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全能娇妻要休夫

全能娇妻要休夫

木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宁柒自幼跟随母亲在乡下长大,母亲因病去世之后,她便与师父相依为命。如今远在豪门的爷爷病入膏肓,弥留之际,想要见孙女最后一面。就这样,宁柒被接回了豪门。不出所料,她的回归除了爷爷之外,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欢迎,甚至遭到了鄙视,毕竟在外人眼中,她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村姑而已!

主角:虞南翡,宁柒   更新:2022-07-16 06: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虞南翡,宁柒 的武侠仙侠小说《全能娇妻要休夫》,由网络作家“木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宁柒自幼跟随母亲在乡下长大,母亲因病去世之后,她便与师父相依为命。如今远在豪门的爷爷病入膏肓,弥留之际,想要见孙女最后一面。就这样,宁柒被接回了豪门。不出所料,她的回归除了爷爷之外,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欢迎,甚至遭到了鄙视,毕竟在外人眼中,她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村姑而已!

《全能娇妻要休夫》精彩片段

正值晌午,关秀村里炊烟袅袅,刚下过雨的地上有些泥泞。

一辆豪华越野车的出现,打破了村庄特有的宁静。

宁柒背着一只硕大的竹编背篓,刚从山头下来,便瞧见村口乌泱泱的一片人,远远地围着一辆车探头探脑的,还议论纷纷。

不知是谁先看见了宁柒,推了她一把:“小柒,这就是来接你的人吗,好气派!”

宁柒眯起眼,看了一眼从车上下来的中年女人。

那是她的二舅妈林玉枚,也是宁家派来的人。

林玉枚嫌弃的环视着周遭的一切,抬起头看向宁柒时,才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你就是小柒吧,我是你二舅妈,是你爷爷让我来接你的。”

来之前老爷子千叮咛万嘱咐,让她把宁柒毫发无损地带回去,可见老爷子对这丫头的重视。

她伸出手,想要“慈爱”地摸摸宁柒的头。

宁柒却忽然后退了一步,就这么冷淡的瞧着她。

林玉枚的手落了空。

心里一肚子的火气,恨不得抬手就一巴掌打在宁柒脸上,可周围人多,她只能按捺住怒意,笑着打了个圆场:“哎呀,毕竟这乡下孩子,怕生......”

她刻意强调了‘乡下’二字。

“我怕你弄脏了我的东西。”宁柒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毕竟她身后背着的竹篓子里装的可是很值钱的东西。

林玉玫的脸色顿时变了,尤其发现周围有人‘噗嗤’的笑出声来,压低了嗓音咒骂道,“你个死孩子,你瞎说什么呢?!”

宁柒默不作声了,林玉玫的恼火也便无从发泄,只能瞪着她。

这时师傅玉溪子走过来,拍了拍宁柒的肩:“小柒儿,既然有人来接你了,你就跟他们走吧。”

他提醒宁柒,“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那件事吗?”

提起那件事,宁柒的眼神才有了波动,但她还是对师傅有些不舍,“师傅,我会时常抽空回来看您的。”

“好孩子。”师傅拍了拍宁柒的肩。

这次,宁柒却没有丝毫的闪躲。

这么明显的对比,更让林玉玫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等回了城里,那就是她的天下,看她怎么收拾这个小土鳖。

宁柒和师傅道别之后,直接越过了林玉玫,坐上了车。

十七年前,她母亲带着刚出生的她,不顾宁家上下的反对,一意孤行,来到了关秀村。

后来母亲去世得蹊跷,这一切,说和宁家没关系,她是不信的。

这次回去,就是为了求一个真相。

宁柒坐上后座,直视着窗外,一言不发。

林玉枚却在副驾驶上,阴阳怪调着说,“宁家不是什么小门小户,虽然你不是在宁家长大,但任何时候都必须以宁家的家族利益为重......”

