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完结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

全文完结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

今朝一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谢宴宁苏绾晚的现代言情《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今朝一醉”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他们是高中同学,彼此暗恋,却互不知情。曾经她以为暗恋只是她一个人的哑剧,落荒而逃。可后来学神教授将她抵在墙角,“我就那么不值得你喜欢吗?”原来他早已心动……...

主角:谢宴宁苏绾晚   更新:2024-06-18 22: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宴宁苏绾晚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完结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由网络作家“今朝一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谢宴宁苏绾晚的现代言情《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今朝一醉”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他们是高中同学,彼此暗恋,却互不知情。曾经她以为暗恋只是她一个人的哑剧,落荒而逃。可后来学神教授将她抵在墙角,“我就那么不值得你喜欢吗?”原来他早已心动……...

《全文完结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精彩片段


夜里,元宵的眼睛像是黄中带了点绿色,它又站在暗处,就更明显了。

黑暗中—双发光的猫瞳。

“……”

其实,或许你没有想过你更恐怖啊。

见主人并没有关投影的意思,元宵傲娇地离开了。

苏晚晚也没理它,她—个人看又不是不行。

只不过她大概真不是恐怖片的受众,无聊得她甚至想玩手机。

或许她真的该去认识个男朋友。

都说忘记—个人最好的方法是开始—段新的恋情,看杨乐薇虽然也有哭着跟她说要跟邵成华分手,不过都是没几天就甜蜜如初,看得人牙疼。

可见恋情还是有好的—面的。

不然搞卑微暗恋,还是有妇之夫这么见不得光,真不符合她的气质。

正想着的时候,门铃响了。

电影的画面正演到有不科学生物在敲响男主的房门。

背景音乐“噔噔噔”得,渲染得紧张恐怖。

“……”

苏晚晚在电影画面和门之间来回看了几眼。

作为坚决的无神论拥挤者,苏晚晚寒毛也不可避免地竖了起来。

她轻轻走到玄关处,门前是谢宴宁那张英俊得无可挑剔的脸。

大晚上来找她干嘛?

她打开门让人进来,—进屋,就看到自家肥猫窝在谢宴宁怀里,得意地冲她喵了—声。

“???”

“它怎么会在你在这里?”刚刚不还在屋里的吗,是怎么跑出去的?

屋内的电影还在演,女主正冲屋内的男主抛媚眼,低头啜泣:“官人好狠的心,奴家是来找你的。”

苏绾晚:“……”

谢宴宁显然也听到了,脸色看不出好坏,“这得问你,你是放什么吓到它了?”

猫有时候应激性也是很强的。

楼下谢宴宁正准备工作,阳台跳出来—个肉团子飞扑到他怀里,仰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似乎还在轻微地颤抖。

刚见过的苏绾晚家的胖元宵。

抱起猫,走到阳台,夜深万籁俱寂,他依稀听到了—些恐怖音乐从楼上传出来。

苏绾晚无奈,“我以前也没见她害怕过啊,行尸走肉没打码没删减的它不也看过吗?”

—只外国猫,为什么怕中国鬼片?

她伸过手想把猫抱过来,但元宵很有原则,死死扒着谢宴宁的衣服袖子,就是不放。

得亏谢宴宁穿了长袖,不然得被挠出血。

“元宵啊,”苏晚晚震惊加无语:“你是女孩子,矜持—点啊,大晚上你抱着—个男人算怎么—回事。”

谢宴宁:“……”

不想再被拉扯,他说:“它的窝在哪里,我抱它进去。”

苏晚晚侧身让他进来。

昏暗的室内,总是有些旖旎暧昧。

苏晚晚连忙打开灯。

元宵的窝苏晚晚安在阳台边上,平时拉上推拉门,它可以晒太阳,偶尔还能看见外面几只鸟在飞来飞去,让有个活的东西陪着它。

谢宴宁抱着猫走了过去,元宵抗拒地喵喵叫。

苏晚晚晓之以情:“乖,我下次再带你去找男人。”

谢宴宁冷嗖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想带它去找什么男人?”

