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歪歪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一周一个隐藏职业,大佬马甲掉麻了畅读全文

一周一个隐藏职业,大佬马甲掉麻了畅读全文

楹有闲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谢星阑沈桑的其他小说《一周一个隐藏职业,大佬马甲掉麻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楹有闲”,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筱安慰了?】沈桑的家世在网上并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她跟着自己亲生父亲,原生家庭条件不太好。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主角:谢星阑沈桑   更新:2024-07-10 20: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星阑沈桑的现代都市小说《一周一个隐藏职业,大佬马甲掉麻了畅读全文》,由网络作家“楹有闲”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谢星阑沈桑的其他小说《一周一个隐藏职业,大佬马甲掉麻了》,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楹有闲”,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筱安慰了?】沈桑的家世在网上并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她跟着自己亲生父亲,原生家庭条件不太好。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一周一个隐藏职业,大佬马甲掉麻了畅读全文》精彩片段


吃的让导演更加后悔,虾皮香脆,虾膏饱满,虾肉紧实鲜甜,还裹满酱汁,怎么可以这么好吃。

外面客厅跟直播间里说说笑笑,气氛温馨。

而胡珍儿一直躲在房间里哭。

一半是馋的,一半是气得。

气沈桑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她。

吃过晚饭,步莹莹三人收拾厨房,沈桑则去附近商场里面买了床上用品,现在有钱,她当然希望睡得舒服点。

买的床上用品都是蚕丝的,花了小两千。

晚上学习修炼后睡得舒舒服服。

而其他几位嘉宾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但是第二组的三人也都很乐观,每天花了一百买了枕头凉席跟一个小毯子,都是便宜货。

只有胡珍儿跟纪嘉松不好过。

两人今天都没多少工资,纪嘉松被投诉,一毛工资都没。

她也就几十块钱,吃饭都不够。

最后还是纪嘉松拿了一百块钱,凑了三百给她买的床上用品。

她还嫌弃的不行,闻着这廉价的味道,一晚上都没睡好。

纪嘉松更是直接睡得床垫子,啥都没买。

睡得他浑身僵硬。

第二天一早,沈桑早早起床修炼学习。

七点半节目组开播时,她已经吃好早饭。

直播间不少网友都还有点遗憾,因为大家都想看看沈桑今天是不是还吃很多。

直播刚开始,其他五位嘉宾都是刚起。

都还有点睡眼朦胧。

步莹莹跟陆洮还有殷文柏三人都洗漱好,拿着面包牛奶下楼吃,还跟沈桑打了个招呼。

“桑桑,你都打算出门接单了吗?”

这也太勤奋了吧。

这么辛苦的节目,何况桑桑身上还有十万块钱的奖金,她都还这么拼命。

要是他们,估计都摆烂了。

沈桑点点头,“这会儿正好接单高峰期。”

即便是节目,她也会好好对待。

既然送外卖,那就好好送。

步莹莹三人十分佩服。

不过刚准备出门,沈桑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号码,她接通,里面传来谢星阑的声音。

他的声音委屈巴巴,“桑桑,我想你了,你能不能不要拉黑我,我跟白筱真的没什么,我只喜欢你,你为什么不明白我的心?”

沈桑脸色冷了下去,“谢星阑,我以为我的态度够明确,请你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谢星阑急了,“桑桑,我真的很喜欢你,是你误会了。桑桑,到底怎样你才肯原谅我,你的脸好些没?我给你找了国外最好的整形医生,你脸上的疤不用担心,我会帮你治好的。”

“不用。”沈桑眉眼都透着冷意,“我的脸我自己能治,还有既然你喜欢抱着自己女朋友的妹妹安慰,那就抱个够吧。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以后再给我打电话,别怪我骂人了。”

说完,沈桑就挂了电话。

又把这个电话号码给拉黑了。

客厅里面的人都瞪大眼睛。

卧槽,这是听到什么猛料了?

