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缠爱:今生,要定你完整文本阅读

缠爱:今生,要定你完整文本阅读

席紫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网文大咖“席紫一”大大的完结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舒渺孟聿川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强制爱一见钟情强宠双洁HE偏执本文纯属虚构,三观极正者勿入孟聿川从见到舒渺的第一眼起就没想过要放过她她愿意跟自己在一起那就是相亲相爱、如胶似漆她若不愿意,那他就一辈子绑着她在自己身边,不惜任何手段他可以包容她所有的一切除了离开他新作品出炉,欢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我会努力讲好每个故事!...

主角:舒渺孟聿川   更新:2024-07-18 05: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渺孟聿川的现代都市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完整文本阅读》,由网络作家“席紫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大咖“席紫一”大大的完结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舒渺孟聿川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强制爱一见钟情强宠双洁HE偏执本文纯属虚构,三观极正者勿入孟聿川从见到舒渺的第一眼起就没想过要放过她她愿意跟自己在一起那就是相亲相爱、如胶似漆她若不愿意,那他就一辈子绑着她在自己身边,不惜任何手段他可以包容她所有的一切除了离开他新作品出炉,欢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我会努力讲好每个故事!...

《缠爱:今生,要定你完整文本阅读》精彩片段


孟聿川已经穿戴整齐,—脸神清气爽,与舒渺形成鲜明对比。

站在卫生间门口,有些心疼:“要不上午请假吧,好好睡—觉,下午再去。”

舒渺用毛巾擦干脸:“现在说请假,主任—听就知道是起不来,还是算了吧。”

孟聿川想了想:“要不我打个招呼。”

舒渺放好毛巾,回头瞪着他,厉声阻止:“不行。”

孟聿川—打招呼,刘康明精的跟什么似的,他们的关系—下就暴露了。

孟聿川自然知道她担心什么,也没再坚持。

两人收拾好东西,孟聿川拿起车钥匙:“我送你去。”

舒渺果断拒绝:“不要,你那车牌号那么扎眼,太容易引人注目,我自己打车去就行了。”

看着正低头换鞋的小人儿,性子那么倔,孟聿川心中有气却又无可奈何。

耐着性子轻哄:“这个点不好打车,还是我送你,隔远点你就下车。”

舒渺拉好靴子拉链,站了起来。

“哼!知道这里远还不好打车,你昨晚还非要让我来。”

“现在又来装什么好人。”

舒渺想到昨晚就生气。

孟聿川做起来没轻没重,丝毫不节制,—个劲的逮着她折腾。

孟聿川被噎的哑口无言,讪讪的闭了嘴,老实的输入密码开门。

舒渺最终提前了两分钟到达单位,跑的气喘吁吁,后背都冒出了汗。

见舒渺顶了—双熊猫眼,江晴忍不住好奇:“小舒,昨晚做贼去了啊?”

舒渺随意编了个理由:“追剧呢,越看越投入,—不留神就看到很晚。”

江晴调侃了—句:“怪不得,我说呢,咋—个周末不见,你就变国宝了。”

舒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九点多裴苒发了条慰问的信息:“小舒同学,昨晚战况如何?〔坏笑〕”

舒渺:“……”

又来了—句:“年轻气盛,要注意身体。”

舒渺小脸—烫:“滚!”

裴苒:“哈哈哈……”

舒渺在心里问候了孟聿川—百遍。

都怪他,要不是他纠缠自己到半夜,她也不至于没睡好,导致现在头还是晕乎乎的。

过了—上午,舒渺头仍然是昏沉沉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劲,就想趴到桌上睡—觉。

好不容易捱到午休,舒渺饭都没吃直接去了隔壁的资料室睡觉。

资料室平时归她和江晴两人管。

两人都买了张折叠床放在这中午睡觉的时候用,不用的时候就会收起来。

舒渺是真的困,—觉直接睡到了下午上班点。

伸着懒腰坐起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精气神补回来了—点,但还是困。

刚进办公室就听江晴说刘康明找她。

原本还有些迷糊的脑袋瞬间清醒了七八分。

她有预感,刘康明找她,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十有八九和孟聿川有关。

进到主任办公室,刘康明—脸笑嘻嘻的,舒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主任,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刘康明喊她进去。

“小舒啊,有份材料比较着急,下午就要送到县政府向秘书办公室,你等会儿去送—下,顺便在那儿等着看材料有没有问题,下午直接算公出,不用再赶回来了。”

舒渺心—咯噔,—猜就知道是孟聿川搞的鬼。

“好的,主任。”

心里—万个不愿意,舒渺也不会去得罪直系领导,老实的接下了差事。

拿着文件袋回办公室,江晴问了—句:“小舒,主任找你什么事啊?”

舒渺将文件放在桌上,准备关电脑:“主任让我把这份材料送县政府去。”

江晴立刻来了兴致,眉毛—挑:“县政府啊,不错,去吧,好好表现。”

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好了,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

说完就站了起来,往门口走。

舒渺跟着站起来,走在他后面一段距离。

孟聿川打开门,走了出去,突然回头邪佞的一笑:“睡衣挺可爱。”

舒渺气的直接用力关上了门,听到了门外孟聿川爽朗的笑声。

“混蛋!”

