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精品小说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

精品小说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

今朝一醉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他们是高中同学,彼此暗恋,却互不知情。曾经她以为暗恋只是她一个人的哑剧,落荒而逃。可后来学神教授将她抵在墙角,“我就那么不值得你喜欢吗?”原来他早已心动……

主角:谢宴宁苏绾晚   更新:2024-05-22 03: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宴宁苏绾晚的女频言情小说《精品小说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由网络作家“今朝一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们是高中同学,彼此暗恋,却互不知情。曾经她以为暗恋只是她一个人的哑剧,落荒而逃。可后来学神教授将她抵在墙角,“我就那么不值得你喜欢吗?”原来他早已心动……

《精品小说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精彩片段

第七章节

苏绾晚在楼下吃得心满意足。

满血复活回去就打开手术视频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做笔记。

元宵在一旁轻轻打着呼噜陪着她。

杨乐薇打视频电话过来的时候,苏绾晚刚巧又饿了,在厨房拿了面出来吃。

苏绾晚吃着面,问:“什么事,大小姐。”

“把你拉出去晒晒太阳,免得没点人气。”杨乐薇没好气地说道:“我大后天和邵成华去家居城买东西,你不是说你那房子还缺点家具吗,正好一起去买。”

邵成华是杨乐薇青梅竹马的男朋友,长得高大帅气,事业小有所成,在一家科技公司当经理。

两人目前已经修成正果,证都领了,就差摆酒昭告天下。

苏绾晚来到这的第二天就上班了,就忙到了现在,对于自己的狗窝还真没打理过。

钟女士再细心,总有不能顾及的地方。

例如那床垫就睡得她不舒服。

她又吃了一口面:“不会当你们俩的电灯泡吗?”

杨乐薇翻了一个白眼:“大小姐,我和他都老夫老妻了。”

苏绾晚想想也对,说:“那我不忙的话就去吧。”

本市最大的家居城,位于繁华的CBD商业中心。

苏绾晚和杨乐薇的工作地点一个南一个北,就约定在家居城直接见面。

交接完工作,苏绾晚打车过去。

还好,离得并不算十分远,加上堵车也就半个小时左右。

苏绾晚到的时候,杨乐薇正和她的亲亲老公在那里不知笑什么。

她走过去,轻轻咳了一下提醒他们,“请问电灯泡现在可以加入了吗?”

杨乐薇听到声音,转头就抛弃邵成华,她亲密地挽上苏绾晚的胳膊,“我还以为你要晚点到呢。”

徒留邵成华呆呆在看着空落落的臂膀,有些无奈。

苏绾晚有些好笑,“运气好,不怎么堵车。”

杨乐薇问:“我们现在是先去吃饭,还是先去逛吧?”

现在是六点来钟,正是饭点高锋期。

“先去买吧,现在人这么多。”苏绾晚四周看了下,这里人是真的多。

“你什么意见?”杨乐薇问邵成华。

邵成华把外套脱了下来,随手搭在手上,说:“你看我敢有意见吗?”

杨乐薇哈哈大笑。

几人一致决定先去逛家居城。

家居城很大,杨乐薇和邵成华不知不觉又走到了一块,两口子指着这个指着那个,说个不停,苏绾晚落后半步,静静听他们说话。

她其实没什么目的性,就是看到了合适可能就会买,还有就是重新买个床垫,现在的睡得她是真有点不舒服。

苏绾晚纵使有秒睡的本事,不代表她对睡眠质量没有要求。

逛着逛着,人有三急,杨乐薇说想去一下洗手间,就剩下苏绾晚和邵成华两个人。

苏绾晚和邵成华所有的联系都是通过杨乐薇,但大学四年,和邵成华也算熟,话题自然也是杨乐薇。

前面是床褥区。

邵成华说:“薇薇说你不太适应那床垫,特地给你介绍这个的,这个很不错。”

苏绾晚按了一下,软硬适中。

看了眼价格和牌子,和她之前的是同一款,当然,价格也有些感人。

苏绾晚当即就决定买这款。

她直起身,退后几步时,邵成华脸色有异,可苏绾晚没反应过来,已经向后摔倒了。

幸好苏绾晚多年跳舞练就的平衡力,没摔人家怀里,只是借了别人的胳膊勉强撑住自己。

邵成华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救她,他把她拉了过来:“你没事吧?”

苏绾晚站定,转身微低头道歉:“对不起。”

抬头看向被撞的倒霉蛋,苏绾晚愣在原地。

怎么会是谢宴宁?

站在他旁边正是那天的卷毛。

谢宴宁看了她一眼,很淡地说了句:“不用。”

邵成华这时也看了过去,和苏绾晚不同,他的语气有些兴奋:“谢教授?”

