优秀的男人。唐小碗表示不服,这个男人她要定了,不光如此,还要改变悲惨的命运!

主角:唐小碗,顾夕朝   更新:2022-07-16 06: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小碗,顾夕朝 的武侠仙侠小说《农家彪悍媳》,由网络作家“大喵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唐小碗是亚洲知名的美女拳王,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赘肉,是拳击界的天花板。可是在经历一场离奇的穿越之后,她却成为了一个二百多斤的大胖子。不光如此,还没有自知之明,甚至肖想温润如玉顾夕朝!二人的婚约是上一辈定下的,不过任谁来看她都配不上那个优秀的男人。唐小碗表示不服,这个男人她要定了,不光如此,还要改变悲惨的命运!

《农家彪悍媳》精彩片段

夏日午时,药溪村蝉鸣阵阵。

破败小院的中央,趴着一个肥胖女子,她身形十分壮硕,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身上脏污无比。

院门正中站着一名挎着竹篮的窈窕少女。少女不屑地盯着地上的肥胖女子,眼角眉梢满是讥诮。

“唐小碗,你趴在地上,真像一头母猪啊!”

“谁说不是呢,打桶水都能摔个狗吃屎。亏得她长了一脸凶相,却这般笨重。”

“就是,谁不知道雨晴的表哥是个神仙一样的人物,唐母猪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耳边传来了嘈杂的声响,似乎有很多人。

额头上一阵剧痛,唐小碗“嘶!”地皱了皱眉,只觉得头疼欲裂。她双手撑地,艰难地抬起脑袋。

入目所见,是一间农村小院。

破烂的木栅栏围着一扇歪歪斜斜的小木门,院门外站着黑压压的一群人,对着她指指点点,面露讥讽。

这……

唐小碗有一瞬间的讶异,她不是在打拳皇晋级比赛吗?难道是被对战的泰拳手一拳打蒙了,出现了幻觉?

“喂,跟你说话听见了没有?我让你不许肖想我表哥!”女人尖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唐小碗朝她望去,发现门口正中站着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绿衣女子,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眉眼上挑。

那绿衣女子嗤笑一声,猛地从竹篮里掏出一个鸡蛋,就要朝她砸来。

唐小碗还未摸清楚状况,已经反射性地伸手去接。

多年的训练生涯早已造就了她无比敏捷的反应速度。

可是,为什么手会比平时沉重许多。

唐小碗皱了皱眉,摊开手,掌心躺着一枚小小的鸡蛋。

她惊得浑身一震!

眼前的手掌又大又肥厚,粗胖的手指如藕节一般。

她往下望去,大大的肚腩甚至挡住了她的脚尖。

这具身体分明不是自己的!

前世她可是亚洲知名的美女拳王,身材管理极其严格,身上不容许有一丝赘肉。而这具身体,她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至少有一百五十斤。

饶是泰山崩于面前仍然面不改色的她,也不免有了一丝慌乱。

难道这就是电视里演的穿越吗?

唐小碗惊疑未定,抬眸扫了一眼周围众人。

只见众人皆瞠目结舌地望着她,似乎在惊讶于她那肥胖的身躯几时有了如此敏捷的身手。

“雨晴。”

清淡而温润的声音适时传来,带着一丝微微的低沉。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名白衣翩翩的男子出现在院外,眉目清朗,身姿颀长,生得极为俊美。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围观众人的目光却都不自觉地被他所吸引。

舒雨晴眼里满是惊讶,“夕朝表哥,你何时来的!”

顾夕朝微微皱眉,并未答话。而是转头探究地看了一眼呆愣着的唐小碗,神色露出几分诧异。

不过一瞬,他便敛去眸中情绪,施了一礼,声音淡漠而疏离。

“唐姑娘,我表妹不懂事,抱歉。”

唐小碗抬眸望向他,那男子肤色白皙,肌肤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发丝如墨,眉眼如画,若非那微微拧起的俊眉昭示着他的不悦,这副清逸的容貌,真当得起温润如玉四个字。

她目光只不过在男子身上多停了几秒,围观瞧热闹的众人便按捺不住开始嘲讽她不要脸。

她顺势往众人扫了一眼,听着她们一口一个肥婆,唐小碗觉得自己脾气已经有些压制不住了。

不过,此刻状况还不明朗,并不是发作的好时机。

她收回视线,心情不佳,对人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斜眼瞟了顾夕朝一眼。

“您哪位?”