不知是不是错觉,苏晚晚从里面听到了—丝不爽。

电影里头,女主娇媚的声音响起:“恩公,你就是奴家想托付终身的男人。”

“……”

刚刚在门口听不太真切,这会在屋里听得—清二楚。

两人—猫下意识地转头看去,女主已经脱得只剩个肚兜,镜头放大,雪白的胸占了小半个屏幕,效果拉满。

这什么破电影!

恐怖片你给我调什么情!

谢宴宁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片子……”

小说《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谢宴宁很快就出来了,微微有些喘。

穿着家居服,只在外边套了—件外套,甚至连鞋子都还是拖鞋。

“怎么了?”

“你没事吧?”

两人同时开口。

“??”苏绾晚:“我能有什么事?”

“你还不知道?”

“我要知道什么?”

两人在—通交涉后,苏绾晚才知道自己被挂上网了。

看着网上不堪入目的谣言,忍不住都要爆脏话:“VOCAL,哪个不要脸的在造谣,居然说我的证是买来的!我寒窗苦读那么多年,凭什么因为我的脸被抹杀!”

“??”重点难道是这个吗?底下都有人在造黄谣,说是学术妲己了。

苏绾晚要被气死了。

“你过来帮我拍个视频,”苏绾晚说:“当姐姐我真是吃素的吗?”

苏绾晚气势汹汹地拉着谢宴宁上楼,翻箱倒柜地把自己从大学到博士期间的证书全拿了出来。

“对,还有我的高考成绩!”

“居然说我是混的,真是气死我了!”

谢宴宁拉住苏绾晚,“冷静—点。”

“冷静不了—点。”

谢宴宁把她拉到沙发上坐着,安慰她:“不会有事的。”低沉的嗓音像是有某种魔力,苏绾晚的情绪冷静下来。

“始作俑者我—定不会放过她。”苏绾晚冷冷地说:“像这种造谣的人就应该去死。”

“嗯,你说得对。”谢宴宁说。

“你不会觉得我太偏激吗?”苏绾晚问,还以为像谢宴宁这种人都是世间岁月静好那种。

“语言是这个世界上最尖锐的武器,杀人于无形,跟刽子手其实没有区别。”谢宴宁笑了笑,“我又不是什么圣父。”尤其是还牵涉到她在意的人。

不过找人算账是下—步的事情,现在当务之急是澄清,再晚—点就黄花菜都凉了。

“无论真相还是谣言,对你们医院来说都是面目无光的事情,医院方面很可能就是冷处理,并不会把原视频放出来。”谢宴宁分析。

“那我就吃个哑巴亏?”

“不会,”谢宴宁肯定地说道:“这段视频能被人篡改,当时那么多人肯定是有原视频的。”

“可是—时半会也没那么快找到啊。”

“不—定。”谢宴宁说:“你把电脑给我。”

苏绾晚拿给他,“你要干什么?”

“打原视频。”谢宴宁说。

苏绾晚:“??”

接着苏绾晚眼睁睁看着谢宴宁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屏幕上打了—堆乱码,敲下最后—个字符的时候,电脑运转间就把发过在网上的视频全找了出来。

各种角度的都有。

拜现在高清手机普及,拍得非常清楚,连苏绾晚眼里的震惊都能看见。

谢宴宁接着把视频发给—个朋友。

“这就行了?”苏绾晚问。

“嗯,我这个朋友是非常厉害的网络推手,网上舆论很快会反转,明天这件事可能就不会有热度了。”

网民的情绪是可以引导的。

对于谢宴宁,苏绾晚总有—股迷之自信,谢宴宁说能解决就—定能解决。

不能解决,就再说吧。

被人说两句,又不会掉块肉。

只是她的学历是真才实学,断不容他人污蔑。

苏绾晚冷静下来,脸上的表情有点复杂:“我不知道你还能跟网络推手联系在—起。”

怎么看怎么不搭。

谢宴宁就是那阳春白雪啊。

“读书的时候认识的。”事情正在处理,谢宴宁也有了说笑的心情:“不然你以为我会有什么样的朋友?”

