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大展宏图

大展宏图

金艺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黄非凡秦怡的都市小说《大展宏图》,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金艺新”,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帮助美女上司摆脱陷害的黄非凡,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棋子,被上司排挤到养殖场。本就事业不顺,女友这时又跟着出轨,让黄非凡彻底跌入低谷,从事业到爱情遭受双重打击。不过因为一次善举,让黄非凡彻底改变命运,开始时来运转,一路攀升。最终从一个人人瞧不上的草根,成为众人逢迎巴结的大鳄!且看职场小白黄非凡不寻常的崛起之路!...

主角:黄非凡秦怡   更新:2024-07-14 22: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黄非凡秦怡的现代都市小说《大展宏图》,由网络作家“金艺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黄非凡秦怡的都市小说《大展宏图》,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金艺新”,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帮助美女上司摆脱陷害的黄非凡,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棋子,被上司排挤到养殖场。本就事业不顺,女友这时又跟着出轨,让黄非凡彻底跌入低谷,从事业到爱情遭受双重打击。不过因为一次善举,让黄非凡彻底改变命运,开始时来运转,一路攀升。最终从一个人人瞧不上的草根,成为众人逢迎巴结的大鳄!且看职场小白黄非凡不寻常的崛起之路!...

《大展宏图》精彩片段


钟凤碧赶紧把手从范美丽的身上放下来,很尴尬的语气:

“你怎么在这里?刚才聚餐后听说大家去唱歌,怎么你没有参见?”

范美丽看出钟凤碧的紧张,挺身而出上前一步,一副有什么事情冲我来的表情冲黄非凡道:

“黄非凡,我和钟凤碧主任今晚偶然遇到,聊聊天说说话,你大喊大叫干嘛?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黄非凡不想和范美丽啰嗦,手指着钟凤碧:

“你让开,我找钟凤碧谈点事情!”

“避人没好事,好事不避人,有什么话可以当着老娘的面说,我也不是什么外人,不过我警告你,不要冲动做傻事!”

范美丽一副如临大敌表情,生怕黄非凡暴打钟凤碧一顿。

“你不是外人?”

黄非凡一脸鄙视,背着自己被其他男人干的贱人,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说不是外人,他很不客气地回击。

“范美丽,你是不是外人自己难道不清楚吗?我现在和钟凤碧私下谈点单位的公事,紧张成这样?至于吗?”

“单位的事?”

范美丽不可置信眼神看着黄非凡,见他脸上好像的确没有一丝愤怒的意思,脸上也有些迷惘,扭头看向钟凤碧:

“你看?”

钟凤碧心知有些事情瞒得过初一瞒不过十五,既然被黄非凡看到了,也就没有必要藏着,伸手拨开范美丽挡在面前的身体:

“黄非凡,谈公事可以到单位,现在是下班时间!”

“钟凤碧,你也可以不接受,但过几天的提拔考察要是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千万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

黄非凡说完这句话,抬起脚转身就走。

听说考察出现不好的事情,钟凤碧恐惧了,他一把拉住黄非凡的胳膊,转头向范美丽说了句:

“等我几分钟。”

随后,大步地跟着黄非凡的步子,一会儿走到不远处路灯下,两人站定后,钟凤碧面带疑惑:

“黄非凡,到底你要说什么,现在能说了吧?”

钟凤碧最后一个“说”字话音未落,黄非凡突然抡起拳头照准他的鼻梁重重一拳捣下去。

“咚!”

这一拳打的实在太过突然,钟凤碧根本来不及躲开,被打得身体踉跄后退几步,鼻子里一股血涌出嘴里一股咸味。

“黄非凡,你个贱人,敢打老子!”

钟凤碧气急败坏狂喊起来,嘴里骂骂咧咧,身体猛的往前冲几步,挥拳过来,一定要回击,而且一拳下来,能够击倒黄非凡。

老子可是领导,被垃圾下属殴打,太没有面子了!

“贱人,来啊!”

黄非凡伸手指着,大声地骂道:

“钟凤碧,你个贱人,背着老子勾啊引范美丽,还踏马的背后贬低老子,典型的小人,有种上来,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在喜欢的女人前面被前男友揍打,钟凤碧无法忍受,也不能忍受,必须要显示出自己比黄非凡更优秀,挥拳上来。

“嘭!”

