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渊爷娇妻太撩人

渊爷娇妻太撩人

顾以薇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沈思颜眼盲心瞎,被渣男所害,于暴雨夜死去。重生归来,她的首要任务是虐渣男,搞事业的最终归宿也是为了具备碾压渣男的能力。甚至,她还要做渣男的小舅妈,杀人诛心,让他活受罪。可是,那小舅妈并不好做,因为小舅舅陆承渊是个她惹不起的大人物。她白天用他虐渣,晚上还得回家哄他,醋劲太大!

主角:沈思颜,陆承渊   更新:2022-07-16 01: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思颜,陆承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渊爷娇妻太撩人》,由网络作家“顾以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沈思颜眼盲心瞎,被渣男所害,于暴雨夜死去。重生归来,她的首要任务是虐渣男,搞事业的最终归宿也是为了具备碾压渣男的能力。甚至,她还要做渣男的小舅妈,杀人诛心,让他活受罪。可是,那小舅妈并不好做,因为小舅舅陆承渊是个她惹不起的大人物。她白天用他虐渣,晚上还得回家哄他,醋劲太大!

《渊爷娇妻太撩人》精彩片段

阴森的墓地,一轮血月高悬空中。

伴随着一声痛苦的闷哼,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摔倒在墓碑前。

“沈思颜,人家说不见棺材不落泪,怎么你这到了墓地都还这么嘴硬呢?硬撑着给鬼看?”

“虽然你只是沈家的野种,但看在咱们姐妹一场,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说出钥匙藏在哪,今天我就给你个痛快,不然我就要请你尝尝被折磨致死的滋味了。”

沈思颜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满目憎恨。

“沈菲菲,你......做梦!就算我死,我也绝对不会......”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

“绝对不会告诉我们是吗?”谢早一脸讥讽的走来,动作自然的将沈菲菲拥入怀中,“没关系,等你死了,我就会顺理成章的继承你所有的遗产,我还不信我找不到。”

沈菲菲一脸娇羞和崇拜。

“早哥哥真厉害,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

“嘘,别乱叫。沈思颜还没死,继续叫姐夫。”

看着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和妹妹在这大秀恩爱,沈思颜的胃里顿时翻江倒海,恶心的干呕。

沈菲菲却瞬间惊呼出了声音。

“呀,恭喜姐姐终于怀上了那个野男人的野种,很快你们一家三口就要到下面团聚了!”

怀孕?

怎么可能。

“呵,沈菲菲,我要是真怀上了陆承渊的孩子,你以为他会放过你吗?”

“姐夫,我好害怕。”沈菲菲一脸惊恐的扑进谢早的怀中,但只是几秒的时间,就抬起头,用同样讥讽的眼神看着沈思颜。

“姐姐,我要是你,就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葬在你面前的人是谁!”

沈思颜抬起头,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照亮墓碑上的照片。

暴雨倾盆而至,沈思颜的呼吸却在这一刻停滞。

陆承渊?!

“不......这不可能!陆承渊他不可能会死!”

那么高高在上又不可一世的男人,怎么可能这么默默无闻的死去?

而死亡时间竟然还是一个月之前!

“啧,我也没想到这个陆承渊这么好杀,我不过是骗他说你被我藏在了孤岛上,让他一个人来,否则就杀了你,他还真乖乖来了。”

“他倒是有种,但也敌不过那岛上饿了许多天的生猛野兽。啧,据说陆家人去收尸的时候,连骨头都没找到几根呦。”

沈思颜的大脑“嗡”的一声炸开了,心脏疼的近乎窒息。

陆承渊竟然为了救她葬送了性命?!

他......他怎么......

“不过这都是他自找的,破坏别人婚姻活该他不得好死呀。”

“你......”沈思颜刚要咒骂这对狗男女,气急攻心,突然吐了一大口血,染红了陆承渊的墓碑。

“姐姐,别那么看着我,我可从来都没想过要破坏你们的婚姻,我只是来加入你们这个家庭的。”

“沈思颜,你应该好好谢谢菲菲,你找了野男人我嫌你脏,要不是菲菲人美心善,谁来替你完成这做妻子该尽的义务呢?”

“好了姐夫,不要再说了,下雨了,好冷呀。让他们陪姐姐吧。”

“好,都依你。”谢早宠溺的吻了沈菲菲的额头,又鄙夷地看向沈思颜,“沈思颜,我今天就要让那个野男人看看,他求而不得的女人,是何等的不堪!”

伴随着谢早的手势,后面的几个壮汉缓步上前。

沈思颜满心愤恨,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将这对狗男女撕成碎片!

