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女频言情 > 人皇系统怼女娲

人皇系统怼女娲

无情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不可怕,可怕的是穿成一个傀儡!帝辛是一代人皇,素日荒诞无度,每天都在作死的边缘徘徊。一次意外,原主见到了女娲真容,被其美貌打动,便即兴吟诗一首,没想到因此把自己推向了深渊。他不想刚刚醒来便无语的死去,于是他决定奋起反抗,第一步从怒怼女娲开始……

主角:帝辛,女娲   更新:2022-07-16 01: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帝辛,女娲 的女频言情小说《人皇系统怼女娲》,由网络作家“无情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不可怕,可怕的是穿成一个傀儡!帝辛是一代人皇,素日荒诞无度,每天都在作死的边缘徘徊。一次意外,原主见到了女娲真容,被其美貌打动,便即兴吟诗一首,没想到因此把自己推向了深渊。他不想刚刚醒来便无语的死去,于是他决定奋起反抗,第一步从怒怼女娲开始……

《人皇系统怼女娲》精彩片段

纣王七年,

春,

三月十八!

“嘶……疼疼疼,脑阔疼!”

在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间内,一名魁梧男子忽然抱头喊痛,紧接着,一股庞大的记忆忽然涌入他的脑海中。

床上的男子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如同木雕般愣在那里!

那股剧痛来得快,去得更快,可是床上男子的脸,却已经黑成了锅底!

“啥子情况?我特么穿越了成了帝辛?不对,绝对不对,我肯定是在做梦!”

魁梧男子脸上带着深深的难以置信,随后又装作无事地躺在床上。

他想快点醒来,继续投入‘996福报’之中!

“大王、大王,该上早朝了!”

就在这时,一道带着焦急却又小心翼翼的声音,忽然在男子耳边响起,瞬间惊扰了他的美梦!

我特么真穿越了?

帝辛猛地睁开满是悲伤的眼睛,默默流泪!

不过刚来到这个世界,他不敢太过张扬,同时也在回想着记忆中,有关帝辛的一切。

很快,

帝辛眼中再度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穿越成谁不好,偏偏穿越成这个,被人黑到无力反驳的末代人皇身上?

要说帝辛一生也是悲催,他这一生都在算计和被利用之中!

五天前,

准提用‘七情六欲气’污染了帝辛,

紧接着三天前,帝辛祭女娲庙的时候,西方那俩货又遮掩天机,让帝辛看到了女娲真容。

随后这货脑瓜子一热,即兴题诗一首,就把自己推入了万丈深渊!

甚至在后来,连带整个洪荒人族都被他坑了!

这也导致了洪荒时期,本来是‘天、地、人’三道并立的局面,变成了地道和人道融入天道,而使得天道超然物外,凌驾一切之上的结局!

而这一切,

就是从那首诗开始!

至于现在?

却是因为准提弄的‘七情六欲气’的量有点大,再加上见了女娲真容之后,帝辛就有点上头,

导致帝辛的意志开始衰弱!

却被因不知名原因,来自后世蓝星的他给魂魄附身、夺舍了!

这时,帝辛黑着脸,恨恨地骂道:“玛德,要是早来三天就好了,老子就能扭转历史了,可特么现在一切都成定局了,老子该肿麽办?”

这时,一名下人上前低声说道:“大王,该上朝了!”

“知道了、知道了,滚下去吧!”

帝辛心情很不好,在下人的带领下,向着人皇殿走去,同时也在路上思考着补救的办法。

毕竟当初题诗,是被人算计的,如果他没记错,这几天女娲圣人会来朝歌。

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因为西方二圣的算计,只要自己点破,以女娲圣人的实力绝对能算出真相!

嗯,

还能补救!

想到这里的帝辛,则松了一口气,笼罩在心头的忧郁,也都随之消失一空!

很快,

他进入了人皇殿!

没多久,

人群中的比干走了出来,神色凝重道:“启奏大王,三天前大王在女娲庙题诗一事,引得天下哗然,现在天下人都在咒骂大王昏庸,唯恐圣人动怒天降灾祸,还请大王重新摆驾女娲庙,请求女娲圣人的原谅!”

