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仙武大陆家族弃子

仙武大陆家族弃子

月月签到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陆羽也不知道自己倒了几辈子的霉,好不容易经历了一场穿越,原本还以为能像众多前辈一样完成逆袭,哪知道却开局抓了一把烂牌。原主是靖边将军的外孙,身份尊贵,可是却因为出言不逊,最终被发配到了便将。穿越必备的金手指虽然现身,却迟迟不肯开启,陆羽该如何是好?

主角:陆羽,萧红菱   更新:2022-07-16 04: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羽,萧红菱 的武侠仙侠小说《仙武大陆家族弃子》,由网络作家“月月签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羽也不知道自己倒了几辈子的霉,好不容易经历了一场穿越,原本还以为能像众多前辈一样完成逆袭,哪知道却开局抓了一把烂牌。原主是靖边将军的外孙,身份尊贵,可是却因为出言不逊,最终被发配到了便将。穿越必备的金手指虽然现身,却迟迟不肯开启,陆羽该如何是好?

《仙武大陆家族弃子》精彩片段

大周王朝,北疆战场。

无垠的荒原之上,零星点缀着几缕枯黄的杂草,随着风沙摇曳。

一道高大的身影,艰难的行走着,身上破旧的褐色皮甲,沾满斑驳的血迹。

刚毅的脸庞之上,密布了汗水。

他拖着一具尸体,在这荒原上拖拽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尸体是他的袍泽,一个都不能丢下。

身后,还有六七个战士,也同样如此。

虽然亦步亦趋,但是却异常坚定。

给人一种悲壮,荒凉之感。

“叮,签到系统能量储存进度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预计今天中午正式激活!到时宿主将获得神秘大礼包一份!”

随着脑海中声音的响起,陆羽吐了口浊气。

拖拽尸体的手掌,不由的用了几分的力气。

刚刚穿越到这个名为仙武大陆的世界之后,他就知道了系统的存在。

可是系统一直在储存能量中,让他非常的无奈。

现在,终于快要激活了,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期待。

因为这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

他成了靖边将军陆恒的外孙。

三个月前家族祭祀的时候,因为靖边将军府的长孙对母亲不敬,让他忍不住出言顶撞。

所以,就被将军府直接发配到了边境,成为了驻守烽火台的一个什长,三个月的时间,在黄沙跟战火的淬炼下,将一个青葱少年,打造成了一名铁血战士。

就在刚刚,陆羽带领手下兄弟砍柴的时候,跟蛮人斥候撞了个正着,经历了一场小规模的冲突之后。

让标配本来是十二人的烽火台战士,足足死了六个,而血蛮族的损失,则只有一个斥候。

可见蛮族之强,说是以一敌十,也毫不为过。

若是对方下一次来的不是一个斥候,而是一队骑士的话,整个烽火台怕都要被摧毁。

如此危险的地方,这将军府说是让陆羽送死也不为过。

“陆寻是嫡亲血脉,是上品灵体有修炼资质,并且被保送学宫,学成后就可以官拜五品,而且他的未婚妻是四品镇远将军的女儿,而自己是赘婿之子,所以就要捧一个,杀一个,当真是好狠的心啊!”

陆羽一边走,一边自语道。

北疆边境,这历来都是死亡率最高的地方了。

依靠着八千里云岭山脉为屏障,跟北疆铁血城。

大周王朝跟血蛮族在这里对峙了足有三十年之久,整个北方战场,每年死去的战士,数不胜数。

而自己所在的天星烽火台,则是在山脉最西边天石关的千里之外,虽然不是最危险的地方。

但也不时会有蛮族的精锐来掳掠一番,整个烽火台一年的时间里,要重建三次,可见危险程度有多高。

陆家这是要置自己于死地啊。

想到这里这里。

陆羽眼中闪过一抹的坚毅,越是在这种逆境之中,他更是要坚持。

他还有母亲,如今被赶出家族,在寒窑中等他回归。

自己曾经说过,要给她挣一个诰命的。

“必须的坚持!”