钟凤碧还没有冲到黄非凡身边,对方的拳头又到了他的脸上,只感觉眼前一黑,接着身子便朝着后边倒下去。

不远处的范美丽一直在注意两人动静。

她突然看见黄非凡暴打钟凤碧,而钟凤碧竟然不是对手,跑过来,扶着后退几步就要倒地的钟凤碧,大声地叫嚣:

“黄非凡,你个贱人,你想干什么,凭什么打人?”

黄非凡对女人喊话充耳不闻,两眼看向钟凤碧:

“现在给你一次机会,今晚你必须当着范美丽亲口告诉她,你就是玩玩她,否则的话,你该知道是什么结果?”


威胁!

赤果果的威胁!

钟凤碧气的两排牙齿咬的“咯咯”响,怎能够屈服黄非凡的威胁,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液,骂道:

“黄非凡,你个贱人,老子和你没有完,我就喜欢范美丽,你能怎么样?我就是抢了你的女朋友,你能如何?”

范美丽配合钟凤碧,大声地对黄非凡道:

“黄非凡,我正式通知你,现在和你分手了,请你不要干涉我的自由?我知道你很爱我,也想娶我,可是你想过你有什么?

你有什么资格结婚?一个男人要权没权,要钱没钱,更可怕的是你适用社会的能力太差,没有女人会看上你这种废物!

一个女人要选择也会选择优秀的男人,钟凤碧就是比你优秀,我就是选择钟凤碧,这是我的自由!”

靠!

真是怪了,明明是范美丽背着自己和钟凤碧勾搭在一起,竟然毫无羞耻的指责自己无能?

幸亏自己没跟这女人结婚,要是婚后还跟其他男人鬼混,是不是要找到更不要脸的理由?

黄非凡想不通,以前那个温柔如水的女人怎么不见了?

“范美丽,老子还没见过和你一样不要脸的女人,老子揍他,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爱你,不过是玩玩你!”

“贱人,你以为挑拨离间就有用,告诉你,我现在就认准钟凤碧了,你说什么都是徒劳的,嘴里说出来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

范美丽为了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表达出来,转头问:

“钟凤碧,告诉我,刚才黄非凡为什么打你?如果无缘无故的殴打他人,我现在就报警,把这混蛋抓起来,让他吃几年免费的饭!”

“老子自己会弄死他!”

说着,钟凤碧再次冲向黄非凡,一定要把刚才的那两拳还回去,怎么也不能输给被所有人都当成废物的黄非凡。

“咚!”

两人的拳头撞击到一起,随即纠缠在一起,拳头不断地落到对方的身上,没有一个人先停手!

周围的人围了过来:

“靠,还有这么打架的!”

“边上站着女人,是不是两人抢女人!”

“不是,听说穿西装的是个领导,抢了下属的女人,正好被发现!”

“这个人不是人了,喜欢玩下属的女人,靠,这样的领导最踏马的可恶!”

“领导的真不是人啊!”

“赶紧一一零和新闻一一零,让这个不是人的领导曝光!”

“不仅要曝光,而且要举报到......”

“让这样的垃圾领导得到处分…..”

一直坐在茶吧的胡乐进,看到黄非凡和钟凤碧激烈地打起来,一脸的幸灾乐祸,很好,老子喜欢。

这个时候自己要是不做点文章,那就是辜负黄非凡上演这一出好戏?

胡乐进走出来,热心地引导身边观众的言论导向,指责钟凤碧就是一个抢下属女朋友的坏领导,素质低下的垃圾。

这年头普通百姓恨的就是特权,现在听说这种情况,纷纷指责:

“靠,穿西装的太不是人了!”

“简直就是踏马的垃圾!”

“社会垃圾!”

“这样的人要是不被处分,天理难容!”

站在边上的范美丽看到形势对自己和钟凤碧很是不利,恶毒的看着扭在一起的两个人,突然从黄非凡的背后,对着他的头狠狠地抡起一根不知从哪找来的木棍!

“咚!”

木棍和头撞击之后,黄非凡轰然倒地!

钟凤碧以为黄非凡是装的,一步上前,狠狠地踢着黄非凡的身体:

“贱人,你不是很厉害吗,起来啊,和老子斗!”


“你踏马是废物吗?根本就不是男人,快起来!”

“老子一定弄死你!”

范美丽也不放过,走过去踢了黄非凡一脚:

“废物!起来!”

钟凤碧教训完黄非凡,拉着范美丽就要走,边上的观众非常愤怒:“勾结情人殴打自己男友,还有天理?”