“谢教授,你好。我是大华科技的邵成华,上次会议我们见过。”他上前主动握手。

谢宴宁目光在邵成华和苏绾晚间来回转了一圈,他记起眼前的人是谁。

上次合作项目,对方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只是和他对接的板块有点不同,两人交集不多。

他伸出手,“你好。”

“你这是?”谢宴宁主动问道。

卷毛薛世安奇怪地看向谢宴宁,眼珠子又滴溜溜地转了起来。

又来了又来了。

谢宴宁性格极其稳定,几乎没有看过他有什么失控的时候,上次是第一次对人不客气,这次是第二次对人有打探欲。

恰巧两次都是眼前这们苏小姐在的时候。

大约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邵成华的语气更为兴奋:“这不是快结婚了吗,跟老婆出来买些家具。”

“时间就定在下个月十六,谢教授赏脸来喝杯喜酒吗?”邵成华说着交际的客套话。

这话一出,苏绾晚感觉谢宴宁脸色几乎是立刻就变了,倏地看向苏绾晚,眼里情绪复杂得看不懂。

薜世安则是:????不是前几天才相亲,今天就结婚?

“结婚?”现代人谈婚论嫁的速度已经癫到这个程度了吗?

他下意识地看向谢宴宁。

“结婚?”谢宴宁也是很低地问了一句。

“是啊,要结婚了。”邵成华略微奇怪:“谢教授,你怎么了?”

“没事。”谢宴宁勉强笑了一下,“恭喜,只不过我那天刚好也有朋友结婚,就不去了。”

苏绾晚莫名觉得谢宴宁说这话耗尽大半体力。

虚是毛病,得去医院治。

他们医院治疗体虚也很有名,苏绾晚手痒想给自家医院介绍业务,最终还是忍住了。

不然,她怕她会被谢宴宁揍。

“那没事,”邵成华倒没在意:“都是大喜事。”想到结婚,脸上不自觉就漾出笑容,疑惑一扫而空。

深觉自己是唯一知道真相的薜世安觉得谢宴宁整个人都要碎了。

邵成华还想说什么,谢宴宁说:“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

经过跟前时,谢宴宁看了一眼苏绾晚,眼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死死压抑着,然后转身离开,没有再说一句话。

苏绾晚硬是从这背影当中看到了几分落寞。

薜世安追了上去,走了几步,转头头,脸色复杂:“千言万语,还是说一句恭喜吧。”

苏绾晚:???

什么莫名其妙的。

从洗手间回来,杨乐薇就看到二人在看着前面,她也跟着看,但除了有两个身高腿长的帅哥,好像也没什么好看的。

“你们在看什么?”

“没什么。”邵成华解释:“就是遇到了一个公司的合作方。”


第八章节

邵成华后知后觉:“苏绾晚,你认识谢宴宁?”

他总感觉刚刚应该是发生了什么。

“怎么可能认识,”苏绾晚没好气地道:“人家可是教授,我拿什么认识。”

“也对。”邵成华点头。

苏绾晚:“……”

你倒是稍微客气一下。

“你的公司和刚刚那个谢教授是有合作的?”苏绾晚问。

“对,谢教授是领域内的专家,我们是专门请他作指导的。”

还挺厉害,都成专家了,苏绾晚点头,然后又一秒有些许泄气,人家是领域内专家,她是领域内新人。

人跟人的的差距怎么比狗还大。

“那他平时人怎么样?”苏绾绾接着问。

以前看着是个挺好的人,现在应该也是吧。

“挺好的啊,专业严谨,技术过硬, 是个值得信赖的好伙伴。”邵成华像想到什么一样,话锋一转:“不过那是个高岭之花,我司丽丽,花花使尽浑身解数,都未能加到谢教授半个微信号码。”

苏绾晚像被噎到一样,顿了一会说:“我真是谢谢你的提醒。”

说得她很想加一样。

她加来干嘛,添堵吗?

她也不过是那些“丽丽,花花”,可进不了谢教授的眼。

杨乐薇整个人状况外,“你们究竟是在说谁啊?谢宴宁谢教授又怎么了?”

由于杨乐薇只看到了个背影,并没有认出那就是相亲那天被苏绾晚骂偷听的两人。

“没事,一个无足轻重的人。”苏绾晚把人往前推,“我们赶紧看看有什么要买的吧?”

杨乐薇还想问什么,已经被苏绾晚推着走。

家居城外,依然人来人往。

能给谢宴宁当同学,薜世安自然不笨,脑子里已经脑补出一曲九转回肠的悲歌。

想不到谢宴宁也会有这种爱而不得。

他扬起手,想拍拍谢宴宁当安慰,又算了。

男人这时候不会想被人拆穿的。

“陪我去喝一杯吧。”谢宴宁说。

楼下附层就是酒吧。

说完,谢宴宁长腿就迈了出去。

薜世安咬牙,跟了上去。

到了酒吧,谢宴宁就点了不少酒。

一杯一杯地喝了不少,薜世安看得心惊。

这刺激可真不小。

那位苏小姐究竟是有什么魔力?漂亮是很漂亮,可追谢宴宁漂亮的人多了去了。

再这样喝下去,他都怕他喝死,薜世安抢过谢宴宁的酒杯,“别喝了,我可不想明天的头条是华大计算机系副教授因过量饮酒死亡。”

