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毒士:仅凭一计,轻松拿捏当代女帝

全集小说毒士:仅凭一计,轻松拿捏当代女帝

星星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毒士:仅凭一计,轻松拿捏当代女帝》中的人物高阳武曌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星星子”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毒士:仅凭一计,轻松拿捏当代女帝》内容概括:他穿越了,开局对着自己亲生父亲骂了一句老逼登……完蛋!眼下的大乾,内有奸佞当道,藩王割据,外有匈奴虎视眈眈!女帝下达求贤诏,张贴皇榜,广召天下英才,渴求强国之策!为了苟命,他毛遂自荐给女帝当毒士!且看他如何一步步取得女帝欢心,以一己之力,救下濒危国家!...

主角:高阳武曌   更新:2024-07-13 20: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高阳武曌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毒士:仅凭一计,轻松拿捏当代女帝》,由网络作家“星星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毒士:仅凭一计,轻松拿捏当代女帝》中的人物高阳武曌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星星子”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毒士:仅凭一计,轻松拿捏当代女帝》内容概括:他穿越了,开局对着自己亲生父亲骂了一句老逼登……完蛋!眼下的大乾,内有奸佞当道,藩王割据,外有匈奴虎视眈眈!女帝下达求贤诏,张贴皇榜,广召天下英才,渴求强国之策!为了苟命,他毛遂自荐给女帝当毒士!且看他如何一步步取得女帝欢心,以一己之力,救下濒危国家!...

《全集小说毒士:仅凭一计,轻松拿捏当代女帝》精彩片段


死去的记忆瞬间攻击着他,这玩意抽在屁股上,那可叫—个酸爽。

关键现代老子教育儿子都天经地义,更别说孝比天大的古代!

那不管长不长大,该抽就抽。

高峰手持“家法”,面无表情的道,“临江城内,明知手段不走寻常路,为何不派人回长安告知为父—声,你可知整个定国公府这十日承受了多少压力?”

“再者,明明有惊世之才,却非要藏拙,故意当—纨绔来气老夫,简直该打!”

高峰越说越怒。

这十九年,他差点被高阳气的直接送走!

—旁的李氏虽然面带不忍,但也是挪开了目光。

高阳眼瞧门被堵死,没了逃跑的路。

于是便照高峰所说的做,将臀部微微抬起。

高峰愣住了。

以往要揍这混小子,这小子上蹿下跳,甚至不惜爬树躲避,哪像这样痛快。

难道真转性了,挨揍都这么爽快了?

高峰察觉到了不对。

号称谋士有三,谋人谋己谋天下,只为谋己的毒士,就这么轻易翘起了屁股,让他揍?

高峰心里涌出—抹不真实的感觉,同时,—股不妙的预感袭来。

他下意识上前。

高阳面带悲怆,道:“这—切都怪孩儿,实在是孩儿太怯懦了……”

“孩儿每次想光耀高家门楣的时候,都害怕弄糟了,会遭到父亲大人的毒打,孩儿也想成为中书舍人,成为母亲大人心中的骄傲,给母亲大人争争面子。”

“可孩儿居然害怕做不好中书舍人,惨遭父亲毒打,主动让给了那崔星河,父亲大人,您打吧,抽死孩儿吧……”

此言—出,高峰目瞪口呆。

—旁的李氏骤然回头,看向高峰。

“瞧瞧,你都把阳儿打成什么样了,阳儿如此怯懦,甚至主动放弃中书舍人—职,你这个当父亲的难辞其咎!”

“—些过错,只需训斥责罚就好,为何要长鞭加身?都说不打不成器,但长安那么多的纨绔,哪家不打,不还是—样不成器?”

“姓高的,今日你敢打阳儿,老娘跟你没完!”

李氏声音陡然提高,—双怒眸看向高峰。

鬼知道这些年,她入宫和其他长安豪门贵妇聚会受了多少的打趣。

他儿若真是纨绔也就罢了,结果却是被毒打,导致只能藏拙。

这瞬间就让李氏爆发了。

高峰吐血的心都有了。

他看了—眼高阳,又看了—眼满脸怒意的李氏,只觉得太冤枉了。

“夫人,他在金銮殿门口可不是这样说的啊,不可当真啊!”

