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大秦签到十年镇守边关

大秦签到十年镇守边关

如此纯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赢钧在十年前穿越到了大秦,成为了襄王的第三子。那一年原主仅仅十三岁,他还没有好好的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便被一道诏令发配到了函谷。幸好赢钧及时绑定了系统,通过每天签到,如今他的实力已经不容小觑!突然有一天,秦国三十万大军陷于邯郸,赢钧知道,属于他的时代来了!

主角:赢钧,襄王   更新:2022-07-16 02: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赢钧,襄王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秦签到十年镇守边关》,由网络作家“如此纯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赢钧在十年前穿越到了大秦,成为了襄王的第三子。那一年原主仅仅十三岁,他还没有好好的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便被一道诏令发配到了函谷。幸好赢钧及时绑定了系统,通过每天签到,如今他的实力已经不容小觑!突然有一天,秦国三十万大军陷于邯郸,赢钧知道,属于他的时代来了!

《大秦签到十年镇守边关》精彩片段

秦国,函谷关。

十万秦军驻扎再此,防守着秦国的唯一门户,抵御山东六国的进攻。

月上中天,房屋内。

【叮,宿主函谷签到十年,获得奖励霸王传承!!!】

跳动的烛火中,赢钧的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

“不知不觉,竟已二十三年了。”

说话间,赢钧就缓缓站起,敞开的胸襟里,露出了强壮至极的胸肌,以及一道道纵横交错的伤痕。

他叫赢钧,秦昭襄王第三子。

自从十年前穿越到了秦朝,他还没有来得及适应身份,就被一道诏令发配函谷。

那一年,他刚满十三岁。

春秋战国数百年时间,人人尽皆可战。

而秦国身为虎狼之国,没有任何人可以例外,只有通过战功才能证明自己。

若是没有足够的战功,根本就回不到咸阳,也就无缘秦王之位。

这就是养蛊,唯有强者为王。

甚至,不光要不断的和六国之敌厮杀,更是要必须比诸如嬴柱等王子更加的优秀。

然而对于这血淋淋的安排,赢钧虽然刚开始有些不适,但是却也表示理解。

秦国想要一统天下,若是秦王软弱可欺,六国随时会吞灭秦国。

秦国不需要软弱的君主。

原本赢钧以为自己会在某一次的战斗中,战死沙场。

却是没有想到前来函谷关的那一刻,他竟然觉醒了【签到系统】

随后,赢钧便是惊喜的发现,只要他每一天日夜交替之时签到,系统就能发放奖励。

可能是增加力量,也可能是抽取到兵马、书籍、金银。

连续签到的时间越久,得到的奖励便越丰富。

甚至是,每满一年,更是能够获额外的签到奖励。

从此,他的命运就彻底改变了。

签到函谷第一年,奖励龙象之力,千人难敌。

签到函谷第三年,奖励霸王战戟,长缨在手,敢缚苍龙。

签到函谷第五年,奖励背嵬军。

签到函谷第八年,奖励燕云十八骑……

若非是这些奖励,估计他十年前便已经死在了函谷关内。

而今,他却是镇守函谷十年。

他的身份也从最开始的小兵,成为了此刻镇守函谷的大将。

赢钧目光一闪,对于秦国的历史,他还是了解的。

秦庄襄王四十九年,长平之战后三年,秦国聚兵三十万准备一举灭亡赵国。

但最终的结果却是秦军伤亡二十万人,严重地消耗了秦国的实力,以至推迟了秦国统一六国的步伐。

而今,已经是秦昭襄王五十年十月。

若是没有意外,邯郸之战马上就要结束,秦军败亡,没有多少时间了。

更不要说,邯郸之战过后,秦国被迫更改了全面打击的国策,开始采取远交近攻、分化瓦解的计谋,重新积累实力……

“呼!!”

赢钧深吸了一口气,收束起了这些纷乱的杂念。

无论此刻秦国结局如何,也不是他一个函谷镇守大将能左右的。

大秦此刻将星闪烁,杀神白起如日中天。

根本就没有人相信三十万秦军会败亡邯郸。

就算是先知先觉的说出去,还会起到反作用。

“无论未来如何变化,唯有自身强大才是根本。”

甚至,若是恶意的想,若是这些大将们不败不死,也轮不到他赢钧这样的年轻人出头。

秦国人可不认什么狗屁王子身份。

想到这些,赢钧心念一动,眼前弹出的系统上就出现了一名顶天立地的盖世神人标志。

【霸王传承!】

这就是他签到函谷关十年得来的特殊奖励。

赢钧的眼中闪过一抹激动之色,这次的奖励和往日不同。

霸王传承。

这是一次对于他本人全方位的提升。

若是接受霸王的传承,他立刻就会成为当世霸王。

霸王。

力拔山兮气盖世!

