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总裁老公轻点宠

总裁老公轻点宠

洛酒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乔倩二十五岁的生日趴,本是觥筹交错,气氛融洽,前男友出现之后,气氛却变得尴尬起来。她万万没有想到,虚伪的前男友居然给自己下药。一觉醒来,乔倩的身边睡着一位钻石单身汉。误打误撞的跟齐莫杋扯上了关系,她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因为这个男人跟传说中的一模一样:危险、霸道、狂妄,还不讲理!

主角:乔倩,齐莫杋   更新:2022-07-16 02: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倩,齐莫杋 的女频言情小说《总裁老公轻点宠》,由网络作家“洛酒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乔倩二十五岁的生日趴,本是觥筹交错,气氛融洽,前男友出现之后,气氛却变得尴尬起来。她万万没有想到,虚伪的前男友居然给自己下药。一觉醒来,乔倩的身边睡着一位钻石单身汉。误打误撞的跟齐莫杋扯上了关系,她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因为这个男人跟传说中的一模一样:危险、霸道、狂妄,还不讲理!

《总裁老公轻点宠》精彩片段

第二天,乔倩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手腕上的时针已经稳稳的停在了9点钟的方向。

猛地睁开眼,浑身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生物钟一向很准的,尤其是像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自己一般都会事先定好闹钟的,今天竟然睡过头了!

可是,不对呀!

这豪华的总统套房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不是她的生日趴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浑身上下被人碾压过似的痛感……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揉着脑袋,回忆慢慢倒带到昨天晚上:

自己二十五岁的生日趴,本来是觥筹交错,欢声笑语的融洽气氛,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前男友程高杰出现后,气氛就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一杯接着一杯的液体被灌入她的体内,喝下去的明明是酒,却苦涩的如同药水让她想哭。

被程高杰拦截在洗手间的门口时,她已经醉的头重脚轻,很轻易的就被堵在他和墙之间。

记忆中,为了甩掉程高杰,情急之下,她似乎打开了一道陌生的包厢门,然后当着程高杰的面,随手抓了一个男人就狠狠的吻了下去。

等等?男人!

乔倩不可置信的睁圆了眼睛,果然,旁边躺着一个男人,睡姿中规中矩,呼吸绵长,睡的正香。

薄毯下完美健硕的身形清晰可见,容貌阳刚坚毅,英俊的要死,性感的薄唇微抿,是个不可多得的帅哥。视线往下是精壮的胸膛,蜜色的肌肤上布满了吻痕,还有一道道抓痕。

乔倩脸红心跳,昨夜疯狂的回忆断断续续地涌上来,她呼吸一紧,顾不上胸前被人种下的无数小草莓,悄悄下床。

从一片狼藉里把自己的衣服都找出来,**被撕成了布片,衬衣和短裙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皱巴巴的,但勉强能穿。

将就着穿好衣服,顾不上梳洗,蹑手蹑脚的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目光狡黠的折回来,从包包里掏出口红,在镜子上留下几个字后,回头又看了一眼睡得真香的男人,小脸一红,跟鬼追她似的离开了。

大门被合上的一瞬间,床上的男人猛地睁开眼睛,眸光鹰隼般锐利无比,带着分自持的清寒,望着乔倩离开的方向,薄唇微抿。

十年前,一不小心就被你溜走了,阔别重逢后,丫头,这次别想再跑走!

果然,没一会儿,房间的门再次被人打开一条缝。

乔倩探着脑袋,滴溜溜的眼珠子扫了一圈,床上已经没有男人的身影。

难道已经离开了?

乔倩心头一喜,那正好,赶紧找到合同闪人,免得撞见尴尬。

房间很大,翻了半天,才终于在沙发上找到文件袋,可满怀欣喜地打开袋子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袋子里她准备好的合同呢?

明明就是放在里面的,为什么会不见了?

乔倩急得快哭了,把沙发和旁边的茶几翻了个底掉,仍旧没有找到。

怎么办?这可是她最后一次咸鱼翻身的机会,经理已经最后一次警告了,如果这一单签不下来,她月底就得拍拍屁股滚蛋,变成一个无业游民。

“找什么?”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男低音。

乔倩手一抖,吓得差点扔了文件袋。

回头,就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站在卫生间门口,尽管看向她的目光十分平静,但乔倩依旧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凛冽气息,尤其是那双深黑色的眸子,带着洞穿一切的锐利光芒,让她仅存的一点侥幸在他面前瞬间无所遁形。

这个男人不好惹。

“没,没有什么?”乔倩慌乱的不知所措,“没事,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这个?”男人看她一眼,“我还没看完,早餐在那边,你先吃。”

说完,转身进了卫生间,留下一脸错愕的乔倩。

额,这什么情况?