陆羽使出最后的力气自语道,同时也来到了烽火台下。

说是烽火台,其实是一个小型的堡垒,只有普通院子那么大,不过墙壁却足有五米高一米厚。

由附近的黄石垒砌起来。

之上布满了刀劈斧砍的痕迹。

还有点点的血迹,据说是上一波驻守烽火台的战士留下来的。

如今,同袍的尸体,就要埋在这堡垒下方。

这几乎是每一代守烽人的命运。

“砰!”

耗尽力气的陆羽,跟袍泽的尸体,一同摔倒在地面上。

然后,对着四周同样累的半死的其他战士道。

“休息一下后,尽快将尸体掩埋,要不一会引来了沙狼,我们可要被困好几天了!”

得到陆羽命令后,其他人都是点点头。

然后享受着难得的清闲。

这一刻,感觉到无比的满足。

看着他们青涩的脸庞,陆羽有些不忍,自己好歹活了两辈子,可是他们呢,或许不知道哪一天,就会被埋在这烽火台下。

不过随即就摇摇头,还是先关心自己吧,或许系统激活之后,自己可以带着他们活下来。

片刻之后,所有人自觉的站起身来,开始掩埋尸体,气氛显得非常沉闷。

因为,看着尸体的时候,他们会不由的想到自己。

来的时候,同样的热血,同样的激情,封侯拜将似乎就在眼前。

可经历过血火之后,谁又不是这烽火台的地基呢。

而就在陆羽跟几个战士,在沉闷的气氛中刚刚将袍泽尸体埋葬之后。

身后就响起了一阵呼喝声。

轱辘的马车声,如雨水敲打在石板之上,炙热的烈阳下,一亮线条雅致的马车倒影出现。

在马车的四周,皆有昂贵精美的丝绸所包裹,用来遮挡风沙,镶金嵌宝的车窗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掩,彰显神秘之感。

拉车的是两匹浑身布满乌鳞的云烟兽,浑身肌肉紧绷,在这荒原上行走,如履平地,号称日行千里。

如今当挽马来用,却是太过的奢侈。

总之,这辆马车,处处都透着贵气,跟荒芜的边境形成鲜明的对比,显得格格不入。

而在车驾的两边,各有八位骑士,赤鳞甲叶闪动冰冷的光芒,远远望去如同跳动的火焰。

赤铁打造的战矛,隐隐对着两边,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身上气息显露,让四周的守烽战士,都摒住了呼吸,小心站立在一旁,显得局促无比。

若是他们刚刚遇到的是这些甲士的话,哪怕只是应对一个,怕也早已是死路一条了。

虽然这车驾上,没有家族徽章。

但是谁都知道,这必定是北疆城中的贵人。

就在狼狈的战士们,眼中闪动着不安之色时,一个女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红色的长裙,在这荒凉的沙漠中,显得分外刺眼。

陆羽仔细看时,只见这女子乌黑如泉的长发,滑落而下。

一支晶莹剔透的玉钗,松松的别在脑后。

旁边还有一支金步摇,之上珠饰颤颤垂下。

长发浮动间,显露绝美的容貌。

晶莹的额头上,有细小的汗珠密布。

当抬起头来的时候,陆崖才发现居然是自己的熟人。

“菱姐,你怎么来了!”

声音响起的时候,他下意识的上前几步。

不过在距离女子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半月未洗的皮甲上,布满了鲜血跟泥沙,二人站在一起,差距太过的鲜明。

自己的靠近,彷佛都成了一种亵渎。

这女子并不是陆羽的亲姐姐,但在过去确让他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温暖。

对方名叫萧红菱,二人认识已经三年了,对陆羽非常的好。

每次他被将军府弟子殴打之后,女子都会给他擦药,并且柔声安慰他。

在陆羽的心中,萧红菱就跟自己的亲人一般。

只是没有想到,他发配到了这个地方,对方居然还会来看自己。

此时,鼻子不由的有些酸楚。

“菱姐,你来这里做什么,边境很危险的。

而且这样的苦寒之地,路上一定走了很久吧!”