可自己此时的状态本就是苟延残喘,连起身都是困难。

看来,局势已定。

她狠狠地剜了狗男女一眼,提着最后一股气,用力的将头撞到了身旁的墓碑上。

她宁死也不要被那些人羞辱!

可是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还有陆承渊,他又做错了什么啊!凭什么要为了她去死!

你不公啊!

如果有来生,她一定要让这对狗男女血债血偿!

沈思颜费力的抬起手,轻抚上陆承渊的照片,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对不起,欠你的,我下辈子一定加倍偿还......

......

“唔......”

一阵天旋地转,沈思颜感觉自己被丢到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意识昏沉间,视线中的天花板被一张熟悉的俊容所取代。

眼前的男人拥有一张俊逸非凡的脸,尤其是这双狭长的丹凤眼,哪怕什么都不做,微微上扬的眼尾也自带一股邪魅的气息。

让人欲罢不能。

可沈思颜却无心欣赏。

“陆承渊?怎么是你?!”

男人的眼底划过一抹寒意,低沉的声音中还带着丝不屑。

“那沈小姐希望是谁?你的未婚夫谢早吗?”

可一提到这个杀千刀的名字,沈思颜就满脸憎恨。

去他喵的谢早!

但眼下似乎并不是表达这种情绪的好时候。

“不,是你才好。”

她立刻搂住陆承渊的脖子,主动吻了上去。

死都死了,又何必在意那么多?

更何况,她欠他的。

这前后巨大的反差让陆承渊的眼底浮起一抹诧异,身体一僵,耳尖也染上一抹可疑的红色。

明明刚才还反抗的那么激烈,但现在却......

看来是药效上头了吧。

罢了,她本来就应该是他的。

......

一夜浮沉,沈思颜做梦都没有想到人在死亡之后的感觉也会这样真切。

转天一早,她被一阵嘈杂的争吵声给吵。

“思颜呢?思颜可是我的未婚妻,你把她给怎么了?!”

沈思颜眉心微皱。

谢早?

怎么死了还能听到他的声音?难道老天爷看不下去,也把他给劈死了吗?

腹诽声刚落,下一道熟悉的声音却瞬间将她残留的睡意驱散......


“未婚妻而已。”

男人的声音十分平淡,还带着丝刚起床时的懒散,似乎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也不知不重要的是眼前的外甥,还是屋内的娇人。

“陆少,我姐姐和早哥哥都已经订婚了,而你们这样共处一室不合适吧?传出去对你们的名声都不好,所以你还是赶紧让我们进去,接走我姐姐吧。”

沈菲菲?

老天爷良心爆发大酬宾,劈一送一?

不对,等等......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沈思颜呼吸一滞,“蹭”的一下从床上蹿了下来,一溜烟跑进了洗手间。

看着镜子里这张满是胶原蛋白的脸,沈思颜颤抖着抚上自己的脸庞。

激动得瞬间红了双眼。

“啊!”

她......她竟然重生了?!

回到了刚和谢早订婚的那一年。

一切都来得及,一切都还可以改变!

老天爷还是有眼的啊!

这一声尖叫立刻将对峙的三人吸引了过来。

陆承渊第一个推开门,闯入洗漱间,抬眼便看到了眼眶通红的小女人,深邃的眸底浮起一抹冷色。

呵,昨晚是他就这么伤心失望?

沈菲菲看着沈思颜脖子上的痕迹,夸张的倒吸了口冷气。

“姐姐,你......你昨晚......和陆少......你怎么能做这种对不起早哥哥的事情啊!”

谢早忍着恶心,强藏起眼底的厌恶,故作大度的冲着沈思颜摆了摆手。

“思颜,我知道这一定不是你的本意对不对?来,别怕,有什么话咱们回去再说。”

沈思颜的脑海中浮起上一世的画面。

那时也是一大早她就被谢早和沈菲菲堵在了酒店门口,两个人一个原谅一个指责,而陆承渊的那句而已和满不在乎的模样,让她误以为自己只是他“欣赏”的很多女人的其中之一。

所以她便对陆承渊说了憎恶的狠话,满怀愧疚的跟着谢早走了。

结果一回去,谢早就暴露了内心的本质,对她和陆承渊发生关系的事百般厌恶心痛。

甚至还以此为理由,让她去威胁陆承渊,为他讨好处,否则就让她去告陆承渊强奸。

上一世的自己因为愧疚和喜欢,加上沈菲菲的“好心劝解”,对谢早的话言听计从。

但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傻乎乎的被这对狗男女蛊惑、利用了!

