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缠爱:今生,要定你精品全篇

缠爱:今生,要定你精品全篇

席紫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缠爱:今生,要定你》是作者“席紫一”的倾心著作,孟聿川舒渺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她第一天上班就碰到不可以思议的事,陪同领导上班吃饭。再后来,那人经常出现在她面前,甚至渗入她生活的方方面面。等等,事情有点不对劲——领导,你不是体恤民情么?他从未想过一见钟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一朝遇上,他能怎么办?只能宠着呗。但是,谁能告诉他?对面的她怎么总是误会他的本意呢?...

主角:孟聿川舒渺   更新:2024-07-14 19: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聿川舒渺的现代都市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精品全篇》,由网络作家“席紫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缠爱:今生,要定你》是作者“席紫一”的倾心著作,孟聿川舒渺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她第一天上班就碰到不可以思议的事,陪同领导上班吃饭。再后来,那人经常出现在她面前,甚至渗入她生活的方方面面。等等,事情有点不对劲——领导,你不是体恤民情么?他从未想过一见钟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一朝遇上,他能怎么办?只能宠着呗。但是,谁能告诉他?对面的她怎么总是误会他的本意呢?...

《缠爱:今生,要定你精品全篇》精彩片段


舒渺拉着门把手,门只开了一半,身子完完全全堵住了入口。

轻嗤一声:“客人?我可从没见过不请自来还威胁主人开门的客人。”

孟聿川完全不在意她话里的讽刺。

“来者是客,这点道理不懂?”

舒渺直接火了,压着声音斥责:“你懂道理你大半夜上人家敲门?你懂道理你威胁人开门?”

“有什么事就在这说,不说我关门了。”

孟聿川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舒渺心里慌张,害怕随时有邻居经过,声音急切起来。

“我是独居,不方便请人进来。”

孟聿川依旧不说话,舒渺见他油盐不进,索性破罐子破摔,没了一点耐心。

“不说拉倒,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报警,看到时候谁丢人。”

说完就准备进屋关门。

趁着舒渺身子退进去的空档,孟聿川动作极快的用力推开门,一手搂着舒渺的腰两人一起进了屋子,将舒渺抵在了门上。

舒渺一惊,正要大喊嘴巴被孟聿川大手一把捂住,尖叫声被淹没。

舒渺瞬间吓的瞳孔放大,呼吸急促,手脚用力挣扎。

孟聿川用力按住她,轻声阻止她的动作:“你别叫,我就放开你。”

“你要是答应,就眨眨眼。”

舒渺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孟聿川这才放开了她。

舒渺立刻警惕的退后了好几步,一脸戒备。

她还穿着睡衣,想到刚刚两人几乎零距离的接触,小脸一红,又羞又气愤。

“你到底想干什么?”

相比于舒渺的警惕,孟聿川倒是轻松自在,随意的扫了一眼客厅。

这房子一看就是女孩子住的,甜美风的装修风格,空间不大,收拾的干净整洁,沙发上还放了两个粉色的卡通抱枕。

孟聿川直接走到沙发上一坐,像在自己家一般,回头看着如刺猬般的小人。

“你过来坐,坐下我再说。”

听上去倒像是他才是这儿的主人。

舒渺心里更气了,站那儿一动不动,宛如雕塑,面色愤然。

孟聿川有些无奈,语气放缓:“你过来,我不会对你做什么,话说完了我就走。”

“不然,我们就这样僵持一晚上,反正我是无所谓。”

说完往沙发上一躺,翘着二郎腿,一副主人翁的姿态。

舒渺紧皱眉头,犹豫着走了过去,坐在离他最远的位置,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说吧,什么事?”

孟聿川坐直身子,清了口嗓子:“你还欠我一顿饭,应该记得吧?”

舒渺一愣,这人大半夜又是电话又是敲门威胁的难道就是为了上门讨这一顿饭?

无语到极点:“你大半夜弄这么大动静就是为了一顿饭?”

孟聿川挑挑眉,一本正经:“是啊。”

“你电话都不接,万一要是不认账了怎么办,我不得上门来找你亲自说嘛。”

说完笑的一脸欠揍。

舒渺气的词穷,缓了好一会儿,扯出一抹讽刺的笑容。

“您放心,我不会忘记的,说了请客就一定会请你吃,不会言而无信。”

孟聿川一听笑的更欢了:“成,没忘就行,那我就放心了,也不枉我跑这一趟。”

“就这事?”

“就这事。”

舒渺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赶人:“说完了你可以走了吧?”

见舒渺一门心思赶自己走,孟聿川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抬手看了眼手表,故意逗她。

“现在时间太晚了,你这还有多余的房间吧,要不收留我一晚?免的我大晚上折腾。”

舒渺立刻急眼:“你说什么!”

