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到水泊梁山

重生到水泊梁山

挑灯看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一个接受过网文洗礼的现代人,对于“穿越”、“重生”这些词汇,晁云一点都不陌生。当空想照进现实,他并没有感到多兴奋,反而生出了几丝担忧。这里是水浒的世界,他的新身份是英雄晁盖之子。虽然自家老爹骁勇善战,这位原主却是个十足的废材。晁云醒来后发现事态非常紧急,父亲正在去送死的路上。他不要做傻儿子,他要逆袭!

主角:晁云,宋公明   更新:2022-07-16 02: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晁云,宋公明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到水泊梁山》,由网络作家“挑灯看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个接受过网文洗礼的现代人,对于“穿越”、“重生”这些词汇,晁云一点都不陌生。当空想照进现实,他并没有感到多兴奋,反而生出了几丝担忧。这里是水浒的世界,他的新身份是英雄晁盖之子。虽然自家老爹骁勇善战,这位原主却是个十足的废材。晁云醒来后发现事态非常紧急,父亲正在去送死的路上。他不要做傻儿子,他要逆袭!

《重生到水泊梁山》精彩片段

“少寨主,少寨主,该起床了!”

房屋之内,两个小喽啰站在床前,低声呼唤着,虽然是尊称少寨主,但是眼睛之中却是带着一丝惋惜与不屑。

什么少寨主?原来是一个浑浑噩噩的夯货,除了有一把子力气,能吃能喝之外,屁都算不上,扁担倒了不知道是个一字的傻子,可惜了晁天王英雄一世,怎么就生下了这样一个废物?想必这梁山的基业早晚也要落入其他人的手中了。

其他人,两个小喽啰即便是在傻,也清楚地很,在水泊梁山之外,有能力有威望将晁天王取而代之的也只有山东及时雨了,梁山上下,哪一个没有受过宋公明的好处?哪一个不感念宋公明的恩德?其实在不少人心中,甚至有人已经开始隐隐以宋公明为尊了。

“额......好痛......”

床上,一个少年从宿醉之中终于醒了过来,感觉到头疼欲裂。

狠狠的捶了太阳穴几拳,晁云拼命的让自己清醒过来,眼中射出一道精光,那眼神哪里是什么傻子应该拥有的?分明就是一个见惯了生死,经历过无数血火的沙场精英,即便是一闪而逝,依旧能够令人感觉到一阵阵心悸。

旁边的两个小喽啰哪里能够注意到这些?一个只知道吃喝拉撒的半大傻子,不值当的那么用心,如果不是宋公明交代下来好生照料,谁去管他的死活?

晁云狠狠的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下来,自己这是在哪里?看着屋子里的摆设,怎么也不像现代世界啊,还有这两个人,更是一身古代喽啰的打扮,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好像是在侦探一个大毒枭老巢的时候,被人出卖陷入了雇佣兵的围攻,最后不得不跳下悬崖,按照那个悬崖的险峻程度,自己早就应该成为一具血肉模糊的死尸了啊......

“少寨主,您醒过来了?感觉怎么样?”

左首的小喽啰问道。

“你们是谁?这是在哪里?”

晁云眉头微皱,沉声问道。

小喽啰咧咧嘴,连忙答道:“少寨主,我是马六啊,这是张七,我们是宋寨主吩咐前来照顾你的啊,您这么快就忘记了?至于这里,这里是水泊梁山啊,是你的家!”

额......

晁云心头猛然一沉,水泊梁山,宋寨主?这、这特么的是水浒世界?那......

晁云连忙打量自己浑身上下,那里还是原来的模样?一身迷彩服早已经变成了古代的青衫,摸摸头,原来的寸头也挽上了发髻,至于胳膊与双手,很明显不是自己原来的家伙什!

擦了,穿越了,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别人的身上,怪不得他们管自己叫少寨主!哪个少寨主?宋江的儿子?柴进的儿子?亦或是哪一位梁山好汉的儿子?自己一睁眼,那就得多上多少叔叔大爷啊......

马六问道:“少寨主,想起来了没?”

“想起来了......”