谢宴宁难得没有什么仪态地摊在卡座上,以手捂眼,可能有些醉了,嘴里低声说着什么。

薜世安听不清,凑过去,谢宴宁刚好拿开了手。

有点俗的说法,他的眼里好像没有光了。

明明眼睛没有红,没有流泪。

那眼里的哀伤倾泻而出,成功让两个想上来搭讪的小姐姐却步。

失恋男还是不要招惹了。

印象中,这还是薜世安第一次看到谢宴宁流露出这样的神情,还怪让人心疼的。

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安慰他。

他和谢宴宁认识那么多年,都不知道这个苏小姐是哪里冒出来的,也没听谢宴宁提起过。

当晚,谢宴宁罕见地喝到吐了。

薜世安送人回家,到了小区门口,就被谢宴宁拒绝了。

“我想一个人走走。”

薜世安不放心,“你一个人能行?”虽然眼前的人看着眼神清明。

谢宴宁笑了一下,“我倒想我是真的醉了。”

醉了就可以短暂地忘掉一切。

好吧,谢宴宁的酒量薜世安是清楚的,既然人都这么说,就真的是想一个人好好静静。

感情总归要他自己走出来。

没有这朵花,总还有另外一朵花嘛。

依他看,章云清就不错,知根知底的,可惜两人总是不来电。

苏绾晚有些吃撑了,到了小区门口,就让杨乐薇把她放下,说想散步回去,当消化了。

现在还不算太晚。

小区里还有些孩子在游乐区玩耍,苏绾晚远远都能听见他们吱吱喳喳的声音。

往她家走的方向,旁边是一条人工河。

路过的时候,苏绾晚看到一个人影像是在往河里探,有点疑似轻生的举动,空气中还有隐约有一丝酒味,这buff叠加,当下没作任何思考就飞奔过去拉住人,“别跳!”

苏绾晚是突然把人拉住的,谢宴宁被她这么一扯,手机一个拿不稳掉河里去了。

在寂静的夜里,“咕咚”一声特别清晰。

谢宴宁不过是想一个人静一下,被人这么一扯,脾气差点忍不住上来,一转头,就看到路灯下苏绾晚有点白的小脸。

空气中是死一般的寂静。

苏绾晚:“……”

她连忙松开手,“那个,对不起,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投河自尽?”谢宴宁问,“你未免有点小看我了。”

苏绾晚也搞不懂谢宴宁对着她说话为什么总是夹枪带炮的。

再说,她也只是救人心切。

她就曾经亲眼看过一个倚桥而站的年轻人,突然就翻过栏杆跳了下去。

几十米高的桥,掉下去,跟摔在水泥地里没有区别。

她当时就在想,如果她能早点发现那人的情绪有问题,这个悲剧是不是能够避免。

不过现在是她有错在先,苏绾晚不想跟他计较,“就是一个小误会嘛,万一呢,是吧?”靠近闻了一下,那股酒味更浓了。

想不到多年不见,谢教授竟是疑似有酗酒的习惯。

她探头看向河里,河水漆黑一片,啥都看不出,“那个……你的手机,可能不行了,我赔个给你吧。”

这大晚上的总不好让人来捞,捞得到估计都报废了。

“手机店应该还没关门,我先去买个给你吧。”手机对现代人有多重要就不说了,谢宴宁一个教授,事务繁忙,没个手机,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损失。

“还是你要在网上下单?”

说了这么多,谢宴宁都没应过一句,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苏绾晚不由得心里更虚了,“谢教授?”

谢宴宁眼底情绪很复杂,“去买吧。”

他步伐大,苏绾晚跑了几步跟上去。

两人之间隔着差不多有一米远。

谢宴宁看了一眼这距离,扯了下嘴角没说话。

好在,晚上小区还有为学习奔袭的学生,带着声音,不至于让两人这么尴尬。

当然,主要是苏绾晚觉得尴尬。

这情况,谢宴宁已经算是挺客气了。

差不多走到小区门口时,谢宴宁忽然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听到这问话,苏绾晚才想起来,“那你怎么也在这里?”

“是我问你。”

听出来一点点的不耐烦,苏绾晚老实回答:“大晚上的,当然是因为我住这里啊。”

谢宴宁抬眼看了一下夜空,语气很淡:“那应该很快要搬走了吧。”


第九章节

这话苏绾晚就不爱听了,她住得好好的,凭什么要搬走啊。

“我为什么要搬?”她略皱眉。

小区那么大,他们半年都未必能见着一回,不至于吧。就算章云清介意,那也是他们的事,她不可能因为他们两个搬。

要搬,他们搬!

“你要不喜欢,你可以自己搬。”

谢宴宁没理会她的呛声,自嘲地笑了一下,“住这里吗,他公司离这里可是很远。”

“谁的公司?”苏绾晚有些疑惑,“我不在公司上班啊,我在附近医院上班。”

“难道婚后你要跟邵成华分居两地?”仗着身高,谢宴宁颇有点居高临下地问道。

听到和邵成华分居几个字,苏绾晚震惊地转头看谢宴宁,“你在说什么虎狼之词?什么叫我跟他分居两地,又不是我跟邵成华结婚!你是有什么误会!”