凡人之躯比肩神灵!

而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即便是有着系统的奖励,他依然没有脱离普通人的范畴。

但此刻,他已经有了打破桎梏的契机。

赢钧念及至此,不再犹豫,当即将系统之中的传承领取。

顿时。

一股神秘的力量就从赢钧的心中奔涌而出,血液霎时间滚油一样的沸腾,全身的气血鼓荡。

轰隆隆!

赢钧只觉得一股磅礴无比的力量涌入了四肢百骸,在他的体力扎根发芽。

气血更是夸张的增幅,如火如炉。

与此同时,赢钧多年来身体内积累的暗伤也逐渐开始恢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一盏茶时间之后,这样恐怖的传承才渐渐的停了下来。

蓦然间,赢钧双眼睁开,虚室生白,双眼之中宛如迸射出了两道实质的精光。

一双眼眸更是亮如炽火。

浑身气势如龙似虎。

但随着赢钧的呼吸,所有的异状全都蛰伏了下去。

赢钧捏紧了双拳,感受着浑身不可思议的气血,感觉自己此刻能弑仙灭神。

打开属性面板。

宿主:赢钧。

力量:万钧神力(超凡)

技能:霸王戟法、霸王兵法。

物品:霸王戟、乌骓马、赤霄剑。

从者:背嵬军(一万),虎豹骑(三千),燕云十八骑……

“霸王果然逆天!”赢钧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暴涨的属性。

如果说之前的自己,只是达到了普通人的顶点。

那么此时此刻,他已经打破了桎梏,突破了人类极限。

纵兵仙韩信早生,百万大军十面埋伏,他可自信杀出。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的提示声打断了赢钧的体悟。

【叮,随机签到任务触发!击溃进攻信梁城外魏军部队,任务期限:七日!】

任务奖励:未知。

任务倒计时现在开始!

刷!

赢钧豁然起身,烛火之中的双眼精光爆闪。

“信梁城!!!”

赢钧知道信梁城是王龁三十万大军粮草所在的位置,裨将军郑安平率领五万大军驻扎看守。

可是从系统的随机任务上来看,魏军正要进攻或是已经开始进攻信梁城。

但是,此刻他没有秦王的调兵虎符,除了属于他的系统兵马,其余函谷关的兵马可不会听他的安排,即便他是镇守函谷的大将也一样。

除非……

下一刻,伴随着一阵阵急促的跑步声向着此处传来,亲兵军侯的焦急的话语在外面响起:

“启禀大将军,大王调兵虎符亲至,令将军即刻领兵五万出征,解救信梁城!!!”


来了!

赢钧闻言,眼底闪过一道精光,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打开了大门。

吱呀一声。

门外,所有收到消息的函谷关将领们已经全都站在了门前。

秦人闻战则喜。

此刻,所有的人望着赢钧的目光都充满了渴望。

“大将军!”亲兵首领立刻就将半块虎符递给了赢钧。

赢钧瞬间掏出属于自己的虎符,将之和在了一起,瞬间高举。

下一刻,面前所有的将领们全都哗啦啦的跪倒在地,齐声高喝:“请大将军下令!”

“擂鼓聚兵!”赢钧目光一凛,虎符一举,口中厉声道:“大秦铁骑,随我……出征!”

“诺!”

众将抱拳轰然应诺……

秦昭襄王四十九年,秦将王陵帅军二十万攻打赵国国都邯郸不克,阵亡五万人马。

秦王嬴稷震怒,派遣王龁替换王陵,增兵十万仍不能克,于是围攻邯郸。

赵国震恐,向各国乞求援助,楚国大将黄歇,魏国大将晋鄙各自帅军十万营救赵国。

秦昭襄王五十年,秦国任命武安君白起代替王龁为元帅,白起拒绝不肯前行。

然魏王摄于秦王嬴稷恐吓,令晋鄙将兵力屯积在邺城,不敢再进。

但魏国信陵君魏无忌窃符救赵,亲率魏武卒三万,精兵五万,直杀信梁城。

……

信梁城。

地处邯郸城南部偏东的区域,乃是一座小城。

“轰隆隆!!”