沃特?

帝辛那老小子干的事,跟老子有屁的关系?

就在帝辛心里刚刚出现这个念头时,他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检测到宿主面临艰难抉择,选择系统开启!”

“选择一:身为人皇,当为世间万民着想,摆驾女娲宫,诚心恳请圣人女娲的原谅。选择奖励:先天灵宝造化图,修为十万年!”

“选择二:吾为人皇,人道之主,只能硬杠不能苟,区区天道圣人,岂能让人道之主弯腰!选择奖励:人道至宝人皇剑,修为十万年!”

……

卧槽?

帝辛当场就愣住了,这莫非是——

传说中的系统?

前世看小说看的,有句话咋说来着——

对了,

人帅自有天帮!

哈哈,

老子的外挂来了!

帝辛愣了一会儿后,心里的阴霾彻底消失了——

辣个男人来到这里后,第一次笑了!

“我选二!”

帝辛话落的瞬间,识海中直接出现一把金灿灿的长剑。

“人皇剑:以人皇气催动,可调动人道之力,可战天道、战地道,为人道衍生至宝!”

龟龟,

赚大发了啊!

这东西一看就是牛逼日天的东西。

还是人道衍生兵器!

至于其中战天、战地这句话,看看就行了,帝辛也知道自己现在连个地仙都打不过,最多拿人皇剑砍砍费仲、尤浑之流。

因为除了上古三皇之外,后世的所有人皇都不能修炼!

虽然帝辛天生有扛鼎之力,可惜比起修仙者那种移山填海的可怕力量,却又弱小得无法反驳!

就在这时,

帝辛忽然感觉,一股强横无比的力量,直接灌入他的体内。

不过那种感觉却在出现的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在别人的眼中,帝辛不过是愣了一下而已!

但这时,

帝辛正感受着体内强大的力量,内心变得异常澎湃。

“系统出现果然不凡,十万年修为入体,竟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我现在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地仙!”

嘶!

可怕如斯!

洪荒时代,凡人的修炼境界分为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渡劫之后成就地仙,也就是半仙。

而地仙之后则是天仙、金仙、太乙金仙、大罗金仙、准圣、混元大罗金仙(圣人)!

人皇看似尊贵,甚至还被称为洪荒的大地之主,

可是在洪荒这块地皮上,还真没多大名气!

因为,

如果没有人道之力凝聚的人皇气护体的话,哪怕是一个筑基期的修炼者,都能随手把帝辛按在地上摩擦!

更别说这太乙遍地走、金仙不如狗的巨大洪荒了!

但现在他不怕了。

喝口水的功夫就成了地仙,这样的话,那多做几个选择,自己是不是会直接成为圣人?

到时候自己实力强大了,

玛德,

先派申公豹把西方那俩货的菊花爆了!

洪荒牌老YB,

就算是他有了系统也要小心,殊不见之前有人道之力凝聚人皇气保护的帝辛,都被他俩给算计了!

想到这里,

帝辛的眼里忽然迸射出冰冷刺骨的杀意!


“大王有点不对劲啊!”

这时,人皇殿中准备继续上奏的比干等人,现在也不敢乱说话!

因为在朝中流传着一句话‘不怕大王跳,就怕大王笑’,况且刚刚帝辛不但笑了,眼里还冒出杀气来了。

这让比干等人打了个哆嗦,

他们都是忠臣,但却不是愚臣!

再说,

他们也不是手持‘打王鞭’的闻太师,这时候触大王的霉头,完全是找死!

于是,

三天才上一次的早朝,就在帝辛的‘无声威胁’中草草了事!

……

“大王,殷郊、殷洪两位殿下想要出宫,去郊外游玩,特来禀告大王!”

帝辛刚刚回到书房,就得到了下人的禀告,刚要说随他们去的时候,脑海中再度响起系统的声音。

“检测到女娲圣人即将前来问罪,宿主选择如下——”

“选择一:那可是圣人,怂一次不算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以后在找回场子!选择奖励:后天防御灵宝玄龟壳,大罗金仙难破,修为一万年!”