一连串的质问让谢宴宁的表情难得有一瞬间的茫然:“不是你结婚?”

“当然不是!”苏绾晚斩钉截铁:“谢教授,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觉?”接着想到他们今天的异常表现,“合着你跟你那朋友是以为我前脚相完亲,后脚都跟人领证了?”

苏绾晚震惊到不可思议,然后被气笑了,“你们学霸的脑子都是这么的——清奇的吗?”她的教养不允许她说脏话。

“那你今天——”

苏绾晚打断他,“当时是我朋友,也是她的准老婆,杨乐薇也在的,她只是刚好离开了而已。”

“你们的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高尚一点?”

被苏绾晚质问,谢宴宁竟觉得心里那点郁气一扫而空,不自觉地笑了一下,“对不起。”道歉得很诚恳。

苏绾晚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看人都这样了,就算了,“下次,尤其是这种传言,希望谢教授可以三思而后言。”很致命的!

谢宴宁和邵成华算是相识,若是误会没解开,万一哪天传了出去,她是要杀了谢宴宁还是杀了谢宴宁。

“抱歉,是我误会了。”谢宴宁从善如流,“为了表达歉意,我请你吃饭吧。”

虽说误会挺大的,但归根结底也没造成什么损害,苏绾晚谢绝:“那倒也不必这么客气,毕竟我还害你手机丢了。”

谢宴宁问:“苏小姐是怕你那个相亲对象误会?只是简单吃个饭而已。”

“我的相亲对象?”苏绾晚一下没想起来,反应过来眉头不禁皱了一下,“一码归一码,你别提,我还能原谅你刚才的无礼造谣。”

苏绾晚想到就有些头疼。

陈鹤庭是完全不死心,已经约了苏绾晚三次,都被苏绾晚以忙打发了,当然她也的确是忙,偏巧那三次科室都刚好来了危重病人。

正常成年人看到这,也就了解了,彼此当作完全没见过是最好的。

可是陈鹤庭不,一定要请那天那顿饭,苏绾晚都想他直接A一半饭钱给她算了。

“你不喜欢他?”谢宴宁问。

“谢教授,我们没熟到这份上吧。”

“对不起,逾越了。”谢宴宁倒也不介意,甚至心情有些好。

前面就是手机店,大半夜的还没关门,苏绾晚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来,挑吧。”

两人进去,服务员正有些困,抬头习惯性地说:“欢迎光临。”

然后看到两人,眼里也不自觉小小惊艳了一下。

俊男美女不是没见过,但一起出现的她大部分都是在电视上看过。

苏绾晚说了句“你好”,转头问谢宴宁:“你自己说吧,我也不知道你型号。”

服务员挂着得体的笑容,心里嘀咕:这怎么看着是美女小姐姐花钱?然后不自觉有些可惜,这么好看一男的,怎么那么抠抠搜搜,连手机都要女朋友送。

给男人花钱那是万万不行的,要遭雷劈的。

服务员还是十分有素质的,尽管内心在吐槽,脸上笑容依然十分灿烂。

谢宴宁也没推脱,在里面挑回同型号的手机,苏绾晚看了眼,居然跟她现在用的一模一样。

苏绾晚利落地付了钱。

至于卡,她就无能为力了。

“你那些资料应该可以找回的吧?”苏绾晚问,心底那股歉意又上来了。

也不知道有没有备份,例如情侣合照什么的。

谢宴宁看她一眼,“有些可能找不回来了。”

说这话时,谢宴宁口气有点落寞,苏绾晚更不好意思了,“要不,我们还是捞一下吧,就算不能用,资料应该能找回。”

她的确不太喜欢章云清,但万一章云清看到自己男朋友手机里没了那些珍贵的照片,或者聊天记录,吵架怎么办?

她对于毁人姻缘没半点兴趣。

“我想办法吧。”

苏绾晚觉得自己真该死。

“那——”刚想说话,苏绾晚手机响了,这铃声苏绾晚听着熟悉,听着也害怕,在非上班时间,听到就代表她的时间又要没了。

“喂,怎么了?”

那头不知说了什么,苏绾晚脸色也变得凝重,“好,我现在回去。”

苏绾晚挂了电话,长话短说:“我医院有事要回去,那个要是你打算捞的话,到时把账单给我。”

“我先走了。”

医院离得不远,旁边就是共享单车,骑个几分钟就到了。

没等谢宴宁回话,苏绾晚扫了一辆车就往医院飞奔去了。

留下谢宴宁一个人在原地,他看着眼里的手机,勾唇笑了一下,“至少留下电话吧,不然怎么给账单?”

今晚算是运气不好,一连来了三个紧急病人要做紧急手术。

苏绾晚回到医院换上手术衣,就上手术台了。

她庆幸自己吃得还挺饱。

下了手术,已经是凌晨了,苏绾晚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这口气还没歇完,病房里有两个病人半夜又突发状况。

跟她一样临时被喊回来的南思思,一脸快要哭的表情,“今天是得罪了哪路大神?”

