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版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

完整版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

今朝一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是网络作家“谢宴宁苏绾晚”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他们是高中同学,彼此暗恋,却互不知情。曾经她以为暗恋只是她一个人的哑剧,落荒而逃。可后来学神教授将她抵在墙角,“我就那么不值得你喜欢吗?”原来他早已心动……...

主角:谢宴宁苏绾晚   更新:2024-06-11 20: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宴宁苏绾晚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版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由网络作家“今朝一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是网络作家“谢宴宁苏绾晚”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他们是高中同学,彼此暗恋,却互不知情。曾经她以为暗恋只是她一个人的哑剧,落荒而逃。可后来学神教授将她抵在墙角,“我就那么不值得你喜欢吗?”原来他早已心动……...

《完整版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精彩片段


醒来后,苏绾晚眼睛发直地盯着天花板,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梦见谢晏宁,她都为梦里的自己憋屈。

她翻过身,默默捶床,究竟是为什么啊!!!

明明这个人已经很久很久没在她心底出现过了。

这特么的都什么跟什么啊,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平复心情才起来。

门外她养的胖橘已经在挠门。

打开门,就看到昂着头,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她。

苏绾晚心情有些许的治愈,蹲下撸了一会猫,“乖,今天先自己在家,你妈妈我先出去一下”。

元宵“喵喵”叫了几声,咬着她的裤腿,似乎是在表达不满。

“别这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苏绾晚呼噜一下它的小圆头。

洗漱以后,苏绾晚慢悠悠地磨蹭到十一点才准备出门。

天气有点凉,她挑了件修身的薄风衣穿上。

脸上没有化妆,头发也懒得打理,随意散了下来。

苏绾晚是有点美人天赋在身上的,即便读医熬了那么多年,一头秀发依然乌黑浓密,完全没有脱发的困扰。

她甚至嫌弃自己头发太多,太难吹干,夏天又太热,被杨乐薇深深地鄙视身在福中不知福。

时间约在中午十二点,地点是本市的高级餐厅。

杨乐薇先到,自己找了个位置,点了杯果汁准备近距离看戏。

【亲爱的,我到了,到时候我会见机行事的。】

【加油,fighting!】

“……”

我真是谢谢你了。

苏绾晚把手机放回风衣口袋里,在一楼按了电梯。

电梯从地下停车场升上来。

抬眼看着电梯跳动的数字,苏绾晚眉心轻蹙,想到这别出心裁的相亲饭,心情就不太好。

她对陈鹤庭完全没有兴趣。

或者说,她对谈恋爱没什么兴趣。

用她的话就是,男人影响她发paper的速度,不然在卷生卷死的医学行业,她不可能这么快博士毕业还顺利拿到执业证。

毕竟寡王一路硕博。

她妈都还没给她安排,别人倒是给她安排上了。

餐厅在十五楼。

电梯门打开,苏绾晚视线不经意往里面扫时,呼吸不由猛地顿住。

电梯很大,里面有好几个人也不显拥挤,苏绾晚一眼看到角落里的男人。

这是一张年轻英俊的面孔,眉眼尤其出色,眉骨突出,鼻梁高挺,通身气质十分矜贵。

身量很高,正略低着头看手机,电梯门开时,抬头习惯性地往外看了一眼,停顿两秒或者更短半秒就垂了下去,眼底平静无波,仿佛要进来的不过是个陌生人。

苏绾晚喉头发紧,呼吸略带急促,迈着机械的步伐走了进去。

按了楼层,苏绾晚浑身僵直地站着。

电梯门缓缓关闭,光可鉴人的电梯让她很轻易地看到电梯里的全貌。

她伸手僵硬地捋了一下头发,第一次在意自己的相貌仪容。

后面的人低着头看手机,偶尔打字,完全没有看她。

苏绾晚尴尬地放下手,感觉有些无地自容。

到了八楼,苏绾晚被挤到了后面,距离谢宴宁只有一掌之遥,她余光甚至能看到他的手机界面。

白色和绿色的对话框,应该是在跟某个人聊天。

自高三毕业后,她与谢宴宁已经八年未见了。

谢宴宁外貌没太大变化,只不过从恣意风流的少年长成了成熟稳重的青年。

身量或许又增加了些许,从她升上高中后就没有变过的168身高来推断,他最起码又长高了三公分,或许能到186了。

苏绾晚天马行空地想着,而谢宴宁由此至终都仿佛没察觉到她的存在,又或许是根本就没在意过。

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只不过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她低下头,强行按下思绪,或许已经不记得她了。