“不能走,等着捕快来!”

“千万不能助长这样卑鄙行为!”

众人围住了钟凤碧和范美丽不放他俩走。

范美丽气的大声骂:

“你们脑子进水了?”

“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走开!”

“小唱妇,你偷情被抓,竟然伙同秦人殴打男友,太可恶了,你这样的女人要是不被惩罚,天理难容!”

“不要脸的货色,你走看看!”

“说有如此不要脸的女人,今天真是看到了,为了能够得到利益,真是什么都不要,比那些几还可恶!”

“几不破坏稳定,这样的贱女人带来不安定!”

几个年轻人拦住了两人,卷袖挥拳,准备大干一场,吓得钟凤碧连连后退,眼神中闪烁着恐惧!

“别过来,再过来我报警了!”

“报警?不用你报了,捕快应该快了!”

......

胡乐进把发生的事件从头到尾拍摄了下来。

很精彩,哈哈!

等到捕快来了,群众七嘴八舌就把事情说了个大概,捕快很同情,让一个捕快把受害者黄非凡送到医院,说,这样可以快速治疗,至于治疗费,一定会让钟凤碧全额支付的。

安排好黄非凡,强制钟凤碧和范美丽接受调查!

当天夜里,新媒体上出现关于黄非凡被打事件的新闻:

标题几乎都是《扫情女人联合秦人殴打男友》、《公司高层勾下属女友,为了独占打伤下属》、《公司高层为何喜欢下属的女人》......

新闻铺天盖地。

很多人义愤填膺,认为钟凤碧这样的垃圾必须接受惩罚!

当天,下面的跟帖者超过百万!

得知消息的包心田,连夜带着胡乐进和牛大茂等人到了医院,对医院的领导表示:

“黄非凡的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大家都感到愤怒,社会公平一定不会迟到,社会道义一定时刻彰显,希望医院用最好的药,让弱者内心已经流泪,身体还在流血,我们公司一定为正义发言!

对于殴打黄非凡的凶手,我们一定配合城府部门,严肃处理,绝不让道德败坏的人破坏社会风气!”

包心田还对着黄非凡的耳朵安慰地说:

“安心养伤吧,你的遭遇让人同情,我们一定不会让这样的恶劣行为在公司发生,及时给省公司汇报,惩前毖后教育做人!”

包心田走后,胡乐进代表公司留在医院服务好病人黄非凡,而黄非凡知道,这个时候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安心养伤了!

至于说如何处理那就不是自己一个办事员能做的了!

社会的道义会让钟凤碧很难全身而退了!

面对汹涌的舆论压力,省公司也打来电话,要求普安分公司认真处理好,第二天,普安分公司开了班子会议,研究如何应对外面媒体的报道。

金厚勋主持召开会议,通报了从捕快那边调查的结论。

钟凤碧抢了黄非凡的女朋友导致两人冲突,黄非凡被钟凤碧和范美丽两人打的脑震荡住院。

为了给媒体、为了给关心此事情的市民、为了给省公司一个交代,必须拿出处置意见,希望各位领导就如何处理钟凤碧,谈谈看法。

张大宽副经理是个见风使舵的人。


孙小文最近的情况让他内心很是不安,要是再不跟随金厚勋,就可能和孙小文一样去养殖场锻炼了。

他认为自己讨好金总的机会来了,抢先发言:

“从媒体发出来的现场照片和此事情的起端说明钟凤碧品性恶劣,德不胜位,这样的人一个错误行为给单位造成如此大的影响。

要是人人都抢下属的女人,岂不是乱套,为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必须严肃处理,以儆效尤!根据情节,根据有关规章制度,开除都不为过!”

张大宽话音刚落,孙小文立即提出反对意见:

“黄非凡和女人也没有结婚,不过是处于恋爱阶段,谁说谈对象的就一定结婚,范美丽不愿意嫁给黄非凡,谁也没有办法!

可恨的是范美丽这个女人,在和黄非凡关系没有分开的情况下,就和钟凤碧勾搭在一起,实在不应该,可以说不是钟凤碧的错误!”

打狗看主人!

自己推荐提拔的人,绝不能被开除,更不能被处分!