“选择二:卧槽,昊天那老小子要用万万人族的性命,进行封神大劫的时候你装瞎,还特么有脸来找茬,怼她!

选择奖励:开天剑符,修为奖励,将依照宿主怒怼女娲的程度给予,怼得越狠、女娲付出的代价越大,奖励越高,修为最低一万年,最高十万年!”

这时,

帝辛脑海中灵光一闪,他记得在封神演义中,女娲怒气冲冲前来问罪的时候,就是被外出的殷郊、殷洪二人,身上携带的人皇气给挡住了。

孤艹,

圣人女娲要来了!

必须怼她!

一想到这个,帝辛竟然还有点小兴奋——

“我选二!”

唰!

下一秒,一张金灿灿、上面刻画着一把小剑的符箓,出现在帝辛的识海中!

“开天剑符:可斩世间一切,包括无上因果!”

这时,

帝辛忽然想起,封神原著中说过,当初女娲之所以没一巴掌拍死帝辛,除了他被人皇气保护外,还有就是他身在朝歌中。

自己虽然有了地仙的修为,可在女娲面前,估计连蚂蚁都不算!

不行,

现在还不到浪的时候,必须要在苟的基础上浪!

洪荒大陆不比后世,自己虽然是人皇,但是在洪荒老Y比的眼里,自己连根毛都不算!

想到这,帝辛自言自语道:“不成大罗,坚决不出朝歌,嗯,就这么定了……摆驾朝歌城城墙!”

……

“哥哥,父亲怎么想起来,要看我们在郊外对战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父亲能来也是好事,这几天父亲很不对劲,母亲很担心的!”

朝歌城外

哥哥殷郊、弟弟殷洪并肩而出,同时看向站在城墙上的帝辛,眼中闪动着疑惑的光芒。

莫非是父亲要选下代人皇了?

不对啊,

父亲现在正值壮年,不会这么早就做决定的!

洪荒时期,人皇没有后世那些天子的规矩。

哪怕是在外人面前,殷郊、殷洪也是直接喊帝辛‘父亲’的!

这时,

站在城墙上的帝辛,忽然张开双手,大声喊道:“殷郊、殷洪,让孤王看看你们的勇武!”

“是,父亲!”

“是,父亲!”

听到帝辛的命令后,殷郊、殷洪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掏出自己的大宝剑,在帝辛眼皮子底下打了起来。

可过了没有一炷香的时间,昏昏欲睡的帝辛,忽然感觉到一道蕴含杀机的目光,直接落在自己身上,

一瞬间他就来了精神!

来了来了,

辣个女人来了!

想到这里,帝辛忽然站了起来,大声喊道:“殷郊、殷洪,回来!”

说完,

帝辛将人皇剑拄在地上,左手手心抵在剑尾,右手压在左手上,面露如临大敌的样子。

就在这时,

一道毫无感情,但却极度冷漠的声音,忽然响彻整个朝歌——

“帝辛,你可知罪!”

冷漠的声音中,夹杂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下一秒,

天地忽然变得昏暗无比,惶惶天威携带着滚滚灭世之力出现,将整个朝歌都笼罩在内。

不难想象,

若是这道灭世之力落下,整个朝歌估计都找不到半个活人!

圣人不可辱!

在洪荒,这可不是一句空话!

不过在那股力量刚刚出现,一道紫金色的华贵之气,忽然在朝歌上空出现,

轰的一声,将那股灭世气息击溃!

而朝歌之内的众人,也只是感觉天忽然黑了一下,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刚刚那一幕,也只有帝辛看到了!

“帝辛,你可知罪!”

就在这时,

那道冷漠的声音再度响起,只是这次明显多了一丝愤怒!

而这时,

帝辛也才刚刚缓过神来,看到完好无损的自己和朝歌,

歪嘴一笑!

卧槽,

封神演义中说得不错啊,在朝歌中,圣人都别想伤害自己一根毛!

想到这,帝辛不屑一笑:“孤王何罪之有?”