内心激烈的挣扎了一下,乔倩鼓起勇气走到卫生间门口。

门没关,男人正在里面刷牙,另一只手里捏着她的那份合同看的十分认真,而镜子上她先前留下来的字儿,被擦掉没留一点痕迹。

她小脸一红,暗暗呼了一口气,结结巴巴的说,“先生,我急着去签合同,你能先把合同给我吗?”

现在已经九点半了,跟客户约好的十点,如果再耗下去,这单铁定黄!

“稍等。”齐莫杋淡声说。

乔倩顾不上之前的羞涩,分分钟火大了,“这是我们公司的合同,你就算背会也没用。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她气呼呼的夺走他手里的合同,转头就走。

齐莫杋挑眉,哑然失笑。小东西,还是这么暴躁。

蓦地,浴室的门又被打开,就见小女人露出气呼呼探进来的小脑袋,“先生,祝我们再也不见!”

咚的一声,门又被重重关上了。

齐莫杋眸色一沉,黝黑的双眸深不见底。

跑出酒店好远,乔倩这才长长呼了一口气,小心脏砰砰直跳。

那个男人,霸气的让她心慌。、

呼吸,呼吸……

终于淡定了,她小心翼翼的拨出了一串号码。

电话响了一声就很快被人接听,乔倩有些诧异,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用满是歉意的口吻解释,“齐总,不好意思,今天发生了一点意外,我可能会迟到一会儿,不过您放心,不会耽误您太长的时间。”

等了几秒钟,电话那头仍旧没人说话,乔倩赶紧补充道,“如果实在不方便,你告诉我您在什么位置,我现在赶过去。”

职场小虾米,向来只有点头哈腰的份,她好可怜。

没想到,电话那头竟然传来清风朗月般的男低音,“好,那你现在过来吧。”

“那您现在在什么地方?”乔倩激动地差点没哭出来。

“希尔顿大酒店,2212房间。”

当听到酒店的名字时,乔倩更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因为她所在的这个酒店,正是郎泉市的希尔顿大酒店,可后面的房间号却让她如遭雷劈!

2212?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刚才,自己就是从那个房间跑出来的。

难不成……?


她不敢再想下去,双腿灌了铅似的,无比沉重的一点一点往回挪。

站在2212房间门口,她紧张的死死攥住衣角,老天,杀了她吧,难道昨晚被她糟蹋的男人就是她的客户?

乔倩这会儿想死的心都有了。

抱着小小的希望,她轻轻敲了敲房间的们。心里还在侥幸的想,也许他只是刚好出现在那里。其实,其实……

呜,她连自己都编不下去,好想死。

“进。”

推开门,男人正坐在对面的沙发里,一脸平静的喝着茶,看见她,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坐。”

他仍旧是她离开前的半裸状态,腰间松松垮垮的围着一条浴巾,露出他精壮而结实的胸膛,上面还挂着点点红梅。

乔倩没出息的脸一红,强迫自己忘掉昨晚脸红心跳的画面,局促的坐下来。

“齐总,您好,我是启辉公司的销售乔倩,这是我们跟盛凌集团的合作协议,您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们可以协商。”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对这个男人的称呼由流氓变成齐总,乔倩心里也为自己捏一把汗,小心肝砰砰直跳。

齐莫杋把合同压在茶几上,淡声道,“我看过了,问题很多。”

乔倩呼吸一滞,这是要打击报复了?

可恶,明明吃亏的是她,他有什么好傲娇的。心里气愤的伺候了他祖宗十八代,可一张小脸还是笑眯眯的,“好,您说。”

“我昨晚让乔小姐很不满意?”

“咳咳!”乔倩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齐总,我们还是谈工作吧。”

齐莫杋气定神闲的抿了口茶,矜贵优雅,性感的薄唇轻启,“可你昨天把我睡了。”

“什么?”堂堂盛凌集团大Boss说这话,乔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看他认真淡定的样子不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迅速组织了一下语言辩驳道,“齐总,请你不要扭曲事实。”

明明是她被强了,到头来搞得跟自己占了他多大便宜似的。

虽然他身份高贵无可比拟,可自己视若珍宝的第一次没有了,这个账该怎么算!

齐莫杋看她一眼,轻飘飘地道,“事实就是你把我睡了,还想赖账。”

老天!到底谁才是受害者?

乔倩按捺住掀桌的冲动,深吸一口气才让自己平静下来,勉强挤出来一个笑,“齐总,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合同上的问题。”

合同!合同才是她此行的目的啊!

