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萌宝甜妻拥入怀

萌宝甜妻拥入怀

掌上明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心白和男友之间的关系已经水到渠成,没想到关键时候,男友意外受了重伤,而她们家的家族企业也面临倒闭;面对着破败的家业,还有重伤的男友,她真的不知如何是好。昂贵的医药费,公司巨额的债款,迫使沈心白不得不成长……直到她拼死拼活的解决完一切之后,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主角:沈心白,萧宴   更新:2022-07-15 21: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心白,萧宴 的女频言情小说《萌宝甜妻拥入怀》,由网络作家“掌上明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心白和男友之间的关系已经水到渠成,没想到关键时候,男友意外受了重伤,而她们家的家族企业也面临倒闭;面对着破败的家业,还有重伤的男友,她真的不知如何是好。昂贵的医药费,公司巨额的债款,迫使沈心白不得不成长……直到她拼死拼活的解决完一切之后,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萌宝甜妻拥入怀》精彩片段

“唔——好热......”

沈心白米糊糊的睁开眼。

今天是她男朋友陆嘉逸的生日,陆家一早就策划了在陆家老宅给他庆祝。

身为女朋友的沈心白,今天也被沈家请了过来。

不过她刚刚到陆家,就被陆母打趣的说要提前打好婆媳关系带离了陆嘉逸身边。

之后陆母给她倒了一杯红酒,她喝完后就晕乎乎的睡了过去,直到现在才醒。

“嘉逸,你在吗?”

沈心白晃了晃依旧有些晕的头,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太热了。

“陆嘉逸不在。”

有人回答沈心白,却不是陆嘉逸的声音。

“什么?你是......”沈心白惊讶,刚要问男人是谁,就被男人捂住了嘴巴,压住。

“可能会有点疼,不过一会儿就好了。”男人再沈心白耳边说,说完不等沈心白反应,就扯下了沈心白身上的晚礼服......

六年后。

“妈咪,你上班要迟到了,你在前面给我停下,那里是校车的站点,我自己坐校车去就好了。”

清晨,沈心白开车送小奶包上学。

不过因为昨晚她忙得太晚,所以今天早上不仅起来晚了,连黑眼圈都罕见的出来了。

“你可以吗?”沈心白看了看手表,确实,如果再送孩子,自己恐怕真的要迟到了。

“当然没问题啦,校车里都是我们幼儿园的小朋友呢。”

“也好,那你自己小心。”

小奶包点点头,在前一站下车,然后换乘校车......沈心白便掉头朝着公司方向开去。

而小奶包在下了校车后,正过马路的时候,忽然转弯处一辆黑色宾利朝着他开车。

速度很快,忽然,司机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距离小奶包仅仅几厘米的地方。

“天,好险。”宾利车司机吓得魂飞魄散,立刻下车查看。

而宾利车后座的男人,缓缓的打开车窗,露出一张精致到祸国殃民的脸。

“伤到孩子没?”男人的声音极其的好听。

小奶包忍不住的朝着车窗望过去,然后嘟起嘴巴认真打量着车里的男人说道:“咦?这位叔叔,你长得好像我诶?”

宾利车后座的男人听完不禁一怔,然后也好奇的打量起眼前的小男孩来。

这是他刚回国的第一天,因为姐姐太忙,所以替姐姐来送外甥女萌萌上幼儿园,却没有想到,发生这种意外,差点撞到小朋友,他不觉得自己是个有爱心的男人,但是不知道怎么,看见这个陌生的小包子,心里竟然有了微微的悸动。

尤其是当那小男孩说,他长得像他的时候,他竟然把一个孩子的话当真了。

竟然用那样认真的目光去打量他,然后,他就惊讶的发现,这小子说的居然真的很有道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和他长得如此相像的小男孩。

那眉毛,那眼睛,包括那挺拔有型的鼻梁,完全是一个模子印出来似得。

“你......叫什么名字?”萧宴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莫名其妙的问了这么一句。

“沈之摇。”


“沈心白,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你居然敢背后阴我?”尖锐的女人声音响起,这一巴掌极其的清脆,惹得大厅内来来往往的人全部看过来。

“苏大小姐,你是不是早上出门忘吃药了?到这里来发什么疯?”看着眼前的女人,沈心白的目光冷冷的,一点也不像个刚被打过一巴掌的受害者。

这个女人叫苏媚,穿着豹纹长裙,脚踩黑色七厘米的高跟鞋,一头大波浪,模样倒是长得还可以,就是打扮的极其的狂野,一看就是那种不好惹的主。

再加上攀上了陆总,更是嚣张的不可一世。

“你这个贱人,你说,你到底跟嘉逸说了我什么坏话?为什么他现在突然不理我了?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也不回,恩?是不是你跟他乱嚼舌根了?”

