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阴阳骨师

阴阳骨师

杨子规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洗骨师,是一个十分神秘的职业,与二皮匠,扎纸匠,仵作,刽子手这四个捞阴门不同,洗骨无关生死,而是注重救赎。李小白的爷爷是村子里有名的老地师,不过却突然身亡。脸上生满了黑色绒毛,胡子上结满了冰碴,警察最后得出了冻死的结论。大夏天被冻死实属怪异,只有李小白清楚,爷爷乃是死于非命……

主角:李小白,孙妙妙   更新:2022-07-16 03: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小白,孙妙妙 的女频言情小说《阴阳骨师》,由网络作家“杨子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洗骨师,是一个十分神秘的职业,与二皮匠,扎纸匠,仵作,刽子手这四个捞阴门不同,洗骨无关生死,而是注重救赎。李小白的爷爷是村子里有名的老地师,不过却突然身亡。脸上生满了黑色绒毛,胡子上结满了冰碴,警察最后得出了冻死的结论。大夏天被冻死实属怪异,只有李小白清楚,爷爷乃是死于非命……

《阴阳骨师》精彩片段

洗骨葬,又称二次葬。

按习俗,人死后,先以棺木敛尸,入土埋葬,待三五年或十年数十年之后,尸体腐朽,再将白骨捡出。

称重后以白酒、草纸、碎布等物将尸骨擦拭干净,焚香烘干。

再按人体骨骼结构,自下而上将骸骨放置于金坛,以朱笔写下死者生卒年月,重新下葬!

这行,叫洗骨师!

与二皮匠,扎纸匠,仵作,刽子手这四个捞阴门的不同,这四行,侧重“生死”,而洗骨师,更注重的是“救赎”,只是救赎的不是人,而是其他。

因而,这行要懂的规矩与手法,不比他们少,同样的,沾染来的因果,一个也不比他们弱!

在常人看,洗骨不过就是简单的清洗,却殊不知洗去的却是前世怨念与孽障。

所谓:人有高矮,骨有轻重,称有斤两...

尸骨超斤,则意味着死者生前孽债深厚。

需洗骨师请灵施法,洗骨平怒,必要时,还需洗骨师帮其含冤昭雪,迁坟移位。

尸骨过轻,则意味着死者生前或鳏寡或孤独,或老幼病残。

需洗骨师通灵请行,备足酒斋,畅通阴阳,助其下世好为人,免受地府疾苦。

因而,洗骨师也算半个阴阳先生,功业德行,甚至远超一般术士,所学所会,符箓,占卜,命理,推演,寻龙点穴...样样精通。

按民间说,洗骨师,得尊地师!

而三江村老李家,便是洗骨师这行的执牛耳。

但往日光辉不再!

旧历年,六月十三,三江村的老地师,李丰南,死了!死的格外诡异!

村民们发现他时,嘴唇发青,脸上生满了黑色绒毛,身上还有冰碴子,就这样孤零零的吊死在村口的老槐树上!

村民们吓着了,都说他这是招了凶,一辈子捞阴,造了孽!

可更诡异的是,警察来后,给的尸检报告却是:“冻死的!”

大夏天被冻死?太奇怪了!

因为整个三江村,可是连个大冰柜都没有。

而就在李老头出殡的这天,乌云蔽日,阴雨不停,更离奇的是,村头还出现了十年难得一见的场景。

狐狸,蛇,刺猬,黄皮子...齐齐现身,把村民们惊的不轻。

按坊间传,这四个,都是邪物,招霉的!

无奈,出殡这日,村民们只能心惊胆战的一阵驱赶,唯有十九岁的孙子李小白看到后,整个人犹如癫狂,红眼扑上,不停怒喊:

“你给老子等着,等着!我要你血债血偿!血债血偿!”

村民们都被吓了一跳,以为李小白魔怔了,可只有李小白知道。

“四仙报丧,沉怨不解!”

爷爷是死于非命的!

旧历六月十四,十九岁的李小白辍学送葬回家,看到了老爷子留下的遗嘱。

遗嘱有四。

一,务必到江城完成婚配。

二,完成老爷子生平未完成的事——帮郑家洗骨!

三,带上家传《骨葬录》。因为前途凶险,唯它可逢凶化吉!

四,不可调查死因!

心怀悲痛,李小白翻过《骨葬录》,感觉奇怪,因为扉页只有几行字。

...

“姓名:罗绍元,

年龄:六十六,

死因:不详,

骨重:十七斤,

二次骨葬:未完成

奖励:三月阳寿!