“还不是怪你,走的时候也不说一声,姐姐我只能厚着脸皮自己找过来了!”

萧红菱轻柔的说道,晶莹的手掌同时拍打着陆羽身上的灰尘,一点都没有嫌弃的意思。

美眸中更是露出一丝的心疼。

这份柔情,让陆羽手下的兄弟们,都不由的傻眼了,反应过来后缓缓的退回了堡垒,将时间留给了二人。

四周的骑士,也远远的围成了一圈小心戒备着。

尽量不让四周的沙尘,打扰到里面的男女。

陆羽没有注意这些,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萧红菱道。

“菱姐,不告而别是我不对,可我是赘婿之子,现在又被发配到了边境,我们......!”

“不要说这些,你我相识三年了,你认为我会嫌弃你的身份吗?”

萧红菱打断了陆羽的话,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

她太知道对方的脾气了,担心陆羽会说出不可挽回的话。

果然,在听到萧红菱的声音后,陆羽赶紧摇摇头。

脸上露出急切之色,似乎想要解释。

而红菱却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看着他局促的模样,脸上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道。

“好了,不要说那些不高兴的事情了。

我这一次来,是给你带来了一些换洗的衣服,还有你喜欢吃的东西!”

说着,就从马车上取下一个很大的包裹,里面放满了衣服,最让陆羽感动的时候,从露出的边角处,他看出了里面有数件内衣。

萧红菱的细心,体贴,在此时体现的淋漓尽致。

然后就是一个巨大的食盒了。

这一次,陆羽没有独享,自己留下几个萧红菱亲自做的小炒之外。

其他的东西,都分给了手下的兄弟。

引得堡垒内一片欢腾。

然后,陆羽就在萧红菱的注视下,将饭菜吃了个干净。

他心中知道,这是对方最喜欢看到的了。

果然,萧红菱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然后,手中就拿出一块精致的手帕。

陆羽也不迟疑,擦擦嘴后,就再次塞回了萧红菱的手中。

对方也不嫌弃。

而是看着他轻柔的说道。

“这一次除了来看你之外,我还有一个任务。

北境学宫此次安排不少的弟子,来边境历练,我也是其中之一。

所以等会就的离开,跟学宫的老师还有同窗汇合。

等历练结束之后,一定想办法让你回城任职。

你且熬几天!”

北境学宫,那是北方边境最大的一座学宫,跟帝城的学宫比也是丝毫不弱。

可以在里面读书的人,身份非富即贵。

而听到声音后,陆羽缓缓的说道。

“姐,虽然我不知道你家是做什么的。

但是你不要因为我为难。

以后这种地方你也不要来了。

太危险,等弟弟有一日封侯拜将了,再去找你!”

陆羽低头说道。

接着,香风拂过。

“咯咯,好大的志气,那姐姐我可就等你封侯的那天了!”

当陆羽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现,萧红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上了马车。

此时,向着他挥挥再次道。

“只是我担心时间太长,姐姐等不及啊!所以你还是先乖乖的听我安排吧!

这块手帕给你留下了,这可是我娘留给我的万年蚕丝手帕,让我送给自己夫君的呢,你保管好了,想我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看!

若是,若是哪天你不喜了,或者后悔认识我了,记得还给我!”

说完之后,脸上露出了一抹的红晕。

接着,马车就缓缓而去。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越拉越长。

陆羽不由的叹息一声,最难消受美人恩啊,萧红菱的出现,就如同是冰天雪地中的一间暖屋,让他怎能相负。

当萧红菱等人的队伍,彻底消失之后,陆羽回到了堡垒中,在其他战士羡慕的目光中,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躺了下来。

拿着手帕,感受着其中传递出的温暖跟幽香,刚毅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抹的笑容。

“老大,那贵人是不是你的媳妇啊,对你真没得说!若是老袁有这样的红颜,为她死都值得!”