孟聿川直接哈哈一笑:“逗你的,瞧你,吓成那样。”

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还真当自己舍得把她调走,只不过是吓唬吓唬她罢了,她还当真了。

也罢,先让她点头答应了再说,以后再慢慢收拾她。

这么一想,心情愉悦了不少。

爽快的答应了她的无理要求。

“成,我答应,我不会主动跟别人公开我们的关系。”

江晴一愣,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爽快。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江晴勾唇一笑,小姑娘还是单纯。

他只是说不会主动公开,若是别人看出来了什么,可不关他的事。

江晴离开江晴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忍着身子的不适走进电梯,理也没理身后车里的江晴。

江晴见走路姿势有些怪异的江晴,嘴角勾出一抹暧昧的笑。

这会儿他是神清气爽,心满意足,可怜了江晴,受了大罪,腿都站不直。

江晴刚进家门就直奔卫生间洗澡,看着身上深浅不一的痕迹,狠狠的骂江晴。

“这个王八蛋,怎么跟种马一样,也不嫌累的慌。”

洗完澡就躺在床上发呆。

想到自己以后都要跟江晴维持着“男女朋友”的关系,内心莫名的烦躁。

一时间也很恼自己,怎么那么容易就信了江晴的话,傻不拉几的将一整瓶酒都喝完了,给了他可乘之机,自己几斤几两心里都没数。

如今自己完全处于被动的地位,只能任由江晴牵着鼻子走。

但是随即又一想,就算自己昨天没有喝那瓶酒,依着江晴的性子,他一直都没有绝了对自己的心思,估计也会使出其他的手段。

毕竟他都能直接把胡玮杰从县里调到省里去,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肯定还有后招。

自己的工作现在被他捏在手里,胳膊拧不过大腿,以卵击石行不通,好汉不吃眼前亏。

她好不容易才考上的编制,绝不能让江晴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给毁了。

反正他在这边也待不了一辈子,等他调走了自己到时候就自由了。

现在这个年代,对于男女关系她也看得开。

况且,江晴长得也不赖,不论是脸还是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和他谈恋爱,自己也不算太吃亏。

而且,她虽然意识迷糊,一开始身体是疼痛的,可后来江晴带给她的感觉不仅仅只有疼痛,还有一丝愉悦。

当然,她的底线就是绝不能当小三。

其他的,她只要管住自己的心,不被别人所左右就行。

人正走神,手机响了起来。

裴苒发来了视频。

“渺渺,你干什么去啦?昨晚上给你发消息就没回。”

江晴这才打开看,裴苒昨晚和今天都给自己发了信息。

那时候她正落在江晴的虎狼窝里,哪还顾得上看手机。

“我没看到。”有些心虚的应道。

裴苒狐疑的盯着她:“你还有不看手机的时候?”

见江晴眼神躲闪,裴苒有些急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发生什么事了?”

江晴一向不擅长演戏,她也没打算隐瞒裴苒。

但这事情手机上三言两语说不清楚,轻叹了口气:“你今晚有事没?”

裴苒秒懂:“没事,我这就来找你。”

说完就挂了视频。

裴苒赶来的时候气喘吁吁,额头上还有一些细密的汗珠,看起来是真着急了。

江晴一愣:“你跑这么急干嘛?”

裴苒直接进屋,将手上拎着的打包盒放在餐桌上。

脱了外套随手一扔,自顾坐在沙发上喘气,两手不停在耳边扇风。

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孟聿川拿出湿巾擦了擦嘴角:“吃饱了吗?”

舒渺点点头:“吃饱了。”

暗暗腹诽:他一直不停给自己夹菜,能吃不饱吗?肚皮都快撑破了。不过这里的饭菜味道确实很不错。

孟聿川站起身拿起椅背上的外套:“那走吧。”

舒渺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起包跟着孟聿川后面走出包厢。

到了楼梯口,孟聿川依旧让她先下,舒渺依言照做。

出去的路上舒渺一直东张西望想找刚刚那个男子,想问他在哪儿结账,可到了门口也没看到人。

孟聿川径直带着她走向停车场。

舒渺在身后喊了他一声:“孟县长?”

孟聿川停住脚步,回头望着她。

舒渺站在原地,神色有些异样:“那个……”

边说目光边移向一旁的大门里面。

孟聿川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轻轻挑眉一笑:“先走吧。”

舒渺还有些犹豫,孟聿川直接前去,不轻不重的力道拉着她的胳膊。

舒渺如同一个小孩子,听话的被他拉着走向停车场。

到了车前,孟聿川照旧绅士的替她打开副驾驶的门。

舒渺眼底一阵复杂之色,纠结了会儿还是上了车。

车子驶出了农家院,舒渺忍不住小声开口:“孟县长,今天不是说好我请客的吗?”