一阵阵轰鸣的脚步声逐渐响彻,西面的山丘上突然涌出了一名名威武的士卒。

士卒身披重铠,持戈配剑,另外手臂上还提着一面米高的厚重盾牌,后背上还背着一张弩,弩矢随在身边。

兵器不停的撞击身上的铁铠,不断地发出铿锵之声。

如林的旗帜下,更是有黑压压的大军林立其中,肃杀之气冲霄而起,周围鸟兽绝迹。

一面魏字大旗猛然间在山丘上竖起。

旗帜下面,魏无忌带着一众门客冷眼望着前方的信梁城。

城头上,乌泱泱的秦字大旗迎风飘动。

见此一幕,魏无忌目光之中闪过一抹凶厉之色,锋利的长剑斩落:

“攻!”

顷刻间。

奔腾的脚步声轰然炸响!

成千上万的重甲大军就像是潮水一样疯狂的冲下了山丘,直接就向着前面的信梁城冲了过去……

信梁城头一处瞭望台上,一名眼尖的秦兵瞬间就发现了山丘上汹涌而来的狂潮,立刻吹号示警。

“呜呜呜!!!!”

“敌袭!”

“敌袭!”

下一刻,他就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震动从脚底板传来,抬眼望去。

却见,乌泱泱的魏国大军正呐喊着向着此处开始了狂奔,最前面的更是凶名昭著的魏武卒。

而魏军的后方,更是有大军抬着飞桥,推着云梯以及楼车等攻城器械向着城池逼近而来。

“啊!!!”

秦兵惊叫一声,旋即就鼓足了力气,疯狂的吹动着号角。

“啊!武卒。是魏武卒!魏武卒攻城啦!”

“快!弓弩手准备火箭,快准备火箭啊!!!”

“上城墙,全都上城墙啊……”

此刻,城池内驻扎的秦军终于回过了神来,整座城池霎时间便沸腾了起来。

乌泱泱的秦军争相上城,无数的队伍宛如归海的溪流一样不断的汇聚到四面城墙。

整座城池瞬间一派肃杀。

“攻!”

“攻!”

魏武卒的呼喝声响彻整个旷野,上万的魏武卒从山丘上狂冲而下。

城池到山丘三千米不到的距离,魏武卒片刻就到。

“杀!”

“杀啊!”

魏武卒们扬起狰狞的面容,犹如癫狂的猛虎一样向着城墙下方席卷而至。

恍惚间,整座城池都在颤抖一般。

“射!”

一阵阵爆喝声里,乌泱泱的魏武卒齐齐的扬起了手中的弩,向着信梁城头射了过去。

咻咻咻!

弩矢呼啸。

一瞬间,城墙就被弩矢覆盖,秦军士卒被射翻当场,更是有秦军士卒惨嚎着从城头坠落而下。

城池外墙更是瞬间被射成了刺猬。

鲜血弥漫,尸体横陈。

城头一名名秦军将领们呼喝、咆哮。

“反击!弓弩手射死他们。”

“滚石、檑木准备,各自守住位置。”

“刀盾手防御,长戈兵准备!”

城头上的秦军随慌不乱,很快就在将领们的呼喝下,安稳了下来。

更是有无数的弓弩手不畏生死的探出身子,向着下面的魏武卒射击。

嗖嗖嗖……咻咻咻……

双方瞬间你来我往。

秦军的箭矢虽然不能射穿武卒身上的铁铠,但是依旧有武卒被射中面门,捂着面庞哀嚎而亡。

呼哧、呼哧!

粗重的喘息声响彻整个城头,将领们来回奔驰,逐渐完善城头的防御。

“稳住!”“稳住!”

守城的秦军士卒们虽然惊恐,但是他们也知道自己没有退路。

一旦城池被攻破,他们所有的人都会死。

不用严酷的军法,光是周围的赵人就会杀了他们。

秦赵之间的恨意,都已经融入到了双方的骨子里。

但。

秦人何曾畏惧战斗!

他们又何须退缩。

一名名将领在城头呼喝:“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下一刻周围的秦军就大声的嘶吼回应:“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所有的话语渐渐的汇合成了一句整齐划一的咆哮声,无穷的战意瞬间在城头升腾而起。

所有的秦军望着逼近的魏军,双眼逐渐赤红。

下一瞬间,黑压压的魏军们就像是洪流一样冲到了城墙下,城墙都在剧烈的颤抖。

“放箭!”