直播间则是一片哗然。

【哇,好大的料,所以桑桑这通电话是谁打的?】

【听这话的意思,对面难道是沈桑男朋友?但是沈桑说他抱着自己女朋友的妹妹安慰?她妹妹不是白筱吗?天啊,不应该吧。】

【我记得沈桑的确有个男朋友吧,都是高中学生,青春懵懂的恋爱。】

【啊,所以沈桑男朋友抱着白筱安慰了?】

沈桑的家世在网上并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她跟着自己亲生父亲,原生家庭条件不太好。

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沈桑能不能滚出娱乐圈?真是令人作呕,为了炒作无所不用其极,什么用那种东西,小心反噬,该不会以为是电视上那种什么用了可以获得好运的佛牌鬼婴什么的吧。】

【对啊,她是真搞笑,什么都敢乱说,不知道不能搞封建迷信吗?】

【但是,纪影帝红的真的很莫名其妙哇,那部电影我觉得他根本没啥演技……】

【楼上沈桑的水军滚远点。】

【之前看娱记爆料,她脸上敷着纱布,该不会毁容了吧?所以才发疯死也要拖着影帝下水吧。】

这些评论还算好的,还有不少恶毒诅咒她去死。

沈桑翻看了两眼就给关掉,心情平稳,没有任何波动。

她忙了一上午,加上喝了灵液水。

现在饿的厉害,觉得自己能吃得下十头牛!

打算做点吃的,而且她下午还要去康复医院探望一下母亲。

她很想念母亲,也想念继父跟弟弟。

别墅里面连厨具都准备的很齐全。

沈桑做了道糖醋排骨,一道酸辣土豆丝,还有个番茄鸡蛋汤,两菜一汤,都是普普通通的家常菜,却香的让人直吞口水。

她在其他世界还当过厨子,拿到厨神称号。

就算是普通食材都能做出美味,何况里面还加了稀释过的灵液水。

这是市中心别墅,寸金寸土,别墅也都是一栋挨着一栋。

这香味附近几栋别墅的人都闻见了。

“什么味道,好香啊。”

“这饭菜的味道也太香了点。”

“不会是哪家邻居请了新厨子吧?也不知道是哪家的邻居……”

大家还不知道,以后这香味会经常闻到的。

沈桑做完饭刚准备吃,电话就响了。

是她的小经纪人古莓打过来的,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女孩。

她刚出道时,因为容貌太过好看惊艳,公司很看中她,给她配了金牌经纪人。

结果她一手好牌打的稀烂,公司就把金牌经纪人给她换掉了,换成了个刚进公司的新人经纪人,就是古莓。

电话接通,里面传来古莓巍颤颤的声音,“桑桑,你,你,微博上是自己发的吗?骂,骂纪影帝那条。”

沈桑:“是我。”

那边的古莓两眼一黑,吓傻了。

“桑桑,你怎么微博上骂纪嘉松,你不要命啦,现在江总都要气死了,让我喊你回公司一趟,还,还让你把微博密码交出来,以后账号由公司管理。”

古莓都快哭了。

桑桑到底怎么回事,也太吓人,微博上直接骂人,呜呜呜。

别说她看到的时候脸色发白,江总过来找她时,她觉得江总都快疯了。

沈桑听出小经纪人的哭声,笑道:“别担心,没事的,你告诉江总,我今天不过去公司,我要吃饭了,你让江总也别打电话给我,我不接,但这事我会自己解决。”

她还打算让事情在发酵发酵,然后才拿出证据呢。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糖醋排骨酸酸甜甜,酸辣土豆丝开胃解腻,番茄蛋汤清爽滑嫩。

果然,她做的饭菜就是好吃,加了稀释的灵泉液,味道堪称完美。

所有的饭菜她都吃得干干净净。

吃过饭,沈桑正准备去康复医院看看母亲。

没想到又来了个电话,是个陌生号码,她接通,里面是个很正气的声音。

“是沈桑小姐吗?上午在溪川医院,你救了霍韦教授,但是现在需要你过来警局帮忙录个口供。”