沈思颜勾唇一笑,直接走到陆承渊的身边,亲昵的挽住他的手臂。

“既然被你们看到,那我也就不瞒着了。”

沈思颜抬头望了陆承渊一眼,这才将视线落在脸色越来越绿的谢早脸上。

“其实我心仪陆少很久了,做梦都想得到他,昨晚呢结束了,梦醒了,我也该回到现实了。”

“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今晚对外的订婚宴我还是会准时参加的。”

昨晚只是沈家和谢家两家人在一起吃的订婚饭,而今晚才是宴请盛江市各界名流来参加的正式订婚宴。

上一世,有人拿她和陆承渊的照片在订婚宴上搞事情,这一世,她当然得借着这个机会狠狠的回击过去了。

话音刚落,洗漱间的内的温度骤降。

陆承渊唇角紧绷,垂眸看着紧靠在自己身边的小女人,眸色晦暗难懂。

今早尖叫后悔,现在却还挽着他的手臂,说会去参加和其他男人的订婚宴。

沈思颜,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可沈思颜的如意算盘打的响,沈菲菲和谢早的脸色却一个比一个难看。

人言否?

看到沈思颜这幅毫无愧疚的模样,沈菲菲都快气炸了!

她昨晚趁着庆祝为理由,拉着沈思颜去了酒吧,又给沈思颜的酒里加了东西,目的就是祸害了沈思颜,让沈思颜再也没有在她面前趾高气扬的底气!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提前安排好的流氓地痞却变成了盛江市有名的陆阎王,也是谢早的小舅舅陆承渊!

而且现在沈思颜还挽着陆承渊的手臂!

“姐姐,你和早哥哥已经有了婚约,现在却当着早哥哥的面挽着他小舅舅的手臂,这......这不合适啊!”

“传出去不光你的声誉会受到影响,我们沈家也会跟着丢脸的呀!人家会说我们沈家的女儿不知廉耻......”

最后一个字太难听,沈菲菲没有说出口,但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

沈思颜懒懒的抬了抬眼皮,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那你觉得对自己的准姐夫哥哥长哥哥短的叫着,就合适、知廉耻了?你可真会心疼哥哥。”

“我......”

“还有,沈菲菲我问你,就算你已经有了一百万,那你还想要一个亿吗?”

“当然想了。”沈菲菲不假思索的答。

“那你应该最理解我现在的感受了,人都想追求更美好的事物,我只不过是犯了全天下的女人都会犯的错误而已。”

这个比喻,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如果谢早在她眼里是一百万,那陆承渊就是一个亿。

为了短暂的拥有一个亿,她当然不在乎一百万怎么想了。

再加上刚才那番晚上会出席的话,谢早算是听明白了。

合着沈思颜这是拿他当备胎,得不到陆承渊,才退而求其次的要嫁给他!

这谁能忍?

想着刚才的温柔招式没有用,谢早心一横,“沈思颜,你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就转身走了。

沈菲菲恨铁不成钢似的看了沈思颜一眼,叫着“早哥哥”追了出去。

洗漱间重新安静了下来,沈思颜悄悄的松了口气,正琢磨怎么给陆承渊一个交代,失重感却突然袭来。

她下意识惊呼一声,本能的搂住了陆承渊的脖子,还没反应过来,人就被他放到了一旁的洗漱台上。

视线相撞,男人俊逸非凡的脸近在咫尺,暧昧的气氛无声的扩散。

沈思颜诚实的吞了吞口水。

“你......你想干什么?”


“日行一善,帮你把这价值一亿的美梦延续下去。”

“???”故意的吧?!

这狗男人怎么还记仇呢?“咳......还是不劳陆少大驾了,昨晚陆少辛苦,今天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

沈思颜把屁股往一旁挪了点,巴掌大的小脸上尽是讨好。

“陆少,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她还得用白天的时间去收集些证据呢,不然晚上怎么翻盘。

可陆承渊显然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她离开。

他长臂一伸,又将她捞了回来,困在自己垂在洗漱台上的双臂之间。

长而卷的睫毛掩盖了他眸底的复杂与波澜,让人琢磨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但周围骤降的气压还是让沈思颜敏锐的觉察到了男人的不满。

“解释。”

“......嗯?什么解释?”

男人缓慢地眨了下眼,却并没有开口补充的意思,只是这样一瞬不瞬的凝着她。

沈思颜好像明白了,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懂。

上一世的这个时候,她早就对陆承渊说完狠话,和谢早离开了。

怎么这一世她不说狠话了,陆承渊反倒还不依不饶了呢?

总不会是要追着她负责吧?