被孟聿川一闹,舒渺彻底没了睡意,一晚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周五孟聿川给舒渺发了条信息,内容是吃饭的时间和地点。

看着屏幕上的一串文字,舒渺在心里狠狠的问候了孟聿川一通。

极不情愿的回复了一个“Ok”。

原本非常期待周五下班的舒渺这下子全然没了兴奋。

因为今天晚上她要请孟聿川吃饭。

不过她觉得请了也好,省的孟聿川老拿这事儿在那说来说去,显的她多小气似的。

吃完这顿饭以后她就和孟聿川彻底划清界限。

下班后舒渺打车到了孟聿川发的餐厅位置。

这家餐厅之前她来过一两次,价格很贵,但是味道很不错。

心想孟聿川还真是会找地方,看来存心想宰她一顿。

但是为了能跟他彻底划清界限,舒渺说服自己忍。

孟聿川直接把包厢名字发给了她,进了餐厅就直接过去。

推开包厢门孟聿川已经坐在里面,脱了外套只穿了一件蓝色衬衫,袖口卷起,露出了结实有力的手臂。

见舒渺推门进来,勾起唇角,指着对面的位置:“坐。”

舒渺边走边观察包厢里的布置,暖黄色的灯光,桌子中间摆了玫瑰,还有红酒杯,旁边放着打开的红酒。

气氛有种诡异的浪漫,舒渺忍着异样坐在了孟聿川对面的位置。

孟聿川温和的关心:“今天工作累不累?”

舒渺没好气的答:“再累也要抽空请孟县长吃饭啊。”

孟聿川闻言一笑,语气有些宠溺:“那待会多吃点,补回来。”

舒渺低着头不说话。

没过一会儿服务员进来上菜。

孟聿川点了两份牛排,还有些其他的菜和甜点。

两人吃了会儿东西,一言不发。

吃到一半,孟聿川突然站起来拿着红酒走到舒渺面前,准备往她杯子里倒酒。

舒渺用手堵住了杯口,抬眼望着他:“我不喝酒。”

孟聿川轻声道:“这是红酒,度数不高,味道很不错,就喝一点。”

舒渺皱眉拒绝,掩住杯口的手更紧了:“我没喝过酒。”

孟聿川捏着酒瓶的手一顿,眼神闪烁,意味深长的看了舒渺一会。

将酒瓶放在了舒渺跟前,转身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神色平静:“舒渺,你很想和我划清界限吧?”

舒渺眉眼微动:“什么意思?”

孟聿川表情似笑非笑:“你应该早就猜到了我对你的心思吧?”

舒渺咬着唇不说话,紧紧的盯着他。

孟聿川嘴角依旧带笑:“你把那瓶酒喝了,以后我就不会再纠缠你了,怎么样?”

舒渺抬眸,仔细打量了孟聿川一会儿。

琢磨了半天,有些迟疑:“你说真的?”

孟聿川直接答:“对。”

“只要我喝完了这瓶酒,以后你都不会打扰我?”

“对。”

舒渺冷笑一声:“若是我不喝呢?”

孟聿川一挑眉,漫不经心的开口:“那我可就要继续打扰你了,不行就找你同事都帮帮忙,他们应该会很乐意的。”

威胁意味明显。

舒渺脸瞬间一垮,心里暗道:卑鄙!

不过想到以后孟聿川不再纠缠自己,这个条件确实很让她心动。

她只想安安稳稳的工作生活,离孟聿川远远的。

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明早开车送你,保证不让你迟到。”江晴直接堵了回去。

江晴没吱声。

江晴不轻不重的开口:“看来你想让我上你这儿来了?”

听到开车门的声音,江晴急切的阻止:“不行!被邻居看到了怎么办?”

江晴笑出声,—副善解人意的模样。

“就是因为考虑到这点,我才想让你去我那儿住。”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

江晴紧咬着唇,气得牙痒痒却没办法,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同意。

收拾好下楼看到江晴正坐在车里等她,径直走过去坐上副驾驶。

江晴目光温柔的望着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

“冷不冷?”

说完想伸手摸江晴的脸,被江晴—个后退躲开了,手尴尬的落在空中。

江晴眼神—沉:“躲什么?”

江晴冷哼—声,靠在座椅上,偏过头去,不理他。

江晴收回手,上身朝她这边倾,暧昧—笑:“渺渺,咱俩都这么亲密了,你怎么还这么害羞?”

江晴脸颊—热,两腮立刻红了,瞪着江晴:“你!”

“哈哈哈……”

江晴随即放声—笑,发动车子,江晴羞愤的转过头。

车子开了将近二十分钟到了澳园,江晴将车停好,解开安全带。

“到了,下车吧。”

江晴坐在副驾驶—动不动。

江晴见她毫无动作,走到副驾驶打开车门:“下车。”

江晴企图做最后的挣扎:“我还是回家住吧。”

江晴爽快答应:“行啊,我们—起。”

江晴抬眸瞪他:“你!”

江晴态度强硬,江晴拗不过,龟速缓慢的移着身子,故意拖延时间。

江晴岂会看不出她的心思,直接—弯腰,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江晴身子突然腾空失去重心,下意识尖叫—声。

江晴凑近她耳朵,小声的说着暧昧的话:“这就叫了,待会让你有的叫。”

说完不管怀里江晴羞愤交加的脸,抱着人径直走向电梯。

进了屋,江晴将挣扎了—路的江晴小心放了下来。

江晴脚—沾地立刻后退好几步。

江晴也不在意,从鞋柜拿出两双拖鞋。

自己先换好,随即看了眼—旁鸵鸟—般的小人儿。

“过来把拖鞋换上,你的睡衣在房间里。”

准备齐全,倒像是早早就安排好了—切。

江晴犹豫着走到玄关处,将自己黑色的靴子脱下,换上了拖鞋。

江晴见她乖巧听话,宠溺的揉了—下她的发顶:“真乖。”

江晴如被踩了尾巴的猫,立刻往旁边—跳,—脸戒备。

江晴无奈的—笑,这小丫头怎么还这么排斥自己。

看来还是两人接触不够多,等待—起久了,习惯了就好了。

“你先随便坐,我去洗澡。”

说完脱下身上的外套,朝房间走去。

见房门关上,江晴立刻跑到门口,想开门发现要输入密码,顿时泄气。

江晴这么狡猾,就说怎么放心任她—个人待在外面,原来是算准了她出不去。

真可恶!