沈心白听完冷冷一笑:“拜托,苏大小姐,陆总不理你,那是你自己的问题,你怪在我头上有意思吗?你还不如直接自己反省一下,是不是床上表现不好什么的,更且实际一点。”

沈心白说完这句话,周围围观的人都忍不住乐出了声......

“你说什么?你这个贱货,不给你颜色看看,你真的当我苏媚是吃素的。”

苏媚被沈心白一句话激的更加暴躁起来,不管不顾的扑上来,完全跟个泼妇一样,而那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也再次扬起,可是这一次,巴掌还没等落下,就被沈心白死死的抓住手腕,然后重重的一推,她一个没站稳,立刻向后倒下去。

然后和地面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接吻......

“沈心白,你居然敢还手?你这个下贱的女人,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你看今天我不弄死......”苏媚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被一个冷峻的声音打断。

“胡闹什么?”一声低哑的男人声音瞬间响起,引得所有人纷纷向后望去。

众人回过头,看清楚那男人的瞬间,吓得全部低头打招呼:“陆总早。”

只见男人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模样,身着一身黑色休闲西装,剑眉星眸,五官长得极为协调,是那种第一眼的帅哥,只是那双眼睛太过冷清,让人不寒而栗。

苏媚见状忙从地上赶紧起来,粘了上去,亲密挽住男人的胳膊然后指着沈心白,用那种嗲声嗲气的声音说道:“嘉逸,你可来了,你都不知道,你这个下属太过分了,我只说了她几句,居然敢推倒我,真是没有教养呢,你快点把她解雇,我以后都不要再看见她了。”

陆嘉逸看了看一身白色职业套裙的沈心白,眼神颇为复杂,然后缓缓说道:“放心,你当然不会再看见她。”

看着陆嘉逸那深邃难以捉摸的眼神,沈心白心头一顿,难道陆嘉逸真的会因为这个女人解雇自己吗?

与沈心白的反应完全相反,苏媚听完则是心头一喜,抓着陆嘉逸的手一紧,有些兴奋的问道:“真的吗?嘉逸,你对我真好。”

这时,陆嘉逸掰开苏媚挽着自己的胳膊的手,冷冷的开口:“你滚得远点,以后不要出现在陆氏集团,这样就不用看见她了。”

“嘉逸,你怎么可以......”苏媚似乎没想到男人翻脸这么快?可是她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被陆嘉逸无情的打断了。

“保安,将这个疯女人请出去。”说完,陆嘉逸又看了看一旁的沈心白,幽冷的开口:“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


陆氏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

陆嘉逸进门后脱下西装外套,随手搭在座椅上,望着沈心白缓缓开口,声音有一点沙哑:

“心白,告诉我,这六年来......你过的还好吗?”

沈心白听完,心口一疼,如同电击一样,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陆嘉逸会问这样一句话。

半天,沈心白才勉强一笑,回道:“多谢陆总关心,我这几年很好,我和我儿子过的都很幸福。”

提到儿子两个字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陆嘉逸眼中那浓浓的恨意,若不是因为那个孩子,他们两个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如今她居然还说他们很幸福?

那他呢?他这六年来,他过的是什么日子?度日如年,纵然身边女人不断,可是没有一个能真正让他动心,他曾经对沈心白那种狂热的爱,那种疯狂,再也不会有了。

见陆嘉逸脸色不太好,一直不说话,这样也蛮尴尬,沈心白试探的问道:“陆总,还有其他事情吗?我可以走了吗?”

“滚。”重重的一个字,沈心白转身立刻走人,更确切的说是逃。

她不敢面对那样温柔的陆嘉逸,因为她怕自己会被陆嘉逸看到自己眼中的恨。

是的,恨!

那晚那个男人离开后,陆母就进了她的房间。

也是到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之前陆母递给她的那杯红酒是加了料。

更可笑的是,陆母给她加料的酒不是因为不喜欢她、不想她嫁给陆嘉逸,而是因为当时陆家的生意出现了问题,陆母需要用她的一夜,换取陆家起死回生的资金。

“心白,不要怪我,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和嘉逸两个人,只有我们陆家不倒,你和嘉逸两个人才能长久久的过你们的豪门生活。”

沈心白接受不了,所以当时就离开了。

现在会回来,也是一个意外。

......