晁云点点头,答道,“水泊梁山,原来自己掉入了贼窝了......”。

马六跟张七刚刚松了一口气,晁云一句话差点将两个人给吓尿裤子。

“昨夜酒喝多了,头疼无比,那我是谁?”

晁云问道。

马六跟张七对望了一眼,满脸的惊骇,擦了,这个傻小子少寨主昨日喝了一整天的酒,莫不是把大脑壳喝得更傻了吧,竟然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

马六无语道:“你是谁?少寨主,你是晁天王的独子晁云啊,水泊梁山的少寨主,明白没?前天刚刚从东溪村赶到梁山的,山上的诸位寨主为您接风,您一口气喝了三坛子烈酒,四五斤牛肉,您都已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了了!唉,傻子就是傻子,除了吃喝拉撒,连自己是谁都记不住啊,除了能够给晁天王传宗接代之外,可是真的啥用都没有了......”

晁天王独子?晁云?

晁云猛然一个激灵,也太巧了吧?自己穿越到了水浒世界,竟然附在了一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人身上,而且还是托塔天王晁盖的儿子,难道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等等,傻子?

晁云心头猛然一震,貌似这个小子竟然说自己是傻子?

晁云登时心头怒起,姥姥,自己好歹也是堂堂的少寨主,如何是你一个小小的喽啰能够随意侮辱的,找死!晁云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啪!”

“啊!”

马六毫无防备,惨叫一声,身体径直被晁云一巴掌给扇飞了出去,一张嘴,一口鲜血伴随着数颗槽牙吐了出来。

晁云纵身而起,一个箭步跳到了马六的面前,大脚将马六踩在脚下,冷声道:“该死的混蛋!敢说老子是傻子?活腻了是不是?”

“你干什么?”

一旁的张七惊叫一声,毕竟晁云刚刚踏上梁山,跟谁都不熟,可是马六张七在一起却是已经超过六七年时间了,交情深厚,自然不能看着兄弟吃亏,连忙窜了过来,企图将晁云扯开,即便是马六有些过分,那也不是你说打骂就能够打骂的,你以为你是晁天王?即便是晁天王也从来不对手下人动辄老拳相向!

只是张七性急,本来是要推开晁云,拳头却是向着晁云的后背砸了下来。

晁云冷冷一笑,自己这个宿主倒是除了一身蛮力之外,啥招数都不会,可是他不会,不等于老子不会啊,老子可是军中的自由搏击冠军,响当当的特种精英,你们两个小虾米还能在我手里反了天?

晁云右手闪电般探出,径直抓住了张七的手腕,狠狠一拧!

张七感觉到自己右臂一震剧痛,刹那间,胳膊已经脱臼,还没有等张七反应过来,晁云左臂一砸,已经将张七放倒在地上,重重摔倒在马六的身上,被晁云一起踩在了脚下,惨呼连连。

“哼哼,该死的奴才,竟然敢对老子出言不逊,大打出手,难道梁山的规矩就是叫你们以下犯上吗?”

晁云脚下用力,寒声喝道。

马六与张七在晁云脚下苦不堪言,差点俩心肝肺都要吐出来了,连连告饶:“饶命,少寨主饶命啊,小的知罪了!”。


晁云入伍之前就是一个街头混混,结果被父母送入了军队的大熔炉里回炉再造,虽然经过教育,成为了军中精英,可是终究身上还是带着一丝痞气、一丝邪气,脾气可没有那么平和,多少年来出生入死,光跟黑暗面作对了,什么阵仗没有见识过?

这次穿越到了水浒的平行世界,面对这些似是而非的人,晁云并不是很慌。

仅仅从两个小喽啰的言语之间,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这个宿主还真的就是一个傻子,起码不是那么精明,所以两个人对自己言语间带着一丝不屑与讥讽了,而且只怕山上的人也不怎么待见自己这个傻子啊。

不过,即便是如此,那也不是你们两个小虾米对主人冷嘲热讽,一脸不屑的,今日必须的给你们立个规矩,这水泊梁山,他姓晁!

晁云冷哼一声,挪开了大脚,冷声道:“混账东西,给老子跪好了,老实回答我的问话,不然的话,老子有的是手段叫你们生不如死!”