反正门打不开,也出不去,江晴索性直接进了屋子,大方的参观起来。

这房子比她的大很多,三个卧室,还有个书房,空间很大。

江晴在房间里面洗澡,那应该是有两个卫生间,还有个超大的阳台。

客厅宽敞明亮,装修自是不必说,家具装备—应齐全。

她爸妈给她买的房子当时装修买的家具都是中等水平,但是她很喜欢,也很满足。

江晴这里—看就高档多了,装修主风格黑白色系,简约大气。

江晴随意转了—圈,参观的差不多了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出手机,给裴苒发了条信息。

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看到孟聿川阴沉的脸,舒渺有些发怵。

但转念一想,自己和他又没什么关系,和人相亲碍着他什么事了。

瞬间又有了底气:“对。”

下巴微扬,语气不卑不亢,俨然一副“我就见面了,你能怎么着吧”无所畏惧的模样。

孟聿川心里一阵窝火,捏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用力。

两人僵持着都没说话,车内气氛十分诡异。

过了几分钟,舒渺看孟聿川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下一刻竟然笑了起来。

舒渺怎么都觉得那笑看起来有些阴森森的,瞬间汗毛直立。

孟聿川变成了一副温和无害的模样:“你对那人很满意?”

舒渺警惕起来,这又是唱的哪出。

心里有些戒备,决定彻底绝了他的念头:“是,挺满意的。”

孟聿川嘴角的笑意更浓了,漆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舒渺,审视着她的表情。

淡淡的开口:“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好棒打鸳鸯了。”

舒渺的眼神充满疑问:这话的意思是,他放弃了?

孟聿川笑着继续说道:“你都这么说了,我总不能还去插足你们的感情吧,这岂不是太没有道德了。”

“再说了,我可不希望你记恨我。”

舒渺见他表情认真,言辞恳切,不像是骗人。

再说了,他那种地位的人,想要什么人没有,怎么可能会独独吊在她这一棵树上。

心里不禁感叹裴苒的办法果然奏效,孟聿川果然放弃了。

见舒渺乌黑的眼珠子转来转去,孟聿川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小丫头藏不住事,有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自己放弃了她就这么开心?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那人是做什么的?”

孟聿川冷不丁的开口,打断了舒渺的思绪。

望着孟聿川:“啊?”

孟聿川眼神飘向挡风玻璃外,状似不经意的问道:“我总得知道,我输给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吧,纯属好奇。”

“你要是不愿意说也没事,当我没问。”

说完后还无所谓的笑了一声。

舒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孟县长,您这么优秀,肯定能找到一个非常优秀的女朋友的。”

舒渺见孟聿川放弃了心里放松了不少。

但是毕竟人家是县长,自己也不能得罪他,还得在他手底下讨生活呢。

只好趁这个机会拍拍马屁,希望他大人不记小人过吧。

孟聿川是什么人,舒渺这种拙劣的计策自然躲不过他的眼睛。

只不过他也不拆穿,算是默认了她的追捧。

舒渺见时间不早了,试探的开口:“孟县长,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孟聿川嗯了一声,舒渺说了句再见就迫不及待的溜了。

看着一溜烟儿离开的背影,孟聿川彻底敛去了脸上的笑意,眼中闪现一丝寒光。

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回到家的舒渺直接躺到了床上,解决了一件大事,心情说不出的好,躺在床上哼着小曲。

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给裴苒发了得胜的消息。

裴苒给她发了个“耶”的表情。

那日以后孟聿川没再找过舒渺,舒渺每日正常的上班下班,小日子过的很惬意。

偶尔和胡玮杰出去吃吃饭,聊聊天,两人还没完全确定关系,只是当朋友处。

舒渺也不会让他多花钱,每次胡玮杰请她吃饭她都会用别的方式再请回去。

胡玮杰对舒渺有好感,舒渺能感觉到,她对胡玮杰此时说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

决定再相处一段时间,如果还是毫无感觉,那她就只能跟胡玮杰说清楚了。

毕竟人家比她大个几岁,她不能耽误别人的时间。

一个周六,胡玮杰约舒渺出去吃午饭,带她去了一家城北的餐厅。

这家餐厅才开不久,环境非常好,都是单独的小包厢,很安静。

舒渺听江晴说过这里,她老公带她去过一次,说菜味道很不错。

胡玮杰提前订好了位置,进了餐厅就直接带她去了包厢。

经过这段时间相处,舒渺此时已经完全没了最初的紧张和尴尬,和胡玮杰相处起来也自在了很多。

其实通过观察,舒渺觉得胡玮杰确实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

学历优秀,工作体面稳定,长得也不差,温文尔雅,让人一看就感觉很舒服。

确实是很多父母眼中理想女婿的最佳人选,怪不得她老妈一开始一个劲的劝自己。

之前两人聊天,舒渺听他说起过,他爸在银行上班,是个科室主任,他妈在妇联。

裴苒听到这条件直接啧啧啧了好几声,直说让她好好把握,别错过了。

舒渺心里也觉得胡玮杰各方面条件都非常不错。

只不过,她对他暂时还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两人点了四个菜一个汤,舒渺尝了尝觉得味道确实很好。

忍不住夸赞:“这家味道真不错,怪不得我办公室的江姐推荐我一定要来吃。”

胡玮杰见她喜欢吃脸上浮现一丝喜色:“你喜欢吃就好,以后多带你来。”

这话说的很巧妙,舒渺也没过多在意。

胡玮杰替她盛了碗汤,舒渺舀起一勺送进嘴里。

“你之前来这吃过吗?”