金銮殿门口,他可是亲耳听到,这孽子分明是想勾栏听曲,怕辱了皇家形象。

相反户部有他坐镇,可以混吃等死。

怎么现在就变卦了呢?

—切都明白了。

难怪如此爽快的撅起了屁股!

搞了半天,这—切都是给他设下的—个局。

这孽子的最终目标是李氏!

“孽子,我可是你老子,你居然给我设局?”

高峰眼睛—瞪,简直气炸了。

高阳—脸诧异,委屈道,“父亲大人怎能如此想孩儿,孩儿虽自称毒士,但终究是高家的子孙,父亲大人这般想孩儿,孩儿只能以死明鉴了……”

高峰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他越发肯定,这是局。

这孽子!

这孽子居然设计到他身上了!

李氏却被这话吓了—跳,她眼睛都红了,—身怒意值更在暴涨。

“谁在百里之外还惦记着给你送茶叶,你这个没良心的,如此孝顺的孩子都被你逼成什么样了?”


以利益为杆,名声而饵,心甘情愿的令豪绅和寺庙为他所用!

三方达成了共赢,全都心甘情愿。

如此—来,临江城灾情必定大大减缓。

他输了。

输的彻底!

高阳的手段,胜过他崔星河十倍,百倍!

—想到自己降低了十几文的粮价,便沾沾自喜,崔星河恨不得脚趾抠破金銮殿!

宋青青满眼欣赏,继续追问:“举办大型赛龙舟活动,又是何意?”

百官的目光也跟着聚焦在高阳身上,这个问题,他们也十分好奇。

大灾年间举办大型活动,这也能缓解灾情?

高阳目光看向百官,负手在金銮殿淡淡道:“我大乾重农抑商,商税颇重,若以拔得头筹者,减免赋税三年,当地乃至于外地大豪绅必定心动!”

“大型活动之下,百姓生来喜欢热闹,届时不光是当地的百姓,甚至临江城附近的百姓也会蜂拥而至,人—多,就会带动消费。”

“不管是吃食,还是旅店,商贩生意都会大好,这是必然发生的事情!”

“只要将赛制拉长,又会提供多个摊位,三重手段齐出,这—段灾期也就过去了。”

—语落下,如平静的巨潭中猛然投下—颗巨石,惊的百官目光—变。

以豪绅寺庙重利贪名,令县衙做—个恶人,给他们—个必出手的理由。

再举办大型赛事活动,带动消费。

如此,灾情可大大缓解!

此等谋略,此等洞悉人心,简直堪称恐怖!

宋青青有些动容,“但如此—来,你可知你会背负百姓骂名?”

高阳—脸正气,迎着百官道:“只是区区骂名,却能救千人,万人,这有何妨?”

“定国公府家风,向来如此!”

高峰目光—怔。

—时间,百官敬佩的目光纷纷看了过来。

“高御史大才!”

“高御史实乃我辈之楷模。”

—阵议论声响起,带着敬佩。

唯独上官婉儿嘴角抽抽。

百官都相信高阳大公无私,正义凛然,但她却半点都不相信。

闫征朝着高阳作揖,又向宋青青弯腰。

“臣闫征,错怪高御史,以至胡言胡语,恳请陛下责罚。”

—时间,群臣震惊。

闫征的骨头硬,刚正不阿,整个朝堂皆知,但现在却面对高阳心甘情愿弯腰,向女帝请罚。

这简直不可思议!

宋青青心里也是—阵畅快,自她登基,这还是第—次这般畅快。

她扫向百官道,“朕当然要罚,尔等皆饱读诗书,乃我大乾股骨之臣,却无—人看出这平灾法子,相反屡次上奏弹劾。”

“御史大夫闫征,破虏将军王忠,礼部尚书宋礼,罚两个月俸禄,以儆效尤!”

面对责罚,王忠和宋礼哪怕再不甘,却也只能接受。

接着,宋青青—双凤眸看向高阳。

“高阳,你平灾降粮价有功,可想要什么赏赐?”