马六与张七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实在不知道前天还是一个傻子的晁云,怎么一觉醒来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手段太狠辣了,仅仅一出手,就将自己两个人给放翻了,就是宰了自己哥两个,只怕也不过是反手间的事情。

晁云抄起一支茶碗,仰头将碗中的凉水一饮而尽,一只脚踩在了板凳之上,冷冷的看着马六与张七,心头早已经闪过无数个念头。

是了,这两个人为什么不待见自己?只怕是山上不待见自己的大有人在啊。

按照常理来说,自己既然是晁盖的儿子,即便是说不上地位尊崇,也绝对不会就这个待遇,连小喽啰都瞧不起自己,那寨主们的态度可想而知了。

看来梁山之上,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安涛汹涌啊,造反派跟招安派的明争暗斗从宋江一上梁山就开始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梁山发展到了什么地步,这两个小子只怕就是宋江的亲信,用来暗中监视自己的吧。

要知道,从宋江来到梁山之后,就一直明里暗里的拉拢人心,一步步将晁盖给架空了,最后逼得晁盖不得不亲自出征曾头市,为什么?因为晁盖发现整个梁山,数十为寨主,起码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宋江的心腹,还有一些人保持中立,?支持晁盖的连三分之一都不到,自己再不发展自己的势力,不要说在梁山上压制住宋江,只怕这样下去,自己老大的位置都保不住了啊......

晁云心头不住的冷笑,这个宋公明就是天下第一的伪君子,都比得上老金笔下的岳不群了,如果真的让他当上了梁山之主,那宿主未来的命运可想而知,一个傻子而已,一旦宋江登顶,那就再也没有人回去关注一个傻子,能够给一口饭吃就不错了。

姥姥,自己那个便宜老爹晁盖方才是梁山之主啊,自己方才是梁山未来名正言顺的接班人,最不济还有河北玉麒麟呢,他宋江算个毛?欺世盗名,一肚子男盗女娼的货色!

晁云心念转动,问道:“马六,你说本少爷是前天方才到的梁山?”

马六连忙点头,颤声道:“是,少寨主,您本来一直留在东溪村的姑丈家,前些日子,令姑母病逝,无人照料,方才被天王接到山上。”

“我父亲呢,领我前去向父亲问安!”

晁云沉声道。

张七弱弱的说道:“少寨主,您不记得了?前日天王将您接到山上,昨日就已经率领大军下山,前往曾头市了!”

前往曾头市了!

晁云感觉到脑袋一晕,擦了,说了半天,自己这个便宜老爹也已经没有几天活头了啊,攻打曾头市,晁盖不就是在曾头市被人给一箭射死了吗?这个时候,如果晁盖死了,那自己就彻底没有戏了,如今的宋江羽翼已成,晁盖死了之后,连卢俊义完成了晁盖的遗愿,都没有能够阻止宋江成为梁山之主啊......

“昨天就走了?怎么没有人告诉老子?该死的!”

晁云怒声咆哮道。

张七心头暗自腹诽,告诉你跟不告诉你有区别吗?一个傻子,除了吃喝拉撒,你还会什么?就你这睡觉的水准简直惊天地泣鬼神,离着七八丈远,都能够听得到你打鼾的声音,别说叫醒你,就是在你耳朵旁边放鞭炮,估计都不带醒的!

只是,心头腹诽几句也就罢了,现在的张七可不敢再胡言乱语了,再惹恼了这位小爷,一对拳头捶下来,自己小命儿能不能保得住都难说的很。

“那个......”

张七弱声道:“少寨主,因为曾头市的人太过嚣张,天王被气坏了,前些时候山上用兵都是宋寨主率军出战,这一次他一定要亲自率兵出征,宋寨主与军师极力劝阻都无济于事,现在大军只怕都已经出去近百里了......”

晁云站了起来,不断地在房间里转着圈子。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已经俯身到了这个傻子晁云身上,自己也只能用这个身份一路走下去了,只是,无论如何也得保住便宜老爹的小命啊,不然的话,自己这个梁山太子的位置还没有做热乎呢,就得给人家腾地方!