孟聿川有些调笑的开口:“对啊,你请客,我付钱,合情合理。”

舒渺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小脸一阵红一阵白,面部表情非常丰富。

小手随意捏着包带,内心挣扎半天,还是决定开口:“孟县长,一而再再而三的麻烦您,实在是不好意思。”

说完偷偷瞄了一眼孟聿川的表情,一切如常。

见他没回复自己,舒渺没再说话,盯着自己包上的卡通挂件发呆,眼珠子转个不停。

忍不住胡思乱想,接二连三的让孟聿川送自己回家已经很不合规矩了,如今还让他破费,怎么想都不对劲。

自己该如何偿还这份人情呢?

思索了半天,也没得出个结果,最终决定顺其自然。

反正也是他要付钱的,自己都说请客了,他不让,总不能大庭广众之下跟他去争吧。

他是县长,自己只是个小科员,怎么滴都得听他的。

以后再找机会请回来吧。

这么一想,舒渺心里顿时舒服了很多。

“你谈恋爱了吗?”

孟聿川冷不丁的开口。

舒渺有些诧异,但还是如实回答:“没有。”

不知是不是错觉,舒渺在孟聿川的脸上瞧见了一丝喜色和轻松。

舒渺对于这个问题已经见怪不怪了,刚进单位的时候就有不少人问过自己这个问题。

但是从孟聿川的嘴里听到,总感觉不太对劲。

县长也会八卦么?

舒渺心里忍不住好奇孟聿川的另一半是个什么样的人,应该也是个非常优秀能和他比肩的人吧。

不过她可没有那个胆量去八卦领导的隐私,一个不小心就得罪人,丢了饭碗。

心里再好奇,也不会问出来。

“有没有想过找什么样的?”

孟聿川突然又冒出一句,这可把舒渺难住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个问题,也没考虑过。

想了想说道:“这个我还没想过,随缘吧。”

孟聿川没答话,车内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舒渺见快到自己小区了,心渐渐放了下来。

车子照旧开进了地下停车场,舒渺客气的朝孟聿川道了谢就准备开门下车。

手搭上车门的那一刻孟聿川喊住了她。

舒渺停住手上动作,回过头:“孟县长,您还有什么事吗?”

孟聿川左手臂搭在车窗,右手随意的摸着方向盘:“嗯。”

舒渺见状也不急着下车,坐直了身子,等着孟聿川的下文。

“要不,考虑一下我?”

不轻不重、没头没尾的一句话。

舒渺感觉脑子嗡嗡的,完全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双目瞪的溜圆。

一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孟县长,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孟聿川转过头,直视着她,微微倾身离她更近了点,漆黑的眸子里流动着星光,瞳底蕴含了一股浓厚的情意,目光炽热而温柔。

双唇轻启,一字一句清晰缓慢的吐出:“我说,既然你还没谈恋爱,要不考虑一下我。”

舒渺这下确定自己的耳朵没有出问题,一字一句都听清了。

孟聿川让自己考虑一下他?

!!!

大脑一片混沌,瞳孔猛的收缩又扩张,内心翻江倒海的震惊不断的扑腾着,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不知是羞涩还是惊吓。

孟聿川一直在观察她的反应,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变化,嘴角依旧带着浅浅的笑意。

舒渺小手紧紧捏着包,极力克制住内心惊涛骇浪般的震惊。

露出一个礼貌而不失尴尬的笑,尽量使自己语气听起来平稳:“孟县长,您,您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孟聿川更加凑近了点,舒渺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截。

孟聿川轻笑出声,丝毫不在意她的躲避行为。

眼神温柔似水,说话轻声细语:“你不用着急回答我,先回去考虑一下。”

语气听起来像是安抚,还夹杂着一丝宠溺的意味。

舒渺眉头拧的更紧了,内心早就乱成一团。

咬了咬下唇,尽量保持镇定:“孟县长,我觉得……”

“好了,时间不早了,先回去休息吧,今天一天也累了。”

不给舒渺往下说的机会,孟聿川直接开口打断了她,似乎是知道她即将要说什么。

说完不给舒渺回应的机会,直接开门下车,走到副驾驶一侧,替舒渺打开车门。

脸上仍旧带着温和绅士的笑容:“好了,下车吧,回去洗个澡,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说完大手轻轻的揉了一下她的发顶,舒渺感到一股温热的触感,一秒就离开了。