包心田当场反对孙小文的观点:

“我是不同意孙副经理的看法,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不要出事了就把责任推给女人,根据黄非凡和范美丽的叙说,那可是钟凤碧主动去引范美丽。

明知道是下属的对象还不怀好意,那就是品德问题。这个和男人引结婚的女人一样的道理。

更不能让人接受的是两人明知道不符合道德,却联手殴打黄非凡,导致黄非凡脑震荡住院。

这样的人要是不处理,我们单位还有什么脸面给媒体解释,现在有很多媒体集中在医院采访黄非凡。

也有媒体联系公司办公室,要求采访公司的负责人,了解公司对此事情的态度,如何回复,希望孙副经理给个意见或者你出面解释!”

“为什么我去解释,我现在也不分管科室,是谁的责任谁去解释,再说,黄非凡和钟凤碧不过是个人恩怨!”

孙小文太知道媒体的厉害,根本不会自找苦吃!

眼见两位副经理针锋相对,金厚勋站出来和稀泥:

“刚才你们的意见都很有道理,站在不同的角度处置问题的结果肯定不一样,为了验证每个人是不是秉公给出意见。

我建议召开一个记着发布会,你们每个人把自己刚才的观点向媒体汇报一边,由大众去评级每个人是否出于公心,你们认为如何啊?”

金厚勋知道孙小文会想办法包庇钟凤碧,行,你要包庇就要承担包庇的责任,否则,做好人谁踏马的不会!

“很好,金总你的意见太好了!”

包心田一个响亮的马屁拍了过来。

“金总,这个建议是最公正了!”

张大宽见包心田马屁很响,当然也不甘落后!

“孙副经理,你认为如何?”

金厚勋就没有打算放过孙小文。

“金总,你的建议很好,但是在公司班子没有形成处理意见之前,我看还是先研究如何处置钟凤碧这个人。

从个人情感上来说,我是非常不希望处分钟凤碧,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违法乱纪的人必须得到处分!

钟凤碧这次倚仗权势做了抢下属女朋友的事情,不合理但不违法,我们只能从道义上给予谴责;

殴打黄非凡,不合理也违法,对于如此的恶劣行为,必须从讲争气的角度给予处置,严惩不贷!”


“我之前可是为了你才会得罪了金总,这回金总伙同包副总一块给我穿小鞋,老领导你可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孙小文见钟凤碧一个五大三粗的小伙子急的脸快变形心里也不是滋味。

他又何尝不知道钟凤碧被调到养殖场是金总和包副总利用权力公报私仇,可是知道又怎样?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根本没能力帮钟凤碧。

“小钟啊!”

“凡事你要多往好处想。”

“金总和包副总提议你去养殖场上班的原因也未必就像你想的那样不堪。”

“年轻人嘛,多历练一下也是好的。”

“不要把去养殖场看成是丢人的事情,我不也去了,萧一凡也去了,难道我们都丢人?”

孙小文话音未落看见站在面前的钟凤碧一脸震惊望着他,好像他刚才说的那番话是一句也听不懂的外国话。

“老领导,当初金总对我有多信任您是知道的。”

“要不是为了帮你对付萧一凡我钟凤碧也不会沦落到被贬去养殖场?”

“我知道您的父亲和金总是老交情了,只要您请您父亲孙处长出面跟金厚勋说一声,金厚勋肯定能同意不让我去养殖场。”

钟凤碧这番话让孙小文看向他的眼神不由流露出不满。

“这家伙居然妄想自己父亲出马替他找金厚勋说情?”

“他这是疯了吧?”

“以他钟凤碧一个贱人的身份怎么敢生出这么不切实际的念头?老子一家是给你使用的,要我们做啥就做啥?”

“你有多大的面子,让我父母为你出面?”

孙小文原本心里正盘算着想什么法子跟金厚勋消除罅隙重新建立信任关系,见钟凤碧像是没脑子的愣头青说了一大堆不切实际的话顿觉钟凤碧是个没用的蠢蛋。

对一个做事不能用头脑考虑的蠢货!

对于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下属,领导态度向来只有一个——弃子。

如果钟凤碧的存在将会影响自己和钟经理金厚勋之间关系的修补,孙小文更觉的自己应该尽早和钟凤碧撇清干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他总不能为了一个下属去得罪手握自己事业前程的顶头上司?

孙小文一脸不耐烦敷衍钟凤碧:

“你的想法我已经知道了,我尽量帮你想想办法吧,到底行不行的我也没把握,大家共同努力吧,你也要想办法打通金总,毕竟金总才是做决定的人。”

钟凤碧曾经给孙小文当过下属,他实在是太了解自己这个上司了。

听孙小文说话口气他就知道,自己指望孙小文出面协调阻止自己去养殖场的事十有八九是黄了,这让他心里对孙小文心生怨恨:

“老子要不是为了帮你怎么会得罪金厚勋?要不是得罪金厚勋怎么会被领导穿小鞋贬去养殖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孙小文害的你凭什么不帮忙?”