顾夕朝微微一怔,拧眉望向她。

舒雨晴只当她在拿乔,猛地从竹篮中抓了个鸡蛋,愤恨地扔向唐小碗。

可她还没扔出来,手臂就被人一把抓住。

“胡闹。”

顾夕朝剑眉微拧,即便面露愠色,依旧气度卓然,声音温润。

“表哥。”舒雨晴委屈地看着他。

“我只是帮你教训一下唐小碗而已,谁让她成天痴心妄想嫁给你!”

“难道就因为那一纸婚约,你就要被这个肥婆糟蹋吗?她又丑又懒,成日里只会躺在床上等她母亲喂饭,还虐待她母亲,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唐小碗听着她的控诉,手上力度一下没收住,那可怜的鸡蛋竟然被她捏爆了。

穿越也就算了,怎么这人设还如此一言难尽。

顾夕朝将唐小碗的反应看在眼中,以为她是受到这话的刺激。他拂开舒雨晴的手,声音淡漠。

“婚约是爷爷过世前定下的,不可改变。”

婚约……

唐小碗忽觉一阵强烈的头疼袭来。她背靠着井沿坐着,气喘吁吁地抱着头,面露痛苦。一段段记忆涌入她的脑海。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唐小碗,肥胖丑陋,性格恶劣。

而眼前这个叫做顾夕朝的英俊少年,却天赋异禀,幼时就考取了童生,简直是药溪村里所有姑娘仰慕的对象。

这样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竟然定了娃娃亲。

唐小碗登时便明白了为何他表妹会如此愤愤不平,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她仔细观察了一眼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确实身姿高挑,俊逸出尘,只可惜有些清瘦。不过,这腰身比例格外优秀,倒是难得。

这算是唯一的欣慰了,她满意地点点头。

顾夕朝被她盯得面色不悦,俊眉拧得越发紧了。

耳边响起了围观众人的斥责。

“瞧她那眼神,太猥琐了,像是要把顾大哥生吞活剥了。”

“肥婆,眼睛放干净点。”

唐小碗收回眼神,转头去看院门口的那群围观迷妹。

“哪里猥琐了,我只是正常的欣赏眼光而已。姑娘们,你们这是偏见。”

“你!”

舒雨晴挎着鸡蛋篮子,刚要上前,却被顾夕朝拦住。

他转向唐小碗,目光变得越发淡漠,声音清冷。

“唐姑娘,今日实在冒犯,既你并无大碍,我便告辞了。”

说罢,他微微施礼,刻意用这份客套和唐小碗生出些距离感,而后转身离去。

唐小碗将他眼中那抹淡漠看在眼里,低头瞅瞅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得了,她也没想要糟蹋别人。

只是,这话还是要说开的好。

“少年郎,别急着走。”唐小碗漫不经心地挑出手心的鸡蛋壳。

“你要是不想娶我,别勉强。实在不行……咱们还可以解除婚约嘛。”

顾夕朝的脚步一顿,回头望过来,深褐色的清澈眼眸中,一丝希冀一闪而过。

舒雨晴一脸震惊,“你,你方才说的可是真的?”

唐小碗从来不喜欢强迫别人,别看她前世是个彪悍的生死女拳手,其实她对人还是很随和的。

虽然眼前的少年清俊绝尘,可惜他看自己的眼神,分明没有任何感情。

她自嘲地点了点头。

“是,我唐小碗自知粗鄙,配不上你那冰清玉洁的表哥。”

围观众人哄笑起来。

“难为她还知道自己粗鄙不堪。”

“以前死缠烂打的时候,可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呢。”

舒雨晴却顾不上嘲讽她,急忙惊喜地转向顾夕朝。

“表哥,你听到了吗?唐小碗答应了,你们快解除婚约吧。”

顾夕朝眉头舒展,面色稍霁,唇角微微勾起。

他本就生得俊美无双,可惜平日里不苟言笑,此刻只轻扬嘴角,就显得风清霁月。看在众人眼中,说不出的清朗俊逸,恍若把夜空中的星星都点亮了。

可随后,顾夕朝却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眸光竟暗淡下来,声音带着一丝寂寥。

“此事我无法做主,否则婚约早就解除。”