舒渺看到孟聿川虽然一脸笑意,但眼神里却有一股不容拒绝的坚定和强硬,只好将要说的话暂时咽了回去,听话的下了车。

径直走进电梯,也忘了顾全所谓的礼节和孟聿川道别。

孟聿川见人失神的走进了电梯,眼神更加温柔了。

嘴角微微上扬,心想小丫头估计是吓到了。

也是,人家才刚毕业,年龄那么小,又没谈过恋爱,突然就被表白,还是被他这种身份的人,一时间多少都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没事,自己会给她时间好好考虑,直到她做出正确的选择为止。


舒渺急忙开口:“行的行的,我也没帮什么,孟县长您真的不用太客气的。”

舒渺觉得孟聿川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自己更无地自容了。

自己说是来帮忙的,可是这一整天下来,除了进去的时候帮忙拿了一部分资料,其余的时候都是充当个工具人。

跟在孟聿川身边啥事都没干,还让里面的工作人员给自己添茶倒水。

越想越觉得不好意思,小脸渐渐染上一抹红,眼睑低垂,秀眉轻拧。

孟聿川余光瞥了一眼旁边的人,眸子慢慢浮起一股暖意。

声音也柔和起来:“之前你说请我吃饭,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舒渺抬起眼睫,看向正在专心开车的男人。

心里顿时五味杂陈,确实是自己答应了要请他吃饭的。

如今人家都已经主动开口提了,自己要是再扭扭捏捏,反倒是让人看笑话,显得很小气。

暗暗叹了口气,如今这状况,看孟聿川的样子今天是打定了主意要带她去吃饭。

就算她想再多借口也没用,正好趁这个机会,把上次的人情还了,省的自己心里老压着一桩事。

今天吃完饭,以后她要离孟聿川远远的。

以后再找自己帮忙,就装病躲过去,这样总不会得罪人了。

刘主任再怎么样也不会让一个病人去冲锋陷阵的。

舒渺暗暗下定决心,转头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行啊,那就谢谢孟县长今日赏脸了。”

孟聿川转过头来,了然轻笑:“好。”

两人说定后舒渺就端正坐在座椅上,目视前方,脸色平静,胸口却不停的起伏。

约莫过了二十几分钟,车子开到了一个私人农家乐。

舒渺透过车窗观察了一下,这个农家院很大,从大门进来,有好几处院落,装修古朴典雅,简约而不失雅致,风格独具特色,周边环境也好。

孟聿川将车开进停车场,解开安全带:“到了,下车吧。”

舒渺“哦”了一声,伸手解开安全带,跟着下车。

走出停车场,里屋走来一个中年男子。

见到孟聿川一脸笑意的迎上前:“孟县长,欢迎欢迎。”

语气带着万分的小心和恭敬。

孟聿川点点头:“今天就两个人,还是之前的包厢。”

男子了然的点点头,瞟了眼一旁的舒渺,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好的,请跟我来。”

孟聿川伸手搭在舒渺的肩膀:“走吧。”

舒渺瞬间汗毛直立,不等她反应孟聿川下一秒很快的就放开了手。

舒渺这才松口气,挪动脚步,跟了上去。

男子带着二人穿过一条小巷,两边都是竹子环绕,越往里,环境格外清幽,空气中都是一股淡淡的竹子的清香,清雅宜人。

到了巷子的尽头,有一扇雕花的门,打开就是楼梯。

男子先行上楼,孟聿川轻轻拉过舒渺的胳膊:“你先走。”

舒渺听话的照做,楼梯比较窄,一次只能过一个人。

孟聿川在后面两手小心的护着舒渺。

走完楼梯,舒渺顿觉豁然开朗,映入眼帘的是宽敞明亮的大厅,环境雅致。

大厅几个拐角都摆了一座不大的假山,水流从上纷纷扬扬而下,汇成一股清流。

水潺潺流动,悠扬的声音如同柔和的琴音,令人心旷神怡。

舒渺有些惊到了,她不知道他们县城还有这种好地方,以前从没来过。

男子小心招呼着两人进了一个包厢,双手递上菜单。

“孟县长,这是菜单,您看看,需要些什么。”

孟聿川接过菜单直接递给舒渺:“看看想吃什么。”

站在一旁的男子视线在舒渺身上停留了片刻,又立即收回。

舒渺接过菜单浏览了一遍,有一些都是他们这边的特色菜,她吃过,不过也有没吃过的。

她请孟聿川吃饭,当然得看对方想吃什么,她也就没多点。

随便点了两个菜,就把菜单又递给孟聿川:“孟县长,我点好了,您看一下想吃什么。”

孟聿川看她就点了两个菜,蹙起眉头:“就点这些?”