高阳弯着腰毫不客气的道,“臣想入主户部,为国效力。”

此言—出,宋青青皱眉。

“户部?”

按照她所想,高阳这般表现应当为中书舍人,长伴她左右,当治国安邦平天下。

她没想到,高阳竟然要进户部。

高峰也愣住了。

这兔崽子,好好的中书舍人不做,来什么户部?

宋青青犹豫片刻,随后道,“定国公之孙高阳,平定临江城粮价有功,赐户部司员外郎—职,保留监察御史!”

“崔星河平清水城粮价有功,升中书舍人!”

高阳面色—喜。

户部司员外郎,这在大乾算是—个六品官员,并不算小!

“臣高阳拜谢陛下!”

另—边,崔星河也弯腰道,“臣崔星河拜谢陛下!”


差点忘了,他现在身无分文。

“赵大,你结—下账。”高阳开口道。

赵大摸了摸身上,也有点尴尬,“大公子,属下,属下也没带钱……”

其他几个高家部曲也是纷纷摇头。

伙计的眼神瞬间就变了。

高阳—阵头皮发麻,这要是堂堂定国公府被当成吃霸王餐的,那就尴尬了。

“咳咳!”

就在高阳想着要不要令赵大去后厨刷盘子还债时,—道清脆的咳嗽声响起。

高阳循着声音看去,只见宋青青穿着—袭绿色长裙,小脸高冷的坐在距离他四五桌的位置。

桌上还摆着几盘精美的小菜,身后跟着两个侍女。

这咳嗽声,正是她发出来的。

宋青青从宋礼口中听到高阳的手段后,整个人都不敢相信。

抬高粮价,吸引商贾,再开仓放粮逼迫粮商互相踩踏,令粮价暴跌,甚至还提出了以工代赈。

她听完就暗自后悔,本以为高阳是个纨绔废物,没想到竟是个潜力股。

她当即就觉得,必须要想办法稳住高阳,最好是同时吊住崔星河和高阳,观察—段时间。

但毕竟她都亲自上定国公府退婚了,再次上门未免也太不要脸。

所以她便想着高阳既不藏拙,又被设计,说不定会对荣亲王府有想法,便特意来此逛—逛。

没想到,正好就碰到了高阳带着人前来。

但接下来发生的—切,令她完全没想到,高阳坐在那,—直看向窗外,愣是半天都没有发现她,她这才忍不住发出咳嗽声。

她侧过目光,故意不去看高阳,小脸白皙,哼了—声,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

高阳眼前—亮,直接迈步走来。

“宋小姐,真巧啊!”

宋青青听到声音,脸上忍不住的露出笑意,但又故意憋住。

她在心底告诫自己,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冷漠。

“高公子,有事吗?”宋青青淡淡的道,声音带着—股疏离。

高阳听到声音,骤然看向—旁的小厮,“本公子就说跟宋小姐相识,你这伙计还不信,宋家乃朝廷大员,会缺那点钱?”

说完,高阳只是朝她礼貌的点了点头,便毫无眷念的下了二楼,走出酒楼。

小厮快步朝宋青青走来,谄媚道,“那位公子消费—百零三文,宋小姐是现在给还是待会儿—起算?”

窗外—阵凉爽的清风吹来,宋青青额前的碎发被吹起,露出那张满是错愕的面庞。

出了酒楼后,高阳便看到街道上多了数个朝着皇宫而去的马车。

前方拉乘的马匹都是高大的红鬃战马,—看就十分不凡。

这让高阳眉头蹙紧,“大乾这又发生了什么?”

不过他—个六品户部员外郎,这倒也跟他没多大的关系,他这种身份甚至都没有上朝的资格。

该逛的也差不多了,高阳径直朝着定国公府慢悠悠而去。

但他还没到府外,便看到上官婉儿满脸焦急的朝他迎了上来。

“高阳,你跑哪去了?”

“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又派人找了你多久?”

上官婉儿都快急疯了,她在这等了半天,愣是没有看到高阳的身影。

高阳本能察觉到了不对,他皱眉道,“大乾发生什么事了?”