说罢,他缓缓离去,舒雨晴急忙跟上去。

见众人散去,唐小碗耸耸肩,她也懒得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环顾四周,破败的院落,年久失修的房屋,无一不彰显着这家人的贫困。

唐小碗艰难起身,开始着手将脏乱的院子整理收拾。

累了半天,她口干舌燥,不得不感慨自己这具身子体力实在太差了。她费力地从井中打了桶水,坐在地上大口喝起来。

“小碗,怎的坐地上了?”

门口一个瘦如秸秆的妇女发出一声惊呼,手中的一团野菜掉落在地,她顾不上捡,连忙跑过来扶唐小碗。

唐小碗怔怔地望着那妇女,这便是原主的娘,肖氏吧。

肖芸扶着她回了屋,干瘦的手将一茶碗端到她手中,眼中是真心实意的关爱。

唐小碗呆呆地望着她,试探着喊了一声。

“娘!”

肖芸却惊得身子一颤,后退几步,皱纹横生的脸上布满惊恐,“小碗,娘又做错什么了吗?能不能别动手。”

唐小碗愕然。

仔细回忆了一番,这才想起原主从未喊过肖氏娘,只喊她老不死的,还经常动手打肖氏,简直是禽兽不如。

上一世,她是个孤儿,为了生存无奈卖命,拳场上立下生死状,看尽人情冷漠。金钱与血腥交织的日子,她早已厌倦了。

唐小碗甚至觉得,活在古代也挺好的。至少……这一世,她不再是孤儿。

房间里静静的,唐小碗尝试着开口。

“娘,以前是我混蛋,对您犯下许多不可饶恕的罪。我向您保证,以后我一定好好孝顺您。”

唐小碗这话说得真心实意。

她从不知道有亲人是什么滋味,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这么疼爱她的娘,她怎么可能不珍惜。

肖芸浑浊的眼溢出了眼泪,捂着嘴不敢哭出声音,眼眶通红。

唐小碗在一旁看着,有些心疼。

待到肖芸终于平静下来了,唐小碗却有些局促紧张。

她对于和亲人相处并无经验,想起早上的事,便发起了话题。

“娘亲。我和那个顾夕朝的婚约,是怎么回事呀?”

肖芸战战兢兢地看向她,似乎仍然有些不安。

唐小碗知道肖芸需要时间来适应她的改变,不能急于一时,便放柔了声音。

“早上他表妹来闹了,我就想问问,这婚约能不能解除?”

肖芸为难地看着她,思量了一会,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小碗,婚约是你爷爷与顾爷爷定下的,现在老一辈们都过世了。为着孝道,这婚约怕是没法解除……”

唐小碗了然,怪不得顾夕朝走时那样说呢。

正想得入神,身上忽然一阵巨痒,她面露痛苦,伸手去抓挠,手臂瞬间起了一大片红疙瘩。

肖芸慌忙抓着她的手,“小碗,挠破了会更严重。要实在难受,你就拿娘发泄吧。”

唐小碗一怔,咬牙忍住身上的痒,“娘,以后别说这种话,我绝不会再伤害您。”

过了一会,唐小碗身上的痒渐渐褪去。她平静下来,觉得这具身体实在是太脏了,便请肖芸去休息,自己烧了热水,准备洗个澡。

没想到她刚坐进浴桶里,洗澡水瞬间就变黑了。她心中不禁一阵恶心,原主这是有多少年没洗澡了!

她用手抹了皂角胰子,强忍着恶心用力搓着背,身上搓下了十几层厚厚的陈年污渍,头发足足也洗了五遍。

眼看着浴桶中的水终于由黑变黄,最后变得清澈,她才觉得舒爽一些。

可正她感到心情愉悦的时候,一阵尖利的叫门声忽然传来,差点把唐小碗的耳膜震破。

“臭婆娘,你也太不要脸了吧,你怎么能在村东口那块地里种粟米呢?”

院门口,水蓝色衣衫的年轻少妇正叉着腰叫骂,十分难听。

肖芸一见是邻居赵玉娆,忍不住皱了皱眉,“赵家媳妇,你怎么骂人呐。”

“我骂你怎么了,你家唐小碗已经把地许给我了,那块地现在是我家的,你们啥都不许种!”