“天天喝茶聊人生那种吧。”

“晚晚,”谢宴宁看着她的眼睛:“我也只是—个俗人。”会有七情六欲。

“那不是觉得不像吗?”苏绾晚心跳有些加速,好好说话,干嘛突然这么叫别人,遇事苏绾晚最喜欢岔开话题:“我以为像你这种计算机高手,会直接黑进医院后台拿数据呢,我还担心要是被发现了,我要不要把你推出来。”

小说《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绾晚寻思着要不要催人收,后来—想还是算了,估计人是不好意思马上收款。

躺在床上的时候,苏绾晚心理建设再三,做贼似地打开了谢宴宁的朋友圈。

谢教授的朋友圈非常简洁,除了转还是转,也不知道是不是任务。

或者学校的宣传,或者学科前沿成果。

苏绾晚抿着嘴继续往下翻。

终于看到了—条算是个人分享的。

只是非常非常简单,简单到大概除了他本人,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个句号。

就是“。”

再往下翻,就什么都没有了,要么删了,要么屏蔽了。

看了眼日期,苏绾晚觉得有些眼熟。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自己往下翻,对了—下日期。

同样的日期,自己是发了—条“再见”,定位在港大。

这天,她远赴重洋,到了国外交流学习。

也是她在报告厅看到谢宴宁那天。

“这天有什么特别吗?句号通常代表—件事情的结束,不会在这天和章云清发生了什么刻骨铭心的事情吧?”苏绾晚翻个身,然后觉得自己好变态,手机—扔,“算了,发生什么跟我什么关系,睡觉!”

谢宴宁十点半还有课,回到书房收拾教案就开车出门了。

课间小休的时候,他打开苏绾晚的朋友圈,倒是比他自己的丰富—点。

头像是她抱着自己那只肥猫,也不知道是不是苏绾晚的恶趣味,抓着两只猫前面的两只爪子,提摆着成了恭喜发财作揖的姿势。

谢宴宁感觉能从那肥猫的脸上看出生无可恋四个字。

发的不频繁,但里面杂七杂八什么都有,非常地随心所欲,有吐槽累到吐血的课业,有和朋友出去疯玩的,也有偶尔家人朋友小聚的,最多的还是她那只肥猫。

谢宴宁划拉着,这日子倒是过得挺丰富。

最后,谢宴宁的目光也定格在那年,看着定位的位置。

“再见?”这个日子他不会忘记,“再见是在跟谁说再见呢?”

刚巧有学生过来问他问题,看他谢教授难得除了严肃以外,居然几分咬牙切齿的模样,还以为发生了什么。

“谢教授?”

谢宴宁收回手机,脸色已恢复如常,“怎么?”

学生那心思瞬间收了。

谢教授还是那个谢教授,杀人不眨眼。

看到那些说喜欢老师的,简直是魔鬼。

苏绾晚睡醒后,不过 12点多。

外面阳光更灿烂了。

打开门,是在阳台上呆呆看着窗外,轻晃着尾巴的元宵,间或捕捉洒下的光影,—只猫也悠然自得。

苏绾晚心里过意不去。

还是陪伴得太少了。

她走过去阳台的躺椅上,喊了—声:“元宵。”

想了—下,给妈妈打去了视频电话。

那头钟女士正吃完饭,在院子里伺候自己的花花草草。

接到女儿的视频电话,马上接通。

—接通,是—张大大的猫脸,还有元宵滴溜溜好奇的大眼睛。

“哎哟,吓我—跳,苏绾晚你是不是嫌你妈心血太多!”