天知道,她一点都不想跟这个男人讨论昨夜酒后乱性的话题,他沉静睿智的太可怕了,再这样下去,她迟早要被绕进去。

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双乌黑深沉的眸子就那样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半晌,才淡淡的开口。

“你得对我负责。”

深沉平静的可怖的语气,带着天生的矜贵疏离,一字一句的从他的嘴里说出来。

乔倩被他的气场震慑到,很快就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先前的娇羞一扫而空,当即拍桌而起,“凭什么!”

她作为吃亏的那一方,都没有奢求过有什么补偿,没有了初夜,以后的婚姻都不完整了,他竟然还敢堂而皇之的要对他负责任?

齐莫杋淡定地扣了扣桌上的合同,“凭这个。”

无耻!

乔倩恶狠狠地腹诽,脊背挺得笔直,彰显自己不愿意低头的决心。忽然,一道不和谐的“咕噜噜”声响起,打破了空气中僵持的氛围。

乔倩身子一僵,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要不要在这么丢人啊?

肚子早不叫晚不叫,偏偏在这个时候给她添堵,要死了啊!

“你到底想怎么样?”耐心已告罄,语气十分不悦。

“吃完饭再说吧。”只顾着看她有趣的样子,差点忽略了她没吃早餐的事儿。

齐莫杋朝服务生挥挥手,很快,不远处的餐桌上就摆满了香味四溢的美食。

乔倩早就饿的不行,此刻闻着饭香味,差点把持不住,用仅存的一点儿自控力迅速问道,“这么说,今天是谈不拢了?”

“先吃饭。”齐莫杋动作熟稔的想要去拉乔倩的手腕,“走吧。”

却被她下意识躲开,语气冰冷的道,“既然这样,那齐总您慢吃,我就不打扰了。”

签单无望,还要留下来陪吃饭,自取其辱吗?

她还没傻到那种程度。

“早餐愉快,再见!”

气呼呼的收起合同就离开,独留齐莫杋哭笑不得的望着她离开的背影。

这小暴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

……

“啪!”

回到办公室,乔倩就愤怒的把合同用力扔到桌子上,吓了隔壁的完颜琪一大跳。

“艾玛,你这是怎么了?一大早跟霉神上身了似的,谁又招你惹你了?”完颜琪挤眉弄眼的凑过来,“今天去跟盛凌集团签约,有没有拜倒在大BOSS齐莫杋的西装裤下啊……”

相传盛凌集团不仅实力雄厚,就连上等的管理层,个个都是颜值担当,如果不是上头把指定把这单给了乔倩,她还真的愿意自告奋勇接下这个好差事。

如果有机会见到传说中的男神,就算是睡着也会笑醒的好嘛!

不提他还好,一提齐莫杋,乔倩更加烦躁,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以为跟盛凌集团签约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啊?放着这么好跟齐总套近乎的大好机会,上头会舍得让给我吗?傻!”

“那,那你一大早干嘛去了,还来得这么晚?”

“触霉头去了。你那儿还有没有吃的,快点拿出来,我快饿死了!”从酒店出来,她气的二话不说打了个车就来公司,连早饭都忘了吃。

这会儿饿的真扛不住了,接过完颜琪递过来的吐司和酸奶,大口大口的就吃了起来。

“对了小倩,昨天晚上你跟陈高杰没有发生什么吧?大家都看见你俩一块出去了,之后一个也没回来。听说今天早上为了这事儿,宋涵电话里就跟程高杰吵起来了,这会儿心情正不爽着,你可千万别去招惹她。”

宋涵是销售2部的部长,也是她的顶头上司,也是她前男友的现任,家里有点小背景,虽然人长得还算可以,不过那脾气真心没法恭维,程高杰会劈腿找上这样的女人,不知道是不是报应。


乔倩垂了垂眼,狠狠的咬了一口面包,没说话,心里却在想,只要宋涵不主动找她的茬儿,她才没工夫去招惹这女人。

话音刚落,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就由远及近传过来,乔倩浑身一僵,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坏了,说曹操,曹操到,这女人属兔子的吧!”完颜琪赶紧坐好,乔倩也收起面包,打开电脑。

宋涵画着精致眼妆的眸子凌厉的一扫众人,冷笑着把目光落在乔倩身上,“乔倩,你今天不是约了齐总签约的吗,合同都签好了?”

轻蔑的语调微扬,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傲和鄙夷。

“没有,齐总临时有事,改约了。”

不知道是有意为难还是怎么滴,宋涵当着办公室那么多人的面当场就怒了,提高了嗓门冲她喊,“那你还在这里坐着干什么!不赶紧去重约,还有脸混公司的基本工资啊?这都快月底了,咱们组光我一个人就签了二十多单,你再看看你,连续三个月,你一单都没签到,真给我们组丢脸!”