“嗖嗖嗖……”

城头上的羽箭弩矢瞬间数量大增的激射而出。

“啊!!!”

“呃啊……”

一道道凄厉的惨嚎声顿时在城下此起彼伏,数量众多的魏军直接被射死在了地上。

秦军的强弓劲孥面对魏武卒乏力,但是对于一般的士卒就是索命之箭。

然而,这样程度的攻击根本就不足以遏制魏军的攻城冲锋。

更是有部分的秦军弓弩手同样被魏武卒射杀。

下一刻。

飞桥、云梯等等攻城器械更是第一时间靠上了城墙。

“杀啊!”

“登城!登城!”

城下黑压压的魏武卒们更是呐喊着开始了蚁附登城,下一刻无数的滚石檑木如同雨下。

砰砰砰……

顿时,登城的魏武卒们就像是下饺子一样被撞了下去,跌落在地面的人群之中。

下方的魏军更是被砸的头皮血流,筋骨断折,哀嚎连连。

攻城战瞬间就开始了血腥无比的拉锯战。

“杀啊!”

“受死!”

“去死……”

无数冷酷的咆哮从口中彪出,箭矢激射,殷红的鲜血开始渲染地面。

此刻,他们都不在是谁的儿子、父亲、兄弟,有的只有一个身份。

战士。

素不相识的双方战士,就在信梁城开始了你死我活的大战。

生命从此刻开始变成一个个苍白的数字。

而魏军更是有备而来,黑压压的八万大军彻底展开,对着信梁城开始了全面进攻……


魏军来势汹汹,直接就对信梁城展开了全面进攻。

第一日,魏军未登上城墙就被打退。

第二日,百名魏武卒旋即冲上城墙。

第三日,千名魏武卒登上城墙。

第四日,整座信梁城三面城墙都被攻破数次,普通魏军都能冲上城墙……

此刻,信梁东城城墙残破,秦军士卒伏尸城头。

“破城!破城啦!”

“杀啊!”

黑压压的魏军呐喊着,潮水一样登上了东城墙,朝着其余三面城墙方向杀了过去。

一面接一面的‘秦’旗从城墙坠落……

距离信梁二十里外的一处山坡处,黑压压的大军静静的矗立。

当先舒展的旗面上除了‘秦’字之外,更是有大旗上书‘虎豹’二字。

赢钧驻马山坡朝东望去,黑色的眼眸冷酷淡漠。

他下方密密麻麻的阵列在山坡左侧,犹如一尊尊黑色的雕像,偶尔有兵器碰撞的声响,气氛变得肃杀。

忽然,一骑东来,冲至赢钧面前,马上的骑士灵猴一般跳下战马,单膝跪地禀告道:

“报!君上,信梁东城墙已破,魏军大部已经涌上城墙,城东方向还有三万魏军列阵,信陵君魏无忌的帅旗矗立……”

“再探。”

“诺!”

探子旋即骑马离开。

赢钧望着下方整齐绵延的骑兵阵列,缓缓抬起长戟,浓眉下的一双眼睛冷漠、深邃,扫过下方三千名虎豹骑兵。

这是他麾下此刻能用的所有兵马。

剩余的四万多兵马会陆续到来。

但是,赢钧却是丝毫不惧。

“魏合统帅两千豹骑直冲魏军大阵,撕开缺口。我自带虎骑直击魏无忌,一战击溃城外魏军。”

“诺!”一名黑脸壮汉当即抱拳应诺。

“传令全军。”赢钧勒过缰绳,马头转向东面,霸王戟落下来:“出发——”

呜呜呜——

号角响起,蹄声渐渐如雷。

……

此刻,信梁城城头已成人间地狱,残余的秦军被魏军打的节节败退,不断的被压缩空间。

空气中的血腥味以及尸体烧焦后的恶臭味几乎浓到化不开。

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有秦军也有魏军。

双方士卒宛如黑压压的蚂蚁一样,纠缠在一起,厮杀在外城每一处。

城墙一道甬道内,秦军与魏军狭路相逢。

“汝等可降?”

“杀!”