护士姜琳同样愁眉苦脸,想起白天另一个护士的追求者送了一个水果篮到医院里,里面恰好有芒果,不禁悲从中来,“都怪那芒果!”

南思思不可思议:“送芒果是想追人还是想杀人啊!”

“可能是不够喜欢吧。”苏绾晚说。

都要追护士了,职业禁忌总得先了解一下吧。

发泄一通,几人认命地再进手术室。

苏绾晚是白班,昨晚忙完,白天还得接着继续忙,等她下班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纯粹是靠着一口仙气活着。

她已经36小时没合眼了。

刚走出医院,就看到陈鹤庭。

西装革履的,一看就是跟她一样刚下班的下班狗。

只是人家可能只上了8小时,她却是连着上了差不多20个小时,苏绾晚真的不想应付他。

她很累很累,不是怕影响市容,她想直接躺在地上睡觉。

陈燕来这星期到隔壁市出差去了,大概正是因为这样,陈鹤庭的消息不太准确,不知道眼前的人已经被上班折磨得要生要死。

“苏小姐,”陈鹤庭走近过来,才发出苏绾晚眼底的黑青色,“你昨晚值夜班了?”

“对,”苏绾晚强撑起精神,“我今天有点累,先回去了。”

家境使然,陈鹤庭自然不会那么没眼力劲,“那——”他刚想表达一下殷勤,“苏绾晚。”一道好听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他的话。


《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由今朝一醉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现代言情、1v1、职场婚恋、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这本书最新章节第106章 你兄弟老婆可能要没了,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目前已写228296字,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现代言情、1v1、职场婚恋、佚名现代言情、1v1、职场婚恋、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热门章节

第44章 什么都没有

第45章 钱是买命钱

第46章 喜欢得都要疯了

第47章 她拒绝了三次

第48章 追人

作品试读


两人并肩而走。

苏绾晚看到前面有人在前面拍视频,“今天我们来探秘—下华大的食堂……”

“果然是名校,连食堂都有人探秘。”苏绾晚觉得有些稀奇。

谢宴宁往拍视频那看了—眼,已经见怪不怪了,“那你要去试—下这竟然有人要来探秘的食堂吗?”

“…??”苏晚晚愣了—下,“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谢宴宁说:“反正带着猫去哪都不太方便。”

苏晚晚低头看了—眼还在东张西望的茶叶蛋,心想这说得好像没毛病。

“就是觉得你们这补贴给了我—个外人,好像不太好。”

“……”谢宴宁无言,半晌说了—句,“你道德感还挺高。”

“那是。”苏绾晚挽起—边头发,理直气壮。

当然,最终结果还是跟着过去了。

谢宴宁带苏绾晚去的是教职工食堂。

教职工食堂里人也挺多,苏绾晚把肥猫放在座上占了—个座。

两人去排队。

谢宴宁把饭卡给她,让她先来。

苏晚晚拿着他的饭卡排队,心情微妙。

排在前面是—对腻歪的情侣,女的抱着男的人腰:“宝宝,我要那个,还有这个。”

男的很好脾气,嘴里宠溺地说道:“好好好。”

“下次用我的饭卡。”

“干嘛这么计较,我的饭卡难道还不能让自己女朋友用啊?”

“……”苏晚晚拿着饭卡的手有点烫,心情更微妙了,她回头:“待会把钱给你,绝不占你校—分便宜!”

谢宴宁:“……”

—股闷气升了上来,最终无奈地说:“行,你喜欢就好。”

苏晚晚胃口—向挺好,打了两荤两素。

价格很公道,只需要二十来块,低得让苏晚晚还钱都觉得不好意思,“你校价格真是相当感人。”

“那是比你们港大要便宜。”

苏绾晚隐约从其中听出了几分不满。

???

港大不便宜,也没占你便宜啊。

难道是当年去港大演讲被深深震撼了。

苏绾晚有点同情,“下次我请你去我母亲尝—下。”

“殊途同归吗?”谢宴宁很低地说了—句,食堂时有些嘈杂,苏绾晚没听清,略微靠近问了—句:“什么?”

苏绾晚散着的发丝飘着似有若无的香气,谢宴宁微怔了—下,“没什么。”

接着才看到苏绾晚选的菜品,脸上有—丝古怪。

苏绾晚捕捉到这神情,奇怪地低头看自己的菜,不正常吗?很正常啊?

她先回到座位上,坐下—眼看到谢宴宁,不知怎么又想到了曾经和谢晏宁的蹭饭之约。

当时谢宴宁已经保送,而苏晚晚想去的是隔壁的医学系。

—墙之隔,还能互相蹭饭。

据说两所学校食堂都非常不错。

谢宴宁课后给她讲题时说:“苏绾晚,你可得努力点,我还等着你带我去蹭饭呢。”

苏晚晚小声说:“章云清也可以带你的啊。”

谢宴宁轻弹了—下她的额头:“你有没有良心,我不得收点报酬?反正到时跟定你了。”

苏晚晚捂住额头,嘴角掀起—点笑意,认真地点头:“嗯,到时带你去蹭饭。”

只不过高三时那个半开玩笑的承诺,终究是她先毁约了。

谢宴宁看她发呆,问:“怎么了?”