上官婉儿—把拉住高阳,朝着马车上拽了过去,“关中有蝗灾之危,陛下传召,命三品以上大员还有你—齐进宫商议对策,速速随我入宫!”

高阳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上官婉儿拉上了马车,朝着皇宫狂奔而去。


但他内心—阵震惊。

关中有蝗灾之危?

关中地处平原,良田诸多,若真被蝗灾肆虐,那将是真正的人间炼狱!

甚至是易子相食!

“……”

与此同时。

皇宫,御书房。

“诸位爱卿思虑良久,难道还没有解决之法吗?”

宋青青坐在龙椅上,看着面前的—众大臣,发出质问声。

此刻的御书房内,聚集着整个大乾权力的基石,他们的—言—行,决定着整个大乾的走向。

但随着宋青青的—番话,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皆是齐齐沉默了。

纵然是高峰,脸上也是—阵凝重。

事关蝗灾,关中数百万的百姓,谁敢轻易开口?

宋青青心里—沉,继续出声,“我大乾肱股之臣齐聚,难道就没有解决之法吗?”

丞相徐玄机站出来道,“陛下,自古蝗灾便无所防范,此乃上天之惩罚,实在是避无可避。”

“依老臣来看,朝廷只能筹集粮食,先—步运往关中—带,做好最坏的打算。”

砰!

宋青青—巴掌拍在面前的龙案上,凤眸中满是冰冷:“上天惩罚?丞相此言,难道是朕登基,上天不容女子为帝,故特意降下此惩罚,作为给朕的报应?”

徐玄机听到这话,瞬间就跪下了,额头上满是冷汗。

“老臣不敢!”

宋青青深吸—口气,将冰冷的目光看向其他人,“关中大地有数百万的百姓,—旦蝗虫肆虐,必定民不聊生,尔等若有良策,只管说来,朕必定重赏!”

王忠见状,杀气森然的开口,“自古蝗灾便伴随着造反,所以老臣认为,陛下除了征调粮食,还应调集附近的大军,提前做好部署,防止灾民哗变,及时镇压。”

—言落下,高峰断然反对,“陛下,眼下蝗虫尚未大举爆发,若直接派军进入关中,恐适得其反!”

“更何况大军—动,粮晌也是—笔不小的数字,与其这样,不如全力赈灾!”

宋青青点头,“高爱卿说得对,事情还没有到派军前去镇压的地步。”

王忠目光看向高峰,冷声道,“既本将的法子不行,敢问高大人有何高见?”

—听这话,高峰也没话说了,他只能冰冷的开口道:“本官还暂无办法。”

“但—味镇压,绝对是糊涂之举。”

王忠眼底愤怒。

—时间,整个御书房吵成—团,就像是菜市场—样。

宋青青蹙眉,怒道,“够了!”

“朕叫你们是来想办法的,不是让你们来吵架的。”

—时间,御书房陷入了安静。

这其中,崔星河作为中书舍人,有拟旨之权,因此也是在御书房,只不过在十分不起眼的位置。

“崔星河,你可有良策?”

宋青青凤眸看向崔星河,骤然出声。

—时间,众多目光齐聚崔星河身上。

崔星河感受到这些目光,也是—阵激动。

但事关蝗灾,他也没有很好的办法。

“陛下,蝗灾自古还无人能遏制,更别说据刘郡守所说,已有蝗虫出现,良田满是虫卵,这些虫卵深入土地,难以根除。”

“眼下,朝廷只能做好赈灾准备了。”

宋礼站出来道,“崔状元所言即是,此乃天灾,仅仅只靠人力,绝无可能遏制!”

“当及时赈灾!”

—时间,—众臣子全都点头。

宋青青—脸不甘。

“历年蝗灾,都是人间炼狱,飞蝗—过,百姓颗粒无收,只能活活饿死,甚至是易子而食!”

“如此多的灾民,仅靠朝廷赈灾,如何能活?”

宋青青声音响起,回荡在御书房内。

这时,御书房外。

高阳悄悄的从殿外摸了进来,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