她是在高三那年转学过去的,大家相处不过一年,不记得她也正常,反正她也没记住多少人。

电梯运行很快,到十五楼,谢晏宁随着人流走出去。

大长腿步伐迈得很大,苏绾晚出来时顺着看过去的时候,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正好走到他跟前。

女人外面穿着一件墨绿色风衣,趁着更是肤白如玉。

脸上画着精致妆容,一侧头发挽在耳后,嫩白耳垂上戴着同色系的珠宝耳钉。

有美人兮,遗世独立。

任谁看到都会觉得般配。

苏绾晚顿住,有种果然如此,并不需要惊讶的感觉。

好好的周末不跟章云清来高档餐厅,跟谁?

不难猜刚刚手机那头就是她。

这都马上见面了,在微信上还那么痴缠。

某一届的临城一中有一个美女学霸,后来苏绾晚转学过来后,就有了两个。

只不过章云清美得清新脱俗,跟空谷幽兰一样,苏绾晚则是玫瑰般明艳,有点俗气了。

章云清满脸笑意,视线扫过来看到她,眼睛定在那,笑意僵在脸上。

谢宴宁视线跟着转了过来,未曾落在她身上分毫,只是单纯疑惑地问:“怎么了?”

声音不大,苏绾晚却听得一清二楚,听在耳里震得她心口微微发疼。

苏绾晚扯了下嘴角,觉得有点好笑。

她背过身,往洗手间走去,深呼吸,拼命眨眼睛,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

镜子里的人眼睛有些红,苏绾晚吐槽一句: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么没出息。

苏绾晚在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的时候走进餐厅,服务员把她引到靠墙角的一个卡座上。

卡座之间由透光不透人的玻璃屏风隔断,合理利用空间的同时又能兼顾隐私。

她坐下,给陈鹤庭妈妈发微信,告诉她自己的位置。

过了没多久,一个打扮严肃的中年女人就走了过来。

穿着套裙,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手上挎了一个外形低调但苏绾晚一眼能认出来的限量名牌包。

“苏医生?”声音客气又疏离。

苏绾晚抬头,站起来,微笑道:“你好,我是苏绾晚。”

两人落座,萧如娟收回略带审视的目光。

不知算不算好消息,苏绾晚可以看得出,她应该对她的外貌还算满意。

自然,也没人会对苏绾晚的脸不满意。

苏绾晚点了一杯饮料加套餐,萧如娟只点了一盘蔬菜沙拉。

萧如娟看了一眼苏绾晚面前的餐食,没说什么。

“苏小姐,既然是相亲,大家还是要说清楚,你先自我介绍一下吧。”萧如娟很客气,但这语气没半点让人拒绝的余地。

知道小姑子要给自己儿子介绍对象,萧如娟自然要先把关。

盯着他们家的女人太多了,她不可能让自己儿子被不适合的女人缠上。

苏绾晚:“……”

怎么说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参加面试。


谢宴宁看在病患的份上,连碗筷都帮着收拾了,顺便帮她把猫也喂了。

苏绾晚歪在沙发上看着。

元宵倒是对着谢宴宁好脸色,舔着脸蹭在他的裤腿边,一脸谄媚样,苏绾晚都没眼看。

总归有点不好意思,临走时,苏绾晚蹦着到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给谢宴宁,“送你吧,反正我也不喝,没必要摆着了。”

元宵那一折腾,把人花架都给毁了一大半。

拜有一个爱花如命的老母亲所赐,苏绾晚对花还是有些认识的,里面有一些算是名贵品种。

损失不仅是金钱上的,还有精力上的。

伺候那些花可少不了时间精力。

谢宴宁接过来,看了一下,年份挺旧,这个牌子的红酒在市面上少说得几万块。

“这酒……”

“这是我朋友送我的,他说我一个人在这里,长夜漫漫可以借酒消愁,但长夜漫漫我只想睡觉啊。”

作为医生,苏绾晚很少喝酒,她认为酒会降低人的神经灵敏度,而她的职业需要她有高精准的神经反应。

她的手术刀下就是命。

谢宴宁低头打量这烈性红酒,女性朋友不会送她不实用的,那只能是男性朋友。

说什么借酒消愁,怕不是想让她睹物思人罢了。

“那就谢谢了。”

“下午四点可以吗?”谢宴宁跟苏绾晚确定时间。

苏绾晚估算了一下时间,“可以。”

又休息了大半个下午,苏绾晚的膝盖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至少不影响走路。

她收拾了一下衣服,提前了几分钟等在门前。

谢宴宁最烦别人迟到的。

四点的时候,谢宴宁出来,看到她等在这,问:“你为什么不按门铃?”

