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早安九爷

早安九爷

喻大小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前,兰溪溪被无情父亲接回城里的时候,她意外惹上了全城最矜贵的男人薄战夜,还怀了他的孩子。当她怀胎十月,拼尽全力生下腹中的小包子之时,却不想孩子被夺,狼狈不堪的她只好选择远走。三年后,她华丽归来,却不想某个腹黑傲娇的总裁带着小包子找上门……

主角:兰溪溪,薄战夜   更新:2022-07-16 01: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兰溪溪,薄战夜 的女频言情小说《早安九爷》,由网络作家“喻大小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兰溪溪被无情父亲接回城里的时候,她意外惹上了全城最矜贵的男人薄战夜,还怀了他的孩子。当她怀胎十月,拼尽全力生下腹中的小包子之时,却不想孩子被夺,狼狈不堪的她只好选择远走。三年后,她华丽归来,却不想某个腹黑傲娇的总裁带着小包子找上门……

《早安九爷》精彩片段

“用力!”

“啊!”伴随着兰溪溪一道痛苦的叫声,婴儿哇哇降世。

医生们激动地道:“生了生了,是个男孩儿!”

“和薄九爷一样,长得好帅!”

兰溪溪全身发软的躺在床上,脸色惨白,望向孩子。

他如小猫儿般大小,皮肤白白的,哭声洪亮,的确遗传了薄战夜的天人之姿。

她扬起笑容,想要伸手抱抱孩子。

然……

“妹妹,谢谢你给我生的孩子,我抱走了。”一个美丽的女人突然先她一步抱过孩子,躺到一旁的移动床上。

灯光下,她的脸竟和兰溪溪一模一样!是双胞胎!

兰溪溪还没来得及摸一下,就看着孩子被姐姐抱走,听着孩子的哭声,她心如刀绞:

“姐姐,我……我想留下孩子……”

“什么?”兰娇一惊,像听到天方夜谭,足足三秒,才不可思议的看向兰溪溪:

“溪溪,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才19岁,单身,你要怎么跟大家交代孩子的由来?难道你想大家知道你和薄战夜睡了,让爸爸妈妈失望,让全家跟着你丢脸?还是你想让孩子变成人人唾骂的野种?”

一连几句的反问,问的兰溪溪小脸儿刷的苍白。

她从小在乡下长大,去年才被接回来,结果就意外和薄战夜发生关系,还怀了孕!

他不知道她的存在,以为她是姐姐,她也不敢说。

所以这9个月,是姐姐在‘怀孕’,是姐姐在生薄战夜的孩子!

如果现在揭露,所有人都会唾弃她,然后……

兰溪溪眼里的光芒越来越暗。

兰娇手落在她肩上,安慰:“好妹妹,孩子在我这里,是正统的薄家太子爷,我会待他如亲生,和战夜一起抚养他长大的。

你就安心回乡下吧,永远也别回来。我这么做,是为你,为宝宝好。乖啊。”

话落,她看了医生们一眼。

医生们拿出针剂。

兰溪溪一脸诧异:“姐姐,这是什么?”

兰娇说:“别怕,是止痛麻醉药,你好好休息,睡一觉,什么都过去了。”

随着她的话语,医生们将针剂推进兰溪溪的身体。

兰溪溪身体无力,意识渐渐涣散。

她被医生推到里面的幕布后。

而兰娇和孩子则被推了出去……

产房外,一个身高极高,冷酷英俊的男人恰好赶来。

他穿着西装革履,五官立体深刻,双腿笔直修长,扣到最上方的纽扣透着浓厚的男人成熟禁欲气息。

他,就是薄战夜。一个长期占据福布斯富豪榜,全球最具男性魅力榜,让全球女性为之疯狂的最年轻总裁!

兰娇看到他,眼睛瞬间亮起星光:“战夜,你来了。”

想到什么,她又随即摸了摸怀里的宝宝,‘虚弱’说:

“这是我们的宝宝,我……刚刚好痛,差点痛死过去,可是战夜,能为你生宝宝,我好幸福。

战夜,为了孩子,你别跟我解除婚约好吗?”