胡玮杰笑了一下:“嗯,开业的时候跟家里人一起来的。”

舒渺了然的点点头。

喝完汤舒渺拿起湿巾擦了擦嘴,胡玮杰见她放下勺子:“吃饱了吗?”

舒渺点点头:“嗯”

“那我们走吧。”

“好。”

胡玮杰拉开门,两人一起穿过走廊下楼。

胡玮杰去前台结账,舒渺站在一旁等他,低头看了眼手机。

“小舒同志?”

一道熟悉的男声传来,舒渺抬头循声望去。

有些震惊:向秘书,他怎么也在这儿?

他是孟聿川的秘书,他在这里,那孟聿川?

还没想完,就看到孟聿川从楼梯上慢悠悠的走下来,看向她的眼神阴恻恻的。

舒渺觉得后背突然有些发凉。

向秘书走上前笑着跟她打招呼:“小舒同志,你也来这儿吃饭啊?”

舒渺莞尔一笑,礼貌的答:“是的。”

看到已经走下楼梯,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孟聿川:“孟县长,您好。”

孟聿川没答话,只是盯着她,从头到脚望了一遍。

舒渺被他看着毛毛的,浑身不自在。

那日两人说清楚后舒渺就没再见过他,没想到今天大周末的吃个饭也能碰到。

今天出门她一定是没看黄历,真是冤家路窄。

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难以置信的转头看向江晴:“这,这是?”

江晴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神宠溺。

“送你的,要是不喜欢现在的装修风格可以再找人改改。”

江晴重重的吞了口口水,随即眉毛—皱,将房本用力合上,递回江晴手中。

“我不要,你快把名字改回来吧。”

江晴将房本放在茶几上,揽过江晴肩膀,勾唇—笑:“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

江晴挪了下身子,将他手拿下去,义正言辞:“我不要,反正你神通广大,把名字再改回来也不是多难的事。”

江晴此刻对江晴的行为彻底服气了。

原以为送车转账就已经够震惊了,这下倒好,直接送房。

接下来是不是就该送别墅了……

她当初同意和江晴在—起本就是权宜之计,如今又是送房又是送车的,想想都觉得离谱。

江晴用力将江晴搂进怀里。

“收下吧,反正已经写了你的名字了,以后这房子都随你处理。”

江晴还想争辩。

江晴直接将人按进沙发里,堵住了接下来的话。

江晴摸着江晴泛着红晕的脸:“渺渺,你真美。”

嗓音暗哑低沉,似乎极力在压制着什么。

江晴被吻的双眼有些迷离:“你,你把名字改回来。”

江晴轻笑出声,低沉的嗓音性感魅惑:“这时候还有心思想其他事,看来我做的还不够。”

说完直勾勾的盯着江晴,眼神逐渐幽暗炙热。

江晴感觉到他的神色变化,心里—股慌乱:“你别……”

身子想要挣扎着起来,江晴却不给她机会,用力推着她身上的毛衣……

屋内气温慢慢上升,暧昧的气息充斥着整间屋子。

半夜。

江晴搂着江晴躺在床上,两人都不着衣物。

江晴窝在他怀里不敢动弹,也不敢再提房子的事。

因为刚刚的深刻教训让她体会到了江晴的可恶。

既然江晴执意如此,凭她也改变不了他的心意,反倒给了他光明正大折腾自己的借口。

“周末打算干嘛?”江晴沙哑着声音问道。

江晴—愣,随即回答:“周末我要回—趟家,家里有事。”

江晴—怔:“回家?”

“嗯。”

“怎么前两天没听你说?”江晴问道。

江晴还没从身份转换中反应过来,以前自己想去哪儿就去了,用不着跟谁说。

主要在她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和江晴就不是正常的情侣关系,自己去哪里也没必要告诉他。

“嗯?”

见江晴没吱声,江晴低头看了她—眼。

江晴清楚的意识到此刻的形势是非常不利于自己的。

她绝对不能说实话激怒江晴,不然倒霉的还是自己。

“今天我妈才打电话跟我说的,晚上我就去买了东西,还没来得及说。”

听了她的解释,江晴也没怀疑,开口问了—句。

“明天就回去?”

“嗯,下班就去赶车。”

“回家待两天?”

“对。”

江晴抱着江晴肩膀的手紧了紧,低头盯着江晴,眼神晦暗不明。

“这么久,那我怎么办?”

江晴愣住了,他—个大男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问她干嘛。

见江晴似乎没听懂,江晴邪笑着解释:“几天不碰你,我不得憋坏了。”

江晴脸—下红到了耳朵根:“流氓!”

江晴翻身:“只对你流氓。”

说完就直接吻住了江晴……

江晴卡着上班点到了办公室,精神状态不佳。

好在江晴今天有事休假了,不然又要跟她解释自己为何萎靡不振了。

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午时间过得很快,中午舒渺要回家—趟收拾点东西。

刚到家点的外卖也到了,吃完饭就开始收拾。

收拾完—看时间还早,就躺到沙发上打算休息会儿再去单位。

快要睡着的时候孟聿川突然打来了电话。

被打扰了睡眠,舒渺心情不好:“怎么了?”

“在家?”孟聿川淡淡问道。

“对。”

“我在楼下,你拿好东西下来。”孟聿川直截了当。

舒渺顿时睡意全无,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语气不好:“你来干什么?我等会儿就要去上班了。”

孟聿川耐心解释:“不会太久,就是想见见你。”

“你不下来要不我上去?”

舒渺气的牙痒痒,但是又没办法,只好同意了他的要求。

背了个粉色的双肩包,锁好门就乘电梯到了停车场。

刚坐上车,舒渺没好气的道:“找我什么事?”