钟凤碧离开孙小文办公室的时候在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等老子飞黄腾达的时候一定要报了今天孙小文过河拆桥的仇!”

心情郁闷的钟凤碧实在是无处可去。

他索性提前下班去了范美丽的住处,打开门看到女人躺在床上做面部保养呢,二话不说扑上去先折腾一通。

范美丽早听说了钟凤碧被贬去养殖场的消息心里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当初不跟萧一凡分手就好了。

萧一凡去养殖场好歹也提拔当了副科长,历练一两年就会回分公司上班,但是钟凤碧却是人事关系转到养殖场,还是个办事员的身份。

这才多长时间呀?

两个男人的身份瞬间逆转。

前男友萧一凡从办事员变成副科长,现男友钟凤碧却从办公室主任变成基层办事员,养殖场的办事员。

唉!

真倒霉!

下午范美丽轮休。

她正躺在家里休息突然看见钟凤碧闯进来二话不说就往自己身上扑本能反抗,两只手用力把男人往外推,一边推一边嘴里喊着:

“钟凤碧你干什么呀?大白天你发什么疯?快住手啊!”

钟凤碧眼眸满是血丝,在范美丽身上喘着粗气说:“美丽!我想要你!啊!”

男人力气大。

过后,范美丽心里又气又恨,“钟凤碧这个贱人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随便需要的工具吗?”

虽说范美丽对男女之间的事早就看开了,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很是生气。

“钟凤碧!你起来!”

“嗯。”

钟凤碧嘴里答应着身体却一动不动。

范美丽用力推,不动,再用力,推了好几下才终于让钟凤碧有了反应,皱眉看向她没好气道:

“你折腾什么呢?让我睡会。”

范美丽冲他吼:

“你要睡觉滚一边去,趴在这边睡,人家不难受吗?”

钟凤碧这才一脸不情愿下马,把两只手垫在后脑勺长叹一声道:

“唉——最近烦心事实在太多了,也就来你这才觉的心情好点,我很希望和你整天在一起,什么都不想。”

范美丽心说,“你心情好不好关老娘鸟事?倒是你刚才把老娘的好心情给破坏了。”

钟凤碧见范美丽没搭理他觉的有点意外,平常无论他说什么范美丽都会表现出极大兴趣,今儿这是怎么了?

“美丽,你想什么呢?”

范美丽心说,“想从你身上捞多少分手费划算呢,老娘总不能白陪你这么长时间?”这样的话当然不能说出来。

她答:“没想什么,就觉的你今天情绪有点不正常。”

钟凤碧像是一下子找到了发泄心中苦闷的对象,对范美丽大吐苦水,把自己在公司遭遇的种种“不公平”待遇一一说出。

钟凤碧越说越激动,先是骂萧一凡不是个东西,敢和自己叫板;后来说班子都是垃圾,研究自己到养殖场;最后说到自己去找副经理孙小文求援被拒的时候忍不住破口大骂:

“狗戳的孙小文忒不是东西!”

“老子对他忠心耿耿,为了帮他不惜得罪总经理金厚勋,可他呢?”

“老子落难的时候看都不看老子一眼。”

“这个没良心的畜生!”

“过河就拆桥还他么连桥墩都拆了,他这是铁了心不给老子活路啊!”

“有机会,老子一定弄死他!”

钟凤碧说的唾沫横飞,一旁的范美丽却一声不响穿好衣服从床上下来走到对面梳妆台旁椅子上坐下来,脸上始终保持平静表情。

当她听到钟凤碧好不容易发泄完内心的牢骚苦闷,突然带着希望眼神看向自己问:

“美丽,你是本地人,你家在这里亲戚朋友多,家里亲戚朋友里面有没有人跟我们金总攀上关系的?

要是能请人给金总打声招呼说不定我就不用去养殖场了,那边我以前去过,真是又脏又累,根本就不想去。”


范美丽不由愣了一下,心说,“老娘的亲戚朋友要是有人认识金厚勋这样的人物,还会找你谈朋友?老娘早傍大款去了。”

她勉强笑一下:“没有。”

钟凤碧脸上露出失望表情:

“唉,我也就是随口一问,就你那家庭要是真有什么亲戚能认识金总,你家也不至于过成那样。”

这话范美丽不爱听了。

合着你钟凤碧心里一直瞧不起我们家人?有本事你当初就别上老娘的休息地方,占尽老娘的便宜还说不好,你算什么男人?