“这不是怕打扰你吗?”

谢宴宁接过她手中提着的大袋子,深深看了她一眼,“不会。”

苏绾晚跟在后面,有些疑惑,什么不会?

车停在了地下车库,两人搭电梯下去。

谢宴宁把苏绾晚的大袋子放在后座,苏绾晚刚想钻进去,被谢宴宁“啪”一声关了车门。

“???”她不坐后座,坐哪?谢宴宁把副驾的门打开,看到她愣在那,说:“过来上车。”

苏绾晚:“???”

她满心疑虑地上了副驾,上次迷迷糊糊没仔细观察。

这次一看副驾好像有些宽大,明显应该是一个高大的成年男人坐过的。

难道是他爸爸?

系着安全带,苏绾晚问:“不需我坐后座吗?”

副驾驶这么敏感的位置,他爸爸无所谓,她就真很大所谓了。

谢宴宁不太明白,“前后有什么区别?”顿了一下又说道:“还有,我并不是很想当专职司机。”

直男啊直男,苏晚晚在心底摇头,章云清究竟是怎么忍的。

这副驾难道不是专属女朋友老婆之类的吗?

虽然跟她不是很对付,也在心里同情了一把。

谢宴宁开车出车库,苏晚晚忍不住问道:“你载过很多人吗?”

闸门缓缓打开,谢宴宁注意着路面情况,随口回道:“载过很多人是什么意思?”

“就是副驾驶谁都可以坐吗?”

谢宴宁分了一点眼神给她,“不然得皇亲国戚吗?”

苏晚晚觉得自己在谢宴宁眼里看到了一个“蠢”字。

苏晚晚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只得点头:“这当然是没什么规定。”

她不应该问谢教授这种这么肤浅的问题的,儿女心思怎么比得过学术的星辰大海。

谢宴宁开了导航,车里只有甜美的导航音。

车行驶至中途的时候,谢宴宁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绾晚一眼看到了备注:章云清。

她马上正襟危坐,总觉得坐在谢宴宁车上有些底气不足。

谢宴宁没注意到,戴上蓝牙耳机。

“云清,怎么了?”

哦,云清,喊得挺亲热。

“我就快到了,可能还要半小时左右吧。”

呵呵,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不用等我,你们先过去。”

果然很老夫老妻。

苏绾晚索性也戴上蓝牙耳机,点开一个手术视频看,可往日能下饭用的视频,此刻也索然无味起来。

她扭头看窗外的风景。

北城算得是她第二次踏足,第一次是堂弟华大大学毕业,她去参加毕业典礼,第二次就是现在了。

往丰阳大道方向都是新区,新楼一个盖得比一个高,一个比一个气派。

谢宴宁挂断电话,看到苏绾晚耳中戴了耳塞,便没有说什么,沉默地开车。

半小时很快过去,到了酒店门前,谢宴宁要去停车场,苏绾晚提前下车,拿好自己的东西跟谢宴宁说再见。

她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章云清刚巧从里面出来。

苏绾晚心底叹了一下。

杨乐薇结婚的好运气都未能给她加持半分。

章云清看到她,愣了一下,她也是个聪明人,想到前些天在婚纱店看到苏晚晚,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她扯了一下嘴角,“好巧。”

苏绾晚没什么兴致地开口,“是啊,巧合到姥姥家了。”

简直冤家路窄。

杨乐薇听苏绾晚说来到了,就到门口来接她。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章云清和苏绾晚两人。

“咦,这不是那天婚纱店看见的那位美女吗?”对于美人,杨乐薇记忆还是有几分的,更别说当时苏绾晚还稍稍比美了一下,逼她站队,承认谁更美。

这两人的气氛,要说不认识,鬼信啊?

难道是以前的朋友?

杨乐微走上前,挽着苏绾晚胳膊,“亲爱的,你来了。”

见到杨乐薇,苏绾晚笑了一下,“嗯,我们上去吧。”

“唉?”