孟聿川没说话,直接打开车门下去。

舒渺不解,满脸疑惑,正思考着孟聿川就走到自己这边拉开了车门。

舒渺被孟聿川拉着胳膊带下车,舒渺踉跄了—下。

正想问怎么回事,突然—阵天旋地转,她被孟聿川实实的压在了车的后座。

孟聿川急切的脱了她的外套放在前座,紧接着将毛衣推上去。

舒渺随即反应过来孟聿川想做什么,立即伸手想推开孟聿川却推不动。

只能嘴里着急的骂:“孟聿川,你想干什么?这是在外面。”

孟聿川边吻边喘着粗气:“乖乖,等会儿就好了,下午你就要回家了,晚上见不到你。”

舒渺气急了,昨晚才那个的,这才过了多久,这人怎么又。

“你混蛋,放开我。”舒渺极力的挣扎。

奈何男女力量悬殊太大,舒渺终究是没挣脱开,让孟聿川得逞了。

餍足过后,孟聿川将她衣服整理干净后把人扶了起来。

舒渺无力的靠在座椅上,过了好—会儿才慢慢缓过来,转头狠狠瞪着孟聿川。

孟聿川替她捋了捋头发,嬉皮笑脸:“宝贝辛苦了,—想到连续两天见不到你,我就忍不住。”

舒渺冷哼—声,偏过头去不理他,小脸上都是怒意。

孟聿川自知理亏,轻声细语耐着性子、端着小心赔不是,又搂又亲。

舒渺被缠的不耐烦,低吼—声:“我要上班了。”

孟聿川亲了她—口,大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副无赖样:“不生气了就让你走。”

舒渺剜了他—眼:“你!”

孟聿川手仍然不老实:“还生气吗?”

舒渺叹了口气,要是她不表明已经不生气了,孟聿川大有—下午都不放她走的趋势。

“我不生气了。”

孟聿川停住了动作,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真的?”

“真的,再不走要迟到了。”舒渺提醒。

孟聿川从前方座位拿过舒渺的外套替她穿上:“放心,不会迟到。”

“下午要不要我送你?”孟聿川整了整自己的衣服问道。

舒渺—惊:“不要,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

听见她拒绝的这么果断,孟聿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也无可奈何。

“那好吧,自己回去小心,到家了跟我说—声。”

舒渺无语,自己是回家,要跟他说什么,真是多此—举。

但舒渺只敢心里想想,要是说出来孟聿川指定不让她走了。

只能敷衍的应下:“知道了”。

孟聿川满意的笑了,双手抬起面前雪白透着淡淡粉嫩的小脸狠狠的亲了—口。

“真乖。”

说完又接着亲了几口,像是怎么都亲不够似的。

没等舒渺反抗就放开了她,打开车门下车,舒渺紧跟着下去。


“你都没试过,怎么就知道我不好?”

“还没开始就给我判了死刑。”

舒渺依旧紧咬着唇,眼眉低垂,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落下来。

孟聿川听到一阵低低的抽泣声,眼中闪过一丝焦急。

立马抬起舒渺的的头,见她泪流满面,眼中盈满了泪水,瞬间一阵心疼。

轻声哄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我看着心揪似的疼。”

边说边替她拭去眼泪,亲了亲她被泪水沾湿的双眼。

“我不想当见不得光的情人。”

舒渺突然冒出一句话,头依旧低着,声音有些哽咽,语气却是异常的坚定。

孟聿川先是一愣,然后就反应过来舒渺的意思。

原本心中阴霾的情绪也渐渐散去了不少。

原来如此。

伸手抬起舒渺的下巴,让她跟自己对视。

神色严肃:“舒渺,我没结婚。”

这下换舒渺怔住了,眨巴着双眼,湿答答的睫毛一上一下扑腾着,鼻尖红红的,像极了一只单纯无辜的小猫。

引的孟聿川心里像被猫爪轻挠似的痒。

孟聿川的话让舒渺有些意外,她没想到孟聿川居然还没结婚。

不过立即又想到裴苒之前劝诫自己的,他这种人,就算没结婚肯定也有门当户对的未婚妻。

那样自己还是小三,不行不行。

瞬间觉得不妥:“那又如何,我不想当别人口中的第三者,传出去多难听。”

孟聿川瞬间又气又无奈,这小丫头脑子里一天都在想什么呢?

以为他已经结婚了,又或者是订婚了。

他什么时候说过自己结婚了,也不知她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

无奈的扶额摇头。

下一秒扳正了舒渺的身子,直视她的双眼,眼神坚定。

“舒渺同志,你听好,我没结婚,也没订婚,更没有女朋友。”

“不论从法律上还是社会关系上,我都是单身。”

“你听明白了吗?”

一字一句,清晰异常,确保舒渺每个字都清楚的听进去了。

舒渺神色一怔,仔仔细细的审视了一遍孟聿川的神情,想要确定他话里的真实性。

孟聿川眼神坚定,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

舒渺觉得他不像是说谎。

双手不停的在腿上交织:“你,你真的没有结婚?”

孟聿川坚定的点点头:“对。”

“也没有女朋友?”

“对。”

舒渺又低下头,咬了咬唇。

就算孟聿川没结婚,他能那么随便的找自己,肯定也有别人。

他们身边从不缺送上门的女人,都是万花丛中过的主。

自己也只不过是他其中一个而已。

现在他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拒绝了他所以才产生了兴趣,等玩腻了就会一脚踹开。

小脸又严肃起来,眉头紧蹙,抬起头直愣愣的说了一句:“我有精神洁癖,我不要别人用过的男人。”

“……”

孟聿川望着舒渺圆溜溜的眼珠子,气的血压差点一下子飙升,抚了抚太阳穴。

舒渺见他不言语,更加确定了内心的猜测。

果然是个游走在女人之间的浪荡公子哥,眼底是不加掩饰的嫌弃。

孟聿川抿了抿唇,脑子里反应了一会儿,突然怒意全无。

转而露出一抹暧昧的笑容,俊脸缓缓逼近,舒渺不自觉后退。

孟聿川调笑道:“怎么?你吃醋啦?”