赵玉娆言辞激动,口水四处乱喷。

唐小碗冷笑一声,正准备起身出去,却听见一个清淡的声音传来。

“赵大姐,你也说这地只是许给你,并未真正将地契过给你家。肖大娘在自家地里种粟米,并无过错!”

竟然是顾夕朝的声音,他来干嘛?

唐小碗不由得加快脚步往院门走去。

赵玉娆挥着帕子,不怀好意地瞥向顾夕朝,“哟,顾家小哥。怎么,还没过门,就来维护你未来岳家?”

“没想到你这么清高的性子,最后却配了个母猪。你真甘心呐?”

黄昏的余晕中,白衣少年静静地立在夕阳的阴影里,清冷淡漠,仿佛根本没听见赵玉娆挖苦的话语。

他忽然回头,唐小碗猝不及防地撞上一双清澈的眼眸,温温润润的,让人不忍亵渎。

顾夕朝不带任何感情地扫了她一眼,便别开视线。仿佛在说这是你家的事情,我不会插手。

唐小碗颇觉有些好笑。

这人怎的如此傲娇,她不在的时候他便要插手,她一来,他就做出一副作壁上观的清冷模样。

她收回视线,瞥见一旁不怀好意的赵玉娆,眼神骤然变得冰冷。

“赵玉娆,我几时许过将那块地给你?”

唐小碗硕大的块头往赵玉娆身前一站,吓得她登时就缩了缩脖子。

不过很快,赵玉娆想起唐小碗一直是个欺软怕硬的,便壮起胆子骂道。

“死胖子,月初你明明答应了我,难道还想赖账?”

唐小碗低声冷笑,没错,她还就是想赖账。

“赵玉娆,你若说我将地许给了你,就拿出证据来。”

“证、证据?”

赵玉娆愣住了,当初她不过是趁着唐小碗醉酒,哄骗唐小碗将村东口那块地许给她,哪里会有什么证据。

唐小碗早知如此,她四下一瞧,走到院子角落里,拎起一把砍柴的斧头掂了掂,满意地点点头。

她手臂一抡,斧头悬在赵玉娆头顶。

“赵玉娆,拿不出证据就滚吧,否则,保不准我手一滑。”

赵玉娆惊得大叫,慌不择路地跑回自家院子。

她几时在唐小碗这里受过这等气,待她缓了几口气,便恶狠狠地朝着唐家啐了一口痰。

“唐小碗,算你狠,咱们走着瞧!”

唐小碗才懒得理她呢,对付泼妇道理是讲不成的,得来硬的。

她随手往院内一扔,斧头直直地插在木桩上,动作带着几分潇洒风姿,只是斧头放下去的那刻,她的胳膊也瞬间的脱力,乏力的很。

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

回过头,白衣少年负手而立,安静地立在原地,仿佛在看一场戏。日落西山,栅栏外夏风灌进他宽大的袖袍,竟有几分乘风归去的飘然。

唐小碗挑眉,“你来干什么?”

顾夕朝神色又恢复了冷淡,他的睫毛很长,遮盖住眸中的情绪,声音有些不合时宜的失落。

“家父不同意解除婚约。”

“哦。”唐小碗淡淡地应了一声,“此事我知道了,你也别勉强,婚事我会想办法推掉的。”

想办法,推掉。

顾夕朝的眸中闪过一瞬间的惊讶。

这女人,难道是在上演欲擒故纵的戏码?

“夕朝啊,天色不早了,正好我今天挖了不少野菜,你不如就留下来吃饭吧?”

肖芸并未将两人的对话放再心上,而是慈爱地望向顾夕朝,目光期待。

唐小碗暗自翻了个白眼,唐家破败脏乱,顾夕朝这么冰清玉洁的人,怎么可能留下来?

“多谢肖大娘,我家中……”话未说完,顾夕朝便看见唐小碗眼中一闪而过的讥讽,到了嘴边的话也硬生生改成,“我家中今日正好无人做饭,如此便辛苦您了。

话音刚落,顾夕朝便有些懊恼的捏紧了手指。

唐小碗疑惑地扫了顾夕朝一眼,便连忙跟去厨房帮肖芸打下手,只是她太胖,在厨房里扭来扭去格外占地方,身体又笨拙。

若非如此,她完全让娘休息,自己一个人煮。

顾夕朝默默望着她的背影。

她竟会主动帮厨了?