毕竟是行凶者当场行凶,影响还是很大,医院那边也报警了。

沈桑是遵纪守法好公民,自然不会拒绝,立刻赶去警局。

到了派出所,大家看她的目光都有些好奇。

医院救人的视频警局的人都已经看过,沈桑救人速度很快,步伐也很奇异,感觉像是有武术功底在身。

但是大家都没多问。

有个小警察带着沈桑进去录口供。

行凶者虽然被沈桑弄伤了胳膊跟腿,但这属于防卫行为,不用负刑事责任。

沈桑录完口供,就能离开警局。

走的时候,那个长的清清秀秀的小警察挠挠头,“沈小姐,谢谢你能救下霍医生。”

他爸爸就是心脏病,是霍韦教授给做的手术,那个手术极难,要不是霍韦医生,他爸现在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

沈桑救了霍韦,以后会有更多病人得救。

这是大功德。

所以他相信愿意在这么危险情况下去救人的沈桑,并不是网上传言的那样。

沈桑笑道:“没事。”

看着她笑眯眯的模样,小警察满脸通红。

录完口供,沈桑没回别墅,而是过去了溪川康复医院,去看望了母亲。

看着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管子,毫无知觉的母亲,沈桑眼眶通红。

母亲是植物人,她以前见过母亲的病例,脑损伤严重,只有脑干还保留着一部分功能。

依照现代医术,根本不可能治好。

灵液可以滋养万物,她不知道灵液能不能修复母亲脑内的损伤。

她隐约觉得不太可能。

要是有修为,她或许就可以辅以灵液灵气来治好母亲。

可是她现在一点修为都没有,当务之急,除了赚钱,读书,她还必须尽快修炼。

沈桑并没有在这里停留多久。

她离开的时候,通过鼻饲给母亲喂了两滴掺杂了灵液的水。

母亲现在连自主吞咽都不行。

她打算以后只要有空,会每天都过来给母亲喂一些掺杂了灵液的水。

看完母亲,已经下午四点多,沈桑还有不少事情要忙,就先回了别墅。

刚到别墅,她又接到小经纪人的电话。

接通电话,里面传来古莓激动的声音,“桑桑,你,你快上微博,你又上热搜啦。”


“好,好香啊。”

负责拍沈桑的三位工作人员已经忍不住疯狂吞咽口水。

他们中午十二点左右的时候轮流吃了点东西垫肚子,吃的饼干,现在又饿了。

其他嘉宾都在房间休息。

陆洮,殷文柏跟步莹莹也都在楼上客厅说话。

沈桑做饭时候,他们就闻见香味,虽然都吃过午饭。

可是这个香气实在太香了,他们觉得自己这辈子吃过的饭菜都没有这么香,实在有点扛不住这个香气,决定一起下楼看看。

网友们也有点惊讶。

【她做饭好麻利,这才半个多小时就搞定两菜一汤。】

【而且色泽看着好诱人。】

【笑死,我刚才好像听见工作人员吞口水的声音了。】

【好饿,好想吃……】

【呵呵,为了洗白,连厨艺都进修了呢。】

阴阳怪气的黑子又来了。

沈桑把饭菜端到外面的客厅,准备开吃。

见工作人员疯狂吞咽口水,她笑道:“厨房给你们留了饭菜,三位老师去吃吧。”

厨房里留的份量不多,就够一人份,米饭也只有一碗的量。

毕竟电饭煲就那么大,她自己一顿都要吃几碗呢。

工作人员大喜。

都觉得沈桑跟以前网上爆料的那些完全不同。

好多一小姑娘啊,人长得好看,还努力,对人还很和气!