一旁的老卒笑着说道,声音有些沙哑,将一颗狰狞的脑袋探过来,没有了门牙的大嘴咧开,让陆羽一阵窒息。

他是烽火台上,唯一一个活了两年而不死的人,哪怕是烽火台破了,他每次也能安然无恙的活下去,绝对是边疆之地的一个老油条。

而他留在这里,最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负责维护观天镜,一个可以映照出千里之外情景的宝物,每一个烽火台都会配备。

也是他们这些普通战士,可以接触到的,最宝贵的东西了。

就在陆羽懊恼这个老油条,打断自己心中遐想,准备教训对方一顿的时候。

老袁的脸色一变。

“不好,有敌人!”

接着,就看到挂在摆放在高台上的观天镜,在此时居然散发出微弱的毫光。

陆羽不敢犹豫,直接跳起。

跟老袁向着观天镜走去。

当后者调整好角度之后,那直径足有一米的观天镜之上,就显现出了影像。

“轰隆!”

他们的耳边,更是响起了若有若无的铁蹄声,整个堡垒,都在轻微的颤动。

只见那观天镜之上,弥漫滚滚的血云,烽火台的数十里之外,一道黑色的洪流奔腾而去,赫然是蛮族铁骑。

数量无法计算。

“不好!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蛮族所去的地方跟萧姑娘是一个方向!”

老袁发出惊呼,脸色变得惨白。

整个堡垒之内,都是陷入了寂静中,众人的心跳都是清晰可闻。

最后,将目光凝聚在了陆羽的身上。

想要知道对方的决定。

而就在同时,陆羽的脑海中,系统声音同时响起。

“叮,恭喜宿主,签到系统正式激活,宿主获得系统大礼包一份,请问现在是否开启!”


陆羽期待已久的声音响起,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没有丝毫的高兴,反而是手脚冰冷。

“菱姐,你一定不能出事啊!”

他心中发出嘶吼。

不敢犹豫。

一个飞跃跳下烽火台,骑在了战马的背上。

虽然算不得好马,但也是现在最快的代步工具了。

同时,对着烽火台上的战士喊道。

“点燃烽火!向天石关示警!”

“老大,我们跟你一起去!”

老袁狰狞的头颅从垛口处探出,沾染了不少的灰尘,但却写满了真诚。

而听到声音后的陆羽,则是挥挥手道。

“我自己的女人,自己去救,死也死在一处,你们凑什么热闹,就在这里等着,没有命令谁都不许离开!”

声音响起之后,狠狠的甩动手中的马鞭,直接呼啸而出。

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老袁狠狠的一拍大腿。

对着其他的战士道。

“小崽子们还愣着做什么,快去点烽火。

希望天石关的援军可以早点来,让什长捡回一条命!”

而此时的陆羽,则是不知道这些。

他的目标,正是萧红菱所去的方向。

一路上,坐下的战马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焦急,不敢做丝毫停留,狂奔数十里。

让本就老迈的战马,终于是不堪重负。

“砰!”

刚刚看到萧红菱的马车之后。

战马摔倒在地,口吐白沫,失去了最后的气息。

陆羽眼中划过一丝的哀痛。

但是顾不得其他,直接向着马车奔去。

当来到近前的时候,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四周那精锐的骑士,都成了冰冷的尸体,他们的战马,散落在一旁舔舐着枯草,之上沾惹着骑士的血液,触目惊心。

萧红菱却不见了。

正在陆羽感觉到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腿。

让陆羽一阵激动,这是萧红菱的侍卫,此时胸口被长刀贯穿,但是没有死透。

“陆,陆公子,告知北方大都督萧天意,小姐红菱被血蛮族的蛮龙军抓了!”