她说话一向尖酸刻薄,乔倩早就见识过了,若是平常,听见当做没听见,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可偏偏今天她的心情也超级不爽,当即就拍桌子站了起来,“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签的二十多单里,有多少单是从我的手里夺走的!”

沉默不代表懦弱,大家都在一个办公室,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她也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

今天宋涵有点欺人太甚。

“是你自己没本事签下来,我签了你就嫉妒我能力比你高?乔倩,就你这样没肚量的女人,也难怪高杰会甩了你。”

最后一句话狠狠地刺痛了乔倩,她作势就要冲上去反驳,反正工作也快保不住了,也不怕会得罪宋涵。

完颜琪见苗头不对,赶紧从后面死死抱住乔倩的腰,“小倩,别冲动!工作要紧!那个,部长,今天小倩来大姨妈了,情绪有点激动,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跟她计较了。”

宋涵是懂得见好就收的人,鄙夷的瞥了乔倩一眼,“我每天忙的要死,没空跟小人计较那么多。不过乔倩,我可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月底之前,跟盛凌公司的合作没有搞定,别等我找你谈话,主动辞职吧!”

省的在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看着心烦!

说完就转身离开。

直到高跟鞋的声音彻底消失不见,乔倩才一把拍开完颜琪的爪子,“你拦我干什么,被她欺压成现在这样,还不允许我站出来反驳啊!”

“可你那架势,好像分分钟能跟她干起来似的,我拦着你,这不是怕你吃亏嘛。还有,她刚才都那样说了,你打算怎么办,不会真的准备主动辞职吧?”

“不然呢?她手里有我们组所有成员的客户信息,这三个月来只要我手里的客户一有风吹草动,她就立马劫走,不留一个活口,分明就是要把我往死路上逼……”

她就算再想留住这个工作,也不可能毫无脸面的在这个公司存活下去。

“哪会!你不还有盛凌集团这条大鱼吗?只要搞定了这个,就算她这个月签了一百单,跟你相比,那不也是云泥之别嘛!”

“呵呵!”乔倩哭笑不得的勾了勾嘴角,“你也知道这是条大鱼?如果真那么容易上钩,你觉得她会给我放水吗?”

“那倒也是……哎,对了,你说的房子,租出去了没?”

乔倩叹了一口气,“哪有那么快?尤其是西郊那种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

当初就是看那个地儿离程高杰上班的公司近,她整租下了一套两居室,冲着房东给的优惠,一次性签了五年的合同。

程高杰走了之后,她一个人承担着整套房租,加上这两个月没有一点业绩,光凭着微薄的基本工资,吃喝都是困难,更别提交房租了。

所以现在急着想把房子租出去,想分摊一部分租金,可租赁信息在网上挂了好几天,都没有一点消息。

完颜琪还想说什么,见乔倩头疼的揉着太阳穴,撇了撇嘴,只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工作。

昨天晚上没睡好,加上一大早就动气,两次,整个上午她的工作都是浑浑噩噩。

临下班时,听说经理找她,这才勉强打起了点精神。

“乔倩,跟盛凌集团的约谈,还顺利吗?”经理是个中年男人,虽然长相有些粗糙,不过脾气却很好,最起码跟人说话的语气很温和,这让乔倩稍微感到些欣慰。

“还好,本来约的今天上午,可是齐总临时有事儿,我下午再试着约一下。”

“是吗?”经理颇有深意的笑了笑,也不戳穿她的谎言,“你也不用约了,刚才老总终于等到了盛凌集团的邀约回复,晚上约好了酒店包厢,你带上合同,到时候准时赶过来。我等会儿把时间地址发给你,可千万别迟到了。”

一听说要跟公司的老总一块见齐莫杋,乔倩下意识就心虚,“那个经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要不我就不去了吧,合同我给您准备好就行了。”

“那怎么行!”温和的经理立马就板起了脸,“盛凌集团可是你最后翻身的机会,你到底还想不想要了?”

见经理动了气,乔倩忙不迭的点头,“想!想!我现在就回去整理资料。”

没一会儿,乔倩就收到了短信。

看到地址的那一瞬间,她气的差点摔电话。

又是希尔顿大酒店……

要不要这么阴魂不散呐!

对这个酒店有心里阴影,乔倩故意卡着时间点过到的。

她赶到时,人都已经全部到齐了,就连齐莫杋也不例外。

推开门,包厢里所有的人都朝这边看过来,尤其是公司老总和经理,那目光,恨不得吃了她。

另外一道让她如芒在背的目光则来自于主坐的位置,正直勾勾地盯着她,嘴角虽然含着笑,可看过来的眼神却像是嗅到了猎物气息的猎豹,散发着危险的讯号。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