宁柒一听,便知道林玉枚心里面打得什么鬼主意。

接她回去,无非是为了和京城四大家族之首的虞家联姻。

当年母亲和虞夫人交好,才定下了这门娃娃亲。

只是不等她把宁柒生下来,云城就起了一场动乱,婚事搁置了下来。

宁柒对婚事不感兴趣,没有答话。

林玉枚将规矩说了半天,没得到宁柒半点回应,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尽管虞家小公子身患重病,但这仍然是不可多得的好婚事。

再说了,自己那个女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长得也是落落大方......

怎么运气比这个乡野丫头差了点!

想到这儿,她不禁大怒:“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宁柒这才抬起头来,动了动唇,“一切都听二舅妈的。”

这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似的,林玉玫猝不及防,但好在这句话听的顺耳,她也消了些气。

“到了宁家,一切都有规矩,你最好把你那些乡下脾性都收一收。”

宁柒纯黑色的眼底掠过一抹不明的光,缓慢的垂下纤长的睫羽,没有再说话。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宁家门前,宁老爷子拄着拐杖,在看到宁柒从车上下来后,急忙迎了上去,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眼圈不知不觉就红了:“像,真像!”

宁柒很不适应这种场合,好半晌,才低声叫了一声:“爷爷。”

“你就是小柒吧!”

另一道声音响起,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满脸堆笑,“爸,小柒她一路奔波也累了,赶紧开饭吧。”

宁老爷子抹了一把通红的眼角,连连道:“来,小柒,快进来,累坏了吧,先吃饭吧。”

饭桌上,林玉枚已换上了一副谄媚的嘴脸,先给宁老爷子等人端了汤,这才坐下,脸上堆足了笑的问宁柒,“小柒啊,你妈妈有没有给你说过,和虞家小公子婚事的事?”

“说过,”宁柒的动作稍稍顿了顿,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道:“我妈妈还给了我订婚的信物。”

林玉枚和宁天夫妇二人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什么信物,我们能瞧瞧吗?”

“我没有带在身上,”宁柒心不在焉地夹着菜,“而且除了我,谁都不知道在哪。”

那半枚玉佩,是林母临终前留给宁柒的,她只来得及说当年是被人追杀才躲进了关秀村,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林玉枚听完,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进宁柒碗里。

“小柒啊,我们考虑过了,你刚来云城,对什么都不清楚,这个虞小公子是个病秧子,而且虞家水深,你这么小,要是嫁过去,免不了要受委屈。不如......你把那信物给舅妈,舅妈帮你打发了这门婚事,怎么样?”

呵,果然沉不住气。

林玉枚现在的样子近乎谄媚了,和第一眼见到她可以说是判若两人。

宁老爷子在一旁,脸色越发难看:“小柒第一天回来,你就说这事干什么!”

“没关系的,爷爷,”宁柒不紧不慢的将手边的汤喝完了,才道:“既然舅妈一心为我着想,我自然是没什么意见。”

林玉枚顿时喜上眉梢,这事真是意外地顺利。

不过她要的,就是宁柒松口,只要宁柒松了口,这事,就成了一半!

眼看着宁柒准备离席,林玉枚忙不迭伸手拽住了她。

“那,信物......呢?”

宁柒不动声色地低头看了一眼,才道:“不急,我明天帮舅妈去取。”

“那就好,那就好,今天你这么累了,快上楼休息吧。”林玉枚絮絮叨叨了几句,尴尬地松开了手。

一低头,正看见吃完的空碗里,孤零零地躺着一块糖醋排骨。

再转头时,宁柒已经消失在楼梯口。

“还真是野丫头......”

宁柒的房间在前一天就收拾好了,就在宁老爷子书房对面。

她走进房间,反手关上门,刚才的困意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房间在三楼,宁柒顺手将长发束起来,推开了阳台的窗户。

窗户正对着后花园,她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滞,撑着窗台一跃而下!

这一整串动作连半秒钟都没有,宁柒已经轻盈的落在了草地上,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她敲了敲耳边的微型耳麦,问:“地点查到了吗?”