说话的时候,颤颤巍巍的递上了一枚染血的通讯玉符。

陆羽接过玉符的瞬间,那侍卫脖子一歪,在没有了气息。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

远处传来了破空声。

陆羽看去,是数位身穿白色长袍的学宫老师赶来,他们的御风之术极为精妙,眨眼间就来到了近前。

当看到场中情景之后,面色也不好看。

其中一个身形高瘦,白袍之上绣着一朵金边云纹的老者站出来,面色阴沉的说道。

“我是北境学宫的练兵院教习,张灵隐。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说话的时候,透着一丝的铁血杀气,虽然是老师,但他曾经更是一位沙场悍将,北疆最精锐的军团之一,镇北军。

就是他曾经的任职的地方,后来因为受伤,才会进入学宫。

话音落下之后。

让陆羽一惊。

北境学宫地位超然,据说那宫主曾担任过帝师,可见学宫底蕴有多强,没有想到今日会见到一位学宫中老师。

也许,这是救出萧红菱的希望。

想到这里之后,便是毫不犹豫的说道。

“萧红菱被蛮龙军抓走了,还请先生搭救!”

他话音落下的时候,带有一丝的着急之意。

并没有注意几位学宫之人的脸色

不过,此时的张灵隐,跟身后的几位老师,则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片刻之后,张灵隐沉声道。

“蛮龙军虽然人数不多,但却是蛮族的精锐,当年凭借区区数千人,兵出狼居胥山,横推三千里无人可以匹敌。

我看,此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你们要见死不救?”

听到声音后的陆羽脸色一变,声音也有些发冷。

场中的气氛在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但是紧接着,一位老师就站出来道。

“放肆,难道你想要我等都去送死吗,萧红菱身份高贵,她就算是被抓走,暂时也不会有危险,可我们追上去,就是必死无疑。

何况以学宫之人身份敏感,甚至有可能会引得蛮王出手,怎么能轻易涉险!”

没有人想要送死,这几位学宫的老师,同样是如此。

蛮龙军兵出北疆之后,三十年来,一直就是无敌的象征。

强大跟凶残,是他们的代名词。

二十万镇北军都拿之没有办法,何况是他们几人。

听到声音后的陆羽,此时面色变得平静无比,他用力的握了握怀中的手帕,舒缓而坚定的说道。

“你们不去,我去!”

声音响起,竟然是跃上了一批侍卫的战马。

毫不犹豫的向着蛮龙军所去的方向奔行而去。

马鞭一次次的落下,生怕速度会慢下来。

看着他渐渐拉长的背影。

张灵隐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的复杂之色,有惭愧,也有敬佩。

自己居然还没有一个小兵有勇气。

“唉,如此勇敢的战士,怕是就要丧生在这北疆了,相识恨晚啊,若是早些认识的话,我定将他收入学宫,日后必是我大周皇朝的一员悍将!”

毕竟,虽知千万人吾往矣,这句话说起来简单,可是敢这么做的,几乎没有。

最起码,他这位练兵院最耿直的老师长张灵隐,在蛮龙军跟蛮皇的凶威面前退缩了,太多的牵挂,让他不能死。

但是,哪怕有一千一万个理由,退缩了就是退缩了。

就从陆羽的勇气来看,对方起码有成为将军的契机。

勇气,看似平常,但也是一个合格将领,最难磨练出来的,因为他关乎人性。

不过,现在也不是多想的时候。

声音落下之后,就带领着几位老师准备离开,萧红菱被抓,这可是一件震动北疆的大事。

必须的上报,到时候怕是还要被那位大都督怪罪,实在是头疼啊。

而此时的陆羽,凭着一腔热血奔行出一段路程之后。

也想起了系统,这是他救人的唯一希望,否则的话,怕是真的只能跟红菱死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之后,脑海中便是试着回应道。

“系统,开启大礼包!”


“叮,恭喜宿主,大礼包开启,获得系统奖励,龙鳞乌骓坐骑!”