“哦,”苏晚晚回过神来,“没什么。”

两人安静吃饭,苏晚晚夹了块咕噜肉,脸色变得怪异。

不是难吃,就是很奇怪,这是怎么做到酸甜中带点辣,口感又如此奇特的。

苏晚晚吞下去不是,吐出来也不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艰难地咽了下去。

在对面看得—清二楚的谢宴宁说:“吃不下去就别勉强了。”

小说《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至于章云清,必须没表情。

薜世安眨了眨眼,晁盛则挑了一下眉,飞快地侧看了一眼谢宴宁。

众人脸色各异,唯有奚康文似乎察觉不到这略有诡异的气氛,脸上肉眼可见地逐渐兴奋:“原来真的是你,苏绾晚,我就说没认错,你回来工作了?”

奚康文当年作为班长,人天然比较热情。

“这位是谁啊?”温茹探出头,忍不住好奇问。

苏绾晚看她脸上未卸的新娘妆,不用猜都知道了。

“这是我们高中的同学,苏绾晚。苏绾晚,这是我老婆,温茹,也是学医的。”话里还挺骄傲。

苏绾晚伸出手,“你好,苏绾晚,恭喜你们。”

温茹略伸出手,同时略歪了歪头,眼里闪过疑惑“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苏绾晚:“???”

“可能……”苏绾晚还没可能出来,温茹接着说:“你是不是也在安心医院工作的?”

“……”

这世界果然是一个巨大的草台班子。

苏绾晚表情一瞬间的凝滞让温茹已经猜到了,握手的劲都不由大了起来,“果然是你!”

而温茹脸上那跃跃欲试的光也让苏绾晚猜到了,她有点心如止水,这八卦的威力大到现在都没传完?

哦,不对,最近的八卦好像已经到了她仗着陈鹤庭的喜欢,吊着陈家,想要千万彩礼了。

“是的。”

“我是在骨科的,也是今年刚进来。”温茹也不知是兴奋还是高兴,掏出手机:“我们加个微信吧。”

苏绾晚生无可恋地掏出手机。

一对新人,总不能不给面子。

奚康文也掏出手机,“对了,你当初那个号是不用了是吧,我加你,拉你进班群。”

“行。”苏绾晚,“你扫吧。”

除了扫,还能咋地。

对于前一个问题,苏绾晚选择性地跳过了。

她都不敢想,那个她已经废弃的微信号是不是还躺在班群里。

“我们还是有挺多同学留在这里工作的,到时大家可以聚一下,有什么也好帮忙。”

他们都不是本地人,有个同学照应着也是好的。

刚被拉进群,群里的消息就叮叮咚咚地响个不停。

被冷落在一旁的晁盛不干了,“哎,不是,你们这拖家带口都有或这或那的关系,合着这里就我一个外人?”

苏绾晚看了过去。

晁盛是典型的北方人,个头与谢宴宁差不多,不同的是体格比较大,跟个体育生似的,再斯文的着装都掩饰不了与生俱来的痞气。

“苏绾晚,你别理他。”奚康文说道:“他就是开玩笑的。”

“什么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晁盛不满,凑上前来:“美女小姐姐,我们也加个微信吧。”

“不是,那不还有我吗?”薜世安笑嘻嘻地也凑了上来,“我们也加个呗,我们都见了好几次了,我们更有缘。”

苏绾晚:“……”

这是几个意思,大型认亲现场吗?

谢宴宁走上前,“好了,你们两个就别在这瞎凑和了。”

谢宴宁脸色不虞,苏绾晚猜是不想她过多介入他的生活朋友圈。出于人道主义帮她是一回事,介入生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手机好像要没电了。”苏绾晚抱歉地说道。

“不是,你这借口,”晁盛刚想说什么,就眼睁睁地看着苏绾晚手机竟真的关机了。

“……”

苏绾晚不由瞪大眼。

她不死心地按了一下,不是啊,她真的只是借口啊!

“真的没电了。”苏绾晚有气无力。

晁盛眯眼,“嗯……或许你该换个国产手机,续航你值得拥有。”

“……”苏绾晚:“谢谢你的建议。”

晁错忍不住噗呲一下笑了起来,“我车里有充电器,要借给你吗?”


“那倒不用麻烦了,”苏绾晚拒绝,“我找前台应下急,顺手打个车就行。”

谢宴宁说:“你坐我车回去吧。”

他的声音一出,电梯间气氛短暂停顿了一秒。

奚康文眨了眨眼,“啊,你们……”

苏绾晚都有些不可思议了。

她飞速地扫了眼章云清,“你送我……会不会不太好?”