工作人员把摄像机摆好,跑去厨房把留给他们的饭菜端了出来。

自然,他们不能露面,躲在摄像机后面的桌子上吃的。

胡珍儿跟纪嘉松闻见饭菜香气也都走出房间。

特别是胡珍儿,她早上起来的晚,又为了保持身材,就喝了一小碗燕窝。

上午工作时,遇到挑剔顾客,都快气哭了,中午吃饭也只勉强吃了个小小的面包。

现在闻见这么香的饭菜味道,已经开始疯狂吞咽口水。

实在太香了。

比她在很多五星级酒店吃到的都还勾人。

两人走出房间,看到沈桑正准备吃饭。

很普通的家常菜,可是色泽诱人,香味扑鼻。

胡珍儿太饿了,忍不住看了纪嘉松一眼。

纪嘉松知道女朋友今天没吃多少,肯定饿了。

而且这闻着太香了,他都快有点受不了。

他上前跟沈桑商量,“沈桑,我们既然是一个组的,你看以后能不能我跟珍儿把赚的钱交给你,我们在一起吃饭?你做饭,打扫厨房洗碗什么的我们来,就跟二组的一样,大家肯定还是要团结一些。”

他觉得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伸手不打笑脸人,娱乐圈就是如此。

自己还是影帝,沈桑跟他交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希望她能明白。

而且他也愿意分摊家务活。

陆洮,殷文柏跟步莹莹三人站在楼梯那里看热闹。

三人挤成一团。

虽然他们也很想吃,但是可不会厚着脸皮上去讨。

三人心里都忍不住想,纪嘉松跟胡珍儿哪来那么大脸,之前那样毁人家清白陷害人家,害得人家还毁了容貌,现在怎么敢凑上去的?

【啊?纪嘉松跟胡珍儿怎么敢的。】

【就是,他们一个上午就送了四单外卖,还拿了个差评,直接被扣五十块钱,另外一个一上午就卖了几块面包,还跟顾客吵了一架被投诉,两个人今天几乎都没工资。

现在跟人家沈桑说钱凑到一起用,还让沈桑给他们做饭吃,他们就洗个碗,可真不要脸啊。】

【呵呵,楼上沈桑水军真明显,全都是夸她的,她都毁容了,他公司竟然还愿意下这么大血本保她。】

【楼上沈桑的黑子能不能滚远点啊,只要有人夸沈桑,你们就冒头。】

【哈哈哈,注意到陆洮莹莹他们没有,他们三个叠一起,猫猫探头表情包,太可爱了。】

沈桑刚吃了口松鼠鳜鱼,外脆里嫩,酸甜可口。

实在太美味了!

果然加了灵液,食物的味道也能达到完美。

刚吃一口,听见纪嘉松这话,她扫了纪嘉松一眼,冷笑声,“滚开。”

偷看的步莹莹三人瞪大了眼睛。

沈桑可真牛。

他们还是很佩服,哪怕是直播节目上,沈桑都敢直接翻脸。

连导演都忍不住直起身体,满脸兴奋。

话题热度这不就来了?

其他工作人员更加不用说,甚至有人倒吸了口气。

【牛啊,我还以为节目上,她至少还会顾全一下大家的脸面。】

【不得不说,沈桑现在变化还挺大。】

【被人害成这样,换我我也变化大,都毁容了,其他爱咋咋的吧,自己开心最重要。】

【呵呵,沈桑是不是想立新的人设啊。】

纪嘉松被沈桑骂得脸色涨红,想说些什么,又怕沈桑不给面子继续骂他。

还是胡珍儿忍不住,生气道:“你骂人干什么,纪大哥也没说错,就算我们有点私人恩怨,但现在上节目,又分到一组,大家本来就应该相互帮忙。

你做饭,我们洗碗,大家和和气气,何况这么多饭菜,你吃的完吗?”

沈桑面前的电饭煲里还有大半锅的米饭。

两菜一汤也都是分量满满。

她就不信沈桑吃的完,最后还不是浪费掉。

浪费可耻。

跟拍沈桑的三位工作人员欲言又止看了胡珍儿一眼。

沈桑当然不会给胡珍儿面子。

“我再说一遍,滚开,别影响我食欲。”

她不知道纪嘉松陷害她时跟跟胡珍儿商量过没有。

依照两人的性格,大概是没有商量过,可能是瞒着胡珍儿做的。

但那又如何,胡珍儿得到了实际利益,不无辜。

而且不管她知不知道,现在无脑站自己男朋友,就表明她觉得自己被毁清白被毁容没多大关系。

被她怼也是活该。

胡珍儿气得不行,看了沈桑的脸一眼,忍不住说,“你不就是觉得纪大哥的粉丝毁了你的容貌,但是你看看自己的脸,根本就没伤的很重,过段时间去整形医院修复下说不定连印子都不会留下,这个钱我帮你出。”