舒渺点点头。

孟聿川不再问她,舒渺见他又点了几道菜,然后就把菜单递给了男子:“就这些。”

男子接过菜单恭敬的退了出去。

包厢只剩下两人面面相觑,舒渺觉得有些尴尬,决定先开口打破沉闷的气氛。

“孟县长,您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孟聿川不紧不慢的回答:“之前来吃过几次。”

舒渺了然的点点头。

眼珠子转个不停,观察了包厢四周,布置虽然简单,但是那些摆件瓷器看起来就价格不菲。

转头看向窗外,绿树掩映,流水潺潺,加上屋内古典的装饰更是增添了其雅致之感。

这里看上去应该开的时间很久了,能开得起这种酒楼的人一定也不简单。

一般人不知道这儿很正常,估计都是特定的熟人光顾。

她是本地人都从来不知道这个地方,孟聿川才来这儿不久就知道了。

心里不免感叹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在想什么?”

舒渺回过神,眼神从窗外移向对面的男人:“啊?”

孟聿川不知何时脱掉了外面的夹克外套,只剩下了一件白色的衬衫。

剪裁得体,隐约能勾勒出他健硕有力的身材轮廓,舒渺轻轻的咽了口口水。

“孟县长,这里环境真好。”

孟聿川随意靠在椅背上,胳膊搭在扶手处,神态放松:“喜欢这里吗?”

舒渺如实回答:“嗯,挺喜欢的,环境真好。”

孟聿川端起面前的陶瓷杯轻抿了口茶:“尝尝这茶,你们当地的,你应该喝过。”

舒渺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一股熟悉的茶香味在口腔中蔓延开来,淡淡的苦涩和清新的甘甜交织在一起,回味无穷。

“嗯,确实是我们这边的茶叶泡的,好喝。”

孟聿川又喝了口茶,微微勾起唇角,眉尾上扬:“这里的确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不管是人、还是物,都那么吸引人。”

最后一句舒渺听着有些怪怪的,不经意抬眼,正好对上孟聿川直勾勾的双眼,漆黑的眸子里充斥着一股炙热的火焰。

舒渺不自觉移开目光,孟聿川的眼神让她有些不知所措,那里面有她看不懂的光芒,让她下意识想要躲避。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没一会儿菜就上上来了。

两人没再说话,开始吃饭。

孟聿川不停的给舒渺夹菜,也会适时的给她添水,特别贴心。

舒渺心里一万个不自在,可每次她想主动给孟聿川添水的时候对方总会快她一步,让她无处下手。

就这样,舒渺战战兢兢的被孟聿川“伺候”着吃完了一顿饭。

相比于舒渺的局促不安,孟聿川倒是泰然自若。

非常自然的帮舒渺夹菜、添水,拿湿巾……


江晴最后半夜饿的睡不着爬起来去厨房冰箱找东西吃。

得亏有江晴带来的吃的,才不至于让他饿—夜。

江晴偷偷跟在后面见他在厨房狼吞虎咽的吃着她妈买的面包牛奶,幸灾乐祸的捂嘴偷笑。

周—上班江晴带了牛奶和—点水果给江晴。

“小舒,周末出去大采购了啊?”江晴接过东西—边调侃道。

江晴笑着解释:“我周末回家了,我爸妈开车送我来的,顺便在超市给我买了些吃的。”

江晴了然的点点头。

周—下班江晴约了裴苒,不情不愿的跟江晴说了—声。

他倒没说啥,只说注意安全,早点回家。

江晴对着手机不服气的努了努嘴:“还真管人管上瘾了,哼!”

下班后直接去了约好的地点。

江晴提前到了会儿,在奶茶店买了两杯奶茶,顺便坐着等裴苒。

奶茶好了裴苒正好也到了,背着包大大咧咧的搭着江晴的肩膀。

没正形的说了—句:“几天不见,更漂亮了啊,小妞。”

江晴将奶茶递给她,挑眉揶揄:“彼此彼此,裴老师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裴苒喝了口奶茶,两人边走边聊天:“你还真别说,这次这个长得还真不赖。”

裴苒毕业有—年多了,这次也不是第—回相亲。

江晴当时还在学校,每次裴苒相完亲回来都会打电话跟她吐槽。

不是矮了就是胖了,要么就是黑了或者长相不合她意,情商太低……

前前后后相了五六个,愣是没—个成的。

每次都是见过—面以后就没了下文。

记得裴苒说过最多的—句话就是:“真不是我挑剔,而是看着真下不去嘴。”

这回还是第—次见她夸相亲对象呢。

江晴觉得实在是难得,看来是真的满意。

见裴苒兴致很高,江晴打趣道:“看来这回有戏了。”

裴苒也不掩饰:“还不错,虽说见面的时候比较拘谨吧,但后面找我聊天还是比较主动的。”

江晴取笑道:“哟,看来这是对上眼了啊,下—步是不是就要坠入爱河了?”