莫说自己傻名在外,即便是自己在梁山威望不小,能够接收晁盖的大部分班底,只怕也无济于事,谁会任由一个半大小子来摆布?梁山的透把金交椅,只怕不少人都在盯着呢,宋江如何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只有他上位了,方才能够实现他被朝廷招安的梦想!

不过,既然自己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上,那就没有宋江什么事情了,这水泊梁山他姓晁,老子是当仁不让的太子!

只是,眼下的局势已经危险到了极点,晁盖到了曾头市,仅仅打了一仗,就被一箭射杀了,梁山泊的军政大权就彻底落入了宋江的手里,即或是晁盖侥幸不死,想要扭转如今梁山上宋江尾大不掉的局面,也需要花费巨大的心血才行。

第一步,带人下山接应晁盖,即便是不能剿灭曾头市,也得让便宜老爹全身而退,这样方才有后面的故事;

第二步,培植亲信,必须要接受新的人才,拉拢山上的寨主,将宋江的势力一步步瓦解掉,彻底做掉这个伪君子!

第三步,梁山的太子有什么劲儿?要做,老子也要做这个花花世界的太子,做这个花花世界的九五之尊,要让这六合八荒,都臣服在老子的脚下!

随着晁云渐渐的适应了自己这个新身份,开始思考起这一世的人生来,重来一世,如果不活出一个精彩人生来,岂不是白白糟蹋了老天爷的一番心意?

不过,当务之急,就是先解救下自己的便宜老爹啊!

“你们两个前面带路,我要去聚义厅,面见宋公明!”

晁云站住了身形,向着马六张七高声喝道。


两个小喽啰跌跌撞撞的在前面带路,一路将晁云带到了聚义厅。

如今正是黄昏时分,各个水陆大寨还没有开饭,聚义厅中却是聚集了众多的寨主,宋江、吴用、公孙胜、秦明、鲁智深、武松等各家寨主都在大厅之上闲谈,话题总是离不开出征的晁盖以及天王的那个傻儿子。

“唉,晁大哥英雄一世,可惜,如何会摊上一个痴傻的儿子,老天不公啊......”

宋江叹声道。

吴用笑道:“公明哥哥,所谓冥冥之中,皆有定数,人力岂能更改?只是天王如今坐拥梁山,无论如何,这个孩子总算是一生一世无忧了。”

众人正在说话间,马六与张七跌跌撞撞的闯入了进来。

“宋头领,宋头领!”

宋江抬头,心头一愣,愕然道:“马六,张七,我不是叫你们在照料晁云吗?如何变成了这副模样?”

“以下犯上,辱骂我这个少寨主,公明叔叔,难道我不该出手让他们长长记性吗?”

晁云从外面大步踏入进来,言语之间带着一丝傲然。

宋江心头大震,有些不相信晁云这个痴儿竟然还能够说出如此一番道理来,自己与晁盖交情至厚,可以说是看着晁云长起来的,不要说讲道理,吃饭的时候,如果不说别吃了,这个小子就能够吃得把自己肚皮撑破!

“马六,张七,究竟怎么回事?”

宋江沉声问道。

马六张七结结巴巴的将经过讲了一遍,宋江的脸色登时一片铁青,这两个废物,自己是让两个人好生看着这个傻子,一则不要让他惹是生非,二则也监视他,莫要真的惹出什么枝节来,谁成想两个混蛋竟然辱骂晁云,再怎么说,这也是晁天王的儿子,岂是你们两个小虾米能够置喙的?

果然,这个时候鲁智深与武松的脸色已经变了,欺侮少主,以下犯上,好大的狗胆啊!

“混账东西!”

宋江见机极快,厉声喝道:“来人,给我将两个人拖出聚义厅,杖责五十,逐出梁山水泊!”

两旁的小喽啰一拥而上,将两个人胳膊扭住,不待两人言语,就给推了出去。

“呸!罪有应得!”

鲁智深怒哼道:“如此品行,不配做梁山中人,莫得辱没了我们的山门!若是洒家,直接当场打杀了,拖出去喂狗!”

宋江讪讪道:“大师傅说的极是,是小可识人不明,平白让贤侄受了委屈,稍后小可再挑选精干人照顾贤侄!”

晁云微笑道:“小侄多谢叔父一番美意了,不过,小侄适才听两个奴才说,家父昨日领军出征曾头市了?”