“叮,恭喜宿主,获得系统奖励,远古封号战体!属性:战争之王,在群战中可发挥百分之三百的实力!

下一级,霸血神体!”

“叮,恭喜宿主,获得系统奖励,血炼龙矛!”

“叮,恭喜宿主,获得系统奖励,五帝御龙术!”

“叮,恭喜宿主,获得二十年修为!”

随着声音的响起之后。

陆羽整个人,在瞬间发生巨大的变化。

先是坐骑,在此时化为了一匹更加神骏的战马。

身上乌黑的龙鳞密布。

足有两丈长短。

奔行间,脚下居然出现朵朵乌云,虽然淡薄,但却是实实在在是云气。

“这是真正的异兽!”

陆羽感受到四周风沙的呼啸,心中明白,这龙鳞乌骓,就是日行万里怕也不止。

传说,北方大都督萧天意的坐骑,就是一头异兽,青云蟒牛,奔行起来大地震动。

万里之地,宛若咫尺,神异非常。

不过,自己的龙鳞乌骓,也不错了,正适合现在使用。

而随着坐骑的变化之后。

陆羽的身体也在改变,原本的身形大了足有一圈,但是却不显臃肿。

身形反而是更加的匀称。

体内血液流动的也更快了,如同是长江大河一般奔腾不息。

“这就是远古战体吗?”

天下体质,从低到高被分为,凡体,灵体,远古灵体,战体,远古战体,神体,远古神体,每一种体质,就可以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封号。

封号体质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有了自己的属性,可以让战斗力大增。

但是,自远古之后,不要说是战体了,就是灵体都是非常的罕见。

说是万里挑一也不为过。

否则的话,陆羽的那位表哥,将军府的嫡孙,也不会因为自己是上品灵体,就可以被直接保送学宫,还有四品将军亲自提亲了。

据说,大周王朝的那些侯爷,也不过是封号战体而已。

这已经是非常的了不得了。

而陆羽现在已经是远古封号战体了,如此的体质,在整个离火皇朝,怕都算是顶级了吧,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的体质还可以继续提升。

想到这里之后,对于救出红菱,心中就再次多出了一丝的信心。

接着,目光向着战马上挂着的血炼龙矛看去。

这是真正的神兵,通体被打造的遍布鳞片,入手处冰凉无比。

足有一丈的战矛顶端,是一颗狰狞的龙头,口中吐出锋锐的矛头。

当真是战场驰骋的利器。

接着,就是五帝御龙术了。

天下功法从低到高被分为凡级功法,黄级功法,玄级功法,地级功法,天级功法,神级功法,帝级功法。

每一种功法,都分为下品,上品,中品,极品。

而这功法,珍贵无比。

只有家族之人掌控,普通人根本就难以见到。

一部凡级功法,就可以在普通人中横行。

黄级功法,掌控在地方豪绅的手中。

玄级功法,则是在门阀大族手中。

如果遇到地级功法的话,那就是运气了。

据说学宫中有,不过陆崖不太清楚。

天级的话,那就是王侯将相所掌控的。

至于神级,跟传说中的帝级,怕是只有皇室的藏经阁中有了。

而陆羽,居然是得到了五帝御龙术,这是真正的帝王宝典。

晦涩的功法,在印入他脑袋中的时候。

身体就自动运转开来。

在加上二十年的修为炼化。

身上的气势在瞬间就运转开来。

天下修为,分为从低到高分为炼体境,搬血境,练气境,凝丹境,紫府境,化神境,神通境,法相境,不灭境......

每一个境界,又被分为了九重。

而陆羽,原本就达到了炼体三重。

此时,修为在节节攀升。

炼体四重!

炼体五重!

......

炼体九重!

“砰!”