“钟凤碧,我家庭怎么了?哪点让你不满意一提起来满嘴的嫌弃?”范美丽很不高兴地问。

钟凤碧今天心情本来就不爽,他来范美丽这里纯粹为了找乐子换心情,突然听到范美丽质问口中跟自己说话顿觉不痛快。

“你说你家庭怎么了?”

“你自己什么家庭你自己心里没数吗?非得逼我说出来让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范美丽更火了!

她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站到床边手指钟凤碧发飙:

“你什么意思啊?钟凤碧你今天倒是给我说清楚了,我家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我们一家人不偷不抢靠着双手过日子怎么就让你面子上不好看了?”

范美丽在钟凤碧面前一直都是伪装成善解人意的温柔淑女形象,这会突然像个泼妇一样扯着嗓子质问钟凤碧倒是让他愣了一下。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原来这女人之前的温柔可人都是装的?”

钟凤碧之所以跟范美丽在一起有两个原因:一是看上她长的漂亮;二是因为她是公司里所有女员工公认的第一帅哥萧一凡正牌女友。

男人嘛。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钟凤碧很享受背着萧一凡跟他女朋友在一块偷晴的刺激感,得空就跟范美丽泡在一块,一想到自己正在干别人的女朋友心里异常激动。

现如今,萧一凡和范美丽已经分手。

自己又因为跟萧一凡打架被免职被贬到养殖场,这一连串的倒霉事都是在认识范美丽之后发生的,他连带着心里对范美丽也多了几分怨气。

这会见范美丽扯着嗓子冲自己喊,他立刻翻身下床穿好衣服,摆出一副老子不理你,老子马上就走人的架势。

范美丽却不让。

一把拉着他正在拎裤子的手面带怒气追问:“你今天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了,我家庭怎么了?你凭什么瞧不起我家庭?”

钟凤碧不耐烦,用力一甩手鄙夷口气:

“你说你家庭怎么了?”

“一个做小生意的家庭要钱没钱要地位没地位,生出来女儿还是虚荣肤浅人尽可夫的贱货,我怎么就不能说?”

范美丽愣住了!

她做梦也没想到在钟凤碧心里居然是这样想她的家庭和她本人?

什么叫虚荣肤浅人尽可夫?

她范美丽长那么大,除了前男友萧一凡之外钟凤碧就是她生命中名副其实的第二个男人好不好?

他竟然说自己“人尽可夫”?

范美丽再也忍不住心中怒火中烧,二话不说张牙虎爪往钟凤碧身上扑过去厮打:

“你个没良心的王八蛋!”

“我为了你跟萧一凡分手,你居然用这样的话羞辱我?”

“我父母做小生意怎么了?”

“你既然瞧不起我父母当初为什么跟我上床?”

“今天我要是不撕烂你这帮胡说八道的破嘴,我范美丽就不是人!”


钟凤碧原本心情恶劣,这会见范美丽扑到自己身上像条疯狗乱咬乱抓心里那股子戾气再也压不住爆发起来。

他猛的一把抓住女人两只手臂动作娴熟把手臂转到女人背后,疼的范美丽张大嘴巴“唉呀呀”直喊疼。

“你要是答应不动手我就放了你。”

钟凤碧谈条件。

此时的范美丽早已被男人的言行气昏了头,她像是打不死的小强梗着脖子在那破口大骂:

“钟凤碧你不得好死!”

“你个王八蛋竟敢对老娘动手?”

“除非你今天活活打死我,要不然老娘绝不会放过你!”

“你个怂货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有种你等我打电话给我弟弟,保管让他打的你一辈子瘫痪在床!”

听到范美丽提及她那不成器的弟弟,钟凤碧抓住女人的两只手略略放松,那可是不要嘛的主,但还是没彻底松手,只是问范美丽:

“你能不能老实点?”

范美丽坚决不低头:

“除非你给我二十万作为分手费,要不然我不仅要骂你还要打你,我要让我弟弟一直打到你给钱为止。”

钟凤碧快要被这女人气乐了!

就她!

还二十万分手费?

她也配?