耳麦另一端,立刻传来一个清朗的男声:“放心,早就查到了,半小时前到的,603包厢。”

“行。”

极夜酒吧,表面上是云城生意最好的酒吧,实际上,却是最大的情报交易所,据说幕后的老板非常神秘,只要有钱,任何情报都可以搞到手。

603包厢内。

慕天星一边开了香槟,一边问:“南翡,你那个小未婚妻,据说从山里回来了?”


包厢另一边,一道修长的身影几乎完全隐没在了黑暗中,面容俊美,浑身散发着与生俱来的冷漠和矜贵。

虞南翡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一串檀木珠,闻言,也只是勾了勾唇角,看不出什么情绪的吐出两个字:“是么。”

慕天星倒是来了兴趣:“那可不,只可惜没弄到照片,不然,我还真想看看,你那个乡下来的未婚妻,长了几个鼻子几个眼。”

他话音刚落,包厢门就发出了一声巨响。

“砰——!”

包厢门重重撞到墙壁,慕天星本能的窜了起来:“谁?!”

这里可是极夜的VIP顶级包厢,一般的宾客甚至根本不知道这里的存在!

话音刚落,慕天星才看清包厢门口的身影,眼珠子更是险些没瞪出来!

眼前的少女身形纤细,穿着简简单单的麻布衫子,皮肤却白得像是会发光,五官更是精致得如同画描,一眼看过去让人移不开视线。

“你好。”

刚刚暴力一脚将门直接踹开的少女客客气气的开口,“我找人。”

被震惊到几乎说不出话来的慕天星下意识问:“找谁?”

“我未婚夫。”

慕天星:“......”

他机械般地转头,看向了包厢另一端的男人。

虞南翡不紧不慢的起了身,高大的身影,完全暴露在走廊投射进来的灯光下,薄唇微启:“我就是。”

宁柒挑了挑眉,仔细将眼前的男人从头到脚打量个遍。

这个“病秧子”,长得还不赖。

虞南翡面色微冷:“看够了吗?”

“嗯,”宁柒点点头,面色不变的走进满是人的包厢,冷不丁的丢出一句:“我要跟你结婚。”

刚刚回过魂的慕天星又被这短短一句话震得险些没一脚踩空。

“这位......美女,虽然我承认你有些姿色,但也要看我们南翡看不看得上你吧?再说了,虞大公子已经有婚约了哦。”

他话音刚落,宁柒扯了扯颈上的一条红绳,从衣服中拉出一条玉饰。

那是一枚玉佩,做工非常精致雕刻着繁复的花纹,玉质通透,细腻莹白,只可惜,只有一半。

虞南翡眸色稍暗,另一半玉佩,在他身上。

慕天星也认识玉佩,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就是宁家那个......送到乡下的大小姐?”

宁柒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而后,又走向虞南翡。

尽管她不算矮,可面前的男人还是快高出她一个头,居高临下的气势,给人一种无处不在的压迫感。

“咳,”宁柒摸了摸鼻子,“和我结婚,好处很多的。”

虞南翡狭长的凤眼勾起一抹兴味:“好处?难道我重病在身,你想当寡妇?”

他对自己的身体非常了解,求医问药也不算少数,但基本上,都断言他活不过二十五岁。

而他今年,已经二十整了。

宁柒认真的摇了摇头:“你跟我结婚,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

宁柒莞尔一笑,十分自信地说:“从见你第一眼,我就看出你脉象非常紊乱,不过,不是病,是毒。”

虞南翡波澜不惊的眸底终于染上了些许的惊讶,正视起眼前的瘦弱女子:“接着说。”

宁柒指了指他手上的檀木珠,“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它一直压制着毒性,只怕你根本活不到今天......”

“啪——啪——啪——”

宁柒话还没说完,就被慕天星的掌声打断了。

没想到这个小村姑还是个世外高人,慕天星从心里竖起了大拇指。

他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蹭到虞南翡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快答应她呀,人家小姑娘都找上门了!”直到虞南翡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才不甘心地撇撇嘴。

小姑娘?宁柒勾勾唇,觉得好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