裴苒大大方方:“我倒是不反感进—步发展,嘿嘿。”

说完嬉笑着朝江晴眨了眨眼睛。

“你那位相亲对象家是哪里的?”江晴问了—句。

裴苒将自己了解的悉数说了出来。

“他家在城西那边,听媒人说他爸在供电局,他妈也是老师,教小学的吧。”

江晴听完直点头夸奖:“可以可以,裴老师,加油啊,争取拿下。”

说完以后还像长辈—样拍了拍裴苒的肩膀。

“其实主要还是人,之前见过的那些家里也不差。”

裴苒想了会儿认真说道。

江晴点点头,表示赞同:“没错,主要还是你们两个合得来才行。”

两人—边走路—边说话,没—会儿就到了餐厅,进去吃饭。

“渺渺,你现在住那么远,每天上下班怎么解决的?”裴苒关心的问道。

江晴不自然的轻咳了—下,裴苒狐疑的瞅着她。

“你怎么了?喝奶茶呛着了?”

江晴看了裴苒—眼,面色复杂,欲言又止。

裴苒—向是个急性子:“怎么了?扭扭捏捏的,有什么就说啊。”

江晴心—横,索性直接跟裴苒交代了:“江晴在东郡府买了套房,写的我名。”

“噗!”裴苒—口奶茶直接喷了出来。

江晴吓得—颤,赶紧拿出纸巾递给她,又擦了擦桌子上被吐出来的奶茶。

裴苒擦了擦嘴角,咳了几下,满脸震惊:“你说什么?”

江晴赶紧捂住她的嘴:“姑奶奶,你小点声。”


看到孟聿川阴沉的脸,舒渺有些发怵。

但转念一想,自己和他又没什么关系,和人相亲碍着他什么事了。

瞬间又有了底气:“对。”

下巴微扬,语气不卑不亢,俨然一副“我就见面了,你能怎么着吧”无所畏惧的模样。

孟聿川心里一阵窝火,捏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用力。

两人僵持着都没说话,车内气氛十分诡异。

过了几分钟,舒渺看孟聿川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下一刻竟然笑了起来。

舒渺怎么都觉得那笑看起来有些阴森森的,瞬间汗毛直立。

孟聿川变成了一副温和无害的模样:“你对那人很满意?”

舒渺警惕起来,这又是唱的哪出。

心里有些戒备,决定彻底绝了他的念头:“是,挺满意的。”

孟聿川嘴角的笑意更浓了,漆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舒渺,审视着她的表情。

淡淡的开口:“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好棒打鸳鸯了。”

舒渺的眼神充满疑问:这话的意思是,他放弃了?

孟聿川笑着继续说道:“你都这么说了,我总不能还去插足你们的感情吧,这岂不是太没有道德了。”

“再说了,我可不希望你记恨我。”

舒渺见他表情认真,言辞恳切,不像是骗人。

再说了,他那种地位的人,想要什么人没有,怎么可能会独独吊在她这一棵树上。

心里不禁感叹裴苒的办法果然奏效,孟聿川果然放弃了。

见舒渺乌黑的眼珠子转来转去,孟聿川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小丫头藏不住事,有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自己放弃了她就这么开心?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那人是做什么的?”

孟聿川冷不丁的开口,打断了舒渺的思绪。

望着孟聿川:“啊?”

孟聿川眼神飘向挡风玻璃外,状似不经意的问道:“我总得知道,我输给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吧,纯属好奇。”

“你要是不愿意说也没事,当我没问。”

说完后还无所谓的笑了一声。

舒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孟县长,您这么优秀,肯定能找到一个非常优秀的女朋友的。”

舒渺见孟聿川放弃了心里放松了不少。

但是毕竟人家是县长,自己也不能得罪他,还得在他手底下讨生活呢。

只好趁这个机会拍拍马屁,希望他大人不记小人过吧。

孟聿川是什么人,舒渺这种拙劣的计策自然躲不过他的眼睛。

只不过他也不拆穿,算是默认了她的追捧。

舒渺见时间不早了,试探的开口:“孟县长,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孟聿川嗯了一声,舒渺说了句再见就迫不及待的溜了。

看着一溜烟儿离开的背影,孟聿川彻底敛去了脸上的笑意,眼中闪现一丝寒光。

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回到家的舒渺直接躺到了床上,解决了一件大事,心情说不出的好,躺在床上哼着小曲。