他一把扭过范美丽那张因为愤怒几乎变形的脸,满是讥讽道:

“你还真敢狮子大张口漫天要价?”

“就你!”

“也配要二十万分手费?”

“老子才跟你睡几天啊?”

“又不是原装的,还敢跑来跟老子要分手费,我看你他么真是穷疯了!”

既然两人已经撕破脸,范美丽也不再伪装。

她当初毫不犹豫抛弃萧一凡转投钟凤碧的怀抱无非是看他比萧一凡更有钱。

当初她跟萧一凡谈一次恋爱拿了他二十万,碰上钟凤碧这么有钱的主分手费怎么着也不能少于这个数?

“二十万分手费!”

“一分也不能少!”

“你要敢不给,我让我弟弟弄死你!”

亲耳听到刚才还跟自己交融的女人说出如此赤裸裸威胁的话,钟凤碧有种三观尽碎的感觉。

“我靠!自己睡了这么长时间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这哪是温柔可人的女人呀,分明就是一条贪心不足的毒蛇!”

钟凤碧不愿再看范美丽那张令人恶心的嘴脸。

他用力把女人往地上一推,趁着范美丽摔的龇牙咧嘴喊疼起不了身的时候赶紧离开她住处。

人只有在最低谷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真正拥有的其实很少很少。

以前,钟凤碧当公司办公室主任的时候,每天都有同事和狐朋狗友主动邀约他吃饭,朋友们带他一块出去吃饭都觉的倍有面子。

现在,钟凤碧成了养殖场一名普通办事员,身边的所有“关系很好”的同事,“交情深厚”的狐朋狗友一夜之间全没了。

本以为女朋友范美丽能给自己一点安慰,没想到范美丽眼见自己倒霉落魄立即原形毕露,不仅不安慰自己还张口跟自己要二十万分手费?

想到刚才范美丽那副绝情的嘴脸,钟凤碧阵阵心寒。

都说一夜夫妻百夜恩。

到了范美丽那,这句话简直就像个天大的讽刺。

头顶明明是艳阳高照,钟凤碧心里却有漫天阴霾。

他从范美丽家里出来后毫无意识一直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听到自己手机铃声响,赶紧拿出电话看一眼——父亲的电话。

钟凤碧摁下手机接听键喊了一声,“爸!”


“钟凤碧,别忘了你的身份,就算你现在已经不是咱们公司的办公室主任,你好歹是一名员工,我发现你思想素质有问题啊!问题还很严重!”

钟凤碧见包心田拐着弯批评自己心里不屑一顾,心中暗道:

“以前包心田每次看到自己都是笑眯眯主动招呼,现如今对自己的态度却翻天覆地,不仅笑容没了连说话都带刺,这老狐狸分明是个落井下石的小人!”

对付小人,绝不能手软!

钟凤碧不甘示弱冲爆心田火力全开:

“姓包的,我劝你别得寸进尺,我钟凤碧就算不做办公室主任,你他么也别想踩在老子头上拉屎!不信你试试!”

包心田身为公司副经理哪受过这样的屈辱?

钟凤碧现在就是普安子公司最底层的办事员,居然敢指着自己的鼻子叫嚣威胁自己?这家伙真当自己这个副经理是有名无实的虚职么?

片刻的功夫,包心田心里已经萌生出一个报复钟凤碧的方法。

他刚才不是说萧一凡去乡下养殖场工作是一件丢人的事吗?既然他那么瞧不起去养殖场工作的同事,自己何不想办法让他也滚去养殖场?而且是养殖场正式的工人,一辈子在那边!”

就让他自己打脸“啪啪啪”响。

包心田心里笃定主意后立刻去了金总办公室。

明天下午有个公司班子会议,他希望在班子会议上把自己建议钟凤碧去养殖场工作的事定下来,到底这事能不能成主要看一把手金总的态度。

想到这里,他立即到了金厚勋的办公室!

……

第二天下午,普安子公司班子会议如期召开。

会议一开始,总经理金厚勋先宣布了今天班子会议的第一项议题:从公司人事科推荐的几位候选人名单中挑选一位公司办公室主任出来。

候选人有三人,希望大家积极推荐选择!