宋江满脸震惊,刚才一句话,如果说有可能是晁云蒙对了的话,那这句话就代表着晁云不傻,绝对不傻啊!

有礼有节,不卑不亢,面对着自己,说话不紧不慢,言语间带着一股杀伐之气,威严有力,哪里是一个傻子能够做出来的?

宋江震惊道:“贤侄,你,你怎么?”

哈哈哈......

晁云仰天大笑,反问道:“是不是叔父大人惊讶于小侄的礼数周到?这还多谢叔父大人昨天的一顿接风宴啊,一场宿醉,竟然让小侄头颅之中顽疾尽去,如今小侄已经与常人无异了,怎么样,叔父没,有想到吧?”

宋江确实没有想到,本来晁盖接来自己的儿子,并没有向着大肆张扬,毕竟一个傻儿子,没有什么值得显摆的,可是宋江偏偏就要梁山上下,大排盛宴,为晁云接风洗尘,一番折腾之后,山中的各位寨主,自然会因为晁云痴傻的关系,轻看晁盖三分。

谁成想一顿酒肉竟然让晁云脑中顽疾尽去,实在是不可思议!

宋江勉强笑道:“贤侄顽疾尽去,实在是可喜可贺,晁大哥知道了想必会喜极而泣吧?哈哈,我还记得十三年前,你那个时候方才四岁吧,一时贪玩,脑袋撞在了青石之上,落下了病根,好在苍天垂怜啊......”

晁云脸色一正,沉声道:“多谢叔父挂念,不过,小侄前来聚义厅可不是为了这件事情,小侄听说家父已经与昨日出征曾头市了?”

宋江点头道:“不错,曾头市欺我梁山太甚,屡屡放言要剿灭梁山,将我等一网打尽,全部解至东京汴梁,惹得天王勃然大怒,立意要剿灭曾头市,以解心头之恨。”

晁云连忙问道:“曾头市实力如何?”

一旁的吴用答道:“整个曾头市有不下五千户人家,三四万人口,镇上拥兵七八千人,着实不容小觑。”

晁云接着问道:“那我父亲带了多少兵马去征讨曾头市?”

宋江笑道:“天王下山,聚集了二十家寨主,五千兵力......”

晁云喝道:“叔父,曾头市远在凌州,距离梁山不下六百里,劳师远征,未知虚实,仅仅统率五千兵力,就想围剿掉曾头市,此举无异于以卵击石,叔父如何让家父仅仅带着这么一点兵力就出征了?”

宋江脸色一凝,不悦道:“贤侄,你身上疾病刚去,需要休息,还是下去吧,梁山军国要事,我等自有处置!”

晁云冷声道:“叔父,我难道不是梁山一份子?事关家父胜败生死,你让我置之不理?天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宋江喝道:“晁云,你虽然是天王的独子,可是刚刚登上梁山,不过是山上的家眷,前山军事防务,与你何干?更何况,你不过是一个少年,懂得什么军国重事?”

晁云此时更加怀疑宋江有猫腻了,连问都不让自己过问,当真那我当傻子了吗?

晁云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叔父,小侄请命,统帅一支兵力,连夜下山,追赶家父,即便是不能劝说他退兵,也要为他助战,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岂有老夫冲锋陷阵,儿子在后面无所事事的?”

“哈哈,统帅兵力?小子,你以为你是谁?林教头吗?还是双鞭呼延灼?亦或是小李广花荣哥哥?你小子认识几个字,会耍枪棒吗?”

一旁的李逵张狂的大笑道,“别说领兵,你就是在俺手下当个喽啰,我都不要你!”

晁云瞥了李逵一眼,笑道:“黑旋风,李逵?”

李逵傲然道:“是我,黑旋风,怎么样?”

晁云笑道:“久闻大名,听闻你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刀枪剑戟,占了一个贱字!”

李逵咧嘴道:“样样精通倒也当得起,不过,俺擅长的是板斧,不是什么剑,那玩意儿花哨不实用......”

陡然间,李逵明白过来,这小子是拐弯骂自己啊!

“好小子,你竟然敢出言不逊,老子今天一定要给你松松皮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