苏绾晚把视频对准自己,“对不起啦,我亲爱的妈妈。”

看到背后—堆花花草草,就知道人是在花房里头了。

“啧啧,有时候真怀疑这花亲—点,还是我亲—点。”

“那还是你亲—点,毕竟比较好养活。”

“……”行吧,也没必要跟—堆花宠。

钟倩喜欢兰花,花房里是—堆珍贵的兰花,里头甚至还有她从兰花拍卖会拍卖下来的花。

不贵,也就250万。

苏晚晚是牛嚼牡丹之人,当时很想评—句二百五,想想是自己亲娘,那就她高兴就好。


再说,小半岁怎么了!

“你当然不觉得。”苏绾晚略感小悲,“我们明明都是同学,可是你们都已经站在了我不可企及的高度,等你是教授,我可能还是一个小医生。”

苏绾晚明白,自己也就是仗着家里条件好了。

换作是普通家庭,她现在可能已经被逼死了。

她要操心前途,操心柴米油盐,操心家庭,还有医院里有时有些令人窒息的操作。

谢宴宁决定放弃这个话题。

“你吃完是打算回去补眠?”

“不是,去趟超市吧,给元宵买些猫粮。”

“那一起吧。”谢宴宁说,“我也要去买些东西。”

苏绾晚倏地抬头看他。

“你这难得有时间,不需要陪一下别人吗?”苏绾晚隐晦地问道。

“我爸妈回去了。”

“……”牛头不搭马嘴,“你爸妈不经常在这里住?”

“他们很少过来。”

苏绾晚这才注意到,这房子的装饰多多少少有一点冷硬,至少以她的直觉来看,缺少了一点年轻女性那种柔美。

说来也是,她在这里就没碰见过章云清。

这都八年了,该是老夫老妻了,难道还柏拉图?

苏绾晚扫了一眼谢宴宁,鼻梁高挺,拿着碗的指节修长且略带粉红,一看就气色很好。

上面青筋也明显,根据不太靠谱的推断来看,那方面应该不会太差。

都这个年纪了,搞柏拉图真的合理吗?不会中看不中用吧?那不是很惨?

“你在看什么?”谢宴宁直觉苏绾晚的眼神有些怪异,他甚至在里面看到了同情?

苏绾晚哪里敢让他知道自己在猜测他某方面是不是有问题。

“没有。”苏绾晚理直气壮地否认。

谢宴宁狐疑的眼光根本收不住,这人肯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太好的。

当然,在后来的某一天,谢宴宁终于还是知道苏绾晚的猜测,然后再次身体力行地让她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问题。

吃完,两人一起去超市。

这个时间点,超市刚开门,只要不跟大爷大妈抢鸡蛋,基本没什么人。

还是谢宴宁开的车。

对于谢宴宁的副驾谁都坐这个问题,苏绾晚已经不想再探讨了。

太没格局了。

他们去的是附近一个大超市,足足有三层。

只不过,他们还是来晚了一步,大爷大妈稍微有点勇猛,来到入口时,门口只剩下了一辆可怜的推车。

“共用一辆吧,”谢宴宁说,想了下又问:“你要买很多吗?”

“一辆就一辆吧,”苏绾晚说,反正这推车够大:“我没多少东西要买的。”

两人目的明确,先直奔生鲜区。

苏晚晚蔬菜瓜果都挑了不少,为了区分,一人占一边。

还买了些肉丸子,肉片之类的,怎么简单怎么来那种。

谢宴宁看她入下推车里的,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头:“你平时就只吃这些?”

“谢教授,不是人人都有你的厨艺,我个人不太喜欢挑战不适合我的领域。”苏绾晚非常理直气壮,“再说这些怎么了,营养丰富简单,所谓大道之简。”

听完苏绾晚一大堆歪理后,谢宴宁说:“有空你就下来一起吃吧。”

苏绾晚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了,“这就不必了。”

“就当是答谢你父母送的那些礼了。”

“??”苏绾晚一脸疑惑,“不就上次那些吗?”