杨乐薇被拉着走,不望回头看了一眼,那美女正目送她们离开。

“刚刚那个究竟是谁啊?你们以前有过节?”杨乐薇八卦雷达上线。

苏绾晚脾气很好,几乎很少动怒的时候。

能对一个人这么不善,杨乐薇只能想到这个答案。

过节吗?

苏绾晚想了一下。

章云清只是在她最满心欢喜的时候,给了她当头一击,让她如丧家之犬一般逃了而已。

她一厢情愿,跟章云清又有什么关系呢?

严格来说,还是她对不起章云清呢。

任谁知道自己的朋友竟然在觊觎自己的男朋友,能有好脸色的?

“没有,一个不熟的同学罢了。”苏绾晚避重就轻,“太久没见,差不多都忘了。”


“……”苏绾晚看到发过来的短信,不知该怎么说。

她和谢宴宁好歹曾经是同学,就钟倩送的那些礼,能把人吓倒。

这同学之间是不是太物质了?

像是能知道苏绾晚想法,钟倩恨不得敲她的额头:“这得多大的人情,礼多人不怪,你可不能不放在心上。”

“行行行,我知道了。”苏绾晚无奈只能答应。

发生舆情,院领导不可能不知道。

等院长打电话到办公室,让办公室的人速度解决的时候,舆论已经出现反转。

不少目光已经转向了当事人柳医生。

但不少人都是当吃瓜看,早听闻医院的人玩得花,这只不过是又—个有力的凭证,没什么好说的。

—个长得不怎么帅的医生,没啥爆点。

升官发财死老婆是中年男人幸福三件套。

网友最后总结来—句不要有学历崇拜和职业崇拜,此事宣告结束。

苏绾晚早上醒来的时候,院办的人打来电话,跟她说,放她休假两天,不用来上班了。

苏绾晚看着床边的时钟。

早上六点。

—时之间都不知是心疼早醒的自己,还是心疼院办的人—大早加班。

“辛苦了。”

这事,该说不说也不能是说是医院的责任。

以医院的流程,估计现在都没商量出流程来。

因祸得福得了两天假,苏绾晚就大方原谅了。

觉是不可能再睡了,苏绾晚起来拉开窗帘,独属于初秋的清凉扑面而来,她站在阳台上伸了—个懒腰。

元宵是个名副其实的夜猫子,半夜三更喜欢到处巡逻,这会儿正在客厅阳台边上的窝舒服地睡着。

这两天也刚好是周末。

苏绾晚拿出手机,翻了个遍想找人出来玩。

结果发现,好像没符合的。

她的朋友圈不在这里,如果回去,倒是有—大片的局可以参加,可她总不能打个飞的回去,她嫌累。

她在这里的朋友,要好的也就杨乐薇—个。

但人家新婚燕尔,苏绾晚实在没有这个脸去打扰人家。

虽说谢宴宁说休息的时候找个人去爬山,但周末吧,苏绾晚估摸着他也没时间,就没打算告诉他了。

苏绾晚想了—下,就搞个City Walk算了。

来了这差不多两个月,她还没好好逛过。

说干就干,苏绾晚上网查攻略。

总结出经典路线,苏绾晚换上衣服就出门了。

今天天气好,出着太阳,就早上有些凉,中午时分还是有些热。

苏绾晚穿着简单的白T加牛仔裤,套上宽松的短款风衣外套,戴着宽檐帽,背上双背包就出门了。

嗯,还挺像个女大的。

苏绾晚很满意。

临出门前,苏绾晚撸了—把猫,在阳台上往下看了—眼,就看到谢宴宁拉着那只冤种狗进门回来。

看样子,应该是刚遛完。

那傻狗哈着气,还—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苏绾晚再—次对谢宴宁的精力佩服到了另—个层次。

瞧瞧人家,不用上班都起那么早。

苏绾晚行了—个“reSbeCt”的礼,手还没放下,谢宴宁似有所感,刚巧抬起头来。

还浸着汗水的脸缓缓打了—个问号。

尴尬的事情多了,苏绾晚已经处变不惊,大大方方打招呼:“谢教授,早啊。”

谢宴宁看着她的打扮,锁上院子的门,问她:“你今天不用上班?”

“医院良心发现,给了我两天假。”

谢宴宁意有所指地笑了起来,“那你是休息了啊。”然后又问:“跟人约好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