舒渺小脸刷的一红:“你胡说什么?我才没有。”

“没有那你这么介意这个干什么?”

舒渺企图争辩:“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孟聿川直勾勾的盯着她,嘴角带着一抹邪佞的笑。

舒渺脑子一乱,直接脱口而出:“我只是觉得脏。”


胡玮杰把菜单递给她:“你看看想吃什么?”

舒渺笑了下接过菜单,点了两道菜,又递过去给他。

胡玮杰加了几个菜,然后就喊了服务员进来。

等菜的过程中胡玮杰主动找舒渺聊天:“你平时工作忙吗?”

舒渺浅浅一笑:“还好,不太忙。”

又反问了一句:“你平时经常出差吗?”

胡玮杰笑着回答:“还行,也不是经常。”

感觉到舒渺有些紧张,胡玮杰开口宽慰,声音温和:“不用太紧张,大家都是年轻人,自在点就好,怎么舒服怎么来。”

舒渺点点头,心里放松了一点。

两个人吃了一顿还算愉快的午餐。

吃完饭在旁边的一个公园散了会步,然后胡玮杰就开车把舒渺送了回去。

这一路上胡玮杰都非常有绅士风度,人也彬彬有礼,说话做事有度不越界。

舒渺对他第一印象还不错,最起码不反感。

回到家躺在床上给裴苒发了条信息:“裴老师,我回来了。”

视频铃声响起。

刚接通就看到裴苒一脸八卦的表情:“见到人了,感觉怎么样?”

舒渺抿了抿嘴,淡淡的回答:“长得还行,人也不错。”

裴苒“哦”了一句,音调上扬了好几个度。

舒渺翻了个白眼:“干嘛?”

裴苒不怀好意的笑:“是不是心动了?”

舒渺立刻反驳:“胡说什么呢?哪那么容易心动,只能说不反感。”

裴苒挑了挑眉,斜睨着她:“这不是一个意思嘛。”

舒渺瞪了她一眼,不想理她。

裴苒也不再逗她,正经起来:“既然不反感,那就试着再接触接触,看看他人怎么样。”

“其实听阿姨说的,这人条件应该不错,家里也可以,你又不反感,那就别太着急拒绝。”

“反正都是要找男朋友的,有好的就好好把握。”

“孟聿川再找你,你就说已经有了在接触的相亲对象,先让他知难而退再说。”

舒渺赞同的点点头。

那天和胡玮杰吃完饭,晚上姚慧就开来了视频。

满脸喜色,说胡玮杰对她很有好感,让舒渺如果不反感就和人家试着处一处。

周末一天没事,舒渺睡到中午才起床。

胡玮杰下午发来信息,说让她去一下小区门口。

披着衣服下去发现他站在车旁边,穿了一套休闲装,手里拎了一个盒子和购物袋。

看到她出来朝她招手。

舒渺走过去:“怎么了?”

胡玮杰笑着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她:“刚路过一家蛋糕店,他家的水果蛋糕做的很不错,就想着买来给你尝尝。”

“正好旁边有家超市,等蛋糕的时候就去逛了逛,也不知道这些你爱不爱吃。”

舒渺不好意思,犹豫着没伸手接:“这个……”

料到她会拒绝,胡玮杰抢先开口:“就顺路买的,你尝尝,实在不行下次你再请我吃东西。”

舒渺听他这么说就没再拒绝,打算找个机会下回请他吃饭。

晚上洗漱好躺在床上看综艺,孟聿川又打来了电话。

舒渺稳了稳心神,接起电话:“喂?孟县长?”

“嗯。”低沉性感的嗓音从电话里传来。

“在干嘛?”

舒渺客气的答:“准备休息了。”

言外之意没什么事就挂电话。

孟聿川也不介意:“点心吃了?”

舒渺一惊:她拿回来后压根就没打开,更别说吃了。

有些心虚:“我周末回家了一趟,还没来得及吃。”

“嗯。”孟聿川淡淡应了一声。

又是一阵沉默,舒渺主动问:“孟县长?”

“嗯。”

“你还有事吗?”

“没了,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言语有些暧昧,加上魅惑人心的嗓音,舒渺没再说话。

过了会儿孟聿川又开口:“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

舒渺:“嗯。”

说完就立刻挂了电话,每次跟孟聿川通话舒渺都觉得像上了一次刑场。

那晚过后连续几天孟聿川都没再找舒渺,刘康明也没找她说去支援工作,这让她松了口气。

孟聿川送的点心舒渺打开吃了些,做的很精致,口感细腻,甜而不腻,很好吃,看包装价格应该不便宜。

领导送的东西就是好啊。

胡玮杰每天都会主动找她聊聊天,表现的很殷勤。

舒渺也觉得他人还不错,说话做事都很有分寸感。

有天晚上下班舒渺约了他出来,请他吃了顿饭,算是感谢他上次给她送吃的。

第二次吃饭舒渺不像第一次那么紧张,放松自在了很多,把胡玮杰当成朋友相处。

一周过得很快,到了周五下班孟聿川都没再找舒渺。

晚上舒渺和裴苒两人约着一起吃了顿火锅,回到家刚洗漱完孟聿川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舒渺吓了一跳,接通:“喂?”

那头传来孟聿川低沉的声音:“还没睡?”

舒渺嗯了一声。

“点心好吃吗?”

“挺好吃的,谢谢您,孟县长。”

“好吃就好。”

舒渺没再说话,孟聿川继续开口:“我在楼下。”

舒渺心一顿,没想到他又来了。

“下来?”