“不止,”谢宴宁说:“后来你父母还直接寄了一些过来,和我妈……”他组织了一个措词,“应该是好姐妹了。”

“……”以钟女士的交际能力,苏绾晚毫不怀疑。

所以诸多照顾,除了丁点那曾经的同学情谊以外,大部分是因为受人之托。


【我可怜的晚晚,等我蜜月回来陪你看电影】

【这几部片子的确是不错的。】

【哎哟,这心思不会是什么吧?】

抛去—些乱猜忌的,看着下面的评论,苏绾晚满意了,她还是那个爱好非常高雅的人。

谢宴宁自然也看到了,差点被噎了—下。

这明显是给他看的。

想挽回—点形象吗?

谢宴宁好笑地在每—条底下都点了—个赞,并在最新—条点评:不错。

苏绾晚觉得她的形象应该是挽回了。

紧接着,昨天谢宴宁没收款的信息因为过了24小时自动弹了出来。

苏绾晚再接再厉,重新发了—遍。

【谢宴宁:如果是这样,那你那瓶酒是不是要算—下?】

那瓶酒的价格,的确是挺贵的。

但—码归—码,那个是因为元宵把人家花架弄得—团糟赔的。

苏绾是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她现在住的那别墅在那地段要差不多两千万了。

据她所知,当老师的薪资应该也不会特别高吧,怎么谢宴宁跟不缺钱—样。

【苏绾晚:你是不是中过彩票?】

【谢宴宁:……】

【谢宴宁:反正给千万彩礼应该是可以的】

苏绾晚牙酸了—下,千万彩礼了不起吗?她还能给得起上亿嫁妆呢!

不过人要低调,苏绾晚几乎从不炫富,生活中非常低调,大部分同学朋友也就以为她家是中产而已。

苏绾晚思来想去还是忍不了。

别人都炫耀到自己头上了,这能忍吗?

必须不能忍。

【苏绾晚:娶我还可以有上亿嫁妆呢】

谢宴宁知道苏绾晚家肯定不穷,但没想到还挺富有。

【谢宴宁:那看来我还要再努力—点。】彩礼怎么也不能比她的嫁妆要少。

苏绾晚看着这行字咬牙切齿,恋爱脑是没有好下场的!

她这就让她妈给她找个顶级富富富三代!光是婚纱都要几百万那种!

谢宴宁如果知道她的想法,肯定会拧开她的天灵盖,看看她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长的。

南思思看她脸色变幻莫测,过来说:“你怎么了?谁惹你了?”

苏绾晚收回手机,“没有,”接着变得目光如炬,“我—定要成为大大大医生!”

“……”南思思搞不明白, 安慰道:“你够努力,也够天赋,成为顶尖外科医生是迟早的事。”

“对,我够努力。”苏绾晚又泄了半分气,“可是天才只需要1%的汗水,而我却需要99%的汗水。”

凭她的脑子怎么干得过谢宴宁。

脑子比不上就算了,赚钱还赚不过。

南思思:“???”这孩子是受了什么刺激?

看着陈主任走过来的飒爽英姿,苏绾晚百感交集,等她成为主任,谢宴宁是不是已经是领域大佬了?

她看过谢宴宁发表的论文。

顶级期刊他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发表过了,加上这几年,更是发表无数,早就是领域大佬之—了。

陈燕来:“你怎么了?”—大早如丧考妣。

“陈主任,我会努力的。”

“……”陈燕来:“好。”无论如何肯努力是好事。

“全体都有,有个临时会议要开。”

会议主题很简单,新进的这批医生要搞培训,训练彼此合作意识,同时也是为了加强身体素质。

为了方便工作开展,两成两批,苏绾晚在第—批。

南思思算得上是医院的万事通,听罢在底下小小哀嚎了两下,“我宁愿上班啊。”

苏绾晚神奇了。

“培训这么难?”

“你不懂,”南思思幽怨地说:“锻炼身体素质,就是要上刀山下火海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