这时,

半空中忽然出现一道模糊、但却散发着万道光芒的身影,看着帝辛怒斥道:“你好大的胆子,留诗亵渎本圣,还想狡辩?”

这时候的女娲,气得肺都要炸了!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感应天道抟(tuan)土造人,贵为人族之母,如此身份,竟然有人敢亵渎自己。

这怎么能忍!

可就在刚刚她施展圣威,准备教训下帝辛的时候,却又被朝歌汇聚的人道之力挡住了。

这更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人族都是自己创造的,人道之力也是因为人族而出现的……

归根结底,

这一切的根源,还是在自己这个天道圣人的身上!

可特么,

现在人道之力,竟然阻止自己这个‘人族之母’教训敢亵渎自己的人族!

要不是为了维持圣人高高在上的形象,女娲都想破口大骂了!

特别是看到帝辛那副‘有种你来打我呀’的样子后,女娲更是气得牙齿都要咬碎了!

万丈金光下,

女娲再度冷冷道:“帝辛,你题诗亵渎人族圣母,还想狡辩?难道你就不怕本圣一怒,会給亿万万人族带来灭顶之灾!”

“哼,女娲,孤王给你面子喊你一声人族圣母,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别以为孤王不知,你抟土造人也只是为了圣人之位!”

“巫妖大战前,人族被妖族当成食物时,你在哪?”

“三皇之前,人族衣不遮体、食不裹腹时,你在哪?”

“你因有抟土造人之功德,得享人族一半的气运,可是洪荒大地亿万万人族,却被天上的家伙当成香火傀儡,稍有不敬就是各种天灾时,你又在哪?”

听到女娲的话后,帝辛瞬间怒了,他剑指女娲大声骂道:“人族圣母——你!也!配!”


人族圣母,

你也配!

帝辛舌绽惊雷,字字诛鸡!

一瞬间,

整个朝歌所有人全都愣住了,脑海中回荡着刚刚帝辛那振聋发聩的话!

就在这时,

帝辛依旧平视着女娲,背脊挺得如同标枪般笔直,

一字一顿地质问道:“无数先祖葬身妖口时,你不在!无数人族死于饥寒交迫时,你不在!洪荒人族被天庭当成香火傀儡时,你不在!”

“孤王只是题了一首诗,你却来了!”

“独享人族一半气运强大自身,任凭人族被当成血食、死于灾害、化身傀儡,你依旧高高在上,就因为你是圣人,圣人就该高高在上,享受人间的供奉和香火,让人族拿出最真挚的信仰供养你们!”

“可在你眼里,人族万万年的挣扎和死亡,却比不上孤王一首诗!”

“你自己说,人族圣母——你配吗?”

……

无数先祖葬身妖口时,

你不在!

无数人族死于饥寒交迫时,

你不在!

洪荒人族被天庭当成香火傀儡时,

你不在!

这样的人族圣母,配吗?

不配!

她不配!!!

在这一刻,

朝歌城中无数人的心里,全都在嘶吼,

他们愤怒地盯着空中的那道身影,脑海中回荡着人皇对其的质问,

人族传承了千万年的委屈以及不甘,迅速在他们心里化成了三个字——你!不!配!

这时,

帝辛再度剑指女娲,杀气腾腾道:“女娲,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你之所以成圣,皆是因为人族,希望你不要舍本逐末,不然,孤王亲手将你打落圣人果位!”

最后一句,

是帝辛吹牛逼的!

因为他发现刚刚那诛心三问,已经调动起了众人的情绪,再加上知道自己怎么浪都不会死,那就继续吹呗。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蓝星人,天天搁网上吹牛逼,现在这点局面,小KS啦……

你瞅瞅,女娲都被自己吹懵比了!

但帝辛不知道,就在他说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八个字时——

轰隆!

九天之上万道雷电齐齐炸裂,天道震动,正在紫霄宫内修炼的鸿钧,忽然睁开双眼,几个量劫都古井无波的他,眼中赫然闪现出一抹惊讶。

“变数!”

几乎在他开口的同一时间,

高居九天的太上老君、西居昆仑的元始天尊、位居东海金鳌岛的通天教主、以及西方接引、准提等五位圣人,也在同一时间睁开双眼。

眼中满是惊骇!