一年前,薄战夜坚持解除婚约,是从乡下认回来的妹妹兰溪溪发生那场意外,他以为是她,才有了动容。

现在,孩子是她成为薄太太的唯一机会。

薄战夜矜贵的视线落在婴儿身上,想到那晚执行任务被人设计,强迫要了她的粗鲁和残忍,薄唇掀起:

“好,明天领证。”


三年后。

S市。

“溪溪,塞纳国际的客人又打电话催了,你的外卖还没有送到啊?”电话里好闺蜜催促。

兰溪溪提着外卖走在错综复杂的独栋别墅区,找了好一会儿,才看到99号:

“到了,刚刚找到。”

“那就好,我听客人的声音冷冰冰的,住在那里面的也非富即贵,一定是个惹不起的大人物,你要小心点应付。”

“嗯,好。”兰溪溪挂断电话,站到门前按门铃,决定送完这单就下班回家。

然,豪华的电子门拉开,她整个人都怔住了!

只因站在门内的男人华贵帅气,俊美绝伦,那张冷硬深刻的脸,无比记忆犹新!

他他他……不是别人,正是多年前和她一晚纠缠的男人,薄战夜!

他居然来S市了!

怎么办!当年离开后她以为不会再见到他的,现在竟然遇上!怎么面对!

与此同时,薄战夜深邃的视线亦落在兰溪溪身上,剑眉微蹙。

眼前的女人穿着一条类似制服的及膝黑色长裙,外套白色花边围裙,身材姣好。

认识十年以来,从未见过她这样的穿着。

“换风格了?嗯?”

啊?风格?什么风格?

兰溪溪诧异不解,但很快想到曾经姐姐说的即使遇见也要装不认识,她努力平复下情绪,低下头:

“先生,您的外卖,一共96块钱,请您支付一下。”

说着,她递给他外卖,想要早点结完账开溜。可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并没有接过的意思,她小手递来递去,半天都放不到他的手心里。

一来而去间,倒像是撩来撩去!

薄战夜只觉有股电流从她的小手流出,传入他的血液,他眸光一暗,握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拉入怀里:

“角色扮演?这戏码不错,我喜欢。”

‘砰’兰溪溪猝不及防撞入他坚硬的怀抱,小脸儿都炸了!

角色扮演!

他怎么可以抱她!

她慌张无措的抬起手慌张推拒:“先生,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放,放开……”

女人用力的挣扎间,可以清楚闻到她身上好闻馨香的气息。

薄战夜原本深谙的眸色变得愈发暗沉。

这些年来,除了那晚,他一直清心寡欲,现在,她仅是换了装扮,他竟产生难以克制的情绪?

“别动。”他暗哑提醒。

再动下去,他不保证会不会发生什么。

可兰溪溪怎么可能不动!

她不想跟他有任何牵扯,再说她和他抱在一起,又算什么!

她直接张嘴咬他。

力道微重,但对男人而言,如同小猫儿,无疑是火上浇油!

薄战夜仅有的理智和忍耐力冲破,抬手扣住她的后脑:

“兰娇,你今晚成功了。”

轰!

兰娇!原来他是又把她认成姐姐了!难怪……

只是成功?什么成功?

“唔!”兰溪溪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的唇就覆了上来,带着不可抑制的凶猛和强势,将她吞没。

她无比错愕的睁大双眼,他疯了么!竟然亲她!

不对,他是在亲‘姐姐’。

她心里难受又委屈。

四年前被他当成姐姐,噩梦一晚,现在又要重蹈覆辙吗?


“叮铃~”就在兰溪溪无措凌乱间,突然的门铃声响起,随即门外响起温柔的女声:

“战夜,我手里提了东西,开一下门。”

这声音,是姐姐的!

兰溪溪全身狠狠一颤,原本就紧张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也不知哪儿来的力道一把推开薄战夜。

完了完了!

姐姐来了!