又不是她跟纪大哥划她的脸。

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好的心肠,还愿意帮沈桑出整容费用。

【对哇,沈桑的脸看着根本没她发的照片那么严重。】

【微博上发的脸部受伤的照片不会是P的吧。】

【不可能吧,听说划她脸的那个粉丝都要被判刑了,肯定报警做过伤情鉴定,伤情不会作假。】

【但是她的脸真的好的太快了,这下半个月左右,疤痕才一道也没增生的肉瘤感,感觉做下美容修复,说不定真的不会留疤。】

【不可能,就算美容修复也不可能彻底恢复,只能说淡化,加上后期化妆,不是高清摄像头,基本看不出什么。】


金乌见到沈桑回来,立刻围着沈桑喵喵叫着,然后往地上一躺,把肚皮露出来给沈桑摸。

“真乖。”沈桑笑着蹲下揉了揉,手感可真软,就是还有些瘦。

猫咪果然可爱。

大猫咪老虎其实更可爱。

可惜没法养。

齐蓉也带着多多回到了家。

她家距离沈桑住的小区不算远,开车十分钟就能到。

一到家,齐蓉的丈夫宋默见到妻儿平安,才松了口气。

他也是刚到家,刚从国外飞回来,他工作忙,整天国内国外到处飞。

昨儿电话里,妻子跟他说儿子掉到河里差点淹死,他什么也不顾,让自己的团队守在国外,自己飞了回来。

现在见到妻儿平安,他才安心不少,问道:“多多怎么会掉到水里?多多没事了吧?”

见到丈夫,齐蓉没忍住,哇的一下子哭了起来,然后抽抽噎噎把前天发生的事情跟丈夫说了遍。

多多没心没肺在旁边玩着小汽车,一点都没感觉自己差点没了。

昨天齐蓉在电话里根本没说清楚。

宋默听完,皱了下眉头。

“沈桑?你说是娱乐圈那个沈桑?”

齐蓉点点头,“对,就是娱乐圈那个沈桑,是她救了多多,那么深那么急的水流,要不是她,多多肯定就……”

宋默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他开了家传媒公司。

说是传媒公司,其实就是个娱乐记者的团队。

平时跟着娱乐圈的明星到处跑,到处蹲守,看看能不能拍到什么八卦。

沈桑虽然黑料多,但是咖位小,他的团队并没有跟拍过沈桑。

但毕竟算是混同一个圈子的。

对于沈桑,他也算熟悉。

至于那些黑料,他也是半信半疑。

娱乐圈都是真真假假。

只是他没想到沈桑水性这么好。

齐蓉忍不住说,“老公,以后你的团队可不能黑沈桑。”

宋默无奈,“我的团队不黑明星,拍得都是事实。”

齐蓉冷笑一声,“什么是事实,之前桑桑跟纪嘉松那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桑桑扑在纪嘉松身上的照片都有,可结果呢?都是纪嘉松这个贱人指使经纪人推的。”

虽然最后经纪人背锅。

但大家都不傻。

齐蓉越想越气,“还污蔑小姑娘清白,说人家勾引他,长得丑想得美,贱死了!”

宋默有点无奈。

齐蓉又想到什么,“对了,婆婆还跟桑桑加了好友,好像婆婆说桑桑什么很厉害,会鲁班术的榫卯结构,还会雕木头呢,还雕了个观音头送给婆婆,还请沈桑帮着修复古建筑呢。老公,那个木雕观音真的太……”

她一时找不到词来形容。

“就是太让人震撼了,反正跟别的木雕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看的我想哭。”