其实就算陆承渊不说,沈思颜也会负责的。

但前提是她得先把和谢早的婚约解除了。

思绪万千,不过一瞬。

沈思颜灵机一动,张开手臂,主动抱住了陆承渊。

就像昨晚那样。

“虽然我不知道陆少想要的解释是什么,但请陆少放心,昨晚和今天的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只是在这之前还请你给我些时间,有一些事情我必须要亲自处理干净。”

上一世的那些辜负和那条命,她说好了要加倍还给他的,怎么可能没交代呢。

小女人的声音和她这个人一样,娇娇软软的往他怀里钻,瞬间压下了那些负面气场。

再加上这番出乎预料的话,让陆承渊耳尖泛红,僵在原地。

但哪怕心中有再多情绪在翻涌,他的表情依旧是那幅冰冰冷冷的样子,让人看不出情绪变化。

“多久?”

沈思颜怔了一秒,脸上勾起一抹坏笑,眉眼弯弯的模样像是一只狡黠的小狐狸。

他急了他急了。

“快则今晚,慢则......三五天,总之我一定会抓紧时间的。”

说完,见陆承渊没反驳,沈思颜赶紧从他的怀里钻了出去。

可人都跑到洗漱间门口了,又鬼使神差的折了回来,从陆承渊的身后抱住了他。

当她的侧脸贴在那宽厚结实的背上时,她眼眶湿润,强忍着眼泪,用只有她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嘟囔了一句。

“你还在,真好。”

陆承渊还没听清,那抹娇俏的背影就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中。

他站在原地出神了片刻,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帮我调查两个人,谢早和沈菲菲。”

“再推掉今晚的会议,多备些保镖。”

“没什么,去抢个婚罢了。”

原本谢早的订婚宴他是没有兴趣参加的,但现在,倒是有了不得不去的理由了。

......

夜幕降临,沈思颜在酒店的休息室刚刚做完妆造,沈菲菲就一脸关心的推门走了进来。

仿佛今天早上在酒店教育沈思颜的根本就不是她一样。

“姐姐,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沈思颜连头都懒得回,直接从镜子里瞥了沈菲菲一眼,绯唇轻启。

“凑合吧。”

化妆师一般,礼服也一般,不过看在她也不是想真订婚的份儿上,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而且要是跟她上一世临死前被沈菲菲折磨成的那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比,这还算很好了。

沈菲菲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又不是真正的大小姐,不过就是一个野种,还挑剔个什么?

但想着待会的大计,她忍了。

“姐姐,昨晚的事你跟早哥哥解释过了吗?这订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要是带着别扭出席,肯定会被看出端倪的。”

沈思颜满不在乎的抬了抬眼皮。

“我早上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但凡脑子没问题的都能听明白。要是没听懂,出门打个车去医院,挂急诊查查脑子,钱我出。”

“......”

“不过你一说解释,我倒是有件事想请教一下妹妹你。昨晚明明是咱们两个在酒吧喝酒,可怎么喝着喝着,我还喝到陆承渊的房间去了呢?”

“......”

“当时,你又在哪?”

沈菲菲的表情僵了一秒,显然没有料到沈思颜在这个时候会提起这件事。

不过既然她敢做,说辞自然也是一早就想好了的。

眼下周围没有别人,她也懒得装,一句呵斥就怼了回去。

“沈思颜,你什么意思?你现在是在怀疑我吗?”

沈思颜勾唇一笑,虽然是一幅眉眼弯弯的模样,可那双澄澈的眼眸就是给人一种已经看穿一切的感觉。

“这么简单的事,还用怀疑吗?”

“......”

沈菲菲被看的越发心虚,只能摆出一脸委屈与愧疚,垂着眸轻咬着下唇,像是没脸和沈思颜对视一样。

“姐姐,你怀疑的对,这件事的确和我脱离不了关系。昨晚我见你的状态不好就立刻给早哥哥打了电话,只是我还没坚持到早哥哥来接我们,就直接睡着了。”

“半夜醒来的时候见自己在酒店,我还以为早哥哥已经将你送回去了,直到早上早哥哥来找我问你的下落,我才知道你已经失联一个晚上了。”

“姐姐,对不起。要是昨晚我少喝一点,再警惕一些,也许你就不会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了。”

就算沈思颜找人去查监控,看到的也只是她躺在桌子上,而自己被一个陌生人带走的画面。

至于那个陌生人早就被她安排到外省去旅游了,最近三个月都不会回来,沈思颜肯定找不到证据!

想到这,沈菲菲装模作样的吸了吸鼻子,准备来一个完美的收尾:“你要是生气,就拿我出气吧,我一定不会有任何怨言......啊!”

话音未落,就变成了一声刺耳的惨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