片刻之后,屋内香气四溢,三菜一汤,清爽可口。不得不说肖芸的手艺是极好的,将这普通的野菜炒得色香味俱全。

唐小碗早就饿了,一边吃一边拿眼角余光瞥向顾夕朝。

只见少年握着筷子的手指纤长白皙,姿势优雅,英挺的鼻梁下薄唇轻启,将一块豆腐送入口中。

这让她想到了一个词,秀色可餐。

肖芸一个劲地给他们两夹菜,热情招呼。她小心翼翼地看着顾夕朝,面上还带着讨好的笑。

“夕朝啊,你是个极好的孩子。日后成婚了,请你多担待些,我老婆子求你,好好待小碗成吗?小碗她虽然名声不是很好,可却是我的心头肉。”

唐小碗鼻子一瞬间就有些发酸。

前世她孤身一人,早已习惯一个人冲锋陷阵,生死拳中讨生活。如今,却有一个人无条件地心疼她,她的眼泪险些绷不住。

“娘。您别担心,以前是我混账,我会改正,好好过日子。”

唐小碗年纪还小,音色不自觉带着少女的哭腔。

顾夕朝微微一怔,放下筷子,缓缓抬眼,清澈的眼眸望向唐小碗。

察觉他的视线,唐小碗连忙擦了擦眼睛,她不习惯在旁人面前袒露心迹。

“抱歉,肖大娘。”

一声轻轻的回应,让肖芸的心凉了半截。

顾夕朝星眸微垂,语气凉薄,“我现在还不能保证什么。”

唐小碗倒是毫不在意,毕竟他直接拒绝,总好过他说一些好听的话来欺骗肖芸。

肖芸则是微微叹气,再也没有方才的热络。

一顿饭在沉默中结束。

第二日清晨。

唐小碗起了个大早,循着记忆绕着药溪山跑步锻炼。药溪山只是一座小山,位于村口处,山路十分崎岖陡峭。

她没有去山里,只绕着山外围跑圈。前世,她可以说是自律到变态,身材管理极其严格,根本无法忍受身上这一百五十多斤的肉。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陆陆续续有一些村民出门赶早集,路过她时,停下来围观,对她指指点点。

唐小碗正跑得满头大汗时,一个矫揉造作的声音响起。

“哟,这不是咱们村里的唐母猪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耍猴戏给我们看么?”

唐小碗觉得这尖细的嗓音有些耳熟,回头一看,真是冤家路窄,这可不就是昨日寻衅的舒雨晴吗。

她正好也跑累了,干脆停下来撑着腰坐下,靠在路边树下休息,“这不明摆着跑步吗,没长眼睛?”

“稀奇了,母猪跑什么步呀?难不成,想瘦下来嫁给我夕朝哥哥?”

舒雨晴掩嘴笑起来,还鄙夷地瞟了一眼唐小碗身上的肉。

“唐母猪,瞧瞧你那肥猪一样的脸,还有你这胳膊,比我两条大腿都粗了,怎么可能瘦得下来。别白费力气了,就你这副丑陋的样子,夕朝哥哥才不会娶你呢。”

唐小碗挑眉看向她,语调讥讽,“不娶我,难道娶你?”

“你、你!”

舒雨晴一张小脸腾地变得通红,你了半天都接不出下一句。

瞧见她这副模样,唐小碗心中了然,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果真被我说中了?舒雨晴,我劝你省省吧,顾夕朝迟早要和我成亲,你就别惦记了。”

围观众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舒雨晴见心事被她戳破,又被众人指指点点,一时羞愤难当,气呼呼地瞪了她一眼,捂着脸跑开了。

唐小碗无所谓地耸耸肩。

她收回视线,猝不及防地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眸,眉目清朗,温润如玉。

顾夕朝今日一袭黑色紧身劲装,长发尽数馆起,显得干净利落,气宇轩昂。

两鬓的几缕发丝在清风中微微飘动,甚至还带着几分潇洒不羁的味道,与白衣的他全然两种风格。

只是那眉宇间的淡漠,依旧未变。

他怎么在这里?