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给裴苒发了得胜的消息。

裴苒给她发了个“耶”的表情。

那日以后孟聿川没再找过舒渺,舒渺每日正常的上班下班,小日子过的很惬意。

偶尔和胡玮杰出去吃吃饭,聊聊天,两人还没完全确定关系,只是当朋友处。

舒渺也不会让他多花钱,每次胡玮杰请她吃饭她都会用别的方式再请回去。

胡玮杰对舒渺有好感,舒渺能感觉到,她对胡玮杰此时说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

决定再相处一段时间,如果还是毫无感觉,那她就只能跟胡玮杰说清楚了。

毕竟人家比她大个几岁,她不能耽误别人的时间。

一个周六,胡玮杰约舒渺出去吃午饭,带她去了一家城北的餐厅。

这家餐厅才开不久,环境非常好,都是单独的小包厢,很安静。

舒渺听江晴说过这里,她老公带她去过一次,说菜味道很不错。

胡玮杰提前订好了位置,进了餐厅就直接带她去了包厢。

经过这段时间相处,舒渺此时已经完全没了最初的紧张和尴尬,和胡玮杰相处起来也自在了很多。

其实通过观察,舒渺觉得胡玮杰确实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

学历优秀,工作体面稳定,长得也不差,温文尔雅,让人一看就感觉很舒服。

确实是很多父母眼中理想女婿的最佳人选,怪不得她老妈一开始一个劲的劝自己。

之前两人聊天,舒渺听他说起过,他爸在银行上班,是个科室主任,他妈在妇联。

裴苒听到这条件直接啧啧啧了好几声,直说让她好好把握,别错过了。

舒渺心里也觉得胡玮杰各方面条件都非常不错。

只不过,她对他暂时还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两人点了四个菜一个汤,舒渺尝了尝觉得味道确实很好。

忍不住夸赞:“这家味道真不错,怪不得我办公室的江姐推荐我一定要来吃。”

胡玮杰见她喜欢吃脸上浮现一丝喜色:“你喜欢吃就好,以后多带你来。”

这话说的很巧妙,舒渺也没过多在意。

胡玮杰替她盛了碗汤,舒渺舀起一勺送进嘴里。

“你之前来这吃过吗?”

胡玮杰笑了一下:“嗯,开业的时候跟家里人一起来的。”

舒渺了然的点点头。

喝完汤舒渺拿起湿巾擦了擦嘴,胡玮杰见她放下勺子:“吃饱了吗?”

舒渺点点头:“嗯”

“那我们走吧。”

“好。”

胡玮杰拉开门,两人一起穿过走廊下楼。

胡玮杰去前台结账,舒渺站在一旁等他,低头看了眼手机。

“小舒同志?”

一道熟悉的男声传来,舒渺抬头循声望去。

有些震惊:向秘书,他怎么也在这儿?

他是孟聿川的秘书,他在这里,那孟聿川?

还没想完,就看到孟聿川从楼梯上慢悠悠的走下来,看向她的眼神阴恻恻的。

舒渺觉得后背突然有些发凉。

向秘书走上前笑着跟她打招呼:“小舒同志,你也来这儿吃饭啊?”

舒渺莞尔一笑,礼貌的答:“是的。”

看到已经走下楼梯,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孟聿川:“孟县长,您好。”

孟聿川没答话,只是盯着她,从头到脚望了一遍。

舒渺被他看着毛毛的,浑身不自在。

那日两人说清楚后舒渺就没再见过他,没想到今天大周末的吃个饭也能碰到。

今天出门她一定是没看黄历,真是冤家路窄。


逛完街回家,舒渺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玩手机。

突然有个视频打过来,显示“母后大人”。

舒渺立刻接了起来:“喂,我亲爱的妈妈~”

对面人有些宠溺的语气:“渺渺,洗过澡了吧?”

“嗯。”

姚慧笑了笑:“最近上班怎么样?累不累?”

舒渺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双手撑着下巴:“还行,不累。”

姚慧点点头:“那就好。”

舒渺捋了捋落在脸上的头发:“你和老爸在家怎么样?最近学校事情多不多?”

姚慧摇摇头:“我还好,你爸初三那边马上要升学,压力比较大。”

舒渺了然的点点头:“哦哦。”

想了想又问了一句:“爷爷奶奶还好吗?”

“都好。”

舒渺“哦”了一声,没继续问。

她爷爷奶奶对她这个孙女一向平淡,他们更喜欢她的堂哥。

毕竟那是他们唯一的大孙子,比起孙子,她这个孙女就可有可无。

虽然如此,舒渺还是很尊重他们,该有的礼节还是会做到。

工作以后回家也都会给他们买礼物。

母女俩聊了半个小时,姚慧脸色突然有些犹豫,欲言又止。

舒渺猜到她有话说,直接问:“妈,你怎么了?有话跟我说啊?”

姚慧犹豫的点点头:“渺渺,你现在身边有什么合适的男孩子吗?”