到现在,她都还没有忘记见到那小小一枚观音木雕的震撼感。

宋默还有点不以为然。

一个小木雕,还能雕出花来不成。

至于什么修复古建筑,他压根不信。

不过沈桑救了儿子,肯定要承这个情。

以后娱乐圈有什么事情,他都会帮沈桑一把。

齐蓉还在说,“对了,明天桑桑就要继续拍《众生百相》,我也要看,听说第一周就很精彩。”

这个节目,宋默也有所耳闻,什么沈桑是送外卖的神,还帮着侦破一起连杀入室杀人案。

他也觉得有点像造人设。

…………

第二天一早,沈桑起床,照例修炼学习,做了个简单的早餐,然后等着工作人员上门接她。

因为每周的拍摄地点都不一样。


出了小区没多久,他就消失不见,附近监控追查不到他的身影,显然连周围路线都考察了许久。

沈桑听到有奖金,笑得眉眼弯弯。

“好的,谢谢警察同志,我现在就过去领奖金。”

挂掉电话,她扭头看向工作组三人,笑眯眯问,“老师们,刑警大队打电话来说,有十万的奖金,这奖金能够作为节目中自己的生活费开销?”

三位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什么时候一个入室伤人罪都有十万元的奖金了?

但是这种情况,工作中因为表现好得到的奖金,都可以作为自己生活开销,符合节目组规则。

“自,自然是可以的。”

直播间的人也有点懵。

【啊?所以不是剧本?但是这个奖金会不会不对劲,沈桑这最多算见义勇为,见义勇为通常是市级进行评选,一通评选下来,发放奖金起码得两三个月后。】

【有点搞不懂。】

【哇,就知道桑桑不会搞这种乱七八糟的剧本,我真的很喜欢她的颜,纯天然,所以希望她不要塌房。】

黑子很快来了。

【呵呵,还纯天然?笑掉大牙。[图片][图片]】

发了两张以前黑粉P过的丑照。

【还塌房,她不是早塌房了?】

沈桑听到奖励的奖金也可以使用在日常生活中,很是高兴。

她又跟工作人员过去溪川市崇宁区分局一趟。

这次工作人员不用进去录口供,但是也没办法进去跟拍。

三人就在外面等着, 摄像机也在远远的位置对着分局大门口。

沈桑进去后,单毅先是跟她道谢。

谢谢她救了章雪。

也谢谢她最后的提醒。

还简单跟她说了说凶手的身份,是个高智商的罪犯,要不是她,章雪遇害后,他们可能也找不到证据抓他。

最后单毅到底没忍住,忍不住问,“沈小姐,能不能问下,你是怎么看出嫌犯身上有命案的。”

“面相之术。”

沈桑并没有过多的解释她是因为看到怨气的原因。

她说着,只是忍不住多看了单毅一眼,笑道:“单队长红光满面,最近有喜事?结婚了?”

看他这夫妻宫红气缭绕的,刚结婚吧。

单毅吸了口气。

他的确最近刚结婚,前两天刚跟女朋友领了证,还没通知同事,连自己爹妈都没通知,外人不可能知道的。

彻底不怀疑什么了。

虽然他知道这世道懂玄学道术的高人极少极少,眼前的女生也太年轻了些。

但年龄并不是衡量能力的标准。

单毅笑道:“沈小姐厉害。”

单毅很爽快把十万奖金打到沈桑的账户上。

也如实告诉沈桑,其实这奖金是之前那两起凶杀案的,每个都有五万元的奖励,一般也不会这么快发下来,但是他看舆论对她不好,所以跟局里申请了下,局里也同意了。

沈桑笑道:“谢谢单队长,那我先走了。”

离开警局,沈桑就把十万奖金到账的消息给三位工作人员看了看。

这账户是工作组用嘉宾们的身份证开通的。

节目期间的工资都会打在这个卡上。

沈桑让单队把奖金也打到这张卡上。

卡上果然多了十万,连打款地址都是溪川市崇宁区分局。

【不理解,见义勇为怎么会有警局给十万奖金呢。】

【呵呵,肯定是沈桑买通里面的人,她自己掏了十万给自己的奖金。】

【楼上不要为了黑而黑啊,小心封号。】

沈桑很高兴,“老师们,晚上请你们吃大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