章云清抿紧嘴唇,脸色有些苍白。

“顺路有什么问题?”谢宴宁不解。

他说得太过于理直气壮,以至于苏绾晚也说不出其他话来,等坐上车的时候,苏绾晚骂了自己一句死绿茶!

当然,因为大家都或多或少喝了点酒,都是叫的代驾。

苏绾晚和谢宴宁两个人坐在车后。

“那个……”犹豫再三,苏绾晚还是委婉地问出了口,“你不送章云清没问题吗?她一个女孩子。”就算不同路吧,男女朋友老夫老妻也不至于此吧?

难道吵架了?

“她自己有车,为什么要我送?”谢宴宁问。

“……”苏绾晚哑口无言,说得还挺有道理的,合着这伙同学里没车一族只有她。

车里安静的氛围被谢宴宁手机的微信提示音打破了。

谢宴宁划开。

是奚康文发给他的。

“你和苏绾晚?”大家那么多年朋友,光这一句话就够大家明白彼此的意思了。

谢宴宁透过前面的后视镜看了一眼苏绾晚,只回了一个“嗯”字。

奚康文在那头摇头叹气,“兄弟,祝你成功。”

苏绾晚估摸着是谢宴宁和章云清在说话,就扭头看向了另外一边。

谢宴宁点开另一个对话框,问:“你要跟同学们打声招呼吗?”

“???”

谢宴宁递过手机给她看,里面刷屏还挺快,除了祝福奚康文以外,还有些夹杂着的就是对苏绾晚的好奇。

【我没看错,加进来的这个是苏绾晚?】

【那个一毕业就人间蒸发的苏绾晚?】

【不是我说,苏绾晚你也有点不厚道了,大家好歹一年同学,不至于毕业就抛弃我们吧】

【现在人在哪,找天聚一下】

苏绾晚:“……”

熟悉的名字唤起了苏绾晚的记忆,她们班是重点中学当中的尖子班,传说中的省内985只是垫底志愿那种,自然大部分人都不会混得差,有些也是在北城工作的,只不过可能是今天白天才过来,没遇见。

“这些同学还挺想你的。”谢宴宁语气有些凉,苏绾晚摸不准是什么意思,现在是打算认这个她个同学了?

“哦,我也挺想他们的。”苏绾晚干巴巴地开口。

谢宴宁嘴角扯了一下,“哦,是吗?”

这阴阳怪气的。

“要打声招呼吗?”谢宴宁继续问。

“可是我手机关机了啊。”

“我借给你。”

谢宴宁递给她,苏绾晚跟烫手山芋似地接过手机,琢磨了一下打字。

【你们好啊,好久不见,我也挺想你们的。】

此话一出,原来热闹的群刹时安静了下来。

苏绾晚也在一瞬间反应过来,这是谢宴宁的号啊!

她手忙脚乱的撤回。

然后安静的群里是接龙似的省略号。

苏绾晚此刻的心情也唯有省略号可以表示。

此地无银三百两!

她撤回做什么,一撤回不就坐实做贼心虚吗!

谢宴宁轻轻笑了一下,“没事,他们只是觉得好奇罢了。”

“那个,要不然你解释一下。”苏绾晚再骂自己一句死绿茶,她深吸一口气,“他们可能误会了什么。”

“他们知道你手机没电啊,我借用一下手机有什么问题。”

“……”苏绾晚放弃跟谢宴宁沟通了。

反正她最多被骂一两句,要跟女朋友解释的又不是她。

小说《丫头别逃了!教授他超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门铃响了起来。

谢宴宁走出去开门。

苏绾晚深呼吸,她都计划好了,待会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说玩具掉后面小花园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冲后面小花园,不给谢宴宁反应的机会。

苏绾晚点头,觉得自己的计划非常地天衣无缝。

楼下家的小铁门开了,缓缓露出了谢宴宁那张祸国殃民的脸。

苏绾晚扬起笑,把喜糖递给谢宴宁,“你也知道,我朋友结婚,来给你送喜糖。”

谢宴宁接过。

“谢谢。”

两人一时无话。

苏绾晚切入主题:“我猫的玩具掉这了,我进去捡一下。”

谢宴宁目光逡巡在她脸上,轻轻地“嗯”了一声。

真是好特么的尴尬。

不是,你“嗯”了倒是让开啊!

谢宴宁挡在那里,苏绾晚也不好意思就这么推开人进去。

“那……”苏绾晚眼神示意。

谢宴宁眼里带了些许笑意,侧过身让她进去。

“谢谢。”

说着,苏绾晚就抱着猫往后面狂奔。

苏绾晚狂奔到后花园,喘了一下气,一手就把那丝质红内裤揣到了兜里。

她特地换了一身休闲服,就是为了方便现在。

谢天谢地,没有人发现,一场更大的尴尬消弭于无形。

她平复了一下心情,才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谢宴宁往里走了一点,站在那,也不知在想什么。

看到她出来,也没有说什么。

“那个,谢谢,麻烦了。”苏绾晚干巴巴地说着。

谢宴宁轻轻“嗯”了一声,“捡到了?”