舒渺抿了抿唇,她妈问话比较委婉,其实就是想问她有没有谈恋爱。

“妈,我还没谈恋爱。”

“我们单位你知道的,男少女多,而且男同事基本上都结婚了。”

“今年一共进来三个人,都是女生。”

姚慧点点头,自然而然的引出了今天的主要目的:“我学校同事,就是吴阿姨,之前来家里玩过的,你应该记得。”

“她家里有个表侄,说在法院上班,比你大几岁,独生子,我看过照片,人长的很清秀,一看就是老实的孩子。”

“父母都是正式单位工作的,以后也没什么压力。”

“你要是还没相处的对象,要不先加个联系方式聊一聊,见见面,了解了解?”

舒渺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妈,我还小呢,现在不想谈恋爱。”

姚慧继续说道:“就是先见面认识了解一下,合得来的话就处一处,过个一两年再谈结婚的事就差不多了。”

舒渺不赞同她的观点:“人家比我大几岁,肯定是着急结婚的,还能跟我处个一两年?”

姚慧继续劝说:“渺渺,你现在年龄是小,年轻,可以挑别人。”

“但是再过几年,就是别人挑你了,你挑选的余地就小了。”

“趁现在年龄还小,可以多认识了解一下人也好啊。”

“妈妈也不是催着你们立马就定下来,就先见面认识一下,当交个朋友。”

舒渺有些无奈:“妈,我才21岁,不至于那么夸张吧。”

“而且你想啊,人家肯定是冲着结婚去的,我可不想那么早就结婚。”

“到时候耽误别人的时间就不好了。”

见自家女儿一点不热情,姚慧仍旧没放弃,苦口婆心的劝说:“渺渺,人家也没说一上来就谈婚论嫁,先从朋友做起。”

“妈妈是为你着想,肯定不会害你的。”

“要不先加个联系方式?你们俩的单位离的也不远,见面也方便。”

舒渺实在是顶不住,只好说考虑一下。

姚慧见说动了女儿一点,也就没再过度勉强。

两人聊完后就挂了视频。

舒渺放下手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有些心烦。

这天上班舒渺正在整理档案材料,办公室电话响了起来,江晴接的。

挂了电话后看向手中还拿着档案盒的舒渺:“小舒,主任喊你去办公室。”

舒渺有些不解:“喊我?”

江晴点点头:“嗯。”

舒渺立刻放下档案盒,走去刘康明的办公室。

刘康明一脸笑意的看着她,脸上的肉挤在一起显得眼睛更小了。

他笑眯眯的开口:“小舒啊,找你来呢,是要给你安排个任务。”

舒渺恭敬的点点头:“主任您说。”

见舒渺非常认真,没有一丝不耐烦的表情,刘康明眼里闪过一丝赞赏。

“小舒啊,最近这段时间孟县长要去乡下视察,我们这边要派人跟随一起,负责拍摄和写新闻稿。”

舒渺心里疑惑,跟书记、县长出去不一向都是新闻科那边的事么,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既不会拍,又不会写,能干什么?

虽然有疑问,但舒渺只是心里想想,没有表现出来,依旧一脸认真的听刘康明说完。

刘康明继续说道:“县政府那边怕人手不够,想在其他单位抽调人去帮忙。”

舒渺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

果不其然,刘康明略带笑意的声音响起:“上次孟县长来我们这视察工作很满意,觉得我们这边人办事很得力,就说想从我们这里抽调人手。”

“我思来想去,还是只有你最合适。”

“你怎么想?”

舒渺轻皱了下眉立刻又舒展开。

心里暗暗吐槽:我怎么想?你话都说出来了,我怎么想有用么?多此一举,你还不如直接命令我呢。

舒渺心里再不想去,但是想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主任都那么说了,肯定是已经想好了。

问她的意见也只是走个过场,客套一下,难道自己说不想去就真能不去了?那要领导干嘛?

万一自己驳了领导的安排,以后给她穿小鞋怎么办。

还是老实的点头答应吧,不然后果就是:最后去了,活干了,还得不到一点好。

恭敬的点头答应:“主任,我没问题。”

听到舒渺肯定的回答,刘康明满意的点点头,朝她笑了笑。

语重心长的说道:“小舒啊,你这个学历在我们这算是一等一的,你要好好干。”

“以后,指日可待啊。”

舒渺扯出一丝得体的笑容,语气恭敬:“谢谢主任,我会好好工作的。”

说完顺便又问了一句:“县长什么时候去乡下视察呢?”

听到舒渺的问题,刘康明心里对舒渺更加满意了。

笑着回答:“明天早上,你直接从楼下坐车出发就行,和新闻科的一起。”

舒渺点点头:“好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