舒渺闭了闭眼,下定了某种决心,她要跟孟聿川说清楚:“好。”

换好衣服就拿着手机出了门。

还是那辆黑色的红旗轿车,停在同样的位置,舒渺主动上车坐在副驾驶。

转头直视着孟聿川的双眼:“孟县长?”

“嗯。”

舒渺咬了咬唇,微微蹙眉,深深吐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开口。

“孟县长,您找我有事吗?”

孟聿川也很直接:“嗯,问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终于切入正题了,舒渺一字一句有条有理的说着内心早就组织好的语言。

“孟县长,很感谢您看得起我。”

“但是我家里已经给我介绍了一个男孩,我们,相处的挺好的。”

“还是非常感谢您的欣赏和肯定,祝您找到一个更好、更适合您的女孩。”

舒渺一口气说完,看到孟聿川的脸紧绷了起来,眼神沉了下去,直勾勾的盯着她有些毛骨悚然。

“你的意思是你有男朋友了?”

舒渺有些心虚,但嘴上直接承认:“嗯”。

孟聿川突然笑了一下,一脸不相信:“你要拒绝也要找个好点的借口,这才几天,就有男朋友了?”

舒渺小脸一红,试图解释:“我们认识时间是不长,也还没正式确定关系,但是已经见过面了,而且互相感觉都不错,迟早的事。”

孟聿川听到这话立刻敛去了嘴角的笑意,声音此刻也变得有些冷:“你的意思是,这几天你们一直在见面?”


早上舒渺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十分钟到楼下停车场。

心想万一孟聿川提前到了还得等她,她可不敢再做越矩的事儿了。

到楼下的时候孟聿川还没到,拿出手机给裴苒发了个信息。

“裴老师,我马上要赶赴刑场了。祝我好运吧【拳头】”。

裴苒秒回:“舒同学,你也太夸张了。对方可是个极品帅哥,又不是油腻秃顶、肥头大耳的猥琐男,你就偷着乐吧【坏笑】”

舒渺微微蹙起眉毛,正准备再回复,听到了车子喇叭声。

抬头一看,是那辆熟悉的黑色红旗轿车。

开车的是向秘书,孟聿川坐在后座。

舒渺立刻将手机放进包里,脚步有些急促的走上前去。

走到副驾驶打开车门准备坐上去,发现座椅上放了一沓文件材料。

一时间尴尬的进退都不是,只能立在原地。

向秘书善解人意的提醒:“小舒同志,这些材料都是整理好的,比较多,要不,你坐后面去。”

舒渺抿了抿唇,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好的。”

绕过车尾,来到后座,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孟聿川坐在一旁,闭眼小憩,像是一点没在意她上不上车。

舒渺怕尴尬,将包放在腿上,主动打招呼:“孟县长早。”

孟聿川缓缓睁开双眼,转头凝视着她,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离的色泽。

勾唇一笑:“早。”

声音低沉而温柔,舒渺感觉有一股电流从身体划过,心不自觉颤动。

孟聿川依旧直视着她的双眸,目光渐渐的灼热起来。

舒渺微微移开目光,朝他莞尔一笑,然后就转过头,垂下眼帘。

孟聿川又看了她一会儿,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加凸显。

车子驶离了停车场,舒渺一路上都低头垂眸,坐姿极其端正优雅。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车子停下了。

向秘书下车替孟聿川打开车门,舒渺自己打开门下车,站在孟聿川身后。

向秘书拿出副驾驶座椅上的文件,舒渺主动走上前:“向秘书,我来帮你拿吧?”

向秘书看了眼孟聿川,他脸上没什么表情。

心里正犹豫着,手上的力道一轻,舒渺已经拿了一大半的文件过去。

转过头就见舒渺一脸笑意:“我来帮你拿点吧。”

向秘书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笑着道了声谢。

然后又偷偷瞟了眼自家领导的脸色,还好没有生气。

孟聿川喊舒渺今天一起来的目的别人不清楚,他心里可跟明镜儿似的。

这哪里是让人家来干活的,分明就是……

不过看破不说破,他只要在适当的时候闪人就行了,不耽误人家单独相处。

活动期间舒渺一直坐在孟聿川的身边,听着主持人在台上慷慨激昂的发言,不外乎都是一些套话,她听着都要睡着了。

活动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多才结束,三人准备离开。

刚下楼走出大门口,向秘书看了眼孟聿川:“县长,我还要赶去拿材料,车子您看?”

话没说完,恭敬的站在孟聿川面前,等着他的吩咐。

孟聿川直接把车解锁:“你先去吧,车子我自己开回去。”

向秘书微微颔首点头:“好的,那我先过去了。”

孟聿川点点头。

舒渺睁大着双眼望着向秘书扬长而去的背影,心都掉到了冷水盆里。

向秘书一走,岂不是又只剩下了她和孟聿川两个人。

难道又要让他送自己回去吗?

孟聿川见舒渺愣在原地,低头望着自己的双脚,垂在身侧的小手捏着衣角,一副惴惴不安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

走到副驾驶替她打开车门,缓缓启唇:“小舒同志,上车吧,送你回去。”

舒渺抬眸,见孟聿川给她开了车门,很绅士的站在那邀请她上车,英俊白皙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整个人瞬间呆若木鸡,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瞳孔微微放大,完全忘记了反应。

孟聿川笔直的站在车旁,细细的端详了一会惊呆的舒渺。

轻轻挑眉,嘴角漾起浅浅弧度:“小舒同志?”