怎么办?

薄战夜自然也听到门外的声音,看着身前脸白的女人,他蹙了蹙眉,抬手按开门铃视频,然后就看到外面站着一个一模一样的女人,瞳孔骤然一紧。

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怀里有一个‘兰娇’?外面还有一个?

气氛一度僵硬,停止。

兰溪溪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完全顾不上薄战夜的打量。

当年,姐姐不准她出现在他的面前,此时此刻她发红的唇,凌乱不堪的衣衫,让姐姐看到,又会怎么想!

她慌乱道:“先生,帮帮我!”

薄战夜:“......”

所以,她不是兰娇?

他俊美的容颜倏地下沉,声音一片冷凝:“你是谁?”

兰溪溪手心一紧。

她是姐姐的妹妹,可说出身份,会不会暴露出什么?

‘叮铃叮铃~~’

“战夜,你在吗?”兰溪溪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外面的督促声再次响起。

薄战夜盯着她的窘迫,眸子如同漩涡一般暗沉,涌动着太多理智思量,片刻,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他薄唇冷掀:

“你先进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来。”

声音冷的猝冰,完全不同于先前的温情,还带着命令。

“是。”兰溪溪点头,一溜烟,急急忙忙地跑进客厅里面,躲进窗帘后。

那速度快的,比兔子还快。

薄战夜等她藏好后,方才收起视线,高贵的抬手,拉开房门。

门外,兰娇抱着一堆菜,看到薄战夜,连忙扬起笑容:

“战夜,你在呀?我还以为你这么久没开门,是不在呢。”

她温柔带笑的,如同贤淑的妻子。

薄战夜看着那张和刚刚女人一模一样的脸,心底迷雾慎重,却没有过多情绪,矜贵问:

“工作不是很忙?怎么过来了?”

兰娇脸色微变。

当年他爷爷突然离世,未能领证,后来他一直未提,对她也不冷不淡。现在她为了他才特意调动工作过来,想着多点时间和他相处,还以为他会开心的,没想到......

她努力保持微笑:“我担心你啊。你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水土不服,吃不习惯,我就特意抽空过来,为你做饭。”

薄战夜拿过外卖,薄唇微抿:

“以后不用麻烦,有家外卖我和小墨吃得惯。”

语气冷漠,姿态高贵,并不温柔。

这个男人!姐姐好心好意给他做饭,他居然这么高傲的么?

兰溪溪心里腹诽。

兰娇也没想到自己的热情,会被薄战夜直接拒绝,她嘴角苦涩一酸。

正想说什么,她突然看到他胸前的白衬衣上有一根女人的头发,诧异的道:

“咦?战夜,你身上怎么会有女人的头发?”

头发!

遭了,肯定是之前挣扎时不小心弄上去的!

怎么办?要是姐姐发现她在这里,还躲起来,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兰溪溪急的屏息静气。

相反,薄战夜瞥了眼发丝,不疾不徐,清冷高贵的声音道:

“送外卖的女人掉的。”

一句话是,风轻云淡,冷漠自然,听不出任何情绪。

但,送外卖的女人怎么会进屋?而且他刚刚许久没开门,难道,有女人来勾引他?

兰娇心里怀疑,努力保持优雅:

“哦,那战夜你先吃饭吧,我替你收拾房间。”

说着,不等薄战夜拒绝,她便主动放下菜,开始整理。

先是走到柜子前,拉开柜子掸灰,随后,又走到沙发前,弯下身整理沙发垫,眼睛往下面看。

那些动作,看似是在收拾,实则更像是在找什么!

兰溪溪躲在窗帘后,看着姐姐的一举一动,呼吸都快断了。

姐姐这分明是怀疑了,在找什么!

而客厅就这么大,很快就会找过来的!

果然,没到两分钟,兰娇的视线就落在了这边的窗帘之上!

脚下的步伐,一步一步朝这边走来。

瞬间,兰溪溪手心掐紧,攀升起密密麻麻的细汗。

完了完了......

这是要被发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