远古战体,在加上二十年的修为,还有帝级功法的爆发。

让他的修为,在继续提升。

瞬间达到了搬血境。

到了搬血一重,在军中已经可以为一方校尉了。

双臂一晃,有十万斤巨力,堪称强者。

但是陆羽依旧不停,修为继续提升。

直到他达到搬血五重的时候。

才停止了下来。

此时,他体内的精气神,已经是凝练到了极致。

跟刚刚出来的时候,大不相同。

只是,心性却是不变。

随着龙鳞乌骓的奔行,红菱的容貌,在陆羽的脑海中,不停的飘荡,对方的一颦一笑,都如同是深深的刻画在了他的脑海中一般。

让他越发的心急如焚

而就在这个时候。

身上的通讯玉符,闪动起了阵阵的毫光。

接着,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

“红菱,你是不是去北疆历练了?马上给我回来,刚刚得到消息,血蛮族犯边,你那里很危险!”

听到声音后,陆羽吼道。

“萧红菱已经被血蛮族的蛮龙军抓走了,其他的侍卫都被击杀!”

通讯玉符的另一边。

北方大都督萧天意大吃一惊,蛮龙军是血蛮族最强精锐之一,每一个战士,都是炼体九重以上。

三十年前,他们北出荒原,从原本的边境之地狼居胥山,向着离火皇朝横推三千里无人可挡,掠夺大片领地之后,最后才形成了现在的疆域。

这一直都是大周皇朝的痛。

如今,蛮龙军再次出动,而且还抓走了自己的女儿,让他如何能不惊,当即喝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又是谁?”

陆羽咬牙道:“我是天星烽火台什长陆羽,正在追踪蛮龙军!”

战马急速崩腾,耳边狂风裹挟着黄沙在呼啸。

萧天意身上散发浩瀚杀机,萧红菱是他唯一的女儿。

此时,他发出低吼。

“陆羽?你是我女儿的那个朋友吧!马上回到你的烽火台,血蛮族的骑兵都是精锐,几个散兵就可以将你们击杀。

这件事情,我来解决吧!”

作为离火皇朝仅有的三位公爷之一,他的气量恢弘,并没有因为女儿被抓而失去理智,反而是让陆羽回去,希望他可以保住性命。

但是,陆羽却是在此时咬牙道。

“萧红菱没有回来之前,我哪里都不会去,整个荒原都将是我的战场!”

听到陆羽的回应,萧天意身形一震。

“难得你有这份心,若是此次红菱可以回归,而你没有战死的话,我不反对你做她的朋友!”

得到答复,陆羽手中的通讯玉符,在此时瞬间碎裂。

而在同时,血蛮族骑兵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陆羽的前方。

这是一支为大军警戒四周的游骑,虽然不是蛮龙军的一员,但也是凶名赫赫的血蛮骑,实力不弱。

一身的血色皮甲,手持森冷刀兵,随着陆羽的靠近,他几乎可以看到这些血蛮骑士脸上的狰狞之色。

据说,去年的时候,铁血城中上千人的队伍在荒原野战,就死在了区区一百血蛮骑的手中。

但是今日,自己倒是要看看,这血蛮骑士到底能不能碰得。

没有犹豫,陆羽直接向着血蛮骑冲去,为了萧红菱,他没有退路。

“呦呦!”

此时,那血蛮族的百夫长,看到陆羽冲杀来的时候,口中发出呼喊声,眼中露出兴奋之色。

人族孱弱,这是各族共同的想法。

何况陆羽区区一人。

此时,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搬血一重的修为显露出来,却是已经不弱了,而身后的血蛮骑士,更是达到了炼体五重之上。

要知道,在北疆,普通的校尉,也不过是刚刚达到搬血境而已。

但是,就在蛮族之人,以为这是自己饭后的一项娱项目时。

陆羽的脑海中,系统声音响起。

“叮,宿主初步踏入百人战场,是否在这里签到?”

系统激活之后,陆羽可以在天下战场签到,而且规模越大,越是惨烈的战场,得到的奖励越是丰厚。

听到声音后的陆羽,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开口道。

“签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