“这是……女娲师妹的圣人果位,怎么会发生震动?”

清静无为的太上老君,目瞪口呆地僵在那里,道心都出现了巨大的震动。

“发生了什么,竟然差点将女娲师妹打落圣位?”

元始天尊更是目露骇然,心里生出一丢丢的紧张和不安。

“世间还有能撼动圣人果位的存在,到底怎么回事……卧槽,竟然是人皇,他的一句话引动了天道因果,差点让天道收回女娲师妹的造人功德?!”

通天教主一声‘卧槽’,金鳌岛宛若发生了地震,截教万仙齐齐被惊动,

还以为谁打上了金鳌岛!

而这时,

西方教二圣却相互沉默不语,他们推算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心里慌得一比。

“师兄,这人皇怎么会出现在城墙上?这个时间,他不是应该在人皇宫吗?”

准提有些心慌,毕竟这件事是他们算计了女娲。

帝辛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出现,这就说明事情已经偏离了之前的轨迹,他们害怕自己做的事情露馅。

就算他们遮掩了天机,但也经不起圣人的推算!

万一到时候女娲找上门来,他们也只有挨打的份儿!

一旁,接引安慰道:“师弟莫慌,静观其变,帝辛虽然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但谅他也不知道真相!”

准提眉头紧蹙道:“师兄说的是,只是帝辛毕竟还是人皇、目前的人道之主,一句话就差点打落女娲圣人果位,我还是有点怕啊!”

说白了,

就是帝辛吹牛逼的本事,他们怕了!

他们成圣的时候,可是吹了四十八句泼天牛逼,可帝辛只是吐了八个字,就撼动了圣人果位!

按比例,

他俩捆一块都吹不过帝辛啊!

此时此刻,

女娲勉强压下圣人果位的躁动后,一眼就看到帝辛那洋洋得意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咬牙切齿道:“帝辛,你……”

“师妹,克制,反正封神量劫就要开始了,他帝辛也没有多少年可活了,忍一时风平浪静啊!”

就在女娲刚要动怒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太上老君的声音,这也让她心里的火气瞬间被压了下去。

“帝辛,你好自为之!”

就在女娲说完,刚要离开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帝辛的声音——

“女娲,你若是可以为洪荒人族做主,不让人族做那昊天的傀儡,孤王答应,可以让你继续做我人族圣母,不然……”

女娲听后,看着帝辛冷冷地说道:“不然如何?你还要断我与人族之间的因果,帝辛,你虽为人皇,但你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为洪荒人族做主,对抗天庭的统治吗?

那不是跟老师做对?!

再说,

封神量劫将起,将会以人族王朝更迭来结束量劫,这时候把自己扯进洪荒人族中,那不是找死。

毕竟量劫之中,就算是圣人都有陨落的危险!

所以除非她傻了,才会为人族做主!

只要人族不灭,哪怕封神之后沦为天庭的傀儡,她也一样坐享人族一半的气运,自然不会答应帝辛!

听到女娲的话后,帝辛目光渐冷:“这么说,你是不答应孤了?”

“帝辛,你如此羞辱圣人,必然会为人族惹来灾祸,本圣……”

女娲实在是受够了,竟然被人间一个小小的人皇给威胁了,可她的话刚刚说到一半,再度被帝辛给打断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今,吾人皇帝辛,以人道之主身份下令:自此之后,人族在无人族圣母,人族当自强,人族,不做任何人的傀儡!”

……

轰隆!

随着帝辛话落,洪荒震动,所有人的心里都浮现出了朝歌城内外的那一幕!

而此时,

女娲却冷笑道:“帝辛,你这是在自掘坟墓,本圣倒是想知道,你凭什么剥夺本圣‘人族圣母’的身份!”

唰!

就在这时,帝辛一把抓住人皇剑,双目宛若烈阳般散发着万道金光,直勾勾地盯着女娲。

“孤有一剑,名曰:开天!”

语毕,

一道惊动整个洪荒世界的剑芒,忽然在朝歌中出现,直达九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