唐小碗微微一怔,这顾夕朝的样貌,真是没得挑,每回她陡然一见,都只觉惊鸿一瞥,赏心悦目。

而且黑色劲装将他的身材勾勒出来,肌肉遒劲有力,胸膛宽广,腰身纤细。全然不似唐小碗想象的那般纤瘦。

有那么一瞬间,唐小碗竟然冒出一个念头,觉得和他成亲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唐小碗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顾夕朝瞧,不羞不惧,目光坦然。

顾夕朝心中冒出一丝异样。这女人昨日还说要推掉亲事,今日又这般,她果然是在欲擒故纵。

昨日他在饭桌上拒绝肖芸,本心怀愧疚,如今见她盯着自己瞧,毫不避讳,心中莫名地有些着恼。

不过,总好过她以往见到自己佯装害羞的做作模样。

顾夕朝别过脸,一丝绯红悄悄蔓延上耳根,沉默着转头离去。

唐小碗没有错过顾夕朝陡然变红的脸,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小碗!”耳边忽然响起一声呼唤。

肖芸气喘吁吁地跑来,神色十分焦急,“娘可算找到你了。”

“娘,您怎么来了。”唐小碗有些惊讶,连忙扶住她。

“出什么事了,慢慢说。”

“小碗啊,不知道哪个天杀的搞破坏,咱家村东头那块地的粟米,刚发了苗,就给人全拔了。”

肖芸这话几乎带着哭腔。

唐小碗朝围观的众人环视一圈,没有见到赵玉娆的身影。

前脚她刚以村东口粟米地的由头来寻衅滋事,后脚那块地的粟米就被拔了,这简直做得不要太明显。

唐小碗镇定地安抚住肖芸,“娘,您别急,咱们先去地里看看情况再说。”

“好,娘带你去。”

唐小碗虽然胖,体力却不算太差,最重要的是她前世是拳王,对于力量练习,很有一套方法。

所以她脚程并不慢,没走多久,她们就到了村东头。

唐小碗望着面前的场景,皱了皱眉。

只见几十个青涩的粟米幼苗可怜兮兮地躺在田埂上,地里还遗留了几十个大小不一的坑洞。

唐小碗试着将粟米种进土里,这才发现这些粟米几乎都是连根拔断破坏掉的,没办法再重新栽种。

这是有多大仇啊,真够缺德的。

唐小碗心中暗骂了赵玉娆一句无耻。

肖芸心疼得直掉眼泪。

唐小碗软言安慰道:“娘,别难过,咱们先把这些粟米收起来,我有办法处理。”

肖芸将信将疑,与唐小碗一起将粟米全部收进了背篓中。

唐小碗背起背篓,正要回去。

却见旁边不远处的田埂上,一身黑色紧身简装的顾夕朝,正挽着袖子挥锄翻土。他露出的白皙手臂肌肉线条分明,汗水顺着棱角分明的下巴滴下来,从锁骨没入胸膛,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性感。

唐小碗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开口问肖芸。

“娘,顾夕朝怎么会在这里?”

肖芸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顾夕朝,解释道,“咱们家这块地,和顾家是相邻的。”

“哦。”

唐小碗走了过去,见顾夕朝已经挖好了沟壑,正要往其中播种,她来了兴趣。

“顾夕朝,你这是什么种子?”

顾夕朝没有看她,手上专心播种,淡淡地回复。

“山药。”

唐小碗回头望了望自家被挖得空无一物的田埂,想着比起粟米来,还是山药的食用价值更高。

她连忙开口道,“山药好呀,药食同源,又可以养脾胃。不如,你卖点给我吧。”

顾夕朝停下手上动作,抬头望向她,微微讶异。

她竟然还懂这些。

见她一脸诚恳的模样,似乎不像是在开玩笑,又见肖芸干瘦的手正伸进兜里掏钱袋。

顾夕朝略微思索,便从一旁的背篓中取了两袋种子,递给唐小碗。

“送给你的。”

“这不好吧!”唐小碗并没想要占他便宜。

“无妨,昨日肖大娘还请我吃了饭。邻里之间,无需计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