“呃,对。”

太尴尬,苏绾晚也不想再客套留下。

“那谢教授,我先上去了。”看到他捏在手里的喜糖,补了句:“那糖还挺甜的,你尝一下。”

谢宴宁忽地看向她,眼里似乎混杂了许多情绪,半晌说:“谢谢苏小姐,我会尝一下的。”

这字终于是蹦多了几个,苏绾晚感动到想哭——才怪。

“那、那行。”

真是尬到天际的对话。

反正也无话可说,对方似乎也不是太欢迎,任谁好好一个周末被人打扰,都不会高兴的。

苏绾晚明白。

她转身走人,可没走几步,可怀里的元宵也不知被什么吸引了,拼命地挣扎,苏绾晚一时不察,竟被它硬生生地挣脱了,作用力之下,连带着她自己也摔倒了,膝盖重重地磕在了青石板上。

她勉强用手扶住前面的花架,才没整个人摔倒。

谢宴宁那句“小心”出口已经晚了。

他跑过去将人扶起,语气难得有了起伏,细听来似乎还有些紧张:“你没事吧?”

苏绾晚痛得艰难忍住才没有面容扭曲,“你说我有没有事?”

真的太疼了!

她怀疑她膝盖骨都要碎了。

谢宴宁扶着她,“你还能走吗?”

苏绾晚正在等那股疼痛劲过去,“等会,让我歇一下。”她手紧紧抓着谢宴宁衣袖,其用力程度可见疼痛非同一般。

光站在这里也不是事。

“我先扶你进去吧。”谢宴宁扶着她的手,刚一动,苏绾晚就示意他停下,“别,你再等等。”

太疼了。

谢宴宁看着她,思索了几秒,说:“得罪了。”

就轻轻抱起苏绾晚,往客厅里面走。

腾空而空的那一刻,苏绾晚愣在了原地。

半晌反应过来,这好像也不太好挣扎,再落地,她怕她的膝盖遭到二次伤害。

她手术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膝盖受伤那可真是非同小可。

只是这手也不知往哪里放,她只得虚虚扶着,心如擂鼓,整个身体非常僵硬。

但即便是虚虚扶着,也能感觉到薄毛衣之下的肌肉线条。

谢宴宁看着就是好长一条人,想不到肌肉还挺扎实。

她视线不由往上瞟,只看到谢宴宁清晰的下颌角。

她有些同学到了这个年纪,很多身材都发福了,有的甚至都谢顶了。

岁月还真是厚待谢宴宁,身为秃头排行榜首位的理工男,居然没秃头,甚至还没发福。

苏绾晚有淡淡的嫉妒。

刚走没两步,元宵就“喵喵”地跟了过来。

苏绾晚挣扎了一下,谢宴宁轻声说道:“别动。”

“不是,等会猫就跟着我进去了。”没记错,谢宴宁应该是有洁癖的。

元宵虽然不怎么好动,但难保出于好奇,把谢宴宁家什么东西打翻,那她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谢宴宁垂眼看着脚底下拼命想往上爬的猫,“就跟着吧。”

“任何损失,清洁费用你付就行了。”

苏绾晚:“……”

行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把人放在了沙发里,谢宴宁说:“我去拿冰袋过来。”

元宵似乎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整只猫乖乖地窝在一边,用脑袋轻轻蹭着她。

苏绾晚摸了一下猫头,“乖,我没事。”

轻轻撩起裤腿,膝盖那里已经青紫了一片。

谢宴宁拿着药箱和一条新的毛巾过来,苏绾晚那腿白得晃眼,他移开了眼光,问:“怎么样,有很严重吗?”

苏绾晚虽然不是骨科医生,但在骨科也轮转过,对于一般的跌倒淤伤还算有一些经验。

她试着轻轻伸直了一下腿,还好,应该没什么事,就是有些软组织挫伤而已。

“应该还行,你给个冰袋我敷一下就行。”

冰袋已经被谢宴宁提前弄好了,他用毛巾包着冰袋递给了苏绾晚。

苏绾晚放在膝盖上,忍不住“嘶”了一声,尽管隔着毛巾,在这天气还是有些寒凉。

沙发不是很高,苏绾晚曲着腿,手得一直放在上面压着,谢宴宁开口,“你把腿放到沙发上来,会舒服一点。”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苏绾晚说,这光着脚把腿放人沙发上,的确不太礼貌,他们又不熟。

“放上来,反正清洁费你付。”

苏绾晚:“……”

行吧。

苏绾晚手的确有点累,恭敬不如从命,把腿放了上去,反正她要掏钱的。

还别说,是舒服了挺多。

一般冰敷要大概半小时左右,两人也无话,谢宴宁问:“你要喝点什么,有咖啡,有茶。”

“咖啡吧,谢谢。”苏绾晚已经闻到了咖啡的香气。

谢宴宁端过来,苏绾晚说了声“谢谢。”

“好香,谢教授你这手艺,失业了都能去开咖啡馆。”

“谢谢你的建议。”谢宴宁自己也端了一杯,坐在了沙发的另一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