扉页中的三月阳寿引起了李小白的注意,可他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他猜测肯定有所指!

可,李小白也不清楚这个罗绍元又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自家世代相传的《骨葬录》中?

尽管老爷子遗嘱中嘱咐,不可调查他的死因!

可李小白自知做不到,因为他从小到大就这么一个亲人!

杀人,必须得偿命!

带着爷爷死去的悲愤与自责,李小白毅然背上一杆镶金称骨秤与一本《骨葬录》,远走江城,决意寻找蛛丝马迹!


一月后,江城

七月半,百鬼犯。

夜,月光稀疏,树影婆娑,孤山深林,诡异怪叫频起,阴森可怖!

江城后山一百里,山林内人影摇晃,数道手电筒照出的强光,如拔天利刃,贯穿深林,直指林间深处!

“草他妈的!”

“能行吗?年纪轻轻,毛都没长齐,能迁坟?女人炕都没上过吧?可他妈坏了咱家的风水!”

“日了!老爸大晚上的也是真能折腾人,还迁坟!”

一声碎骂起。

山林内,郑富泉夹在一家老少十多人中,蹒跚前行在夜路山林间。

一身休闲西装,派头十足,身后跟着两个彪形大汉,孔武有力,骂完,他还不忘一把将身上的红绸给撕扯掉,讥讽道。

“迁坟还戴红?搞他妈的笑呢?”

原本这会儿他该是在浩峰酒店跟今夜约来的姑娘共赴云雨,谁曾想自己老爸连夜打电话来,说是要迁坟?

还郑重其事的说什么,郑家祖坟,十年财穴,期限已满,要想郑家继续福盈百年,必须得迁坟另葬。

又说迁坟大事,郑家老小不得缺席!

缺席的没资格继承家产?!郑富泉虽气,可在继承家产面前,他不敢造次!

同时,他心里也有点忐忑。

因为郑家最近的确有点撞邪,做生意无缘无故就赔了几千万。

家里还无缘无故的招蟹子,蜈蚣...这些毒虫,佣人甚至都莫名其妙的死了好几个!

但毕竟是坏了自己好事,郑富泉怎又能有个好气?再说了,郑富泉心里虽忐忑,但也不信这些!

咯吱!

咯吱!

林间,盖过脚踝的落叶,像是积雪,一行人走来,窸窸窣窣,发出声响,格外渗人!

而在队伍最前方。

一俊朗少年穿着朴素,粗衫上衣,麻衫长裤,身后背着一杆镶金秤,手里攥着把黄色纸钱。

不在意身后的碎骂,只是嘴里念念有词的走在前方。

“阳人寻祖,阴人让路!”

“路经宝刹,无意其他!”

哗——!

念完,他便猛地抛空撒上一把黄色纸钱,用老李家训诫的话讲。

这叫:“买阴路!”

迁坟,从准确意义上讲,属喜事,不得见白!

白,乃大忌,凶!

在李小白的记忆里,老郑家跟自家老爷子素有交情,二次葬也是分内之事。

一个月的时间里,好不容易寻着郑家。

一来是为了却自己爷爷的心愿,二来是为完成这迁葬,事成之后的十万块报酬。

十万块,多少也能在江城立足了!

哗——!

最后一把纸钱撒完,呼!阴风起,冷飕飕的,李小白不禁蹙眉,总觉着哪里不对劲。

三伏天的夜晚,怎么会冷?

便低声问了句。

“郑叔,该到了吧?”

突然冷不丁的一句,郑来财打了个激灵,提着电筒照了照前方,瞥见前方的墓碑,喜笑颜开。

“到...到了!到了!”

很快,一行人便行近了一处孤坟前。

坟前,诡异奇怪。

周围三米树木尽是枯死,形成一块圆,仅有两块枯树一前一后存活。

杂草丛生,月影斑驳垂落,格外孤诡。

李小白瞥见坟前,无一长物,不由蹙眉冷声:“郑叔,昨天我通知你办的事都办了?”

郑来财忙笑应:“办了,办了!我让我家儿子来给他爷爷上的香,告知我父亲迁坟的事!”

一听,李小白脸色微变,低骂:“你这不是老糊涂?!”

自己安排郑来财操办的事,他竟然让自己儿子去办?

难道他不知道这是对死者的不尊敬?迁坟最忌隔辈啊!

一听这话,郑富泉忍不住了,扒开人群几步上前。

“你他妈说谁糊涂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