金厚勋话音刚落,副经理包心田就极力推荐三名候选人之一的胡乐进当办公室主任。

他推荐胡乐进的理由很充分:年轻、积极、向上、专业素养过的石更。

副经理张大宽向来喜欢随大流。

他见包心田推荐结束后,总经理金厚勋脸上并未露出不悦神情,便跟着附和两句,“胡乐进最近表现很不错,从各方面来说都挺适合当办公室主任。”

金厚勋闻言把眼神落到另一位副经理孙小文身上。

再过一段时间,孙小文就得下派去养殖场工作,他这几天见了谁都冷着一张脸,领导班子开会也显得心不在焉。

金厚勋问孙小文:“孙副经理,你觉的胡乐进当办公室主任合适吗?”

孙小文见领导点到自己才稍稍来了点精神。

左右他心里也没有合适推荐的人选,索性和稀泥口气:“我觉的三个候选人条件都不错,选哪个都行,都能胜任。”

既然孙小文也不反对,胡乐进提拔为公司办公室主任的事就算领导班子人员全票通过。

接下来进行会议的第二项议题。

这个议题是总经理金厚勋昨天下午刚刚加进来的,源于副经理包心田向他汇报了钟凤碧因为萧一凡被选中去养殖场工作当众羞辱他的事。

当包心田向金厚勋汇报说:“钟凤碧当着所有人的面讥讽萧一凡是农民,还说去养殖场工作是一件丢人的事”金厚勋当场勃然大怒。、


金厚勋心里还记着钟凤碧私下串通副经理孙小文把自己耍弄于手掌之上的仇呢,现在又听到包心田不无愤慨口气建议他:

“既然他钟凤碧这么瞧不起去养殖场工作的人,公司不妨把他一块派到养殖场,这样一个拈轻怕重怕吃苦的年轻人比旁人更需要多历练才能成长。”

包心田的建议算是说到金厚勋心坎里了。

他现在看到钟凤碧就心烦,正发愁找什么理由把他弄走,这就是刚想睡觉有人及时送来了枕头。

昨天在办公室他就向包心田明确表态,“明天领导班子会议上过一下,把钟凤碧这个人调整到养殖场工作员工名单。”

包心田自然是求之不得。

领导班子会议进行到第二项议题的时候,副经理孙小文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

当他听到副经理包心田提出,“建议省公司安排钟风碧去养殖场工作”的时候才像是大梦初醒反应过来。

包心田竟想把钟凤碧贬到养殖场去?

这个王八蛋!

孙小文立刻坐直了身体坚决地反对:

“我不同意把钟凤碧安排去养殖场。”

不等金厚勋开口,包心田越殂代疱抢先问:

“孙副经理为什么要反对?难道你不知道钟凤碧因为品性恶劣动手打人被关进看守所给咱们公司声誉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吗?

这样一个人放在普安分公司都大家来说都是一种影响,而养殖场那是很少和外面的打交道,不会影响养殖场!”

孙小文一脸不屑:

“钟凤碧打人是不对,但是萧一凡难道没动手吗?不过是打输受伤的弱者更容易博得大众同情罢了。

再说了,钟凤碧已经因为打人被关进看守所受到惩罚了,你们又何必非得对钟凤碧打人这件事一罚再罚?”

孙小文这番话引起包心田的不满。

他转身看向孙小文严肃表情说:

“孙副经理,我知道钟凤碧是你一手提携起来的老下属,你跟他之间的关系比较厚近,但你也不能因为你俩关系密切就不分青红皂白偏袒钟凤碧?”

孙小文不乐意了。

他冲包心田冷哼一声没好气道:

“包副经理没必要把莫须有的大帽子凭空往我头上扣,我孙小文向来是有一说一从不偏袒任何人,钟凤碧因为打架事件已经被免职了,你还想怎样?”

孙小文这句话明显带有浓重的情绪。

包心田却一脸冷静开始摆事实讲道理。

他先把昨天在楼下亲眼看到钟凤碧欺辱萧一凡的那些话在会议上一五一十向各位领导班子成员重述一遍。

说完看向孙小文质问,“请问孙副经理觉的钟凤碧这样的员工思想素质是不是存在严重问题?是不是急需历练改造?”

孙小文没想到包心田极力建议钟凤碧去地下养殖场上班的背后竟然还另有文章?面对包心田的质问他无言以对。

总经理金厚勋见时机成熟,当即拍板:“

“鉴于钟凤碧同志不能清醒认识到自身错误,现公司领导班子集体做出决定,把钟凤碧同志的人事关系调到养殖场让他在那里好好历练几年。

如果成熟了,可以调整回来,如果要是思想上不过关,那就在那边工作一辈子吧!”

孙小文愣住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