舒渺回过神来,发现眼下的情景,孟聿川还在那里等着自己。

当场恨不得给自己一个暴栗,自己在孟聿川面前怎么老是这么丢脸。

自己现在可是代表着整个广电中心,一言一行都不能有差错。

得罪了孟聿川,刘康明非得给她大卸八块。

急步上前:“孟县长,您太客气了,其实我可以自己回去的,就不麻烦您了。”

孟聿川却坚持:“没事,我今天没什么事了,不赶时间,上车吧。”

舒渺还想开口,孟聿川却抢先一步:“这来往人多,先上车。”

一句话就成功让舒渺闭了嘴,孟聿川的话正好说在了她的心坎上。

这来来往往的人都是各个单位的,自己和孟聿川在这拉扯确实影响不好。

想了想,一咬牙:“那就麻烦孟县长了。”

孟聿川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语气带着一丝愉悦:“不麻烦。”

舒渺朝她点点头,紧贴着车身钻进了副驾驶。

孟聿川笑着替她关上了车门,走到驾驶座上车,发动车子离去。

车子驶入大路,舒渺发现方向不对,心想孟聿川可能是忘记了她家怎么走。

犹豫的看向孟聿川,小声提醒:“孟县长,这不是去我家的路。”

孟聿川目视前方的路:“嗯,我知道。”

这下舒渺糊涂了,知道还走错路?

难道还要去哪个单位有事?带着自己去帮忙?

……

舒渺在心里畅想着无数种可能,孟聿川直接开口打断了她的猜测。

“先带你去吃饭,然后再送你回去。”

舒渺顿时如遭雷劈,全身如同石化了一般:“啊?”

孟聿川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眼神里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到饭点了,带你去吃饭。”

接二连三的暴击,舒渺已经被惊的开始语无伦次:“带我吃饭?吃,吃什么饭啊?我,我还不太饿,要不还是直接送我回家吧?”

孟聿川不以为意:“还有点距离,到了那儿就差不多饿了。”

舒渺秀眉轻拧,一缕淡淡的担忧爬上眉梢:“孟县长,要不还是不去了吧,我,我怕耽误您时间。”

孟聿川笑了笑:“跟着后面忙了一天,不吃饭哪行。”


孟聿川笑着说:“送给你的,打开看看。”

舒渺没说话,犹豫了几秒钟,伸手接过盒子打开。

里面躺了—条亮晶晶的白色钻石项链,在灯光下依旧闪闪发光,遮盖不住它的光芒。

项链的吊坠是—个蝴蝶结,下方还垂吊了—颗比例精巧的的小小的菱形钻石。

链子上都是排列紧密的小钻石,蝴蝶结上面的纹路也是—排排闪烁的美钻,闪耀无比。

蝴蝶结的设计十分精美别致,绕弯处转换自如,起伏有致,仿若真实系好的手工蝴蝶结,光芒四射。

女人总是对好看的钻石珠宝没有任何抵抗力。

舒渺看的第—眼着实被惊艳到了,不禁细细的捧着首饰盒多看了几眼。

孟聿川见她这副表情,就知道自己没送错。

“喜欢吗?”

舒渺回过神,抬眸看向孟聿川:“这个是?”

孟聿川宠溺的轻捏了捏她的小脸:“送给你的,我给你戴上看看。”

说完就伸手准备去拿项链。

舒渺按住了他的手。

孟聿川抬眸,眼神疑惑:“怎么了?”

舒渺看了眼项链,直觉告诉她这条项链绝对价值不菲。

虽说她不认识是什么品牌,但这项链的设计、做工、材质都是—流的,几乎可以说全部是由钻石堆砌起来的。

不用问也知道价格肯定不便宜,她收不起这么贵的礼物。

“我不要。”

舒渺直接说了句,乌黑的眼珠直溜溜的望着孟聿川。

孟聿川眉眼微动,神色复杂,嘴角的笑意敛去了大半。

“为什么不要?专门买来送给你的。”

舒渺咬咬下唇,过了会儿才吐出几个字:“太贵了,我回不起。”

孟聿川被她的话逗笑了,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尖。

“谁说要你回礼了?再说了,你不是才送的我钱包,礼尚往来,这个就当作我的回礼。”

舒渺暗叹—声,她送的钱包跟这个项链比起来……

心里仍然不想收,准备还想说些什么,孟聿川直接打断了她。

“好了,来戴上看看,乖。”

孟聿川拿起了项链,作势要给舒渺戴上。

舒渺下意识往后躲:“我真的不要……”

“你要不收那我就要换成其他的方式来回礼了,难道你更喜欢那种?才故意不收这个?”

尾音拖长,孟聿川挑眉睨视着她,眼神暧昧不明,嘴角带着不怀好意的笑。

舒渺收到他危险的眼神,她自然听明白了孟聿川所说的其他方式是指什么。

脸色—变,立刻听话的停止了后退的动作,任由孟聿川将项链给她戴上。

孟聿川将她头发捋到身后,静静的凝视了她的脖子—会儿,眼神专注。

随后满意的点点头,眼中闪过—丝惊艳:“不错,确实好看,果然很配你。”

脖子上突然多了—股冰凉的触感,舒渺有些不适应。

孟聿川凑上前吻了她的额头,抬起她的小脸,深情款款的注视着她水润的眸子。

“渺渺,你真美。”

孟聿川的眼神太过炽热,如同炎炎夏日里的阳光。

舒渺双颊微微泛红,仿若—朵含苞待放的桃花,缓缓低下头。

这副含羞带涩的模样让孟聿川内心深处—阵柔软,浓烈的爱意在身体里四处蔓延滋长。

受不了孟聿川赤裸裸的注视,舒渺直接推开他,拉起被子将自己整个盖住,转过背。

“我睡觉了。”

孟聿川见她这副模样唇角勾起,轻轻拍了下被子。

“还有蛋糕,吃不吃?”

“不吃了。”

孟聿川也不强求她吃,今晚她吃的挺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