萧家是本市第一大贵族萧家,一个令人叹为观止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古老贵族。相传,从明朝开始,祖上就是朝中大官,后来弃官从商,一直做生意,从而发家。

没有人知道萧家到底有多少钱,因为萧家太过神秘和低调,低调到任何新闻媒体都不敢有一点点的报道。

萧宴,二十八岁,哈佛金融系博士,自小在美国长大,华裔,持有中美双护照。

他是萧氏帝国董事长萧玉山的亲侄子,如今突然回国正是遵从叔父的意思,打理家业。

萧氏帝国大厦顶楼五百平的董事长办公室内,四周都是钢化玻璃。

“叔叔。”萧宴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萧玉山立刻放下手中的晨报,起身慈爱一笑,“阿宴,来的正好,过来坐。”

萧宴点点头,走到意大利真皮沙发边缘落座,举手投足见,贵族气息十足。

萧玉山看见侄子心情大好,走过来挨着萧宴坐下:“怎么样?刚回国,还习惯吗?”

“还好,还在倒时差。”萧宴低着头,却并不多话,一手缓缓的端起咖啡回道。

“阿宴,你觉得这所城市,和六年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萧玉山继续笑着问道。

“没太关注。”萧宴倒是实话实说,六年前他回国是为了庆祝生日,来回呆了不到一星期就走了,哪里关注过这个城市有什么变化呢?

“哈,看来我们阿宴对这些都不敢兴趣,那我们还是说说你感兴趣的吧,今天大盘看了吗?你看好哪只股?”萧玉山知道侄子生性傲娇,只对感兴趣的东西关注,所以也就收起聊家常的那一套,直接跳跃到金融。

“亚盘吗?”萧宴依旧惜字如金,和叔父的热情形成了对比。

“不,是纽约那边,亚盘变化太慢,暂时没什么看头。”萧玉山轻笑。

萧宴拿起茶几上的平板电脑,瞄了一眼,然后淡淡回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今天收盘之前,维纳斯生物科技这个公司将会宣布破产,它的股份也会被外界几个虎视眈眈的大佬低价吃进。”

“哈,不错,不愧是我萧家人,眼光就是精准。”

萧玉山听完侄子的分析,爽朗一笑,显得心情大好。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叔叔自己也买了不少吧?”

“恩,果然还是你最了解我,买了三十个亿,正好朋友那里给牵线,有渠道,就买来玩玩。”言语间,萧玉山的口气颇为得意。

“如果你听我劝的话,我劝你三天内全部抛了,否则这三十亿你一分都拿不回来。”萧宴说这话的时候,样子很认真,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哦?不可能吧?这只股是好股啊,你怎么会有这个看法?”萧玉山倒是不太懂侄子这步棋的意思了。

“反正叔父如果你信我,就抛了,否则一定会被套牢,至于原因,我回头在告诉您。”

“真有这么严重?阿宴,这样吧,我们对赌一下玩玩怎么样,我听你的,抛了这些股份,但是如果你猜错了,你就要听叔叔的安排,去那些候选的名单中,给我们萧家选个媳妇,怎么样?”

萧宴抬起头,目光深邃的看着叔叔,反问道:“如果我赢了呢?”

“你赢了,叔叔的位置给你坐。”萧玉山极其的慷慨,其实他这一次本来也是要栽培侄子,让位给他的,萧玉山一生无子,大哥大嫂死得早,他早就把萧宴和萧晴一对姐弟当成自己亲生的儿女了。

“NO,我对您的位置完全没兴趣。”

“哦?那你说,你想要什么?”萧玉山好奇的看着侄子。

沉默片刻,萧宴盯着萧玉山缓缓开口:“如果我赢了,你放手,让我自己先经营一个公司?跟萧氏没关系的公司,我自己掌控的公司。”

“原来你小子是打着这个如意算盘?”萧玉山抿嘴一笑。

“叔叔还肯不肯赌?”

“肯,怎么不肯?你叔叔我活了几十年了,纵横商场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还能输给你小子?我可把丑话说前头,要是你输了,被到时候后悔,可要实现答应我的事。”

“放心,如果我赢了,叔叔也记得,不能干涉我自己开公司。”

“好,成交。”萧玉山回答的极其爽快。

末了,又不忘得意的加一句:“你小子就等着去挑媳妇吧,我不会输得,维纳斯生物科技那个公司我已经关注了半年多,也找人摸底知道一些内幕,不然华尔街那几个老鬼一向那么精明,又怎么会果断下手呢?”

“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看着侄子信心满满的眼神,萧玉山轻叹一声:“阿宴,你有时候,真的是太过自信了,到底是年轻气盛。”

“自信有时候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肯定,今天就到这里,叔叔,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萧宴起身极其绅士的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转身离开。

望着如此嚣张傲娇的侄子,萧玉山心里泛起一丝温暖,这小子,他真是越来越喜欢了,跟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那么轻狂,那么傲视天下。

这么多年,这个他视如已出的侄子,如果这一次真的赢了,那他就可以安心退休,把大权交出去了。

这时,胸口的刺痛传来,萧玉山捂着胸口,微微皱眉......

“总裁,三分钟之后有晨会,在小会议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