一名头上带伤的年轻秦军士卒猛的挥剑砍向了前面的魏武卒,咬着牙的面孔上狰狞毕露,青筋绷起,用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

“二狗,不要去。”后方一名老卒惊叫,那可是魏武卒,单个上去就是送死。

秦人不惧死,但是个人之勇此刻不可取。

“杀!”

对面的魏武卒面无表情的一声厉喝,上前一步,手中的长戈猛然横挥而过,宛如镰刀割草。

噗呲一声。

鲜血飞溅。

年轻的头颅滚落在地。

魏武卒眼中红光越甚,长戈指向对面残存的四名秦军,厉声道:“此战魏国必胜,秦国必败,降则不死!”

“降!降!降!”

众多的魏军士卒全都厉声大喝。

所有人望着节节败退的秦军士卒,心中无比的兴奋。

他们打败了秦军。

他们正在追杀秦军。

这一战,魏国赢定了,他们可以一雪多年被秦军压着打的闷气。

双方士卒没有仇恨,但此刻大局已定,在他们看来秦军也只是垂死挣扎。

魏军士气如虹,但是对面的秦军却是始终冷漠。

“休想!”“不降。”“杀!”

说话间,剩余的四名秦军呐喊着就向着魏武卒杀了过去,双方瞬间再次厮杀在了一起。

但是,普通的秦军士卒根本就不是魏武卒们的对手。

噗呲。

噗呲呲。

鲜血飞溅,血肉横飞。

顿时三名秦军全都倒在了地上。

为首的老卒杵着铁剑,淋漓的鲜血顺着染红了铁剑,披头散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鲜血混着口水滑落,满是狼狈。

他通红的目光望着倒在地上的年轻部下们,眼中闪过一抹悲哀。

但旋即,老卒就一脸冷漠的看向了魏军,挣扎着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说道: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秦!!!”

嘶吼声中,老卒摇晃前冲,杀!

魏武卒长戈右挥,血光四溅,面无表情。

战场凶煞之气越加浓郁。

下一刻,一群魏军跨过地上的尸体,继续向城池内冲了过去。

战斗还没有结束。

视野无限抬升。

黑压压的魏军就像是一张铺开的大网一般,不断的向着城池内进攻,外城彻底沦陷在即。

与此同时。

信梁城内城,将旗所在的县衙内,前线的消息传来。

“东城破了!!!”

郑安平问讯,神色大惊:“什么?”

东城竟然已经破了!!!

他此前就已经收到了魏无忌的密信,让他归降,并且许以武阳君之尊。

只是,他还在犹豫,结果却已然城破。

没的选择!

当即,郑安平就朝着外面的亲兵一喊:“来人,传众军校尉前来。”

外面的亲兵答应而去。

很快一众校尉就领命前来,还没有等他们行礼,就听见郑安平一声暴喝:

“绑了。”

一众校尉闻言一怔,下一刻就被汹涌进来的郑安平亲兵给绑的结结实实。

“将军为何?”

“我等何错?”

“为何绑我?”

一众校尉不解,但是郑安平的话语就在他们耳畔响彻:“我已决定投降魏国。汝等随我降则生,不降就死!”

众校尉闻言哗然,当即就一个个猛烈的挣扎着说道:

“城内士卒犹在麓战,不能降啊!”

“吾等已经坚持这么久时间,邯郸大军必定已经来救,不能降。”

“信梁若降,秦国名声受辱,决不能降。”

“我等已经收到消息,驻守函谷大军已经派遣援军而来,正在路上,信梁不能降。”

但是郑安平闻言却是冷笑一声:“函谷援军?十年不闻赢钧其名,焉能敌信陵君魏无忌大军?”

众将闻言一滞,但是挣扎的更加剧烈。

信梁城内有王龁二十万大军粮草,信梁丢失,王龁大军必败无疑。

他们犹自不愿放弃,更何况秦法严苛,若是他们投降,死则死矣,家小必受连累。

当即,就有一名中年校尉跪着磨蹭上前,言真意切的说道:

“城内士卒依旧在战,将军切勿自误。”

“将军若降魏,消息传回,将军家小必死无疑,将军难道不为家小考虑?”

郑安平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但是旋即便冷冷的说道:“大丈夫何患无妻无子?”

言罢,郑安平也不在跟一众校尉废话,转头对亲兵首领吩咐道:“发信号,请信陵君入城。”

亲兵首领顿时朝天放出了响箭鸣镝。

下一刻,一道大大的红色烟柱在白日出现在了信梁城上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